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愛戀頻道-2019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超凡小師叔04
情痴小和尚
2021/4/28發行
臨淵行14
宅豬
2021/4/28發行
廢土走私商15
浮兮
2021/4/28發行
道祖,我來自地球22(預計23完結)
烏山雲雨
2021/4/28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5
柳岸花又明
2021/4/28發行
神寵之王35
古羲
2021/4/28發行
萬族之劫46
老鷹吃小雞
2021/4/28發行
第一師兄46
言歸正傳
2021/4/28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3(預計54完結)
匣中藏劍
2021/4/28發行
道君64
躍千愁
2021/4/28發行
超武醫神01
步行天下
2021/4/29發行
超武醫神02
步行天下
2021/4/29發行
機械狂潮20
半步滄桑
2021/4/29發行
大醫凌然26
志鳥村
2021/4/29發行
大奉打更人27
賣報小郎君
2021/4/29發行
我欲封天32
耳根
2021/4/29發行
小閣老37
三戒大師
2021/4/29發行
妙手俠醫60
真熊初墨
2021/4/29發行
牧神記64
宅豬
2021/4/29發行
超凡小師叔05
情痴小和尚
2021/5/5發行
臨淵行15
宅豬
2021/5/5發行
廢土走私商16
浮兮
2021/5/5發行
神寵之王36
古羲
2021/5/5發行
劍仙在此40
亂世狂刀01
2021/5/5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3
忘語
2021/5/5發行
萬族之劫47
老鷹吃小雞
2021/5/5發行
第一師兄47
言歸正傳
2021/5/5發行
道君65
躍千愁
2021/5/5發行
伏天氏115
淨無痕
2021/5/5發行
超武醫神03
步行天下
2021/5/7發行
機械狂潮21
半步滄桑
2021/5/7發行
大醫凌然27
志鳥村
2021/5/7發行
大奉打更人28
賣報小郎君
2021/5/7發行
牧龍師30

2021/5/7發行
我欲封天
33
耳根2021/5/7發行
小閣老38
三戒大師
2021/5/7發行
妙手俠醫61
真熊初墨
2021/5/7發行
牧神記65
宅豬
2021/5/7發行
超凡小師叔06
情痴小和尚
2021/5/12發行
臨淵行16
宅豬
2021/5/12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6
柳岸花又明
2021/5/12發行
神寵之王37
古羲
2021/5/12發行
劍仙在此41
亂世狂刀01
2021/5/12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4
忘語
2021/5/12發行
萬族之劫48
老鷹吃小雞
2021/5/12發行
第一師兄48
言歸正傳
2021/5/1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4
匣中藏劍
2021/5/12發行
道君66
躍千愁
2021/5/12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16
請求說頻知識+來找一本無限系列的同人(估計看過的人很少 10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8
轉帖:創世中文網科幻小說《絕世天才系統》作者:稻草也瘋狂 7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紅警之從廢土開始》 作者:華麗的虛偽 6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 《天人速遞》 作者:抖M殿下 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荒原閒農》作者:醛石 5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機戰無限》 作者:亦醉 5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抱劍》作者:夢入秋水 5
轉貼:創世中文網異世大陸小說《老祖請出山》作者:中華小木匠 4
本週熱門留言
轉貼: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修真之歸家路》作者:宅男二馬 3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驚天劍帝》作者:帝劍一 2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超神幼稚園》作者:銀色紀念幣 24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蟲臨暗黑》作者:獵魔貓 21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大宋有毒》作者:第十個名字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軍事小說《特種兵之特別有種》作者:五月十四 16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遊戲異界小說《王者榮耀之全能李白》作者:嘿嘿人才 16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文娛締造者》 作者:別人家的小貓咪 1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超級基因獵場》作者:丙己戈 15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靈異小說新書《鬼術傳人 》 作者:凝望
發言人:搬運工  IP192.168.*.*  日期:2015/07/19 18:46 
http://chuangshi.qq.com/bk/ly/535333-l.html
我爺爺死的時候,尸體被扒光了衣服吊在門前晾了三天。下葬的時候還不准用棺材,不准安墓碑。十八年後,我的背上出現一個人形胎記,同時收到了爺爺十八年前留給我的包裹,里面有本書,名為《鬼術》,我才知道,我的命運,早已在十八年前就已經注定。

