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氣沖星河04
修仙小菜鳥
2017/12/15發行
修真聊天群09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15發行
凌天神帝14
君天帝
2017/12/15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8
飛牛
2017/12/15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4
匣中藏劍
2017/12/15發行
天界戰神40
笑南風
2017/12/15發行
天道圖書館43
情痴小和尚
2017/12/15發行
修煉狂潮49
傅嘯塵
2017/12/15發行
修真四萬年104
臥牛真人
2017/12/15發行
全能主宰09
衛小天
2017/12/20發行
超神機械師10
齊佩甲
2017/12/20發行
至尊霸主14 完結
憤怒的薩爾
2017/12/20發行
不死道祖36
仙子饒命
2017/12/20發行
妙醫鴻途39
煙斗老哥
2017/12/20發行
終極戰兵59
梁七少
2017/12/20發行
無上進化61
浮兮
2017/12/20發行
最強紈褲65
夏日易冷
2017/12/20發行
逆天劍皇68
半步滄桑
2017/12/20發行
仙帝歸來11
風無極光
2017/12/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19
飛牛
2017/12/22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1
千杯
2017/12/22發行
完美神醫30
步行天下
2017/12/22發行
星域龍皇34
獨孤一劍
2017/12/22發行
天道圖書館44
情痴小和尚
2017/12/22發行
鬥神傳承48
浮兮
2017/12/22發行
極品玄醫57
鐵沙
2017/12/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05
臥牛真人
2017/12/22發行
絕代神主09
百里龍蝦
2017/12/27發行
修真聊天群10
聖騎士的傳說
2017/12/27發行
凌天神帝15
君天帝
2017/12/27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5
匣中藏劍
2017/12/27發行
天界戰神41
笑南風
2017/12/27發行
修煉狂潮50
傅嘯塵
2017/12/27發行
終極戰兵60
梁七少
2017/12/27發行
無上進化62
浮兮
2017/12/27發行
最強紈褲66
夏日易冷
2017/12/27發行
全能主宰10
衛小天
2017/12/29發行
超神機械師11
齊佩甲
2017/12/29發行
仙帝歸來12
風無極光
2017/12/29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0
飛牛
2017/12/29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2
千杯
2017/12/29發行
妙醫鴻途40
煙斗老哥
2017/12/29發行
天道圖書館45
情痴小和尚
2017/12/29發行
少年藥帝58
蕭冷
2017/12/29發行
修真四萬年106
臥牛真人
2017/12/29發行
絕代神主10
百里龍蝦
2018/1/3發行
修真聊天群11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3發行
文明種植者12 (14完結)
何木青
2018/1/3發行
星域龍皇35
獨孤一劍
2018/1/3發行
鬥神傳承49
浮兮
2018/1/3發行
修煉狂潮51
傅嘯塵
2018/1/3發行
終極戰兵61
梁七少
2018/1/3發行
無上進化63
浮兮
2018/1/3發行
最強紈褲67
夏日易冷
2018/1/3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新書《絕世狂少》 作者:風少羽 6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4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都市玄師》 作者:獨醉飛鱈 4
轉帖:縱橫玄幻小說《輪迴一劍》作者:九塵空 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驚天劍帝》作者:帝劍一 4
轉貼:起點玄幻小說《我是至尊》作者:風淩天下 3
最近看了一部很虐男女主角的書(造化玉碟) 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靈氣由我造》作者:黃娃黃蛙 3
修仙網遊~ 3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廚修》作者:地獄模式 3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10
台灣寫手好像不容易當作家 108
求推薦些主角從故事開始已非常強非常NB的小說~ 6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靈氣由我造》作者:黃娃黃蛙 51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神座》作者:皇甫奇 43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都市之少年仙尊》作者:夢朝南 42
莫仁系列結局-----各位覺得解讀正確嗎? 41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38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6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34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功夫神醫》作者:步行天下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21 16:24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121695.html

輕功加上跑酷會創造怎樣的神話?

