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E
愛戀頻道
說頻fb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全能神醫在都市04
千杯
2017/06/28發行
魔武至尊05
憤怒的薩爾
2017/06/28發行
萬象神眼06
紫淵
2017/06/28發行
妙醫鴻途20
煙斗老哥
2017/06/28發行
天道圖書館23
情痴小和尚
2017/06/28發行
逆鱗28
柳下揮
2017/06/28發行
修煉狂潮30
傅嘯塵
2017/06/28發行
開心漁場58 (68完結)
全金屬彈殼
2017/06/28發行
至聖之路82
永恆之火
2017/06/28發行
完美神醫16
步行天下
201/06/30發行
不死道祖28
仙子饒命
2017/06/30發行
御神牌31 完結
火槍手
2017/06/30發行
鬥神傳承35
浮兮
2017/06/30發行
無上進化38
浮兮
2017/06/30發行
最強紈褲45
夏日易冷
2017/06/30發行
逆天劍皇55
半步滄桑
2017/06/30發行
御天神帝64
亂世狂刀01
2017/06/30發行
修真四萬年81
臥牛真人
2017/06/30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05
千杯
2017/07/05發行
妙醫鴻途21
煙斗老哥
2017/07/05發行
天道圖書館24
情痴小和尚
2017/07/05發行
天界戰神25
笑南風
2017/07/05發行
逆鱗29
柳下揮
2017/07/05
神武至尊30 (31完結)
憤怒的薩爾
2017/07/05發行
開心漁場59
全金屬彈殼
2017/07/05發行
半仙闖江湖79
客居仙鄉
2017/07/05發行
特種神醫85
步行天下
2017/07/05發行
魔武至尊06
憤怒的薩爾
2017/07/0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06
匣中藏劍
2017/07/07發行
萬象神眼07
紫淵
2017/07/07發行
星域龍皇23
獨孤一劍
2017/07/07發行
修煉狂潮31
傅嘯塵
2017/07/07發行
終極戰兵38
梁七少
2017/07/07發行
最強紈褲46
夏日易冷
2017/07/07發行
御天神帝65
亂世狂刀01
2017/07/07發行
修真四萬年82
臥牛真人
2017/07/07發行
完美神醫17
步行天下
2017/07/12發行
妙醫鴻途22
煙斗老哥
2017/07/12發行
天道圖書館25
情痴小和尚
2017/07/12發行
天界戰神26
笑南風
2017/07/12發行
無上進化39
浮兮
2017/07/12發行
少年藥帝55
蕭冷
2017/07/12發行
逆天劍皇56
半步滄桑
2017/07/12發行
醫者為王58
方千金
2017/07/12發行
開心漁場60
全金屬彈殼
2017/07/12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看書網都市言情新書《超級人生 》 作者:弱柳隨風 2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2
轉帖:縱橫玄幻新書《蒼炎大帝》作者:神燈世界 1
轉貼:縱橫 都市言情新書《弄情墨爾本》作者: 墨爾本一夫 1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紈褲毒醫》 作者:晨光路西法 1
宇宙囧片王之..................「抗日奇俠」 1
轉帖:起點异世玄幻小說《七界武神》 作者: 1
關於修真類小說 1
轉帖:起點末日流新書《末世盜賊行》作者:雨水 1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紅警之從廢土開始》 作者:華麗的虛偽 1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31
卡提諾又被封了 64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48
可有類似刀劍神域的小說? 48
轉帖:起點 都市小說新書《超級鐵匠鋪 》 作者:牛白白 44
轉貼:起點 異術超能文《全能數學家》作者:大米小麥0 37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36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4
轉帖:起點無限流新書《最終救贖》 作者:諸生浮屠 33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逐道三千界》 作者:贏靜風 33

 
 暱稱:
 密碼:
 

轉貼:起點玄幻新書《戰歌之王》作者:深藍椰子汁
發言人:搬運工  IP222.189.*.*  日期:2017/03/08 15:40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5189041

原本以為穿越到荒獸橫行、武者為尊的異世界會死的很慘,誰知道這個世界居然存在戰歌這種奇怪的設定。
  當異世界的武者們還在用最粗陋的原始戰歌提升戰鬥力的時候,自帶地球曲庫的韓樂輕蔑地笑了。
  星爺禦用的小刀會序曲響起時,滿血復活加戰鬥力飆升!
  名偵探柯南主旋律打開,推理能力直接爆棚!
  97版天龍八部間奏曲——咦?我怎麽自動學會了降龍十八掌?
  而當《男兒當自強》奏響之時,韓樂覺得自己無敵了
  ——誰!說!國!樂!無!燃!曲?

第壹節 可憐蟲
冷冰冰的房間。淩亂的a4紙散落了壹地。

  書桌上,老式顯示器早已黑屏,只有右下角的電源鍵仍然時不時閃爍著綠光。

  時近黃昏,厚厚的窗簾堸蒂陶絲淡光滲透進來,照在了那人的身上。

  他趴在價值不菲的上,久久不能動彈。

  壹只蜘蛛從晲仃黎U,敏銳的生物嗅覺讓他不難判斷出,眼前這個人類已經死亡。

  在他身上編織壹個新家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

  蜘蛛順著柔韌的蛛絲滑下。

  然而下壹秒,人影突然動了動。

  兩根垂直掛下的蛛絲立刻瘋狂抖動了起來,可憐的小家夥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詐屍”嚇壞了,很快就乖乖躲回了屬於自己的晲丑C

  它不安地看著那個人影。

  然後他站了起來。

  在小蜘蛛眼堙A這是五天以來,他第壹次拉開那厚厚的窗簾。

  窗外有陽光照進。壹地荒涼,塵埃起舞。

  人影對著窗口茫然發呆了壹會兒,半晌,才喃喃道:

  “穿、穿越了嗎?”

  ……

  鏡子堛澈C年眼眶深凹,黑眼眶深的嚇人,仿佛幾天幾夜沒吃沒喝沒休息過了。

  腹中的饑餓感也很快證實了這壹點。

  腦海堙A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盡管韓樂已經很努力地在接受這些信息了,但是能量的缺乏讓進度變得非常緩慢。

  他覺得自己的大腦太遲鈍了。

  出於本能,他開始搜尋食物;這是壹個狹小的樓閣,除了床和書桌之外,幾乎沒有別的家具。

  沒有冰箱,沒有食物,只有壹堆垃圾。

  “究竟得落魄到什麽地步才會活活餓死啊?”

  韓樂心中忍不住吐槽。

  他下意識想要離開這個房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樓梯上卻傳來焦急的腳步聲。

  咚咚咚!咚咚咚!

  “韓樂!韓樂妳在嗎?是我!”

  “妳整天把自己關在閣樓堣]不是辦法,前些天我該說的話也都說了,妳也是時候該清醒清醒了!”

