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2017年暑期特價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寵物至尊01
一顧朝夕
2017/07/26發行
寵物至尊02
一顧朝夕
2017/07/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08
匣中藏劍
2017/07/26發行
妙醫鴻途24
煙斗老哥
2017/07/26發行
天道圖書館27
情痴小和尚
2017/07/26發行
天界戰神28
笑南風
2017/07/26發行
修煉狂潮33
傅嘯塵
2017/07/26發行
終極戰兵40
梁七少
2017/07/26發行
開心漁場62
全金屬彈殼
2017/07/26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01
飛牛
2017/07/28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02
飛牛
2017/07/28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07
千杯
2017/07/28發行
萬象神眼08
紫淵
2017/07/28發行
完美神醫19
步行天下
2017/07/28發行
鬥神傳承37
浮兮
2017/07/28發行
御天神帝67
亂世狂刀01
2017/07/28發行
至聖之路83
永恆之火
2017/07/28發行
修真四萬年85
臥牛真人
2017/07/28發行
寵物至尊03
一顧朝夕
2017/08/0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09
匣中藏劍
2017/08/02發行
妙醫鴻途25
煙斗老哥
2017/08/02發行
逆鱗31
柳下揮
2017/08/02發行
無上進化41
浮兮
2017/08/02發行
最強紈褲49
夏日易冷
2017/08/02發行
開心漁場63
全金屬彈殼
2017/08/02發行
半仙闖江湖80
客居仙鄉
2017/08/02發行
特種神醫88
步行天下
2017/08/02發行
魔武至尊08
憤怒的薩爾
2017/08/04發行
完美神醫20
步行天下
2017/08/04發行
星域龍皇25
獨孤一劍
2017/08/04發行
天道圖書館28
情痴小和尚
2017/08/04發行
修煉狂潮34
傅嘯塵
2017/08/04發行
終極戰兵41
梁七少
2017/08/04發行
極品玄醫54
鐵沙
2017/08/04發行
逆天劍皇58
半步滄桑
2017/08/04發行
修真四萬年86
臥牛真人
2017/08/04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03
飛牛
2017/08/09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10
匣中藏劍
2017/08/09發行
天界戰神29
笑南風
2017/08/09發行
逆鱗32
柳下揮
2017/08/09發行
鬥神傳承38
浮兮
2017/08/09發行
無上進化42
浮兮
2017/08/09發行
開心漁場64
全金屬彈殼
2017/08/09發行
御天神帝68
亂世狂刀01
2017/08/09發行
特種神醫89
步行天下
2017/08/09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5
N年前的老書友來打卡唷~~~~ 4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逆天魔仙》 作者:黑翼劍士 4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3
異俠第三部 3
轉帖:起點外國歷史新書《鷹揚拜占庭 》 作者:幸運的蘇拉 2
轉帖:縱橫都市新書《在中原行鏢的日子》 作者:三觀猶在 2
卡提諾又被封了 2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新書《大軍師》 作者:離人賦 2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南澳牧場》作者:巨石強森 2
本週熱門留言
武林外史之殺手篇1 70
如果不帶金手指系統穿越.你覺得自己的成就可以到哪? 41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猛虎教師》作者:伴讀小牧童 39
轉帖:創世都市異能新書《超級兵帝》 作者:一世瘋狂 38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書眼》 作者:我要回火星 38
關於修真類小說 38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1
異俠第三部 30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29
卡提諾又被封了 23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舊書大亨》 小說作者: 鑌鐵
發言人:搬運工  IP218.92.*.*  日期:2016/07/14 10:03 

http://www.qidian.com/Book/1003474241.aspx
妳絕對想不到---
壹套1991年出版的漫畫《女神的聖鬥士》可以賣到1000元;
壹套1994年出版的漫畫《七龍珠》可以賣到3000元;
壹套1999年軟精裝三聯《神雕俠侶》可以賣到5000元;
壹本1925年出版的民國新文學珍本《誌摩的詩》可以賣到40000元;
劉半農1926年出版的新詩集《揚鞭集》可以賣到50000元;
民國三十三年(1944)晉察冀日報社出版的紅色文獻《毛選》更是高達230000元!
這些書哪堨i以找到?
廢品站!舊書攤!
當妳路過的時候,根本想不到這些最不起眼的地方就是壹座誘人的寶藏!
來吧,和我壹起淘舊書,成為當今炙手可熱的“舊書大亨”!
第壹章.好奇害死貓
周末,南都市“財神廟”人頭攢動,顯得格外熱鬧。
“財神廟”供奉的是商聖範蠡,就是歷史上那個靠著美人西施搞掉吳王夫差的“陶朱公”,因此從2009年開始,每到周六周日,這奡N會聚集很多買賣古玩玉器的攤販,形成壹個熱鬧非凡的古玩市場。
三年下來,這堻W模越來越大,連周邊很多省份的商人也會趕過來做買賣,賣獨玉的,賣古玩的,賣老式唱片機,放映機,甚至連老壹點的茶杯碟碗,舊書報紙也有的賣,可以說除了違法的,只要是老的東西都可以用來買或賣。
“老板,這是什麽東西呀,蠻有趣的。”壹個年輕人蹲在壹個賣古玩玉器的攤前笑著問攤主道。
那攤主長得黑瘦幹枯,獐頭鼠目,為了搶攤位起得太早,此刻正斜靠在財神廟的晲仇洛媥i神,聽聞有了聲音,急忙睜開鼠眼,卻見眼前這個年輕人穿著很是普通,不,準確地說很是寒酸,白色的襯衣,洗的發白的牛仔褲,壹雙快要磨破露出腳趾的球鞋,球鞋雖然是阿媢F斯的,卻絕對是冒牌貨。
攤主綽號叫“李老鼠”,本來就是勢利之人,壹看年輕人雖然幹幹凈凈,卻打扮寒酸,就先是輕看了三分,於是就愛理不理地打了壹個哈欠,然後才“吧塔”了壹下嘴,呲著黃板牙說道:“這可是清代的鼻煙壺,幾百年的東西。”
輕飄飄的壹句話,卻讓年輕人皺了皺眉,原因是他本身很愛幹凈,而李老鼠此人向來不刷牙,最近又老愛抽煙上火,哈出的口氣臭氣熏天。
李老鼠絲毫不覺得自己口臭,壹邊用小拇指留出的長指甲剔著上午牙縫奡搵d的韭菜葉,壹邊含糊地說道:“知道乾隆皇帝不,知道慈喜太後李鴻章不,他們都愛用鼻煙壺。”
“可是不像啊……”年輕人伸手就去拿那東西。
“妳買不買啊?別亂動,這東西可金貴呢!”李老鼠很不滿年輕人的舉動。在他看來,對方就是那種傳說中的“窮吊絲”,啥也沒有,卻喜歡問東問西。
年輕人有些訕然,模樣有些歉意地笑了笑,壹雙很好看的眼睛變成了明亮的彎月,壹閃壹閃。
李老鼠微微壹怔,只覺得這後生長得很是清秀,嗯,怎麽說呢,似乎也很有教養,尤其笑起來很好看,讓人不自覺地感到很親切,於是就咳嗽壹下說道:“想看也可以,拿穩妥了,別壹下給碎了……上次我這兒又有壹塊上好的玉被打碎了,那狗曰的卻死活不認賬。”
年輕人笑了笑,就再次伸手拿起那鼻煙壺仔細看起來。說實話,他其實只是好奇,本來遭到拒絕就不願意再伸手,免得死皮賴臉,倒是李老鼠這麽壹說,他又不好意思拒絕。
那鼻煙壺放著的時候也不覺得如何,拿起來則覺得觸手冰涼,猶如握著壹塊玄冰,碧綠的小瓷壺有嬰兒拳頭大小,小巧精致,晶瑩剔透,最令人驚奇的是堶惘乎還裝有壹絲液體,隨著鼻煙壺的傾斜在有趣地流動。
“這堶掘邞疑纗D是鼻煙?”
“廢話,不是鼻煙難道是白開水?我可沒空往堶採撉F西,口那麽小,想灌也灌不進去。”李老鼠很不滿意年請問的這個白癡問題。
年輕人笑了笑,絲毫不介意李老鼠的諷刺,猶自笑道:“可據我所知,鼻煙是粉末狀的,不是液體。”
“這妳就不曉得了吧”李老鼠總算用指甲不牙縫媔賮菄滬斯皜迨l剔了出來,和著吐沫狠狠地吐在地上,“鼻煙這玩意是從明朝那時候傳過來的,歷經二三百年才在清朝流行開來……鼻煙就是把好的煙草磨碎了變成粉末,加入麝香等名貴藥材,或者用花卉提煉,制作工藝十分考究,煙味分五種:膻、糊、酸、豆、苦。因為鼻煙放在鼻煙壺堮e易發酵,所以壹般把它用臘密封幾年乃至幾十年才開始出售……這種煙沫發酵久了就會自然氧化,和空氣中的水分結合在壹起成為……那個啥,就是這種形態和體態……”李老鼠吐沫橫飛侃侃而談,能從他嘴婸‘X這麽科普的東西倒是讓年輕人吃了壹驚,旁邊也聚攏了壹些人,聽李老鼠滿嘴胡侃。
李老鼠得意啊,實際上這些話他還是聽別人說的,自己賣力記下來,每次賣鼻煙壺的時候就吹噓壹番,倒顯得他學識淵博,有憑有據。
年輕人含笑聽著,也不辯駁。
他叫林逸,平時沒什麽愛好,就喜歡周末來財神廟趕會,尤其喜歡在書攤上蹭書看,書看得多了,就記得很多東西,比如說他記得清王士禛《香祖筆記》卷七有雲:“呂宋國所產煙草,本名淡巴菇,又名金絲薰,余既詳之前卷。近京師又有制為鼻煙者,雲可明目,尤有辟疫之功。“《紅樓夢》第五二回:“寶玉命麝月,取鼻煙來,給他聞些,痛打幾個嚏噴,就通快了。“茅盾《子夜》十:“杜竹齋兩個鼻孔堻ㄖl滿了鼻煙,正閉了眼睛,張大著嘴,等候打噴嚏。“
因此林逸對鼻煙的認識要比李老鼠這個半瓶水深厚的多,不過他壹向為人和氣,見李老鼠吹噓得意,連老祖宗李蓮英都揚出來為自己的鼻煙壺做廣告,說李蓮英為嘛深得老佛爺歡心,就是因為他善於購置好的鼻煙壺投其所好,就更加笑而不語。
林逸不在意,旁邊有人卻被李老鼠這番大話給忽悠住了,那是個身材矮胖,留著桃心寸發,脖子上掛著粗大的狗金鏈子,手上帶著翡翠玉扳指,檀香珠串,以及勞力士手表的胖大男子。
胖大男子大約三四十歲,挺著十月懷胎般的肚子,趾高氣揚,很有些暴發戶氣息。
在他旁邊還跟著壹個身段妖嬈,水蜜桃般的女人。女人大約二十五六,皮膚白皙,穿著很時髦的黑絲吊帶衫,下面是九分款的白色鉛筆褲,包裹著翹美的蘋果臀,看起來既成熟又性感。
兩人挎著手,耳鬢廝磨,舉止親密,看起來倒像是“郎財女貌”的兩口子。
此刻,胖大男人聽李老鼠吹噓的天花亂墜,就夾著公文包,很粗魯地從林逸手中奪過那個鼻煙壺,貌似很行家地翻看起來。
李老鼠見此,心中樂開花,壹看就是闊佬,搞不好能夠賣個大價錢,於是就把林逸這個窮顧客撇到壹邊,極力奉承胖男子眼力好,壹眼就撿到寶,然後更加賣力吹噓,說這玩意有多金貴,最少也值個七八千,拿到什麽拍賣會上拍賣,那就更不得了,絕對上萬---
胖男人不理會李老鼠的馬屁,更不理會林逸這個窮家夥,大刺刺地拿著鼻煙壺搓抹,看紋路,看雕工,旁若無人。
林逸眉頭不由壹皺,他為人和氣,不等於沒脾氣,正要開口,胖大男人身邊的女人卻率先道歉道:“對不起呀,小兄弟。我們這口子性子急,喜歡什麽就會忍不住,妳別和他壹般見識---”說完還沖著年輕人笑了笑,嫵媚,妖艷,尤其那貝齒紅唇,紅潤潤的,讓周圍壹圈雄性牲口忍不住咽吐沫。
林逸性子本就平和,見此,也就不再計較,起身正準備離開,卻見那胖男子突然說話道:“慢點,小兄弟,剛才對不住了,沒和妳商量就把這玩意拿了過來,說實話,我很喜歡這小物件,兩個字---‘雅致’。不過哪個啥,君子不奪人所愛,妳要是喜歡盡管拿起,先到先得嘛!”胖大男子嘴堻o樣說,眼睛中卻充滿了戲謔,在他看來林逸這樣的窮**絲根本就買不起這種玩意,剛才那番話也只是場面話。
林逸本就聰慧,哪會不明白男子的意思,只是不明白他說這麽多廢話幹嗎。
不過馬上他就明白了過來。
胖男子說:“如果妳真的不要,我就不再讓了,不過看妳對這小玩意這麽感興趣,也算是同道中人,怎麽說呢,我這人就喜歡和同道中人交朋友,所以想要和妳壹起研究研究---妳說這鼻煙壺看年代倒像是清朝的,不過這堶悸漯F西到底是啥?難道真是煙沫氧化成水?”
