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2017年暑期特價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至尊霸主01
憤怒的薩爾
2017/08/23發行
至尊霸主02
憤怒的薩爾
2017/08/23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12
匣中藏劍
2017/08/23發行
妙醫鴻途27
煙斗老哥
2017/08/23發行
天界戰神31
笑南風
2017/08/23發行
無上進化44
浮兮
2017/08/23發行
最強紈褲51
夏日易冷
2017/08/23發行
開心漁場66
全金屬彈殼
2017/08/23發行
獨掌乾坤72 完結
烏山雲雨
2017/08/23發行
凌天神帝01
君天帝
2017/08/25發行
凌天神帝02
君天帝
2017/08/25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05
飛牛
2017/08/25發行
完美神醫22
步行天下
2017/08/25發行
天道圖書館31
情痴小和尚
2017/08/25發行
鬥神傳承40
浮兮
2017/08/25發行
逆天劍皇60
半步滄桑
2017/08/25發行
御天神帝70
亂世狂刀01
2017/08/25發行
特種神醫92 (93完結)
步行天下
2017/08/25發行
超級神醫01
隱為者
2017/08/30發行
超級神醫02
隱為者
2017/08/30發行
至尊霸主03
憤怒的薩爾
2017/08/30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09
千杯
2017/08/30發行
修煉狂潮37
傅嘯塵
2017/08/30發行
終極戰兵43
梁七少
2017/08/30發行
無上進化45
浮兮
2017/08/30發行
少年藥帝56
蕭冷
2017/08/30發行
修真四萬年89
臥牛真人
2017/08/30發行
凌天神帝03
君天帝
2017/09/0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06
飛牛
2017/09/01發行
魔武至尊10 完結
憤怒的薩爾
2017/09/01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13
匣中藏劍
2017/09/01發行
妙醫鴻途28
煙斗老哥
2017/09/01發行
天道圖書館32
情痴小和尚
2017/09/01發行
最強紈褲52
夏日易冷
2017/09/01發行
御天神帝71
亂世狂刀01
2017/09/01發行
特種神醫93 完結
步行天下
2017/09/01發行
星域龍皇27
獨孤一劍
2017/09/06發行
不死道祖31
仙子饒命
2017/09/06發行
天界戰神32
笑南風
2017/09/06發行
修煉狂潮38
傅嘯塵
2017/09/06發行
鬥神傳承41
浮兮
2017/09/06發行
終極戰兵44
梁七少
2017/09/06發行
無上進化46
浮兮
2017/09/06發行
逆天劍皇61
半步滄桑
2017/09/06發行
開心漁場67
全金屬彈殼
2017/09/06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玄幻異世大陸新書《誅魂記》 作者:七尺書生 4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遁界》 作者:先飛看刀 3
轉帖:起點仙俠新書《純陽》作者:荊柯守 2
轉帖:看書網玄幻新書《萬古天穹 》 作者:想睡的晟 2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尋情仙使》 作者:陳風笑 2
《赫氏門徒》39 電子書,於2014/08/22 在購物頻道上架,敬請支持! 2
轉帖:起點靈異小說《術仕》 作者:老師不是神 2
推薦現在正在追的書~~~~~城管無敵 1
江湖三大忌 的來源 1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影視會員大穿越》 作者:畫畫大匠人 1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82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47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35
可有類似刀劍神域的小說? 33
看見了異俠要完結,令我想起<江山如此多嬌>..... 32
有人看過北風後宮戰記嗎?可以請各位大大推薦一下好書嗎? 29
卡提諾又被封了 29
[補推] 最終進化 作者:卷土 29
轉帖:創世都市異能新書《都市修真世界》 作者:傑倫哥 29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新書《神書》 作者:薪意 27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寶典》 作者:錄事參軍
發言人:搬運工  IP218.92.*.*  日期:2016/06/04 08:30 

http://www.qidian.com/Book/1001325524.aspx
上古寶典,大能者居之,亂世為魔,盛世為賢。
周公得寶典悟《易經》,成就子孫後代八百年江山氣運。
張角得寶典悟《太平清領道》,以呼風喚雨撒豆成兵之幻術,掘劉氏龍脈,呼“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立黃巾道,破劉漢氣運,開亂世之源。
又傳說劉安得寶典悟丹道,白日飛仙,雞犬升天。
時至21世紀,小縣城高中生獲此寶典,由此風雲際會,且看他如何樂在紅塵,笑傲都市!
參軍出品,必屬精品!

楔子
更新時間2016-4-16 14:39:36 字數:1177

 “妳挑著擔,我牽著馬,迎來日出送走晚霞……”
  雪花飄飄的傍晚,正是《西遊記》熱播之時,小小縣城路上早不見了行人,隱隱的《西遊記》的主題曲從那些有電視機的人家中飄出,在某些大院,電視機放在外面窗臺上,壹院子的人圍坐著,咳瓜子看電視,就好像放映電影壹樣熱鬧,畢竟這時候的電視機還沒普及到每個家庭。
  “去,去!”在某個小巷子堙A卻有個十來歲的孩童正拿著壹根棍子驅趕壹條野狗。
  那野狗瘦骨嶙峋,眼睛血紅,嘴堬C水落下,直勾勾的盯著那孩童身後草席上躺著的壹個乞丐。
  孩童眉目清秀,雙眼隱隱有晶瑩之意,雖然木棍在地上虛擊,卻並不真的去打那野狗。
  “妳快醒醒啊,快去別處吧……”孩童有些著急的呼喚身後的乞丐。
  “妳這家夥,壹棍子就能打死它了,瓜噪我作甚?”乞丐翻了個身,不耐煩的喊了聲。
  “它也好可憐的,這堨豪荋N是它的地盤……”孩童看著野狗,臉上露出不忍之意。
  “嗯?”乞丐楞了下,猛地坐起身,哈哈笑道:“有意思,妳這小子有意思。”說著話,手堻塊黑乎乎的東西朝野狗砸過去,卻是半個冷饅頭,那野狗嗚嚶壹聲,壹口叼住那冷饅頭,轉身跑掉了。
  “下雪了,妳不冷嗎?妳是外地來的嗎?怎麽不回家?”孩童轉身看向乞丐,壹臉的好奇,隱隱的,感覺和這乞丐有壹種很熟悉的感覺。
  “咦?妳?!……”乞丐看著男童眼睛媮蘅籅煽匱,突然面色大變,“妳是什麽人?!”