內氣輔助針灸會成就如何的輝煌?

胸懷大志的陸峰,身懷誰也不知曉的輕功絕技,而這還只是他發現內氣的一個初級衍生功能而已。

初學針灸,卻連連創造奇跡。

不會跑酷,卻大殺四方,是天賦還是巧合?是偶然還是必然?


第一章 傳說中的輕功?!


「現在插播一條路況信息,渭河大橋被突然發生的山洪沖塌,所幸沒有人員傷亡,請各位正在前往該地的司機朋友們換行其他的道路,以免出現危險……」

「……前方傳來最新信息,兩個兒童在渭河中間的大石頭上玩耍,結果被山洪阻攔了回去的路,情況緊急,兩個兒童隨時都會有溺水的生命危險,消防隊正趕往現場,現場一片混亂……」

……

長濟市路上所有收聽廣播的人都聽到了這個信息,不少正準備前往渭河大橋的司機已經開始掉頭了。

同時,所有的人的心也因為那兩個兒童揪了起來,心中為這兩個兒童默默的祈禱起來,希望消防對趕快到來。

「消防隊還沒來嗎?」

渭河大橋不少圍觀的人開始焦急起來,不停地想著遠方望去,希望消防隊趕緊來。

湍急的河水中間,兩個兒童正在大石頭上無助的哭泣著。

「不行,等不及消防隊了!這河水馬上漲的太快了,很快就要完全淹沒那個石頭!必須趕緊想個辦法把兩個兒童救上來!」

人群中一個上了年紀的老者說看了看河面著急說道。

但是渭河寬五十多米,他們距離兩個兒童所在的位置有二十多米,河水湍急,根本沒辦法過去。

要是貿然下水,結果只有死一個可能。

旁邊兩個孩子的父親聽完之後眼睛立刻濕潤了,看向河中間正在大聲哭泣的自己的孩子,那哭聲就如同鐵錘一般重重的敲擊在他心上。

然而親人相隔是夾雜著石頭的湍急的洪水,這一隔可能就是陰陽兩隔!

「我去!」

孩子的父親說著就要脫衣服下水,這是他的孩子,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孩子死掉!

「不行,你不能去啊!」

「對,你這樣可能救不了孩子可能連你自己的命都搭進裡面!」

周圍的人立刻死死的拉住孩子的父親,焦急的勸道。

「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孩子死啊!」

孩子的父親無助的喊道,聲音中已經滿是絕望。

聽到這包含親情的一句話,周圍的人都沉默了。這一刻,他們還能說什麼,只能在心中感受著這份酸楚。

陸峰站著人群中看著河中間的兩個哭鬧的兒童,臉上陰晴不定。

他沒想到自己去要自己三個月的工資沒要回來就來這個地方散心會碰到這樣的事情。

要不要去救?

如果這人群中還有誰能就這兩個孩子那現在就只有他了,但是他沒有絕對把握就出這兩個孩子,而沒把握的代價很可能是他的命!

一時間,陸峰遲疑了。

這個地方算是市郊了,消防隊短時間內過不來,要是再碰到堵車……

周圍的人已經不敢想了,所有的人都焦急的看著和中間的兒童。

這個時候,人群中突然發生了一聲驚呼。

陸峰急忙望去,原來河水已經漲了兒童的腳踝處,用不了幾分鐘這兩個兒童肯定會被沖走!

而現在消防隊還沒到!

等不及了!

陸峰眼神中閃過一絲堅毅,轉身擠出人群,向著河岸上的草叢中走去。

死就死了!老子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光棍好漢!

來到草叢中,陸峰看了看周圍,確定沒有人注意自己後,立刻閉上眼慢慢的感受著體內的內氣的運行。

他修煉家裡不知哪個朝代傳下來的那本破爛的《無相生》已經二十年,上個月才感受到體內的內氣的存在,而上周才學會運用。

自己體內到底有多少內氣他不知道,到底能消耗多久他也不知道,不過有一點他清楚,那就是自己能用!

