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氣沖星河04
修仙小菜鳥
2017/12/15發行
修真聊天群09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5發行
凌天神帝14
君天帝
2017/12/15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8
飛牛
2017/12/1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4
匣中藏劍
2017/12/15發行
天界戰神40
笑南風
2017/12/15發行
天道圖書館43
情痴小和尚
2017/12/15發行
修煉狂潮49
傅嘯塵
2017/12/15發行
修真四萬年104
臥牛真人
2017/12/15發行
全能主宰09
衛小天
2017/12/20發行
超神機械師10
齊佩甲
2017/12/20發行
至尊霸主14 完結
憤怒的薩爾
2017/12/20發行
不死道祖36
仙子饒命
2017/12/20發行
妙醫鴻途39
煙斗老哥
2017/12/20發行
終極戰兵59
梁七少
2017/12/20發行
無上進化61
浮兮
2017/12/20發行
最強紈褲65
夏日易冷
2017/12/20發行
逆天劍皇68
半步滄桑
2017/12/20發行
仙帝歸來11
風無極光
2017/12/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9
飛牛
2017/12/2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1
千杯
2017/12/22發行
完美神醫30
步行天下
2017/12/22發行
星域龍皇34
獨孤一劍
2017/12/22發行
天道圖書館44
情痴小和尚
2017/12/22發行
鬥神傳承48
浮兮
2017/12/22發行
極品玄醫57
鐵沙
2017/12/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05
臥牛真人
2017/12/22發行
絕代神主09
百里龍蝦
2017/12/27發行
修真聊天群10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27發行
凌天神帝15
君天帝
2017/12/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5
匣中藏劍
2017/12/27發行
天界戰神41
笑南風
2017/12/27發行
修煉狂潮50
傅嘯塵
2017/12/27發行
終極戰兵60
梁七少
2017/12/27發行
無上進化62
浮兮
2017/12/27發行
最強紈褲66
夏日易冷
2017/12/27發行
全能主宰10
衛小天
2017/12/29發行
超神機械師11
齊佩甲
2017/12/29發行
仙帝歸來12
風無極光
2017/12/29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0
飛牛
2017/12/2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2
千杯
2017/12/29發行
妙醫鴻途40
煙斗老哥
2017/12/29發行
天道圖書館45
情痴小和尚
2017/12/29發行
少年藥帝58
蕭冷
2017/12/29發行
修真四萬年106
臥牛真人
2017/12/29發行
絕代神主10
百里龍蝦
2018/1/3發行
修真聊天群11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3發行
文明種植者12 (14完結)
何木青
2018/1/3發行
星域龍皇35
獨孤一劍
2018/1/3發行
鬥神傳承49
浮兮
2018/1/3發行
修煉狂潮51
傅嘯塵
2018/1/3發行
終極戰兵61
梁七少
2018/1/3發行
無上進化63
浮兮
2018/1/3發行
最強紈褲67
夏日易冷
2018/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17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17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智能密碼》 作者:乙玄 12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召喚聖域》作者:殘唱 12
轉帖:創世中文網科幻小說《文化入侵異世界》作者:姐姐的新娘 10
剛看完"噩盡島"全部了 9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紈褲》作者:撒冷 9
異俠第三部 9
轉帖:起點新书《超次元事務所 》小說作者:七星少將 7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萌系大陸》作者:哀傷的鮑魚 7
本週熱門留言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105
異俠第三部 105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62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靈氣由我造》作者:黃娃黃蛙 48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神座》作者:皇甫奇 43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都市之少年仙尊》作者:夢朝南 41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38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6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2
(✾♛‿♛)號外!以下幾本書藉,少量現貨,欲購從速! 31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明末之虎》作者:遙遠之矢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0/12 16:44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03455975
崇禎六年夏,後金吞併明朝遼南金州後,現代大學生李嘯,魂穿成金州一名普通鄉下獵戶。
一文不名,不帶系統,不帶空間,沒有任何特殊金手指的草民李嘯,該怎樣在這明末亂世,走出自已的生存與發展之路。
戰遼西,征宣府,據山東,築高城,拓海疆。。。。。。
在這明末的黑暗時刻,且看穿越而來的李嘯,如何為神州社稷,為華夏百姓,立下這昭昭功業,打拼出朗朗乾坤!
男兒只手將天補,刀馬所至皆漢土!


第一章 穿越


起風了。

帶著鹹腥氣息的山風在林間盤旋勁吹,將遼南盤龍山中這段陡峭的山谷上的草木吹嘩嘩直響,激起一連串古怪的嘯音。

在這強勁的山風反覆吹拂下,那具身穿破爛緊身藍褐短衣,一直趴伏在此處山谷草木中,彷彿已然死去的軀體,竟突然動了一下,隨後,從嘴裡吐出幾個含混不清的字符。

「水,喝水。。。。。。」

這個從昏睡中醒來的人,雖然依然趴伏於地,但他的喃喃之語,卻讓旁觀圍觀的兩個同樣身穿破爛緊身短衣的人臉上,一同露出驚喜的神情。

「好傢伙,終於醒了!肖二,快,快給他灌一口!」

二人中,一個膚色蒼老黎黑,臉上皺紋密佈的老頭,急急地對著一旁猶正發愣的年輕人喝道。

名喚肖二的年輕人,連忙從身上取出水囊,擰開木塞,便立刻朝地上所趴著的人嘴裡灌去。

「咳,咳咳!」

肖二動作急切粗魯,灌得太急,嗆得趴著的那個人劇烈地咳嗽起來。

「怎麼樣,李嘯哥,你好點沒?」

肖二丟開水囊,將趴著人輕輕扶起,急聲問道。

讓肖二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被他扶起來的李嘯,卻猛地一把推開他。

「你們是誰?我怎麼會到這裡?這是什麼地方?」

聽到這個從昏迷中醒過來的人的這幾句話語,肖二與旁邊的老頭,均是滿臉驚異之色。

他們驚訝地看到,這個從昏迷中醒過來的李嘯,正用一種陌生而警惕的眼神看著自已。

「李嘯,你,你怎麼了?你摔糊塗了麼?我是你大全叔呀。」老頭一臉驚訝,顫聲發問。

老頭這邊急急相問,這個被他叫著李嘯的人,卻突然眼神一黯,陷入了沉默。

李嘯無法解釋在他身上所發生的一切。

此刻的他,依然清晰地記得,自已曾是一名普通大學畢業生,今年21歲,剛當上車間技術員,在一次前往野外郊遊時,不慎一腳踏空,從這山崖上跌落。。。。。。

技術員李嘯萬萬沒想到,自已的魂魄竟然會穿越幾百年,附在這個同樣叫作李嘯,並且同樣也是21歲的的普通獵戶身上。

今世的普通獵戶的李嘯,就這樣以一種荒誕不經的方式,被後世的李嘯徹底取代。

當李嘯醒來時,他其實已經繼承了這個年輕獵戶的全部記憶。只是,李嘯還是從心裡無法接受這近乎荒唐的事情發生在自已身上。

所以,李嘯下意識地推開了正扶著他的肖二,並近乎本能問出這幾句話語,其實是他希望,眼前所出現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而僅僅是個奇怪的幻夢。

