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絕代神主06
百里龍蝦
2017/11/22發行
全能主宰07
衛小天
2017/11/22發行
文明種植者09
何木青
2017/11/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5
飛牛
2017/11/2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8
千杯
2017/11/22發行
星域龍皇32
獨孤一劍
2017/11/22發行
天界戰神38
笑南風
2017/11/22發行
修煉狂潮47
傅嘯塵
2017/11/22發行
無上進化57
浮兮
2017/11/22發行
修真聊天群06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1/24發行
仙帝歸來08
風無極光
2017/11/24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2
匣中藏劍
2017/11/24發行
不死道祖35
仙子饒命
2017/11/24發行
妙醫鴻途36
煙斗老哥
2017/11/24發行
天道圖書館41
情痴小和尚
2017/11/24發行
鬥神傳承46
浮兮
2017/11/24發行
終極戰兵55
梁七少
2017/11/24發行
修真四萬年101
臥牛真人
2017/11/24發行
絕代神主07
百里龍蝦
2017/11/29發行
超神機械師08
齊佩甲
2017/11/29發行
超級神醫08 (9完結)
隱為者
2017/11/29發行
凌天神帝12
君天帝
2017/11/29發行
至尊霸主12
憤怒的薩爾
2017/11/29發行
完美神醫28
步行天下
2017/11/29發行
無上進化58
浮兮
2017/11/29發行
最強紈褲62
夏日易冷
2017/11/29發行
逆天劍皇67
半步滄桑
2017/11/29發行
修真聊天群07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發行
文明種植者10
何木青
2017/12/1發行
萬象神眼12完
紫淵
2017/12/1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6
飛牛
2017/12/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19
千杯
2017/12/1發行
妙醫鴻途37
煙斗老哥
2017/12/1發行
修煉狂潮48
傅嘯塵
2017/12/1發行
終極戰兵56
梁七少
2017/12/1發行
修真四萬年102
臥牛真人
2017/12/1發行
全能主宰08
衛小天
2017/12/6發行
仙帝歸來09
風無極光
2017/12/6發行
凌天神帝13
君天帝
2017/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3
匣中藏劍
2017/12/6發行
天界戰神39
笑南風
2017/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2
情痴小和尚
2017/12/6發行
無上進化59
浮兮
2017/12/6發行
最強紈褲63
夏日易冷
2017/12/6發行
半仙闖江湖82
客居仙鄉
2017/12/6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奇幻小說:《恐怖廣播》作者:純潔滴小龍 4
轉帖:起點都市異能小說新書《神警》 作者:成剛 4
俠女般的青春容顏 3
起點都市新書《大歡喜天》作者:流雲飛渡 3
轉帖:起點歷史新書《北宋小廚師》 作者:南希北慶 3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2
非讀不可的一句話 2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2
轉帖:起點武俠新書《白袍總管》 作者:蕭舒 2
江湖三大忌 的來源 2
本週熱門留言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76
異俠第三部 58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52
卡提諾又被封了 32
轉帖:起點奇幻作品《赤血龍騎》作者:虎牢 32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祭煉山河》作者:食堂包子 25
轉帖:起點末日流新書《末日秀》作者:金尋者 2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道俠》 作者:何不語 24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22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遊戲之狩魔獵人 》作者:阡之陌一 21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修成佛》作者:偷看書的懶貓
發言人:搬運工  IP222.189.*.*  日期:2017/08/18 12:02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9714175
明尊來問我,
  何為佛?
  何謂佛?
  我言,所謂佛,不過教化世人,心靈寧靜,棄惡從善之道理,僅此而已。
  世人問我,如何修成佛?
  我言,既為人,何來成佛?

第一章 慧覺和尚

昏暗的燭火搖曳,半明半晦的光照亮著狹小黯淡的茅屋。

除了黯淡的燭光之外,佛龕之中,一縷縷嫋嫋的青煙伴隨著屋內清冷孤寂的禪誦聲緩緩的升起。

茅屋外面,猛烈的風雪呼嘯著,破舊的老窗被吹的不住震顫,發出哐哐的響聲。

白茫茫的大雪被狂風捲動著漫天鋪下,將大地化作一個白色的世界。

寒風凜冽刺骨,順著茅屋土坯的間隙鑽進來,凍得人腳窩、膝蓋鑽心的疼。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般若心經最後一個字落下,盤腿坐在土坑上的慧覺終於是忍不住縮了縮腳。

可惜破敗鄙陋的僧衣遮不住屋子裡面的寒冷。

不過晚上功課算是做完了。

師傅圓寂之後,雖然只剩下獨自一人,但該做的功課,慧覺還是照做。

畢竟十多年過來,早已經養成習慣了。

“佛曰,五大皆空,照見常在,可世人皆苦,生、老、病、死、饑渴凍餓、求不得、很欲狂、愛偏執,如何才能解脫?”

慧覺喃喃自語,

“佛法神聖,卻如何普渡眾生,讓眾生超脫彼岸?”

慧覺青秀的臉上眉頭微鎖。

若是前世,慧覺定然是不相信什麼佛法、神佛的,但穿越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就沒有這個自信了。

這個世界,真的是有佛法、有仙術,乃至有山精野怪,鬼魅魍魎的。

慧覺的師傅,廣法和尚,便是這樣一個佛法高深的大德。

而且這一世,慧覺從一個繈褓之中的嬰兒被師傅廣法撿到,至今跟隨自己的師傅修行佛法,同樣也已經十七年了。

雖然不如自己的師傅道行深厚,但一些簡單的佛法神通,慧覺同樣能夠施展。

只是即便如此,慧覺有些懷疑,這樣持經念咒,真的能夠修煉成佛嗎?佛又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

是真真正正,不老不死,無所不能的存在嗎?

亦或者只是世人崇拜,信念和香火凝聚出來的一個象徵?!

“修佛,修佛,真能修成一個佛嗎?”

他歎了一口氣。

隨即似乎又是意識到了什麼,慧覺微微一怔,嘴角不自主無奈一笑,自覺方才不免有些執妄了。

師傅曾經說過,他是有慧根的。

只是執妄太深,不免陷入業妄之中,難以自拔,甚至深陷其中,以至於犯下大錯,不得回頭。

所以師傅給他取了慧覺這個法名。

意思便是希望他,覺察業妄,不入偏執。

“砰~!砰砰!”

突兀的,屋外刺骨的風雪呼嘯聲之中,傳來有人用力敲打木門的聲音。

聲音急切用力,似乎將院門那扇破敗腐朽的老木門都要拍壞了。

“慧覺師傅~!慧覺師傅在家嗎?!”

“我是山下的王老漢,我家閨女被邪祟上了身了!慧覺師傅快快開門,救救我家閨女啊!”

沙啞蒼老的聲音裡面帶著焦急。

“山下的王老漢?!”

聽到這個聲音,慧覺的腦海之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來一個淳樸憨厚的老農的模樣。

王老漢,他認識。

山下王家村的老農,為人和善,以前的時候,他和師傅下山化緣,王老漢經常施捨齋飯。

半年前,師傅圓寂的時候,王老漢和山下一些村民也前來幫忙,送了師傅一程。

一念及此,慧覺忙不迭的起身,

“來了!這就來了!”