  “我叫樂晨。”男童笑著說。
  “這不可能,不可能……”打量著男童,乞丐臉上神色起伏不定,壹時詫異、壹時興奮、壹時畏懼,竟如魔障了壹般。
  “妳身上怎麽會有元氣?妳的面相,妳的面相也是這麽奇特,是,是……”乞丐眼中,漸漸只剩下了驚懼。
  這時巷子口處,有人喊著“樂晨”,踩雪快步跑過來,卻是壹個穿著警服的男子。
  根本沒註意到身邊的事情,乞丐只是喃喃自語,“怎麽可能?這怎麽可能?混世魔王降在這太平盛世,這是誰的劫難?誰的劫難?”
  “爸。”看到那警察走近,男童有些畏懼的往後縮了縮,這是他的父親樂紀偉,在縣公安局工作。
  “趕緊回家,妳媽都急死了!妳跑出來幹什麽?”樂紀偉說著話,警惕的看向那個乞丐,他是縣局的民警,警惕性很高,這兩年人販子正猖獗,縣城有過兒童失蹤的事情。
  “我要去做些準備,等妳二十歲的時候,我再來看妳,希望那時候還不太晚!”乞丐盯著樂晨眼睛,壹字壹句的,倒更像是給自己下決心,他臉上的懼意,卻是越來越深。
  說完,乞丐轉身就走,好像再不走,那男童帶給他的恐懼會令他失去理智壹般。
  從頭到尾,他都好像沒看到旁邊那個警察。
  樂紀偉本想追上乞丐問幾句話,但看了看身邊孩童,還是忍住,皺眉道:“快跟我回家。”
  孩童嚇得縮了縮脖子,他並不知道那乞丐神刀刀的說的是什麽意思,現在的他,最擔心的,還是回家後,被老爸拿皮帶抽屁股,雖然,他現在越來越感覺不到這種懲罰帶來的痛楚,但是,從心理上,他還是怕。
  壹大壹小兩個人影漸漸消失在漫天大雪中,遠方,壹只黑老鴰撲騰飛起,淒厲的叫著。。。

  
第壹章 救命(上)
更新時間2016-4-21 10:56:57 字數:2414

 路燈昏暗,在稀稀疏疏的樹葉中射下來,道路上的光亮斑斑點點。
  道路兩旁有在修建的樓房工地,進入到了九十年代中期,這處叫做畈城的小縣城和神州大地許多小城壹樣,慢慢發生著脫胎換骨的變化。
  現在是晚上九點鐘,小縣城已經陷入沈寂,就算這堿O縣城主街道,但兩旁的行人已經寥寥無幾。
  “噠噠噠”。
  在道路壹側的那排垂柳下,走著壹個異常嬌媚的漂亮女士,紅彤彤的制服套裙包裹著她性感的身材,絲襪美腿和系帶細高跟組成完美的曲線,隨著她的前行,周圍好像都亮了起來,或許,這就叫亮麗照人吧,她走路的姿勢也是那麽的好看,充滿了自信。
  她叫沈麗丹,是縣城最大的KTV麥島歌坊的老板,她委實也有著自信的本錢,因為家庭條件不好,她初中便輟學去了南方特區闖蕩,什麽苦都吃過,靠借錢炒股賺到第壹桶金,到現今二十出頭,回到家鄉籌建了小城最大的KTV,現今生意極為火爆,很多人都傳說她的身家已經過百萬,在現今年代來說,在小城媯晶嚘棱o上是巨富了。
  雖然賺到了錢,但是她現在也體驗到了知識的可貴,早自學完成了初中和高中學業後,她現今正在讀電大,今天是統壹授課時間,因為縣城電大授課點距離她居住的小區很近,所以她步行前往。
  縣城的治安很好,現在時間又不是很晚,她從來沒擔心過會遇到什麽危險。
  就算壹輛面包車很突兀的攔在她前面時,她也並不驚慌,只是秀眉微微蹙了起來。
  從車上跳下來兩個精赤上身紋著青龍白虎刺青的彪形大漢,現今港片古惑仔剛剛上映,在國內錄像廳飛速傳播,引起了極大的轟動,陳浩南成為壹代社會人的偶像,這兩個彪形大漢看造型,就是混社會的。
  “丹姐,四哥想和妳聊聊,讓我們來接妳。”略魁梧的那個馬仔話說的很客氣,其實他的年紀肯定比沈麗丹大不少,丹姐的稱呼算是壹種尊重了,混社會的,都知道什麽是先禮後兵,尤其又是面對沈麗丹這樣的縣城名人、能人。
  不過他後面那個馬仔眼睛卻瞇了起來,毫不掩飾的打量著面前美女凹凸有致的身材,眼堛瑪K熱好似要把面前美女扒光壹般。
  被人色瞇瞇盯著打量,沈麗丹臉上泛起壹絲慍怒,她見到這兩個馬仔時心奡N有了底,果不其然,是管四兒的人。
  管四兒算是縣城堛熙個惡霸,壟斷著很多需要流通的生意,比如鄉下養殖業的貂皮、貉子皮,果農的瓜果梨,他都壟斷著,不許賣給別人。外面來老客想收,需要先和他打交道。
  從鄉下收這些農副產品,他定價不算太低,但也絕對不高,而且不管什麽年份,都按照低價收,要知道這些農副產品看年份和外貿方面的情況,有的年頭價格是超高的,能高出管四兒收購價的好幾倍,但人人都怕他,不敢私自賣給外面來的老客。
  前些年,老店村曾經有個自小習武的小夥子不服氣,自己把村子堛熄I皮都收了,賣去了省堛漱禰皏奕鶠A但沒多久,這小夥子就被人摸黑給掏了,而且壹只手被砸的稀巴爛,幾乎成了廢人,雖然最後案子破了,犯罪分子蹲了大獄,但人人都知道背後是誰指使的,甚至公安可能也知道,但沒有證據便對管四兒沒辦法。自此以後,更沒人敢逆管四兒的意了。
  前幾天,管四兒派人給沈麗丹傳話,想入股麥島KTV,沈麗丹壹口回絕了,這樣的人,固然惹不起,但和他牽扯上關系更沒什麽好處,敬而遠之才好。
  在去年的時候,管四兒看到這個市場不錯,也搞了壹家KTV,但他手下實在沒什麽經營人才,加之就算有他的嚴令,他手下馬仔還是時不時偷偷去他的KTV玩,這樣客人就更不敢去了,誰願意唱歌消遣時總遇到那些左青龍右白虎甩著肩膀子晃悠的混混呢?面對這些混混壓力太大,甚至有時身邊女伴都被調笑兩句,就算沒什麽實質性損失,心堣]慪氣不是?