與時同時,他迅速而悄悄地狠擰了一把自已的大腿。

疼痛入骨。

靠,看來,老子是真的穿越了。

李嘯以長長地一聲嘆氣,回答了老頭的疑問。

今世的記憶,讓李嘯免了很多穿越者所要面臨的認人識物的麻煩。

這一世的記憶告訴他,對面的兩人,都和自已一樣,是這盤龍山下不遠的靠山屯村民,一個是本村的老獵戶肖大全,另一個是肖大全的堂佷肖二。

同時,李嘯也已知道,他所穿越的時代,正是明朝末年的崇禎六年,也就是公元1633年。

此時,已是農曆七月下旬。而在剛剛的一個多星期前,遼南之地,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明崇禎六年,(公元1633年)7月初,後金韃酋皇太極令瓖紅旗固山額真岳和正藍旗主德格類共率1萬後金軍精銳,匯同孔有德、耿仲明的1萬多人投降部隊,從陸海兩路合力進攻旅順口。

東江鎮總兵黃龍率全部守軍奮勇擊敵,經過一番血火惡戰,終因「火藥矢石俱盡」,後繼無援,致遭敗績。七月七日,主將黃龍力戰殉國,其部下驍將李惟鸞,項作臨、樊化龍、張大祿、尚可義等皆****其家屬,隨後均在血戰中陣亡。當時城破之日,旅順男女老幼近萬人都成為後金大軍的俘虜。

旅順城破之後,後金大軍縱兵大肆掠殺附近村莊,離旅順城不遠的盤龍山下的靠山屯也慘遭屠戮,村中全部村民皆被殺盡,村中房屋也被焚掠一空。

只有肖大全,李嘯,這二名獵人因正好於前幾日進山打獵,方幸運逃過此劫。

而肖二則是在後金軍隊入村之時,正在村外水井內淘泥掘井,在屏息無語躲在井中一天後,方幸運地保得性命。

肖大全二人回村後,見到全村已成一片斷壁殘垣,遍地都是死屍藉枕的無辜村民,不由得驚駭萬狀。

見二人回來,正邊哭邊收拾那遍地的村民死屍的肖二,向二人哭訴了後金軍隊的屠村大罪。三人皆大哭不已,乃咬牙切齒發誓報仇。

按老獵戶肖大全的計劃,便是要在這盤龍山谷內截殺幾名後金韃子,用他們醜惡的頭顱,祭奠全村無辜死難的鄉親們,為他們稍報這血海深仇。

肖大全這個計劃,得到了今世的李嘯與其堂佷肖二的一致贊同。現在,雖然後金大部隊已基本撤回瀋陽,但依然有小股後金軍兵會不時從旅順城處搜掠後,斷續回撤,而盤龍山上這段狹窄的山谷,正是伏擊後金軍隊的理想場地。

三個人說幹就幹,收拾掩埋好全村鄉親的屍體後,三人胡亂吃了點東西填飽肚子,便各自帶著弓箭刀劍前來這盤龍山上設伏。

誰知道,在攀登一處陡坡之時,卻發出意外。

今世的李嘯急於報仇,攀爬心切,結果一腳踏空,從陡坡上重重跌落,重傷昏迷。

在真實歷史上的李嘯,在這個無名坡地,最終無奈地走到了生命的終點。

只是誰也想不到,原本的歷史,卻從這一刻起,被悄悄地改寫了。因為後世的李嘯,以一種無法解釋的方式,魂附在這個昏死過去的普通獵戶李嘯身上。

其實有一點是李嘯心中最隱秘的疼痛,因為,他只是魂穿在這藉藉無名形同草芥的普通獵戶身上。而不是象網上那些鋪天蓋地的穿越小說那樣,成為什麼皇帝太子或公侯名門,更沒有什麼金手指,讓自已擁有眾人不及的無敵技能,然後擁有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之類的快意人生。

李嘯暗嘆自已運道差,剛穿越到這個明末亂世,還未來得及緩口氣,便要立刻面對一場生死廝殺,這穿越的難度,未免太高了。

從回憶中掙脫出來的李嘯,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心煩意亂的感覺。

當然,還有莫名的難過。

李嘯前世在大學裡讀過一些明史,大略地知道一些明末故事。他知道,在後金軍隊攻陷旅順後,旅順周圍一些村落,為反抗韃子暴行,確實都發生過一些規模極小的民眾自發襲擊韃子事件,當然,結局皆是悲壯地以卵擊石,螳臂擋車。

李嘯可以肯定,今世原本的李嘯,縱然未摔死,也極可能和肖大全肖二一樣,會在這伏擊戰中,身死名滅,有如一縷微不足道的輕煙隨風而逝,不會在歷史中留下任何痕跡。

魂穿而來的李嘯,下意識地不想在這近乎送死的伏擊計劃中,僅憑一腔血勇,便徒勞地葬送自已的生命。

「大全叔,我覺得,我們還是再好生商議一下,這伏擊韃子的計劃,恐不太合適。」

李嘯終於還是猶豫地說出這句令他立刻後悔的話。

聽到李嘯這句話,肖大全又與肖二,不由得又以一種難以置信的驚愕神情互望了一眼。

這是怎麼回事?原先喊得最凶最堅決的要為鄉親們報仇的李嘯,怎麼竟這般羞恥地臨戰退縮了?

「啪!」

一記兇猛的耳光,狠狠地扇在李嘯臉上。

李嘯左臉,立刻顯現出五個粗大的手指印。

緊咬牙關的李嘯,漠然凝視著面前肖大全那顫抖著指向自已的右手。

「李嘯,你,你這個混帳東西!你忘了你娘,你媳婦是怎麼慘死在韃子刀下的麼?」肖大全憤怒的聲音在李嘯耳邊炸響。

「肖二,你給這個混帳再說一遍,他娘,他媳婦,是怎麼死的!」

肖大全扭過頭,對著一旁正皺眉發愣的肖二的喝道。

「嘯哥,當日,我從井中出來時,你娘她已被韃子砍了頭,血流了一地,頭,頭滾在牛圈水溝裡。你媳婦,她,她光著身子,被,被韃子開膛破肚,腸子流了一地,大群的蒼蠅叮著。。。。。。」肖二的聲音顫抖著,一臉欲說又不忍的表情。

「別說了!!」

一臉扭曲的李嘯,額上青筋條條綻出,爆發出一聲壓抑的狂吼,隨後痛苦地摀住了頭。

「李嘯,你這個混帳!上午喊著要報仇的是誰!喊著要用韃子的頭顱祭奠你娘你媳婦和全村鄉親的是誰!現在到了這裡,竟然臨陣退縮!你,和你那個戰死沙場的爹相比,真他娘的****不如!也真虧了你這混帳這一身好武藝!」

肖二已閉口不言,肖大全猶自怒氣沖沖恨罵不已。

李嘯沉默無言,又沉浸於回憶中的他,面無表情地應對肖大全的斥罵。

今世的記憶中,他記得他的父親李異,是個明軍小軍官,職務把總,身手相當了得。虎父無犬子,少年李嘯每天跟隨父親練習武藝,功夫也是相當的好,尤其是他身材高大,體魄健壯,更是天生的練武的好料子。李異在世時,常暗自感嘆,吾兒功夫,他日必在我之上。