一邊說著,慧覺趕緊走出內屋。

走到堂屋,慧覺隨手披上蓑衣,借此禦寒。

他雖然修了一些佛法和神通,但他本身道行淺薄,加上修行的又是心宗,故而肉身還真沒有無視寒冷的本領。

心宗的和尚大多佛法深厚,但不走武道,不練武功,不精於肉身神通,所以本身大多和普通人無異。

這麼冷的天,若是被風雪凍壞了身體,難免大病一場!

打開屋門,冰冷刺骨的寒風頓時呼呼的灌進來,慧覺的身軀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

但顧不得許多,他走過去,“吱呀”一聲,將院門打開了。

院門外面,果然有一個身著蓑衣的老漢。

老漢身形瘦小,披裹著蓑衣,蓑衣上堆著積雪,他的蒼白的頭髮和鬍鬚上,同樣沾著雪,眉頭上已經結上了一層薄冰。

樣子之中,依稀可以看見,確實是王老漢的模樣。

“慧覺師傅,你快快與我下山,我家閨女就快不行了!”

慧覺剛一開門,老漢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神情急切。

他枯朽的胳膊顫顫巍巍,不住的發抖。

顯然這樣的風雪天裡面,王老漢順著坎坷的山路上來,也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施主不要著急,小僧這就隨你下山。”

看著王老漢急切的樣子,慧覺忙不迭的點頭說道。

這個世界的百姓篤信神佛。

雖然偶爾也確實有撞邪的情況發生,但村民們說是邪祟上身,多半其實是生病了。

不過也無所謂。

不管是邪祟上身,還是真的生病了,對慧覺而言,一併幫他治好便是了!

這一世,慧覺跟著師傅廣法十多年,學會的可不僅僅只是佛法,還有廣法和尚精湛的醫術。

幫助山下的村民看病采藥,這些事情,這麼多年來,廣法和尚可沒有少做。

如今自己的師傅雖然圓寂了,但師傅曾經所做的事情,他自然會繼承下來。

王老漢看到慧覺點頭,神情之中頓時露出喜色,繼而他忙不迭的又從蓑衣之中拿出來一根麻繩。

“慧覺師傅,快快將這麻繩纏在腰上,如今大雪封山,山路都被積雪擋住了,我也是好不容易才上來,你將這麻繩綁在腰上,這樣我在前面探路,若是有個意外,你我兩個人也好預防一二。”

聽著王老漢的話語,慧覺點點頭。

他將麻繩綁在自己的腰上,然後朝著王老漢說道,

“施主,快走吧!”

看王老漢的樣子,顯然他女兒的情況相當的急切,慧覺自然不願意多做耽擱。

若是拖拖拉拉,趕到山下,人都死了,那才是相當糟糕的事情。
------------

第二章 雪妖迷路

此地名為邙山。

其實慧覺聽師傅廣法和尚說過,此地原名茫山。

因為此處地勢平坦,少有山巒。

站在邙山山頭,往下看去,四處皆是平川茫茫,故而名曰茫山。

只是不知何人改了邙山。

邙亦讀亡,有死去、鬼亡之意,邙山便是鬼山。

只是慧覺居住在這邙山十多年,邙山上的孤魂野鬼卻是稀少罕見,偶爾遇到,也被廣法和尚隨手超度了。

寒風呼嘯,席捲著漫天的雪花,入眼白茫茫的一片。

厚厚的積雪遮蓋掉了眼前邙山的山路。

頂著風雪下山,猛烈的寒風呼嘯,簡直想要將人卷到天上。

破敗簡陋的蓑衣擋不住刺骨的寒冷,慧覺只覺得身上的體溫不斷的被寒風帶走,凍得他渾身打顫。

沒有辦法,這個時候只有咬牙前進了。

雙腳踩在積雪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若是放在前世,慧覺哪裡能夠想像現在這般的境遇,只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十多年下來,他也習慣了,大雪天跋涉山路,也不覺得勞苦疲憊。

心宗的修行,講究修行的積累和禪悟,對肉身上面的修行並不苛求。

若是律宗,便對肉身上面的修行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

一些苦行僧大多出自律宗。

他們認為肉身是人世的累贅,精神唯一。

只有通過艱苦的修煉,讓肉身經歷種種苦難,才可以讓靈魂脫離肉身的羈押,得到精神上的頓悟和昇華。

所以苦行僧大多意志極為堅定,而且通過種種的磨煉之下,他們的肉身超乎想像強大,往往甚至能夠發掘出來種種肉身神通。

這樣的寒冷,對於律宗的苦行僧而言,簡直是灑灑水。

慧覺雖然不修律宗,但這樣的苦厄對他而言,倒也不算什麼。

兩個人就這麼頂著風雪艱難的蹣跚前進著。

寒冷風雪呼嘯,兩個人只有儘量壓低自己的身體,彎腰前進。

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刻意和他們為難,隨著他們下山,天上的風雪卻是越來越大!

漸漸的,猛烈的狂風呼嘯,獵獵的風聲猶如厲鬼嘶嚎,漫天的暴雪倒卷下來,入眼都是狂風和暴雪,根本看不見前方的道路。

一時間,周圍白茫茫,天空陰沉,風雪迷路,兩個人只覺得天旋地轉,方向都無法分清了。

猛烈的風雪呼嘯著,天地之間,雙眼可見,已經是白茫茫的一片,漫天的寒風卷來,慧覺幾乎站不住腳步。

“師傅!慧覺師傅!好大的風雪啊,風雪把山路遮掉了!”

王老漢大聲的呼喊著。

他嘴巴甫一張開,凜冽刺骨的寒冷灌進他的嘴巴裡面,凍得他舌頭麻木,眼前發黑!

他能夠做的,只是死死的抓著手上的繩子,哪裡敢鬆開。

“是雪妖作怪!雪妖迷了山路!”

慧覺眼前,同樣什麼都看不見了,他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雪妖迷路,分不清山路,這狂風暴雪裡面,再走下去,我們兩個都要葬身在此,被雪妖捉去魂魄,從此魂魄淪為雪鬼,不得超生了!”

慧覺厲聲喊道!

他聽自己的師傅說過,所謂雪妖,又叫做雪女,乃是年輕女子,凍死在風雪之中所化而來的冤魂野鬼,因此她們專門在風雪天出來害人,捉拿受苦的替身。

但王老漢哪裡肯聽他的話!

“不!不!我閨女快不行了!慧覺師傅,再堅持下,再堅持堅持!我能看到路!”

一邊喊著,王老漢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狠狠的拽著繩子,只是一股腦拼命的往前走!

王老漢手上的繩子拖拽,慧覺只得踉踉蹌蹌得被他拉著往前!

“不行了,再這麼下去,兩個人都得死在這兒!”

