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氣沖星河04
修仙小菜鳥
2017/12/15發行
修真聊天群09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5發行
凌天神帝14
君天帝
2017/12/15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8
飛牛
2017/12/1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4
匣中藏劍
2017/12/15發行
天界戰神40
笑南風
2017/12/15發行
天道圖書館43
情痴小和尚
2017/12/15發行
修煉狂潮49
傅嘯塵
2017/12/15發行
修真四萬年104
臥牛真人
2017/12/15發行
全能主宰09
衛小天
2017/12/20發行
超神機械師10
齊佩甲
2017/12/20發行
至尊霸主14 完結
憤怒的薩爾
2017/12/20發行
不死道祖36
仙子饒命
2017/12/20發行
妙醫鴻途39
煙斗老哥
2017/12/20發行
終極戰兵59
梁七少
2017/12/20發行
無上進化61
浮兮
2017/12/20發行
最強紈褲65
夏日易冷
2017/12/20發行
逆天劍皇68
半步滄桑
2017/12/20發行
仙帝歸來11
風無極光
2017/12/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9
飛牛
2017/12/2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1
千杯
2017/12/22發行
完美神醫30
步行天下
2017/12/22發行
星域龍皇34
獨孤一劍
2017/12/22發行
天道圖書館44
情痴小和尚
2017/12/22發行
鬥神傳承48
浮兮
2017/12/22發行
極品玄醫57
鐵沙
2017/12/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05
臥牛真人
2017/12/22發行
絕代神主09
百里龍蝦
2017/12/27發行
修真聊天群10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27發行
凌天神帝15
君天帝
2017/12/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5
匣中藏劍
2017/12/27發行
天界戰神41
笑南風
2017/12/27發行
修煉狂潮50
傅嘯塵
2017/12/27發行
終極戰兵60
梁七少
2017/12/27發行
無上進化62
浮兮
2017/12/27發行
最強紈褲66
夏日易冷
2017/12/27發行
全能主宰10
衛小天
2017/12/29發行
超神機械師11
齊佩甲
2017/12/29發行
仙帝歸來12
風無極光
2017/12/29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0
飛牛
2017/12/2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2
千杯
2017/12/29發行
妙醫鴻途40
煙斗老哥
2017/12/29發行
天道圖書館45
情痴小和尚
2017/12/29發行
少年藥帝58
蕭冷
2017/12/29發行
修真四萬年106
臥牛真人
2017/12/29發行
絕代神主10
百里龍蝦
2018/1/3發行
修真聊天群11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3發行
文明種植者12 (14完結)
何木青
2018/1/3發行
星域龍皇35
獨孤一劍
2018/1/3發行
鬥神傳承49
浮兮
2018/1/3發行
修煉狂潮51
傅嘯塵
2018/1/3發行
終極戰兵61
梁七少
2018/1/3發行
無上進化63
浮兮
2018/1/3發行
最強紈褲67
夏日易冷
2018/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絕世狂少》 作者:風少羽 6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都市玄師》 作者:獨醉飛鱈 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驚天劍帝》作者:帝劍一 4
轉帖:縱橫玄幻小說《輪迴一劍》作者:九塵空 4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廚修》作者:地獄模式 3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3
異俠第三部 3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魔仙》作者:呂家先生 3
轉貼:起點玄幻小說《我是至尊》作者:風淩天下 3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10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108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6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靈氣由我造》作者:黃娃黃蛙 51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神座》作者:皇甫奇 43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都市之少年仙尊》作者:夢朝南 42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41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8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6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4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機甲定制大師》作者:刻羽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07 14:53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691914
這個平行世界裡,機甲縱橫!
名駒烏騅,是一台高能曲率引擎?
青龍偃月刀,是一柄等離子弧光戰刀?
上古名將,皆頂級機師?
史冊上,承繼「飛將」稱號的猛將,諸如李廣、呂布、單雄信,都是以快手操控「天人系統」而著稱,又稱……「金手指」?
「金手指?那不是加X鷹麼?」趙潛摸了摸鼻子,「算了,我要成為一名光榮的機甲師,我的目標是星辰大海!」
右手發光了。
「機甲定制系統?手工製作機甲?這是什麼鬼?」
PS:機甲,才是男人的浪漫。
PS:本書也許大概可能MAYBE是種田文。


第一章機甲世界?三觀崩塌了!


窗簾嚴實,光線晦暗,伴隨著刺啦刺啦的電視雜音,熒屏上播放著訪談節目《非常婧距離》,主持人李婧的聲音悠悠傳來,知性而優雅。

「即將出場的嘉賓我先不說名字,只給一些提示,看大家猜得出來麼?」

「我的本家;」

「與一位古代名將重名;」

「手速五百五十,號稱距離『天人系統』最近的男人;」

「磁暴戰錘——回天;」

……

李婧舉止有度,聲音抑揚頓挫,節奏感也掌握得很好,老練地調動著現場氣氛。

「還有沒猜出來的嗎?有嗎?」李婧故作張望,帶著些俏皮道,「那我再給最後一個提示︰機甲——絕望制裁。」

「李信!」

「李信,李信,李信……」

場下,一聲高亢尖叫後,本來稀稀拉拉的聲音猝然爆發,山呼海嘯一般,席捲整個攝影棚!尤其懷春少女的聲音,聲音亢奮而尖利,音調高得差點要掀翻棚頂!