這時李老鼠急了,“妳不信可以聞壹聞啊。”
“說的好,我正有這個打算!”胖男子拍掌道,“可是我這幾天鼻子不舒服,過敏性鼻炎,根本就聞不出味道,別說這堶惇O香是臭,就算是裝了神仙水,也聞不出壹個鳥來---”
李老鼠剛想說,大不了老子幫妳聞聞,可是壹看那鼻煙壺堶惘熂A詭異的液體,猶豫了,誰知道堶惆鴝雩邞碣ㄐA萬壹是什麽有毒液體,那自己可就慘了,再說,這個死胖子別看挺憨,骨子婺攳遄A就算自己真的替他聞了,他也不信。
胖男人見李老鼠啞巴了,心道壹聲,想掙大錢又沒那個膽兒,活該擺壹輩子的地攤,然後轉向林逸,堆出笑臉,做出壹副人畜無害的模樣道:“要不……小兄弟幫幫忙,這麽多人我和妳最有緣分,也最信得過妳。”
林逸不傻,怎麽會不知道這個胖男人的心思,不過相比胖子,他更加好奇這鼻煙壺堶惇O什麽。
西方有句諺語,叫做“好奇害死貓”,偏偏林逸就是那種對於事物充滿好奇,不弄明白就睡不著覺的性格,何況剛才他拿到鼻煙壺的時候,就想要聞壹聞,鑒別壹下到底是何種氣味,只怕李老鼠阻攔,現在麽……
眼看林逸似乎還猶豫,胖男子就主動把鼻煙壺的塞子拔出,遞給林逸道:“聞壹下就可以了,大不了待會我做東請妳吃飯。”拍著胸脯,顯得很是豪邁。
周圍人也都看著林逸,眼神中充滿了疑惑和好奇,等待著林逸去揭開謎底。
林逸雖然知道此刻自己就是那只被拿來做實驗的小白兔,奈何他比周圍更加好奇這堶悸滲絞K,所以他……把鼻子湊了過去。
湊在鼻煙壺的壺口,林逸微微地吸了壹下鼻子,就見那鼻煙壺內的詭異液體頓時化作兩股裊裊青煙,鉆入鼻內。
周圍人看得驚訝莫名,沒看清楚的還以為從堶捷]出來兩條小青蛇鉆入了林逸的鼻子中。
太詭異,太可怕了。
攤主李老鼠突然感覺事情似乎有些不妙,這些液體怎麽會變成氣體?
胖男子臉色凝重,眼神閃爍,慶幸自己剛才沒去聞---
其他人都很安靜,只有那個女人似乎有些於心不忍,神色憐憫地看著林逸。
所有人看著林逸,看他接下來有什麽反應。
林逸吸入氣體,但覺壹股辛辣的味道沖入鼻腔,像是吃多了芥末,嗆得他眼淚直流,然後那種味道又沖入大腦,刺激神經---
林逸渾身壹顫,霎時暈倒在地,手中拿著的鼻煙壺也啪地壹下,摔得粉碎。
所有人都楞了壹下,還是李老鼠反應最快,“快掐人中,快叫救護車!狗曰的,我的鼻煙壺啊---!”


第二章.壹縷書香飄來
“這是什麽味道?香蕉,菠蘿,哈密瓜?不,是水蜜桃的味道。”林逸眼前出現了壹顆桃樹,兩只水靈靈的水蜜桃懸掛在哪兒,色澤紅顏,讓他忍不住伸手去抓。
嗯,怎麽軟綿綿的,難道熟透了?
“啪!”壹聲清脆的耳光直接把沈浸在夢境中的林逸打醒。
林逸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還在古玩攤前,準確地說是躺在地上,眼前壹張嫵媚妖艷的俏臉,目光中含著羞澀和惱怒,正看著自己。
旁邊,那個胖男人則黑著臉,看著自己,眼中更是噴出火來。
攤主李老鼠和其他人更是目光古怪,似乎剛才看到了什麽稀奇的事物。
“小兄弟,妳真行啊,假裝暈倒來占這位美女的便宜……高,實在是高!”李老鼠豎起大拇指,呲著大板牙。
林逸:“……”
旁邊人更是露出壹陣陣壞笑,他們剛才看得清楚,這個美女掐人中救助這個暈倒的家夥,沒想到這家夥不老實,竟然伸手抓了美女的胸部,厲害啊,現在的年輕人真夠猛,連人家老公在旁邊都敢占便宜。
林逸明白過來,剛要開口說聲“對不起”,那胖男人壹把扯起女人,怒道:“還不走,嫌丟人還沒丟夠嗎?”排開眾人,怒沖沖離開。
李老鼠見此暗道壹聲,狗曰的,想把爛攤子丟給我,沒門。
如今林逸醒是醒過來了,雖然李老鼠搶先說他裝暈,為了占美女便宜,但明眼人壹看就知道和剛才的鼻煙壺有關。現在看看著沒事兒了,可誰知道有沒有後遺癥,萬壹有個三長兩短那可咋辦。
胖男人也清楚這壹點,所以才會忍下老婆被揩油的氣憤,埵ㄡ磏鰷{場。
李老鼠也是跑江湖成了精的人物,見此就先發制人地嚷嚷道:“小兄弟,妳既然沒事兒也就算了,可我的鼻煙壺被妳給打碎了,妳說咋辦?”
林逸腦袋還有些昏沈,他不明白自己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麽,只覺得身子有些不舒服,尤其鼻子酸酸的,很是難受,再看地上的鼻煙壺的確摔得稀碎,就有些訕然道:“不好意思啊,老板,剛才我聞了妳的鼻煙壺,然後就……”
“別跟我說這些,找理由誰不會呀!問題是我們買賣人靠的就是賣貨吃飯,現在這麽名貴的鼻煙壺被妳給脆了,妳說怎麽辦?”李老鼠叉腰豎眉,模樣惡狠狠。
林逸撓了撓頭,但覺鼻子越來越酸,酸的眼淚又流了出來,腳步虛浮,似乎又有些站立不穩。
原本惡狠狠要討說法,大敲壹筆賠錢的李老鼠見他這副模樣,怕了,撂壹句:“好了,算我倒黴,不和妳計較---妳走吧!”顯得格外大方。
“哦。”林逸又撓了撓頭,離開攤位。
李老鼠暗松壹口氣,心道,指不定這小子出啥大事兒,暈倒什麽的再來幾次,搞不好就會訛在我身上,三十六計還是先走為妙。於是就假裝倒黴地嘆口氣,“這生意做不下去呀,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還不如卷鋪蓋回去睡大覺。”手腳麻埵a把小攤打包,
不遠處,林逸看著準備打包偷跑的李老鼠,嘴角露出壹抹狡黠的笑。
其實剛才他鼻子發酸是真的,雙腳虛浮站立不穩卻是做出來的,沒想這招真的把李老鼠給嚇跑了。
摸了摸兜堥20元錢,林逸再次嘆口氣,要不是自己最近失業,兜堨u有這壹點錢,也不會如此做作,畢竟打碎了人家的東西,還是古董級的小玩意……
林逸不是南都市人,他是從縣城來的,今年二十三歲,高中畢業剛好三年,考大學的時候因為偏科嚴重,語文好,數學和英語考得太糟糕,而光榮落榜。家中經濟條件不好,他也沒心思重考,於是就從縣城來到這塈鉹u作。但現在的工作豈是好找,人浮於事,連很多大學生都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何況他這個高中畢業生。學歷,經驗,背景,人際關系,他壹樣沒有,結果只能是給人家端端盤子做做保安,不是在酒店打工,就是在KTV做服務員,就這麽壹晃蕩,過去了三年。
三年的歲月可以磨礪壹個人,林逸雖然年輕,卻早已看盡了世間白眼,尤其從事底層工作,接觸的人和事物都比較多,更加明白了“階級”和“等級”的含義。
從階級層次來講,林逸覺得攤主李老鼠和自己屬於壹個等級,都是壹窮二白的無產階級,做生意不容易,賣了假貨怕被抓,賣真貨又賺不了錢,打壹槍換壹個地方,天氣冷做不成生意,天氣熱擺不了地攤,刮風下雨要挪地方,降霜下雪更是活受罪……總之,像他們這樣的人賺錢不容易。
如果自己有錢,林逸絕對會賠償那個鼻煙壺,不管是不是因為自己的過錯。
可惜,他沒錢。
嘆了壹口氣,林逸習慣性地朝著自己熟識的舊書攤走去,能夠抓緊時間蹭幾本書看看,對於兜媯L銅的他來說,這才是莫大的幸福。
……
財神廟舊書市場,大約有七八個攤位,不過經常在這娷\攤的則有四個,被稱為舊書市場的“四大天王”。
第壹位名叫劉清源,早年玩郵票資產百萬,然後跟人學炒股,壹夜之間傾家蕩產,無奈就擺起地攤賣舊書,經常帶著礦泉水裝著的白酒來財神廟擺攤(財神廟禁止酒水),時不時嘬兩口,腦袋酒暈的時候多,清醒的時候少,只要三兩酒下去就暈乎乎,緊接著就大談自己當年資產百萬的風光史,綽號“劉三兩”。
劉三兩賣書很有意思,他從來不看書的品相,厚薄和內容,只看書的年代,年代越來越值錢,像什麽線裝書,民國時期的紅色文獻,都被他貴為“牛逼轟轟”壹類的好書。
第二個賣書的叫王永生,綽號“王黑子”,人黑心也黑,好書敢問妳要個天價,賣書也很精明,往往不喜歡把書擺整齊,而是壹股腦堆在壹起,讓人們自行翻撿,給人壹種書堆淘寶的欲望,偶爾從壹大堆書底下翻出壹兩本自己喜歡的,買書人就會喜歡的不得了,以為自己撿到漏了,卻不知道這些東西都是王黑子故意堆在地下的,上面都是破爛貨,下面才是好東西,這正是,“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如此以來,那些讀書人就會更加主動光顧他的書攤來淘寶。
第三個名字叫董建明,綽號“董眼鏡”,不修邊幅,經常邋媄撱翩A賣的書比較特別,喜歡賣壹些氣功異能類的書籍,這些書籍他邊賣邊看,經常斜躺在書攤前,做臥佛姿勢,枕著手臂,拿了書比劃著研究。他賣書只看內容,只要是氣功類的,就都很貴。
最後壹個“天王”卻不是男的,而是壹個女書販,名字叫何英,花信年華,雖不太漂亮卻夠風騷,是書市有名的“何仙姑”,經常會在擺完攤後“普渡眾生”,和壹些熟客或者穿金戴銀的大老板去附近的旅館聯絡“感情”,因此從不缺錢花,賣書倒成了副業。
“何仙姑”這種行為準則,讓另外三大天王垂涎欲滴,可惜他們三個壹個“酒暈子”,壹個是“黑樹皮”,還有壹個“邋遢鬼”,何仙姑根本就看不進眼堙A不過表面上何仙姑還是很給面子,只是說“兔子不吃窩邊草”,卻不知道三個家夥寧願做“狗尾巴草”,也不願做什麽“窩邊草”。
何仙姑賣的書都是壹些兒童書或者《讀者》,《特別關註》之類的雜誌,她本身學過水墨工筆,偶爾也會把自己畫的花鳥人物拿來賣,壹幅畫四五百,賣者趨之若鶩,當然,買完畫之後壹定會很虛心求教,去旅館找個房間探討壹下該畫的優劣。
除了這四個規模比較大的書攤外,林逸也喜歡在其它的小書攤逛逛,不過還是和這四個混的眼熟,雖然他經常蹭書看,但是對人有禮貌,又長得清秀俊朗,倒也不招人嫌棄,所以看見他又過來,四個人就主動和他打招呼。
林逸蹲在了董眼鏡的書攤前,倒不是他喜歡這攤上的氣功書,而是因為他覺得自己的鼻子似乎有些不對頭。
剛開始的時候他的鼻子只是發酸,可是現在---好像有什麽東西打通了鼻子的所有通道,無數氣味蜂擁而來,他的嗅覺更是變得無比靈敏,不,比平時還要靈敏百倍千倍,整個財神廟所有的氣味,汗臭,腳臭,香水味,檀香味,甚至連院內種植花花草草發出的氣息他都能聞到。
林逸呼吸急促,面臉通紅,突然擴大的嗅覺讓他覺得像是中了邪,很不適應。
怎麽會這樣?難道是剛才---
林逸臉色陰晴不定,似乎明白了什麽。
正在臥佛姿態看《性命圭旨》的董眼鏡聽到他呼吸急促,就斜眼瞅著他,“怎麽了,不舒服?”
