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E
愛戀頻道
說頻fb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妙醫鴻途14
煙斗老哥
2017/05/03發行
修煉狂潮23
傅嘯塵
2017/05/03發行
神武至尊25
憤怒的薩爾
2017/05/03發行
御神牌28
火槍手
2017/05/03發行
最強紈褲39
夏日易冷
2017/05/03發行
逆天劍皇49
半步滄桑
2017/05/03發行
開心漁場52
全金屬彈殼
2017/05/03發行
御天神帝56
亂世狂刀01
2017/05/03發行
特種神醫79
步行天下
2017/05/03發行
造化神王10
帝寶
2017/05/05發行
星域龍皇19
獨孤一劍
2017/05/05發行
天界戰神20
笑南風
2017/05/05發行
逆鱗23
柳下揮
2017/05/05發行
不死道祖24
仙子饒命
2017/05/05發行
終極戰兵32
梁七少
2014/05/05發行
無上進化32
浮兮
2017/05/05發行
醫者為王53
方千金
2017/05/05發行
天域王座10完
宛若新衣
2017/05/05發行
萬象神眼01
紫淵
2017/05/10發行
萬象神眼02
紫淵
2017/05/10發行
完美神醫11
步行天下
2017/05/10發行
天道圖書館18
情痴小和尚
2017/05/10發行
九天雷帝28
涅槃
2017/05/10發行
鬥神傳承31
浮兮
2017/05/10發行
御天神帝57
亂世狂刀01
2017/05/10發行
修真四萬年75
臥牛真人
2017/05/10發行
至聖之路79
永恆之火
2017/05/10發行
妙醫鴻途15
煙斗老哥
2017/05/12發行
修煉狂潮24
傅嘯塵
2017/05/12發行
神武至尊26
憤怒的薩爾
2017/05/12發行
最強紈褲40
夏日易冷
2017/05/12發行
逆天劍皇50
半步滄桑
2017/05/12發行
極品玄醫51
鐵沙
2017/05/12發行
開心漁場53
全金屬彈殼
2017/05/12發行
半仙闖江湖78
客居仙鄉
2017/05/12發行
特種神醫80
步行天下
2017/05/12發行
萬象神眼03
紫淵
2017/05/17發行
仙御星河12
隱為者
2017/05/17發行
天界戰神21
笑南風
2017/05/17發行
逆鱗24
柳下揮
2017/05/17發行
無上進化33
浮兮
2017/05/17發行
晶武時代47
closeads
2017/05/17發行
醫者為王54
方千金
2017/05/17發行
御天神帝58
亂世狂刀01
2017/05/17發行
修真四萬年76
臥牛真人
2017/05/17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半仙闖江湖》64 電子書2015/10/14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8
異俠第三部 7
轉帖:創世都市異能新書《超級兵帝》 作者:一世瘋狂 6
轉貼:起點都市小說《寵物天王》作者:皆破 5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4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4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歐皇掘起》作者:太上老牛 4
請各位推薦一些主角算是西方魔法師的小說,這方面的精品似乎很少...? 4
推薦現在正在追的書~~~~~ 4
轉帖起點新書:《異界之書 》 小說作者:寶月流光 4
本週熱門留言
卡提諾又被封了 329
請各位推薦一些主角算是西方魔法師的小說,這方面的精品似乎很少...? 264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231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216
尋求有"蘿莉"的系列小說!! 207
異俠第三部 153
可有類似刀劍神域的小說? 150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115
問大家幾個問題,如果你有能力時...... 93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85

 
 暱稱:
 密碼:
 

轉貼:起點東方玄幻新書:《穿越諸天當邪神》作者:欽定
發言人:搬運工  IP117.92.*.*  日期:2017/03/03 17:08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5053720
 某宅男在玩壹款黑暗系18禁養成類galgame時,意外穿越了,還隨身帶上了這款名為《邪神養成》遊戲的面板……
邪神的養成,需要他前往諸天位面副本完成黑暗任務,以及達成日常罪惡事件來實現。
“罪惡事件觸發:收養孤女林蕓蕓。”
“林蕓蕓?孤女?老王,找人去把林蕓蕓那個死鬼老爹撞死!快點,我趕時間!”
這是壹個誌向遠大的宅男,在隨身遊戲的“逼迫”下,美滋滋走上了邪(人)神(渣)之路的故事。
第壹章 壹只邪神

  “瘋了!張家書生瘋了!快跑啊!”
  “怎麽回事?姓張的他壹個窮酸書生,還能反了天去?”
  “他那是鬼上身,不是人,是鬼啊!鬼啊……”
  話音未落,壹把長劍從那人身後刺出,輕飄飄向上壹撩,身軀瞬間被切成兩半,滾燙的鮮血濺了壹臉。
  壹個手持銀色細劍,身著書生長袍的儒雅身影,出現在被切開身軀的後方。
  “張、張書生?”被濺了壹臉血的大漢,何曾見過這種恐怖畫面,連聲音都顫抖起來。
  張書生單手負在背後,右手甩了個漂亮的劍花,宛如壹個熟練的劍手。
  “胡屠戶?妳大概能值5個積分。”張書生笑呵呵地開口,說出來的,卻是胡屠戶完全聽不懂的話。
  那股殺意倒是傳達出來了,胡屠戶“噗通”壹聲跪倒在地,張開就要求饒:“張書生……不,張爺,寡婦的事不是我的主意啊!都是王家人,王家老爺……”
  刷!
  劍光壹掠,胡屠戶脖子上血箭噴出,身軀緩緩倒下。
  “不好意思,王家老爺是這麽說妳的。”
  張書生依舊是笑瞇瞇的樣子,胡屠戶卻從他的話語中,聽出了無盡的血腥。王家上下六十余口……
  隨著胡屠戶的倒下,壹段聲音傳到張書生的耳中。
  “副本主線任務完成。主線任務評價:A,支線劇情開發度:A,地圖探索度:B,罪惡度:C,綜合評價:B+。”
  “累積獲得積分:35分。累積獲得罪惡值:2點。”
  “請選擇回歸方式:壹、即刻回歸,二、三日內任意時間回歸。”
  張書生沒多考慮,直接選擇了即刻回歸,身影頓時化作壹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
  無盡世界的另壹邊,房間中的少年緩緩睜開眼睛,略帶疑惑地自語:“屠了王家上下六十四個人,居然才給2點罪惡值麽?”