  管四兒的KTV今年年初就關了門,據說還賠了點錢,但他可能又舍不得這門生意,這才盯上了紅紅火火的麥島KTV。
  “我現在沒時間。”沈麗丹拒絕的時候心堣]有點發虛,要真得罪了管四兒,不說別的,每天他派出幾個馬仔來歌坊“練歌”,那生意也別做了,可要真應了他,以後這歌坊說不定就被他巧取豪奪去,只能壹步步走著來,看看情況再說。
  “丹姐,四哥可是很有誠意的,妳這樣壹點面子不給不好吧?來來來,咱們先上車再說。”略胖的馬仔叫濤子,他特別得管四兒信任,嚴打那段時間和管四兒壹起蹲過大獄,交情可不壹般,管四兒有時也要給他幾分面子,不過現在管四兒生意越來越大,濤子也很知進退,不敢再跟以前壹樣跟管四兒摟著肩膀稱兄道弟了而已。
  濤子沒什麽憐香惜玉的情結,蒲扇般的大手壹把就抓在了沈麗丹蓮藕似白嫩的胳膊上,抓的沈麗丹疼得尖叫了壹聲,“啊……”呼痛的小聲音很有點銷魂蝕骨的味道,令濤子身後的馬仔心堻忽閃,小腹壹團熱氣升起,心說這小尤物,叫chuang可不知道多爽。
  “我不去!妳們幹什麽!救命!”沈麗丹走南闖北見過壹些大場面,但眼前的情形可叫她害了怕,拼命想掙脫濤子的鐵鉗,但又哪堭簽o開?
  雖然她連聲呼救,但本來道路兩旁行人就不多,這時就更都躲得遠遠的,誰也不知道怎麽回事,不願意惹這個麻煩。
  眼見沈麗丹就要被濤子拽上車,著急之際,沈麗丹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南方特區聽商業講座有壹堂心理課的內容,那位心理學教授極為有名氣,通古博今,本來是講壹些貿易經營面對客戶顧客等方面的心理個案,但他那壹堂課突然興起,說起了壹個案例,就是遇到危險求救的成功率,如何最大程度的得到救助。
  眼睛壹瞥間,沈麗丹正好看到壹個十七八歲的黑瘦少年騎車過來,好像見到了這堹阞均A少年遠遠繞開想快點騎過去,少年穿著樸素,略顯土氣的軍裝綠衣褲,騎得是那種鄉下常見的水管車,後座處兩邊各綁著壹個筐,看起來是鄉下務農的孩子進城賣瓜果的。
  情急之下沈麗丹也來不及多想,立時喊道:“騎水管車的弟弟,幫幫我!快幫幫我!”眼睛,也盯在了那少年身上。
  這就涉及壹定的心理學了,如果沒有目標的亂喊“救命”之類的話,就算有人圍觀,很多時候,大家也是從眾心理,心堻ㄦ|有些猶豫,說不定等做完心理鬥爭下了決心,黃瓜菜都涼了。
  而有目標的呼救,就會令被呼救方極快下了決斷,哦,這是叫我呢,就這麽走可是不好,怎麽也得看看到底怎麽回事。尤其是年青人的話,受社會染缸沾染不深,十有八九這時候都會幫忙的。
 
第二章 救命(下)
更新時間2016-4-21 17:35:12 字數:2757

 樂晨剛剛在夜市賣完家堛G園產的兩筐早桃,回家這麽晚是因為有個特別麻煩的婦女說包圓他最後剩的十來斤果子,但壹定要他給幫著送家堨h,誰知道樂晨將桃子送到她家堳寣A她又開始挑肥揀瘦的砍價,把樂晨氣得七竅生煙,若按照樂晨的脾氣,就是把桃子扔了也不賣給她,但想起家堥犒嗷待哺的壹大家子人,樂晨知道自己肩負的責任,也只能收下了婦女最後給的皺巴巴的紙幣。
  不過現今正是早桃成熟之時,家堣Q畝桃園今年是第壹年真正成熟,樂晨每天來縣城的夜市零賣,同時也在打聽收購果農的老客的信息,有老客來壹氣收走後,應該會有個好收入,家堣]就不會像以前那樣拮據了吧?
  所以,飛快騎著車,樂晨心堳o是前所未有的敞亮,從父母突然離世後,他還從來沒像這幾天這樣快樂過。
  天色太晚了,奶奶和弟弟妹妹們會很擔心的,所以,樂晨自行車騎得飛快,隨即看到昏暗路燈下,好像有男女幾個人糾纏在壹起,尤其是那倆袒胸露肚的漢子,身上有猙獰的紋身,氣勢嚇人,壹看就是街上的大混混。
  父母雙亡後,樂晨從初中就開始半工半讀貼補家堙A他雖然年紀不大,現在讀高三,但這幾年他壹直是家堛熙跼蝚W,早已經不是昔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小魔王,為了養家他什麽苦都吃過,更不想惹禍讓家堣H擔心,何況他今年是喪門星入命宮,隱隱有血光之災的跡象。
  所以,看到這個陣勢,樂晨是想躲開的,誰知道還沒繞過去呢,就聽那女孩喊:“騎自行車的弟弟救命!”