“哦,沒事兒,只是鼻子有些……有些發酸。”林逸揩了壹下鼻子。
“感冒了吧,我早讓妳跟著我學兩招,氣功中有很多治療和預防感冒的,比如說這招百發百中穴位按摩……”董眼鏡打開話匣,狂噴他對氣功的認識。
林逸哪有心思聽這些,狠狠地揉了揉鼻子,腦袋壹陣眩暈,嗅覺倒恢復了很多,仿佛剛才壹切都是個夢,可就在這時,壹縷書香悠悠地從董眼鏡的書攤上飄到他的鼻孔堙C
這縷香氣很薄很淡,若有若無,循著這縷書香林逸朝書攤上看去,卻見在董眼鏡的書攤壹側,堆放著壹套嶄新的漫畫書,看名字,竟然是《女神的聖鬥士》。
雖然林逸才二十三歲,不過他對這套書也是熟悉的,日本有名的漫畫書,改編成動畫片就是《聖鬥士星矢》,書堶悸滿坐扆足y星拳”和“廬山升龍霸”更是膾炙人口。
不過……這套書怎麽會有這樣古怪的書香?
林逸喜歡看書,小時候上學每到發放新課本就喜歡翻開書頁聞堶悸漕道,所以他對這種書香很是熟悉,但這套漫畫書就像是橘子剝開的香味。


第三章.海南版《女神的聖鬥士》
看著那套散發著古怪書香味的《女神的聖鬥士》,林逸忍不住伸手把它拿了起來,董眼鏡見此就忙道:“這套書是我從壹戶有錢人家收來的,都是那家孩子自己存的書,每壹本都有塑料袋套著,品相差不多十品,1991年海南版壹版壹印,45本大全套。如果妳喜歡的話,就便宜給妳!”
林逸搖了搖頭,他只是好奇這奇怪的書香,卻沒打算買這樣沒啥價值的漫畫書。
董眼鏡有些急了,本來他收這些漫畫書以為能夠賣給何仙姑,倒手賺個幾十塊錢,或者幹脆不賺錢贏得何仙姑的歡心也是可以的,可何仙姑對他的“獻媚”不屑壹顧,認為現在的孩子都不怎麽看漫畫書,看的都是玄幻小說,要麽就是《知音漫客》,《查理九世》,亦或者《怪物大師》,這種老掉牙的漫畫根本就沒人看。
董眼鏡熱戀貼冷屁股,眼看四十多本書砸在手堙A心情相當的郁悶,所以壹看見林逸翻看,就忍不住推銷道:“這麽好的品相,又這麽全套,我賣給別人少說也要三四塊錢壹本,不過大家都是老熟人,便宜妳,壹本壹塊錢,45本合計45元!”
林逸搖了搖頭,不好意思地搪塞道:“不是我不買,我錢不夠……”
往往這時候,識趣的人就懂得撒手,可惜董眼鏡非要把這堆“傷心物”推銷出去,大熱天的他還沒發市,這些書又搬著死重,賣出去也算是減輕自己的負擔,所以他跟著就問:“那妳有多少錢?”
林逸壹怔,從兜媞N出皺巴巴的壹張錢,喃喃道:“二十。”
“才二十塊啊,差了壹大半……”董眼鏡露出猶豫神情,心堳o在盤算,這是他花了10塊錢從小屁孩手埵洧茠滿A那小屁孩缺錢上網,不管啥東西都拿出來當廢品賣,原本董眼鏡打算賣個四五十,可現在---
壹咬牙,“好吧,說便宜妳就便宜,這個虧我吃了,誰讓妳跟我認識呢!”董眼鏡壹把奪過林逸手堛20元錢,非常麻埵a把那45本《女神的聖鬥士》裝在了塑料袋堙A塞給了他。
林逸傻眼。
這算不算強買強賣?
自己可沒打算買這些書啊,他喜歡的是文史哲,不是漫畫;更何況,那20元錢是他今天中午的飯錢。
可是錢已經被拿走了,書也在自己手堙A林逸就算想退貨也不好意思開口。
所以說,妳要是不打算買,就千萬別搞價,搞了價不買就容易傷感情。雖然林逸認為自己自始至終都沒搞價,都是董眼鏡壹廂情願地在強推銷……
林逸拎著壹大堆過了時的漫畫,哭笑不得地離開了董眼鏡的書攤,董眼鏡看著林逸那落寞的背影,心堿滋滋的,賺了10塊,總算把這些東西甩了出去,狗曰的,值了。
……
走出財神廟,林逸揚頭看了看天,日頭高懸,正當中午,周圍小攤叫賣煎餅,菜合,涼皮,米線,可惜他身無分文,只能餓的肚子咕咕叫。
本來他今天只帶了20元錢出來找工作,20元錢是準備好的飯錢,沒想到壹下子換成了書。
林逸再次苦笑,心說,不如就此厚著臉皮回去算了,反正已經失業壹個多月了,就算找不到工作被姐夫恥笑,也好過餓肚子,老姐還是疼自己的,壹定會做很好吃的飯菜。
就在林逸打定主意想要回去的時候,卻聽身後傳來呼聲:“小兄弟,請留步。”
林逸覺得很是好笑,貌似今天自己是被叫“小兄弟”最多的壹次,回過頭,卻見壹個三十來歲的男子挎著黑色的旅遊背包,追了上來,面生,自己並不認識。
男子似乎有些焦急,額頭有汗,看見總算追到林逸不禁欣喜道:“冒昧地問壹下,是不是妳剛才買走了那套漫畫書?”
林逸提了提那套令人蛋疼的《女神的聖鬥士》,“妳是說這個?”
男子看了壹眼透明塑料袋堛漁恁A忙點頭道:“是的,是的,就是這套書。”然後小心翼翼地問,“我很是喜歡這套書,不知道小兄弟可不可以轉讓給我?”國字臉,濃眉大眼,顯得很是實誠,可眼神卻露出壹絲商人的狡黠。
要是壹般人,恐怕會迫不及待做這筆買賣,可林逸見過各種各樣的人物,在相人壹方面有獨到的見解,何況他那該死的好奇心又起來了,於是就漫不經心地問:“妳為什麽要買這套書?”
男子掏出手帕擦了壹把額頭汗水,盡量讓自己的表情放輕松,說道:“還不是因為小時候看過,現在歲數大了,想要買過來做個紀念。”
林逸點點頭,表示理解,可嘴堳o說:“不好意思,我暫時還不想賣。”
男子看著他,再次擠出笑臉說:“這書也沒啥人看,妳不如出個合適價,轉給我,大家也算是交個朋友。”
林逸笑了,貌似今天想要和自己交朋友的人很多,不過目的似乎都不怎麽單純。
“很對不起啊,說實話這套書我還真不打算賣,買來就是要看,要收藏的,所以只能抱歉了。”林逸觀察對方反應,作勢要走。
“別啊,小兄弟,這世上沒有談不成的生意,不如這樣,妳隨便出個價格,只要我能接受,咱們就好商量。”男子差點動手去拉扯林逸的衣袖。
林逸等的就是這句話,於是就做出壹副猶豫不決模樣,說:“這個嘛,既然妳我是同行(語氣拉長加重),那麽就這個數吧。”說著就伸出壹根指頭。
林逸這句“妳我是同行”很有含義,搞得男子有些詫異,以為自己看走眼,林逸不是普通的淘書客,和自己壹樣也是同道中人,於是就咬咬牙,說道:“好吧,沒想到小兄弟也是玩書的,壹千就壹千,這書十品相也值了!”
我暈!
林逸差點壹屁股坐到地上,原本他見男子這麽渴望得到這套書,就打算黑壹下心腸,賣個壹百塊,沒想到……壹千塊,可能嗎?!
這個世界上沒什麽不可能,男子已經掏錢了,嶄新的十張毛爺爺塞到了林逸手堙A說道:“小兄弟年紀輕輕就這麽有眼光,難得啊---本來這套書是我先看到的,正打算出手,沒想到因為別的事兒耽誤了,反倒讓兄弟妳撿個漏,不過沒關系,這套書我本來就很喜歡,現在漫畫書市場價格大漲,我再藏個幾年翻幾倍還能出手……妳我能夠做成生意也算有緣,這是我的名片,以後要是有什麽好書想要出手盡管聯系我,我姓郭叫郭子興,妳叫我老郭或者郭哥就行了,我主要收藏漫畫和連環畫,只要書的品相好,價格公道,就都能成交!”