第一章 尸變的抱豬匠
創世更新時間:2015-02-08 10:26:15 字數:2253

我叫李曦,出生在一個落後、貧窮、極為封建迷信的小山村。村里頭的人都是地地道道的莊稼漢,老實、勤勞的守著一畝三分地過日子。
  村子小,是非並不少。
  偶爾會見到幾個人聚在一起,露出兩排黃牙來嗑嘮幾句黃段子,張家的媳婦皮膚真他媽白,李家的寡婦昨晚又跟哪個男人睡了。
  除了黃段子以外,他們談論最多的是我的爺爺李國正。
  我爺爺年輕時是個道士,破四舊那會,紅衛兵闖進我爺爺所在的那間道館,一把火把道館給點了。而道館里面的道士,從館主到小道童全部被當成牛鬼蛇神批斗。
  關牛棚,游街。道館的人是死的死,散的散,我爺爺也在那次批斗中,瘋掉了。
  其實小山村並不比外面,村里頭的人都知道我爺爺被批斗過,也知道外面的世界到處都在打倒牛鬼蛇神。可小山村里的人迷信思想早已經根深蒂固,並不是毛主席一聲號召,就能徹底改變的。而我爺爺是不是真瘋呢,其實村里人都清楚。
  約莫是我爺爺回村的第二個年頭,村里面發生了一件大事。
  那會村里死了一個人,名字叫抱豬匠,這人死的有點離奇,抱豬匠殺了一輩子的豬,憑借一身的蠻力,一個人也能把一頭三百斤的大肥豬給宰了。可他最後卻死在了豬的手里,因為殺豬時豬血噴到地上一腳踩滑,直接被還沒死透的豬給活活拱死了。
  抱豬匠死後,他屋門前立刻飛來了幾只烏鴉呱呱呱的叫個不停。
  當時抱豬匠的家人把抱豬匠放進了棺材,並守在抱豬匠的靈堂里哭天喊地起來。村里頭其他人來到抱豬匠的靈堂里,也是一個勁的嘆氣,這人死的真不值,只怕是有冤啊。
  就在這時候,瘋瘋癲癲的瘋子國出現了。人們一瞧見瘋子國,先是緊盯著他看一眼,後直接給瘋子國讓開了一條道。
  瘋子國也不客氣,直接蹦蹦跳跳像個孩子一樣來到了抱豬匠的棺材前。
  忽然,瘋子國指著棺材哈哈大笑了起來。
  見此一幕,村里頭的老人都大罵起來:“你這瘋子,真不知道好醜,人家死了人,你還跑來靈堂里大笑,當心遭報應。“
  其余人也緊跟著罵起來:“把這瘋子給我轟出去。“
  說話間,眾人一哄而上,打算把瘋子國抓住。這時候,瘋子國一下子爬到了抱豬匠的棺材上,站在上頭直笑的氣岔,上氣不接下氣。
  人群頓時就哄鬧了起來,瞧見瘋子國對死人不敬,靈堂里的人一個個是呲牙咧嘴,恨不得把瘋子國碎尸萬段。正當大家伙衝上去,打算把瘋子國給抓住的時候,瘋子國說了一句話,所有人都退開了。
  瘋子國繼續哈哈大笑,突然他指著腳底下的棺材說:“這人,不是還沒死嗎?“
  聽聞這句話,所有人都愣住了。這時候,瘋子國一下從棺材上跳了下來,大笑了三聲直接跑出了靈堂。村里其他人有點猶疑的站在原地,過了一會,他們忍不住揭開了棺材,可棺材里的抱豬匠明明已經死透,一點氣都沒有了。
  眾人再次指著瘋子國走掉的風向大罵起來:“這挨千刀的瘋子國,瘋言瘋語亂講話,出門要不得好死。“
  但畢竟大伙都清楚瘋子國是個瘋子,誰會和一個瘋子計較不是?等瘋子國走了以後,棺材再次被蓋上了,喪事也繼續舉行。
  這期間,瘋子國再沒來搗亂過,抱豬匠的棺材也再沒有任何動靜。當時人們幾乎已經把瘋子國說的話拋在腦後了,沒人認真去記。
  可誰也沒想到,才過去三天的時間,抱豬匠棺材真的傳來了動靜。
  當時應該是午夜的樣子,村里其他人都回去睡覺了,唯有抱豬匠的妻子在靈堂里守靈。這時候,抱豬匠的棺材忽然一陣晃動,棺材里居然有東西在頂棺材板。
  抱豬匠的妻子瞧見這情況,當時就被嚇傻了。他哆嗦了一陣,是又害怕又欣喜。畢竟棺材里躺著的是自己的男人,抱豬匠的妻子壯著膽子走向了棺材並伸手使勁的推棺材板。
  可是這棺材板太重,萬萬不是一個女人能夠揭的開的。推了幾下沒推動,抱豬匠的妻子轉過身就跑出了靈堂,准備多去叫點人來。
  就在抱豬匠的妻子走後,抱豬匠的棺材突然劇烈的搖晃了起來。不多一會的功夫,棺材板膨的一聲響,直接飛到了地上。而抱豬匠居然真的從棺材里面坐了起來。
  當時也幸好是抱豬匠的妻子已經跑出靈堂去了,他要是親眼見到抱豬匠從棺材里坐起,非得嚇瘋了不可。因為此時坐在棺材里面的抱豬匠可不是什麼活人啊。
  只見他嘴里居然長出了獠牙,一臉的凶光,臉上居然還長著一層一層的紅毛和尸斑,這分明就是殭尸啊。
  突然,抱豬匠直接從棺材里面跳了出來,落地之後一蹦一跳的跳出了靈堂,消失在了黑夜里。
  抱豬匠的妻子回到靈堂的時候,抱豬匠已經不見了,大家伙一看抱豬匠空蕩蕩的棺材,均猛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抱豬匠,莫非真活了不成?
  與此同時,隱約可見有個人影正在村子里面一蹦一跳,隔得大老遠的,村里頭的人也能感覺到一股異常壓抑的感覺,壓得人心慌,喘不過氣來。
  事實上,那晚上誰也沒有見過尸變後的抱豬匠。當然,除了瘋子國以外。
  不一會的功夫,抱豬匠的尸體一蹦一跳的就跳到了村里頭那棵老梨樹下。奇怪的是,在那棵老梨樹上正挂著一些活雞,雞全部都被割開了喉嚨,鮮血流了一地。空氣中飄蕩著一股血腥味,似乎正是用來吸引抱豬匠的。
  當抱豬匠的尸體跳到了老梨樹下,正伸手拿著活雞往嘴里塞的時候。突然,老梨樹後面閃出來一個人,而抱豬匠的尸體在那一剎那居然定住了,再沒有動彈過。
  當天晚上村里人便找到了抱豬匠的尸體,他們看到了抱豬匠嘴里的獠牙也是猛的一驚,再看了看老梨樹上的雞血,大家似乎明白了什麼。這時候,有人無意中說剛剛他好像看到瘋子國鬼鬼祟祟的躲在老梨樹下頭。
  這件事結束以後,瘋子國繼續裝瘋賣傻,但村里人再沒人當瘋子國是瘋子,相反,瘋子國在村里受到了愛戴,小山村有了瘋子國的存在,也變得更加的安寧。
  可是我的出生打破這一切,因為,我把瘋子國給害死了。
  ps:新書開啟,和陰陽眼一樣,我會盡我可能寫下更加動人的故事,讓我們共同見証。另外,提前祝各位新年快樂。各位新老讀者,感謝你們一如既往的支持,不勝感激。


第二章 人形鬼胎
創世更新時間:2015-02-09 09:30:00 字數:2353

瘋子國人雖然瘋,但願意跟他在一起的姑娘並不少,這其中就有我的奶奶。我奶奶年輕時貌美而且勤快,最關鍵的是,有著一手好廚藝。可誰也想不到,十里八鄉的年輕漢子那麼多,我奶奶卻偏偏看中了瘋子國。
  據說這事啊,還得從我奶奶遭遇的一件事說起。
  我們村有一座橋,說是橋其實只是幾根爛木頭搭建在水面上而已。不過,這橋卻是我們村和附近幾個村子通往對面山頭的必經之路。
  有一天白天,瘋子國無故來到了這座橋的橋頭坐著,一邊抽著旱煙一邊哼著小曲。這時候我奶奶剛好要過橋,見到瘋子國把橋給攔住,不免有些生氣,就衝瘋子國大罵起來。
  瘋子國卻是絲毫不理,他幹脆背對著我奶奶繼續哼著小曲,抽完一鍋煙接著又點了一鍋煙。我奶奶則是氣的火冒三丈,大罵我爺爺耍流氓。
  正當我奶奶大吵大鬧間,突然,那座搭在河面上的小橋膨的一聲斷成了兩半,斷的非常的離奇。橋離水面還有一段距離,橋上沒有任何東西,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斷掉?
  這橋爾後更是直接散了架,那些浮木瞬間就被河水給衝走了。我奶奶當即就傻住了,隔了好半天也沒反應過來。
  這時候,瘋子國哼著小曲走到了一邊,已經把道給讓開了。我奶奶是又驚又喜,急忙追上去道謝。可我爺爺理也不理,哼著小曲走開了。
  這事我爺爺當時沒告訴任何人,等我爺爺和奶奶在一起了之後,我爺爺才無意中說起過。原來當天我爺爺算准這座橋有凶兆,就跑到橋上去看,只見水底下居然懸著一具尸體。
  這要是普通的尸體,橋上也不會出現凶兆了。瘋子國低頭看著那尸體的時候,發現尸體居然是頭朝下腳朝上。而且隱約可以看見,尸體的雙手正死死的抱住橋柱子。
  那件事過後,我奶奶主動來打聽我爺爺,最終找了媒婆說了親,就這麼跟我爺爺在一起了。我爺爺瘋雖瘋,可是面對床事的時候一點也不含糊,還真跟我奶奶生出了我父親。
  我父親長大以後,又跟我母親生出了我。
  原本多麼和睦幸福的一家人,可就在我出生那一年發生了一件事,把一切都毀了。
  事情應該從我出生前說起。
  怪也怪,瘋子國能有那時那麼幸福的一個家,完全由我們村那座小橋而起,可最後卻也是被那座小橋給毀了。這件事情,同樣發生在那座橋上。
  當天我爺爺一如既往的在屋里哼著小曲抽著旱煙,我父親則扛著鋤頭到對面山上幹活去了。到了吃飯時間,一家人吃過飯之後,我母親就勤快的將飯菜打包好,接著准備去對面山頭給我父親送飯。
  當時我爺爺抽煙正抽的起勁,一口一口的吸下去,滿屋子都是煙霧。
  沒想到抽著抽著,我爺爺的煙突然滅了。他當時猛然停住,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又劃燃了一根火柴去點。奇怪的是,他僅僅抽了一口,煙再一次滅了。
  我爺爺以為是煙葉的問題,他將煙桿里面的煙葉取下,換了一鍋新的,接著點。
  沒有想到,換了一鍋新的煙之後,情況還是跟之前一個樣。剛抽了兩口,煙又一次滅掉了。我爺爺接著又去劃火柴,沒想到連著劃了好幾根火柴,這火柴也劃不燃了。
  當時我爺爺就放下了煙桿,猛然抬起頭來。他本是玄門中人,一下子就明白這其中蘊含著什麼意思。
  人死如燈滅,要是燈先滅的話,那就必然會有人死。
  我爺爺跑出房間一看,整個人又呆住了。只見我家灶房的地面此刻就好像漲了洪水一般,地面全部都濕透了。更加古怪的是,那濕透的地面隱約可見一些人形水痕。
  我爺爺突然大驚,盯著這水面他已經猜出出事的會是誰。
  地面無端發水,災禍必定跟水有關。此刻我爺爺呆在家中,我父親還在山上,而我母親剛剛出門,必然會路過村里頭那座小橋。這出事的,只怕是我母親啊。
  那時候我母親懷著我已經有了六七個月的身孕,要是我母親出事的話,只怕是一尸兩命,而我也不可能來到這個世界了。
  當時我爺爺突然間不瘋了,他突然不要命的從屋里頭跑出去。
  這時候,我母親提著送給我父親的飯菜,剛好走到了橋中間。我爺爺一看,衝著橋上就是一聲大喊,讓我母親趕緊拼盡一切力量趕緊過橋。
  可我母親聽到我爺爺的喊聲,反而轉過頭來看了我爺爺一眼,如此一來就又耽誤了一點時間。我爺爺看在眼里,急出了一身的冷汗。
  平時的時候,其實我爺爺每天起來都喜歡給家人算上一卦,測測吉凶。可這一天,他偏偏就沒有算。我爺爺氣的是直捶胸口,一口老血跟著也噴了出來。
  就在這時,突然轟隆一聲響起。
  抬頭看去,只見橋底下水位猛然暴漲。我母親仍舊轉頭看著我爺爺,臉上還帶著一絲微笑呢,河里頭的水卻突然暴漲一米多高,直接將我母親半個身子都給淹沒了。
  我母親甚至還沒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聲,就直接被河水給衝走。
  在那座小橋的上游的岸邊修著幾個大水池和一個魚塘,這水池和魚塘已經修了好些年的時間了,即便是發大水下暴雨,水池和魚塘從來都沒有垮塌過。而且平時的時候,還經常有人去檢查這個水池和魚塘,確保其不會垮塌,傷及河道下游的人。
  而就在我母親轉過頭衝我爺爺微笑的那一剎那,那幾個水池和魚塘居然齊刷刷的垮塌掉了,水翻進了河道中,這才致使河水暴漲一米多高。
  當時我爺爺徹底的被嚇著了,以往的時候,爺爺都是瘋瘋癲癲整天樂呵呵的樣子,所以才被人稱作瘋子國。而這一刻,他居然急的手忙腳亂。
  爺爺順著河道往下,終于在下游兩百米開外的地方發現了我母親。我母親此刻就躺在河岸上,手里還握著要給我父親送的飯呢。
  見著大人沒事,我爺爺當即松了一口氣,扶著我母親就往家的方向走去。此一刻,能保住大人的命,就已經謝天謝地了,哪里還管的了小孩子。
  一回家,我爺爺就找來了郎中給我母親診治,沒想到診治結果讓人興奮不已。誰也沒想到,出了這件事以後,不但我母親沒有事,我母親肚子里的孩子居然也還保住了。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高興不已的時候,我爺爺無意中發現我母親肚子上有一大塊黑疤。揭開來一看,只見我母親的肚子上居然多出了一個人形的疤痕。那個人形有鼻子有眼,正一動不動的趴在我母親的肚皮上。
  幾個月以後,我順利的出生了,這個人形疤痕又從我母親肚皮上跑到了我的後背上。
  這時候我爺爺才發現,當日他火柴劃不燃,家中地板出現人形水痕的凶兆中,遭遇凶兆的人不是我母親,而是他自己啊。