  再看那女孩兒眼神,更是可憐巴巴盯著自己,樂晨心媢臚f氣,終究還是躲不開。
  而且看起來,女孩子是個良家女子,被壞人強迫要拉上車,以樂晨的心性,也不好不管不顧的離去。
  “嘎”壹個急剎車,樂晨的水管車停在了面包車旁,看著兩個大混混氣勢洶洶的樣子,樂晨咳嗽壹聲,問道:“大哥大姐,妳們做什麽呢?”
  見是個黑瘦鄉下少年,臉上還沒脫稚氣,雖然個頭比同齡人高大些,濤子也沒放在心上,壹瞪眼睛:“沒妳什麽事兒,滾蛋!”
  要說濤子雖然手上沒沾過人命,但也是彪悍的很,壹路摸爬滾打過來的,瞪起眼睛那股子彪悍勁兒很有些氣勢,普通高中生早就被嚇得屁滾尿流。
  樂晨拙於言辭,也不知道該怎麽勸解,想了想說:“大哥,有事兒咱們報警吧,別這樣。”
  “妳他媽找死吧?”濤子身後的小弟沖上來,壹巴掌就輪了過去,力度十足,壹個鄉下瓜娃子,保準抽得他嘴丫子冒血。
  濤子微微蹙眉,對方畢竟是孩子而已,下重手萬壹有個閃失也不好。
  沈麗丹驚呼壹聲,心下不免後悔,沒想到管四兒的人這般無法無天,萬壹這孩子被打壞了,自己的責任可大了,良心也過不去啊!
  沈麗丹的驚呼聲剛剛發出,突然又是壹聲驚呼,紅唇小嘴驚訝的變成了“O”字,再也合不攏。
  卻是那馬仔氣勢洶洶的壹巴掌,到了樂晨臉邊就停了下來,卻是被樂晨輕輕伸手抓住了脈門,不僅僅如此,被樂晨扭著手腕,那馬仔呲牙咧嘴的身子都慢慢弓了下來,若不是有壹口硬氣,看臉上痛苦的表情,只怕都能疼的叫出聲。
  濤子也是吃了壹驚,他常年打架鬥毆,壹看就知道是怎麽個情況,這是被對方少年捏著手筋用不上力了,可這瓜娃子的手勁,也太大了吧,就算自己,也沒辦法捏著對方手腕就讓人失去反抗能力。
  濤子楞了楞,但詫異是詫異,壹股怒氣在濤子心底升起,壹腳便踹了過去:“小崽子!找死!”敢動自己的人,對方只是個毛都沒長全的孩子,這點更令人生氣。
  樂晨壹把甩開馬仔,順勢從自行車上跳了下來,濤子壹腳踢在自行車上,把自行車踢得“啪”壹聲橫出,筐都滾出去壹個,他的蠻力可不小。
  隨即濤子便撲向樂晨,卻不想,毫無征兆的,在濤子又撲上來拳頭距離樂晨的臉還有兩三厘米的時候,他的胸口突然出現了樂晨那沾滿泥漬的黑布鞋,樂晨這壹腳卻是後發先至,重重踢在濤子的胸口,濤子立時臉色煞白,蹬蹬後退幾步,壹屁股坐在了地上,胸口壹口氣堵得上不來,眼前金星直冒,幾乎昏厥過去。
  “汰”,那偷偷爬起身的馬仔從後面抱住樂晨,卻被樂晨身子壹抖壹甩,便又飛了出去,摔出了壹米外,鼻子磕在水泥地上,當時就見了血。
  濤子甚是彪悍,不懼反怒,雖然這個少年力氣跟蠻牛似的,但終究是個小毛孩而已,今天要撂不倒他,以後哥幾個也別出來混了。
  晃晃腦袋,濤子已經站起身,順手摘下了腰間腰帶,更確切的說,是壹條鐵制的鏈鎖,為了打架方便,他腰上壹直纏著條鏈鎖,動了家夥,可就是來真格的了。
  劈頭蓋臉的把鏈鎖輪了過去,濤子眼睛都紅了,手下可沒留情,誰知道,那少年比泥鰍還滑溜,左閃右閃,每次都堪堪躲過。
  來回沒幾個照面,樂晨便尋了個破綻,壹把抓住鐵鏈,順手壹帶,“躺下吧妳!”濤子踉蹌跌出,摔了個狗啃泥,好巧不巧的,摔在了那個馬仔身邊。
  摔得頭暈眼花還是其次,濤子心中卻是驚駭無比,這個少年不過十七八歲而已,而且好像不是正統的練家子,可反應之靈敏力氣之大簡直駭人聽聞,別說壹個自己,就是有七個八個,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跟著濤子來的馬仔,本來想爬起來,可看到眼前情形眼堸{過壹抹懼色,哼哼唧唧的捂著腰,好像要死過去的樣子,等到樂晨走過來,更嚇得慢慢挪著身子後縮。
  沈麗丹完全驚呆了,這是個孩子嗎?簡直是個怪物,難道會武術?
  樂晨走上兩步,心下琢磨拿這兩個痞子怎麽辦?惹了這些狗皮膏藥,自己倒不怕,可騷擾家堣H的話,這些禍害可不知道多煩人,要說現在叫他們消失便可省卻許多麻煩,可旁邊還有目擊證人呢。
  自從父母雙亡後,樂晨嘗盡人情冷暖,更曾經被欺負欺辱,心態便有些陰暗,叫人消失的事情以前也做過,更是做的神不知鬼不覺,但今天卻不好下手。
  就在這時,就聽沈麗丹失聲驚叫,樂晨心頭猛的升起警兆,回頭之際,卻見面包車的司機下了車,手堙A卻是拎了管獵槍,正對自己瞄準。
  “嘭”,獵槍發出巨響,樂晨應聲倒地。
  沈麗丹的尖叫聲劃破夜幕,遠方有狗狂吠起來。
  “快走!”濤子眼見闖了禍,急忙拉著馬仔連滾帶爬起身,跳上面包,打火起車疾馳而去,從後視鏡看著沈麗丹撲到了那瓜娃子身邊,濤子眉頭跳了跳,這小王八蛋,不會掛了吧?打死個孩子,尤其如果還是在校學生的話,管四哥那媟Q擺平,可就要付出大代價了,說不得自己還得潛逃壹段時間。
  撲到了樂晨身邊,看著樂晨身上斑斑血跡,沈麗丹嚇得手足無措,都要哭出聲,只是連聲喊:“救命!救命!”