不過不是想用就能用的,必須先調動起來才能用。

典型的一個雞肋!

不過在他開發出第一個功能越用越熟練的時候他就不這麼想了,而今天他就要用這僅有的一個功能!

感受到體內的內氣之後,陸峰立刻將之運往全身,重點是雙腿,和提氣輕身。

很快,陸峰猛地睜開了雙眼,眼神中瞬間閃過一絲精光。

這個時候河中間傳來一陣大哭聲,隨之而來的是河岸上眾人的一陣驚呼聲。

不用想也知道出事了,陸峰一咬牙,將自己的T恤脫了下來蒙上臉,然後橫跨一步朝著河岸上跑去。

這個時候已經容不得他想太多了!

在誰也沒有注意到草叢中突然竄出來一個人,等眾人發現的時候一個光著背蒙著臉的人已經到了河岸邊。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陸峰從河岸上一躍而下。

正當人們以為陸峰要衝入水中的時候,奇跡發生了!看到眼前的情景,岸上的人全都傻了,腦海中全是空白。

這怎麼可能?!

陸峰的衝下河岸,腳尖輕點著河面,猶如一隻飛燕向著河岸中間掠去,在河面上掠起向四周漾開的波紋。

輕功!!!

傳說中的輕功!!!

岸上的人很快反應了過來,激動的看著陸峰的背影,誰也沒想到在這個關鍵的時候他們竟然能見到只在傳說中才出現的輕功!

震驚的同時他們心中也滿是期望,眼神灼灼的望著陸峰的背影,中國的傳奇輕功能不能在最關鍵的時候拯救兩個兒童的生命呢?

陸峰已經是所有希望的所在!

兩個孩子的父親臉上的絕望變成了希冀,雙眼緊緊的盯著陸峰的背影,這個人只要能救了他的孩子,不管讓他做什麼他都願意!

「快啊!再快!」

不少人心中暗暗的給陸峰加油,這個時候河水已經到了兩個兒童的小腿部位,兩個人已經站不穩了,剛才妹妹就差一點被沖走,如果不是做哥哥的緊緊的拉著,可能已經被洪水吞沒了。

兩個兒童的哭聲更大了,眼神中滿是無助。

陸峰每跨一腳都能前進四五米,這個時候他已經來不及體會飛在空中的快感了,他現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救人!

就在這個時候,湍急的喝河水了突然摸冒出來一塊大木頭,陸峰眼神頓時一寒。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躲避了,陸峰的腳被狠狠的絆了一下,踉蹌著就要落入水中。

見狀,河岸上立刻傳來了一聲驚呼,有的膽小的人已經開始捂上眼睛不敢看了,誰都清楚,在陸峰絆倒的地方落入水中必死無疑!

不過,奇跡再一次發生了!

被絆的的騰空的陸峰立刻將上身的內氣運到手掌上,輕輕拍了水面,身體接著水面的反彈力再次騰空。

一個空翻之後,陸峰雙腳穩穩的落在了水面上,沒有停留再次向著河中間的兩個兒童掠去。

看到有驚無險,河岸上傳來了一陣歡呼聲。

聽到身後的歡呼聲,陸峰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他的情況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剛才的那一下讓他不消耗了不少內氣,現在他對能不能堅持到對岸更加沒有信心了。

離兩個孩子還有六米遠的時候,危險再一次發生了。

兩個兒童的上游竟然出現了一個大石塊!

眼快就要撞到兩個兒童了,陸峰神色一整,變得無比的嚴肅起來,身上再次猛的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一個大的跨步立刻衝到了兩個兒童面前,將兩人抱起,快速的向著對岸掠去。

他的身後,一個大石塊漏了出來,攜著雷霆之勢向著下游衝去。

看到陸峰救出了兩個兒童,河岸上的人立刻一陣驚呼,而對岸的人已經做好接人的裝備,都想看看這位武功高手到底是誰。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陸峰現在的情況一點不容樂觀,現在他身上多了兩個兒童,加起來一百多斤,大大的加重了他的負擔。剛才他還能用腳尖輕點水花,這個時候他只能用整個腳面來支撐了,他的鞋已經濕了,每一次都要帶起不少的水花。

在離對岸還有十米的時候,陸峰已經在趟水了,水面已經沒到了他的腳踝。

堅持!