第三章 爺爺的尸體被挂在樹上
創世更新時間:2015-02-09 16:55:35 字數:2347

我出生當天,接生婆倒抓著我的腿,用他那粗獷的嗓門高喊了一聲:“嘿,生了個長鳥的,看著小屁股多肥嫩啊。”
  說著,接生婆用毛巾去擦我身上的羊水,可當他擦到我背上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我背上那塊人形黑疤,手突然一抖,險些將我給活活摔死。
  接生婆嚇的放下了我,跑到門外的時候,村里頭的大叔大嬸正守在門口,紛紛湊上來問。可接生婆一句話不說,擠開人群就跑開了,那樣子要多古怪有多古怪。眾人覺得疑惑,也沒多問,又走進屋里頭來看剛出生的我。
  結果,當所有人都看到我背上那塊黑疤的時候,一個個卻突然像是見著了鬼一樣,一頭就跑開了。
  那是怎麼樣一塊疤呢。
  大小約莫只有巴掌大,形狀就是一個人。而往那塊人形黑疤的頭部看去,只見其面目猙獰恐怖,披頭散發。最關鍵的是,就在人形黑疤眼睛的位置,剛好長了兩個小肉瘤,血紅血紅的,像極了人形黑疤的眼球。
  不一會,原本高高興興看我出生的山村婦人們一下子走了個幹幹淨淨,出門時均一邊擦汗一邊罵了聲晦氣。
  屋子里就剩我父母以及我爺爺,我父親在旁邊盯著我背上的黑疤,也是渾身發抖,問了聲:“爹啊,你看看娃娃背上這是什麼啊?”
  我爺爺沒回答我父親,此刻他面色沉靜,再沒有一點瘋癲之相。過了好一會,爺爺回過頭來說:“這孩子,你們養不活。”
  也是在當天,天黑下來以後,村里頭忽然熙熙攘攘的哭喊聲。我父親和爺爺走到門口一看,聲音傳來的方向正是給我接生的那個接生婆家。
  我父親也跟著往接生婆家去,一問才知道,白天給我接生的接生婆。
  死了。
  而且,死的非常的離奇,除了雙手爛掉了以外,身上沒有任何傷痕。我父親去看了看接生婆的尸體,只見他面露恐懼,仰翻在床上,手里邊拿著一把菜刀。
  第二天,村里頭又出事了。當天來我家里看我出生的人,回去之後紛紛大病了一場,病的死去活來,醫生卻壓根找不到病因。
  第三天,我父母也出事了,同樣是大病一場。
  這一下子,村里頭簡直沸騰了起來。再傻的人也猜出,所有的事情都跟剛出生的我有關。村里頭的人都說,我是來要債的,不把我弄死,只怕村里還會死人。
  關于這要債的,在我們那小山村里有個傳言。
  老早以前,我們村死過一個人。這個人窮凶極惡,吃喝嫖賭無惡不作,在我們村里是偷搶亂來,搞得天怒人怨。
  後來村里頭的人反抗起來,把他關在了牛棚,不給他飯吃,這人就被活活餓死了。
  可是不久之後,村里生下來一個娃。這個娃剛出生就會說話,兩歲時他在自家的鍋子里投了一包老鼠藥,當場就把自己家一屋子的人全部毒死。
  因為歲數小,村里沒人懷疑到他頭上,都認為是他父母粗心大意,把老鼠藥當飯煮了。
  可是後來,這娃又連著害死了村里好幾個人,村里人就把他給抓住吊起來毒打。在嚴刑拷打之下,村里人終于知道了實情。這個娃正是之前村里窮凶極惡那人投胎轉世,是來報仇的。
  一說到我很可能也是來要債的,村里頭的人一個個是又怒又怕,當天便組織了起來,准備來我家里要人。可當他們來到我家里的時候,卻被我爺爺攔住了。
  我爺爺搬了一張椅子坐在門口,手里拿著一鍋旱煙口水啪嗒啪嗒的響著。
  “瘋子國,你幫我們辦了不少事,我們尊重你,但是今天不把孩子交出來,別怪我們無情。”
  村里頭的那些人見我爺爺攔在門口,倒也停住了,沒往我家里頭衝。可是一個個卻嚷了起來,看樣子今天不把我弄死,他們肯定不會離開。
  這時候,我爺爺抬起頭,再沒有一點瘋相。他冷冰冰的看了一眼正在門前叫囂的人,說:“今天,這個娃,你們誰也帶不走。”
  “瘋子國,別給臉不要臉,今天你要是鐵了心想攔我們,我們連你也不放過。”
  我爺爺聞言又抽了兩口旱煙,忽然站了起來。就在這時,我爺爺的臉變得異常可怕,屋子里還猛朝外吹出來一股寒風。
  瞬間,門口那伙人冷的直哆嗦,一個個之前還叫囂不已,瞧見我爺爺這樣,居然全部嚇的倒退了幾步。
  我爺爺盯著他們,片刻才說:“我勸你們自己離開,誰要是今天敢踏進我家門,動我孫兒一根汗毛試試。”
  “還有,你們別瞎鬧,給我兩天時間,兩天之後我會給大伙一個交代。”我爺爺說完這句話,轉身進了屋里,膨一聲將門關上了。
  屋里面,我父母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我就睡在旁邊。
  突然,我爺爺走過去將我抱起,再低頭對我父母說:“我死之後,你們不要馬上把我尸體埋了,要把我尸體吊在門口,三天之後才能放下。切記,只能給我穿一條褲衩,不能穿其他衣服。”
  我父母當時完全愣住了,盯著我爺爺半響沒回過神來。
  我爺爺又說:“我給孫兒留了一點東西,等孫兒十八歲的時候,你們將東西交給他。還有,埋我的時候不能用棺材,你們去找塊草席把我卷起來就行了。再者,不能用墓碑,不能挖坑,就直接把我放地上,往我身上蓋土就成,切記切記。”
  我父親憋足了勁大叫一聲:“爹,你這是在說啥子呢?”
  爺爺嘆了一口氣:“只有這樣,才能救我的孫兒啊。”
  爺爺說完,轉身走出了屋子。我父親想從床上爬起來,奈何他渾身沒有力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這之後,我爺爺將我帶到了他的房間,接著在屋里點上了一排蠟燭,並關上了門。
  這門一關就是兩天,沒有任何人知道我爺爺在屋里頭搞什麼。兩天之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村里頭那些大病的人,本來這兩天病情一天天的加重,可是兩天過後,他們的病居然一下子好了。
  也是兩天過後,我父母身上的病症突然間消失,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接著,他們走進了我爺爺的房間。剛推開門,立馬聞到了一股惡臭味,同時還聽到了我的大哭聲。
  我父親心頭頓時一慌,點上了煤油燈進去看,只見我爺爺一動不動的坐在桌子旁邊,在那桌子上放著一整排的蠟燭,不過都已經燃完了。
  我父親拍了拍我爺爺的後背,突然,我爺爺身體一歪倒在了地上。
  我父親明顯嚇了一跳,他渾身哆嗦著喊了一聲爹,可是我爺爺一點反應也沒有。他伸手摸了摸我爺爺,瞬間手就像觸電一般飛速的縮了回來。
  我爺爺的身體冷的就好像冰溜子一樣,臉上白花花一片毫無血色。
  我父親頓時間悲痛欲絕,但還是伸手去探了探爺爺的鼻息,瞬間,他煤油燈掉在地上。
  我爺爺,真的死了。