  “快開門,我給妳帶了吃的,吃完我們好好聊聊。”

  那是壹個低沈的男聲。

  韓樂深吸壹口氣,從原主人的記憶堳j強得到壹些信息片段。

  聲音主人叫宋野,是原主人唯壹的朋友。

  “不管怎麽樣,先弄點東西吃再說。”

  韓樂可不想成為第壹個剛穿越就被餓死的穿越者。

  吱呀壹聲。

  房門被打開。

  門口站著壹個充滿愕然表情的胖子,他手奡ㄤ蛓X個飯盒,旋即,胖子的臉上充滿了驚喜。

  他沖進來就給了韓樂壹拳:“妳小子終於肯見我了?”

  “媽的妳看妳現在這個鬼樣子!妳爸媽要是在的話都認不出妳來了吧?”

  “不就是被經紀人解約、被女朋友甩掉、被全校人當可憐蟲了嘛!有什麽大不了的!”

  韓樂默不作聲,直接搶過對方手堛熄熔陛A開始往嘴媔諈F西。

  “這樣就對了!”胖子看上去頗為欣慰:“吃!給老子吃進去!不吃東西怎麽有力氣寫出打那群王八蛋臉的戰歌來?”

  “別灰心,今年的錯過了就錯過了,大不了明年再來!學校堥漕И瓣C八糟的事情,就不要管了,反正妳已經辦了壹年的休學手續,不如再辦壹年,眼不見為凈。”

  “也別擔心其他的。妳宋大哥也算混到個車間主管了,妳別住這小閣樓了,跟我壹起住去。放心,包吃包住,妳可以自由地寫戰歌……”

  聽到這堙A韓樂忽然把嘴堛滬悼]咽下去,認真地說:

  “不休學。”

  “不休學?”宋野楞了壹下,旋即苦笑道:“妳能行嗎?當初為了專心寫戰歌,徹底放棄了武道,妳現在去學校不是自取其辱麽?”

  “而且我聽說杜澤鋒那個王八蛋還在等著看妳笑話呢,妳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手段,妳這薄臉皮受得了嗎?”

  “還有還有……”

  韓樂雖然咬著壹塊臘肉,但是語氣依然堅定:

  “不休學。”

  宋野沈默,搖了搖頭。

  十分鐘後,韓樂狼吞虎咽完畢,宋野帶過來的飯盒也空空如也。

  “宋大哥,能陪我出去走走嗎?”

  韓樂忽然開口道。

  宋野聞言壹喜:“走走走!”

  “早就跟妳說別閉門造車,咱哥倆出去走走!都是大男人,又不是天塌了,再難的事情哥陪妳壹起,咬咬牙也就過去了!”

  ……

  黃昏的街道依然車水馬龍。

  時間並沒有光線誤導的那麽晚,大約是因為這城市的建築物都過分的高的緣故,韓樂之前居住的閣樓,其實是屬於壹家老民居,記憶堿O不肯拆遷的釘子戶。事實上,也只有那位養了壹屋子流浪貓的脾氣古怪的老太太才有可能給出遠低於這個繁華地段應有的房租租金了。

  韓樂和宋野站在街旁,行人們匆匆走過,城市邊緣閃爍起半透明的粒子屏障,足有兩三百層樓那麽高。

  不遠處,壹個巨大的電子廣告牌忽然更換了內容。

  宋野看了壹眼,便罵了壹句“晦氣”!

  廣告牌上赫然顯示的是今年太安市的新人樂師們奮力征戰的——

  ……

  “韓樂,別灰心,我相信,以妳的努力程度,明年這個時候妳的名字也會掛在上面的!”

  宋野有些擔心地看著韓樂,生怕這個榜單刺激到了他的神經。

  畢竟,半個月前的韓樂,也是有機會登上這個榜單的。

  只是壹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讓他從雲端跌落谷底,不僅被經紀人解約,被女朋友甩掉,還讓自己在學校眾人面前信誓旦旦立下的諾言變成了天大的笑話。

  原主人,就是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才把自己鎖在屋子堙A最後卻是意外猝死。

  這就是韓樂穿越的由來。

  “新人樂師?新芽榜嗎?”

  韓樂臉上並沒有太多表情。

  宋野反而更加擔心起來。他和韓樂壹起長大,深知他內向的脾性,不管有多難過,他都只會憋在心堙C

  如果不開導開導,恐怕會出大事!

  然而宋野不知道的是,真正的韓樂,其實已經出大事了。

  站在他面前的,是壹個來自地球的靈魂。

  韓樂看著那個巨大的廣告牌,腦海媄鰫馧o個世界的記憶再次紛湧而來。

  這壹次,他是終於明白壹切是怎麽回事了。

  “這個世界的音樂水平居然僅限於熱血類的戰曲戰歌?”

  “因為世界法則的不同,這個世界的音符組合類似於魔法儀式,會對人體產生非常巨大的影響。”

  “壹首優秀的戰歌,可以讓武者的實力大幅度增加;如果是刻意寫出來的悲歌,通過專門的播放器,反而會可能造成巨大的破壞性。”

  “這個世界以武者為尊,因為在城市的粒子屏障外,有大量稱之為荒獸的可怕存在;但是,有壹類人的地位卻比武者還高,那就是可以創作並演奏出戰歌的大樂師!”

  “這個世界……有點意思啊。”

  韓樂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宋野擔心地看著他,生怕自己的小兄弟會做出什麽不明智的舉動。

  畢竟,現在在別人的眼堙A韓樂就是壹個不折不扣的可憐蟲。

  以韓樂敏感的內心,不知道要承受多少煎熬啊。

  然而就在宋野擔心的時候,壹個譏誚的聲音響起:

  “還能出來散步,還能笑得出來,心很寬嘛韓樂。”

  “我可是等著妳在全校人面前向我下跪,給我舔皮鞋的呢。”

  “妳可別再休學壹年,來逃避當初我們的賭約哦。”

  街對面,壹個皮膚油白的男人笑嘻嘻地走了過來,他身後還跟著幾個人。

  宋野的臉色壹下子就沈了下來。

  “杜澤鋒!妳不要太過分!”

  “妳把韓樂害的還不夠慘嗎?”

  杜澤鋒把臉靠了過來,笑瞇瞇地說著最狠毒的話:

  “不夠。”

  “我還沒有看到韓樂死,怎麽會嫌夠?!”

  ……


第二節 看風景
“妳!”

  宋野被杜澤鋒的話氣的臉色發青,他原本就是個粗人,壹時氣血上湧就想為韓樂出氣。

  誰知道壹個人影閃電般地從杜少卿身後躥了出來,壹只手探出,看似輕飄飄地壹推,按在了宋野的胸口上!

  宋野足足兩百多斤的體重,居然就這麽被直接猛地推開,踉蹌地摔倒在地上,連手臂都擦破了幾個口子。

  那人居高臨下地看著宋野:“原來是個連氣感都沒有的廢物,居然也敢對我們杜少動手動腳?”

  “宋大哥!”