但電視前的男子卻毫無反應,安靜得像個死人。

哦,錯了,他本來就是個死人。

男子的脖子懸在蓮瓣吊頂燈下,腦袋耷拉,四肢垂下,身體早已僵硬,不知死了多久了。

「嘶——」

詐屍一般,男子猛地狠抽一口涼氣,渾身痙攣,雙腳亂蹬,眼楮睜開並瞪得滾圓。

「我是誰?」

「我在哪?」

「我在幹什麼?」

……

趙潛神情迷茫,眼神木訥,腦袋如同一鍋沸粥,無數問號冒出。

來不及思辨這些深奧的哲學問題,一股強烈的窒息感自咽喉傳來,他額上青筋暴露,雙眼翻白,求生的本能令他劇烈掙扎,如案板上的活魚般拚命撲騰。

可是雙腳離地,他無處借力,掙扎只是徒勞,窒息感越來越強。

「重生還不到五分鐘,就要『自掛東南枝』了?這也太衰了吧……」

趙潛神情哀怨,有種罵娘的衝動。

喀!

或許是他的咒罵生效,蓮瓣吊頂燈的吊鏈斷開, 地一聲悶響,趙潛重重落地,摔了個七葷八素。

緊接著,又是一聲清脆巨響,吊頂燈從天而降,不偏不倚地砸在他的身上,差點將他再次砸暈過去。

嘩啦嘩啦!

一把掀開身上的燈殼碎渣,趙潛紅著雙眼竄出,在飲水機下橫著腦袋,咕嚕咕嚕地猛灌了幾口水。

舒服多了!

「這是哪裡?」

剛剛脫離生死危機,趙潛定了定神,四下觀察,眼神狐疑。

他看了半天,卻依舊一頭霧水。

「看看電視節目,或許能……」

趙潛拿過電視遙控器,隨意地翻了一圈,視線漸漸發直,表情凝固如石雕,一臉愕然。

「極限挑戰第三季,——血戰機械獸?」

「機甲的名義?」

「中國好機師?」

……

「我的前半生?」

好不容易看到一個稍正常的節目名,趙潛定楮看去,就見節目介紹中赫然寫著——「被無良丈夫拋棄,草根女機師的崛起之路。」

「機甲?機師?」他怔了半晌,心中有一萬頭神獸呼嘯而過。

「嗯?」

趙潛身體一僵,猛地打了個寒顫。

剎那間,來自另一個人的記憶滾滾而來,好似狂風颶浪,要將他的意識淹沒。

「這裡是……華夏帝國?」他呼吸急促,低聲道,「華夏?」

這裡是華夏帝國,一個平行世界,還有則是……一個機甲縱橫的世界!

詭異的是,其上下五千年的歷史,卻和趙潛本來的世界居然如出一轍。

上古神話中,天塌地陷,洪水氾濫,機械獸禍亂九州,人類在夾縫中生存,艱難困苦,生如浮萍。

直至有一日,人類在汝水河畔挖掘出一頭機甲母體,竟能「生育」機甲,源源不斷。

當時,他們並不認識那些銅皮鐵骨的鋼鐵怪物,為之取名為「泥人」。

而機甲母體,其名則為——「女媧」!

卻在這一日起,人類命運開始轉折。

接下來的數千年,則是人類與天鬥,與地鬥,與機械獸鬥,逆取而順守的震撼史詩了。

「神話?是神話麼?」趙潛沉心思索,靜靜分析著,「至少不全是……」

這些說法神話味道極重,但大禹的「洪流鞭撻」,后羿的「日隕寒弓」,蚩尤的「戰爭之子」,軒轅的「太虛」,那一架架上古機甲不止史籍上有明文記載,遺跡考古也都印證了其存在。

至於往後的朝代,機甲更是多如牛毛!

甚至,有些更是流傳到了今天。

八大家族中的項家,來自先祖項羽的機甲——「喋血霸王」,至今仍陳列於項氏家族的祠堂之中。

而項家引以為傲的核心科技——瀝血引擎,據說就是來自這頭喋血霸王。

夏商周秦西東漢,三國兩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又十國,遼宋夏金元明清。

歷史竟是驚人地相似!

甚至,與扶桑的八年之戰,同樣也是大同小異。

最大的區別,是這裡沒有俄國,沒有歐洲,沒有美國,僅有高麗和扶桑,還有幾個不太知名的小國。

「看來,女媧或許是一條機甲生產線……」趙潛摩挲下巴,陷入深深沉思,「至於俄國、美國等國家,倒也不一定是不存在,而是尚未遇到。」

「根據記載,華夏以外的疆域中,盤踞著九嬰、、鑿齒、諸犍等機械凶獸,海外更有蛟龍、夔牛等海中巨獸出沒,根本沒有探索的空間。」

「這樣分析的話,就比較合理了……」

趙潛激靈一下,猛然回過神來,面露苦笑︰「合理?我居然在考慮合理性?一個機甲世界,這……合理麼?」

這一刻,他的三觀崩塌了!

不過,趙潛心性堅忍,片刻後就平靜下來。

「既來之,則安之……還有,我還是趙潛?」

他拿起鏡子照了照,鏡中是一張清秀面孔,帶著些許審視,饒有興致地相互對望。

這張臉孔和上世的自己一模一樣,只是稍稍年輕一些,趙潛自戀地嘆道,還是那樣玉樹臨風。

「名字,長相都差不多……平行世界中的我?」

他不太確定。

電視屏幕上,又回到了《非常婧距離》,此刻正是網友問答環節,李婧正在念著網友提問。

「哦,這個問題挺刁鑽……網友『一往信深』問︰信哥哥你好,我想問你,如果你在追求女孩子的過程中,發現其他人也在同時追求,你會怎麼做?」

鏡頭徐徐移轉,移向一名玉樹臨風的俊朗男子,顯然就是採訪對像李信了。

李信臉上泛紅,食指不安地地搓了搓右臉,顯得十分靦腆︰「我這人比較內向,應該會選擇公平競爭吧……」

他的青澀模樣,又是激起一陣懷春少女的尖叫。

「公平競爭麼?」趙潛冷眼旁觀,忽然撇了撇嘴,面露鄙夷,「這還是個會演戲的小鮮肉……想拿金雞百花?」

趕巧了,眼前的李信,正是他最大的仇家!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就是被對方給一步步逼死的。