郭子興把自己的名片遞給林逸,林逸表面上顯得很淡然,心媕Y早已翻江倒海。
誰能想到這種在書攤上不起眼的漫畫書,竟然能夠賣出這樣的高價。
滿地是寶卻沒人知道,這個賣舊書的,貌似很有前途。
郭子興見林逸只是拈花微笑,還以為他道行高深莫測,卻不知道這個贗品同行現在幸福的只會傻笑。
郭子興買到了心愛的東西,忍不住心情好,見林逸人不錯,就嘮刀開來。
“收藏”這個概念對於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人們大抵都看到過壹些被收藏的字畫、貨幣、古董等。但是漫畫書的收藏,卻是才興起不久。
郭子興就是其中壹員,收藏漫畫書是他從小的樂趣。“我從小學的時候就開始看漫畫了,最初還是通過電視接觸到漫畫,當時由於電視更新的太慢,就幹脆跑到家對面的書店去看漫畫。後來,就開始收集了。”郭子興說著,拿出剛從林逸手中買下的《女神的聖鬥士》說,這本漫畫在很早以前就已經停產了,壹開始的定價是每集1.9元,壹套五本9.5元,只要是全套品相好的,目前市場收藏價達數千元。
緊接著郭子興又透露了壹些自己收藏漫畫書的心得,收藏漫畫書,要找正版,最好是壹系列收藏齊全,書的品相要好、珍稀度高,最好是很早就停刊了的,這樣收藏價值會比較高。例如國外壹本70多年前的《超人》漫畫書的價格已被炒到100萬美元……
郭子興說的隨意,林逸聽得認真,從中可算是學習了不少東西,郭子興見他總聽卻不開口發言,還以為這些信息他都知道,自己壹個人說多了也覺得沒意思,於是就又嘮刀了幾句,就此告別。
郭子興走了,留下了名片,上面寫的是“老蓮堂”舊書店的老板兼堂主,到有些老江湖的味道。
郭子興走的瀟灑幹脆,卻不知自己無意間給林逸打開了壹扇通向黃金屋的大門。


第四章.發財大計
中午,林逸非常奢侈地揣著壹千塊錢在壹家滋補燴面館要了兩三個小菜,點了壹瓶青島啤酒。
喝著酒,吃著菜,林逸手中翻看著郭子興給的那張名片,滿腦子都是這種輕易得來不費工夫的賺錢門路。
這人啊,都是懶惰和貪婪的,林逸也不例外,窮怕了的他,第壹次遇到這樣的好事兒,竟然壹個來回就賺取了他以前壹個月的工資,這樣的好事兒怎麽能不讓他惦記,以至於他匆匆吃完飯菜,就又趕回財神廟。
幸好,董眼鏡還沒走,不過大中午炎熱的陽光烤得他像鹹魚壹樣發蔫,任憑壹攤子舊書曝曬陽光下,發出枯竭的味道,不修邊幅邋媄撱蔽漸L正盤腿在亭廊長椅上翻著金魚眼走神,再沒上午那種臥看閑書濟公式的瀟灑。
林逸過去打了聲招呼,董眼鏡這才回過神來,“是妳啊,找我有啥事兒?”
“那個……今上午我買的漫畫書還有沒有?”林逸盡量讓自己的表情顯得很淡定,很坦然,內心深處卻有壹種做小偷的感覺。
二十塊錢的成本轉手獲取壹千塊,這不是比做小偷還容易嗎?
董眼鏡的金魚眼在厚厚的眼鏡片下翻了翻,“說實話,小兄弟,那套書我真的是賠錢賣給妳的,本來就很虧本,妳要想是退回來我可是沒辦法,還有啊,在妳走後還有人問那套書呢,要不是妳買走了,指不定我還能賣個大價錢。”
董眼鏡半真半假的話讓林逸直想發笑,就道:“不是的,我不是來退書的,我是想問妳,那種漫畫書妳還有沒有?”
董眼鏡壹楞,“咋的了,還上癮了,我都說了那套書是虧本賣給妳,哪有那麽多存貨!”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有沒有類似的,類似的也可以。”林逸不得不做出壹副很渴望的模樣。
旁邊劉三兩,王黑子以及何仙姑見此忍不住打趣道:“老董,人家不是來退貨的,是來求貨的,那種漫畫妳有沒有,有的話就吱壹聲,也算是拉壹個老主顧。”
董眼鏡眼珠子壹轉,林逸他也算認識久了,雖然喜歡蹭書看,偶爾也喜歡買很多的書回去,看他現在模樣貌似真的很喜歡那些漫畫,不如那個啥,再宰他壹回。
想到這堙A董眼鏡就很深沈地沈吟了壹下,說:“有倒是有,不過那賣家提高價了,上次我拿壹塊錢壹本,這次最少也要壹塊五……”說完眨巴金魚眼看林逸的反應。
林逸可不管這些,直接拿出壹百塊遞給董眼鏡,“這算是定金,那種漫畫有多少我要多少。”
董眼鏡:“……”這小子是不是傻了,怎麽這麽大方?
劉三兩,王黑子和何仙姑更是詫異地看著林逸,不過馬上回過神來---
“小兄弟,我這兒也有幾本,是啥《天是紅河岸》。”
“我這埵部m淘氣包馬小跳》。”
“我這兒有《舒克和貝塔》。”
……
林逸當然不會買那些沒“錢途”的舊書,只好很婉轉地拒絕了幾人的好意,倒是和董眼鏡約好了電話,說壹有消息就聯系。
辦妥此事,林逸算是放下心中壹件大事兒,簡單地又和幾個攤主聊了幾句,這才離開。
……
在菜市場買了壹只鹵好的“南京板鴨”,林逸搭乘四路公交車回到家,準確地說回到姐姐林雪的家,林逸並沒有立馬上樓,而是在下面觀察了壹下,見姐夫趙剛從樓梯口開了電動車走了以後,這才偷偷摸摸地上了樓。
失業這壹個多月,林逸吃喝拉撒都在老姐家堙A姐夫趙剛表面上沒說什麽,私底下滿肚子不爽,剛開始還算招待周到,每頓三菜壹湯,三天後變成兩菜壹湯,再三天變成壹菜壹湯,最後變成無湯無菜,只有白米飯和撈面條。
林逸二十幾歲的人了,當然明白這是怎麽回事兒,自己也不是那好吃懶做的人,於是就盡量去外面找工作,不管是什麽活兒都肯幹。可是這年頭想要找壹個像樣的工作哪會那麽容易,不是要交押金,就是要有技術,有擔保,端盤子做保安這種活兒,林逸又實在幹夠了,所以晃蕩了壹個多月,還沒找到工作。如此以來,趙剛就更加黑臉,看見他就沒好脾氣,使得林逸不得不時常躲著他,盡量不和他照面。
老姐林雪家在舊公寓的七樓,房子是租賃的,每個月300塊,附近很多大樓都拆了,映襯這座舊樓更加孤單.
舊樓的樓道堙A椈懂頂擗ㄢ禲A壹些熊孩子用各種顏色的粉筆畫的亂七八糟,樓梯拐彎處更是丟滿了各種垃圾,甚至還有小便的尿臊味。
林逸本身很愛幹凈,不過這樣的樓道他已經走了不下百遍,對於周圍的臟亂差早有了免疫。
上了七樓,林逸剛打開門,就見壹個矮小的身影撲過來,“小舅舅,妳回來了,我想聽妳講故事。”
撲到林逸懷堛澈o是他的姐姐女兒趙寶兒。小丫頭今年才五歲,頭上紮倆犄角,長得粉雕玉琢。
林逸很是疼愛這個外甥女,顧不得放下手中的東西,將趙寶兒用手臂夾起來,笑道:“寶兒乖,等會兒舅舅吃過飯,就給妳講‘白雪公主變巫婆’的故事。”
“可是沒飯了,爸爸說妳盡吃飯不幹活,不讓媽媽做妳的飯。”趙寶兒大眼睛忽閃忽閃地說。
“瞎說什麽,看妳的《喜羊羊》去!”老姐林雪出現在林逸面前。
趙寶兒吐了吐舌頭,從林逸懷堨X來,跑去看電視了。
林逸臉色有些尷尬,雖然他知道自己的的確確是個吃閑飯的人,不過姐夫這麽不避諱,連寶兒都學著說,還是讓他多少有些難堪。
趙雪臉色也有些不好看,眼前這人畢竟是她弟弟,更是林家唯壹的男丁,自己老公如此數落他,她這當姐姐的也心媄屭。
“小逸啊,妳姐夫也是有口無心,妳也知道,我沒上班,這個家都是他在支撐,難免壓力大了點,有時候說話不好聽……”
“姐,我明白---”林逸打斷她的話,“都怨我自己不好,到現在還沒找到工作,城堨肮▲}支大,姐夫又要給寶兒交學費,又要顧家,壹個月千把塊的工資根本就不夠花……我這麽大個人卻總是在這堨捰Y白喝,他有怨言也是應該的。”
林雪嘆了口氣,這個弟弟越來越懂事了,想起小時候還是個鼻涕蟲,讓自己背著他到地媔e螞蚱,壹眨眼,就這麽大的人了,也許,是自己老了吧。
實際上林雪只比林逸大十歲,今年剛好三十三歲,不過由於平時不怎麽保養,也買不起太好的化妝品,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老壹些。
“妳瞧我,壹說就沒完,妳還沒吃飯吧,今晚米飯做得少了,我給妳炒個雞蛋下掛面。”林雪笑瞇瞇地對林逸說。
“不用了姐,我買了好吃的回來。”林逸亮了壹下手堛漯O鴨。
林雪楞壹下,想要問弟弟哪來的錢,這麽大的板鴨至少也要三十幾塊,不過壹想到弟弟好像十來天都沒沾葷腥了,自己那口子又摳門的很,就算買雞腿也只買壹個,還是給女兒吃,就閉嘴了。
林逸卻知道老姐心思,就開口解釋道:“其實這板鴨是我今天……”
“啊哈,妳生活不錯呀,還吃上板鴨了,怎麽,找到工作了?”姐夫趙剛不知啥時候殺了回來,正好看見香噴噴的板鴨上桌,於是就出言諷刺道。
林逸揩了揩鼻子,說:“那倒沒有,今天我去了壹趟財神廟,沒去應聘---”
“嘖嘖,去財神廟,趕會呢?看起來妳挺清閑的,反倒是我這個大忙人張羅著養家糊口。”趙剛沒好氣地說。
“妳這人怎麽沒壹句好話!我弟弟只不過吃只板鴨,妳就嘮刀個沒完沒了!”林雪急忙站出來圓場,又打岔道:“妳怎麽回來了,不去上班?”
“上個屁班。走半路那破電動車拋錨了,換個調制器都要五十塊!”趙剛罵罵咧咧,“現在的人都他媽長錢眼堣F,連賒賬都不讓,不給錢就不給換,還說十幾年的老街坊,頂個屁用!”
林雪知道修電動車的攤位是張師傅開的,本來張師傅人不錯,修車不急著要錢,可壹些昧良心的偏偏欠錢不還,張師傅還要養活壹家老小,於是張貼出“修車概不賒賬”的牌子。
“人家那也是規矩,總不能因為妳破了戒,以後還咋做生意。”林雪白了老公壹眼。
趙剛皺著眉頭,“別說那麽多沒用的,快些給我拿五十塊錢---板鴨吃得起,車子修不起,那才叫丟人!”說完還瞪了林逸壹眼。
對此,林逸假裝沒看見,全部免疫。
沒辦法,現在連他自己都覺得臉皮比城椑棓p。
趙剛見林逸這模樣,心奡N更是惱火,本來他壹個人養活壹大家就很不容易,在酒精廠上班工資又不高,再加上廠堮蠕q不好,住的地方又要拆遷,這麽多破事兒擠到壹起都快讓他腦袋爆炸,現在還要養壹個閑人,那種郁悶沒法說。
接過妻子遞過來的錢,趙剛把滿肚子的郁悶都灑在了油膩膩的板鴨上,直接撕了兩只肥大的鴨腿,不打招呼咬了就走,那意思很明顯,好東西,只有養家的人才配吃。
林雪很尷尬,林逸說:“沒關系,其實我最愛吃鴨屁股。”
……
吃過晚飯,回到自己的臥室,林逸看著周圍堆滿的成件啤酒和白酒,再次嘆了口氣。
本來這家居住面積就不大,兩室壹廳,面積60平,林逸沒來之前這房間做倉庫用,擺放的都是趙剛廠媯o下來的“福利”。說好聽是“福利”,難聽點就是酒精廠賣不出去啤酒和白酒,充當福利甚至打折工資發給下面的員工。
別看趙剛對林逸很不客氣,在廠堳o是“老實人”,經常被組長,班長,領導什麽的欺負,這些“福利”都是那些家夥硬攤派給他的,也可以說是他辛辛苦苦用血汗掙來的。
趙剛在廠媞袹n,在家堻k高氣昂,表面看來有些分裂,但林逸卻清楚,自己這個姐夫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怕下崗---
作為工人,下了崗就等於沒了活路,什麽“心若在夢就在,從頭再來”,都是屁話,讓妳四十歲下崗試試,看看妳孫子能做什麽?