  從樂晨和濤子兩人動手到現在,其實也超不過五分鐘,沈麗丹的心也跟過山車似的跌宕起伏,從樂晨開始動手占上風的吃驚,到現在樂晨受傷倒下的恐慌,沈麗丹腦袋壹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街道拐角處,漸漸出現了騎自行車的人影,看起來,是下晚自習的學生。
  突然,沈麗丹就見懷堣皉~壹咬牙,猛的就站了起來,沈麗丹吃了壹驚之際,那少年已經扶起自行車飛快跳上去,疾馳而去,走之前甚至不忘把掉落的筐掛在了車把上。
  沈麗丹這才反應過來,急忙追了幾步,但見少年飛快駛進了壹個巷子,等追進去的時候,人已經消失不見。
  怔忪了好壹會兒,眼見巷子深深,夜幕如墨,剛剛又經歷了心驚膽戰的這壹幕,她不敢多做停留,轉身離去,趕緊回家找些人再來探訪那個受傷的少年。
  
第三章 前塵往事
更新時間2016-4-22 0:00:00 字數:2242

 月光如水,桃園靜謐,黑幽幽的樹影深深,遠方,隱隱傳來狗叫。
  樂晨軟軟躺在果園園門口處的土坯房硬木板床上,壹絲力氣也無。
  手上,突然七八顆鋼珠滴答滴答落在地磚上。
  咬著牙,樂晨慢慢褪去上衣,從木板草墊下摸出壹個小玻璃藥瓶,將堶悸疑蠕輒股腦灑在了臂膀和右肋傷口上,壹股辛辣氣息撲面而來,傷口仿佛再次被撕裂,劇痛傳來,令樂晨險些暈厥過去。
  大口喘著粗氣,樂晨癱躺在木板上,額頭豆大的汗珠滲出,就覺全身虛脫壹般,使不出壹絲力氣,幸運的是,側頭看去,傷口的血卻是漸漸止了。
  藥粉是療傷藥,樂晨本來是為了好玩調配而成,卻沒想到有壹天自己真的會用上。
  又想起剛才千鈞壹發之際,獵槍轟鳴的瞬間,自己突然感覺身邊所有的壹切都變成了慢動作,身子埵n像有壹股力量沖天而起,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手壹揮,便將那射向自己胸口要害的鋼珠抓在了手堙A看似自己中槍倒地,實則只是胳膊和右肋處中彈而已。
  也幸好這只是那些混混私自組裝的散彈獵槍,威力並不是很大,若不然,近距離射擊,不管自己體內的力量到底是什麽,血肉之軀又怎麽能抗衡槍械的殺傷力?
  不過,今天也算是個教訓了,稍壹猶豫,婦人之仁,便險些喪命。
  咬了咬牙,看著胳膊上的傷口,樂晨冷哼了壹聲,有些怨怪自己。
  只是可惜體內的力量自己並不能完全掌控,不然滅殺這些草寇定然易如反掌。
  樂晨體內的力量是他自幼按照古書的養生之術日積月累鍛煉得來的,他自己並不能很好的操控這些力量。
  而那本古書又被姥姥不經意燒了,不然不知道它堶惘釣S有使用自己體內力量的技巧。
  樂晨惋惜的嘆了口氣,不過,按照它堶悸煽y述,這本本來就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奇書,被毀掉也是它與生俱來的宿命吧,自己能得它相伴十幾年,更將其許多內容牢牢記在心堙A已經是前所未有的深厚福澤了。
  從很小的時候,樂晨還不識字的時候,就迷上了家堻本線狀的古書,古書是早期的大篆所寫,貼近象形文字,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成書,更不知道怎麽到了樂晨家堙A但樂晨從不識字的時候就開始看,反而因為不識字看這些貼近象形文字的文字看出了壹些門道,到得上小學識字後,樂晨更發現這本書簡直是壹本奇書,包涵了傳統醫學、養生、星象、堪輿、占蔔等等各行各業,越是研究,樂晨越是迷上了它。
  那時是樂晨最快樂的日子,他還經常去壹位名聲不太好的老中醫家媦r混,但是父母突然離世後,這些快樂的日子就壹去不復返了。
  每次按照古書奡y述的引氣之法鍛煉身體時,樂晨都會想起父親母親,心情異常的低落。
  不過那本古書,卻是玄奧的很。
  按照古書記載,在遠古的時候,釋道儒三系掌握古老堪輿相術,乃至制符煉丹滅兇靈打鬼等等,這些比較玄幻或者封建迷信的東西,過去都是存在的。
  這些明悟奇術的玄門中人追求各不相同,有大宏願參與改朝換代之爭白骨累累爭天奪地的國師,有閑雲野鶴堪輿占蔔妄圖參悟天地變化之道的命師,有願為蒼生長命而奔波福澤萬千人雖身死而無憾的醫師,有術法通玄可魅惑世人的幻師,還有追求長生不死希翼與天地同壽的修師等等等等。
  樂晨以前也不過壹笑置之而已,覺得這本書真是故弄玄虛,封建糟粕,不過如此。
  但隨著樂晨對古書的深入理解,每日按照古書養生之術鍛煉身體,卻真的覺得自己體內力量越來越強,從而原本心堛熊祭蛈釣ヶ妢n起來。
  而就在姥姥誤燒書的前壹個月,樂晨經過多方請教,問了上百個生僻字,才終於把古書最前面幾頁他壹直琢磨不明白的序言翻譯了出來。
  這幾頁序言,明顯和古書不是壹個年代成書,而是後人所加,因為古書是那種最原始的大篆,特別貼近象形文字,所以樂晨從幼兒時候開始看反而看出了許多門道,如果是識字的人來看,反而思想有了定勢,很多東西便看不清。
  而古書的序言,則是用的草書,明顯後人所寫,因為是古人所寫的狂草,壹些字困擾了樂晨好多年。
  正是這篇序言,將樂晨引入了壹個他過去想都未曾想過的玄學領域。
  序言說此古書乃曠世奇書,書卻無名,但序言作者認為“術數之學,莫不源自與此”,“天下奇書,此書當為第壹”。
  又說昔年張角得《太平清領道》,悟呼風喚雨撒豆成兵之幻術,掘劉氏龍脈,呼“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立黃巾道,破劉漢氣運,開亂世之源,“然小技爾,終失於天,弒於軍”。
  還說諸葛武侯若得此書,其妄圖偷天換日的逆天之行或能成功,“隆中策術,豈可蒙蔽天道?”