他是這間機甲修理小店——潛升小店的老闆,因父母在一場機械獸潮中罹難,大學還沒畢業,就繼承了這間小店。

可惜,他手藝不精,這行又多靠回頭客吃飯,接手後小店生意一落千丈,只能依靠父母留下的幾個老客戶勉強度日。

而三個月前的一場打擊,則是徹底擊垮了他。

他被人蒙騙,酒桌上迷迷糊糊地簽了一份修理合同,本以為修理的機甲是一架「霜雪玫瑰」,實際上,卻是「霜凍玫瑰」。

別看一字之差,前者不過是一架「材官級」機甲,後者則是「陷陣級」!這兩者間的差距,好比馬自達和勞斯萊斯銀魅!

結果不必多說,——修理失敗,十倍賠償金。

對方顯然早有準備,第二天就派來了十多輛拖車,將小店中僅有的幾台重型設備,包括等離子弧切機、脈衝數控沖床、旋片真空泵等,一股腦地通通拖走!

在設備價格核算後,他們發來了律師函,還需賠償二十萬。對方給了他一個月的時間籌措,若籌措不到,就讓他坐牢!

一個月的期限,並不是對方發了善心。

有人想讓他慢慢品嚐絕望的滋味,讓他看到希望一點點地磨滅,最終不堪重負,被重壓碾成粉碎!

對方成功了。

區區二十萬,這個看似不大的數字,竟令他嘗盡了世態炎涼!一次次的借錢失敗後,他才依稀知道,是有人在背後搗鬼。

李信!

其緣由,則是為了一個女人,一個絕不值得的女人。

絕望之下,他選擇了自盡。

「你錯了。」望著鏡子,趙潛目光堅定,聲音沉著,「這世上,沒有什麼比生命更寶貴,任何情況下都不該輕生!你選擇放棄,我就替你活下去吧……」

他望向電視屏幕,一字一頓道︰「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這八個字,是趙潛的人生信條。

不過,他嘴上豪氣干雲,現實卻是很殘酷。

二十萬,那可是一個切切實實的大數字。

趙潛揉了揉頭髮,面露頭痛,難道真要坐牢?

他苦思良久,卻一無所獲。

「喂,有沒有金手指啊……」趙潛環顧一圈,搖了搖頭,略帶些憊懶地說道,「不都說穿越者狂拽酷炫叼炸天,牛轟轟不解釋麼?我的金手指呢?」

房間中,只有回聲響應。

趙潛自嘲地笑了笑,正要再想辦法,一道同樣慵懶聲音響起。

「金手指?金手指沒有,金手套要不要?」

「話說,這傢伙手速有五百五十?麒麟臂啊這是……單身多少年了?」,。


第二章大衍械手


「嗯?這是——什麼?」趙潛一個哆嗦,低頭望去,話說到一半,音調猝然拔高,神情驚愕。

不知何時起,在他的右手上,居然出現了一隻銀色的機械手套!

機械手套色澤碧銀,自五指一路延伸到手腕,條條紋理渾然天成,道道電路匠心獨運,極具金屬美感,美不勝收。

手套沒有重量,也沒有任何觸感,趙潛的右手居然毫無感覺。

「嘶——」他倒吸一口涼氣,定楮凝望。

手套工巧,由一枚枚魚鱗般的精細甲片組成,密密匝匝,且嚴絲合縫。其甲縫深處,有斑駁螢光流轉,來來往往,週而復始。

這只機械手套,讓趙潛聯想到托尼?斯塔克的鋼鐵戰衣。

「怎麼,看這麼久?連自己的女朋友都不認識了?」

機械手套上,迷離螢光有序輪轉,有聲音悠然傳出。

「女朋友?」趙潛怔了半晌,才醒悟過來,這是個內涵段子。

他伸出左手,小心翼翼地撫摸右掌,極為謹慎,如臨大敵。

觸手冰涼,卻沒有預料中的凹凸感,那密密麻麻的魚鱗紋理好似畫上去的,手套表面光滑圓潤,沒有一絲凸起。

這種難以言喻的絕對光滑,甚至讓他想到了《三休》中的水滴!

「啊~~」手套發出婉約顫音,呻吟不止,「不要停,不要停……」

這聲音,著實讓人想入非非。

「你是什麼?」趙潛訕訕地收手,沉聲問道。

他很鬱悶。

這只機械手套做工精細,一看就很高大上,但其中那類似人工智能的玩意,卻是猥瑣下流得難以直視。

這才開口說了幾句話?沒一句不是黃段子!