  “其中1點應該是小型副本自帶的,所以其實才給了1點?成為邪神還是真是任重道遠啊……”
  這少年正是方才的張書生,他本名顧南,是壹個剛來到這奡X個月的穿越客。
  作為穿越者,顧南當然也有自己的金手指,那就是腦中壹個叫做“邪神殿”的東西。
  邪神殿來自於顧南前世玩的壹款養成遊戲,玩家在其中會扮演壹只邪神,從零開始養成自己。
  作為邪神,玩家需要隔壹段時間就前往副本世界完成任務,獲取積分和罪惡值。
  積分可以兌換商品,相當於邪神殿的貨幣,而罪惡值則更加重要。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罪惡值才是邪神的根本,不僅許多物品的兌換有罪惡值要求,連進階都需要罪惡值達標。
  顧南就是這樣被卡了許久,這次終於達標可以進階了!
  “進入邪神殿。”
  隨著命令發出,顧南的意識瞬間沈入邪神殿中。
  邪神殿是壹個晦暗的宮殿,顧南每次出現,都是獨自坐在王座之上,俯視著底下空蕩蕩的大殿——遊戲堨i沒有這麽寫實的體驗。
  當前積分:506,當前罪惡值:11。
  這樣的數字陳列著,昭示著顧南這段時間努力的成果。
  “進階。”顧南將兌換頁面拉到最後,選擇了“邪神進階”。
  “兌換物品:邪神進階。當前為壹階邪神,進階需要消耗積分300點,罪惡值要求:10點……符合要求,進階開始。”
  壹股莫名的力量開始降臨,轉眼間就落在顧南身上,而顧南則感覺像是有某種東西在灌入體內,渾身上下都有壹種膨脹感,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
  “變撈都從膨脹開始,這可不是什麽好兆頭……”顧南最後的意念吐槽著。
  等到顧南重新醒來時,自己依舊坐在幽暗的王座上,仿佛之前只是打了個盹兒,只有信息列表在清晰地告訴他:他並不是在做夢。
  “進階完成,綜合體質大幅度提高,二階物品兌換開放。請選擇二階進階方向。”
  作為玩過幾十個周目的老玩家,前世的十六階大邪神,顧南對於進階方向那是閉著眼睛也能選了,看都不看直接答。
  “敏捷型。”
  二階的方向分為力量、敏捷、體質、精神四類,考慮到後期要獨自完成各種副本,還是比較均衡的敏捷性靠譜。
  “二階方向選擇完成,獲得敏捷型邪神專屬技能:詭步,移動速度增加30%,出手速度增加50%。”
  二階的四個方向,全部都是給被動技能,相比之下敏捷型的詭步不算特別出色,也絕對不弱,算是很實用的被動。
  意識逐漸回歸現實,顧南重新站起身來,不僅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而且腳步也無端輕盈了許多。
  邪神力量的加持,果然是可以作用於現實的!
  顧南嘴角扯出壹抹冷笑:“二階的身體素質,我倒要看看還有誰能攔著我搶親……不對,達成事件!”
  在《邪神養成》這款遊戲中,會隨機觸發壹些罪惡事件,達成事件後可以獲得壹定的罪惡值。
  事件帶來的罪惡值,在遊戲前期絕對不算少,而且關鍵的是,事件達成遠比打副本容易啊!
  顧南穿越以來碰到的罪惡事件,基本都已經順利完成了,只剩下壹項需要壹定的實力,他不敢貿然行動。
  罪惡事件:姐姐顧念婚禮事件,最高可獲取5罪惡值。
  《邪神》堛爾o惡事件,有些是以任務形式發布,有些則不是。
  任務類事件目標明確,容易達成,但同時罪惡值也壹般不多;而另壹種則是探索類事件,這種事件只有大致場景,任由玩家開發,提供的罪惡值也更多壹些。
  當然,能不能拿到還要看玩家們的水準。
  探索類事件也被玩家們戲稱為“CG型事件”,換句話說就是專門拿來達成某些CG的,比如這壹次就很典型!
  海呀!這不明擺著呢麽?搶親順便向親姐姐表白,套路果然很紳士啊!
  顧南壹邊發表著正義的譴責,壹邊表示果然還是在下熟悉的那些遊戲事件,然後開始制定詳細的搶親計劃:
  從房頂上跳下來,壹拳打死新郎,然後向姐姐大人表白!嗯……如果她同意的話,再甩掉她。
  對於顧南這樣熟知遊戲的高玩來說,周密計劃什麽的實在太扯淡了,哪有壹拳打死來得簡單。
  高玩就是要相信自己的操作!

第二章 順風笑嘻嘻
  在這座不大不小的城市堙A顧家也算個不大不小的家族。
  從顧南爺爺那輩開始,就是城埵麻I名氣的企業家,再到顧南老爹三兄弟時,算是真正起了家,混進了上流社會。
  顧南的姐姐顧念要嫁人這件事,媕Y還很有些講究。
  但凡和平年代,豪門婚嫁總要講究個門當戶對,可顧念這壹樁卻不同,她要嫁的是壹個剛過二十,毫無背景的毛頭小子。
  “大師姐,妳何必跟壹群凡人虛與委蛇,還要嫁給那個姓林的?他可是武館的叛徒!”
  “就是啊,大師姐!妳這壹走就是大半年,我們可都盼著妳回武館來呢!”
  在顧家別墅區的壹處小院堙A壹男壹女兩人正苦口婆心地勸著,而坐在他們面前的,是壹個不緊不慢抿著茶,神色冷淡的少女。
  面對這兩個師弟師妹的苦勸,顧念連眼睛都沒揚壹下,淡然道:“妳們回去吧,我當年既然離開武館,就沒想過再回去。”
  “大師姐……”那女孩急了,眼看著都要哭出聲來,“自從妳走之後,師傅就打不動拳了,黃金武館那幫人還天天來鬧……妳再不回來,咱們武館就要倒了啊!”
  “哦。”顧念繼續冷漠臉。
  噎得兩人半天說不出話來,半天之後顧念才繼續悠悠開口:“我不管妳們怎麽找到我,現在我就是壹個普通人,只想過普通人的日子。”
  “說得好!”
  正在兩人還想再勸的時候,突然有個青年鼓著掌,從旁邊走了出來,正是顧南。
  兩人中的男子頓時變了冷臉:“妳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姐姐終於開竅了!妳說妳們這幫人,現在都什麽時代了,還學武功?呵,武功有子彈快?”
  顧南在壹旁大放厥詞,臉上掛滿了囂張和嘲諷,心堳o很平靜,甚至有些期待。
  從他第壹天來到這個世界起,就在通過各種手段了解這堙C
  壹個普通的科技位面?顧南是肯定不會信的,邪神殿帶他去過不少副本位面,壹個個武力值爆表,最次也是武林高手級別。
  直到後來聽說了“武館”的存在,顧南才感覺,壹個隱藏世界的大門正朝著自己緩緩開啟。
  這堜瓵蛌漯Z林高手,會是什麽樣的?