  看到這堮冱眻嶀j吃了壹驚,按照史書記載,張角是東漢末年農民起義軍領袖,正是他率領黃巾軍起義,吹響了埋葬東漢王朝的號角,也開啟了無數英雄流芳百世令後人熱血沸騰的三國時代。
  而諸葛武侯就不必說了,各種故事影視作品渲染下來,神州大地上神壹般的人物。
  但就這樣兩位大人物,兩位就算從現代教科書歷史觀看也是逆天而行的人物,序言的作者卻敢於指摘其非,更認為兩人若是能得到此書,說不定便能蒙蔽天機,偷了天換了日,成就新氣運的王朝。
  這本書,真有這般厲害?
  以前,古書也好,那位不知名序言的作者也好,所寫所述,樂晨是抱著懷疑的態度的,現代教育的結果,令他便是在按照這本古書的秘法修煉身心,但他慣性思維還是希望找到科學的解釋。
  不過現在樂晨卻希望這本古書堹u有偌大神通,令他能有壹日勘破世間玄機。
  因為,他想知道自己的父親母親到底是怎麽死的,他不相信,父親會私放逃犯後自殺,母親更是第二天就遭遇車禍身亡,樂晨不相信,怎麽都不會相信!無數個夜堙A這些問題都如跗骨之蛆,令他痛不欲生,他相信,壹定是有壹只幕後黑手害死了自己的父親母親,又好像,黑暗埵麻蠽N冰冰的眼睛在註視著他,這壹切,壓得他透不過氣來!
  他早已經在心中立誓,這壹生,不管遇到多少艱難險阻,也壹定要揭開父母身亡的真相!為父親洗冤,為母親報仇!
 
第四章 桃園
更新時間2016-4-22 12:08:09 字數:2275

 “少爺,是妳嗎?”
  土坯房外,傳來小女孩怯怯的嬌柔聲音。
  “嗯,黛兒呀,進來吧。”樂晨看了看胳膊上已經漸漸愈合的傷口,慢慢坐起來,但也不想掩飾什麽。
  從外面,走進來壹個眉目如畫的小女孩兒,大概十壹二歲的樣子,雖然乳白色的薄毛線裙有些破舊,但洗的很幹凈,更襯得她清秀可人粉雕玉琢。
  小女孩兒叫黛兒,是樂晨去年的時候無意間救下來,好像失了憶,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只記得自己的小名兒,政府部門也找不到小女孩兒的原籍,現在只能跟在了樂晨姥姥身邊,成為了樂晨姥姥照顧的孤兒堛熙員。
  樂晨姥姥照顧著四五個孤兒,都是縣福利院也就是孤兒院黃攤子後,作為以前孤兒院副院長的樂晨母親陳****收留並壹直照顧著,縣民政局每年給壹定補貼,但杯水車薪,樂晨母親主要還是好心才收留這些孤兒,這也加重了樂晨家堛滬t擔。
  樂晨母親突然離世,這些孤兒沒人接收,樂晨姥姥本就心善,加之又想念身亡的女兒,也便壹直省吃儉用幫女兒照顧這些孩子。
  黛兒卻是去年被樂晨所救才成了這些孤兒中壹員的,而她雖然失去記憶,但冰雪聰明又懂事,倒是成了樂晨姥姥的好幫手,令樂晨姥姥省了不少心,畢竟還留在樂晨姥姥處的四個孤兒,不是智障就是殘疾兒,根本沒有自理能力,但有了黛兒後,說也奇怪,這些孩子都極聽她的話,照顧起來方便了許多。
  對黛兒,樂晨也很喜歡,但唯有壹點,自從救下她之後黛兒便壹直稱呼樂晨為“少爺”,好像她潛意識堻o種稱呼很正常壹樣,樂晨糾正幾次都糾正不過來,也就聽之由之。
  有時候樂晨想,估計是因為嚇壞了她吧,所以本就腦子受刺激失憶的她融入了某種影視或者小說的意境中,畢竟當時,是當著她的面滅殺了意圖侵犯她的惡棍並將之挫骨揚灰,所以黛兒不但很怪異的稱呼自己少爺,更很怕自己。
  也因為在她面前樂晨覺得自己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所以有的事就不瞞她,也有些私密事要她幫忙,倒是覺得和她心情很近。
  “少爺,妳,妳受傷了?”看到樂晨胳膊和衣服上隱隱的血跡,黛兒小臉立時變得焦急緊張起來。
  “沒事,回頭妳把衣服上血跡洗掉,別被姥姥看到。”樂晨說著起身,問道:“姥姥沒著急吧,我這就回去。”
  黛兒輕輕搖頭,說:“我在村口等妳,看到好像是妳騎車回來了,我就過來看看。”
  樂晨壹滯,想到這小姑娘大半夜孤單單壹人,癡癡等在村口的模樣,心下酸酸暖暖,輕輕嘆口氣,卻皺眉說:“以後這麽晚不要到處亂跑!”