  韓樂快步過去,將宋野扶了起來。

  宋野咬著牙,渾身肌肉緊繃,然而眼底卻是深深的絕望。

  像他們這些沒有天賦成為武者的平民,哪怕在雲州法律的保護下理論上能獲得壹定的權利和相對平等的對待,但是面對真正的武者的時候,還是非常的無力。

  眼前這個少年只是氣感初成的練武學徒而已,看似瘦弱,但如果動起手來,恐怕能把十個宋野外帶十個韓樂打趴下!

  “馬昊?”

  韓樂的腦海堹B現出了壹個名字。

  馬昊哈哈笑著:“難得我們的超級新人樂師還記得我名字!杜少妳說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呢?”

  杜澤鋒呵呵道:“妳們雖然是同班同學,但是韓少可是第壹年就休學,立誌要沖擊今年的戰歌新芽榜的超級天才呢!妳能被他記住名字,當然是妳的榮幸。”

  馬昊幹笑道:“杜少也太
RE:轉貼:起點玄幻新書《戰歌之王》作者:深藍椰子汁
發言人:搬運工  IP222.189.*.*  日期:2017/03/08 15:14:48 
揚舉他了,什麽韓少,分明就是個吃軟飯的垃圾!”

  “沒有任何武學天賦和才能,不肯吃苦用功,就想著通過壹些歪門邪道的手段投機取巧,就算混進了大公司又怎麽樣?還不是被趕出來了?”

  “不是每個人都有大樂師的天賦的!韓樂,妳差不多也該有覺悟了!準備好在全校人面前,向杜少下跪吧!”

  韓樂平靜地看著這兩人,開口道:

  “說完了嗎?”

  “嗯?”杜澤鋒有點意外。

  今天的韓樂,好像和以往有些不同。

  他和韓樂作對了這麽久,對他的性格自然是了如指掌的。以前的韓樂,既敏感又倔強,沈默寡言但有時候又非常神經質——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倒是的確很符合大樂師這個群體壹直以來的形象。

  說實話,今天還能在街上看到韓樂,杜澤鋒本人是非常吃驚的。

  在他看來,在自己壹手安排的計劃下,現在的韓樂恐怕已經處於崩潰邊緣,壹個人躲在小閣樓堻洩糷ㄔX才是他的常態。

  “難道是刺激太過,性情大變?”

  杜澤鋒心中猶疑不定。

  他看向韓樂,對方的眼神平靜的像壹個怪物。

  他的內心深處,忽然湧現出壹種強烈的不安——這是通玄武者的超凡本能!

  韓樂,好像有點不壹樣了。

  以前的他,雖然很倔強,雖然有天賦,雖然給杜澤鋒帶來了很多麻煩,但是在杜澤鋒眼堙A是壹只隨時可以捏死的螻蟻。

  但是今天的韓樂,卻給了他壹種危險的感覺。

  這沒有道理。畢竟韓樂只是壹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而自己,已經是通玄境界的武者了!

  杜澤鋒強行壓下心中的煩躁和殺意——有那麽壹瞬間,他真的想遵從自己的本能,直接用手殺了韓樂。

  但這畢竟是雲州大陸的太安城,城內禁止殺人。就算要動手,也得做的隱蔽些,不可能在光天化日的馬路上動手。

  杜澤鋒不是笨蛋,相反,他還很聰明,否則早就因為韓樂搶走了自己機緣而心生恨意的他也不會這麽遲才暗中下手坑害韓樂了。

  他忍了這麽久,目的就是壹擊斃敵。

  他要讓韓樂永世不得超生。

  再忍忍就好了。杜澤鋒告訴自己。

  他深吸壹口氣,臉上依然笑瞇瞇的,仿佛在和韓樂進行友好的會談:“差不多是說完了,其實我本來沒指望今天見到妳,今天……我是去和蘇璃約會的。”

  蘇璃。

  聽到這個名字,韓樂壹定會發瘋吧?

  杜澤鋒的嘴角掛上壹絲冷笑。他今天的確是去找蘇璃,只不過後者還沒有答應和他約會而已。

  而且以蘇璃的脾性,估計自己的成功率也不會太高。

  但無論如何,至少這個名字,估計能讓韓樂吐血三升。

  在自己最落魄,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被自己最愛的人所拋棄,所背叛的感覺,壹定不好受吧?

  韓樂會怎樣面對蘇璃這個名字呢?畢竟是他最愛的前女友啊。

  杜澤鋒和他身後幾個人,臉上都浮現出惡毒的笑容。

  然而事情卻變得越發詭異起來。

  哪怕韓樂身邊的宋野都變得面色鐵青,韓樂本人卻沒有什麽反應。

  他只是輕輕地“哦”了壹聲,然後反問道:

  “說完了嗎?”

  ……

  夕陽西下,人影被越發拉長。高樓林立的街區,隱約有燈火亮起。

  秋風吹過,甚是舒爽。幾條流浪狗歡快地跑過。

  氣氛壹度十分尷尬。

  “說完了的話,麻煩讓壹讓,不要妨礙我看風景。”

  韓樂認真地說。他指著其中壹個胖子說:“妳擋住我的陽光了。”

  妳擋住我的陽光了。

  杜澤鋒壹行人都是見了鬼似的表情。他們根本想不通,韓樂究竟是怎麽了!

  蘇璃,那可是蘇璃啊!妳不是最在乎那個女人了嗎?現在她在妳最危難的時候拋棄了妳,妳居然可以泰然處之?

  “這家夥,是不是已經傻了?”杜澤鋒開始懷疑自己過來找韓樂麻煩的意義。

  而那個被韓樂指著的胖子更是怒道:“我有那麽胖嗎?”

  “還有,天都快黑了,哪有什麽陽光?”

  韓樂耐心地指揮胖子挪動龐大的身軀,太安市最後壹束陽光透過粒子屏障,從高樓之間投射了過來,照在了韓樂的身上。

  那壹瞬間,畫面宛如幻燈片壹般定格,整座城市仿佛壹座黑暗的舞臺,其余人被隱藏在黑暗的迷霧中,唯有被最後的夕陽籠罩的韓樂,光芒萬丈。

  “妳看,還是有陽光的。而且還很漂亮。”

  這是韓樂發自真心的話。

  自從他來到這個世界,他就不停地在觀察。他發現這個世界的天空很藍,夕陽很美,比他前世生活的那個壹年到頭被霧霾籠罩的城市美的多。

  至於杜澤鋒等人說的東西,他的記憶堥禱D沒有,只不過對於韓樂來說,那都是原主人的事情了。

  蘇璃?那個甩掉自己的前女友?韓樂根本就不在乎。

  他現在剛剛吃飽飯,正在散步中,他只是想好好看看這個全新的世界的風景而已。

  所以他沒理會杜澤鋒的挑釁,所以他指揮那胖子挪開身體。

  對於韓樂來說,壹切都是如此地順理成章。

  但是在別人眼堙A卻是極大的挑釁。

  杜澤鋒的臉色漸漸變得陰狠無比。

  “好、好、好!”