陸峰低吼一聲,眼睛緊緊的盯著對岸,奮力的向對岸衝去,每一步現在只能跨出一米半。

十米……八米半……七米……

到了!

在腳踏上對岸的時候,陸峰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已經筋疲力盡的他差一點摔倒在地上,但是為了不摔著兩個孩子,他還是堅持站穩了。

將孩子放下,正當他準備休息一下的時候,突然看到周圍人帶著瘋狂的眼神,陸峰心中一凜,運起身體內僅存的一點內氣,在眾人的為兩個孩子被救了的歡呼聲中心虛一般的向著遠處逃竄而去。

地面上的反作用力可比水面上的大,消耗的內氣自然也少,陸峰只需要輕身就可以了,不需要提氣太多,一步七八米,很快,陸峰就消失在了遠處,只留給了眾人一個背影。

等陸峰離開了,眾人這才反應了過來,看著那即將消失的背影,心中同時冒出了一個疑惑。

這個人是誰?

陸峰逃到了遠處沒有人叢林中,立刻盤腿坐下恢復內氣。

他這次消耗太大了,差一點就死在河裡,不過幸好內氣給面子,僥倖救了兩個人,要不然他現在不知道漂到哪去了。


第二章 上門要錢


很快,叢林中就恢復了平靜。

在陸峰盤腿恢復的時候,他救人的信息也傳播了出去。

「前方傳來最新消息,兩名被困兒童已經被解救出來了,不是被消防戰士解救的,當時他們還沒有到現場,是一個蒙面的人,用……」

廣播主持說到這徹底傻眼了,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手上的廣播詞是真的。

輕功?!

竟然說有人用輕功救的人?而且還是一個蒙面人,這怎麼可能???

但是為了保住工作她還是將這條信息播報了出去,反正出了事也不是她的責任,是文字編輯的事情。

「蒙面人用傳說中的輕功踏著水面救出了兩個被困孩童,目前兩名孩童身體狀況良好,只是受了點驚嚇,救人的蒙面人身份目前還不清楚……」

聽路況信息的開車的人聽到這條信息,下意識的以為是主持人說錯了。

啥?!

輕功???

這不是開玩笑嗎?違反物理定律的輕功怎麼可能存在!

這東西早就被證明是不可能的了,怎麼現在還有人相信這種東西,這個主持人是不是傻了?

等他們將頻道調到其他的電台的時候,他們愕然的發現竟然全都再說這件事,而且說法還是一致的。

救人的就是一個神秘人,用輕功!

怎麼會這樣?

他們頓時感覺這個世界變了,變得徹底的陌生了起來。

兩個小時候,陸峰神清氣爽的站了起來,他似乎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內氣又多了不少,而且更加精純了。

看來還是好人有好報啊!

陸峰眉毛往上一挑,笑著向著叢林外走去,救人的感覺好爽!

不過想想剛才的危險,陸峰的背後忍不住噌噌往外冷汗,剛才如果他的內氣再少一點恐怕就會掉在湍急的河流中,到時候不僅救不了孩子他就先死了。

以後再做的時候還是小心點吧!

陸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看了看周圍沒有人之後立刻縱身向著自己住的地方掠去。

回到自己租的房子,陸峰躺在床上不再想今天下午救人的事情,而開始想自己明天該去怎麼把屬於自己的錢要回來。

想到自己被別人當成傻子騙,陸峰心中就一陣憤怒。

他在一個醫館做了三個月的實習生,本來說好的三個月試用期一結束就把實習期間的工資給他,結果一分錢都沒給他!就僅僅是因為他三個月的最後一周請假了一天假,僅此而已!