「我名大衍械手,你可叫我大衍,也可叫我衍哥!」

手套上螢光有序閃爍,聲音節奏和螢光律動同符合契,令趙潛嘖嘖稱奇。

「大衍械手?」他琢磨著這個名字,倒也平靜下來,找了個乾淨板凳坐下,「我問的是,你是什麼東西?」

「知道女媧麼?」大衍械手卻沒直接回答,反問一句。

「當然!」趙潛心神一顫,點了點頭,言簡意賅道,「『母皇』女媧,為泥人之母,以及……機甲起源。」

「盤古呢?」大衍械手再次發問。

「創世者,還有軍火秘藏!」趙潛心念閃爍,再次回答。

關於盤古的傳說,比女媧還要更加虛無縹緲。

盤古為「軍火秘藏」,是一座大型軍火庫,在一場驚天撼地的爆炸後,無數武器散落於九州,埋在地底深處。譬如歷史上第一套天人系統——「緘默獠牙」,就是從土中挖出,被認為來自盤古。

「你和它們……是什麼關係?」趙潛身體前傾,心弦縮緊,等待著那個預料中的回答。

「沒有關係!」

如此乾脆的回答,讓趙潛一個踉蹌,差點從椅面上摔下。

「沒有關係,你說來幹什麼?」他咬牙切齒道。

「雖然沒有關係,但我們是一個級別的存在!」大衍械手倒是驕傲,「我不這麼說,你怎麼知道我的厲害?」

「這麼說來,你能製作機甲?製作武器?」趙潛眼楮一亮,心中再次燃起希望。

「暫時不能!」大衍械手回答得生脆。

「那你能幹嘛?」趙潛的身體又是一晃,牙齒咬得咯咯直響。

「女媧是機甲生育系統,盤古是武器製造系統……」大衍械手頓了頓,加強語氣道,「而我,則是更高端的機甲定制系統!」

「機甲定制系統?」趙潛一頭霧水。

「我的資料庫遠不如女媧和盤古,但我有它們都沒有的『專家系統』!」大衍械手的聲音高亢起來。

「專家系統?」趙潛來了興趣。

「我擁有學習能力,而且不是簡單學習,而是——『聞一直十,舉一反三』。」

趙潛微微變色。

「給我一具機甲,在解析和學習其構造後,我可為之定制機甲元件,定制機甲武器。」大衍械手聲音激昂,字字鏗鏘,「若是解析的機甲數量夠多,讓我的資料庫足夠充實,定制一整台機甲也是小兒科!」

「羽林級機甲呢?你也能定制?」趙潛眼珠轉動,連連追問。

在華夏帝國,機甲有五大等階,由下而上依次是材官,冒刃,陷陣,虎賁,羽林。

「當然!別說羽林級了,傳說中的霸王級,我也手到擒來!」大衍械手語調自信。

「霸王級?」趙潛面露狐疑,摩挲下巴道,「我怎麼沒聽過?」

「以你的身份,怎麼可能聽過?」大衍械手聲音輕蔑,又道,「當然了,我目前只是雛體,需成長為完全體後,才能製作霸王級機甲。」

「完全體?」趙潛又問,好奇寶寶一般,「需要什麼?」

「首先,我需要兩百億啟動資金,用於改裝完善自己;其次,我需要足夠多的案例來學習,將八大家族的機甲數據全看一遍,勉強也就夠了。」

趙潛無語。

兩百億?

自己現在正為兩萬塊掉頭髮,這傢伙倒好,張口就是兩百億!

還有八大家族的機密數據?這恐怕比兩百億更難弄到!

「我明白了。」趙潛點了點頭,懶洋洋地說道,「你就說說吧,你有什麼能耐?注意,我是說現在!」

「能耐?」似乎是趙潛輕蔑的語氣激怒了它,大衍械手勃然大怒,「本大爺的能耐,超出你的想像!等離子切割、激光精刻、電弧焊接、光透視、百噸沖壓……你要什麼,我就有什麼!」

喀拉喀拉!

清脆響聲中,趙潛的右手上,一枚枚鱗甲聚散重組,演化出各種千奇百怪的機械形態,變幻莫測。

「嗯?」趙潛瞪大了眼楮。

他的手背上,時而冒出離子割嘴,噴出熾亮等離子;時而冒出激光雕刀,激光閃耀;時而出現電弧焊槍,熱力聚焦;又冒出攝像頭,照過趙潛的身體,透視出骨頭。

「納米機器人?」趙潛失聲驚呼,這聚聚散散的鱗甲,讓他想到了科幻小說中的納米機器人,可隨意排列重組。

咚!咚!咚!咚!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將趙潛驚醒,敲門的方式很不客氣,準確點說,是在用腳在踹門!

趙潛臉色一寒,他已猜到了來人是誰。

「這瘟神,陰魂不散麼?」他嘀咕著,走去開門。

門開,露出一張眼神嘲弄,滿臉陰陽怪氣的臉孔。

這張臉孔在當初勸酒簽合同時,那可是滿嘴稱兄道弟,一臉誠摯堪稱滴水不漏。

苑博機甲的銷售副總監——陳度,也是逼死「他」的主要元兇。

這只變色龍身後還跟了一名光頭壯漢,看樣子,是怕被逼急了的自己對他意圖不軌。

「什麼事?」趙潛聲音冰冷,自然不會有好臉色。

「沒事,來看看你死了沒有……你若死了,我的錢豈不是要不回來了?」陳度聳聳肩,一臉揶揄,「那二十萬,你湊齊沒有?堂堂一個個體戶老闆,不會連二十萬都湊不出來吧。」

他語氣嘲諷,直指趙潛的心底要害,用心惡毒。

陳度卻不知道,眼前已經換了另一個人,任憑他如何折辱,對方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你急什麼?時間不是還沒到麼?」趙潛挑了挑眉毛,漠然道。

陳度一怔,趙潛沒有發火,讓他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渾身都不得勁。

「我怕你沒放在心上,提醒你幾句罷了。」陳度眼珠一轉,「這錢若是還不上,你可是有牢獄之災的。」

他使了個眼色,身後的光頭大漢咧嘴一笑,露出濁黃牙齒︰「你這種細皮嫩肉的小子,在獄中可是『特供品』,很受歡迎的……」

趙潛臉色一沉,冷冷道︰「話說完了麼?說完了,那就離開吧!」

「哎喲哎喲,」陳度以為奏效,故作誇張地手舞足蹈,火上添油道,「怎麼?欠錢的倒成大爺了?難不成,你還敢打我?」

他想引趙潛動手,只要對方敢動手,自己身後這壯漢可不是吃素的。

「哦?你是想看我發飆了?」趙潛雙臂環抱,眼楮猛然瞇起。

「發飆?來,發飆給我看看,誰怕誰!」陳度繼續挑釁。

「真要看?」

「還是假的不成?」

「哼,今天就讓你開開眼界!」

趙潛暴哼一聲,忽然雙腿蜷起,一屁股坐在地上。

陳度一怔,趕忙又後退一步,心中詫異道,這是幹什麼,踫瓷麼?