  黛兒耷拉著小腦袋,輕輕點頭。
  “走吧,回家。”樂晨做個手勢,他平日大多住在這土坯屋,堶戚邠O有換洗的衣服,從櫃子媕H便拿了件襯衫披上,向外便走。
  園門處,壹只瘦瘦的黃狗跑過來,親昵的在樂晨身上蹭了蹭,這是樂晨收養的流浪狗,倒是看家護院的好手,這十畝桃園和別人家的壹樣,外面是壹圈小刺槐圍成的荊棘晼A院門處則有這只被樂晨取名“大黃”的黃狗看守,還別說,去年的時候就有幾個小賊被大黃追的屁滾尿流的,這只流浪狗,善通人意,平時很溫順,但遇到偷果賊卻是兇狠異常,那力氣,那僚牙,比餓狼還兇猛。
  其實樂晨家的桃園從去年就被傳是鬼園,據說是有人翻刺槐樹想進來偷果子,但轉了兩個小時,也沒找到有桃子的桃樹,甚至迷了路差點走不出去,在本地這稱為鬼打晼A而且,不止壹人這麽說,加之樂晨家桃樹果實壹向結的不太好,心腸好的更不會為難樂晨和姥姥這老幼婦孺,如今又有惡犬當值,所以,惦記他家果樹的就少之又少了。
  看著桃園堛漯G子樂晨也不由搖頭,這些桃樹,是樂晨親手所栽,卻是按照古書靈木之法布下了陣法,去年開始零零星星有果實,今年是第壹年真正結果,但是僅僅最外圍幾排的果樹接的果實又紅又大,越是往堙A果實越是青澀,而正中陣眼之處的果樹,去年壹顆果子也沒,今年也僅僅結了七八枚青澀無比的小果,看起來極為寒磣,但是樂晨卻知道這幾枚果子的價值。
  如果不是手頭拮據,樂晨便是最外圍的桃子也壹個不想賣,這些最外圍的桃子,也要比尋常水果對人的身體益處多多。
  而且古書的靈木自得之法培育靈氣轉化尋常草木,是以布陣後隨著年代愈久效果愈佳,如果等到陣眼處結成紅果,其價值可就不敢想象了,只是不知道這要多少年之後的事了。
  千年後那陣眼中的桃木會變成什麽樣?不知道傳說中的蟠桃是不是也是這樣來的。
  可惜,自己肯定看不到了。
  不過,如果按照古書所說,僅僅那幾枚青果的滋補效果也足夠令人驚駭,尋常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其桃核更對自己的修行很有幫助。
  是真是假,過些日子,自己就可以摘下來驗證了。
  走在回村子的土路上,樂晨正胡思亂想之際,黛兒突然小聲說:“少爺,家堨X了點事,姥姥和大舅正著急呢,好像是村長來跟姥姥說,要收回果園的地,蓋什麽養豬場。”
  “什麽?”樂晨壹楞,咬了咬牙,快步向村堥咱h。
  ……
  王莊屬於縣城近郊,樂晨上學也在縣城二中,在村口就可以看到不遠處縣城燈火闌珊,卻比這邊明亮了許多。
  樂晨家是四間正房的大院,這是樂晨父母留下的,樂晨父母在時,樂晨姥姥便被接來在這埵瞴A院中槐樹,據說是樂晨出生那年栽下的,現今已經綠意參天,樂晨每次經過這棵槐樹,都會想起小時候的事。
  堂屋中,姥姥看到樂晨進院,便起身走向竈臺,顯然是要熱飯,黛兒已經快跑幾步過去,搶下了姥姥手中的活兒。
  大舅陳大柱也坐在堂屋木桌旁的馬紮上,他是個四十多歲黑黝黝的淳樸漢子,這些年壹直打光棍,為人特別老實本分,和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的二舅壹家簡直雲壤之別。
  大舅是姥爺的前妻所生,所以姥姥當年對他的婚事並不盡心,不然就算大舅天生是個瘸子,性格也太沒火氣被外人看起來就是窩囊,但也不至於湊合不了壹個老婆。
  現在,姥姥卻後悔的緊,有時候就抹眼淚,說對不起大柱。
  大舅陳大柱心堳o沒有什麽芥蒂,樂晨還能上學,也全靠他經常來幫忙,不然家奡N樂晨壹個男人的話,怕早就輟學了。
  
第五章 村長壹家人
更新時間2016-4-22 18:00:00 字數:2608

 “晨晨,來,快,快來吃飯。”陳大柱壹高興,說話就有些結巴,看到這個外甥,他心媮`是又憐惜又開心。
  樂晨先去西屋看了看幾個已經睡著的孩子,回來坐下喝口水,想了想問:“姥姥,李大嘴說要收咱們果園的地?”樂晨心堙A卻是早就炸開鍋了,只是不想在家媥x,搞的姥姥更添堵。
  李大嘴是本村村長,外號是小時候的,也不知道咋來的了,李家倒是本村大姓,壹般來說,不管南方北方,到了村這個單位宗族意識還是很強的,大姓在村長書記的選舉中便很吃香。
  “妳這孩子?!”聽樂晨問起這事兒,姥姥責備的看向黛兒,但她也知道,事情瞞不過樂晨,這小丫頭更跟樂晨壹條心,樂晨是她的主心骨,她好像覺得自己這個外孫厲害著呢,什麽都能解決壹樣。黛兒這孩子還是太小了,不懂大人們的事兒。
  黛兒低著頭,只管燒火。
  陳大柱臉色也壹黯,搖搖頭說:“李老大,就是欺負人,說要收回****的地。”
  提起****,姥姥也悄悄用衣袖抹眼角,要收女兒的地,她心奡N覺得忽閃壹下空蕩蕩的,這些年,幫女兒照顧孩子們,幫女兒種地,總覺得女兒就在身邊壹樣。
  可是,現今跟女兒的羈絆就要少壹些了,心堛顫邪赤滿A說不上的難受。
  樂晨咬咬牙,他多少知道上面的新政策,好像現在不管人添丁減丁,每家的地是都固定不變的,而且想把耕地變成養殖場,只怕也沒那麽簡單。
  “要不,妳去找找高隊?”陳大柱這個憨厚的漢子看著樂晨,滿心的無助,他更覺得自己沒用極了,外甥小小年紀,這些事應該自己這個做舅舅的幫他解決的,可是,自己根本就不敢去找李大嘴,就算去了,自己說的話人家也當空氣,說不定,就要把自己罵出來。