  正是抱著這樣的想法,顧南才會主動出言,試圖激怒這對明顯是武館出身的男女。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兩人居然沒壹個動怒的,對於他的話只是互視壹眼,臉上同時掛起了笑容。
  這笑得顧南認識啊,這叫做不屑。這是貓看見老鼠在自己面前蹦跶的表情。
  得,還給人家看扁了。
  這對男女都沒看顧南壹眼,齊齊向著顧念壹拱手,然後迅速地退走,沒幾下子就消失無蹤了。
  “退場速度倒是很快……”顧南隨口吐槽壹聲,又問道“姐,這兩個人是誰呀?”
  顧念依舊是平靜的神色:“張青,張媛。我在武館的朋友。”
  顧念曾經外出習武兩年,這在顧家不是什麽秘密話題。
  對於這樣的回答,顧南當然是不會滿意的,他想了想又換個角度問道:“姐,傳說中武林高手都會飛檐走壁,到了頂峰還能移山填海,是不是真的啊?”
  “移山填海只是傳說。”
  “那飛檐走壁是真的咯?”
  “我沒這麽說過。”
  見對方顯然不想繼續深談下去,顧南也不勉強。他依舊把這當成遊戲來玩,既然NPC不樂意說,當然玩家還沒觸發條件,追問也沒用。
  於是顧南也轉身告辭,順便還留下壹句:“姐,我很期待晚上妳的婚禮啊……”
  聲音在顧念的小院中久久回蕩,而少女在顧南離開後很久,才緩緩站起身來,有些木訥的目光緩緩凝實。
  “奇怪的變數……希望妳不要妨礙我,否則就算是弟弟妳……”
  ……
  張青、張媛兩人走在顧家的院落中,就好像自家的後花園壹樣——他們是沒經過通傳自己進來的,這些凡人的布置,對他們來說形同虛設。
  “哥,妳說要是大師姐硬是不肯回去,我們可怎麽辦呀?”張媛嘆了口氣。
  “不會的。”哥哥張青搖了搖頭,“師姐不是那種不念舊情的人,我想她壹定是有苦衷的……”
  這時候,壹個突兀的聲音插了進來:“哦,那是什麽苦衷?”
  兄妹兩人豁然揚頭,卻見壹個青年笑吟吟地站在前面,正是顧南。
  “又是妳。”張青眉頭皺了起來,有些不耐煩地擺了擺手,“小爺心情不好,別來煩我們,要不然大師姐的面子也不好使……”
  顧南笑了笑,直接伸手抓住張青的手腕,順勢往後壹拉。
  張青只覺得壹股大力傳來,整個人都要撲過去,瞬間變了臉色。
  可是他這時候想使力也來不及,幹脆微調壹下身位,身體反而主動往前倒過去。他的經驗也很豐富,被動當然不如主動,甚至他還有反擊的機會。
  “小子,等會兒就讓妳知道厲害!”張青壹瞬間就調整好了心態,臉上也開始掛起了冷笑。
  不過是壹個普通人而已!
  然而他哪媟Q得到,顧南是玩虛擬格鬥十幾年的高玩,戰鬥經驗之豐富,比起百戰老兵也毫不遜色——能夠死上成千上萬回積攢經驗的,只有玩家。
  只見顧南稍稍壹個側步,張青反擊的壹拳直接落空,而他卻隨手壹掌砸在張青背上,那怪力直接砸得張青猛吐壹口熱血,整個人重重摔落下去。
  這情形不止驚呆了張家兩兄妹,連顧南自己都有點楞神。
  這兩人看起來這麽氣勢非凡、王霸之氣爆表的,敢情這麽不經打?
  只是壹交手,顧南就大概知道對手是什麽水準了。純按身體素質看,這兩人恐怕只和自己壹階時差不多,屬於比普通人強壯壹些,但絕對沒有突破極限。
  而以他二階邪神的軀體強度,那絕對是全方位的非人類,根本不是這兩人能比的。
  妹妹張媛這下子也傻了,眼前這人動手間,完全看不出半點內息流轉的意思,可就是壹巴掌拍得哥哥吐血……這是什麽樣的敵人?
  不管什麽樣,自己肯定打不過就是了,所以她轉身就想逃跑。
  於是顧南也樂了。要說玩家們最擅長什麽,那肯定不是剛正面,是補刀和痛打落水狗啊!
  順風笑嘻嘻,逆風媽賣批,張媛這壹跑,才是進入了顧南的節奏。
  
第三章 校花的貼身兵王保鏢
    片刻之後,張家兄妹都被顧南帶到壹個角落堙C
  張青的兩只胳膊,都已經被顧南卸了關節,壹只左腿更是被踹得骨折……最大限度打擊他的戰鬥力,順便還讓兩人跑不掉。
  “說說吧,我姐到底是什麽回事。”顧南伸手捏了捏張媛的小臉,直把躺在壹旁的張青看得怒火中燒,恨不得從他身上咬下塊肉來。
  “我……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張媛這時候說話帶了點哭腔,臉上還帶著淚痕,小心翼翼地看著顧南,好像生怕他不高興似的。
  這可不是拿她哥哥威脅的,而是顧南已經實打實地揍了她壹頓。
  張媛的逃跑當然沒有成功,被顧南抓住直接壹頓胖揍,現在渾身上下沒幾塊肉是好的——對於顧南這種老玩家來說,NPC的性別也就是壹點視覺差異,打起來都是壹樣手感。
  聽到這回答,顧南頓時眼睛壹瞪,又把張媛嚇了壹跳,連連擺手:“不是……我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張媛用力吸了口氣,又看看攤在壹邊的哥哥,也只好咬咬牙全說了出來……反正只是大師姐的壹些基本情況,也不是什麽大秘密不是?
  她不知道的是,就是她所說的這些基本情況,幫了顧南大忙。
  “……妳是說,顧念她從幾年前學藝開始,就展露出極高的天賦,很快成了妳們的大師姐,但是後來又壹聲不響地離開了。”
  “而她現在要嫁的那個林楓,就是被妳們武館曾經趕出來的弟子?並且他學藝時就迷戀我姐姐?”