慧覺看著前方,呼嘯的暴風雪裡面,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似乎有一道身著素衫,雪白長髮飄動的女子身影看著他們。

她身影清冷,眉發眼瞳皆是白色。

曼妙的身影單衣薄衫置身狂風暴雪裡面,宛若冰雪之中的精靈。

她不住的朝著王老漢招手,王老漢真的就這麼倔強的拖拽著繩子,朝著她的方向走去!

“孽障!”

慧覺厲喝一聲,他猛的朝著前面撲去,一下子撲中前方的王老漢,當場將王老漢撲倒在了大雪之中。

“啊!啊!”

被慧覺撲倒,王老漢雙手掙扎著,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手掌打在慧覺的胸口,沉猛的力道打的慧覺眼前發黑!

“別動!!我作法破了這風雪!!”

慧覺強忍著胸口的痛楚,厲聲吼道!

這一下,王老漢總算回過神來了。

“慧覺師傅!”

但慧覺沒有回答他,只是盤腿坐在風雪之中,雙掌合十,兀自念咒,

“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娑婆訶……”

慧覺閉目念咒,往生咒的經文從不住的響起。

很快的,他的心神便沉定下來,耳邊的風雪呼嘯之聲,仿佛突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自己念經的聲音。

一層淡淡的金光從慧覺的身上散發出來,金光蕩漾著,所到之處,周圍猛烈的風雪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抑制,漸漸開始變小。

而狂風暴雪之中,那一道白色的身影,露出畏懼的目光。

她不住的後退,風雪不斷的消散,漸漸平靜下來。

慧覺睜開眼睛,起身一看,卻是忍不住眉頭一怵,只見遠處風雪依舊,那一隻雪妖站在風雪之中,看向自己的目光流露著濃濃的恨意。

“慧覺師傅!風雪停了,但是這山路迷了,我現在也不知道我們到底身在何處!這該如何是好啊?!”

王老漢急聲朝著慧覺說道。

“無妨!”

慧覺低聲說道。

隨後他微微頷首,平攤開自己的左掌,喃喃念了一句,繼而右手食指在左掌上面輕輕劃了一道,頓時左掌上面,露出一道切痕,鮮血汩汩的順著掌心淌下,滴落在白雪之中。

鮮血滴在白雪上,隨後讓人難以置信的,它在白雪之中化開,竟然形成一條血線,指向某個方向!

“走吧!我來引路!”

慧覺朝著王老漢說了一句,然後他左手平攤,右手單掌合十,嘴巴裡面喃喃念咒,大步朝著前方走去!
------------

第三章 封禁雪妖

鮮血順著慧覺的手掌不住的滴落。

他的鮮血並非是鮮紅的,而是淡紅色,淡淡的紅色裡面夾雜著些許淡金色。

修行有成的佛門大德,可以修成金身正果。

到那個時候,鮮血全部都會化作金色,即便是不修肉身的心宗禪師修為高深之後,也會擁有種種肉身異象。

異象不是神通。

異像是肉身因為受到內在修行的佛法影響,表現出來的和一般人不同的奇異現象。

大多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用處。

諸如血化金色,體生梵香等等。

但事實上,血液還是本身的血液,真正的區別在於內在境界的變化。

心宗修行,大致分為四個境界,立志,發願,精進,解脫。

慧覺的師傅,廣法和尚直到圓寂之時,都只修行到發願的境界。

而慧覺現在只是立志的境界。

立志有三個階段。

求、修、給。

求是清心寧靜,虔心求佛,修行佛法最初的境界。

心宗的修行,最是講究心的慧悟。

所以在修行之初,修行之人,必須先渴望修煉,虔心求佛,才能入得真正的佛門。

之後是修。

入了佛門,繼而便是佛法的修行。

慧覺便是處在這個修的階段。

心宗的修行,沒有捷徑,甚至沒有具體的佛法的修行法門。

也沒有確確實實的前人的經驗和道路可以走。

有的只是每個人都與眾不同的心的禪悟。

所以說心宗的修行最難。

但一旦修煉有成,心宗的和尚也是最厲害,最受人敬佩的。

因為心宗和尚的修行,最正宗,也最接近真正的佛。

只是可惜,心宗很多的和尚,往往窮盡一生,連最初的求的境界都進不去。

終日只能夠是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囫圇念經,一無所成。

慧覺以自身的鮮血引路,又以念動禪音,讓雪妖無法靠近。

就這樣,他帶著王老漢循著山路,慢慢的下山。

漸漸的,鮮血流失有些過多,慧覺只覺得自己的手掌幾乎已經失去了知覺,左手的手臂看上去有些慘白。

但他依舊咬牙堅持了下來!

兩個人的身後,冰冷的風雪依舊呼嘯著。

慧覺看得清清楚楚,遠處那只雪妖依舊不願意放棄,竟然一路跟著他們!

“這孽障!”

雖然佛門修行,講究讓人不管什麼時候都心靈寧靜平和,不嗔不怒。

但這種情況之下,這一隻雪妖竟然這般不知好歹,一心想要害人性命,也是讓慧覺心頭不免升起一絲怒意。

只是即便這雪妖跟著他們,也拿他們沒有絲毫的辦法。

她雖然施展妖術,迷了山路,但是慧覺以鮮血指路,等於是破了她的妖術。

她不時想要接近上來,掀動狂風暴雪。

但一到近處,梵音禪聲立刻讓她痛苦不已,只得後退。

終於,僵持之中,不知道走了許久,慧覺終於看見了邙山腳下的界碑。

一塊黑黢黢的老舊石碑歪歪斜斜的矗立在風雪之中,石碑被大雪掩埋大半,但依舊可以看見,石碑上半面那一個邙字!

“終於下山了!菩薩保佑!菩薩保佑啊!”

慧覺身後的王老漢聲音顫抖著說道,

“我家閨女有救了!”

慧覺臉上同樣露出些許輕鬆的神色。

下山之後,不出半裡路就是王家村,到了村子,有了人煙香火,雪妖就作不得怪了。

但就在此時,那一隻一路上跟著慧覺他們的雪妖似乎也著急了!

她厲嘯一聲,淒厲的鬼嘯聲之中,她竟然強行驅動狂風暴雪撲了上來。

一時間,可怕的風雪席捲,冰寒刺骨的狂風竟然化作鬼臉呼嘯而來!

“嗚嗚!!”

淒厲的鬼哭聲裡面,慧覺他們兩個人直接被狂風暴雪所吞沒!

一時間,周圍冰雪呼嘯,寒風刺骨,天旋地轉。

猛烈狂風暴雪倒卷,直欲害了慧覺和王老漢性命。

然而,慧覺猛然吒喝一聲,

“咄!”

他掐了一個手印,從他的身上,金色的佛光乍現,一道朦朧的莊嚴佛陀身影一閃而逝,耀眼的佛光直接刺破風雪!

“啊!!”

淒厲痛苦的慘叫聲裡面,周圍的狂風暴雪驟停!