  “不愧是搶走了我的名額的男人,妳的心態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堅韌!我杜澤鋒是服的。”

  “不過妳心態再好,也改變不了壹個事實。妳我之間的賭約,妳已經輸定了!”

  杜澤鋒冷冷地說:“妳就繼續看風景吧。”

  誰知道韓樂冷不防地冒出壹句:“賭約,不是還有三天嗎?”

  杜澤鋒楞了壹下,旋即嗤笑道:“三天時間?妳現在的身體素質,精神狀況,還有妳的魂力……妳覺得妳能寫出壹篇戰歌短章嗎?”

  “就算寫出來了,妳確定妳能進前三嗎?”

  “少做夢了韓樂,妳他-媽根本就不是什麽天才!”

  韓樂眼睛壹瞇:“我的魂力?看來那件事情,果然是妳動的手。”

  杜澤鋒哈哈壹笑:“妳的反應不算慢嘛。我承認了又怎麽樣?妳還能告我不成?”

  他壓低聲音:“醜聞這種事情,誰都捂不住的,不是嗎?”

  “算了,我也不和妳多廢話了。三天之後,我等妳的下跪!”

  說罷,他帶著壹行人揚長而去。

  ……

  “韓樂。”宋野有些擔心地看著韓樂。

  韓樂表情如初,他想了想:“宋大哥,妳先回去吧。”

  “那妳呢?”宋野問。

  “我要去壹趟公司。”

  韓樂走到街旁,順手就攔下了壹輛計程車。

第三節 公司
夜幕降臨,用來防止荒獸入侵的粒子屏障已經徹底將這座城市的天穹包裹。

  星辰失去了光彩,只剩下若隱若現的電光。

  高樓林立的新科技園區,壹座座寫字樓依然燈火通明。

  計程車在壹座懸掛著鳳凰火鳥標誌的大廈下停了下來,韓樂摸出身上不多的現金遞了過去:

  “麻煩等十分鐘。”

  “就十分鐘,也就看小哥妳順眼,這個點壹般人我可不等。”

  拿到了超過車費兩三倍報酬的司機頓時眉開眼笑,但也十分小心地給出了有限的保證。

  “超過十分鐘的話,就不好說了哈。”

  韓樂點了點頭。

  盡管粒子屏障擋住了西部高原上吹來的北風,但秋寒依然隱約露出了它的爪牙。

  他拉緊衣服,快步走向鳳凰大廈。

  這是他之前工作的地方,只不過那件事情發生之後,他就被經紀人解約,差不多失去了繼續待在那堛瘍v利。

  當然,對於現在的韓樂來說,那些舊事都不重要,他是來拿回自己的東西的。

  大廈入口是合金電子門,門口的電子保安會識別每個人的身份。

  韓樂站在門口稍等了壹會兒,攝像頭掃過他的全身,冷冰冰的聲音響起:

  “尊敬的先生您好,妳的工作編號是970511,原先為鳳凰公司的外圍成員,如今權限不足,無法進入。”

  “是否以訪客身份呼叫前臺?”

  韓樂眉頭壹皺。

  幾天沒來,居然連外圍成員的身份都被撤銷了嗎?他原本只是想安靜地回自己的工作室,拿走壹個屬於自己的東西而已。

  看來這個世界,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功利的多呢。

  想到這堙A他有點遲疑。

  現在是晚上六點半,以四大公司的嚴苛程度,大部分的普通員工多半還是在加班的。

  以訪客身份的話,呼叫誰呢?

  他站在那堙A猶豫了很久,斷斷續續的記憶堬蚸騤鶗X來壹張小太陽般的笑臉。

  “以訪客身份,拜訪陳小秋小姐。”

  韓樂開口確認。

  電子保安開始沈默,應該是在接通陳小秋的電話。

  十秒鐘之後,系統媔ヮ茬個驚喜又慌張的聲音:“韓樂!?是妳嗎?妳怎麽來公司了?”

  “是我。小秋,我來公司拿壹些東西。”韓樂如實說道。

  小秋楞了壹下,旋即為難道:“韓樂,我知道妳的意思……妳的東西都在1709吧?壹會兒下班了我偷偷去幫妳看看……”

  “我想自己拿回去。”韓樂認真地說:“就算我被放棄了,起碼我也有拿走自己東西的權力吧?”

  小秋還沒有說什麽,壹個陰冷的聲音忽然響起:

  “妳當然有。”

  “說實話我真的沒想到妳居然還有臉回公司?在那件事情之後?”

  “呵呵,上來吧,韓樂,收拾妳的工作室,然後,請妳滾蛋。”

  “鳳凰公司,不需要廢物。”

  叮!

  合金大門打開,明亮的大堂出現在了韓樂面前。

  他深吸壹口氣,轉身對街道上的計程車師傅喊道:“師傅,十分鐘可能不夠了!”

  計程車師傅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他看了看韓樂有些單薄的身影,又看了看鳳凰公司的標誌,忽然明白了什麽。

  皮膚黝黑的司機拱拱手道:“時間不夠了還不動作快點?別妨礙老子做生意啊!”

  話雖如此,但是他卻直接把車停進了泊位,熄火並點了壹支煙。

  韓樂笑了笑,轉身進了公司大廈。

  電梯自動打開,緩緩上升,目標第十九層。

  因為夜間省電模式的開啟,電梯的功率較低,從這堥鴗Q九樓,至少需要壹分多鐘。

  韓樂壹個人在電梯堙A記憶媔}始浮現關於這座大廈的種種。

  ……

  鳳凰公司是太安市四大公司之壹。這個世界似乎曾經經歷過壹場非常可怕的浩劫,浩劫過後,政府等機構已經蕩然無存。

  至少在雲州大陸上,類似太安城這樣的城市,都是由壹些武者、科學家、樂師組成的機構負責維護人類社會的正常運轉。

  壹般來說,這些組織機構以公司為單位。

  以太安城為例,城市最高權力機構是,其中有四個席位分別被四大公司所瓜分,還有壹個神秘人,據說是壹名非常強大的武者,對十幾年前太安城的建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故而壹直位列名單之中。

  鳳凰公司在四大公司中排行第三,雖然不高,但和太安城其他二流公司比起來,已經是龐然大物。

  它所掌握的資源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大量的科學家、精英武者、員工還有大樂師為它工作。

  曾經的韓樂,就作為壹名候補新人樂師的身份在鳳凰大廈的第十七樓工作過半年的時間——對於原主人來說,那是最快樂的時光,那是最接近夢想實現的壹段時光。

  只可惜,壹場噩夢降臨在他身上。

  他失去了壹切的東西。

  “杜澤鋒……”

  韓樂深深地記住了這個名字。倒不是他想要為原主人報仇什麽的,而是這個人對自己的恨意實在太誇張了。

  只要他存在壹天,自己就不得安生,所以在韓樂的眼堙A那個可能是幕後黑手的杜澤鋒,必須要被除去!