第四章 家現死鬼
創世更新時間:2015-02-10 09:30:00 字數:2267

後面發生了什麼?我爺爺死後我父親有沒有把我爺爺挂起來呢?
  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每次我父親說起爺爺的事,而我又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父親就不肯接著往下說了。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我就已經十八歲。關于我爺爺瘋子國的故事,是我父親告訴我的。但我有記憶以來,我卻並不是生活在山村,而是生活在一個小縣城里面。
  也不知道父親給我說的這個故事是不是真的,打小起我就不怎麼相信。
  不過在我六歲那年,還確實發生了一件怪事。
  雖然說我並不是生活在小山村里,但每當清明的時候,我父親總會帶我回老家去挂墳(掃墓)。我也見過我爺爺的墳,確實跟故事里一樣,我爺爺的墳沒有墓碑,只是一堆黃土堆著。
  那一年清明我們來到老家的時候,剛好老家連著下了好幾天的雨,道路一片泥濘。我們來到爺爺的墳上,只見爺爺的墳被水給衝掉了一大塊,而在墳里面,露出了幾根白骨。
  當時還是我第一個發現那幾根白骨的,好奇之下就伸手去摸了摸。沒想到這時,墳里頭突然鑽出來一條蛇,蛇腦袋是扁的,呈墨綠色,蛇嘴巴里吐著猩紅的舌頭,而那腦袋上油光閃閃,看著異常的古怪。
  我當時就被嚇哭了,那條蛇離我最多只有十厘米遠。可奇怪的是,這條蛇只是盯著我看,卻並沒有攻擊我。
  這時候,我父親聽到我的哭聲,就趕緊跑了過來。沒想到,那條蛇腦袋忽然一縮,就此消失在墳堆里。
  我撲倒在父親的懷中,指著幾根白骨旁邊的洞口說有蛇啊。我父親卻回了句:“別亂說,那是你爺爺。”
  後來給爺爺燒完了香紙,並在墳上挂上了招魂紙之後,我見爺爺沒墓碑,心里頭不免一動。
  我當時已經上學,識了幾個字,就問父親爺爺叫什麼名,想給他插一塊墓碑。
  父親當時也不在意,隨意的回了句:“李國正。”
  我馬上跑到了一邊找了一根竹子,在上面刻了爺爺的名字插在墳頭上。當時也沒人注意到我這個小動作,拜完了爺爺的墳,我父親又帶著我去奶奶的墳頭上。
  關于我奶奶,必須得說說。我父親給我說起的所有故事版本中,我父親從來沒有提到過我奶奶。有一次我問過他,我父親含糊不清的回答,好像是我父親出生的時候,我奶奶就已經死了,所以連我父親也沒見過奶奶長啥樣。
  我當時雖小,但也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們家一有人出生,就會死人。我父親出生的時候,我奶奶死了。而我出生的時候,我爺爺死了。這就好像是某種詛咒一樣,注定我們家里面的人丁無法興旺。
  拜過奶奶以後,父親很快就帶著我離開了那個小山村,不願意在村子里多停留哪怕一分鐘。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有某種忌諱。
  回到縣城的家里,已經是傍晚。一整天下來,我有點疲憊,吃過晚飯就上床睡覺了。當然,給我爺爺插墓碑的事,卻早已經被我忘了個幹幹淨淨。
  睡到半夜的時候,我又醒了。不是自然醒的,而是有人把我叫醒的。迷迷糊糊中,我看到窗外好像有個人,正將臉貼在窗戶上,用手使勁的拍打窗戶,並叫喊我的名字。
  我雖然沒完全睡醒,但基本上已經聽出這是我小時候的玩伴二愣子的聲音。
  大半夜的被人叫醒,我心里頭異常的煩躁,就衝二愣子吼了一聲:“別鬧好不好,我還要睡覺呢。”
  二愣子說:“李曦,快陪我玩玩嘛,我沒有時間了。”
  就在這時,一陣冷風從吹進了屋里,我一下子就被冷醒了。轉頭往窗戶的方向看去,窗戶居然已經被打開,而二愣子卻不見了。
  我走下床去將窗戶關上,也沒在意,回到床上繼續睡覺。
  然而,正當我閉上眼睛的一剎那,耳旁又傳來了二愣子的聲音:“李曦,陪我玩玩嘛。”
  我猛的將眼睛睜開,往屋子里掃視了一圈,卻根本沒看到二愣子。這一下子,我嚇的渾身雞皮疙瘩都冒起來了。
  我又走到窗戶邊上往窗戶下面看,仍舊沒有二愣子的身影。
  繼而我害怕我回到床上,捂著被子才敢繼續睡覺。可是,當我再一次閉上眼睛的時候,猛的感覺有人正在拉我的手,那只手冷冰冰的,冷的我渾身發抖。
  我嚇的直接大叫了一聲,再掀開被子一看,屋子里仍舊什麼都沒有。
  父母聽到我的叫聲以後,就跑我屋里頭來看。我幾乎是哭著將剛剛遇到的事說給了父母聽,而我父母聽完之後,臉色徹底的變了。父親拉著我的手說:“白天在給你爺爺挂墳的時候,你有沒有做過什麼?”
  我想了一陣,就告訴父親給爺爺插墓碑的事。沒想到我父親臉色大變,一巴掌就往我臉上扇過來。
  當天晚上,我大病了一場,只要一閉上眼睛,耳旁又會傳來二愣子的聲音。並且,我還感覺有人爬上了我的床,正拉著我不停嬉鬧。
  我嚇的不敢再閉上眼睛了,連眨眼睛也不敢。因為在眨眼睛的時候,我模糊的可以看到,二愣子就站在我房間里面的角落里。
  好在終于熬過了一晚上,這一晚上,我父母都沒睡,父親坐在屋子里不停的抽煙,看上去仿佛瞬間老了好幾歲。
  第二天天還沒亮,父親早早的起了床,一個人就往老家趕去了。而也在這時,我們聽到了一個噩耗。
  昨天晚上,二愣子死了,死在自家的廁所里,好像是踩著了掉落在地上的香皂給活活摔死的。
  我父親回到老家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這時候,我母親已經將我送到了醫院,但一番檢查之後,醫生卻完全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也在這時候,我父親剛好將我插在爺爺墳上的那根竹子給拔掉了。
  剎那間,我只感覺一陣冷風撲面而來,整個人頓時就清醒了,身上的病一下子也消失了個幹幹淨淨,並且還能下床跑跳。
  我這情況,連當時給我檢查過的醫生也徹底的呆住了。
  這件事以後,我已經徹底相信我爺爺瘋子國的故事是真的。
  十八歲那年,我高中畢業,高考後不久就是我十八歲的生日。
  當天我父母臉色都異常沉重,晚飯過後,我本來已經回屋,他們將我硬拉到了餐桌前。只見桌子上擺放著一個油布包,大約一本書的大小。而油布包上寫著一行字:留予吾孫。落款:李國正。
  我父母在旁邊看了我一眼,輕聲說:“你自己打開他。”
  我拿起刀切開了油布包,只見油布包里擺放著一封信和一本泛黃的書。
  那本書的書名,叫做《鬼術》。