不僅如此,一道慘白的身影暴退,猶如急光浮影一般,倏而便想要逃跑。

但慧覺從自己的僧衣上撕下一角,右手食指蘸了鮮血,書寫了一個佛字,然後吒喝一聲,將這一角僧衣扔了出去。

這一角僧衣被扔出去的瞬間,陡然化作一道金光飛出去,金光狠狠命中那雪妖的身影,當場將那雪妖的身影打得潰散!

“得手了!”

慧覺心頭一喜。

這雪妖也是不識好歹。

若是她早早放棄,這般狂風暴雪的天氣裡面,慧覺也拿她沒辦法。

但是她一路尾隨,施展妖術,妄圖迷了慧覺他們的去路。

這麼做,她自身的魂力自然消耗頗多。

而且這一路上,雪妖無形之中受到往生咒的影響,本身的罪業和道行被不斷的洗刷,修為早已經大大折損。

這個時候,若是她識趣離開,慧覺也顧不得找她算帳。

誰知道,她竟然自己不知好歹,偏要上來害人。

那便趁此機會,慧覺自然便出手破了她的法身和道行,捉了她的真靈。

金光打中雪妖之後,便重又化作一角布片,靜靜的落在了地上。

慧覺忙不迭的跑過去,在雪地裡面,那一角僧衣果然安安靜靜的躺在雪上,衣角上有一個淡金色的佛字。

佛字金光微微閃爍著,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佛字下面,布片之中,鎮壓著一道白色的身影。

這是雪妖的真靈。

被慧覺鎮壓了起來,這一道白色的身影依舊神情暴戾,她狠狠的看著慧覺,厲叫著,不斷衝擊,想要破開這個佛字的封禁逃出來。

可惜她根本做不到。

看著她暴戾猙獰,猶如野獸一般的模樣,慧覺眉頭微微一皺,輕歎一聲,

“善哉!善哉!”

這雪妖業障已深,罪業多半已經迷了她的靈智。

當然,也有可能,她的靈識依舊能夠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但到了這個程度,她自己都根本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

她剩下的,只有如同野獸一般的本能。

但這才是最痛苦的。

“若是明知自己身陷餓鬼道之中,卻無法自拔,這該是何等的淒苦?”

慧覺輕聲說道。

看著手上的衣角,最終慧覺盤腿坐下,將它放在面前,然後閉上眼睛,喃喃念動金剛經文,

“那摩把嘎瓦帝,八喇密答耶,唵那答帝答……部育耶,部育耶莎哈……”

慧覺一遍一遍的念動著,伴隨著莊嚴的禪誦,淡淡的金光從他的身上灑下,落下他面前的布片上。
------------

第四章 施法救人

佛光灑落,當慧覺的禪誦聲停下,布片上的金色佛字已經斂去。

慧覺隱約可以看見,一道朦朧模糊的身影站在他的面前朝著他盈盈一禮,繼而陡然轉身,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一路走好。”

慧覺喃喃說道。

說罷,他回過神來,看向王老漢。

王老漢一臉的虔誠和敬畏,

“慧覺師傅慈悲啊,替這女鬼超度,讓她可以投胎轉世,真是功德無量。”

然而慧覺搖了搖頭,

“算不得什麼功德無量,只是幫她一把,讓她脫離這苦海罷了。”

說道這兒,慧覺抖了抖蓑衣上的雪,起身合十,輕聲說道,

“施主,救人要緊,我們快快進村吧。”

“是!是!是!”

王老漢忙不迭的點頭!

兩個人陷著積雪,一腳深,一腳淺的沿著村口的小路進了村子。

甫一進村子,慧覺就看見,村口有兩個披著蓑衣的村民站在雪地裡張望著。

看到慧覺和王老漢進村,這兩個村民都是急急忙忙得迎了上來,

“二叔,慧覺師傅,你們可算回來了,快快救人!茵子就要撐不住了!現在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只有半天的光景了!”

“什麼?!”

王老漢一聽當場大急!

看他樣子,兩隻手顫抖著,掛著霜雪的眉頭不住的簌簌發抖。

“慧覺師傅!”

王老漢顫聲說道,看他樣子,恨不得一把抓著慧覺,現在就飛回去。

慧覺忙不迭的點頭,

“快走!”

一行四人慌忙朝著村子裡面走去。

當慧覺跟著王老漢他們來到王老漢家院門口的時候,院子內外,圍滿了村民。

他們看到王老漢和慧覺的到來,頓時人頭都是一陣攢動,

“是慧覺師傅!”

“慧覺師傅來了!”

繼而有人高聲喊道,

“快讓路!快給慧覺師傅讓路!”

院子裡面的村民慌忙左右躲避,給慧覺他們讓開一條路。

慧覺趕緊進了院子,然後在王老漢的指引下,到了院子後面的裡屋裡面。

進了裡屋,慧覺果然便看見,昏暗的小屋子裡頭,土炕上,厚厚的棉被裹著,一個大概只有七八歲紮著羊角辮的小女孩牙關緊咬,面色慘白,一動不動的躺著。

看她的樣子,胸口已經完全沒有起伏,氣息幾乎都感覺不到了。

看到這一幕,慧覺也是臉色微變,趕忙上來,伸出兩根手指,輕輕的放在小女孩的脖子上。

她的脈搏已經非常微弱了!

旋即慧覺又伸出手,將小女孩的眼睛撥開,只見她眼珠子瞳孔擴散著,目光呆滯,沒有絲毫的生氣。

看到這兒,慧覺皺了一下眉頭,繼而他喃喃念咒,然後拈花一指,點在自己的眉心上,卻是再一次朝著小女孩看去。

這一次,目光落下,慧覺臉色陡然大變!

顧不得許多,他連忙撥開小女孩的腦袋,在她的後脖頸上檢查了一下。

果然他在小女孩的脖子後面看見一個淡淡的指印。

看到這兒,慧覺的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微微沉吟了一下,慧覺伸手掐破自己右手食指的指尖,繼而伸出手,輕輕的在小女孩的眉心上點了一點,然後寫了一個佛字。

繼而慧覺收回手,雙掌掐了一個手印,開始喃喃念咒,

“那摩把嘎瓦帝……”

伴隨著金剛經的咒文落下,從慧覺的身上,一道淡淡的金光灑落,落在了小女孩的身上。

金光落下,病床上,原本緊咬著牙關的小女孩竟然慢慢放鬆了下來,不僅如此,她身上的氣息也漸漸平和,甚至原本慘白的臉色都稍稍紅潤了一些,似乎恢復了生氣。

“活過來了!活過來了!”

病床旁邊,王老漢的婆娘激動得顫聲說道。

一時間屋子裡面的人都是露出振奮的神情,王老漢更是激動不知所措。

“慧覺師傅果然道行了得!”

“是啊!慧覺師傅就是我們王家村的活菩薩!”

“只要有慧覺師傅在,我們王家村就再也不怕……”

村民們同樣忍不住的議論紛紛。

然而這個時候,收了金光,慧覺轉過身來,卻是臉色凝重的看向王老漢,

“先莫喜,情況有點糟糕!”

聽到慧覺這麼說,王老漢忍不住心頭咯噔一下,隨後讓人沒有想到的,他渾身一顫,竟然是撲通一下,跪在了慧覺的面前!