只是自從李異前年戰死在大凌河一戰中後,李家便失去了衣食來源。明軍此時異常**,戰死將士根本拿不到朝廷撫恤,能有一□土一具棺收拾屍骨便已不錯了。

李異為人清廉,不治產業,在這旅順靠山屯老家裡,只有祖屋一座傳了下來。李嘯母親胡氏無奈,帶著兒子回到老家,讓兒子李嘯跟著村中獵戶肖大全打獵為生。並給李嘯說了同村一名姑娘,兩家已經訂親,正準備今年秋涼後,便讓李嘯與這位姑娘正式成婚。

怎麼也想不到,本以為日子可以像流水一般平靜度過,誰知竟會有韃子屠村這樣可怕的事情發生,可憐親娘與未過門的媳婦,就這樣慘死在韃子的屠刀之下,在這悲慘的一天裡,與自已陰陽兩隔,已成永決。

「李嘯,你這混蛋!虧你還自稱是我靠山屯第一好漢,真真羞煞先人!我老肖瞎了眼,未曾料到你竟是如此貪生怕死之輩!此刻你若脫逃,那你將來還有何面目面對你慘死的親娘和媳婦,還有何面目面對靠山屯全村鄉親那幾十條怨魂,你還有何面目苟活在這天地之間!」

肖大全憤怒不已的話語,一句一句地在李嘯耳邊炸響,讓李嘯原本在心中想好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之類的反駁之詞,再也無法吐露。

李嘯發現自已陷入一個巨大的道德困境之中。

他在心中暗嘆,其實我李嘯,只是不想讓你們這二位靠山屯最後的鄉親,在這場戰鬥中,無謂地再犧牲罷了。畢竟僅憑我等三人,憑著手裡粗劣的武器,要與身經百戰殘忍凶狠的韃子作戰,活下來的機率,實在太小。

韃子屠村的血海深仇,當然要報!只是,真的只能拼卻一腔血勇,最多換個同歸於盡的結果嗎?那麼,自已來到這世上,也不過是一縷隨風而逝的輕塵罷了,對於歷史的影響,又會是何等微乎其微,這讓兩世為人的自已,如何心甘!

但是,若不戰,李嘯自已也過不去親情良心這一關。雖然自已是兩世為人,但繼承了今世李嘯記憶的他,如果真的就此退縮,怕要日夜倍受良心煎熬,復有何面目在這世上挺胸做人!

李嘯突然想起前世意大利歷史學家克羅齊的一句話︰「所有的人類歷史,都是混沌的,矛盾的,並且互相衝突的,彼此沒有絕對的區分。」

此時的李嘯,深深體會到了這句話的真實意義。

「大全叔,你別說了,我干!」

沉默的李嘯,終於緩慢而堅定地開口。

李嘯剛說完,肖大全激動的巴掌,便狠狠地拍在李嘯肩上。

「李嘯,大叔我就知道,你是一時摔糊塗了。你這樣一身好武藝的好漢子,怎麼會不為咱們靠山屯的鄉親們報仇呢?」肖大全臉上頓時舒展開來,露出歡喜之情。

李嘯回給他一個苦澀的笑容。

李嘯心裡知道,自已從小在軍營中培養的一身武藝,比起純粹的獵戶肖大全與肖二來說,可以說不知道要強多少,這次伏擊戰,如果自已不參與,以這兩人的武藝,絕對沒有半點成功的把握。

「大全叔,我有一個要求。」李嘯想了想說道。

「你說。」

「等會若有韃子過來,你們皆要聽我指揮。」李嘯話語低沉,眼眸之中,隱隱有精光閃爍。

「中!」

肖大全與肖二幾乎異口同聲地回答。

是啊,為什麼不聽呢,畢竟三人之中,李嘯武藝最高,箭術最好,以前還跟他父親學過一點粗淺的兵法,聽他安排,自是最為自然不過。

三人議定後,遂進入不遠處盤龍山一側陡坡上埋伏起來,此處草深樹密,正是埋伏的好地點。

林風呼嘯,草木蕭瑟,三人再不說話,只能聽聞彼此粗重的呼吸聲。

約過了半個時辰,夕陽漸墜,給這片寂靜的山林塗抹了如血般的暗紅。

這時,李嘯耳邊,忽然聽到了細微卻清晰的馬蹄聲,最左側的肖二低聲驚呼道︰「嘯哥,快看,谷口有四名韃子騎馬過來了!」


第二章 伏擊


遠遠地看到那些韃子縱馬飛奔而來,李嘯感覺自已全身的熱血,彷彿刷地一下,立刻被熊熊點燃。( 新飄天文學 tw.piaotian.cc )【無彈窗小說網】

隨著幾名韃子迅速馳近,李嘯看清楚了,其實,只有三名韃子在騎馬,另外一匹高頭大馬的馬鞍上,卻是斜斜地綁了一名手腳捆住的女子!這匹馱負著捆綁女子的駿馬,被前面領頭的一名韃子牽著韁繩跑動。

「好傢伙,原來只有三個韃子,真是天助我等!這下,咱們正好一個對付一個!」李嘯身邊,傳來肖大全樂觀的聲音。

肖大全與肖二,均未注意到,此時的李嘯,卻是一臉凝然之色。

他在心下暗嘆,這個肖大全,實在太過想當然了。

只有李嘯知道,騎馬奔來的三個韃子,最前面領頭並牽著那匹綁著女子馬匹行進的,是一名後金的白擺牙喇,後面兩名是步甲兵。

相比只知道打獵為生的肖大全與肖二,來自後世卻讀過明史的李嘯,對後金軍隊的瞭解,相對還要更多一些。

他知道,在後金的軍隊中,軍中士兵主要分為三個等級,守兵、步甲、馬甲。普通的滿州男性,從十歲開始,每三年參加一次考試,達標便為守兵,接著是步甲,再後為馬甲。馬甲上為撥什庫,以馬甲內的優勝者選任,漢人稱其為領催。另有更精銳之士,則被選為白擺牙兵,俗稱白甲兵,後來演變成後世滿清的護軍營軍士,在八旗之中,乃是數量稀少卻最為精銳能戰的軍士。要知道韃酋皇太極的親隨白擺牙喇,也不過二百餘名。

最前面的那名白擺牙喇兵,身穿如銀般閃亮的塗白漆亮甲,頭戴黑色暗盔,盔上高高紅纓,背上有火炎邊旗一桿。

而在後面騎馬跟隨的兩名步甲兵,兩人皆身穿打著大大的銅泡柳釘的藍色棉甲,頭戴普通無纓鐵盔。

李嘯沒時間跟樂觀的肖大全解釋後金軍制,況且真要說了,只會讓肖大全與肖二壓力倍增信心受挫。此時,他臉上不動聲色,心下卻是暗暗揪緊。

以已方這三個人,憑著每人一把獵弓,一把生鐵腰刀,想對付一名白擺牙喇和二名步甲,這勝率,何其微小。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大全叔,肖二,聽我號令,一齊集中射擊前面那個穿白甲的!」李嘯大聲喝令。