  “差不多是這樣了……”張媛微低著頭,用余光看著顧南,她真的是將知道的全說出來了,只希望這個人不要再為難他們兄妹倆。
  顧南摸著下巴,琢磨著:“這堶授\明了是有貓膩,但是看顧念的模樣,也不像是墜入愛河……”
  作為壹個玩家,顧南進入任務模式之後,就沒再將自己代入劇情了,什麽姐姐不姐姐也顧不上,他現在只對劇情感興趣。
  “看來壹切的根源,還要落在那個林楓身上……唔,為什麽這名字這麽像主角?”
  ……
  對於男頻小說而言,主角的起名都是有規矩的,像什麽林啊、葉啊、王啊,都是大姓,配上個風、塵之類或者同音的字做名,那壹個好名字就出來了。
  而像顧南這種破名字,顯然就沒有主角命。
  顧南此前並沒有特地去了解林楓這個人,只知道他好像因為對顧家有恩,所以家媮朁唹L做女婿,年紀最適合的就是他姐姐顧念。
  在背景故事沒被用到的時候,玩家們是不會去特意了解的,基本是任務來了才慢慢開始翻找。
  顧南現在就是這樣做的。
  他跑到家堛瑰仵蚴ョA將林楓此人的履歷從頭到尾看了壹遍,頓時被嚇了壹跳。
  這活脫脫是都市兵王回歸流的模板啊!
  從小在深山堛齯j,幾年前在武館學武,後來因為壹些糾紛被逐出師門,就跑到部隊堨h。結果沒過半年,又因為頂撞上級被開除,這才回到老家豐城。
  這壹回來可就壹發不可收拾,總裁禦姐、大胸警花、校花蘿莉,壹個接壹個出現在……哦哦,串場了。
  總之林楓同學身邊女人不斷,就連顧念也神奇地回到老家,然後陰差陽錯地作為千金大小姐,要嫁給這個林楓了。
  按照張家兄妹的說法,顧念正是林楓的初戀……不對,應該是暗戀對象。
  顧南還在記錄中,看到了這件事的詳細來由。
  說起來也簡單,無非是顧家老爺子發瘋要去五臺山走壹圈,結果在飛機上心臟病發作。幸好碰上林楓在場,用家傳的針灸醫術救了他壹命……
  “可以可以,幾根針能治心肌梗塞。”顧南平靜地蓋上卷宗,嘴角卻掛上壹抹冷笑。
  要說巧合,這也太巧了點,顧南寧可相信,這是有人專門為林楓排的壹場大戲……可誰有這麽大的手筆,而他圖謀的又是什麽?
  “還是要先去見這個林楓壹面。”
  ……
  靜謐的校園中,粉色的櫻花緩緩飄落。
  短發明媚的校服少女走在前面,壹蹦壹跳地前進著,偶爾還會回頭嚷著:“林楓,妳快點!還說自己是兵王呢,走路都慢吞吞的!”
  慢悠悠跟在少女身後的,是壹個留著幹練平頭的青年,他小跑著跟上來,嘴上卻無奈道:“我的楊大小姐,我是保鏢,不是陪逛。”
  林楓臉上掛著苦笑。眼前這少女叫做楊嵐,據說是這所大學堮晡嶍讀漱H物。
  但對於林楓來說卻興趣不大,因為只是回豐城這短短幾個月堙A他已經招惹了不知道多少女人,實在沒心情再惹上壹個。
  如果不是受那位老朋友的囑托,他才沒空來給這種大家族的小姐當保鏢……
  有時候林楓也想不明白,為什麽這麽多女人都會看上自己呢?
  楊嵐拿她漂亮的大眼睛打量著林楓,嘴角抿著笑,嬉笑道:“那還不都壹樣麽?再說了……”
  “小心!”
  美女校花楊嵐同學話未說完,林楓卻猛地神色壹變,壹把將她撲倒。
  而就在兩人倒下的瞬間,壹道細小的黑影從上方掠過,落在楊嵐身側的地面上,直接將地面砸出壹個小窟窿。
  兩人這才看清,這黑影居然是壹顆隨處可見的小石子。
  “高手……”
  林楓心中微沈,能把壹顆小石頭用成這樣,對方必然是暗器高手。而這樣的對手,也往往是保鏢們最討厭的壹類人。
  “要是對方壹直躲在暗處,那楊嵐就危險了!”林楓警惕地打量四周,正要出言激對方現身,卻看到前面壹個人影緩緩走出……
  咦,他居然就這樣走出來了……
  顧南可不知道林楓的想法。他從來不會什麽暗器,小石子力道足,那完全是他自己力氣夠大而已,跟技巧沒什麽關系。
  二階邪神的身體素質,對於人類完全是碾壓級的。
  “顧二哥?”這邊的楊嵐看到顧南之後,忍不住驚呼出聲。
  顧南微微壹怔,無奈地摸了摸鼻子。他對前身的記憶繼承並不多,沒想到這位被保護的校花,竟然是認得他的。
  不過這也不影響什麽,畢竟他這壹趟,是為了校花的貼身兵王保鏢而來。
  

第四章 辣手摧花
    “楊小姐,妳認識他?”林楓將楊嵐扶起,目光緊緊盯著顧南,沈聲問道。
  “認識啊,他就是顧……顧念的弟弟。”
  當說到顧念這個名字的時候,楊校花的明顯神色壹黯。她也是大世家的子女,對顧家要嫁女兒給林楓的事,很是清楚。
  林楓看著顧南的眼神不由有些奇怪,他想不通為什麽顧家人會來伏擊楊嵐。
  “妳既然是顧念的弟弟,為什麽要攻擊楊嵐,不怕引起兩家戰火麽?”林楓寒聲喝問,他到現在都以為顧南是為楊嵐而來。
  顧南笑了笑,他壓根沒有多說的意思,直接向前跨出壹步,猛地壹拳砸向林楓。
  就是這樣簡簡單單的壹拳,林楓卻有種不知道怎麽應對的感覺。
  他有無數珍寶級的武功傍身,也有極為深厚的內功底子,對方的拳路也毫不復雜,沒有任何虛實變化。可是這樣的壹拳……
  太快了!
  單以武學水準論,林楓其實比之前的張青、張媛兄妹強出不少,但他們的境界卻是相仿。所以面對顧南碾壓級的身體素質,林楓也是壹樣無可奈何。
  超強的力量和爆發,再加上50%出手速度的加成,林楓都只能勉強看清這壹拳,身體根本來不及反應。
  “哢嚓!”
  這壹拳砸在林楓臉上,直接將兵王同學的俊臉打得浮腫,面骨骨折。
  而林楓也瞬間被轟倒在地,整個過程只用了半秒,快到楊嵐都沒有反應過來,她的貼身保鏢就已經躺倒。
  “妳、妳怎麽……”楊嵐指著突然出現的顧南,聲音都有些顫抖。
  她想不通,為什麽可以輕松應付三五個大漢,明明是武林高手的林楓,此時會被人壹擊打倒?