“師傅!慧覺師傅!老漢我就只有這麼一個閨女啊,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啊!”

一時間,王老漢抓著慧覺的蓑衣,涕淚橫流!

瞅著王老漢這般模樣,屋子內外的村民都是忍不住惻然,而王老漢的婆娘更是禁不住放聲慟哭!

看到眼前這一幕,慧覺心頭一顫,他連忙伸手想要將王老漢攙扶起來,但王老漢死死的跪在他的面前,哪裡肯起來。

“慧覺師傅!求求你!只要能救我這閨女,就算是給你拿我這條老命來換都可以啊!!”

“哎!”

慧覺長歎一口氣,繼而他開口說道,

“你放心,都是鄉里鄉親,小僧便是拼盡全力,定然也要將這丫頭救回來。”

“只是你快快起來,小僧還有一些事情想要問你。”

聽到慧覺這麼說,王老漢總算是從地上站了起來,

“慧覺師傅,你有什麼想問的,儘管問我!”

慧覺點點頭,然後開口說道,

“你上山來找我的時候,曾經說過,這丫頭是被邪祟附體了?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這孩子,是不是撞到了什麼東西?”

“這……”

聽到慧覺這麼問,王老漢卻是話語陡然卡在了喉嚨裡面。

不僅是王老漢,慧覺靈敏的發覺,自己問到這一點的時候,屋子內外的村民,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看樣子,他們顯然都知道一些什麼。

沒有太多的猶豫,王老漢看著病床上的閨女,便咬牙開口說道,

“我家閨女,可能,可能是給雪姥姥害了!”

這一句話落下,原本擁擠在內屋門口和外面窗戶邊上的村民們,不少都是臉上露出惶懼的神色,不自主的避開了。

仿佛王老漢的話語裡面,蘊藏著什麼可怕的東西,讓他們猶如躲避蛇蠍一樣,唯恐避之不及。

“雪姥姥?”

慧覺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

第五章 得寸進尺

“慧覺師傅,你和廣法師傅一直住在山上,所以可能不知道。”

“雪姥姥是我們王家村自己供奉的香火神!”

王老漢歎息著說道。

“供奉出來的野廟鬼神?”

慧覺心頭一沉,頓時感覺有些棘手了。

這個世界,山野精怪、狐妖鬼魅、怨靈魍魎多的很。

同時也有很多鄉野之**奉的香火神。

這些香火神,大多都是村民們供奉祭拜的小廟野神,本身多是一些孤魂野鬼或者是山靈精怪。

因為受了村民們的香火,做一些庇護村民、保佑風水的事情。

兩者也算是互惠互利。

這些香火野神本身沒有太厲害的本事,只是受了香火之後,道行自然不一樣了。

聽口氣,這個雪姥姥似乎被王家村的村民祭拜很久了,多半道行不淺,恐怕不是自己可以輕易對付的。

但慧覺還是朝著王老漢問道,

“這雪姥姥若是你們供奉祭拜的香火神,為什麼要害這個孩子呢?你們是不是做了什麼觸怒她的事情?”

香火野神有些本身是孤魂野鬼,或者是山林精怪而來,心性孤僻,喜怒無常。

若是村民不小心觸犯了他們的忌諱,惹怒這些香火神出手報復,也是很有可能的。

然而王老漢一臉悲憤,苦痛無奈的說道,

“我們哪裡敢對雪姥姥不敬啊!”

“是啊!”

“我們怎麼敢不敬雪姥姥她老人家啊!”

王老漢說罷,屋子內外,剩下的一些沒有避開的村民也是歎息著,紛紛說道。

王老漢的婆娘也哭訴道,

“我們王家村,這麼多年來供奉雪姥姥,一直都是恭恭敬敬,從來沒有人敢對她不敬啊!哪裡知道,竟然會有今日的禍事,真是冤孽啊!”

“別急,別急,施主,將事情慢慢說清楚。”

看著王老漢夫婦悲憤的樣子,慧覺連忙說道,

“你們可知道,這雪姥姥,到底是個什麼來歷?”

王老漢微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繼續朝著慧覺說道,

“事情是這樣的。”

“在慧覺師傅你們來之前,這邙山上,以前蝗蟲成災,年年禍害莊稼,我們這個王家村,可是吃了很大的苦頭!因為蟲災,田地裡面年年欠收!”

“直到後來,村子裡面,有人做夢,夢見雪姥姥入夢說,如果村子裡面供奉她,給她在王家村北麓十裡外蓋一座廟,塑一座金身,她就保佑村子裡面不再受蟲災,年年風調雨順。”

“那個時候,大概是三十年前了。”

慧覺和尚微微頷首,三十年前,自己和師傅廣法和尚,確實還沒有來到邙山落腳。

他曾經偶爾聽自己師傅廣法和尚說過,他原本並非是鄉野山僧,而是在某個佛門聖宗掛單的和尚。

後來因為觸犯了寺院裡面的規矩,這才離開了寺廟。

至於到底是觸犯了什麼規矩,事情又有什麼緣由,廣法和尚並沒有說過慧覺聽。

慧覺只是知道,自己師傅離開寺廟之後,只是獨自行走天下,一邊化緣修行、降妖伏魔,一邊治病救人、造化百姓,積攢功德。

直到撿到了自己之後,廣法和尚覺得帶著自己行走天下不方便,這才動了找個地方定居下來的心思。

於是十七年前,他來到邙山,蓋了一座茅屋,從此師徒二人在邙山落下腳來。

見到慧覺點頭,王老漢只是繼續說道,

“當時我還是個毛頭小子,只記得村裡面老一輩的人也是將信將疑。”

“但最終,我們王家村,家家戶戶,一起出力,還是將在請了風水先生,看了風水,在村子北麓十裡外的一處荒地裡面,蓋起了一座小廟,塑了一座泥像。”

“結果,誰知道,小廟蓋起來之後,那一年,邙山上的蝗蟲,真的就再也沒有下來,而且當年風調雨順,村子裡面的莊稼大豐收!”

“當時所有人都高興壞了!對雪姥姥千恩萬謝!覺得是我們村子走了大運,遇到了菩薩!就這樣,村子裡面,就開始年年供奉雪姥姥,將雪姥姥當做我們王家村的菩薩!”

王老漢說著,屋子內外的村民都是不住的點頭,一臉的唏噓感慨。

而王老漢歎息了一聲,又是說道,

“雪姥姥,對我們王家村,確實是有大恩的!這一點,我們王家村,上上下下,誰都是知道的!”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我們所有人都很感激她,祭拜雪姥姥的事情,家家戶戶,沒有人敢推辭懈怠的!”

“而這些年,自從供奉雪姥姥之後,不說蝗災一下子就絕跡了,而且我們王家村年年風調雨順!”

“只是,誰知道啊!後來……哎!”

說到這兒,王老漢話頭一轉,蒼老的神情之中有些苦澀和無奈。

“後來到底怎麼了?”