「好!」

咯咯的一陣輕響,三人的弓弦皆已滿張,冰冷的生鐵箭頭,直指越奔越近的那名領頭的白擺牙喇,每個人都能聽清彼此粗重的呼吸聲和緊張地吞嚥唾沫聲。

李嘯不知道,正領著這支小隊伍,在最前頭打馬飛奔的那名白擺牙喇,名叫扎素,其實是一名頗受皇太極信賴的親隨衛士。

扎素此人,作戰勇猛,武藝高強,更兼對皇太極忠心耿耿,故頗受皇太極賞識。正因對其信賴有加,皇太極才存了個刻意提拔他的心思。在這次進攻遼南明軍奪取金州的戰役中,皇太極安排其到正藍旗中當一名分得拔什庫,以期其能立下戰功,回來之後,好憑軍功提拔。

扎素在這次戰役中,果然不負皇太極所望。向遼南進軍的大小戰鬥,皆親率其部衝陣在前,虎刀所過之處,明軍望風而潰。後來,在攻克旅順的戰鬥中,更是身先士卒,親冒矢石,登上了旅順城頭,為後金軍最終攻克旅順,立下了赫赫戰功。

此時正縱馬飛奔的扎素,一心只想早點穿過盤龍山,想在天黑前趕到盤龍山北面的瓦家店歇息。這名精銳的後金白擺牙喇,根本未曾想到,在這盤龍山夾谷的側坡上,竟會還有幾個普通草民敢在此處伏擊他。

「放!」

李嘯一聲怒喝,三人同時松弦,「嗖!」「嗖!」「嗖!」三聲輕響,三隻鐵箭各劃出一道白光,迅疾而出。

首發齊射,肖二射空,肖大全的箭矢正好射在白擺牙喇的坐騎胸前,而李嘯的那支鐵箭,則是狠狠地透入扎素身著的白漆重甲間隙,貫入這名白擺牙喇兵左臂之上。

馬匹的悲鳴與扎素的痛吼一同響起。受傷的坐騎高高地揚起前蹄,將左臂受傷的扎素掀下馬來。

見此突變,後面跟行的兩名步甲兵一時愣住,但這兩人皆久戰之士,雖遇突襲,但隨即迅速反應過來,兩人迅速翻身下馬,摭擋在正要從地上掙扎站起的扎素身前。

「再放!」重新拉滿了弓弦的李嘯大聲怒喝。

「嗖!」「嗖!」「嗖!」

三聲輕脆的箭矢破空聲裡,又是三隻鐵箭兇猛射出。

肖二之箭射中了一名步甲兵的坐騎脖頸,這匹馬痛得驚跳而起,狂奔而去。肖大全之箭則正巧射中了一名步甲兵的鐵盔,將這頂鐵盔一把掀掉,落出了青色的頭皮和兩條油膩噁心的細小髮辮。

而李嘯的箭矢,則深深射了一名步甲兵的腹部,箭頭深入棉甲之中,這名步甲兵痛得大聲嘶吼,捂著腹部蹲了下去。

已出地上爬起來的扎素,出離憤怒的臉上滿是泥灰,他的整條左臂顫顫發抖,顯然是傷了骨頭。只是此人的右手,卻在從地上爬起之時,敏捷地抓起了掉落於地的虎刀。

「衝過去!宰殺韃子!」

在看到那名被掀去頭盔的步甲兵正掂弓搭箭欲往自已這邊射擊之時,求勝心切的李嘯大聲吼道。與時同時,他刷地拔出腰間的生鐵腰刀,率先從伏擊點躍出,衝下山去。

肖大全、肖二兩人,同樣立刻抽出腰刀,吶喊著衝著山來。

「嗖!」

聽到旁邊肖大全的一聲慘叫,李嘯斜眼看去,原來步甲兵的箭矢,以一種極其凶狠的姿態,撕掉了肖大全的右耳!

「射得好,跟老子衝過去!殺光這幾個該死的尼堪!」扎素恨恨地罵道,右手平揮虎刀,與正向自已大步奔來的李嘯對沖而去!

這名步甲兵聽了主將的話語,也立刻扔下弓箭,拿起一旁的一根長柄軍鐮,對著肖二衝了過去!

「韃子,受死吧!」李嘯臉色如血般脹紅,他面目猙獰,緊咬牙關,用盡全力將手中的生鐵腰刀向扎素脖子處砍去。

「叮!」

李嘯的生鐵腰刀被生生磕開!

扎素乃是慣戰之士,見到李嘯這般大步欺進猛砍,急忙將右手中的虎刀一橫,下盤一屈,隨著這聲爆響,火花四濺,堪堪抵住李嘯這奪命一擊。

李嘯與扎素死戰之際,肖二與肖大全正與另一名步甲兵戰成一團。

失去右耳的肖大全,半邊的臉被血糊滿,他與肖二兩人合力相攻,倒也正與那名步甲兵戰了個平手。

很快,李嘯等人似乎開始漸佔上風,只是,一支惡毒的箭矢改變了這個有利狀態。

一聲沉悶的箭矢入肉聲,伴隨著肖大全的一聲慘叫,一同作戰的肖二驚恐地看到,一支滴血的精鋼箭矢帶著噴湧的血霧,從肖大全前胸凶狠地透出。

李嘯心下大恨,可惡啊,原來那個腹部受傷的步甲兵並未死去,緩過氣來的這廝,悄悄地偷襲了全力拚殺的肖大全。

肖大全身體一軟,撲通跪地,他愣愣地看了一眼那貫透自已胸口的箭矢,努力想回頭看清那個從背後射箭偷襲他的那名步甲兵的模樣,卻終於身體迅速地一歪,倒地身亡。

「叔!」肖二淒慘地喊叫起來。

正與肖二苦戰的那名步甲兵,見得肖二分心,臉上閃過一絲獰笑,隨即扭身疾揮手中軍鐮,只聽得「哧」地一聲,肖二的頭顱,帶著一股沖天的血霧,騰空而起。

「全叔!肖二!」見短短時間裡,肖大全與肖二接連陣亡,李嘯憤然大吼,因為極其的憤怒與痛苦,他的臉龐扭曲得不成形狀。

步甲兵一腳踢飛肖二猶自站立的無頭屍體,嘴中怒吼著,揮舞著軍鐮向李嘯衝來!

只是瞬間,李嘯陷入了以一敵三的極大困境!

扎素心下暗自得意,眼前這名尼堪武藝雖然精湛,但幫手皆死,接下來,定要取了這個不知死活的漢狗的狗命!

扎素沉聲一喝,右手中的虎刀向下斜劈,直攻李嘯下盤,李嘯急將手中腰刀下豎,猛插入地,「噹啷」一聲脆響,擋住了扎素這一凶狠的進攻。

這把粗劣的生鐵腰刀,雖勉強擋住了扎素這凶狠一擊,卻亦被精鋼虎刀生生磕成了兩半,刀頭部分悄然掉地。

與此同刻,那名迅速靠近的步甲兵,「呀」地一聲怪叫,手中的軍鐮凶狠地向李嘯頭部狠狠砍來!