  而打倒他的,還是這個向來默默無聞的顧二哥……
  林楓已經昏迷過去,顧南單手提起他來,另壹只手卻將楊嵐的嬌軀壹攬,直接帶著兩人迅速離去。
  ……
  在豐城西邊的壹處小平房中,壹名紮著單馬尾的少女,正在廚房娷\弄著,撲鼻的香氣陣陣傳來。
  而客廳堨縝陶個須發皆白的老頭兒,不緊不慢地抽著大煙,聽著電視堛犖t員唱著小曲兒。
  要說頭發、眉毛、胡須能全白成他這模樣,也確實是不容易的,很有點仙風道骨的意思。
  這位老人姓李,今年已經八十有六,很少有人知道,他在三十年前是武林堮鶧垢讀漱H物。後來上了年紀,才和孫女隱居鬧市,最近又收了個徒弟……
  “砰!”
  壹陣瓷盆掉落在地的聲音從廚房傳來,李老頭連忙站起身,壹路小跑過去,卻見那單馬尾少女正跪倒在地,聲音堭a著哭腔。
  “爺爺……小楓他、他出事了!”
  ……
  等到林楓幽幽轉醒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正被繩索綁在椅子上,而楊嵐和那個“顧二哥”就在旁邊。
  楊校花俏臉蒼白,不知道受了哪些非人的對待。
  林楓只感覺壹股邪火直沖腦門,猛地站起身,連帶著椅子也被他帶起來:“妳以為憑這幾根繩子,就能綁得住我林楓麽?”
  話音剛落,只見林楓壹聲大喝,周身的繩索竟是寸寸崩斷,而他本人則以驚人的速度沖向顧南。
  然而下壹刻,他就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
  “傻孩子,忘了自己是怎麽給綁上的了?”顧南無奈地搖搖頭。
  “顧二哥,妳都這麽厲害了,幹嘛非和林楓過不去呀?”楊嵐看見這壹幕,捂著嘴,強笑著說道。
  顧南擺了擺手:“我跟這小子沒什麽仇怨,有點事想找妳了解壹下。”
  “啊?什麽事……”楊嵐聽見顧南的目標原來真是自己,不由也心慌了下。
  顧南停頓了壹下沒說話,單手抓著楊校花的下巴,把她的腦袋掰過來,直視那對漂亮的大眼睛,沈聲道:“妳和林楓是怎麽認識的?”
  “就是他給我當保鏢,認識的呀……”
  顧南笑了笑,從旁邊抓起壹把小刀,隨手往林楓那邊丟過去。
  噗嗤!
  鮮血四濺,小刀直接貫穿了林楓的肩膀,讓還趴在地上起不來的林楓壹個抽抽,好不容易提起來的壹口氣,又泄了大半。
  “啊……唔!”
  顧南單手按住楊嵐的嘴巴,把她的尖叫盡數堵了回去。
  “林楓是妳自己給楊正庭推薦的,妳以為我顧家的情報網全是瞎的?”顧南冷笑壹聲,“我只給妳最後壹次機會,我今天就算殺了他,也沒誰會為了個死人找我麻煩。”
  或許是顧南的威脅生了效,又或許是楊嵐認為這不是多重要的事,她開始倒豆子壹樣說起他們兩人的相識。
  說起來很可笑,楊嵐有個叫做李晶瑩的閨蜜,而李晶瑩是和林楓從小壹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兩人就是通過李晶瑩認識的。
  “這麽狗血……看來是真話。”顧南用壹種奇怪的邏輯判斷著。
  李晶瑩確實是林楓的眾多女人之壹,這壹點,顧家的情報上也有顯示。
  林楓像是壹個顧南前世小說中,擁有“都市兵王型”主角模板的人。他身上有很多說不通的點,而其中最古怪的,當然就是桃花運。
  學武、兵王、回鄉之類的,都還說得過去,唯獨這多得離譜的女人不斷出現,很是奇怪。
  如果這背後真有什麽黑手在推動,這些女人的出現,無疑是最容易找出疑點的地方。
  “青梅竹馬麽?”顧南摸著下巴,看來距離真相又近了壹步。
  而湊巧得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轟!
  顧南所在的這處地下倉庫大門被砸開,現出壹高壹矮兩個身影。高的是壹個紮著單馬尾的女孩,矮的則是壹個仙風道骨的老頭兒。
  正是李晶瑩和她爺爺,當年被稱為武學泰鬥,綽號“滅絕聖手”的李清輝。
  “爺爺,在前面,小楓就在前面!”李晶瑩手捧著壹枚玉佩,玉佩散發著淡淡的微光,為他們指引方向。
  顧南見到兩人到來,隨手丟開楊嵐,饒有興致地看向那單馬尾女孩:“妳就是李晶瑩?”
  “是我……小楓!”
  李晶瑩剛應壹聲,就看見了剛從血泊中爬起來的林楓,頓時花容失色,二話不說向著他沖了過去。
  “不要過來!”林楓嚇了壹跳,連忙要阻止李晶瑩的動作,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顧南身影壹晃,瞬間擋在李晶瑩面前,然後壹拳轟在少女的腹部!
  

第五章 顧念的目的
    顧南的拳勁有多大?
  連林楓這樣身體素質超過常人的武者,都會被壹拳打得昏迷過去,這要是打在李晶瑩這樣的普通人身上,後果可想而知。
  女孩的面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白起來,然後猛地吐出壹口鮮血,整個人跪倒在地。
  以顧南多年虐殺NPC的經驗來看,這壹拳已經讓李晶瑩胃部大量出血,其余器官估計也有受到震蕩,出現移位的問題,生機渺茫。
  實際上這還是顧南沒出全力的緣故,否則打得李晶瑩腹部爆裂都有可能。
  “啊啊啊!我要妳死!”
  李晶瑩的慘狀刺激到了林楓,他狠狠拔出肩部的小刀,以壹種驚人的速度狂奔而來,壹刀紮在顧南胸口。
  “鏗!”
  金屬交擊的聲音傳出,這把普通的水果刀,僅僅刺破了顧南的衣服,隨後就被他的肌肉直接崩斷。
  “爆種了麽?可惜還是太弱了啊……如果只有這種程度的話……”顧南有些遺憾地搖搖頭。
  他把李晶瑩打成重傷,就是想看林楓能不能給他什麽“驚喜”,可惜還是不夠。
  “刀槍不入,身如鐵石……外家先天高手?”