慧覺禁不住的問道。

王老漢喟歎著,繼續說道,

“自從我們供奉起雪姥姥之後,一開始,相安無事。”

“雪姥姥保佑我們王家村風調雨順,而村子裡面的人,逢著時節都會去廟裡面供奉她老人家,敬些香火,敬奉的東西不論,都是村裡人的心意,多是一些田裡面收穫的稻穀,或者野菜、果子什麼的。”

“但後來,不知道從上面時候開始,雪姥姥又給村子裡面的人托夢,說是村子裡面的敬奉她不誠心!她很生氣!”

“這件發生之後,我們大家都很惶恐,從此以後,不單單是逢著時節,而是除了時節之外,每月初一、十五我們都會去雪姥姥的廟裡面上香進貢。”

“但沒有過三五年,雪姥姥又給村裡人托夢,說是我們敬奉她用的貢品太差,逢著大時節,得用豬、牛、羊大三牲,逢著小時節,得用雞、鴨、魚小三牲!”

“我們沒辦法,只好聽從,從那以後,村子裡面的豬、牛、羊就都留著用來敬奉雪姥姥了。”

“哼!”

聽到這兒,慧覺和尚心頭有些怒意了!

區區鄉野狐神,竟然敢如此得寸進尺!

像這樣的香火野神,大多不過是孤魂野鬼,小妖小怪罷了!

平常多是在世間浪蕩游離,無家可歸!

村民們給她蓋了神廟,敬奉她香火,已經是對她最大的回報和恩德!
------------

第六章 欲壑難填

她竟然還如此挑剔,如此不知好歹!

確實有著每個月初一、十五就舉行的常祭。

每到每個月的月初,月中,家家戶戶,都會在自己的家中,燃香供奉。

但初一、十五常祭,香火敬奉的是天上天下,道門最為尊貴的最高天神天帝!

只有天帝有資格讓生靈百姓時時供奉!

一個荒野之中的野廟狐神,也敢如此放肆?!

更加遑論,野廟鬼神,根本不配用大小三牲的規格。

敬奉土地、城隍、山神都只需要五穀、鮮果便足夠了。

只有祭祀先祖,才用小三牲,祭祀蒼天、後土、神聖才用大三牲!

“此獠當真是欲壑難填,昏了頭了!”

慧覺不由自主的合十,念了一句阿彌陀佛。

然而王老漢只是苦澀無奈的繼續說道,

“若只是如此,倒也罷了!”

“大小三牲供奉了幾年之後,雪姥姥又托夢來說,我們王家村給她蓋的廟太小,不夠氣派!必須給她重新翻蓋一座大廟!”

“沒有辦法,我們王家村只好家家戶戶,出錢出力,拆了原來的小廟,重新在原址上,翻蓋了一座大廟!”

“原本,到了這個份上,我們以為,這一下子,雪姥姥總該滿意了!”

“哎!”

“哪裡知道,只過了不到一年,雪姥姥又嫌棄廟裡面的神像是泥塑的,當年她讓村裡面人,給她塑的是金身,而不是泥身!”

“當真是可笑至極!”

慧覺搖頭說道,言語之中,怒意已經是掩飾不住了。

金身便是指的神像。

不管是泥塑也罷,亦或者是陶土所鑄、木頭雕刻、大石雕琢、銅水澆鑄而成的神像,都是統稱金身!

這天下間,莫說那些土地城隍。

他們的神廟,有些是修在路邊,不過三尺高,神像甚至用泥巴隨意捏造而來的小人。

便是玉帝、三清、佛祖、菩薩,他們的金身不少也都是泥塑而來。

若是說金身便要用黃金澆鑄,就算是將這王家村家家戶戶的家底掏個乾乾淨淨,都根本不可能鑄成。

“這可是把我們嚇壞了!”

“但沒有辦法啊,我們王家村,家家戶戶,商量之後,最終各自出錢,請了銅匠,化了銅汁,給原來的泥像,鍍了一層鎏銅!”

王老漢越說越是氣憤,言語之中甚至有些痛心疾首!

“而且這還不算數,雪姥姥托夢愈發頻發,貢品所求,愈來愈是無度!終於,一個月前,雪姥姥托夢來,說是要村裡面,進貢童男童女!”

“什麼?!”

慧覺大驚失色!

人牲祭祀!

用人來祭祀,這是邪魔外道,淫祠鬼廟才會做的事情!

有時候,若是朝廷遇到百年不遇的災荒,也有拿活人祭祀!

但這樣的朝廷,大多是昏庸腐敗,君王更是註定遺臭萬年的暴君!

區區一個野廟鬼神,竟然要讓村民們獻祭童男童女?!

這一刻,慧覺他已經明白王老漢家的閨女,到底為何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然而隨之而來的,便是無法抑制的怒火充斥了慧覺的心頭!

即便他修行佛法,摒除嗔怒,但此時此刻,慧覺心中的怒火,如何能夠消除!

“雪姥姥讓我們進貢童男童女,我們哪裡肯依從,誰知道,誰知道昨天夜裡,我便做夢,夢見雪姥姥來我們家,帶走了茵子!我在夢裡拼命的追趕,哪裡追的上!等從夢裡醒來,茵子就已經變成現在這樣了!”

王老漢悲痛的說道。

“哼!此獠當真是自尋死路了!”

慧覺冷哼一聲,已經是滿臉怒容!

到這兒,他已經可以肯定是雪姥姥動的手腳了!

因為王老漢的閨女,不是出的別的問題,真是魂魄離體,不知所蹤了!顯然,便是昨天夜裡,雪姥姥帶走了這孩子的魂魄!

“慧覺師傅!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這閨女啊!”

看著慧覺,王老漢再一次哀聲求道。

“施主請放心吧!小僧便是拼了這一身的道行和性命,縱使粉身碎骨,魂飛魄散!也定然將這孩子救回來!”

慧覺和尚斬釘截鐵的說道!

說罷,他又是雙掌合十,念了一句阿彌陀佛!

繼而他看著王老漢和王老漢的婆娘說道,

“這孩子並未生病,也並未被邪祟附體,只是她的魂魄,已經被人勾走!”

“她的身體,之所以會像現在這樣,便是因為魂魄離體太久了。”

“剛剛我已經替她念經施法,暫時加持了她的肉身,五個時辰內,她的肉身不會再有事情。”

“但五時辰之後,若是不能夠將她的魂魄招回來,只怕她的肉身便會就此死去。”

“而魂魄從此都要在在這個世間浪蕩游離,變成孤魂野鬼!或是被那雪姥姥驅使,從此不得超生!”

“我可憐的閨女啊!!”

王老漢的婆娘聽到慧覺這般說道,頓時慘呼一聲,竟然是當場暈厥了過去。

“嬸子!”

“王大嫂!”

屋子裡面的人亦是失聲驚呼!

幸虧王老漢眼明手快,一把扶住了自己的婆娘。

“茵子她娘!”

王老漢驚慌失措的喊道。

“快掐她人中!掐她人中!”