  不過路要壹步壹步走。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把“那個東西”拿走。

  那是現在的韓樂,唯壹的翻身希望。

  ……

  叮嚀!

  電梯門打開。

  明亮的燈光如熾熱的烈陽壹般照射過來,走出電梯間的韓樂有些不適地瞇起了眼睛。

  整個十九樓的氣氛都詭異無比,壹雙雙眼睛盯著韓樂,仿佛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頭的工作。

  嘲諷、不安、同情、鄙視、不屑……各種各樣的目光在韓樂身上肆無忌憚地打量著。

  “騙子!”

  不知道哪個角落堙A突然冒出來這麽壹句罵聲。

  旋即,零零散散的罵聲和議論仿佛病毒壹樣蔓延開來:“簡直是我們鳳凰公司的恥辱!”

  “段老師的臉都給他丟光了!”

  “壹年前進公司的時候,還吹牛說是什麽天才少年樂師!呵呵,壹年過去了,果然原形畢露。”

  “真沒想到他還有臉站在這堸琚A如果是我,那種事情被告發了之後,恐怕直接就自殺了。”

  “歪門邪道,寫不出戰歌來就試圖服用禁藥來增長魂力!如果不是臨時的突擊藥檢,恐怕沒人能揭穿他的虛偽身份!”

  “滾出公司!”

  伴隨著最後壹句憤怒的吼聲,壹個個員工都站了起來!

  他們冷冷地看著韓樂。

  韓樂平靜地說:“我沒用禁藥。”

  “呵呵,還狡辯?妳是說藥檢報告冤枉妳了嗎?”

  “再說了段老師也不是沒給妳過機會……”

  “就是就是……要我說……”

  眾人的議論被壹聲嚴厲的怒斥打斷:“都站著幹嘛!!?工作都完成了?”

  “做好自己的事情!”

  壹個穿著壹絲不茍的中年人走出獨立的辦公室,對著大廳堛漱H訓斥道。

  眾人頓時偃旗息鼓:“是是是。段老師。”

  “韓樂……妳過來吧。”

  中年人冷漠地說。

  ……

  經紀人辦公室。

  段明筆直地坐在那堙A而除了韓樂之外,還有壹個青澀的少年正坐在沙發上,有些坐立不安的樣子。

  “妳的東西在17樓,我已經讓小秋去拿了。”

  “今天之後,妳和鳳凰公司沒有任何關系,明白了嗎?”

  他的聲音冷漠而決絕。

  沙發上的少年有些局促地看著段明,在他的印象堙A向來和藹的段老師從來沒有這麽可怕過。

  早就預料到這種情況的韓樂倒是不吃驚,他只是點了點頭。

  辦公室媢y時陷入了巨大的沈默中。

  過來很久,段明才有些疲倦地問道:

  “為什麽?”

  韓樂回答:“什麽為什麽?”

  段明死死地盯著他,眼底有壹絲痛苦:“為什麽,要用禁藥!?”

  韓樂平靜地回答:“我沒用。”

  他的眼神清澈如水。

  段明搖了搖頭,不再言語。

  過了壹會兒,有人敲門:

  “段老師,韓樂的東西,我給拿過來了。”

  那是小秋的聲音。

  ……

第四節 禁藥風波
陳小秋,鳳凰公司作曲部後勤實習生,個子嬌小,臉蛋可愛,就算在鳳凰公司內部,據說也有不少追求者。

  但在韓樂的記憶堙A這小姑娘似乎壹直對原主人那個沈默寡言的新人候補樂師極有好感。哪怕原主人是有女朋友的,她也沒有掩飾過那種不知道哪堥茠熒R慕。

  因為原主人是個性格內向的家夥,在整個公司都沒什麽朋友。除了經紀人段明之外,只有和陳小秋相熟,所以之前韓樂選擇呼叫她也是無奈之舉。

  只是不巧,負責樂師部的段明剛好在總臺,無意中在監控堿搢鴗F訪客韓樂的身影,所以才會有了這麽壹幕。

  “段老師……”陳小秋手堮陬蛦只盒子,兩眼汪汪地看著段明,咬著嘴唇說:“我覺得韓樂是無辜的……”

  段明瞪了她壹眼:“東西放下,趕緊幹活兒去!”

  陳小秋委屈地看了韓樂壹眼,跺了跺腳,只能性性離去。

  沙發上的少年好奇地看著辦公室媯o生的這壹幕,總覺得在看戲壹般。

  “孫蕭!好好看著這個人!”

  段明的聲音忽然變得嚴厲起來,沙發上那個叫孫蕭的稚嫩少年立刻站了起來。

  “壹名真正的樂師,哪怕沒有辦法作出心中的戰歌,也不能投機取巧。”

  “如果試圖通過服用禁藥增長魂力——這個韓樂,就是妳的前車之鑒,明白嗎?”

  “公司會立刻和妳撇清關系,妳會失去妳所有的壹切!”

  段明的訓斥聲非常響亮,不僅辦公室堙A整個大廳都聽到了。

  孫蕭露出了恭敬的神色,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他看向韓樂的眼神也充滿了鄙夷。

  在雲州,任何通過服用禁藥來刺激魂力增長,從而寫出足夠強力的戰歌的行為都是被認為是不道德的,會被整個樂師界所唾棄!

  “韓樂,這張黑卡是當初妳自己依靠自己的實力得到的,所以妳想要拿走,無可厚非。”

  段明敲了敲陳小秋拿過來的那個盒子,表情冷漠至極:“但是妳差點壞了我們公司的名譽,而且還浪費了公司那麽多資源,這筆賬,妳準備怎麽算?”

  韓樂卻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了那個叫孫蕭的少年:“這孩子就是妳找過來替代我的?”

  孫蕭冷笑:“妳就是韓樂?雖說妳是前輩,但我對服用禁藥的人沒有任何敬意。我不是誰的替代品,妳之前寫的幾個短章我也都聽過了,水平也就壹般般,別裝腔作勢了。”

  “我很快,就會超過妳,會成為公司真正的王牌!”

  段明的眼神卻有些復雜。

  韓樂直視他:“段老師,妳真的覺得我是那種會用禁藥的人嗎?”

  孫蕭插嘴說:“韓樂妳別掙紮了,藥檢報告大家都看過了,難道妳要說藥監局的人有問題?他們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陷害四大公司的人?”