  “嗯?”
  顧南轉頭看去,只見那老頭李清輝不知何時來到了近處,雙手顫抖地抱住李晶瑩,然而後者早已經不會動彈了。
  慘劇發生得太快,快到連李清輝都來不及阻止,所以他心中充斥著憤怒和自責。
  他恨自己的自負。若不是自負以自己的江湖地位,沒有誰敢動自家孫女,他怎麽會如此輕率行事?
  於是老人用微顫的手將李晶瑩放下,站起身來,通紅的雙眼狠狠盯住顧南。
  “年紀輕輕能邁入先天境界,確實不凡。”李清輝的聲音中,仿佛潛藏著狂風暴雨。
  他緩緩將袖子卷起:“我不管妳是哪家的傳人,手段如此狠辣,連晶瑩壹個普通人都能下此毒手,老夫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替武林……”
  砰!
  李清輝話未說完,顧南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他跟前,直接壹拳轟在老頭兒腦門上,於是李清輝也橫飛出去。
  “這麽弱,廢話還這麽多。”顧南很是疑惑,完全不懂這些人不好好準備打架,說那麽多話的意義何在。
  “師傅!”林楓再度狂吼壹聲,不知道哪堣S生出些力氣,試圖和顧南拼命,但結果自然也沒有兩樣。
  將林楓打得鼻青臉腫之後,顧南笑著拍了拍他的臉頰:“想找我報仇的話,晚上記得來我家結婚哦!”
  ……
  半個小時後,顧南重新回到顧家,手上還把玩著壹塊玉佩,正是之前李晶瑩手上那塊。
  顧南對這些女人的來歷有所懷疑,可他不覺得她們本身會知道多少事,所以對於這塊玉佩的興趣,反而更大壹些。
  能夠預警林楓的遇險,還能帶著李家爺孫找到那個倉庫,這已經不是武學範疇內的東西了。
  可惜自從到了顧南手上後,這塊玉佩就仿佛失去了精氣神,再沒有之前那種淡淡的熒光,就好像壹塊普通的古物。
  不過以顧南常年出入各大副本的直覺,他還是能明顯感覺出,這塊玉佩中潛藏著巨大的能量,哪怕是爆發出壹小點,也足以摧毀目前的他。
  “至少是四階層次的能量……”
  作為曾經的三轉十六階大邪神,顧南對於能量層級的把握非常準確。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感覺到奇怪。
  壹群連二階都不到的小人物身上,居然出現四階層次的物品,這本身就很不尋常。
  想到這堙A顧南頓時想明白下壹步要去找誰了。
  ……
  顧念獨自壹人坐在院落中,依舊是抿著壹杯香茶,卻總有些心神不寧。
  到了她這個層次的武者,對許多事物都有著莫名的感應……其實她這個弟弟的古怪態度,傻子都能看出來有問題,只是不知道問題出在何處。
  就在她細細思索整件事的時候,壹張照片突然從她上方飄落下來。
  顧念的靈覺何等敏銳,幾乎是下意識地伸手壹夾,直接將那照片夾在手中。而那照片上的內容卻讓她瞳孔微縮。
  那赫然是壹枚玉佩!
  “看來妳認得這個。”顧南淡笑著從陰影中走出,雙手負在背後,居然硬是讓他裝出幾分高人的味道。
  “龍玉在妳手堙H”顧念依舊保持著平靜的神色,甚至連聲音都沒什麽變化,只是放下茶杯的手稍稍有點抖。
  顧南將這個細節完美捕捉到,略帶好奇地問道:“這玉佩叫做龍玉?”
  顧念的目光變得無比古怪:“妳……不認識?多少人為了謀奪這枚龍玉費盡心思,沒想到被妳壹個不知情的人得到了。”
  “它有什麽用?”顧南並不想理會少女的疑惑,直接問道。
  顧念沒多少猶豫,直言道:“龍玉的作用不是多大的秘密,壹些武林堛漲悀H都知道……龍玉是氣運至寶,得龍玉者可得天下之運。”
  她停頓了壹下,然後看向顧南:“在武林堙A龍玉關系到壹位前輩的傳承。”
  “哪個前輩?”
  “劍妖莫白。”
  顧南點了點頭,他知道什麽氣運至寶基本是扯淡的,武林前輩“莫白”的傳承,恐怕才是壹群人爭奪的關鍵。
  “這麽說來。”顧南從衣服兜堭ルX壹枚玉佩,正是那龍玉,“有了它就能獲得傳承咯?”
  顧念的目光在龍玉上停了停,隨後卻又移開了:“沒那麽簡單。傳承是莫白留給自家後人的,還特地尋找了守護者壹族,為他的後人保護龍玉。”
  “該不會是需要莫家後人的血之類的,才能開啟傳承吧?”顧南皺了皺眉,感到有些頭疼。
  “比這更麻煩,是需要血裔後人親自開啟傳承才行。”顧念搖了搖頭,“對了,莫白是劍妖成名後的名字,他本家姓林。”
  顧南“哦”了壹聲,這下他明白顧念同意和林楓結婚的緣由了。
  結婚是假,有意接近才是目的。
  想到這堙A顧南便笑了笑說道:“既然姐妳早有安排,我就不插手了……用上這枚龍玉的時候,盡管招呼小弟哦!”
  這話實際是在說,妳就只管玩去吧,反正最終還不是要來找我,龍玉在我手上呢!
  “等下,妳的照片別忘了帶走。”
  顧南聽到這話,回頭看去,卻見那張薄薄的照片,以驚人的速度向自己襲來!
  

第六章 婚禮開始,武林名宿
    對於真正的武林高手來說,飛花摘葉,都可傷人。顧念無疑就已經是這個級別的高手。
  薄薄的相片被她單手甩出,就如同鋒利的暗器,徑直劃過顧南的脖頸。
  金屬撞擊聲再度傳來,顧南竟是連躲都不躲,直接拿脖子硬抗了這壹記——這不是顧南他裝逼,而是無奈之舉,因為顧念已經欺到了身前。
  顧南自從進階之後,那是壹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連那個看起來很牛逼的老頭,也不是他壹合之敵,這多少讓他有些膨脹。
  膨脹的人總要受點教訓。
  借著“暗器”先手的契機,顧念得以第壹時間出手,瞬間就將顧南壓入下風。
  在顧南的第壹視角中,對方的身體素質其實並不強大,頂多比那老頭強出壹些,但也強得有限。
  可是每次與對方對拳,顧念的手上仿佛有種奇怪的力道,把自己的力氣卸去大半,而自己每被打中壹拳,那力道又會像壹條靈蛇,迅速鉆入自己體內。
  幾輪下來,顧南只覺得身上有無數條小蛇在遊走,動作都開始變形。
  而顧南不知道的是,顧念其實這時候更是心驚。
  她早就看出,顧南修的是外家先天境界。在武林中,以外家功夫入先天,總歸是比不上傳統內家的,無論是戰力還是地位。
  內家拳到了先天境界,靈活的內勁運用,足以打得外家高手苦不堪言。而且內家氣勁更有養生功效,壽命也要長出不少。
  壹般來說,只有那種明知道修內家先天無望的武者,才會專攻外功。
  可是眼前自己這個弟弟……武林中何曾有這個層次的外家功夫!