裡屋門口的一個村民喊道。

這一句話總算是讓王老漢回過了神來,他慌忙伸手掐在自己婆娘的人中上面。

直到這樣,王老漢的婆娘這才醒轉過來。

醒轉過來之後,王老漢的婆娘偏過頭來,卻是死死的看向慧覺,

“慧覺師傅,求求你,一定,一定要救回我們家茵子啊!”

一邊說著,這個老老實實的村婦流下來淚水。

看著她憔悴悲痛的樣子,慧覺沉重的點點頭,

“放心吧。”

這麼說著,慧覺朝著王老漢的婆娘喃喃念咒,

“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

這是大悲咒。

咒文能夠讓人心境平和。

伴隨著慧覺的禪誦聲緩緩落下,茵子娘總算是心神稍定,繼而她卻是慢慢的閉上眼睛,竟然睡著了。

女兒出事,她一直擔憂著,提心吊膽之下,心神早已經疲憊不堪。

大悲咒的咒文讓她心緒平和下來之後,心神的疲倦上來,她自然是睡著了。
------------

第七章 生死無懼

茵子娘昏睡過去之後,慧覺停了下來。

隨後稍稍沉吟了一下,慧覺看向王老漢,有些欲言又止。

但最終,他還是開口說道,

“施主,若是小僧此去,五個時辰尚且沒有回來,你們王家村的人,就立刻帶著這孩子離開。”

“這雪姥姥,不是善類!雖說為了香火,她不會過分為難你們。”

“但留在這兒,日後她必定變本加厲,不斷索取,早晚你們王家村的人,都得淪為她的奴隸!與其如此,不如早早離去,另謀生路!”

“再者,便是這個孩子的魂魄落在雪姥姥手裡面了,等她肉身死去,你們便燒了她的肉身,封在盅內,再請來高人,只要救出她的魂魄,超度之後,她依舊可以再入輪回,否則的話,她便真的一世都要做遊蕩在世間的孤魂野鬼了。”

“慧覺師傅?!”

聽到慧覺這麼說,王老漢心頭一驚。

其實不用慧覺說明,他自然也明白慧覺話語裡面的意思。

五個時辰都沒有回來,自然便是說明慧覺失手了。

他沒有能夠將茵子的魂魄帶回來,多半很有可能,慧覺自己的性命也跟著賠上了。

“慧覺師傅!老漢我……!”

王老漢有些內疚的看著慧覺。

這件事情,本來和慧覺毫無關係。

是他請了慧覺下山。

仔細想來,慧覺興許有些本事,但看他的樣子,也只有十七八歲而已。

那雪姥姥何等厲害?

讓慧覺去對付雪姥姥,他很有可能得賠上自己年輕的生命。

一念及此,王老漢心裡面忍不住的自責。

更何況,他有女兒,慧覺同樣有生他的父母,有養育他的師傅。

而且慧覺更慘。

從小被父母遺棄,現在師傅也圓寂了。

只剩下他孤苦伶仃一個人。

想到這兒,王老漢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他看著雖然成熟,卻有些青雉的臉龐,嘴巴蠕動了一下,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但女兒的肉身就在一旁,王老漢心如刀絞,腦子裡面想要開口,但嘴巴囁嚅著,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若是慧覺不出手,他的閨女茵子,必死無疑了!

慧覺看著王老漢顫抖的模樣,自然大概能夠猜到他的想法。

他只是喃喃念了一聲阿彌陀佛,然後用輕鬆的神情說道,

“施主不用擔心,小僧早已經割斷塵緣,身入佛門,人生壽命,對小僧而言,不過紅塵苦海和一具臭皮囊而已。”

“在世之時,小僧自然便秉承佛法,修行渡人,若是渡不過去了,舍了性命,去見佛祖便是了。”

“所謂生亦何歡,死有何懼?!善哉!善哉!”

慧覺說罷,臉上竟是露出一個微笑。

看著慧覺臉上笑容,王老漢渾身顫抖著,眼睛裡面渾濁的淚水潸然而下!

他撲通再一次跪在了慧覺的面前,

“慧覺師傅!此恩老漢我無以為報!只願來生給師傅當牛做馬,在所不辭!”

慧覺輕歎一聲,只是搖了搖頭。

他沒有去伸手攙扶王老漢,因為他知道,這一跪,王老漢是心意已決。

或許他這樣做,反而會讓他心裡面好受一些。

“南無阿彌陀佛!”

慧覺雙掌合十,隨即不再分說,只是轉過身,大步走出了屋子。

慧覺大步離去,圍在王老漢家內外的村民們,都是用複雜的目光看著慧覺離去的身影,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風雪之中。

雪姥姥的神廟在王家村北麓十裡外。

王塵便沿著王家村的北邊出口的小路,一路往北。

晶瑩的雪花飄然下落,天地間,依舊紛紛揚揚的下著雪。

只是沒有了雪妖作怪,雪下得不大,也沒有狂風暴雪迷路。

慧覺一腳深一腳淺的踩在積雪之中,跋涉前行。

十裡路,說近不近,說遠不遠。

好在一共有五個時辰,來回自然是足夠了。

和前世不一樣。

前世人類科技文明高度發達,來來往往,到處都是便捷的交通,路上車輛往來,人口密度之大,給人非常擁擠的感覺。

但這個世界不一樣。

這個世界人口稀少,文明落後,道路交通,一點都不發達。

能夠代步的,只有車馬。

除此之外,就只有步行了。

便是道路,也不是前世那樣的水泥混凝土修建的寬敞道路,而是泥濘偏僻的小道。

有的甚至沒有路。

只是走的人多了,踩出來一條路。

這個世界的村落,基本上都坐落在荒野之中。

村落和村落之間,大多相隔非常遙遠。

村落之外,都是廣袤無人的荒野。

荒野廣闊,非常的荒涼,百里不見人煙,根本看不到人影蹤跡。

若是其他的時節,野外之中,還有些蟲鳴鳥叫,但如今這樣的隆冬裡面,天地之間,便更加顯得靜悄悄了。

一棵棵凋零了樹葉的樹上,掛著厚厚的積雪,更加增添了寒冷和蕭索。

慧覺能夠聽見的,只是自己的腳,踩在積雪上,發出的嘎吱嘎吱的聲音,能夠看見的,除了眼前純白無垠,便只有荒涼了。

但不知走了多久,慧覺卻是忽然停下了腳步,他看著前方,眉頭微微一怵。

他看得清楚,在路邊,有兩個白色素衣,身姿窈窕的女子站著。

讓人有些難以置信的,在這般天寒地凍的雪天裡面,她們身上只是穿著薄薄的輕衫。

顯然,她們兩個來歷非凡。

而看她們的樣子,慧覺明白,多半就是在等他。

果然,慧覺走近之後,這兩人直接攔在了他的前面,擋去了他的道路。

“師傅請留步。”

慧覺停下腳步,微微揚起頭,目光打量了上去。

這兩個女子皆是容貌俏麗,皮膚白皙,神情冷傲。

“敢問可是慧覺師傅?”