說是遲,那是快,李嘯狼腰一擰,頭部猛地下縮,堪堪避過了這奪命一擊!隨後,趁著這名步甲兵刀勢已老的剎那之機,李嘯有如一頭極其敏捷的豹子,整個身軀向正欲回刀再砍的步甲兵迅猛彈射而出。

「撲哧!」

一聲輕響,李嘯手中的斷刀深深地扎透了這名步甲兵脖子,斷裂的刀口從這步甲兵的後頸直透而出!

這名步甲兵,被李嘯一擊身亡。

「噗!」

又是一聲輕響,卻是眼尖的李嘯,迅速地擰著這名被自已殺死的步甲兵胸襟,迅疾一轉,正好用這具步甲兵的屍體背部,擋住了那名受傷的步甲兵偷襲射來的冷箭。

這一切,只發生在極短的一兩秒之內!

李嘯的反應與攻擊如此的迅猛與敏捷,讓正面攻擊的扎素不覺一愣,趁他這一愣之機,李嘯迅速地奪下死去步甲兵手中的軍鐮,隨即將這具步甲兵屍體,向正欲再向自已揮刀猛砍的扎素狠狠扔去!

扎素迅速反應,右腳飛起,將李嘯擲來的步甲兵屍體踢飛一邊。

沒想到,在扎素踢飛步甲兵屍體之時,李嘯已抓住機會抽身彈地而起,向不遠處那名被自已擊傷腹部,正在急忙重新換箭再射的步甲兵狂奔衝去!

扎素惱怒非常,右手中的虎刀挽了個刀花,怒吼著向李嘯追去。

晚了。

他眼睜睜地看到疾奔而去略快一步的李嘯,一腳踢飛那名步甲兵手中的步弓,隨即右手的軍鐮刀尖向下狠命一劃,那名步甲兵脖子處,鮮血便如噴泉一般,洶湧而出。

隨即,李嘯迅速旋身盤腰,滿是鮮血的軍鐮刀尖,冷冷地指向衝過來的扎素!

****的尼堪,好厲害的身手!

急忙剎住腳步的扎素,不覺輕輕地倒吸了口冷氣,雙手中的虎刀下意識加力握緊。

林風呼嘯,草葉狂飛,夕陽半沉在遠山之巔,彷彿隨時可能下墜而去,天地之間,愈發暗沉,更加濃重的血紅餘暉,將這兩個一時皆靜止不動的人,塗成了一副怪誕的抽像派藝術作品。

「呀!」

「呀!」

幾乎在同時,李嘯與扎素一齊發出聲嘶力竭的一聲爆喊,彼此向對方重新對沖而來!

「嚓!」

李嘯的長柄軍鐮木柄,被扎素兇猛砍過來的虎刀,砍成斷口整齊的兩截!

虎刀其勢不減,帶著一股強勁的刀風,從李嘯毫無防護的右腿上劃過,劃開一塊鮮血淋灕的皮肉。

「噗哧!」

伴著一聲沉悶的刺入肌體聲響,一個健碩的身軀,頹然倒下。

倒下的,是白擺牙喇兵扎素。

扎素的右眼眶中,被那柄斷成二截長柄軍鐮的木柄下端那尖利的鋼墜尾尖深深刺入,直貫入腦。

瀕死的扎素,臉上依然滿是驚愕與不甘交織的表情。

這個狡猾的漢狗,竟然早就存了用這半截槍柄戳殺自已的心思,為達到目的,甚至不惜自已也受傷。

當李嘯報復性地朝他頭上狠踢了一腳之際,扎素早已沒了呼吸。

山風呼嘯不停,有如怨人哀泣,夕陽已全部隱入山中,天地之間,濃重的血紅漸退,無邊的黑暗開始悄悄蔓延。

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靜中,李嘯猛地蹲坐於地,大口喘氣。

此時的他,突然感覺極度的疲憊與口渴,而右腿上被虎刀割裂的傷口,依然有血不停滲出。

「大全叔,肖二,李嘯給你們報仇了!」李嘯口中喃喃,眼楮卻漸漸發紅。

李嘯迅速打量了一下狼藉一片的戰場,死屍散亂,刀劍橫錯,韃子的三匹坐騎已跑得不知所蹤。只有那匹背駝著那名被綁的女子的高大戰馬,它一直安靜地站在不遠處,彷彿還在等著死去的扎素再來把它帶走一般。

李嘯被這匹雄壯的戰馬深深吸引。他看到,那馬頭型緊湊,肌肉飽滿,身型高大修長,毛色烏黑發亮,四蹄卻白雪一般潔白,額頭也有一點白色,如白銀瓖黑玉一般,還有那精心修剪的馬鬃,仔細梳淨的馬尾,整匹馬是格外的雄駿昂揚,不同凡響。

真是一匹好馬啊,李嘯心中暗暗稱讚。

他不知道,此馬乃是遼東名駿,是扎素在跟隨皇太極從征蒙古插漢部立下大功後,皇太極親賜給扎素的貴重禮物。

李嘯注意到,這匹戰馬的左右馬鞍處,一邊掛著一個鼓囊囊的大包裹,另一邊則掛著弓囊箭袋。最終,他的目光,停在那匹駝著那名被綁縛在馬鞍上的女子身上。

這名女子似已昏迷,躺在馬鞍上一動不動。

她是誰?

他們要綁了這女子去哪?

李嘯心下驚疑。

他的思緒被迅速打斷,因為,此刻又是一陣細微而清晰的馬蹄聲,從山谷的一頭傳來。

操,又有****的韃子兵來了!


第三章 女子


李嘯立刻從地上一躍而起。( 新飄天文學 tw.piaotian.cc )【無彈窗小說網】

他以最快的速度從扎素身上解下那身珍貴的白漆亮甲,連同頭盔戰靴,皆迅速地穿在自已身上,隨後,拿起扎素所用的那把虎刀,快步向那匹戰馬狂奔而去。

「嗖!嗖!」

在李嘯快到戰馬身邊之際,二隻精鋼箭矢狠戾而來,一隻貼著李嘯面頰飛過,一隻正好射在李嘯手中的虎刀上,「叮!」的一聲,激起火花閃爍。

李嘯迅速跨步上馬,將那名猶然昏迷的女子橫擱於自已腿上,韁繩一抖,雙腿猛擊馬肚,戰馬一聲長嘶,隨即撒腿狂奔。

狂奔之際,李嘯偷眼後覷,見得有約有幾十根火把影影綽綽地追來,伴著越來越響的馬蹄聲,李嘯甚到可以隱約聽到異族語言的喝罵之音。

「嗖!嗖!嗖!」

又是好幾支箭矢迅疾從背後射來,一隻精鋼箭矢「奪」的一聲,凶狠地射入馬鞍左側的弓囊中,而另一支箭矢,則正後射的李嘯所穿的白漆亮甲的後背一片精鋼甲葉上,發出「叮」的一聲脆響。

李嘯感覺背部彷彿被人猛擊了一拳一般,震得他身形一歪,險些掉下馬來,好在他馬術精湛,連忙夾緊馬腹,弓身下屈,才穩住身子。

李嘯心下慶幸,若不是自已及時換了這白漆亮甲,擋住了這箭矢的奪命攻擊,此刻早已成死屍一具了。

有精良的防護就是好啊。

拚命磕擊馬肚狂奔而逃的李嘯,清楚地感覺到,後面的馬蹄聲越來越響,從自已身邊呼嘯掠過的箭矢,似乎也越來越多。

可惡!若不是自已這匹坐騎背馱兩人,兼帶著那個沉甸甸的包裹,豈會讓你們這些韃狗追上!