誰知,趙潛坐地後,變臉比變天還快,長聲苦調地大哭大嚎起來。

「造孽啊,我早就該死了……」

「爹也死了,娘也死了,就剩下這間潛升小店,還讓騙子給騙了哦……」

「大家來看啊,這是苑博機甲的陳度,聽說還是銷售副總監呢!」

「家裡的重型設備都讓他給拖走了,這人還不罷休,這是不逼死人不罷休啊!」

「大家看來啊!苑博機甲的銷售副總監要逼死人了!」

……

趙潛坐在地上,嘴裡絮絮叨叨,幾句台詞來回倒,哭哭嚎嚎。

很快,他的哭聲就引來圍觀者,眾人交頭接耳,指指點點。

這些陳芝麻爛谷子的破事,街坊四鄰早就傳遍,現在陳度又帶著一名凶神惡煞的壯漢前來,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鄰居們不敢幫忙,但是非曲直還是分明的,低聲交談,眼神鄙夷。

陳度一臉尷尬,指指點點的目光讓他羞憤不已,有些騎虎難下。

這手段,農村裡吵架吵輸的老太太的慣用伎倆,陳度實在想不到,這趙潛怎麼說也是個大學生,居然用這種下流招式!

「苑博機甲」、「陳度」兩個詞,這小子更是反覆提及,咬字尤為清晰,一次次地往他身上潑髒水。

「趙經理,沒必要和這小子一般見識。」光頭大漢見形勢不妙,湊過來低聲道,「你和這小子不同,他爛命一條,自然豁的出去……和他計較,太跌份了!」

「是該如此,我們走!」陳度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也就坡下驢,點了點頭,「月底若不能還錢,就讓他坐牢!」

他滿腔不甘,臨走還留了趙潛一個惡狠狠的眼神,意思是「你等著」!,。


第三章翻滾吧,牛寶寶!


望著陳度落荒而逃的背影,趙潛懶洋洋地拍拍屁股起身,眼楮瞇起,唇角揚起一抹譏誚。

「還敢威脅我?我可不是那個任你宰割的嫩頭青。」他撇了撇嘴,右掌抬起,視線落在大衍械手上,眼中一縷厲芒橫掠,「我的人生,從今天開始……起飛!」

「起飛!」

大衍械手大聲應和,還奏起音樂,背景音樂是電影洛奇的名曲——《gonnaflynow》。

「哦?這大衍械手……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莫非,和自己來自同一個世界?」

聽得這異國音樂,趙潛滿腹疑竇。

但旋即,他就將這些雜念拋諸腦後。

趙潛滿腔豪情,心中知道,即使今天是灰暗,明天更灰暗,但後天是光明的!

哦,他錯了。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天天都很灰暗,而且一天比一天更灰暗。

一個客人也沒有!

甚至,店裡飛來一隻蒼蠅趙潛也不忍趕走,至少這蒼蠅上還沾了點人氣。

「看開點,人生就是這樣,」大衍械手倒是坦然,毒雞湯安慰道,「人生嘛,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趙潛一臉無語。

……

「嗨~~大家好,我是甜甜。」

一道嬌滴滴的女聲響起。

「看這裡!大家看我的後面,這裡是江城市紅山區,我所在這條街的盡頭,就是第八屆機甲角力大賽的預選賽場了。聽說,獎金有整整三十萬呢!大家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看看?」

趙潛抬頭望去,初春明媚的陽光下,一個少女高舉著自拍桿,在手機鏡頭前輕聲笑語。

看樣子,似乎是個女主播。

女主播妝容精緻,柳眉細長,一雙眼楮好似會說話,裝扮也是標準的卡哇伊風格,除了個頭稍高了一些,幾乎和宅男們夢中的二次元少女沒什麼兩樣。

不過,她的聲音太甜太膩,彷彿拌了蜜一般,所謂過猶不及,倒讓趙潛身上一陣陣地起著雞皮疙瘩。

「不能好好說話麼?」趙潛嘀咕了一句。

名為甜甜的女主播顯然駕輕就熟,一面做出可愛模樣,一面觀看著手機中的彈幕,有問有答,笑語盈盈。

啪!

手機屏幕忽然一黑,好像是信號斷了。

甜甜臉色頓變,收回自拍桿,看到手機上為零的信號格,狠狠在手機上拍了幾下。

但這又不是舊電視,當然毫無效果。

「咋回事啊?啥玩意啊?信號咋這麼差?」

她再次開口時,居然是一口東北大碴子味的方言,讓趙潛一個踉蹌,差點摔了個狗啃泥!

我去,這前後幾句話的反差,未免也過太嚇人了!

何況,這少女一幅嬌滴滴的可愛模樣,一開口卻如此霸氣側漏,殺傷力堪比核彈頭!

甜甜轉過頭,注意到趙潛直愣愣地盯著她,臉上浮現一絲慌亂。

形象毀了!