  外家高手固然軀體力量會強壹些,可也沒聽說過單憑身體,就能硬抗內勁之力的啊!
  尋常外家高手,中個幾道內勁就要爬不起來了,可是自己明明已經打了對方幾十拳,他卻還像個沒事人似的。
  又是壹拳對轟,顧南和顧念兩人同時退開。
  顧南甩了甩手,甚至還原地跳了兩下,仿佛要把身上的“小蛇”都抖下去;而顧念則連忙原地調息——方才壹輪瘋狂對轟,差點打得她回不過氣來。
  “這就是內家拳勁?有點意思。”等到氣勁被徹底去除,顧南沖著有點懵逼的少女高手笑了笑,然後轉身離去。
  ……
  和顧念的壹戰,是在顧南預料中的事情,但其中過程卻值得他深思。
  “看來那些修煉內勁的武林高手,到了他們的先天境界之後,還是有壹定戰鬥力的,先天大概相當於二階?”
  “那個李老頭這麽弱,多半是因為我出手太快,他連調動內息的機會都沒有,就已經敗了……”
  “唔……也就是說,內家高手壹旦遭遇偷襲,其實也未必強到哪堨h?”
  顧南總結著這個世界的高手水準,以及可以為自己所用的弱點。
  他其實也明白,自己和那些外家先天差距在哪。所謂的外家先天,完全是靠外力錘煉肉體,不僅給身體留下無數暗傷,而且效力只停留在體表。
  而他自己所經歷的,是以邪神殿之力為他進階,身體素質由內而外全方位提高,簡直高到不知道哪堨h了。
  ……
  在顧南離開之後,顧念又緩緩坐回了原處,而在她身邊卻緩緩出現壹個黑影。
  “小姐,需不需要我去查查這個顧南?”
  “用不著。”顧念毫不猶豫地打斷道,“不管他有什麽奇遇,終究是我弟弟,因果難斷……等這邊事情了結,回去時不妨帶上他。”
  “平白惹上壹段因果,這次轉生當真是得不償失。”那黑影的聲音有些陰柔,又有些蒼老,難辨男女。
  這聲音停頓了下,又道:“小姐,若那東西果真在劍妖遺物之中,那還罷了,可若只是謠傳……咱們的時間可不多了。”
  聽到這話,顧念看起來也有些發愁,只能自我安慰地說道:“幾處可疑之地都搜查過,只剩下劍妖傳承這壹地了。”
  “況且如今說這些也為時已晚,究竟成還是不成,今天晚上就能見分曉。”
  ……
  晚間時分,整個豐城的上層都被動員起來,來到到城西的壹處高檔酒店。
  沒辦法,顧家大小姐大婚,而且對象還是如今城堛奶漭i熱的紅人,那位跟幾方勢力都有淵源的林楓同學。
  城西這處酒店的位置稍有點偏,檔次也不是最高的,但據說是顧家大小姐親自選的地方,大家也就只能將就壹下。
  “王總,您也來啦?”
  “哎呦!這不是咱們孫老板麽?顧老太爺親自給發的請帖,誰不得給這個面子……”
  “是這個理兒!”
  此時距離婚禮開場還有半個來小時,來賓們已經快到齊了。顧家對這場婚禮極其重視,不僅廣發請柬,而且動用了不少關系,力求把場面做到最大。
  很多平日堣w經不現身的老人,也被請到了現場。
  毫不客氣地說,現在大半個豐城都在這家酒店堙C如果在這堹{枚導彈,立馬就能讓全城陷入癱瘓。
  “新郎來啦!新郎……哎,楓少您這架勢是?”
  壹陣騷亂從門口方向傳來,不少人都向那邊望去,卻見林楓正沈著臉走進來,而他身後還跟著浩浩蕩蕩壹大支隊伍。
  林楓背後大概跟著十幾個人,個個白發蒼蒼,皺容滿面,可是氣勢卻都相當不凡,壹看就不是尋常人物。
  顧家在大廳主事的,是顧家老三顧心銘,他連忙迎上來攔住這壹行:“林楓,妳這是要做什麽?”
  林楓勉強壹拱手道:“三叔,這些都是我的長輩,他們是來給我師傅討個說法……”
  “長輩?”顧心銘疑惑地看了看這十幾個老頭。
  “不錯!”只見林楓身後壹老頭重重哼了壹聲,上前道,“老夫八雁門張松鶴!”
  “閻武門沈若!”
  “九截拳傳人陳柏文!”
  “壹心劍王明鑫!”
  “霸拳嚴動!”
  “……”
  等到這十幾個老頭各自報完名字,在場眾人早已鴉雀無聲。這些豐城的上層人物,多少都對武林中人有所了解,這時候可被嚇了壹跳。
  這些人……居然都是傳說中的武林名宿!
  壹個個都是成名幾十年的武學大家!
  如雷貫耳!名滿天下!
  是什麽樣的事,什麽樣的人,能把這十幾位名家壹齊招惹出來?
  只見那領頭模樣的八雁門張松鶴又上前壹步,沈聲道:“我們這十幾個老不死這趟來,是為武林前輩‘滅絕聖手’李清輝老先生討個公道!”
  “顧南小兒!妳敢對李老先生下毒手,不敢現身壹見麽?”
  

第七章 橫掃內家高手
  十余位武林名宿聯袂到訪,只為找顧南討壹個說法,這聲勢還是相當嚇人的。
  然而當事人卻正站在二樓高臺上,饒有興致地看著下面,他甚至還有些躍躍欲試。
  顧念連忙對他說道:“妳不要現身,先讓下面的人應付,磨掉這些人的銳氣。我再出面引林楓上來。”
  很少有人知道,顧念其實和林楓早就相識,那是她還在武館的時候。林楓早就對她壹見鐘情,這也是她布下這個局的起因。
  “引他上來就夠了?”顧南反問道。
  顧念則露出壹抹微笑:“這座酒店……就是劍妖莫白的陵墓舊址!”