第五章 斷子絕孫
創世更新時間:2015-02-10 15:45:00 字數:2304

孫兒,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十八載時光,但不得不說說當年的事。
  爺爺我本是鬼術門第七代傳人,奈何遭人陷害,師門被查,師兄弟大多數死于非命。原本我也不應該有子嗣,但錯遇你奶奶,才會釀成大錯。
  鬼術門,最早源于茅山,師門第一代傳人是正宗的茅山弟子。後來茅山弟子下山傳道,師門第一代掌門人就留在了民間,並學習民間捉鬼之術,將其和茅山道術融合在一起,形成了鬼術。
  鬼術門被人陷害以後,就徹底潰散了,至今為止也不知道仇人究竟是誰。這個暫且不說,你不必參與到當年的仇殺中來。
  但是孫兒,就在你出生當前不久,爺爺再次遭到陷害,並且把這禍端牽連到了你的身上。爺爺拼盡了全部的力量,將你身上的人形鬼胎封印,並驅逐其中大部分鬼氣,卻只能保你到十八歲。
  十八歲之後,這人形鬼胎會再次從你身上浮現出來,到時候你會厄運不斷,百鬼纏身。而我那時已經不再人世,只能靠你自己驅除身上的鬼胎。
  這本‘鬼術’集合了鬼術門幾乎所有的精粹,驅除鬼胎的方法,就在其中。如果有可能的話,你務必將鬼術傳下去。
  這就是信里的全部內容了,我沒見過爺爺,自然對他也沒什麼感情。但是在讀這封信的時候,我卻仿佛親耳聽到了他的聲音,是那麼慈祥溫和。
  放下信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這封信正是爺爺留給我的油布包里面的信,其實我內心里有點疑惑。為什麼必須要等到我十八歲時,才將這個油布包交給我?如果說一早預料我十八歲時會遭遇劫難,完全可以在十八歲之前,就將油布包交給我了。
  我當時問了父母,我父母搖頭回答道:“你爺爺交代,你未滿十八歲之前,絕對不能碰任何的道法,否則我們家就會。”
  “就會怎麼?”我急切的問。
  我父母搖了搖頭:“就會跟當年你爺爺一樣。”
  父母沒有將話說完,但我卻聽出了個大概。這個油布包為什麼會在十八歲時才交給我,也是有原因的,至于是什麼原因,父母沒說,我也猜不到。
  放下了信,我繼而拿起那本《鬼術》看了起來。僅看了一眼,立刻被書中的內容吸引。
  鬼乃是怨念的化身。有怨才會有鬼,而鬼術存在的原因,就是消除其怨念。怨念消失,鬼自然也會消失。也可強行驅除,但會自損陰德,命犯五弊三缺。
  這是翻開《鬼術》之後,我看到的第一句話。接下來,有一句警告。
  切忌,不要隨意翻看書中內容。一旦踏入此道,便是逆天而行,命數不再由天定,引來諸多劫難。
  警告之後,第二頁便是正文,其中記載著無數鬼術的名稱和一些鬼怪的名稱。
  我看著看著漸漸入迷,頓時間對世界的認識又深入了一些。我仿佛看到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奇幻世界,而我的內心深處,充滿了渴望。
  或許吧,這是我的宿命,十八年前便已經決定了的宿命。
  合上書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十二點。這時,我想起了那封信中的內容,爺爺說他封印了我背上的鬼胎,但是十八歲過後,鬼胎會再浮現出來。而到時候,我會厄運不斷,百鬼纏身。
  想到這里,我從床上爬起,往鏡子走去。
  將上衣脫下,鏡子里出現我光潔身子。我身高一米七五,身體算不上強壯,但也不算瘦弱,比較勻稱。
  我轉過身看向自己的後背,原本我後背也是光潔一片,而此刻,在我的後背上居然出現了黑點。將那些黑點連接起來,約莫可以看見一個人形。
  看來爺爺說的是真的。我心里頭已經默默接受了這個事實。
  這天過後,我在家里度過了幾天安閒的時光。畢竟剛剛高考結束嘛,在高中累的跟條狗一樣,當然得休息休息。不過也不算休息,因為我已經沉迷到那本《鬼術》里面去了,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抱著那本書看。短短幾天,我已經將書看了一大半。
  這天,吃過午飯以後,我又一次窩到自己房間里面去了。沒想到剛躺下,門外就傳來母親的聲音:“隔壁陳小姐兒子又死了,我過去幫忙,今天不回來了,你自己做飯吃。”
  聽到這話我頓時愣住了,隔壁陳小姐我是知道的,就住我們隔壁,比我大十幾歲的樣子,如今已經三十二三。按常理來說,這個年齡本來早該有孩子了,可陳小姐卻沒有。
  其原因是,陳小姐這些年連著生了四個孩子了,每一個孩子生出來不到一個月就會死亡。其中還有幾個孩子,甚至是還沒出生時,就因為各種意外夭折了。
  去年,陳小姐再一次懷上了,他家人是又驚又恐,估摸著今年這幾天就應該是孩子出生的日子吧。
  怎麼可能,又死了?
  我馬上從床上爬起來:“等等,我也去。”
  半個小時以後,我們到達了醫院。病房里,陳小姐和她丈夫正悲痛欲絕,眼神迷離。我和母親有些艱難的走了進去,畢竟這會人家正傷心,是不喜歡有人來看熱鬧的。
  病床上,陳小姐眼睛已經徹底腫脹了,只瞇著眼睛看了我們一眼,繼而將腦袋轉到了一邊。我母親有點尷尬:“陳小姐,事情都發生了,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你們節哀吧。”
  此話一出,病房里的氣氛就更加的陰沉了。
  這時候我腦子一閃,想起《鬼術》中的記載來。好像有一種方法,是可以讓人斷子絕孫的。看陳小姐這情況,似乎真跟書中所說的有點像。
  我往陳小姐他們看去,有點想開口問,但一時又說不出來。雖然我信鬼,這不代表別人也信不是。更何況,現在別人剛死了兒子,我要是再說什麼鬼怪作怪的話,說不定他們殺了我的心都有。
  沉默了好一會,我母親說:“我看你們也別多想了,實在不行的話,就去孤兒院領養一個吧,當親生的就成。”
  陳小姐的丈夫終于說話了:“領養啊,怎麼沒有領養過,前年我們在孤兒院領養了一個娃,回來第三天就死了。”
  此話一出,一旁的陳小姐又嗚嗚的哭了起來。
  我頓時有些憋不住了,鼓起勇氣問陳小姐的丈夫:“我覺得這事肯定是有人在作怪,你們想想,有沒有惹到過什麼人?”
  陳小姐的丈夫瞧了我一眼,眼中有著一絲不解,也有一點點不在意的意思。大概是想說,你這小孩子懂什麼。
  不過片刻後,陳小姐的丈夫恍然大悟:“是有這麼一個人,不過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我說是什麼?陳小姐的丈夫說:“那件事是這樣子的,當時我還小,跟我父親去開荒的時候,不小心挖著了別人的祖墳。”