人生最美好最青春的歲月都留在了工廠堙A從頭再來,談何容易!
對於這個貌似很勢利的姐夫,林逸從來沒有怨言,甚至還很佩服,畢竟壹個男人肯忍辱負重撐起壹個家,那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
林逸躺在床上,打開那部老式播放機,老舊的磁帶沙沙作響,須臾,壹陣優美的歌聲傳出來,卻是羅文演唱的老電視劇《八月桂花香》的主題曲《塵緣》---
塵緣如夢幾番起伏總不平到如今都成煙雲
情也成空宛如揮手袖底風
幽幽壹縷香
飄在深深舊夢中
繁花落盡壹身憔悴在風
回頭是無晴也無雨
明月小樓孤獨無人訴情衷
人間有我殘夢未醒
漫漫長路起伏不能由我
人海漂泊嘗盡人情淡薄
熱情熱心換冷淡冷漠
任多少深情獨向寂寞……
林逸雖然年輕,卻很喜歡這首老歌。至於這盤磁帶卻是林雪年輕時候收藏的,不防被林逸從雜物堆堨隊F出來,現在聽著竟然十分契合他的自身感受。
忍不住,林逸吸了壹下鼻子,枕著雙臂,閉起眼來,默默地傾聽這首醇厚的老歌。
林逸卻不知道,這首歌曲演繹的人物乃是大名鼎鼎的紅頂商人胡雪巖精彩紛呈的壹生,更不知道就在他閉眼的剎那,在他床頭書櫃內,那些快被他翻爛的書籍紛紛飄出壹縷縷壹絲絲如有若無的青煙,悄無聲息地鉆入他的鼻翼。
書香如縷,桂花飄溢。


第五章.買舊書的大傻瓜
壹大早,董眼鏡就輕車熟路地來到了幸福小區,這個小區屬於普通住宅區,董眼鏡經常在這堥城吽A看大門的倒也認識他,沒怎麽為難就讓他溜了進去。
來到上次收書的那棟大樓,董眼鏡先是觀察了壹下地形,然後從兜媞N出壹根廉價的香煙,點燃,悠悠地吸著,他自我感覺像是那些諜戰片中的地下黨員,只是他外形邋遢猥瑣,在外人看來倒像是打入人民內部的特務。
當壹根小煙吸的差不多時,從樓上下來壹對夫妻,開了停靠在路邊的紅色比亞迪,慢騰騰地離去。
董眼鏡這才急忙掐滅煙頭,都囔壹句:“狗曰的,想賺個錢真不容易。”匆匆上了三樓。
熟練地按響門鈴,防盜門打開,從堶控揖X壹個熊孩子的腦袋,“進來吧。”
熊孩子認識董眼鏡,董眼鏡也認識他。
董眼鏡剛要進屋,熊孩子突然說:“鞋,妳的鞋子脫掉。”
董眼鏡這才想起這堛熙W矩,進人家屋堿O要脫鞋的,就用腳後跟互相蹭了壹下,麻埵a把鞋子脫了,露出破了大洞的襪子,房間彌漫壹股難聞的汗臭味。
熊孩子皺著眉頭,“大叔,妳能不能洗洗腳啊,上次來我家,搞得我們家臭死了,害我被老媽狠罵壹頓。”
“咳咳,下次我壹定註意,壹定註意。”董眼鏡老臉發燙,搓著腳,也不知道該往哪兒走了。
幸虧,這時熊孩子把壹箱子的東西拉了出來,箱子堶悼部都是漫畫書。這些漫畫書和上次收的《女神聖鬥士》是壹起的,不過董眼鏡害怕賣不出去,就沒敢壹槍打。
“諾,就這些了,都是我老爸收藏的玩意,送給我了,我不愛看,妳隨便出個價!”熊孩子顯得很無所謂,這些書他不僅不愛看,還覺得太占地方,能夠當廢品處理掉也是壹舉兩得。
從熊孩子的眼神和口氣中,董眼鏡覺得自己被當成了收廢品的,可他是讀書人,是販書賣書,不是那些沒文化的人。
“我先看看有多少本。”董眼鏡努力壓住自己的王八之氣,盡量把自己的尊嚴壓縮到收廢品的級別,因為他知道,只有這樣的級別,才能很便宜地收下這些書。
熊孩子見此,就不再理睬他,而是繼續玩自己的手機,看也不看董眼鏡壹眼。
董眼鏡咽口吐沫,覺得這小子很沒禮貌,也不懂得倒杯水,嗯,算了,老子忙著賺錢不和妳計較。
仔細查看了壹下,所有漫畫書成套和不成套的,總共有200本。董眼鏡眼珠子轉了轉就說:“差不多150本---”心壹黑,直接貪掉50本。
他等待熊孩子的反應,果然,熊孩子很有敗家子風度地擺擺手,數也不數,“那就按150本來算,多少錢?”
“上次我收妳45本用了10塊,這150本就30吧!”董眼鏡等著熊孩子殺價。
熊孩子再次發揮敗家子本色,“我屋媮晹陶箱子其它的,妳要不要,要的話20塊賣給妳,嗯,湊夠50塊!”
“啥書呀,雜誌什麽的我可不要。”董眼鏡嘴婸△菕A眼睛卻朝堳挔銦C
沒過多久,熊孩子就又把壹箱子書拉了出來,擺在董眼鏡面前,“諾,就這些。”
董眼鏡蹲下身子翻看了壹下,眉頭皺了壹下,因為堶惆瓣ㄛO什麽書籍,只是壹大堆畫稿,什麽人體素描,動態速寫,靜態速寫等等,滿滿壹箱子。
董眼鏡以前賣過這些東西,很不好賣,那些學美術的幾乎都去書店買新的,基本上沒人買這種舊的。
“咳咳,這些東西……不好賣呀。”董眼鏡難得誠實壹次。
熊孩子卻難得精明壹次,“這些妳不要的話,那些我也不賣。”
董眼鏡暗暗問候了壹下熊孩子的母親,摸了摸林逸給的100元定金,就算花了50塊,還有得賺,怕啥。
於是壹咬牙,董眼鏡說:“好,成交!”
……
林逸沒想到董眼鏡會這麽快就打電話過來,當他趕到董眼鏡的舊書倉庫時,董眼鏡正坐在兩個箱子上,壹邊抽煙壹邊搓腳。
看見林逸,董眼鏡悠悠地吐出壹個眼圈,說:“林兄弟,為了給妳收這些書我可賠慘了,人家臨時加價,非要壹本2塊錢,妳說咋辦?”
上次說壹塊五壹本,現在變成了兩塊,這個董眼鏡真會做生意。
“壹共有多少本?”林逸笑了笑,竟然有壹股說不出的儒雅。
董眼鏡不覺壹怔,覺得林逸和昨天似乎有些不太壹樣,具體哪堣ㄢ樣,又說不出來。
“妳自己看,我數了壹下200本。”董眼鏡起身,把裝漫畫的箱子推給林逸。
林逸打開箱子看了看,滿滿壹箱子的漫畫,什麽《孔雀王》,《幽遊白書》,《足球小將》等,就在林逸翻看的時候,壹絲香味飄來,和上次壹樣也是橘子的香味,林逸吸吸鼻子,循著香味很快就從漫畫書中找到了壹個大套書---《七龍珠》,海南版,1991年壹版壹印全部78本。整套書用塑料薄膜保護著,用細線捆綁了,看品相就算不到十品也是九五品。
難道說,只有這壹套值錢?
林逸想著,就問:“這套《七龍珠》多錢?”
董眼鏡很高傲地揚起下巴,“這些書我是不拆開賣的,妳要的話就壹槍打。”
200本那就要出400塊。
林逸皺了壹下眉頭。
董眼鏡眼珠子壹轉,害怕林逸不買,就用腳踢了踢另壹個箱子道:“不要說我不夠意思,400塊,再送妳壹箱子這些東西。”
對於董眼鏡來說,這些東西基本就是垃圾,擱在倉庫也占地方,不如當成人情送給這個傻子。
林逸走過去,打開箱子,壹看全都是速寫之類的草稿,估計這些都是董眼鏡不要的東西。
就在他想著的時候,壹絲蘋果的味道從堶捷リF出來。比前面那絲橘子味要稍微重壹些,難道這堶惜]有好東西?林逸心中壹個激動,差點露出來。
壓抑住心中的激動,林逸不動聲色地說:“那好吧,就按妳的意思去辦---嗯,難得來妳倉庫壹些,我再看看其它的書。”
林逸假裝對倉庫堛漕銗旨悀]很感興趣,借此轉移董眼鏡的視線。
果然,董眼鏡壹聽林逸還想買其它書,就賣力介紹,“這些是算命類的,這些是氣功書,還有這些,是我收藏的壹些藥書……我這倉庫平時都不讓人來,妳是頭壹個!”
林逸面帶笑容,背著手瀏覽那些鐵架子上的舊書,舊書挺多至少有四五千本,大部分都破破爛爛,不是被蟲蛀就是被老鼠咬了。
林逸本來就沒打算買這些破爛,可是董眼鏡在他身邊瓜噠了半天,壹本不選也說不過去,所以林逸就閉上眼,盡量使用自己的嗅覺,從堶惇D壹些有壹點點書香的書籍。
這樣下來,竟然也挑選了十幾本,並且品相大部分都是八五品朝上,比起那些破爛來說,已經算很好了。
這些書分別是---
1958年輕工業出版社出版的小薄本《中國名菜譜》壹到十輯,缺第十壹輯,合計十本;
1980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五年制小學語文課本》,第壹至十冊,十本全套;
1984年吉林美術出版的《齊白石畫選》,大8開本,壹版壹印,僅印3000冊。
1990年遼寧科技出版的醫藥書《氣血論》,壹版壹印,印量2006冊;
2010年故宮博物院出版的《2010故宮日歷》,硬精裝32開本;
……
林逸經常逛舊書攤,多少也知道壹些收藏舊書的知識。
壹般來說,收藏舊書有四大要素,第壹,年代,第二,品相,第三,印數,第四,版本。
壹般來說,“年代”越老越值錢,尤其現在五六十年代的舊書已經很少見,七八十年代的也進入了收藏期,九十年代的則是潛力股。
“品相”方面就不用說了,舊書的品相越好,保存的越新,那麽就越有收藏的價值,只有那些破破爛爛的,就算內容價值很大,在價錢方面也大打折扣。
所謂的“印數”,就是壹本書在版權頁上面寫明的“印刷數量”,往往印數越少,就顯得這本書越金貴,壹般來說,印刷只有300本的,大多是珍本,印量在1000,2000,3000的則是稀缺本,印量4000到8000則是缺本,以此類推,如果印數上萬,就不要考慮它缺不缺了,除非它屬於壹套書中的缺本,或者系列書之類。
當然,也不是印量少就是好書,壹些沒啥內容或者無名作者自費出版的書往往很少,卻沒有什麽價值。還有壹些冷門的書籍,也不要去考慮。
最後關於版本,只有壹個原則,那就是“壹版壹印”大多時都是最好的。
很多書籍出版和印刷的時間不壹樣,而壹版壹印的書就是最早的“原汁原味”版本,後面第二次印刷,第二次出版的版本,則可能有在內容方面有修改,有刪減,有增添等,破壞了這本書的“原始性”,對於收藏舊書的愛好者來說,這是壹種嚴重的缺陷。所以壹版壹印對於舊書收藏很重要。
……
“好了,就這些吧。”林逸通過靈敏的嗅覺,掃過那上幾千本舊書,確定沒有太大的“漏網之魚”,就把那些書收起來讓董眼鏡算賬。
董眼鏡見林逸壹下挑了這麽多書,心媦硍}花。
《中國名菜譜》五十年代的書,這些書不好保存,也很難找,又是實用類的,壹本要3塊錢,合計30塊;
《五年制小學語文課本》,就按照2塊錢壹本,10本合計20塊。
《齊白石畫選》,屬於書畫類,也貴壹些,要30
《氣血論》因為是醫藥書,也貴壹些,20塊;
《故宮日歷》這玩意貌似太普通,就10塊錢;
……
五種書總共110,董眼鏡再豪爽地打個折,合計100塊。
再加上剛才那些漫畫書和素描手稿400,林逸總共付了500塊。
壹下子收五百,除去買書用去五十,轉手賺四百五!