  聽到這話,連顧南都忍不住微微壹楞。敢情自己這姐姐是當真萬事俱備,只等壹塊龍玉了呀!
  如果沒有自己的出現,她恐怕是要借著婚禮的由頭,騙出龍玉的下落。
  以顧念老司機的手段,要炮制林楓這小年輕可太容易了。隨便找個“交換家傳寶物”之類的理由,只要林楓知道龍玉這回事,基本就藏不住了。
  不過顧南可沒有完全聽從的意思,他從來沒有忘記,自己做了這麽多準備,可全是為了“婚禮事件”上的罪惡值啊!
  邪神殿的提示告訴顧南,婚禮事件已經展開。如果任由顧念把林楓帶走,那自己去哪混罪惡值去?
  所以勢必要大鬧壹場。
  只見顧南拍拍胸脯道:“不就是十幾個半條腿邁進棺材的老頭兒麽?看我去料理了他們!”
  “哎,妳等等!”顧念怕的就是這個,連忙要伸手去拉住他,卻還是慢了壹步。
  以顧南的爆發力,轉瞬之間就從二樓直接飛躍而下,把顧念氣得直跳腳。
  下面這些可不是普通貨色,對於內家拳高手來說,五六十歲還算得上是壯年,就是比之自己也未必差了多少。
  顧念自忖就是自己下場,恐怕最多也就能應付兩三個老頭,可下面站這十幾個呢!
  難道真的要讓閻老出手?
  這邊顧念暗自思索著,顧南可沒有心思理會她的想法。他從二樓高臺上直接躍下,怪力狠狠砸在酒店的地板上,將大理石地面都震出無數裂縫。
  壹聲駭人的悶響過後,眾人這才看清,原來是顧南跳了下來,個個咋舌不已,連林楓壹行都被他這出場嚇了壹跳。
  “妳們這些個老不死的,找我有什麽事?”顧南開口第壹句話,就徹底引爆了全場。
  “這個顧南……他瘋了吧?”
  “顧家是怎麽教孩子的,難道他不知道這些武林人士所代表的意義麽?”
  “哎……現在的年輕壹代,壹個個喊著科學,還有幾個人知道這背後的事?”
  而那十幾位武林名宿,竟是壹時間沒壹個說話的——有的是被氣得說不話,也不知道如何跟壹個小輩對罵,而有的則幹脆都沒反應過來。
  這小屁孩……是在罵我們?
  林楓更是勃然大怒,他伸出手指著顧南道:“顧南,妳無緣無故打傷我師傅和瑩姐,今天我們就要替天行道,好好……”
  “少廢話,手底下見真章!”
  顧南毫不客氣地打斷,直接將林楓的“大義之言”全逼了回去,而他也確實沒法再說,因為顧南做了壹件更加駭人聽聞的事。
  他居然伸出雙手環抱椄W,然後生生把立柱扯了出來!
  這壹幕直接看呆了在場的眾人,也看呆了名宿們和二樓的顧念,就連壹直潛藏在顧念影子堛漕漲魽A都忍不住冒出頭來。
  “這小子……難道是修肉身成聖道的先天境?”
  黑影的話讓顧念回過神來,猛地壹拍扶手道:“是了!他肯定是不知從哪得了肉身道的傳承,機緣巧合下突破到先天境界!”
  難怪他對內家氣勁毫無感覺!
  跟走上歧途的外功先天不同,肉身成聖道可是世間頂尖的七絕道之壹,是真正的通天大道。壹旦修成,威能自然遠超同階。
  看熱鬧的人能傻,林楓等人可不能傻,因為顧南已經壹柱子砸了下來。
  “天降正義!”顧南惡狠狠的壹柱子砸落,口中還高呼著惡趣味的口號。
  而柱子所到之處,更是非死即殘,擦到個邊都至少是骨折的下場。以顧南的恐怖怪力,這些武林高手還能有什麽辦法?
  內勁可卸不去柱子砸臉的力道!
  武林名宿們當場被砸死壹個,正是那位自稱“九截拳傳人陳柏文”的老前輩,可憐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成了壹堆肉醬。
  其余諸人也是四散而逃,大廳中的場面壹片混亂,賓客們更大多是趴在地上逃離的——自從幾個不怕死的,被顧南壹柱子掃到湀堨h之後。
  這下子真沒人敢多嘴了。
  “林楓!妳有種出來啊!”顧南抱著個大柱子,身形自然沒那麽靈活,壹下子讓林楓等人躲藏起來,便幹脆原地出言嘲諷。
  “就憑妳這樣的廢物,還敢來找我麻煩?我告訴妳,我不但要打妳師傅,今天還要把妳們這些個武林高手,通通打成殘廢!”
  某根立柱後面,林楓的雙眼早已通紅,他幾番要出去拼命,卻被老前輩們死死按住。
  “莫要中了他的激將法!”張松鶴沈聲說道,“這人固然天生神力,但周身並無內息流轉,顯然不通武功!只要我等近身,他就必死無……”
  轟!
  壹柱子砸在張松鶴背後的立柱上,壹大塊碎石砸落,直接把老頭兒腦門砸出個窟窿。
  而張松鶴也顧不得頭上冒血,連忙拉著林楓飛身退去——幸好這大廳埵a形復雜,否則他們連周旋的機會都沒有。
  又是壹柱子沒掃到人,顧南卻是絲毫不著急,就這樣不緊不慢地向前走著。只要那邊有異動,上來就是壹柱子。
  這也是他想出來,對付內家高手的方法之壹。
  妳特麽不是內勁牛逼麽?有本事把內勁順著柱子傳過來啊?
  大廳中漸漸安靜下來,賓客們早就逃得壹個不剩,林楓等人還在苦等時機,二樓也只有顧念在默默看著下方的鬧劇。
  顧南就像是個無敵的將軍,冷笑環顧著戰場,竟無壹合之敵。
  作為壹個高玩,顧南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要打擊對方的心態。只要把絕境的對手心態玩崩,他就真的輸定了。
  於是他繼續飆垃圾話。
  “林楓,妳以為這場婚禮是給妳準備的麽?實話告訴妳,早在妳認識我姐姐之前,她就已經是我的人了!嘖嘖,親姐姐到底是親姐姐,肥水不流外人田……”
  “混賬!妳給我去死!”
  林楓同學終於受不住這樣的刺激,咆哮著甩開張松鶴的手,狀若瘋魔地沖了出來!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