另一個女子朝著慧覺問道。

慧覺微微頷首,神情平淡的說道,

“正是小僧。”

聽到慧覺回答,這兩個女子相互對視一眼,

“慧覺師傅此去,便是前往姥姥的神廟吧?只是慧覺師傅,你的事情,姥姥她老人家,都已經知道了!”

“今次便是姥姥讓我們兩個在這兒等你。”

“姥姥讓我們告訴你,她住在這邙山北麓的腳下,你和你師傅廣法大師住在邙山山上,你我兩家也算是鄰居,十多年來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所以,姥姥希望慧覺師傅你莫要管這閒事!”
------------

第八章 金剛伏魔

“不知慧覺師傅,可情願了?”

兩人說罷,俏麗傲然的目光看著慧覺。

“如果小僧我不願意呢?”

慧覺反問了一句。

“哼!”

這兩個白衣女子冷哼一聲,

“若是慧覺師傅你不願意,姥姥她老人家也說了,那便是你自尋死路!要知道姥姥可是……”

然而她們兩個尚且沒有說完,慧覺哂然一笑,臉上露出些許譏嘲的神色,

“區區一個山野孤鬼,說這樣的大話,她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嗎?!”

“你!”

話語落下,兩個白衣女子中的一人臉色微變,有些怒意。

而另外一個則是朝著慧覺冷笑著說道,

“區區一個小和尚,憑得多事,自以為學了些本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乃是可笑!”

“姥姥慈悲,憐憫於你,給你一條生路,你不知感激也罷,還要作死?!”

“真是一個又蠢又狂的無知禿驢!”

聽到她這般話語,慧覺心頭卻並沒有絲毫的怒意,只是由衷的感到一絲絲的悲哀,

“善哉!善哉!”

“之前阻攔小僧下山那一隻雪妖,也是雪姥姥派來的吧?”

“只是可惜,你們兩個連她也不如。”

“她雖然深陷業障無法自拔,卻有一顆向善之心。”

“而你們兩個,靈識清醒,卻仍舊助紂為虐,以惡為榮,不知反省!真是罪過!”

說罷,慧覺雙掌合十,念了一句阿彌陀佛,

“眾生皆苦,有兩苦,身苦,生老病死,心苦,愛怨憎會,不過今日小僧卻是明白了,還有一苦,便是不知善惡,助紂為虐,仍然樂在其中,沾沾自喜!”

“罷了,不管你們兩個有何等過往,又為何助紂為虐,今日小僧便只管超度了你們便是!”

從最初看見這兩個白衣女子的時候開始,慧覺便已經看了出來,她們兩個並非人類,而是鬼魂。

“你這禿驢一言不合,便要動手嗎?!”

兩個女鬼之中的一人厲聲喝道。

而另一人同樣臉上露出怒容,

“哼!動手便動手,哪個怕了他了!”

話語落下,兩個女鬼身上衣袂和長髮皆是無風自動,陰煞鬼氣喧囂而來!

她們兩個原本俏麗的容貌陡然便變得猙獰無比,雙手五爪伸出來長逾三寸的血爪,看上去異常駭人。

而平地裡面,狂風乍起,陰風呼嚎,慧覺周圍盡數被陰風籠罩,耳朵裡面只聽見猛鬼呼嘯!

然而他一點點都沒有露出怯色,看著周圍呼嘯的陰風,他只是掐了一個手印繼而朗聲念道,

“那羅謹墀皤伽羅耶,娑婆訶……跋陀耶,娑婆訶……!”

這一次,慧覺念的乃是金剛伏魔大咒!

金色的佛光從慧覺背後冉冉升起,化作一輪金色的光輪,光輪掩映之下,隱約可以看見,光輝之下,盤坐著一尊怒目金剛!

他手持佛杵擊出,神聖的佛光大放,霎時便將慧覺周圍的呼嘯的陰風和鬼氣破開了!

繼而伴隨著慧覺不住的念咒,一道道金色的佛光有若光暈一樣蕩漾開來,光暈一圈一圈的蕩漾出去,刹那間,光暈所到之處,盡數都是莊嚴的佛號和禪誦之聲!

周遭的陰邪鬼氣哪裡能夠抵擋佛光,陡然便被驅散了,兩隻女鬼的本體頓時露了出來!

她們倒在地上,不住的哀嚎!

“啊!”

淒厲的慘呼聲裡面,金色的佛光不斷的落在她們的身上,從她們身上刷出來一層又一層黑色的業障和怨氣!

被佛光沐浴著,她們似乎非常的痛苦,不斷的慘叫著,滿地打滾。

“大師饒命!!”

“大師饒了我們吧!”

“我們再也不敢了!”

兩個女鬼不住的朝著慧覺求饒。

然而慧覺根本不予理會,只是不斷的念咒!

她們業障深重,又不知悔改。

而且這世間,也沒有她們的去處,她們所去的地方,不過是雪姥姥那裡,所做的事情,不過是助紂為虐!

這金剛佛魔咒的佛光滌蕩她們身上的業障,就宛若將這些罪業從她們的身上生生剝出一般。

伴隨著這些孽障業力被滌盡,她們原本的魂身也已經潰散虛化,剩下的,只有一抹殘存的真靈。

這兩隻女鬼,原本已經有些道行了。

只是現在,她們的道行和根基,已經盡數被慧覺削去!

“啊!禿驢!你不得好死!!”

兩個女鬼殘存的真靈朝著慧覺恨聲咒駡!

她們的神情猙獰而扭曲,充斥著恨意。

道行修為,來之不易。

她們在世間浪蕩游離,修了多少年,才有了這麼一點道行。

結果卻被慧覺一朝盡數斬斷!

她們心中,如何不怨,如何不恨?!

但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慧覺只是眼簾微微下垂,看了她們一眼,隨後掐了一個手印,念起往生咒來!

“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

往生咒的禪誦聲響起,一股無形的柔和力量牽扯著兩道真靈,將她們超度向另外一個世界。

“姥姥救我!”

“姥姥……!”

到此此時此刻,她們哀嚎著,竟然還在喊著雪姥姥的名字!

一道道金光灑落,在這兩隻女鬼的掙扎之中,她們兩個殘存的真靈就這樣被生生超度,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有的鬼魂,因為一些原因,浪蕩游離,無法投胎轉世,甚至會向好心人求助,或者是托夢給自己的親人,讓他們超度自己。

而有些鬼魂,則是巴不得滯留人間!

他們貪圖人間的繁華,眷戀生前的人生,又害怕陰曹地府的業賬清算和投胎轉世之後,未卜的前路,便不想前往陰曹地府重新投胎轉世,只想留在人間。

只不過,不管她們到底想怎麼樣,對於慧覺而言,若是她們修行揚善,讓他撞見了,他自然不會干涉她們的事情。

但是這兩個女鬼,不但不事善舉,反而助手為虐,給那雪姥姥為虎作倀,慧覺自然不會放過她們!

讓她們留在這個世間也是禍害,還不如乾脆將她們超度,送她們下去!

至於到了陰曹地府之中,她們將面臨什麼樣的懲罰,也算是她們自己罪有應得!
------------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