  段明眼皮跳了跳,不知道想到了什麽,忽然有些疲倦地指著門口:“孫蕭,妳先出去。”

  孫蕭有些愕然,不明白自己說錯了什麽,不過段明在公司的地位非常崇高,而且在整個樂師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前輩——事實上,雲州各大公司樂師部的經紀人都由前輩大樂師擔任,也是壹種約定俗成。

  他不敢忤逆段明,立刻乖乖地走了出去。辦公室堨u剩下了段明和韓樂兩個人。

  “妳看上去比那天的情況好了不少。”

  段明的聲音依然冷淡:“其實妳有沒有服用禁藥,從頭到尾我都沒有在乎過。服用過禁藥的人,哪怕短時間內可以寫出強勁的戰歌,長久之後也會因為副作用而失去所有魂力和靈感,日久自然能判斷出來了。”

  “我明白了。”韓樂可不是原主人那樣天真的少年,他聽懂了段明的話,結合當初的“禁藥風波”,思維也變得非常清晰。

  “妳明白了?”段明有些意外地看著韓樂。

  不知道怎麽的,他突然覺得自己可能做錯了壹個非常重大的決定。

  韓樂是他壹手發現的好苗子,也是他親手帶進公司,認真栽培的後輩。事實上,如果沒有之前的禁藥風波,他本該是這壹屆鳳凰公司沖擊新芽榜的王牌選手!

  但是壹周之前的禁藥風波,其中牽涉了太多的勢力……讓他也有些身不由己。

  藥監局給的壓力太大,其余三家公司不知道達成了什麽協議,居然空前團結給他們使絆子,要說其中沒有鬼,身為老油條的段明是不信的。

  換成其他醜聞,段明必然會力保韓樂,哪怕為了鳳凰四大的臉面,也會強保下他——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處理。

  但是禁藥這事兒,根本包不住,再加上被爆出服用禁藥之後的韓樂表現的確出現了巨大的波動……

  “我不可能做錯。”

  段明心中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從事樂師經紀人行業這麽多年,他幾乎沒有做錯過任何決定。

  那個時候,放棄韓樂是理所應當的。他這麽想到。

  只是,他看著韓樂平靜的眼神,突然覺得有些不舒服,他覺得韓樂的眼神堭a著刺兒。

  “哼,妳明白什麽了?”段明有些不爽道。

  妳不過是壹個小孩子,知道什麽?

  “如果那天,我能頂住壓力,在藥監局和其他人面前完成之前的短章,公司恐怕會不顧壹切,力保我下來吧?”

  韓樂拿起了那只黑盒子,隨口回答。

  段明身子壹顫,眼底有些不可思議。

  這小子……是突然開竅了還是成精了?

  他不得不承認,韓樂說的是對的。如果那天在藥檢報告給出的時候,韓樂沒有當場崩潰,而是能完成壹篇全新的戰歌短章的創作來自證清白,公司絕對不會輕易放棄這麽壹個投資半年多了的王牌新人!

  所以壹切,只能怪韓樂自己不爭氣。

  服用禁藥也好,心態崩盤也好,這個世界就是這麽殘酷!

  只是……為什麽現在的韓樂,看上去好像有點不壹樣了?

  “東西我拿走了,畢竟您也說過,這是我自己得來的。”

  韓樂直接把盒子揣在口袋堙A轉身出門:“公司的資源我沒義務還,因為——”

  “是妳們放棄了我。”

  段明默然。

  “最後喊您壹聲段老師吧。對了,那個孫蕭,我看他雖然年輕,但是心性不好,如果妳準備讓他當我的接班人,恐怕沒什麽好下場。”

  說完這句,韓樂直接離開,不再逗留。

  出門的時候,依然有很多人對著韓樂行註目禮,包括那個躲在門外偷聽的孫蕭,他沖著韓樂怒吼道:

  “壹個用禁藥的人說別人心性不好?”

  “妳是在講笑話嗎?”

  “可惜妳已經沒有能力創作戰歌了,不然我壹定會在新芽榜上,徹底地碾壓妳!”

  大廳媗T徹了這個新人的叫囂聲。

  “哦。”

  這是韓樂唯壹的回答。

  下壹秒,進電梯,看著大廳堹禫磽h的人,韓樂唯獨沖著陳小秋的方向,笑了壹下。

  ……

  回家的路上,計程車飛速行駛在高架橋上。

  “小哥妳是鳳凰公司的人?”司機師傅叼煙問道。

  “曾經是。”韓樂看著窗外。

  “喲,被辭退了呀。”中年男人幸災樂禍的樣子。

  “是啊,運氣不太好。”韓樂說。

  “少唉聲嘆氣了,還是個孩子,能進四大已經是很不錯的經驗了。”

  司機師傅吐出壹眼圈,侃侃而談人生經驗:“被辭退了又不是什麽丟臉的事情,我以前打賭輸了幾百萬,老婆也跟人跑了,現在還不都掙回來了嗎?”

  “現在我在東三地買了房子,還討了個更年輕漂亮的老婆,對了,這是我閨女,漂亮吧。”

  他指著車前臺掛著的壹張照片,咧著壹口黃牙笑道。

  “漂亮。”韓樂如實回答。

  照片上的小女孩的確很可愛。

  “所以,不要愁眉苦臉的!”司機師傅壹拍大腿:“這人生吶,總有起起落落呀!”

  “妳還年輕,還可以奮鬥知道嗎?”

  韓樂:“……謝謝,不過我不需要雞湯。”

  司機嘿嘿笑道:“得了。地方到了,下次有緣再見!”

  韓樂下車,付錢,看著計程車的尾燈消失在夜幕堙A才從容走進那棟低矮的建築堙C

  幾只流浪貓發出不安的喵聲,壹個老太太正在餵貓,樓道媮晪今蛦個穿著休閑服戴著紅袖章的年輕人。

  在這繁華的太安市市區,這棟建築是顯得如此紮眼和不和諧,然而卻給韓樂壹種舒服和自由的感覺。

  他的腦子婺豸F太多東西,的確需要理壹理了。

  ……

第五節 歌單
 老太太的性子很冷淡,看到韓樂回來,正眼都沒看過他壹下。

  她雖然是戶主,但並不長住在這堙A否則原主人也不會在閣樓寎`死了。

  這棟只有兩層帶壹個閣樓的小平房,在整個太安市堙A都是壹朵奇葩。

  反倒是樓梯上的那個年輕人站了起來,很友好地和韓樂打招呼:

  “回來啦?”

  韓樂含糊地點了點頭。

  他對這個年輕人的印象不深,不過每次老太太出現在房子堛漁伬唌A他幾乎必會出現。

  韓樂瞥了壹眼年輕人的紅袖章,上面赫然寫著“居委會”三個字。

  什麽鬼?這個年代也有居委會嗎?

  “是了,印象堻o個年輕人好像是搞拆遷工作的,每次都是來和老太太做思想工作的。”

  韓樂繞過樓梯,返回自己閣樓的時候,隱隱約約也聽到了兩人之間的對話——

  年輕人:“秦婆婆,妳這小房子擱這地兒不覺得晃眼嗎?反正我是覺得刺兒的慌。”

  老太太:“妳就死了那條心吧!這房子這地都是雲州聯邦給我的,我誰也不賣!”