只是,想抓我李嘯,沒那麼容易!

疾奔著轉過一段彎路,李嘯猛地一咬牙,扭轉馬頭,坐騎一聲長嘶,鑽入了路旁一段緩坡密林之中。

此時,明亮的月色升起,淡淡的月暉投布在這密林裡,讓穿林奪路而逃的李嘯,有如一個虛幻的銀色魅影。

急中生智的李嘯,終於憑借林木草叢的掩護,和長期在此處打獵對路況的熟悉,漸漸拉開了後面緊追不捨的敵兵距離。

李嘯在鑽過了幾個山坡之後,身後的馬蹄聲與異族喝罵聲終於聽不到了。

李嘯勒住馬韁,大口喘著粗氣,回首望去,除了在銀色月暉中輕輕搖曳的樹木與草叢,再沒有任何動靜。

李嘯長吁了一口氣,隨後,他緩步由韁,又繞過了一座山坡,來到一處臨溪之處的隱密地方。

他將昏迷女子重新橫擱於馬鞍上,隨即跳下馬,將馬匹繫好在一旁的一根樹叉上,然後用力將一塊看似普通的大石頭搬開,赫然露出一個黑乎乎的洞口。

這個山洞,是平日李嘯肖大全等獵戶在山中打獵時的臨時歇腳處,並可提供相關補給。這樣的歇腳山洞,在盤龍山中,有好幾處,皆是為了方便長期在山中打獵所設。

入得洞中,李嘯打響火石,點燃火絨,隨即引燃了一堆枯草雜木,生起火來。

旺盛的火堆燒得劈啪作響,橘紅的火光輝映青灰色的洞壁,立刻給整個山洞帶來了許多生氣。

李嘯生好火,返身出洞,然後輕輕地將那名昏迷女子抱入洞中,安放在一側的小木床上。

隨後,李嘯將馬匹上包裹、弓箭、虎刀等物也皆帶入洞中,便將大石從裡面掩上,只留一些縫隙透風。

李嘯首先仔細觀看了一下猶在昏迷中的女子,只見她穿著一身普通百姓的破爛衣裳,髮髻散亂,面目上塗著髒兮兮的黑泥,完全是一個普通逃難女子的模樣。

卻不知,這些韃子這般緊急地要將這名看似普通的女了帶往何處?

只有等她甦醒後,方可知曉吧。

洞內的火堆燒得很旺,李嘯感覺渾身燥熱,連忙卸了身上的盔甲。然後從洞中掏出一點刀傷草藥,放於口中嚼爛後,拍塗在右腿的已停止流血的傷口上。

李嘯仔細看了看傷口,心下慶幸,白甲兵的虎刀入肉不深,只傷了點皮肉,現在上了藥,應該過個幾天就會結痂好了。

上完藥的李嘯,拔去弓囊上那根敵兵射入的箭矢,將那把弓從弓囊中抽出觀看。

「好弓!」

當這把弓從弓袋中抽出時,李嘯忍不住讚了一句。

這是一把典型的東方反曲復合步弓,足有一米五多的長度,弓身為紫柘木用精鋼加固所制,外附熟銅強化,弓梢飾有亮銀吞吻獸,而塗有流甦花紋的把手處,則刻有一段李嘯看不懂的女真文字。

李嘯仔細地彎弓上弦、調弦,然後左手持弓把,右手兩指引弦,吱吱輕響中,緩緩拉開,張如滿月。

「 !」

一聲響亮的放弦,銀亮的弓弦猶自在空氣中絲絲顫動。

李嘯內心大喜,這把弓至少有近四石的拉力,好在自已力氣夠大,拉開使用甚是順手。(注︰明代弓箭一石約為九十多斤)。

李嘯不知道,這把弓其實是箭術極好的韃酋皇太極慣用之物,在後金之中,能拉開的人近乎沒有。力氣極大箭術精湛的貼身護衛扎素,作為極為罕見能拉開此弓的人,讓皇太亟亟為欣賞,特將此弓賞給了他,此弓的的弓弦乃是用成年東北雄虎的虎筋絞制,故拉力極大,而上面所刻的那段女真文字,翻成漢話,則是「天祐吾邦」之意。

「真是一把好弓,拉力這麼大,若發一矢,定能讓敵兵喪魂奪魄,不如,就叫它奪魄弓吧。」李嘯心下,為自已給弓取的這個名字頗為自得。

李嘯將奪魄弓放回弓囊,又從那裝得滿滿的箭袋裡,抽出一隻箭來觀看,只見此箭箭頭為精鋼所製,極堅利鋒銳,呈三稜型,上刻有深深血槽。箭身為堅硬?舅疲 幸幻字  參 鳶島稚 牡耵幔 縛瓷先煨土   缸乓還閃櫪魃逼br />
李嘯心下暗嘆,難怪史書上總是說後金韃子步射極為厲害,常常幾番輪射便能將整好隊列的明軍射垮,除了精湛的箭術之外,這精良的弓箭武器也是極為重要的原因。