第六章 陽宅變陰宅,封門絕戶
創世更新時間:2015-02-11 08:30:00 字數:2495

我問:“然後呢?”
  陳小姐的丈夫用手托住下巴,陷入沉思。
  “我們當時也沒注意那是別人的祖墳,那墳有點蹊蹺,沒有墓碑墳堆也不是很明顯。我們把整個墳都挖開了,里面一下子露出許多白骨來,這才反應過來。”
  “再然後呢?”
  “再然後,我和我父親都嚇了一跳,趕緊又把墳給埋回去,我和我父親就繼續開荒了。”
  “沒了?”我一臉不解的看著陳小姐的丈夫,心里邊覺得不太對頭,就挖了別人的祖墳而已,不至于,除非他挖的那個墳有問題。
  “還有。”陳小姐的丈夫很不情願的說:“我們回去之後,就有人來找麻煩,讓我們賠錢。後來我父親叫村里人把那人轟走了,但是他死活不肯走,而且還說了很多惡毒的話,說什麼讓我家斷子絕孫。”
  斷子絕孫?我聽到這幾個字,心里的猜想得到了印証。我問:“他有沒有在你家里做過什麼手腳?”
  陳小姐的丈夫輕輕搖了搖頭:“不知道。”
  問題就在這了,聽完陳小姐的丈夫的敘說,我回憶起《鬼術》中的記載來。
  要讓人斷子絕孫,其實方法有很多種。比如說把別人的祖墳挖開,讓其祖墳暴露,並在其祖墳中放一些蛇鼠毒蟲,讓那些毒物去侵擾其祖先的尸骨,這樣一來,祖先被毒物侵擾著,其家人氣運會變差,甚至斷子絕孫。
  又或者是取一些骯髒的穢物將其祖先的尸骨壓住,比如小孩的尿布,女人來大姨媽帶血的紙巾等,然後在這些穢物上面壓上一塊大石板。效果同理,其祖先被壓著,後人氣運會變差,甚至斷子絕孫。
  還有一種方法是,直接封兩只小鬼于祖墳的墓碑上,或者是封在他祖屋的兩扇大門上,這個叫封門絕戶,直接斷了別人的根基,讓其斷子絕孫。
  至于陳小姐家究竟遭遇的是哪一種情況,我還真的不知,必須得看過之後,才能定奪。
  而且,說實在的,我是不願意趟這趟渾水的,畢竟我只是從《鬼術》中看到這方面的記載而已。況且,我堂堂一個高中畢業生,你讓我去搞什麼神神鬼鬼的,這實在是不合適吧。
  就在我沉思間,陳小姐又開始輕聲抽泣起來,那眼淚水嘩啦啦的流啊。我心里面不忍,鼓起勇氣對陳小姐的丈夫說:“或許我能幫你們的忙,我覺得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腳。”
  沒等我話說完,我母親在一旁拉了我一把:“瞎摻合什麼,別人正傷心著呢。”
  我輕聲對母親說:“老媽,我是說真的,我真的可以幫忙,你忘記爺爺了嗎?爺爺可是正宗的道士呢。”
  我母親還想說什麼,陳小姐的丈夫已經將信將疑的開口了:“你能幫忙?要怎麼幫忙?”
  “你先帶我回你老家去看看。”
  大概傍晚的樣子,我和陳小姐的丈夫乘車來到了一個小村子前。這個村子跟其他村子沒什麼兩樣,唯獨其中一棟房子看上去特別的破敗,好像幾十年沒人住過一般。
  陳小姐的丈夫一句話不說,埋頭帶我走進了村子。一路上碰到不少人,陳小姐的丈夫也只顧走路,連個招呼也不打。不大一會,我們就來到了那棟破敗的房屋前。
  沒走近還不覺得,走近了之後,那種破敗的感覺越發的強烈了。一路上走來,路上全是雜草和荊刺。更加古怪的是,去往那棟破敗房屋前的小路上,居然四處躺著一些小動物的尸體,比如蛇尸、貓尸、鼠尸和青蛙的尸體。
  除卻尸體以外,路上還有許多的小動物骨頭,一路上密密麻麻。這說明之前這條路上也出現過很多小動物的尸體,只不過都已經爛沒了。
  真是封門絕戶啊,不但連門被封了,連這棟房屋前唯一的一條小路也變成了死路。看來,出手對付陳小姐丈夫家的人,真不是一般的惡毒啊。
  我們一路上躲開那些小動物尸體,終于走到了那棟破敗的房屋前。
  以前農村遺留下來的房屋都有個結構,房屋只有一層,分為左中右三個部分,兩邊是耳室,中間是堂屋,兩邊的耳室以堂屋中軸線,對齊。
  陳小姐的丈夫帶我走到左邊耳室的時候,我看了兩眼,沒什麼問題。除卻屋子里面有點黑,破敗的有點古怪以外。
  接著,他帶我來到了堂屋。剛一到這,我立馬覺得堂屋里陰風陣陣,同時還伴隨著輕微的嗚嗚聲。看來,問題就在這里了。
  我反手從陳小姐的丈夫手里提著的袋子里,取出事先准備好的兩支蠟燭和三支香:“進山拜神,進廟拜佛,我們先來拜上一拜。”
  陳小姐的丈夫取出打火機點燃了蠟燭和香,隨後我將兩只蠟燭分別放在兩扇堂屋門前,三支香插在堂屋中間。
  按照《鬼術》中記載,這種方法叫做“問路”,如果蠟燭熄滅或者是香燒出異象來,比如說兩短一長或者是一短兩長,都是凶兆,必須速速離開。
  隨著時間過去,三支香的煙霧慢慢升騰,而兩支蠟燭也歡快的燃著,並沒有出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我松了一口氣,准備進行下一步。
  然而,就在我准備收回目光的時候,眼睛透過繚繞的煙霧似乎隱約看到堂屋里面站著兩個人。我以為自己眼花了,就往前走了幾步,又仔細的看了看。只見三支香升騰的煙霧之後便是堂屋,而那堂屋的門坎後面,觸目驚心的站著兩個身穿白衣的小孩,青面獠牙,雙眼還挂著鮮血。
  媽蛋,這突然的情況嚇了我一跳,我後退了一步,倒抽了一口涼氣。
  就這一眨眼的功夫,我再往堂屋門前看去時,那兩個小孩又消失不見了。這一下子,我也感覺有點發毛了,但還是壯起膽子,裝著一點不害怕的樣子,繼續往堂屋門口走了兩步。
  剛剛那兩個人,似乎陳小姐的丈夫也見著了。他在我身後嘀咕了一句:“剛剛。剛門前。”
  “你看花眼了,什麼也沒有。”沒等陳小姐的丈夫話說完,我一句話將他打斷。
  這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天漸漸的越來越黑。我離兩扇堂屋門又近了一些,也看得清楚,在兩扇堂屋門上分別畫著兩道符文,看上去無比的複雜,幾乎占據了整塊門板。
  原來如此,果真是封門絕戶。源頭找到了,事情就好辦了。
  我轉頭對陳小姐的丈夫說:“我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確實是有人在你家里做了手腳,不過我保証,一定會幫你把事情給解決了,說不定還能幫你把仇人找出來。”
  陳小姐的丈夫將信將疑的看著我:“我怎麼沒有看到啊。”
  我指了指兩扇堂屋門,胡亂的給他解釋了一下。門上這個叫做封鬼符,是專門用來封印小鬼的,此刻兩張封鬼符被畫在他家大門上,陽宅變成了陰宅,他家不斷子絕孫才怪呢。
  陳小姐的丈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仔細瞧了瞧門上的兩張封鬼符,對我說:“這可怎麼辦啊?沒想到那個畜生,這麼惡毒。”
  生于農村,其實陳小姐的丈夫還是很迷信的。如果我早知道他信鬼,也不用浪費這麼多時間了。
  我對他說:“沒事,我會幫你到底,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
  陳小姐的丈夫還是有點不信任的看著我:“怎麼幫啊,你又不是道士,又不是神婆。”
  我說:“我自有辦法。”