她縮著腦袋,小心地左右環顧,發現四周沒人,膽氣卻又壯了起來。

「你瞅啥!」她大聲道。

「瞅你咋地?」趙潛還沒開口,大衍械手出來湊熱鬧。

「再瞅一個試試?」甜甜柳眉倒豎,聲調抬高。

大衍械手正想說出「試試就試試」,完成黑土地上的戰爭序曲,就被趙潛用扳手重敲了一下,發不出聲音。

「抱歉,我這機械手套尚在維修,程序有些錯亂。」趙潛在太陽穴處畫了個圈,做了個神經失常的手勢,歉意地笑了笑,「別跟它一般見識。」

「算你識相,惹怒我了,削你信不?」甜甜昂首挺胸,如同一隻驕傲的小公雞,得意洋洋地離開。

走出進步,手機信號恢復,她又回到一幅嗲聲嗲氣的模樣,聲音輕柔。

「謝謝『舉世無雙張君寶』的火箭,麼麼噠!」

趙潛又一個踉蹌。

……

「怎麼,想參加機甲角力賽?」大衍械手主動發問,一針見血道,「不過,你有機甲麼?」

「誰說沒有?」趙潛凜然一笑,走到房間的西南角,掀開一張厚厚的遮陽布,頓時煙塵激盪,四散開來。

飛揚塵埃中,細碎陽光零落灑下,一架破舊機甲顯露身形。

「鋤禾?」大衍械手認出此物。

「鋤禾」,又稱「牯牛」,是用來犁地的老式農用機甲。

不過,「鋤禾」這一型號早已被淘汰,那位送來修理的農民中途反悔,買了更新型的機甲,當然不肯再付修理費,這架鋤禾也就留在了這裡。

連陳度派來的拖車都瞧不上這架鋤禾,足見其落伍。

「你不是機甲定制大師麼?」趙潛幾個躍步,踏在機甲的右肩上,略帶挑釁地說道,「怎麼樣?能改裝它麼?」

「當然!」大衍械手上螢光浮動,發出出征的喇叭聲,「翻滾吧,牛寶寶!」

……

機甲角力賽,預選現場。

說是預選,實則只是走個過場,說白了,就是用來湊時間的。

機甲角力比拚的是引擎能力,往往幾分鐘就能分出高下,開始得快,結束得更快。因此,正式的角力賽,往往一天內就會結束,需要些額外節目來湊湊時間。

預選只是填表申報,問上幾句無關痛癢的話,其內容大抵是「你有什麼夢想?」,「家裡有沒有得絕癥的?」之類,煽煽情,搞搞事。

還好,預選就快結束了。

三位主持人都鬆了一口氣,在攝像機前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李哥,你看好哪一架機甲?」薛落雪眼角含笑,柔聲問道。

她年輕貌美,眉目如畫,自然是作為養眼的花瓶。

「看好哪一架?」李煙直一愣,故作沉吟後說道,「我想想……應當是『鼎足』吧!鼎足是重型機甲,噸位大,力量足,且下盤極穩,一看就不是善類。」

李煙直年紀最長,博學多聞,相當於節目的定海神針。

「我不同意李哥的說法,」盧昌搖了搖頭,「要我說,還是去年的冠軍『拔山』,聽那引擎轟鳴聲,嘖嘖……」

盧昌則是毒舌,負責搞事和挑起紛爭,活躍氣氛。

三人談笑,各司其職,倒也相得益彰。

「哦?又來了一位參賽者。」薛落雪一怔,接過助理遞來的材料,「其參賽機甲是鋤……鋤禾?」

她的眼中掠過慌亂。

薛落雪是新人,為了做好角力賽的主持人,她可是做足了功課,每一種機甲都爛熟於心,以免在介紹時卡詞。

但眼前這架鋤禾,她搜腸刮肚,卻是根本想不起來,不由心中大急。

「鋤禾?」李煙直忽然笑了,適時地為她解了圍,「小薛,別想了,你這個年紀的人哪會知道鋤禾?這是上個世紀的農用機,用來犁地播種的,早就淘汰多年了……我之所以知道,還是年輕時下鄉親自操弄過。」

「老式農用機?」盧昌不屑地挑眉,毒舌說道,「那應該去參加『機甲廣場舞』才是,來這湊什麼熱鬧?」

「這位參賽者,倒是個妙人。」薛落雪笑容可掬,心中則是恨得牙癢癢。

農用機?還是已淘汰的老式農用機?在她看來,這小子必然是來搗亂的,而且差點就讓她在江城人民面前丟了醜,心中大恨。

「趙潛?你還真能啊,姑奶奶一定好好折騰折騰你!」薛落雪翻開資料,暗暗道。

趙潛自然不知道,自己不過遞了份材料,就是惹來一身麻煩。

他聽到攝影助理的招呼,整了整身上行頭,大步走了上去。

趙潛身形挺拔,器宇軒昂,倒是十分上鏡。

「我叫趙潛,經營著一間機甲修理廠……」他清楚流程,倒也不怯場,一出場就款款而談。

只是,趙潛話沒說兩句,就被不善地打斷了。

「鋤禾?農用機甲?」薛落雪隨意翻了翻,皮笑肉不笑道,「趙先生,你覺得,你的機甲有戲麼?若我們讓你通過,是不是有點太不尊重你的對手了……」

「我剛才說了,我有一間機甲修理廠。」趙潛淡淡一笑,不卑不亢道,「我擅長改裝機甲。」

「機甲修理廠?」李煙直想考考他,看他是不是信口胡謅,「都有什麼設備?」

「等離子弧切機、脈衝數控沖床、旋片真空泵、龍門銑床……」趙潛談笑自若,只是臨了加了一句,「不過,最近欠了筆錢,設備都被人拖走了。」

李煙直一怔,不由道︰「那你準備……」

「我還有一雙手。」趙潛舉起雙手,「不是有格言說麼,生活要靠自己的雙手。」

三人表情僵硬,相互交換了個視線,同時確定一件事情︰這小子,絕對是來搗亂的!