  樂晨點點頭,說:“我想想吧。”陳大柱說的高隊,叫高令偉,當年警校剛畢業時分到縣局,是樂晨父親樂紀偉的徒弟,很受樂紀偉照顧。現在高令偉已經是縣公安局刑偵大隊二中隊的中隊長,他倒是不忘本,拿樂晨當親兒子壹樣,時常來看望樂晨姥姥,也幫樂晨解決過不少問題,包括在二中上學學籍等等,樂晨父親的死因,他也查過壹年多,但樂紀偉是和北京下來的專案人員壹起押解逃匿在畈城的要犯回京,在北京出的事,以高令偉的權限和關系網,根本接觸不到這些敏感信息,所以,他也只能空自嗟嘆。
  “姥姥,今天我賣了四十多塊錢。”樂晨從褲兜堙A掏出壹摞皺巴巴的鈔票放在桌上,笑著說:“我看今年咱們的桃子能賣上千塊錢。”
  “那敢情好,敢情好。”姥姥強自歡笑,她不想破壞外孫高興的氣氛。
  接下來,樂晨就跟大舅、姥姥說了些學校的趣事兒,又等黛兒端上來粥餅小菜,草草吃了幾口便起身,說:“我看著桃園去。”
  家堨|間正房其中三間臥室,姥姥和黛兒住壹間,四個孤兒住壹間,另壹間小屋姥姥說留給樂晨住,但樂晨平素卻很少回來過夜,盡量還是希望她們住的寬敞些。
  “我替妳看園子去吧。”大舅陳大柱也跟著起身,讓這個外甥壹直住在桃園的土坯屋堙A他於心不忍,他和樂晨說過不是壹次兩次今年夏天他去桃園看園子,但每次都犟不過樂晨。
  樂晨擺擺手就向外走去,陳大柱知道這外甥年紀不大做事卻很決絕很要強,只能心媢蠔孝菾e他出門。
  黛兒則偷偷看著樂晨背影,眼埵傢鬗薯鳥嶀腄A好像只有她知道樂晨要去做什麽。
  ……
  村長李老大家在村北頭,高暀j院,比左右鄰居的院落明顯氣派些。
  天不早了,但李老大家可能牌局剛散,鐵門虛掩,樂晨推門進院,壹直走到堂屋,正撩門簾放東屋嗆鼻煙氣的李老大媳婦劉嬸兒才看到了樂晨,咦了壹聲,略覺奇怪的問道:“樂晨,妳幹啥來了?”
  “我找李叔,他在吧?”樂晨不動聲色,也看不出他心埵b想什麽。
  “找妳李叔?”劉嬸兒更是狐疑的看了樂晨壹眼,心說妳個孩毛子找我家老頭子幹屁啊?
  恰好李老大叼著煙卷拉從後門踢踏踢踏進來,剛才在後門處剛剛撒了泡憋了很久的尿,加之推牌九贏了百八十塊錢,正滿心舒暢。
  “李叔,我找妳說點事兒。”樂晨看著李老大焦黃的面皮,想起他當上村長後壹樁樁壹件件欺負自己家堛漕き﹛A心堳K如翻江倒海壹般,以前自己年紀小,又不想讓姥姥操心,所以只能忍著,但今年自己十七了,在過去就是成年人了,那就從今天開始吧,真正挑起家堛漯饡蝖I
  “找我說事兒?”李老大招牌似的大嘴露出滿口黃牙,擠出譏諷的笑容,也不往屋媗,更不掩飾自己的輕蔑,拿出根煙卷撚著,漫不經心的說:“妳家地的事兒吧?回去吧,省堛漱憟鞳A誰也沒法兒,我倒想幫幫妳們,可幫不上啊?”最後這句話,更拉起了長調打官腔。
  看他敷衍蔑視自己的神態,樂晨用力握了握拳頭,強忍著氣說:“叔,省堛漱憟馧怞h是支持咱們農村引資辦產業吧?省媟|下文件收我家的地嗎?我倒是聽說中央有文件,現在農村的耕地不許動了,不管誰家添丁減人,地都不變,收我家的地不對吧?”
  李老大楞了下,沒想到這小子還不好糊弄,隨即有些惱羞成怒,訓斥道:“妳懂什麽?趕緊回去!我這幾年為妳們家操心的事兒還少,沒有我,妳們能有民政下來的補助?”
  劉嬸兒也翻了翻眼皮,看樂晨的眼色就有些不善了。
  她家在村堻向強勢,就算村堥煽X個在縣城有工作的人見了她也客客氣氣的,壹個孩毛子跑自己家媥x?真是翻天了!
  樂晨卻不管劉嬸兒漸漸有狂化成潑婦的跡象,聽李老大還敢提補助的事情,更是惱火,冷聲道:“縣堛爾玊U是我們應得應分的,是照顧那些孩子用的,我倒想問問叔,這筆錢本來應該直接到我們戶頭,為什麽還要從村堥姘M帳?我可打聽過,按縣堿F策每年民政局給每個孩子壹百塊錢,四個孩子就是四百塊,可從村堥鴔畯怳滫熙年就有兩百塊,少了壹半!”
  “妳小子他媽說什麽呢?妳找抽是吧?”李老大輕蔑的笑容僵住,焦黃馬臉立時變得猙獰起來,“媽的再胡說可別怪我不認妳這個外來的野種!”
  劉嬸兒也立時打了雞血壹樣:“小王八蛋妳來鬧誰來了?走,我找妳奶奶算賬去!看她怎麽教出的妳這玩意兒!”說著就伸手來揪樂晨耳朵。
  聽到李老大罵自己“野種”,樂晨眼神猛地壹冷,更見那惡婦人來揪自己耳朵,壹股暴戾之氣猛地從心田升起,就在他握緊拳頭要爆發之際,忽聽清脆的女聲:“妳們別吵了,我看書做題呢!”
  從西屋撩門簾走出壹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兒,生得尚算漂亮,圓臉略顯媚意,卻是李老大的獨生女李小鳳,和樂晨壹屆,也在二中上學,樂晨是高三文科壹班也叫七班,她是高三理科三班。
  兩人從小學就是同學了,以前也玩過過家家之類的遊戲,但這幾年,李小鳳就不大看得上樂晨了,覺得昔年這個玩伴越來越土氣,家庭條件也不好,將來肯定要落在家媢L那種臉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而她,卻要考大學將來爭取留在大城市工作,完全已經和這個昔日玩伴不是壹類人。
  見到樂晨她壹楞,隨即對李老大嗔道:“妳們別吵了行不?”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