第七章 香灰爐和兩塊肋骨
創世更新時間:2015-02-11 15:45:00 字數:2365

按《鬼術》中記載,封門絕戶這種手法雖然惡毒至極,但並不是沒法可破。一般來說,那兩只被封印在門上的小鬼,也是被施法人強行封印到門上的,只要破了門上的符文,兩只小鬼就會自動離開。
  另外,如果能夠找到兩只小鬼的尸骨。將其移走,或許還能讓施法人遭到反噬,自己被自己養的小鬼給害死不可。
  不過,這小鬼的尸骨要怎麼找呢?那就要看小鬼的煉制過程了。
  其實小鬼的煉制是非常殘忍的,一般來說,煉制小鬼的人,都會選擇心智尚未成熟的小孩,這樣更加容易控制,如果選擇成年人的話,成年人已經有了自己的思想,就不那麼容易被控制了。
  具體方法是,取下剛死去小孩胸口處的一塊肋骨,這樣一來,小鬼就會死心塌地的跟著煉制他的人。其次,為了加重小鬼的怨念,讓其變得更加強大,需要將小鬼的尸體燒成骨灰,讓他自己吞噬。
  其過程簡直慘絕人寰,所以煉制小鬼也是非常傷陰德的事情。小鬼煉制成功以後,也需要定時的給他喂養骨灰,而一旦沒有骨灰喂養了,小鬼就會變得狂暴,並且會反噬主人。
  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骨灰,只要找到骨灰並將其移走,兩只小鬼便不再受煉制者的操控,同時進入狂暴狀態。我們只需要破除封印,陣法就可以破除了。
  想到這里,我朝著兩扇堂屋門四周仔細的看了起來。一般來說,骨灰肯定不會離兩只小鬼太遠的。因為兩只小鬼被封印在門上,放遠了,小鬼根本就不可能夠得著。這樣想著,我開始仔細的看堂屋門下面的地板。
  我看了看兩扇門,除了門上有兩張符以外,沒什麼不對勁。我又看了看堂屋里面,里面的地板平整而且落滿了灰塵,也沒有任何異常。我看向堂屋外面的地板,猛然瞧見兩扇堂屋門前,靠近門檻位置的地板居然有挖開過的痕跡。
  “就是這里了。”我心頭一喜,果然看到堂屋門下面的地板不對勁。
  “找鋤頭來。”我反臉對陳小姐的丈夫說,陳小姐的丈夫微微愣了一下,忙轉身往耳室里面走去。不多時,他拿著一把鋤頭杵在我旁邊說:“現在怎麼辦?”
  我指了指堂屋門下面的地板:“挖開它。”
  陳小姐的丈夫沒猶豫,扛著鋤頭就往堂屋門的方向走去。不多時,他幾鋤頭挖了下去,地板果然被他給挖開了。看樣子,這地板極其的松散,很明顯經常被人挖開過。
  挖了一陣,只聽得匡□一聲響起,陳小姐的丈夫蹲下身去,猛然從其中抱起了一個香灰爐。這香灰爐為陶瓷所做,香灰爐里裝滿了一些白色的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骨灰。而在這骨灰里面,插著兩根拇指大小的肋骨,異常的顯眼。
  “搞了半天,原來是這東西在作怪。”
  我在遠處看著那個香灰爐,頓時也愣住了。其實說實話,我也沒料到真會挖出一個香灰爐來。我原本只想印証一下《鬼術》中那些記載,現在看來,里面的記載沒有錯了。
  我愣了半天,陳小姐的丈夫滿是怒火的舉著香灰爐大罵了起來:“這****的東西,在我家里面埋這麼邪門的玩意,要讓老子抓著了,老子非把他祖墳挖了不可。”
  陳小姐的丈夫越罵越火,扛起鋤頭就打算把香灰爐給砸了。
  “別砸。”我及時的叫住了他:“你把香灰爐抱走,將肋骨從香灰爐中取出,找個地方埋了,埋的越遠越好,你的仇人自然會受到懲罰的。”
  陳小姐的丈夫雖然仍舊怒氣衝衝,但聽我這麼說,火氣終于消了一點。隨後他扛著鋤頭,抱著香灰爐就離開了。
  而我則迅速的回憶起《鬼術》中的記載來,現在骨灰找到了,下一步就是破符咒。
  破除符咒,《鬼術》上倒確實沒有多余的記載,而且那本書我只看了一半,另外一半沒有看。並且,看了的那一半,記住的也並不多,這會倒是有些為難了。
  不過我想起,書上似乎說舌尖血、童子尿、眉心血等可以破除障,如鬼打牆其實就是一種障。但不知道,能不能破了這符。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狠狠咬了一口舌尖,嘴中頓時就含滿了舌尖血。隨後我將舌尖血猛的往兩扇堂屋門上一噴,就在那一剎那,門上頓時出現了一道清晰的符咒紋路,居然還在閃著金光。
  而兩扇門板,居然在這時候開始冒煙,就好像著火了一般,我趕緊後退一步,遠遠的看著。
  等門板上的煙冒了一會,突然,堂屋里面猛的吹出來一股冷風。我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從門板里面跑出來了。雖然看不見,但是我能感覺得到。
  我頓時是又驚又喜,看來自己成功了。可是我也有點害怕,鬼這玩意誰不害怕呢?
  我忙後退了幾步,躲得遠遠的,繼續盯著兩扇堂屋門看著。沒想到就在這時,堂屋門吱呀一聲動了,之前那兩個身穿白衣青面獠牙眼睛帶血的小孩再一次出現,其中一個小孩從堂屋中走出。
  我頓時就嚇了一跳,渾身不自覺戰慄了起來。沒曾想,這小孩忽然衝我笑了笑,立馬又消失在我眼前。
  “李曦。”這時,陳小姐丈夫的聲音傳到我耳朵里,我猛的回過神,急忙一撒腿跑出了這棟破敗屋子的院子。
  一口氣跑到村里的大路上,我才發現自己已經渾身冒冷汗,雙腿還在止不住的發抖。
  陳小姐的丈夫站在我前面愣愣的看著我說:“你怎麼了?”
  我搖搖頭:“沒事,沒事,那個封門絕戶的符咒已經破除了,咱們走吧。”
  說話間,我只覺得後背涼颼颼的,不自覺又加快了步子,撒腿就往村子外面跑。不得不說,剛剛從堂屋里面走出來那個小孩實在是太嚇人了。不仔細回憶還覺察不到,這會我的腦子里反反複複回憶著那個小孩的臉,渾身的骨頭都在發顫。
  沒走一會,我跟陳小姐的丈夫直接離開了村子。直到這時,我才勉強覺得舒服一點,沒有那麼害怕了。
  這時候,已經臨近傍晚,我趕緊鑽到車里面去,對陳小姐的丈夫說趕緊開車,當即我們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那個村子。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那個村子果然發生了幾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陳小姐的丈夫那個村子附近的一個村子當天晚上死了一個人,這個人死的非常的慘,經陳小姐的丈夫確認,死掉的人正是當年跑到他家里來鬧的人。我猜想,很可能是被他自己養的小鬼給害死的。
  還有一件大事發生在我身上,當天晚上我們回到了陳小姐的病房里,我母親正守著陳小姐呢。當時陳小姐的丈夫跟我說了一句話:“李曦,你從我老屋里面跑出來的時候,我好像看到一個孩子一直跟在你後面。“
  更讓我想不到的是,其實因為這件事情,我已經惹禍上身。