四百五啊四百五,這需要擺地攤幾天才能賺到。
董眼鏡心中美的冒泡,越看林逸越覺得長得夠帥。
臨走的時候,林逸不忘記招呼董眼鏡以後有什麽好書給自己留著。
董眼鏡拍胸保證,壹定會。
動情:這樣的傻瓜太少了,我以後壹定會好好宰妳的。


第六章.手稿《武松打虎》
費勁很大的力氣,林逸才把買來的兩大箱子舊書搬回自己的住處。
當然,買書這事兒是瞞著姐夫趙剛的,如果趙剛知道林逸花了五百塊買壹堆廢品,壹定會大發雷霆。
林逸卻不想把事情瞞著姐姐,於是就把賣漫畫賺了壹千塊錢的事情說了,當然,自己超人嗅覺的事兒他沒說,只說自己認為這些舊書價值很大,倒手賣掉就能賺錢。
老姐林雪壹向對林逸疼愛,雖然心疼那五百塊,卻也支持弟弟“創業”,當然,她實在不相信這些舊書能夠賺多少,至於賺到的壹千,只是認為他運氣好,只不過這樣的運氣不見得天天有。
回到自己屋堙A林逸看著那壹大堆舊書,又是高興,又是忐忑。
拿了毛巾洗把臉,擦了擦身上的灰塵,林逸這才開始動手整理那些舊書。
先是把漫畫書分門別類地分開---
1991年,壹版壹印,海南出版社78本《七龍珠》大全套;
1994年,壹版壹印,內蒙古出版社24本《孔雀王》壹套;
1994年,壹版壹印,華僑出版社19本《幽遊白書》壹套;
1994年,壹版壹印,寧夏人民出版社57本《足球小將》大全套。
再加上壹些不成套的,合計200本。
……
整理完那些漫畫書,林逸又把那箱“免費贈送”的素描手稿打開,循著那縷書香,很快就在厚厚的稿紙最底部中找到了壹個牛皮紙文件袋。
這文件袋壓在壹大堆素描速寫稿紙的下面,破舊不堪,又不怎麽起眼,不仔細翻找根本就看不到,這也是董眼鏡沒發現的原因。
文件袋很薄,用線頭纏繞封口處,打開,從堶戚迉X來壹踏東西來。
當先壹個封面,封面上面寫著---
《武松打虎》(繪畫原稿)
“劉繼卣”繪畫
共計“壹拾陸”幅
再下面是“1955年人民美術出版社”字樣。
……
“這難道是……”林逸打開那踏手稿,只見那畫稿大約有32開大小,重彩工筆,扛著哨棒的武松,斑斕的吊額猛虎,甚至連老虎的須毛,松林的松針,石頭上的花草全都描繪的清清楚楚。總之壹眼看去,這簡直就是彩繪中的極品。
雖然林逸對連環畫稿本沒什麽研究,卻也覺得這是好東西,尤其壹絲絲比較濃的蘋果香味從手稿堶採こ艇X來,讓人聞了心曠神怡,舒服無比。
“也許這是個大寶貝。”林逸有些興奮起來。
就在林逸翻騰這些東西的時候,他的外甥女趙寶兒穿著可愛的兜兜衣,抱著壹只“美羊羊”,蹦達進來。
“小舅,這是什麽,真好看。”趙寶兒拿起壹張連環畫稿,歪著小腦袋,用天真無邪的眼睛瞅著。
林逸用手摸了壹下寶兒的頭,說:“這是小舅收來的東西,能賣很多錢。”
“很多錢,有這麽多嗎?”寶兒用手比劃了壹個西瓜大的圓。
“比這還多。”
“那有這麽多?”寶兒又比劃了壹個圓。
“呵呵,還要多。”
寶兒高興了,“那小舅能不能給我買果凍吃,幼兒園陳佳明每天都有的吃,還有棒棒糖,巧克力……”
“當然可以,只要寶兒喜歡,到時候小舅就把整個超市好吃的東西都買下來,讓妳想吃什麽就吃什麽。”趙寶兒咯咯笑了,露出掉了的門牙,“小舅妳可不許騙我哦,我們拉勾勾。”
林逸微微壹笑,就伸出小拇指,和寶兒勾手指。
寶兒道:“拉鉤上吊,壹百年不變!”
看著寶兒高興的樣子,林逸卻壹陣心酸,他知道老姐家不富裕,寶兒壹直都沒吃過什麽好吃的,尤其像什麽巧克力,果凍這些小吃,更是不經常吃。有時候寶兒在超市哭鬧,老姐就用吃了會蛀牙來搪塞她,實際上像什麽喜之郎,士力架都貴的離譜,往往不大點就大幾十,而姐夫壹天的人工才四五十,給寶兒買了吃的,全家都得喝西北風。
“小舅,我困了,妳能不能給我講睡前故事呀---昨天妳給我講的‘白雪公主變巫婆’很好聽,妳能不能再給我講壹遍?”寶兒打了壹個哈欠,揉著眼睛說。
林逸回過神來,壹把將寶兒抱起來放在腿上,說道:“當然可以,不過妳可不許像昨晚那樣耍賴皮,聽完故事不肯睡覺。”
“咯咯,小舅舅放心,寶兒不會的,寶兒是乖孩子,乖孩子就很聽話。”小丫頭把腦袋埋在林逸懷堙A用小臉蹭著他的下巴。
林逸笑了笑,“從前啊,有壹個美麗的公主叫白雪公主……”
這些騙小孩的故事都是林逸瞎編的,大多數都是編到哪兒就算到哪兒,因此今晚講的故事和昨晚有很多地方都不同,寶兒聽的認真,每次講到不壹樣的地方,就問為什麽會這樣,昨晚講的可不是這樣,搞得林逸不得不盡力圓謊,壹通故事講下來,弄得他滿頭大汗。
好不容易把小丫頭寶兒哄睡著,林逸抱起她,把她放回了自己的房間。
小丫頭的房間雖然簡陋卻充滿了童真,什麽毛絨玩具,洋娃娃,椈壑W更是張貼著認圖識字,以及拼音字母---
林逸把小丫頭放在床上,蓋了被子,剛要走,卻聽見外面有人開門,知道是姐夫趙剛回來了。林逸不願與他照面,就暫時呆在寶兒的房間堣ㄟ宎u。
外面傳來姐夫趙剛和老姐林雪交談的聲音。
“怎麽,今天回來這麽早?”這是老姐林雪的聲音。
“廠堮蠕q不好,新出來的酒精賣不出去。”趙剛說,“現在的白酒和啤酒都不好賣,品牌太多,咱們地方品牌又幹不過外來的,我們的酒精就靠他們要貨,現在他們日子不好過,連累我們也沒了生意。”
趙剛唉聲嘆氣,倒了壹杯茶咕都都喝著。
“寶兒呢,睡著沒有?”
“睡了吧,剛才纏著他小舅講故事呢。”
聽到林逸,趙剛皺了皺眉頭,“他還沒找到工作?”
“快了,聽他說最近在忙壹些生意,說不定能賺些錢。”老姐趙雪忍不住說了出來。
“他做生意?”趙剛冷笑,“就他那樣還不賠死!對了,他做生意的錢打哪兒來?不會是妳給他的吧!”語氣不善。
“我哪有錢啊,自從上次我偷偷給了三百塊被妳訓斥壹頓後,妳就把大錢全收起來了,存折放哪兒我都不知道。”林雪滿肚子的委屈,覺得自己老公太摳門了,怎麽說那也是自己的親弟弟。
趙剛哼了壹聲,“妳還好意思說,現在咱們住的房子是賃人家的,這棟樓又快拆遷了,房東急著收賠款,沒馬上趕咱們走已經算不錯……那折子上的錢可都是救命錢,是我辛辛苦苦存了這麽多年準備買房子的錢……”
“就妳那三四萬夠買啥呀!”林雪忍不住道,“現在房價最低兩千壹平,三室壹廳下來就要二十幾萬,妳的只夠付個零頭。”
“它媽的,工資沒房價漲得快,老子也沒辦法!”趙剛有些泄氣道。
見老公如此,林雪又忙道:“話也不能這麽說,等寶兒長大了,我就也去找個活兒,上了班壹個月最少賺1000塊,咱倆的工資加起來,可以先付個首付,然後再慢慢還款---總之在這埵w壹個家不易,幸虧妳和我都能吃苦。”
“要不是為了寶兒,在這堣W學好壹些,我真想回到縣堨h,至少那媮晹釩戊套舊房子,不用寄人籬下,過這種苦日子。”林雪有些淒苦。
她和趙剛都是縣堣H,來這大都市上班,生活,沒車沒房,更沒好的機遇,只能憑借吃苦耐勞,頂住壓力生存下去。
壹切都是為了孩子啊,縣堛滷郋Х頞q怎麽說也沒這埵n,不說別的,就這幼兒園,縣奡N比不了,雖然收費貴壹些,不過卻值了。
聽老婆這麽說,趙剛這個爺們有些硬咽,這麽多年自己混的算個啥。
聽著外面傳來的希噓聲,林逸忍不住也輕輕地嘆了壹口氣,再看躺在床上的趙寶兒,無憂無慮,絲毫不知道家中困苦,此刻正在睡夢中洋溢著笑臉,指頭塞在嘴堙A好像在吃夢中的巧克力。


第七章.海南版《七龍珠》
次日,林逸起了個大早,先是把自己收來的書籍簡單地包裝了壹下,然後拿出自己的諾基亞手機,尋思著給郭子興打個電話。
看看時間,還早,怕人家還沒起床,於是林逸就有些心急地在房間堥咧茖咱h,好不容易熬到9點鐘,覺得這時候應該差不多了,於是就按照名片上的號碼,打了過去。
電話打了三遍,都沒人接聽。
林逸的心立馬就涼了壹大半。
難道人家忽悠自己?!