放回箭矢入袋後,李嘯想起還有個沉重的包裹沒看,忙取了過來,包裹一打開,李嘯頓時呆住了。

他看到,包裹中的塊塊黃金,在火焰的映照下,閃著讓人眼花的迷人金光。

這是扎素費盡心機從旅順搶來的財物,現在全部落入李嘯之手。

可憐扎素一番辛苦拚殺搶掠,並且為攜帶方便,把搶得的銀子與首飾盡與他人換成黃金,現在,卻是為李嘯作了嫁衣裳。

李嘯嘴角,彎起一絲淡淡的笑容,他用力地掂了掂,心下估計,這袋黃金,足有300多兩。

讀過一點明史的李嘯知道,按明代末年的價格,由於銀價下跌,一兩黃金足抵12或13兩銀子,也就是說,這300多兩黃金,可抵近4000兩銀子。

這可不是個小數目,要知道,在明末,哪怕是戰亂最頻糧價最高之時,三兩銀子還可以買一石米糧呢。而一座普通的百姓民居,也只有20兩左右的價格。

這種從一個一文不名的草民,瞬間變成一個當代富豪的感覺,讓李嘯有種極不真實的眩暈感,不過心中是卻是莫名適意。

這舒心的感覺,很快就消失了。

因為他幾乎就在瞬間,便又想起了慘死的親娘與未過門的媳婦,想起了靠山屯全村被殺的鄉親,想起了剛剛在伏擊血戰中身亡的肖大全與肖二,想到這裡,李嘯心如刀割。

如果可以選擇用這一大批黃金換回自已親娘和媳婦,換回肖大全肖二等鄉親們的性命,李嘯會毫不猶豫雙手奉上。

長嘆一聲的李嘯,將黃金扔回包中放好,便坐在火堆旁一隻小木扎上,面對著跳動的火焰發呆。

直到床上那名女子傳來輕輕地咳嗽聲,才把他從無盡的思緒中拉回。

「水,給我喝水。」女子發出輕聲的呻吟。

李嘯連忙從洞中一口水缸裡舀了一木碗水,快步過去遞給甦醒過來,正緩緩從床上掙扎坐起的女子。

女子接過水碗,咕嘟咕嘟一口喝盡。

女子飲畢,抬起頭,一雙烏黑的瞳眸,正與李嘯關切的目光相對。

「你是誰?我怎麼會在這?」女子喃喃道,一邊本能地往床內縮。

李嘯平靜地看著她驚恐的面容,然後,以平緩的語氣,簡敘了一番在路上湊巧解救她的經過。

他盡量把血腥的戰鬥描述得簡單一點,以免驚嚇了她。

李嘯發現,剛剛還是一臉警惕的少女,神態漸漸放鬆,最終臉上浮現莫名欽佩與感激交織的神色。

「小女子多謝恩公搭救。」女子感激言道。

李嘯笑了笑,然後問道︰「敢問小姐貴姓芳名?卻不知那幫韃子為何綁架你?」

女子眼中,一絲濃重的恨意一閃而過,低頭無言。

「你洗把臉吧。」見她不答,李嘯以這句話叉開話題。

女子輕輕地點點頭。

李嘯舀了盆水,遞給女子。女子道了聲謝,便以手掬水,將臉上的骯髒黑泥洗淨。

洗完臉的女子,卻讓李嘯在一旁看得不覺癡住。

這是一個十分秀麗的女子。

她那瓜子型的臉蛋上,雖憔悴之色明顯,但經水洗淨污泥後,卻更顯膚白如玉,兩彎柳眉之下,是一雙眼神清亮的明麗雙眸,鼻樑秀挺,櫻唇可人,小巧下巴瑩潤如玉。猶沾在她臉龐上的細小水珠,在火光映照下,有如顆顆細小的珍珠,閃著讓人心旆動搖的淡淡金黃。

女子看到李嘯這副癡態,不覺臉上飛紅,羞澀地將頭低下。

李嘯注意到自已的失態,也連忙裝模作樣地咳嗽一聲,扭過頭去。

兩人陷於沉默,空氣中,只有彼此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還是李嘯打破沉默,他站起身來,對女子說道︰「姑娘脫險虎口,一路飽受驚嚇,想畢腹中已饑,且待李某去熬些米粥,讓姑娘將就填下肚子。」

言畢,李嘯轉身離去,開始從米缸中舀米煮粥,他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女子看他背影時,那莫名的眼神。

不多時,噴香的米粥做好,山洞中充滿了濃郁的飯香,李嘯分盛了兩碗,便給女子端了過來,一人一碗開始沉默地分吃。

李嘯呼呼幾口便全部喝完,而對面床頭的女子,卻是心事重重的樣子,才略喝了點,便停住了手裡的湯羹。

終於,女子放下碗,緩緩開口說道︰「李嘯,如果我告訴你我是誰,你願意接下來送我返家嗎?」

李嘯沉吟了一下,鄭重點點頭︰「姑娘,你想多了。李嘯不管你是誰,我既救了你,便要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李嘯願意效勞。」

女子臉上,立刻露出歡欣的笑容。

「那好,我告訴你,我叫祖婉兒,我父親是遼東前鋒營副總兵祖大樂。」

「啊!」


第四章 歸途


讀過明史的李嘯,對這個祖大樂,還是有些瞭解的。( 新飄天文學 tw.piaotian.cc )

祖大樂,字性宇,遼東祖姓將門世家之子,是遼東著名將領祖大壽堂弟。此人慣習武藝,熟讀兵書,十六歲便披髮從軍,乃是明末名將,並打過寧錦大捷,遵永大捷等著名勝仗。後來奉旨入關剿賊,更是對各路流寇痛加剿除,斬殺了流寇首領「混天王」。因戰功卓著,被提為援剿總兵官,深受當時宣大總督盧象升的喜愛。可惜最後於崇禎十四年的松棉之戰中,因所駐守的松山城被清軍攻破,不得已降清,最後於順治初年去世。

此時的祖婉兒,當然不會想到李嘯正在回憶這些歷史資料。

她看到李嘯這副沉思的模樣,便快速簡述了一下自已的家門,並將自已如何被韃子捕獲的過程給他說了一遍。

原來,這個祖婉兒是遼東前鋒營副總兵祖大樂的獨生女兒,祖大樂一生,只生得一子一女,其長子名為祖澤衍,今年二十歲,其小女名為祖婉兒,今年十七歲。

前些時日,因祖婉兒與東江總兵黃龍一名妾室交好,應其之邀來旅順遊玩。卻萬沒料到正巧踫上後金大軍大舉進攻遼南金州。

原本金州的明軍將士皆以為,後金軍只是像以往一樣,侵擾下邊境,攻佔幾個村堡,便會撤去。卻沒萬沒想到,後金這一次,卻是存是吞併遼南之心。

後金兵鋒極速,所向披靡,短短幾天便打到了旅順城下,遂立即合圍攻城。這下祖婉兒再難脫逃。

城破之後,那名妾室與總兵黃龍一起殉死,祖婉兒化裝成普通難民,想和大批難民一起從城內逃走,時遇後金兵大肆搜掠砍殺難民,那名小妾的一名貼身丫鬟為圖保命,把她的真實身份,告訴了正在搜拿難民財物的扎素。

扎素大喜,他萬沒想到,竟能在這旅順城中抓獲這樣一條份量十足的大魚。他知道,若把這位將門之女獻出給後金汗廷,他的軍功又要重重加碼了。

於是,扎素立即將祖婉兒同自已的搶掠所得的財物一起,牢牢綁縛於自已的雄壯寶駿之上。並立刻點起自已的隊伍,急速趕回瀋陽盛京邀功。

在行到盤龍山那崎嶇山道地段時,那扎素嫌隊伍行速太慢,乃帶了兩名親信步甲兵,牽著綁了祖婉兒的駿馬先行一步,想盡快通過盤龍山,早點返回瀋陽。

馬匹在崎嶇山道上快速奔行,很快就把祖婉兒顛得暈了過去。卻沒想到機緣湊巧,已成後金砧板之魚的她,竟在這裡,如此幸運地被李嘯所救。

祖婉兒斷續說完這一大段話,停頓了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李嘯微笑地看著她,似乎在鼓勵她說下去。

祖婉兒長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李嘯,我知道我的要求可能是強人所難,但你若送我回遼西錦州我家中,我父親定會重謝你的。」她眨著一雙明亮烏黑的眸子,直直地望著對面沉吟不語的李嘯,眼神中,滿是莫名的期待。

李嘯臉上泛起淡淡的笑容︰「姑娘你想多了,李嘯不是貪財之人。承君之諾,必守以信。方纔我便說了,我既答應送你返回,那麼就一定會做到。哪怕你就是身無分文,李嘯也會在所不辭。」

祖婉兒眼中,頓是滿是感激之情,臉上兩朵紅暈飛起,讓她倍添嬌羞之狀。

兩人又閑聊了幾句,李嘯讓祖婉兒早點休息,準備明天一早便離開此地,前往錦州。

祖婉兒在床上漸入夢鄉之際,李嘯卻猶自坐在火堆旁,心緒難平。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已穿越到這明朝末年,竟能迅速地與一名著名遼東將門的女兒搭上關係,那麼,自已的前路,該怎麼走呢?