「這麼說來,你的雙手挺能的麼……」盧昌隨手抓起桌上一顆隻果,扔了過去,「你不是說『要靠自己的雙手』麼?來,用雙手雕朵花給我看看。」

薛落雪聞言笑了,眼神嘲諷,面露快意。

她同意盧昌的做法,像這種腦殘癥晚期的傢伙,就該這樣重藥醫治!

「雕花?小事一樁!」趙潛右手接著,大衍械手上螢光浮蕩,刺溜一聲,隻果竟在他掌中旋轉起來!

「咦?這是什麼把戲?」

三人同時一怔。

隻果飛速旋轉,趙潛的五指撥弄不休,手指動作靈活似沒有骨頭,伴隨著沉沉浮浮的螢光,晃得眾人眼花繚亂。

「請看!」

趙潛忽然停手,將隻果小心放在盧昌的面前,做了個請的動作。

隻果還是隻果。

「花呢?」盧昌怔了半晌,回神之後面露譏誚,「難不成你想說,花在我的心裡?你究竟是機甲師,還是雞湯師?」

說罷,他拈起隻果上方的小枝,想將它提起來,卻提起了一塊被切開的菱形果肉。

「咦?」盧昌臉色一變,發出驚呼。

提起這塊果肉後,下方赫然露出一朵雕刻成型的雪白之花!

「這究竟是……」他呼吸急促,將這朵果肉之花拈起,下方竟又是一朵。

許久後,果肉雕成的白花一字排開,竟有整整十三朵花!

片場一片安靜,只有濃重的呼吸聲此起彼伏,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這是要逆天麼?」

良久後,盧昌滿臉駭然地說道。


第四章米雕,收視爆表了!


「真雕出花來了?還是……我眼花了?」

何止是三位主持人,連導演王默也是一臉驚詫,忍不住揉了揉雙眼。

用手指雕花?而且一口氣十三朵?這傢伙是「黎叔」麼?

王默心中吐槽。

「編導,編導……」副導演譚秋生向他招了招手,吞吞吐吐。

「小譚,你是怎麼回事?正忙的時候,跟我玩什麼呢?」王默眉頭一橫,惱火地說道,「說!有話快說!」

「編導,這是剛才的收視率。」譚秋生賠笑著,不敢有半點怠慢,將華衛手機遞到王默面前。

王默看了一眼,眼楮即刻瞪得滾圓,嘴巴張大,差點驚掉了自己的下巴。

「收視率0.033?這是咱們的收視率?」他怔了半晌,忍不住問道。

收視率0.033,準確說法是0.033%,這並不算一個突出的數字。尤其對芒果衛視、魔都衛視等行業大佬而言,破3也不算什麼稀奇事。

但江城衛視不過是個地方台,0.033的收視率對他們而言,已經足夠放鞭炮慶祝一番了!

甚至,機甲角力的歷屆決賽,收視率也要遜色好多。

「是真的。」譚秋生點點頭,指向手機屏幕,「編導,你看時間……從盧昌讓他雕隻果開始,收視率就一路上竄,等擺出十三朵花時,直接破了0.03!」

「張助理人呢?」王默眼神一閃,他反應極快,當機立斷道,「耳麥通知三位主持人,一定要把這人留下來!這年輕人不錯,可是個收視福星!」

下達指令後,他重新坐下,又覺得憋屈和挫敗,心中百感交集,有種罵娘的衝動。

奶奶的,辛辛苦苦辦個節目,居然還不如別人隨手雕個隻果!

滋滋……

王默的指令下達,十秒鐘內,已經傳入三位主持人的耳麥。

「不可淘汰」,「製造話題和爆點」,「盡量搾取此人的價值」,指令被細化為三個,細緻入微。

「趙潛,我注意到,你的右手上似乎是一隻機械手套?」李煙直心領神會,半調侃地問道,「難不成,是什麼黑科技?」

「當然!」趙潛還沒回答,大衍械手搶戲,滿嘴跑火車道,「鄙人技藝高超,師承加籐……」

咚!

趙潛敲了它一下,歉意說道︰「還請見諒,這只機械手套的語音系統有些問題,時常會胡言亂語,大家無視它就行了。」

「趙潛,你的機械手十分有趣。」薛落雪巧笑倩兮,忽地語鋒一轉,「不過,雕花只是小道罷了,餐館後廚裡會雕蘿蔔花的廚師一抓一把。若比賽是選廚子,我會投你一票,只不過……」

盧昌歪了歪頭,詫異地看了她一眼,有些納悶。

負責毒舌的不是自己麼?這小姑娘怎麼越俎代庖了?看不出,她倒還挺牙尖嘴利的……

「那薛小姐的意思是……」趙潛看了一眼對方的胸牌,臉上波瀾不驚,心中卻同樣嘀咕。

他哪裡看不出,這女人是拿著雞毛當令箭,從一開始就在處處針對他。

不過,自己什麼時候招惹到她了?

趙潛卻不知道,經歷了剛才的震驚後,薛落雪依舊將他當做騙子,心裡暗暗氣惱,誓要揭穿他的鬼把戲。

不得不說,第一印象極為重要,一旦形成偏見,想要扭轉就相當困難。

「九成九的機甲元件,都是構造精細的微型電路板。」薛落雪準備充分,振振有詞道,「微型電路板的處理,可不是雕朵蘿蔔花能比擬的……若真要類比的話,至少也是微雕技術!」

「微雕?」趙潛眉毛輕佻,舉止從容自若,「巧了,我也會。」

「微雕你也會?嘖嘖嘖嘖……」薛落雪唇角下撇,發出長長的「嘖嘖」之聲,「看不出,趙先生還是有大本事的能人吶!」

對這吹牛皮不打草稿的傢伙,她已經鄙視到了極點!