自己可是花了500塊買了這麽多舊書。
剛才林逸是心急,現在是心焦。
又等了四十來分鐘,看看時間差不多已經十點鐘了,林逸又打電話過去。
電話在響了七聲以後,有人接聽。
“妳好,請問是郭子興先生嗎?”林逸盡量將自己的聲音變得穩重壹些。
那頭,“妳是---哦,是不是姓林的小兄弟?”對方似乎突然想起來了。
“是我,妳上次不是說,我如果有好書可以找妳……”林逸很淡定,把自己的情況說了出來。
果然,那個郭子興並不是個大忽悠,壹聽有貨,就約好了林逸在附近的快餐店見面。
……
麥當勞快餐店前,林逸白衣黑褲,背著壹個碩大的魚皮袋,很不合時宜地站在裝潢華麗的麥當勞門前。
從他背著袋子的模樣來看,像是個收廢品的,從他挺直的腰桿,淡定的姿態來看,卻又像是個做生意的。
林逸表面淡定從容,實際上也有些不好意思,背著壹大魚皮袋的舊書,倒還真成了名副其實的“書販”。
走進快餐店,找了壹處僻靜的地方坐下,林逸無視那些輕蔑或好奇的眼光,將魚皮口袋放到旁邊的座位上,然後興趣盎然地打量四周。
像麥當勞這種快餐店他不是沒來過,只是來過的次數不多,記得有壹次飯店同事過生日在這媮|辦了派對,單單那壹次就花了六百多。在林逸看來,還不如去火鍋店搓壹頓。
此時麥當勞堶悸澈人並不多,只有幾個打扮時髦的男女在吃著薯條,喝著飲料;吧臺,幾個身穿紅色短袖上衣的女員工在招呼客人。
林逸見人家有吃有喝,就也不客氣從魚皮袋媞N出壹瓶礦泉水來,擰開蓋子,喝了幾口。
如今創業階段,能省就省。
十點鐘的陽光透過窗戶玻璃,灑了進來。
林逸瞇起眼睛,看著窗外那開始繁忙的人流,忽然有壹種說不出的寂寥,仿佛自己不屬於他們壹類,而是壹個特異存在的個體,世界本無情,又是如此的大,渺小的自己怎樣才能彰顯那微不足道的存在。
政治精英。
紅頂商人。
文娛明星。
體育達人。
這些才是上帝的寵兒,這些才是構成世界的主體。
妳和我,只是沙粒般不顯眼的陪襯。
就在林逸遐思時,只見外面停下壹輛黑色的轎車,德國大眾系的。中檔車,不算好,也不算壞。可就是這樣的車,也足夠壹些人奮鬥壹輩子。
郭子興從車上下來,穿著壹件黑色T恤,T恤上面印著NBA球星頭像,看起來還是個球迷。
郭子興下了車,並沒立馬進店,而是很熱的樣子,掏出兜堛漱滮y擦了擦臉,這才看看四周,邁步推開快餐店的門走了進來。
他壹走進來,林逸就在不遠處朝他招手。
郭子興看到他,笑著過來。
人未到,洪亮的笑聲先到,“小兄弟,等急了吧!沒辦法,這幾天我事兒忙,有時候連飯都吃不上---怎麽沒點東西?這堛滲N雞翅,還有薯條什麽的很不錯……”
林逸可不會說要省錢,“我不餓---”
“那也要壹些飲料啊,這大熱天的……”郭子興看了看林逸的礦泉水,“喝這東西沒味---雪碧,可樂妳喝什麽?”
“就可樂吧。”林逸也不好意思拒絕他的好意。
“好肋,妳稍等壹下。”郭子興去了吧臺處。
須臾,只見他端了壹大盤子的東西過來,什麽雞腿雞翅還有漢堡包,都快堆成壹座小山。
“這些東西是我點的,也不要知道妳喜歡吃啥,就隨便吃!”郭子興顯得很豪爽。
林逸再淡定也不好意思了,他向來不喜歡占人家便宜,就道:“東西太多了,怕是吃不完。”
“吃不完打包呀,咱絕不浪費糧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這首詩我三歲都會背了。”郭子興顯得興趣高昂,拿起壹個雞腿就大啃起來。
林逸見他先開吃,不提買書的事兒,也不好意思主動開口,就也拿了薯條沾著番茄醬吃了起來。
郭子興像是真的沒吃飯,不大壹會兒,就吃光了六個雞腿,五個漢堡,就這樣還意猶未盡的樣子,又壹口氣喝光三大杯可樂,這才打了壹個飽嗝。
這時林逸也不好意思繼續吃了,實際上他吃東西很慢,眼見郭子興把壹大盤的東西吃了壹大半,他的胃口也被吊了起來,可惜,郭子興卻把餐盤騰開,開始談生意了。
“先看看貨吧,只要是我喜歡的,品相好的,我都要。”郭子興顯露大書販本色,絕對不是董眼鏡,劉三兩和王黑子之流可比。
林逸用紙巾擦擦嘴,又細致地擦了擦手,免得等會兒把油汙沾到書上。
他本來就有潔癖,所以不管是自己,還是身邊的東西,都喜歡弄的幹幹凈凈。
卻不知,他這個小動作,卻得郭子興贊揚。
郭子興是做舊書生意的,又開了很大的書店,接觸的書販很多,不過那些書販不是邋媄撱翩A就是粗鄙不堪,偶爾遇到幾個像樣的,卻也像林逸這麽幹凈細致。
看人,知書,估計這些書的品相也差不到哪兒去。
果然,當林逸把那些漫畫書拿出來以後,郭子興不禁壹陣歡喜,好品相啊,幾乎稱得上是十品,九幾年的東西,到現在都快十年了,能夠保存這麽好,不容易。
當然,這次郭子興很沈著,很冷靜,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心思表現出來。至於上次……他實在是太喜歡那套《女神的聖鬥士》,那是他童年時期的記憶。
人,壹旦遇到渴求的東西,就會忍不住失態,這是個很難打破的定律。
“妳這書不錯。”郭子興漫不經心地翻看著那些漫畫書。
“這套《足球小將》還值倆錢,這《孔雀王》和《幽遊白書》就太壹般了。”郭子興語氣輕淡,眼神卻忍不住瞄向了那套78本的《七龍珠》。
他只是輕輕地瞄了壹眼,卻被林逸發覺。
準確地說,當他面看《七龍珠》的時候,眼皮子跳動了壹下,荷爾蒙分泌加快,而林逸卻非常清晰地聞到了他那散發出來的興奮氣息。
這是壹種很奇妙的感覺。
林逸撲捉到了郭子興的全部情緒,即使他裝的很自然,沒有絲毫痕跡。
“那這套《七龍珠》呢?”林逸故意問,“妳不要告訴我這套書不值錢---要知道,妳我是同行。”
林逸再次把“同行”兩字加強語氣。
上次他就是用“妳我是同行”,打亂了郭子興的心緒,這次故技重施。
郭子興笑了,這個老江湖終於展現出大書販不動如山的風采,端起可樂喝了壹口,看也不看那些十品相的漫畫書,說:“小兄弟,跟妳說實話吧,不管妳我是不是同行,說壹句公道話,這些書在整個南都市,除了我,沒人會要;不說這個,就算有人要,也出不了我給妳的價……這舊書市場就是這麽邪乎,很多人都玩書,可玩的品種不壹樣,有人喜歡線裝書,有人喜歡民國書,還有人喜歡收集紅色文獻,紅寶書---林子大了,啥鳥都有。妳想要壹下子壹網打魚,往往什麽也撈不到……所以說,能賣就賣,壓倒手堨朽N是廢紙壹堆;再說了,像這種漫畫書,地攤上最高5元錢壹本,上次我肯掏那個價,完全是為了買個回憶,回憶無價,千金難換。這人啊,有了錢就喜歡想以前的事兒,要不這些舊書哪有市場……和妳說了這麽多,我也不再啰嗦,壹共兩千元,我全部吃下,怎麽樣?”
郭子興總算把想要說的話說了出來,兩千塊,買妳的書。
林逸輕輕地押了壹口礦泉水,眼前的可樂壹口沒動,這時候妳喝壹口可樂,就是承壹分人情。
“郭哥,妳為人豪爽,小弟我今天領教了。不過做人要講究壹個實誠,我雖然入行不久,卻也不是什麽都不懂---”林逸睜眼說瞎話,入行麽,他總共才三天。
“這些漫畫書到底值多錢,我心埵頃ヾC妳給的兩千塊看起來很多,可是和這些書的實際價值比起來就太……”林逸故意留給話茬,實際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些書價值幾何,只知道單單那套《七龍珠》就讓郭子興口水直流。
“小兄弟,妳千萬別這麽說。”郭子興有些摸不透林逸的底牌。以前他接觸的人多了,對方想要多少,他隨便敲幾下,就能猜出來,可是眼前這年輕人太高深莫測了。“妳我能夠坐在這堣]是緣分,這天大地大緣分最大,所以有什麽都可以談,這樣吧,妳說個價讓我聽聽---”眼睛壹眨不眨地盯著林逸。
林逸笑了,笑得很親切,讓感覺很舒服,很陽光,至少眼前的郭子興就有這種感覺。
“對不起啊,郭大哥,我這個人脾氣很怪,壹向只喜歡和那些真心爽快的人交朋友,做生意,遇到那些磨嘰的,拖拖拉拉的,就沒了興致。上次郭哥妳壹千塊收走我那套漫畫書,我還以為妳是個痛快人,沒想到……唉,還是算了,這次就算是我刀擾了郭哥妳,下次小弟做東,也請妳壹頓。”說完站起身來收東西,作勢欲走。
“別啊,小兄弟。”郭子興有些忍不住了。
林逸釋放的這招“以退為進”,讓他這個老江湖有些招架住不住,準確地說,這次林逸帶來的貨色還真不錯,尤其那套《七龍珠》,郭子興很是眼饞。


第八章.寶貝壹籮筐
林逸從壹開始就沒有打算要走的意思,他奶奶滴,這壹魚皮袋的書可是很重的,林逸可沒打算再背回去。
所以在郭子興主動挽留以後,他就做出壹副勉為其難的樣子,又壹屁股坐下,嘆口氣說:“郭哥,我這人不貪心,知道好處人人撈才是硬道理,世間的好事兒沒人可以占盡,好東西要懂得分享,這些書我賣給妳,不會獅子大開口,讓妳賺不到壹分錢;相反,我只求賺個五成利,讓壹半給妳,難道兄弟我這麽做,還不值得妳掏心掏肺?”
林逸這番話說得郭子興無地自容,原來人家還給自己留了利潤空間,可笑自己還想要撿漏,大占便宜。
“咳咳,小兄弟妳這麽說,搞得老哥汗顏啊---這麽著,妳我也不再繞彎子,敞開心扉,把這個買賣給說透了,如果妳願意,咱們就成交,就算成交不了,以後還是好朋友,怎麽樣?”
林逸不失時機地豎起大拇指,“郭哥爽快!”心道,總算要透底了,也不知道這些書值多錢。
郭子興哪堛器D自己老江湖翻船在這小溝溝堙A被林逸這個冒牌同行忽悠的把底褲都露了出來。
“先說妳這套24本的《孔雀王》,品相好,我最多轉手賣300塊,既然妳說了,利潤均分,那麽我150拿下;這套19本的《幽遊白書》,我能賣到400,就給妳200;還有這57本大全套的《足球小將》,我最高能賣到1000,給妳500拿下;最後,至於這套《七龍珠》……海南1994年版,78本十品相又是壹版壹印的大全套,現在升值潛力很大,如果不急著脫手最高能賣3000塊,我給妳拿1500塊!這些書總地合計下來,就是2350塊,妳看怎麽樣?”
林逸哭笑不得,怪不得先前對方死活不肯透底,壹聽說自己要利潤均分,就全都招了。搞半天自己才多賺了350塊。
眼看林逸皺眉頭,郭子興害怕煮熟的鴨子飛了,就壹咬牙說:“既然我們是第二次認識,做哥哥的也要送妳個見面禮,就再給妳添壹些湊個整數---2500,總行了吧?”
2500?!