李嘯臉上沉靜如水,只是他的瞳孔深處,似乎亦有兩團熊熊之火焰,在劇烈跳動。

。。。。。。

次日,直至辰時中刻,一夜酣睡的祖婉兒,方從夢中醒來。

此時,石洞口已然大開,有明亮的陽光射了進來,讓整個洞內明亮清晰。

情知自已已睡過了頭的祖婉兒,連忙從床上起身,她舉目四望,卻發現洞內一片寂靜,哪裡還有李嘯的影子!

咦?這個李嘯去哪了?

正當她在洞中驚懼莫名之際,洞口傳來悉索的腳步聲。

在祖婉兒發出一聲尖叫之前,李嘯一手持著奪魄弓,一手提著一隻鮮血淋灕的肥碩野兔,從洞口低頭鑽入。

祖婉兒心中的驚懼霎時消失,她長長地吁了口氣,臉上浮起嗔怨與羞澀交織的表情。

這個可惡的李嘯,真真嚇死我了。他根本不知道,現在我對他有多麼依賴。。。。。。

「你起來了麼?這不,我剛去外面給馬餵了點草料,順手射了個兔子回來,等會要走遠路,不吃飽可不行。」

李嘯沒注意到祖婉兒的臉部表情,他手裡一邊忙著一邊繼續說道︰「洞外有條山溪,婉兒你去外面梳洗下,我現在開始烤兔肉了。」

在祖婉兒前去外面梳洗之際,李嘯已重新點了火,麻利地將兔子剝了皮,挖出內臟與下水,抹了醬料,便架在火上烤。

李嘯從洞口遠遠地看到祖婉兒在溪邊低頭梳洗,不由得想起了自已剛剛跳入溪中洗澡時,透過平靜清澈的溪面,第一次見到自已容顏的樣子。

在溪流中泡了許久的李嘯,昂然站起後,只見一具陽剛十足,健美發達的身軀映照於水面。一米八多的身高,脖頸肌群粗硬結實,肩膀寬闊厚實肌肉崢嶸,鋼鑄一般滑亮堅實的胸大肌,層次明顯緊實賁起的八塊腹肌……自上而下,形成極具視覺衝擊力的倒三角形。

尤其讓李嘯滿意的,是自已的容貌。輪廓分明的臉龐,堅毅深遂的眼神,稜角分明的嘴唇,鼻樑高挺,濃眉上揚。

端的一個英俊武勇,健美剛強的少年兒郎!

李嘯暗想,這超卓的武力,健美的身軀,英俊的外表,大概算是所謂的穿越福利了吧。

當然,如果與那些帶系統,帶空間,帶飛機導彈坦克大炮,以及當皇帝太子之類的穿越眾相比,穿越為普通獵戶的李嘯,所得到的福利可謂低端得有些可憐,不過李嘯心下卻已很知足了,並且充滿自信。

靠人不如靠已,既來之,則安之,就讓自已憑這一身武力來打拚個前程出來吧。

梳洗回來的祖婉兒,明顯比昨天放開了許多,她一臉欣喜地接過李嘯遞過來的烤得外焦裡嫩淌汁流油的半邊兔子,先是深深地吸了口兔子誘人的香味,然後也和李嘯一樣,迫不急待用力地啃咬下一大塊兔肉大嚼起來。

「嗯,又香又嫩,真好吃,李嘯,你手藝真不錯。」祖婉兒嘴巴動個不停,邊吃邊贊。她抹了抹嘴角,弄了一手的油漬。

「好吃吧,這就是咱們獵戶的手藝,以後啊,我給你打鹿子,打野雞,打野豬,讓你一樣一樣吃過來,準保你從未吃過。」李嘯見她吃得如此開心,逗趣地說道。

少女祖婉兒眼中明顯地亮了一下,隨後,卻突然卻黯淡了下去。

唉,要真能天天吃就好了,只是,經過了這番遭遇,我回到家中後,父親該是再也不會讓我離開了吧。

李嘯看到她臉色微變,也猜到了她的小心思。輕輕地笑了笑,也不多說話,只是更加快速地將手中的烤兔吃完。

十幾分鐘後,兩人皆已吃完,原本肥碩的兔子,只剩下散落一地的骨架。

隨後,李嘯拾掃了一下山洞,便將弓箭、裝著黃金的包裹,一大包米糧,一同掛好在駿馬馬鞍的左右兩側上。接下來,李嘯自已重新穿甲著盔,執著虎刀,與祖婉兒一起,走出山洞,並用那塊石頭重新掩上洞口。

「李嘯,你家園被毀,你還會回到這邊來麼?」看著李嘯仔細地用石頭掩上洞口,祖婉兒突然輕聲問道。

李嘯臉色霎時凝重,他仰頭看了看天空那一輪艷陽,最終輕聲說道︰「我不知道,也許,總有一天我還會回到這裡吧。」

「對了,李嘯,這名駿馬,你可曾給它取名。」祖婉兒見李嘯一臉凝然,連忙轉移話題。

李嘯笑著搖搖頭。

「我有個好名字,這匹馬四蹄如此雪白,宛如踏在雪中一般,不如叫它踏雪如何?」祖婉兒眨著眼楮說道。

「好啊!踏雪這個名字不錯,就依你吧。來,我扶你上馬。」李嘯大笑回答。

陣陣清風輕拂盤龍山上無邊的林木,瑟瑟作響,有如一首傳唱千古的歌謠。在搖曳的草木中,李嘯在前頭一手執刀,一手牽馬探路,踏雪則馱著祖婉兒一步步跟著李嘯前行。

約過了一個時辰,李嘯祖婉兒二人,來到了昨天與後金韃子廝殺戰鬥的地方。

李嘯是專門繞行到這裡的。

韃子們的屍體,皆已被清走,只有肖二與肖大全的屍猶自孤零零地躺在山道之間。

目睹二人早已僵硬如石的屍首,李嘯心裡,悲從中來,宛如刀割。

這兩名靠山屯最後的鄉親,這兩名自已來到這個明末世界的最先相見的人,現在,卻已與自已永遠地陰陽兩隔,難道,這一切都是宿命麼。

李嘯讓祖婉兒與踏雪呆在密林之中,然後一個人過去,把肖大全的屍體,以及肖二的屍身與頭顱,一同從山道上扛了過來,然後,默默從馬背上取下一把從山洞裡專門帶來的小鏟,開始就地挖坑。

不多時,李嘯挖好兩個坑洞,將肖大全與肖二兩人的屍首仔細放入坑洞之中,隨後填土掩埋。

祖婉兒以一種充滿同情與憐憫的眼神,看著李嘯跪在兩座新立的墳頭前,壓抑著聲音痛哭不已。

祖婉兒輕輕走了過來,在李嘯的注視下,淚光瑩瑩的她,給兩座新墳,分別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

「大全叔,肖二,等有天我李嘯打垮了韃子,一定會再回來給你們和全村鄉親重新裝配好棺,再立好墳。」李嘯磕頭發誓。

又過了許久,李嘯終於起身,扶著祖婉兒重新上馬後,默然離去,再未回頭。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