「趙潛,你真會?」李煙直觀察著趙潛,看他神態自若,感覺不像在撒謊。

趙潛點點頭。

「能演示一番麼?」李煙直剛問出口,就笑著搖了搖頭,「對了,眼下沒有工具。」

微雕工具可都是專業器具,印床、鋼尺、工作燈、各種倍數的放大鏡乃至高倍顯微鏡,還有便攜式微雕刻刀,那都是很難弄到的,更不可能帶在身上。

「可以。」趙潛卻再次點頭,「至於工具……我的雙手就是工具,隨時可以動手。」

「你能雕什麼?」盧昌也來了興趣。

「無所不能!」趙潛沒說話,大衍械手再次搶戲,「文能提筆安蘿莉,武能上床定人妻,進可欺身壓正太,退可提臀……」

趙潛趕忙一記暴栗,但已經慢了一拍。

三位主持人同時僵硬了,這都是什麼語音系統?簡直是一輛老式火車,污污污污……

「無所不能?」薛落雪眼神鄙薄,淺笑著提議道,「這樣好了,江城為魚米之鄉,那就雕米怎麼樣?」

她談笑宴宴,心中冷笑︰哼!你不是能麼?看你如何出醜!

攝像頭的後方,導演王默看得眉頭直皺,落雪這丫頭是轉性了?這不是要趕人走麼?

不過,他倒也淡定,沒有特別在意。

自己是導演,即使對方怒而離場,自己都能找個由頭將他弄回來。

「沒問題!」

眾人卻都沒料到,趙潛做了個「ok」的手勢,談笑如常,沒有半點遲疑。

「弄米去!」王默下達指令,「動作快點!」

很快,工作人員就弄來了一小盒稻米,看來是新一代的雜交水稻,顆粒飽滿,晶瑩玉潤。

薛落雪看著氣定神閑的趙潛,不知為何,就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她眼珠一轉,笑著說道︰「俗話說事不過三,這樣吧,我給你三粒稻米,也就是三次機會。」

薛落雪自以為得計,趙潛的回答卻差點沒把她給噎死。

「不必,一粒夠了。」

「裝,接著裝!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薛落雪心裡牙癢癢,笑容卻愈發明媚。

所有人都沒有料到,趙潛一出手,再次震驚全場!

「這是魔術麼?米粒懸空?」

所有人都盯著趙潛的右手,視線根本無法挪開,嘴巴張得老大,全都驚呆了!

趙潛右手掌心向上,甲縫中有氣流噴出,那枚稻米居然懸於半空,在他的掌心中浮空迴旋!時而有一縷縷流光掠過,似乎是極細的激光,比頭髮絲還細,連肉眼都難以捕捉。

僅是須臾,他右掌攤開,稻米重新落下,落入掌心。

「薛小姐,請看。」趙潛笑瞇瞇地遞了過去。

「你雕的……是什麼字?」薛落雪卻退縮了,竟有些不敢去接,低聲問道。

「沁園春?雪。」趙潛道。

「你雕了四個字?」薛落雪大驚,失聲說道。

她以為對方雕了一個字,沒想到一口氣雕了四個字!

「哦,薛小姐你弄錯了……」趙潛笑著搖頭,讓薛落雪心弦稍鬆。

但他的下一句話,就讓對方差點跳了起來!

「我說的是——沁園春?雪。」趙潛咬文嚼字道。

「你雕了一整首詩?」李煙直第一個反應過來,聲音高亢,失態地說道。

他那猝然高亢的聲音,令薛落雪手掌一顫,那粒米差點落在了地上。

「一首詩?」盧昌也湊過來,眼楮瞪得老大,卻徒勞無功,「字太小了,實在看不清啊……」

「等等,」李煙直想起什麼,掏出手機道,「我的手機有高倍放大鏡的功能,正好能用。」

「高倍放大鏡?」

另外兩名主持人都是一愣。

李煙直坦然一笑,簡單解釋道︰「本人別無愛好,就喜歡古玩字畫,但年紀大了,有些老眼昏花,只得依靠些外力……」

「李哥,別解釋了,直接開始吧!」盧昌卻迫不及待,出言催促。

「好!」李煙直點點頭。

高倍放大鏡程序打開,手機攝像頭聚焦對準,那粒稻米被高倍放大,稻米上的字跡顯出。

「這是……」

眾人彎著腰撅著屁股,脖子像被人提溜著,視線直直地盯著手機屏幕,待其上內容顯出,個個表情僵硬,蠟像一般。

沁園春?雪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像,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

「沁園春?雪,真的是!」李煙直渾身哆嗦著,已經失態,來回來去地說道,「鬼斧神工,鬼斧神工吶!」

盧昌嘴皮顫抖,想說什麼,卻半天都說不出來。

薛落雪的嘴巴成了「o」形,她心亂如麻,腦袋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說什麼。

不止是三位主持人,鏡頭拍在手機屏幕上,攝像機後的眾人個個呆若木雞,現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說話啊!都是專業主持人,快點說話!」導演王默最先回神,大聲道,「正是要緊的時候,可不能冷場,趕緊說話!」

這時候,副導演譚秋生抖抖索索地走了過來。

「收視率,收視率……」他嘴巴嚅囁著,聲音都在顫抖。

「收視率怎麼了?是跌回去了麼?」王默心中大恨,「在這關鍵時候冷場,這三個主持人是怎麼當的?」

「不是不是,」譚秋生趕忙擺手,深深嚥了口唾沫,又道,「收視率破了0.1!」

「什麼?0.1!」王默驚呼。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