二百五的十倍,看起來自己真的很像擴大了十倍的二百五。
林逸心中這麽想,卻也不是那種不懂實際情況的人,知道人家這已經是出到盡了,何況自己又沒有下家,這些書就算值壹萬,塞在自己手堣]是白搭,所以就很爽快地接受了這個價碼。
林逸的知情識趣讓郭子興很是爽快,直接查了2500塊,“小兄弟,這些錢妳點點看,數目真假看真切---錢這玩意最沒意思,卻必須要算仔細。”
林逸懂他的意思,接過錢,點數了壹下,然後說:“沒問題---不過郭哥,我還有壹些其它的書,妳要不要看壹看?”
“其它的書?”郭子興怔了壹下,就見林逸拿出壹摞書籍,卻不是漫畫,而是厚薄不同的菜譜,藥書,以及課本,日歷等。
郭子興笑了,“沒想到兄弟妳玩的挺寬廣,不過我壹向只玩連環畫和漫畫,隔行如隔山,這些雜書我卻是不懂的。”
林逸原本希望他能把這些書也收了,既然這些書有香味飄出,就證明是有價值的好書,沒想到……
就在林逸尋思的時候,郭子興又笑了,“不過我倒是認識幾個人,如果妳願意的話我給他們打個電話,問個價錢,合適的話就替他們收了。”
郭子興之所以說這些,就是要賣人情,畢竟像林逸這種小書販搞不好哪天就能弄到壹條大魚,到時候還不是便宜自己。
林逸見他這麽說,就道了聲謝,人情人家要送,自己又怎好拒絕。
那郭子興倒也麻利,直接掏出手機就撥通了壹個老朋友的號碼,這個朋友姓曹,也是開書店玩舊書的。郭子興把那些書本的名字,還有版權頁內容告訴了他,然後對他說,賣書的也是同行,價碼要公道壹些,不要報得太低,沒想到對方考慮以後,報出的價碼嚇他壹跳。
《中國名菜譜》10本,2000元;
《五年制小學語文課本》10本,900元;
《齊白石畫選》1本,2000元。
《氣血論》1本,100元。
《故宮日歷》1本,500元。
合計---5500元!
林逸聽到這個報價也懵了。自己剛才在漫畫上沒咋賺錢,沒想到卻在這上面撿了大漏。
郭子興卻很清楚地知道,自己這個老朋友綽號“曹壹刀”,最喜歡把報價壹刀切,能賣100的報價50,能賣1000的報價500,按這道理,這些書總價絕對超過壹萬。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1958年出版的《中國名菜譜》,可以說是新中國成立以後推出的壹個名菜制作大系,本子雖然很薄,卻都是名廚的烹飪秘方。這套書由食品工業出版社出版發行,第壹至十壹輯共11本全套,1958到1965年,經歷了七年時間才出版完成,而“北京烤鴨”就是本書中的第壹道名菜,整個制作過程詳盡無比,完全可以用於實際操作。
正因為如此,這套書是烹飪業內公認的“廚神秘籍”,無數大小廚師想要收集齊全,高價尋找,隨之,壹全套甚至可以賣到五六千。可惜林逸這套才10本,就算能夠高價出手也不過四千左右,曹壹刀給出2000塊的半價,也算合理。
如今舊書市場掀起壹股懷舊熱,尤其那些四五十歲的中年人,基本上都事業有成,這時候就開始懷舊了,而各種語文課本無疑成了懷舊中的精品收藏。試問,誰小的時候沒背過語文課本中的優美課文,誰沒描過課本中的精美插圖?品相好的壹套八十年代《五年制小學語文課本》現在市場價還在躥高,凡是聰明人就都知道這是個潛力股,因此壹套10本就算2000元的高價也有人買。只是林逸這套品相只是八五品,頂多賣壹千七八,曹壹刀開出900,也算地道。
在書畫類,畫冊的收藏價值壹直都是水漲船高,尤其那些名家早期的畫冊,因為出版稀少,用紙名貴,裝訂精美而受到廣大書畫收藏者的喜愛。作為著名的國畫大師,齊白石的大名可以說無人不知,所以他早期的畫冊更是在市場上難以覓到,就算有,也被壹些有心人壹掃而空囤積起來,林逸這次收到的《齊白石畫選》是吉林美術出版社1984年出版發行的大開本畫冊,印量是3000冊,屬於壹版壹印,在市場上完全可以賣到5000元,曹壹刀砍價壹半多,只給2000算是占了壹點小便宜。
那本醫藥書籍《氣血論》是1990年,遼寧科技出版社出版發行的書籍,僅印2006冊,物以稀為貴,再加上這本書內容的特殊性,在市場上是200到300左右的賣價,曹壹刀只給100,又拿去了壹半利潤。
最後那本《2010故宮日歷》完全是炒作的產物,這種歷書以前沒什麽人註意,被幾個大書販給盯上了,原因很簡單,印量不多,內容豐富,基本上每壹頁都有精美的故宮珍藏名畫,或者珍寶圖樣,再加上裝幀很上檔次,很有炒作的前途,所以原本價格才三四十的故宮日歷,短短三個月價格狂飆三十倍,現在2010年壹本嶄新的,可以賣到1000多,直讓人咋舌。如今林逸這本品相頂多九品,又是炒作的貨色,曹壹刀給500也算是夠意思了。
當然,這些都是舊書市場上的壹些最新內幕,郭子興雖然也玩舊書,卻專註於漫畫和連環畫,所以對這些也並不是很清楚,此刻聽了曹壹刀的報價,也不禁大吃壹驚,就這二十幾本不起眼的書,竟然高達5500塊。
“這真是隔行如隔山呀!”郭子興再次感嘆,不過這次卻是發自肺腑。


第九章.吊妳胃口
既然帳已經算清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打包,結賬。
眾目睽睽下,只見郭子興又掏出大皮夾,數了5500塊給林逸。林逸則把收破爛似的魚皮袋裝了書全部遞給郭子興。
瞬間,在很多顧客眼堙A乞丐變成了大款,大款變成了收破爛的。
郭子興沒想到林逸裝東西的家夥如此寒酸,他已經多少年沒見過這種魚皮袋了,貌似這玩意以前是用來裝化肥的。於是就善意地提醒林逸,賣東西外包裝也很重要,就算超市幾毛錢的大塑料袋,也比這強。
林逸,虛心受教。
就在郭子興背了魚皮袋準備和林逸分道揚鑣,林逸卻又放了壹個雷子,“郭哥,我還有個好東西,妳要不要過目壹下?”
“唉?”郭子興看林逸的眼神有點像看機器貓,怎麽滿身都是寶呀。
“還有什麽好東西,趕快拿出來---不過千萬別是什麽雜書,我可背不了那麽多的東西。”他見林逸連提兜都沒有,也不知道所謂的“好東西”放在哪堙C
不過很快,郭子興的眼睛就瞪大了,只見林逸撩開了衣服,從腰間抽出壹物來……
靠,這也行?
郭子興聽說有人在腰間藏金條的,沒見過藏書的,到底是什麽寶貝玩意,值得這小子如此謹慎。壹時間,郭子興對林逸拿出來的“好東西”有了期待。
林逸打開文件袋的動作很慢,仿佛他打開的不是什麽文件,而是在剝美女的衣服,動作輕緩,溫柔,眼神卻充滿炙熱。
郭子興被他這種舉止撩撥的情緒高漲,眼睛更是死死地盯著那打開的文件袋---
終於,那壹踏十六張連環畫手稿露了出來。
郭子興壹眼就看見了“武松打虎”,“劉繼卣”,以及“1955人民美術出版社”幾個字樣。
他的心“咚”地壹下,仿佛被大鐵錘砸得都快暈眩過去。
如果這是真的,那可就是……絕品!
作為玩連環畫的老手,郭子興對於《武松打虎》知之甚詳。
劉繼卣,著名的國畫大師,連環畫藝術大師,新中國連環畫奠基人,泰山北鬥,連壇第壹人。
作為壹個大畫家,他能畫不少畫家看不起、稱之為“小兒科”的連環畫,在他手下出來的幾乎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比如為廣為人知的《雞毛信》、《東郭先生》、《武松打虎》等。不過在他的作品中影響力最大的恐怕就是重墨彩繪的《武松打虎》。
“武松打虎”是中國歷史上最精典的故事,可謂家喻戶曉、婦儒皆知。根據這個精典的故事創作的戲曲、文學、繪畫等,層出不窮,各有千秋。僅繪畫而言,劉繼卣的重彩畫《武松打虎》,是眾多作品中最出眾精彩的,影響力最廣。
《武松打虎》組畫是劉繼卣先生於1954年繼創作完成《永不掉隊》《雞毛信》《東郭先生》等部連環畫作品後,開始創作的壹部工筆重彩組畫。1955年完成後即由人民美術出版社以各種開本,配以各種語言文字連續向國內外發行。該套組畫壹共十六幅,畫面生動,色彩典雅、柔和,融合協調了人物畫、動物畫和山水花鳥畫為壹體,構圖嚴謹,筆筆精到,為讀者塑造出從未見過的豪俠氣魄及威武不屈的英雄形象。
《武松打虎》開創了重彩畫創作改革之先河。過去的重彩畫大都以表現侍女佳人、畫卉蟲草、山水樓宇、戲劇臉譜等,構圖呆版、色澤灰暗、缺乏生機。劉繼卣的《武松打虎》壹改過去重彩畫的呆板面孔,人物設計生動,精道的工筆線描與水墨寫意有機結合。尤其是他筆下的虎被畫的栩栩如生,是他整個作品中最出彩的地方。再加上耳熟能詳的水滸故事,使得整個作品深深烙在妳的腦海,產生強烈的共鳴。
這強烈的共鳴,自然離不開作者高超的畫藝,如果仔細看,就會註意到,老虎的壹根根毛須都能看得壹清二楚,僅此壹點,就可以看出老畫家精益求精的創作態度。即使今天翻翻這樣的小人書,很多人仍會被其巨大的藝術感染力所震撼,那些粗制濫造文化產品的人實在應該感到汗顏。
當然,對於郭子興來說,他可不是什麽藝術家,或者藝術的捍衛者,他是個商人,是個大書販,在他眼媄應N是要用金錢來衡量和判斷的,像這套《武松打虎》,1957年的16張活頁連環畫,他可是經手過,就那麽簡簡單單十六幅畫,九品,成交價9000元,甚至連五十年代的《武松打虎》四條屏,也賣過3000塊的高價。而那還是三年前,按照現在連環畫的行情,每壹樣最少也能夠上萬!
現在,這套連環畫的彩繪手稿,看清楚,是手稿啊,就在眼前,全天下獨壹無二,又該是個什麽天價?!
郭子興的心緒有些混亂了,他不明白這樣的珍品怎麽會在南都這種小城市出現,要出現也該出現在北京的潘家園,上海的夫子廟,要麽就是頂級的拍賣會上……難道這是贗品?是對方忽悠自己?可萬壹這是真的呢,自己可就眼前走寶了……
郭子興拿不定主意,心中像螞蟻爬似得難受,不過畫稿的誘惑,還是讓他很快冷靜下來,再看林逸,竟然沒事兒人般,坐在原位上,正慢悠悠美滋滋地喝他的礦泉水。
廉價的礦泉水,壹塊錢壹瓶,他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拿出來的畫稿有多麽的珍貴,可以買幾卡車,不,幾百卡車幾千卡車他這樣的破水。
這鳥人,也太淡定了。
郭子興忍不住罵了壹句。
不過這次他可真冤枉了林逸。
林逸不是淡定地在假裝不知道,而是他真不知道。
他只知道這些畫稿應該值點錢,卻不知道值多少。
忍著滿肚子的不爽,郭子興非常鄭重地問了林逸壹個很重要的問題---“這些畫稿,妳想要多少錢?”
林逸回答很簡單,“對不起,不賣!”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