第八章 控尸術
創世更新時間:2015-02-12 09:00:00 字數:2231

我一聽到這話,心里頭又開始發毛。不過當時我往身後看了看,卻是什麼也沒看到,便對陳小姐的丈夫說:“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這件事總算是結束了,不過到底有沒有用呢,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純粹是因為看了《鬼術》在瞎整而已。
  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陳小姐後來還真有了孩子,而且這孩子還相安無事的活了下來。當時陳小姐的丈夫是又驚又喜,連著往我家里面塞了好些禮品,又不停的請我一家人去他家吃飯,還說讓他孩子以後認我做幹爹,說孩子的命是我給的。
  不過我父母果斷的推脫了,只留下陳小姐的丈夫送來的禮品。
  這些都是後話了,那件事以後,我也對《鬼術》更加的著迷起來,之前我拿到這本書的時候,還覺得里面的內容是在瞎掰,這世上哪有鬼。可是,跟著陳小姐的丈夫去了他的老家之後,我才知道,這世上真有其事。
  轉眼間,過去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這半個月以來,我天天窩在家里抱著《鬼術》看,時不時還會照著書中的內容試驗一下。書里也有一些民間招鬼法的記載,比如說是碟仙、筆仙等,記載的非常邪門,這些民間招鬼術確實可以招出鬼魂來,但是一般人切忌不能亂用這些方法。
  俗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如果不知道怎麼將他們送走,就會大禍臨頭,自己死于非命。
  這段時間以來,可以說是風平浪靜。我也樂得自在,除了看書以外,更多的時間是去陳小姐家竄門,他丈夫此時見到我,每次都會恭敬的叫上一聲小師傅。不過我不喜歡這樣的稱呼,我讓他直接叫我的名字。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其實危險已經慢慢的朝我靠近。因為一個疏忽大意,我差點死于非命。
  其實,自從我去了陳小姐丈夫家之後,就已經有人盯上我了。
  半個月後的晚上,我終于將整本《鬼術》全部看完了。翻完了最後一頁,我隨即將書本合上。這段時間來,我一直躺在床上看書,眼見書終于看完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就想出門去走走,否則都跟社會脫節了。
  將《鬼術》放在枕頭下面,胡亂的整理了一下頭發,我便出門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走著走著,居然走到了老城區。
  那個時候,老城區剛好在拆遷,兩邊的房屋都拆的破破爛爛,老城區的路燈也大部分拆除了,只留下幾盞。此刻,這老城區就如同鬼城一般,黑壓壓的一片。最關鍵的是,前些時間因為拆遷,這老城區還死過不少的人。
  一走到這,我頓時就醒過神來,當下罵了一聲晦氣,掉頭就想離開。
  偏偏就在這時,一陣冷風從老城區的方向吹了過來,六月的天,這冷風吹在我身上,居然感覺有點冷。我不禁哆嗦了一下,不自覺的停下了步子。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不想走了,反而想進去看看。這段時間《鬼術》全本都被我看完了,雖然其中大部分都沒記住,但至少有了一點印象,這老城區假如真有鬼,現在倒正好試試。
  我立即就轉過了身,剛好,老城區又有一陣冷風吹過來,直接吹到我面門上,冷的我牙齒都忍不住的打顫。
  我用雙手抱住胸口,這才緩緩往老城區的街道上走去。剛走入其中,四周頓時就變得一片漆黑,只能隱約看到街道和兩邊的房屋。街道上很安靜,除了偶爾冷風吹過發出的嗚嗚聲以外,就剩幾只貓上躥下跳時打碎磚瓦的聲音。
  沒一會,我就走了將近百米的距離。沒想到就在這時,街道上居然出現了一片火光。
  我頓時就停下了步子,認真的看了兩眼。這才發現,在那堆火光旁邊蹲著個人呢,正不停的往火堆里面燒紙。
  這大半夜的,在這鬼地方燒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我頓時覺得四周又陰森了一些,同時也忍不住再往前頭走了幾步。
  距離近了一些,我聽到燒紙那人嘴里還碎碎念的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距離還是有點遠,聽不清楚。我繼續往他的方向走去,當我離他僅剩十來米遠的時候,終于聽清楚了。
  “你們活著沒人把你們當人,你們死了還做不成鬼,不如來跟著老身,我給你們肉身奉你們為仙。”
  這句話,正是從火堆旁邊燒紙那人的嘴里念出來的,那是一個無比沙啞的老太婆的聲音。一聽這話,我頓時就是一愣。這明顯是一段咒語,雖然我不懂什麼咒語,但也聽得出,這是一段惡毒至極的咒語,當時我就不由得眉頭一皺,徑直往燒紙那人的方向走去。
  我離他就十米的距離,沒兩步我就走到了火堆旁邊,他反應也是快,猛的回頭衝我喊了一聲:“什麼人?”
  這時,火光照在他的臉上,我也看清楚了。這老太婆的臉皺的就如同老樹皮一樣,可那雙眼睛卻閃爍著精光,讓人觸目驚心。
  我頓時就停了下來,居然有點不敢靠近他。不知道怎麼的,我總感覺他身上透著一股危險的氣息。于是我停在離他兩米遠的地方指著他罵道:“這大半夜的,你鬼鬼祟祟的在老城區搞什麼邪門玩意?我勸你還是立馬住手。”
  老太婆看著我,突然嘎嘎嘎的笑了起來,那嗓音無比的沙啞、蒼老,光是這聲音也讓我止不住的想後退了。
  “小鬼頭,我不去找你,你倒是主動來送死了,好啊,真是好。”說話間,老太婆身體突然一動,直接將地上一堆紙全部踢進了火堆。
  隨後,他用那張老樹皮一樣的臉對著我,同時用那兩只閃著精光的眼睛直勾勾的將我盯著,嘴巴飛速的蠕動了起來,也不知道他在念著什麼。
  我開始有點覺察到不對勁了,急忙對他說:“等等,什麼你找我,我找你的,我跟你認識嗎?”
  “你害死了我男人。”老太婆念了好一會,終于不念了,卻是尖叫出這句話來。我頓時就傻住了,捫心自問,我從來沒有害過人,怎麼會害死他男人?
  沒等我多想,不知道哪里突然傳來哢嚓兩聲。我猛的一回頭,從旁邊那些拆掉的磚瓦底下,居然爬起來一個人,不對,確切的說是一具尸體。
  控尸術?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