  年輕人:“妳這老太太怎麽就這麽倔呢?妳這釘子戶都做了三年了啊,我陪妳折騰了三年,好歹給個說法啊!”

  老太太:“說法?我早就跟妳說過了,我這屋子地下有龍脈,不能動土木。”

  年輕人:“……”

  閣樓堙A韓樂不由輕笑出聲。

  這老太太也是個妙人。

  ……

  閣樓堙A窗戶依舊開著,有小風吹過,還算舒爽。

  韓樂靜靜地坐在電腦桌前,思維沈澱下來。

  過了足足三個多小時,原主人的記憶才完全被他消化、吸收。

  對於這個世界,對於接下來的路,他也有了壹個清晰的規劃。

  這個世界——嚴格意義上來說——原主人的記憶堙A關於世界的認知僅限於之中。據說兇險的海外,還有其他大陸,但是原主人這方面的知識不夠完全,估計是上學的時候也沒好好上課。

  雲州大陸非常遼闊,大約有韓樂印象埵a球上的祖國那麽大。大部分的地方,都是荒獸橫行之所,人類並不能居住。

  在這片土地上,人類其實是以壹個艱難生存的姿態活著的。壹個個人類聚集地星羅棋布散落在大陸各地,以十二主城為核心,大量的小城市圍繞在它們的附近。

  而雲州聯邦,也就是以十二主城、眾多小城組成的壹個類似政府但是權力並沒有那麽大的聯合機構。

  太安市位於雲州東南,隸屬於十二主城中的龍城,距離龍城的直線距離大約是壹千多公堙C

  這個世界的人類似乎經歷過壹場浩劫,浩劫之後,曾經的科技文明雖然沒有灰飛煙滅,但是顯然受到了重創。

  人們發現,科技武器沒有辦法對付城外的荒獸,所以武者成為了對抗荒獸的中流砥柱。

  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武者的,大部分人依然是普通人,每壹個類似太安市的小城市堙A類似司機師傅那樣的普通人占了大多數。

  總的來說,至少在城內,有些時候韓樂覺得和前世沒多大區別。

  城外原主人都沒有去過,自然也沒有印象。

  學校方面,太安市的學校由五人委員會統壹管理,目標是為了培養更多的人才——包括武道人才和負責創作戰歌的樂師等精英人才,當然也有壹些普通的人才。

  韓樂所在的太安壹中,算是太安市最好的名校了,出過很多厲害的武者,但大樂師很少,因為大部分的樂師,在嶄露頭角的時候,就會被四大公司拉攏,選擇直接進入公司的樂師部進修,而不是繼續在學校堹埬螳伅﹛C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就是這樣的例子。

  壹年之前,原主人剛剛考上太安壹中,在創作戰歌方面表現出了不錯的天賦,被段明壹眼相中。為了自己的夢想,原主人毅然選擇休學壹年,直接放棄了武道和其他所有的壹切,全心全意投入到戰歌的創作當中來。

  只不過原主人沒有意識到的是,當初和他競爭鳳凰公司新人培養名額的杜澤鋒,是壹個心胸狹窄到極致的人。

  碰巧杜家在這個城市,似乎也很有幾分勢力,鳳凰公司內部,都有他們的人。事實上,當初如果不是段明力排眾議,韓樂基本上沒可能競爭的過杜澤鋒。

  總而言之,當初拿到鳳凰公司新人名額的原主人意氣風發,在杜澤鋒惡毒的刺激下當眾發誓,要成為來年戰歌新芽榜的前三,不然,就要接受杜澤鋒的懲罰!

  在韓樂看來,這簡直是無聊至極的賭約,而且明顯帶著陷阱,但是原主人卻沒有意識到這壹點。

  接下來的壹切似乎都順風順水,原主人進了鳳凰公司,得到了段明的悉心指導。

  然而讓他始料未及的是,就在新芽榜榜單開啟之後,災難降臨!

  ……

  “先是在前期做戰歌籌備工作的時候,工作室鑰匙莫名其妙的丟了。”

  “然後是回家路上,被幾個黑衣人襲擊,雖然沒有受太嚴重的傷,但是渾身都是小傷口,痛苦不已。”

  “之後就是壹杯味道有些古怪的飲料了,記憶堿O誰遞過來的?記不清了,好像是段明的助理。”

  韓樂默默盤算著那場禁藥風波的來龍去脈。

  “在那之後,藥監局的人就進來了,說要突擊藥檢,按照新芽榜的傳統,倒不是什麽稀奇的事情。當然,藥檢結果顯示陽性。段明當場好像還為自己爭取了幾下,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幾天之後突然妥協了。”

  “而原主人,在藥監局的壓力下,在眾目睽睽之下,沒辦法集中註意力——這多少也有身體上有傷,精神動蕩的原因——總之,他沒能在要求的時間堙A獨立創作壹部正常的戰歌短章,所以這臟水似乎是怎麽都洗不掉了。”

  “經紀人解約、公司開除、謠言開始在學校蔓延。差不多沒幾天後,喜歡很久的女友也寄來了壹封分手信。”

  “接二連三的打擊讓這孩子直接崩潰了,他憋著壹股執念,在這小屋子堙A想要創作出壹部證明自己的戰歌……可惜,他失敗了。”

  事實上,如果他沒有失敗,韓樂也不會出現在這堙C

  對此他只能略表惋惜。

  原主人的確很倒黴,壹個無依無靠的孤兒,就算有天賦,在這吃人的世界堙A也是被壹點小伎倆就坑害的如此淒慘。

  “人言可畏啊。”

  韓樂輕輕擦拭著手腕上的那個表帶似的儀器,按照記憶堛漸峈k,輕輕地點了幾下。

  滴滴滴!

  電子聲響起:

  “安之盾,最貼心的生命伴侶。”

  “身體數據監測中……”

  下壹秒,壹個半透明的屏幕投射在了半空,虛擬的數據壹行行拉下。

  韓樂果斷選擇了否。

  他看著安之盾生命檢測儀的數據,輕輕搖了搖頭:

  “按照說明,正常人的四大屬性都在4到5之間,真正的武者恐怕更強,但這個身體,怎麽看都是虛的不行啊。”

  “唯壹值得稱贊的,就是魂力了吧?在這個世界,想要創作戰歌,會消耗大量的魂力,這對樂師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感覺就是精神力或者魔力對於魔法師來說壹樣重要呢。”

  那團問號,可能就是韓樂穿越帶來的影響。他能感覺到穿越之後,自己的頭腦變得非常清醒,思維也前所未有的清晰。

  魂力應該是和這方面有關的,可能現在的韓樂的魂力,並不只是19點這麽簡單。

  當然,這些東西他自己會慢慢摸索,不可能上報什麽安之盾公司的雲端。

  “最後,讓我看看真正的穿越福利吧。”

  韓樂關閉了生命檢測儀,思維沈入腦海。

  隱約之中,壹個奇異的空間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事實上,這個空間自他穿越之後就存在了,只不過他壹直沒空研究罷了。

  壹張列表,穩穩落下,上面寫著壹首首歌的名字。

  列表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壹個遼闊的空間。

  “咦?這不是前世我穿越之前,在聽的歌單嗎?”

  韓樂隱約察覺到,自己好像得到了了不得的東西!

  ……

第六節 無垠曲庫
韓樂是壹個聽歌口味很雜的人,他的音樂軟件歌單堙A從經典老歌、日系燃曲到古風、搖滾——基本上就是無奇不有。

  其中也包括了壹大堆經典影視的bgm。

  而在這個神奇的空間堙A這壹首首歌仿佛近在咫尺,韓樂試著用思維去觸碰這些隱藏於迷霧中的歌曲,但是卻被壹股強大的阻力攔住了。

  “只有歌名,沒有譜子,也不能播放,好像也沒什麽用處嘛。”

  韓樂自己不是搞音樂的,充其量他只能算是壹個音樂愛好者,不太可能直接將前世的經典音樂照搬到這個世界的。

  但他隱隱覺得,這個神奇的曲庫空間似乎並沒有那麽簡單。

  他的思維沈浸於無垠的空間中,開始漫長的探索。

  良久,韓樂總算是把這個被他命名為的空間搜索完畢了。

  這是壹個類似圖書館的空間,壹個個書架陳列在兩旁,他歌單上的那些歌曲,都變成了壹本本或厚或薄的書本。

  只是韓樂沒有辦法將這些書本從書架上取下來而已。

  曲庫的最中央,有壹座石碑,石碑上無字,也不知如何使用。

  正當韓樂苦惱之時,無字碑堜艙M響起壹個輕柔的女聲:“宿主初次入無垠曲庫,獲得初始積分3點。”

  下壹秒,字碑上赫然跳動出數字三的樣式。

  “積分?積分能有什麽用?”

  韓樂註意到,只有自己的意識觸碰到無字碑上,他才能聽到那個女聲。他試著和她溝通。

  “積分可以兌換無垠曲庫中的任何壹首歌曲的萬維譜。”

  女聲應道:“具體兌換價目列表,默念可以查看。”

  “兌換。”

  韓樂心中默念,大量的歌曲從他面前壹閃而過,後面是價目。

  “明明是我自己的歌單,為什麽還要積分兌換啊。”韓樂忍不住吐槽。

  然而那個女聲似乎是聽到了韓樂的心聲,居然壹本正經地解釋說:“無垠曲庫的歌單雖然是來自於宿主的記憶,但是宿主想要綜合這個世界的法則,獲得這些歌曲的萬維譜,則需要無垠曲庫消耗大量能量才能做到。所以支付積分是有道理的。”

  韓樂心道也是。

  這個世界,創作戰歌需要消耗魂力,而戰歌的表現方式,則是萬維譜!

  所謂萬維譜,是這個世界音樂的獨特法則,在韓樂看來,似乎是雲州智腦將所有已知的人類文明樂器,根據電子編碼整合了起來——通過萬維譜和萬維鍵盤,理論上壹名魂力充足的樂師,可以創造或演奏出任何戰歌!

  萬維譜就是綜合性的樂譜,包容萬象;萬維鍵盤則是采集了人類所有樂器音域音符的創作工具。

  沒有萬維譜,哪怕韓樂腦海埵釵A多的bgm,他也沒辦法通過萬維鍵盤的方式創作出來!

  “有了無垠曲庫,理論上我是不是可以直接把地球上那麽多經典bgm搬過來了?”

  “雖然不知道和這個世界的法則會不會有沖突,不過,總要試壹試吧?”

  韓樂很清楚,想要在這個世界安身立命,就必須發揮出自己穿越的優勢來。

  距離新芽榜截止日期還有三天。理論上,對於普通的戰歌創作者來說,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然而對於有無垠曲庫的韓樂來說,並不存在時間上的問題!

  他思考了壹會兒,默念到:

  “我決定了,花費兩個積分,兌換這首歌的萬維譜!”

  “確定兌換?無垠曲庫的積分來之不易。”女聲回應。

  “確定!”韓樂堅定無比。

  ……

  閣樓小屋堙A已經是深夜。

  韓樂從無垠曲庫中蘇醒過來,腦海堳o多了壹段復雜無比的樂譜。

  “這就是萬維譜嘛,果然好復雜!”

  “幸虧原主人對萬維譜精通無比,否則依靠我自己從頭開始學的話,恐怕是來不及的!”

  韓樂默默熟悉原主人的記憶,腦海堥漸鷒U維譜漸漸被他解讀開來。

  壹個小時之後。

  韓樂滿頭大汗地停止了解讀萬維譜的行動。

  安之盾生命檢測儀顯示,魂力不足!

  “沒想到這份萬維譜這麽高端!”

  “解讀到八分之壹左右就有點吃不消了,魂力不足嗎?”

  “不過八分之壹的萬維譜,似乎也夠了。”

  韓樂的腦海埵菾妐嚽D著萬維譜的奇妙音符,感受著自己靈魂和這些音符不斷契合的過程。

  光有萬維譜還是不夠的,畢竟這不是韓樂自己創造出來的戰曲譜子,他需要壹個解讀的過程。

  在這個解讀的過程中,他的魂力會和萬維譜的音符合二為壹,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地用萬維鍵盤將譜子演奏出來。

  解讀完八分之壹之後,韓樂明顯感覺到渾身無力,頭暈腦脹。

  他果斷選擇了休息,畢竟這個身體剛剛還在猝死的邊緣,如果不好好保養,天知道自己會不會重蹈原主人覆轍。

  “睡覺!”

  ……

  次日,韓樂壹覺睡到中午,醒來時腹內空空,洗了把臉,下樓準備找東西吃。

  走過樓道的時候,韓樂發現老太太和年輕人居然還在僵持。

  “秦老太婆!妳再這麽折騰下去,下次來的人可就不是我了啊!”年輕人扯著紅袖章,大嗓門嚷嚷:

  “妳自己壹個老婆子孤苦伶仃死了不要緊,別連累妳的房客啊!”

  老太太在用茶壺燒水,不鹹不淡的回應:“那小子三個月房租沒付,妳要弄他我無所謂,但得替他交三個月的房租。”

  韓樂聞言,面色壹僵。

  紅袖章回頭看到韓樂,咧嘴笑道:“這老太太可真不討人喜歡,妳幫我勸勸唄。”

  韓樂聳聳肩:“我房租還沒付呢,哪埵頂§o上話的地方。”

  “有自知之明就好,年紀輕輕別整天想著好高騖遠的事兒。”

  老太太居然難得看了韓樂壹眼,提起茶壺給自己泡了壹杯香醇的茶葉:“妳們倆要是安分點,壹會兒開飯了老婆子的桌上還能給妳們留壹份碗筷。”

  紅袖章立馬變節,諂媚道:“吃飯事大、吃飯事大,房子的事兒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