那個館主說他無故不來上班,於是將他辭掉了,一分錢都不給他。

他很清楚的自己那天自己明明寫了請假條,而且給主治醫生請了假,再問那主治醫生的時候對方竟然不承認了!

他當時立刻明白對方是合起伙來騙自己的,從一開始就是騙他,白白讓他干了三個月的活,而且還是最重的活!

但因為臨時合同上寫著無故不來上班由醫館任意處置,他也沒證據證明自己請假了,想告都沒法告。

不過他沒有就此放棄,因為不能放棄。沒有這筆工資他明天就沒有交下一季度房租了,所以他明天必須要到工資!

今天已經是他第五次去要自己的工資了,結果館主不在,其他人不能把錢給他。不過幸好他去了渭河大橋那裡散心,要不然也不會救了兩個可憐的孩子。

不管如何,明天一定要要到錢!

陸峰對自己說道,眼神中閃過一絲堅定!

隨手拿過一本關於針灸的書籍,陸峰翻看了起來。

他剛開始為了練功而研究穴道,後來閒來無事研究起了針灸,到現在也算是略有小成。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針灸實力到了何種地步,但他覺得已經不比醫館的主治醫師許醫師差。

很快,陸峰就完全沉浸在了針灸的書籍中,他還不知道外面因為他下午救人的事情吵翻了天。

如果不是今天下午渭河兩岸的近千人看到了陸峰救人,而且每個人的敘述的過程都是一樣,那些看到新聞的人根本沒有人相信這個消息是真的。

輕功救人,你搞笑吧?

雖然沒有視頻,但是近千人的眾口一詞也讓這件事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一方面是他們固有的物理世界觀,另一方面又有那麼多人前沿看到了這一幕,所有人都開始迷惑了起來。

到底哪一個是真的?

難道這個世界真的有輕功?

電視台就這件事採訪了一個物理學教授,那教授直接說這件事根本不可能,然後用浮力,空氣密度,人的密度進行的分析證明這世界上不可能有輕功!

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輕功,這件事立刻引起了社會大討論,各種理論和猜測都被拿了出來,但都沒辦法說服和自己不同觀點的人。

相信這件事的人則更關注另外問題,那個蒙面人究竟是誰?

但問完了所有目擊者,就連被救的兩個兒童都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完全謎一樣的人物。

因為沒辦法證明什麼,這件事也在激烈的探討聲中慢慢的不了了之了,而相信有輕功存在的人仍在追尋著什麼。

外面的激烈的討論跟陸峰沒什麼關係了,他已然沉浸在自己的針灸世界裡不能自拔。

看到晚上十一點,陸峰看的腦袋發脹,腦海中慢慢的全是各種病例,直接在床上倒頭睡著了,晚飯都沒吃。

第二天早上八點,陸峰鎖上房門下樓向著醫館走去。

走在小區破陋的街道上,陸峰心中一陣感慨。

這個地方雖然破,但好歹也是一個住處,總比沒有強!如果他今天再要不到屬於他的五千工資,交不上下一季度的房費,今晚就無家可歸了。那個房東大媽是絕對不允許他在這裡多住一晚上的。

空有一身功夫,英雄無用武之地啊!

以暴制暴是犯法,不過背後打悶棍倒是可以……

想到這陸峰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絲陰笑。

「小峰,又去要工資啊?別說我沒提醒你,今天就到了交下一季度的房租的時候了,別忘了咱們房租合同上怎麼寫的,到時候你可千萬別怪我心狠啊。」

這個時候從一個相對豪華的房子裡走出來一個臉上滿是誰欠她一百萬似的表情的中年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善人,而且還是在更年期的女人。

此時她正眼神中滿是不屑的看著陸峰,似乎很不情願和陸峰說話。

「放心吧,我一定會要來錢的,咱們的合同還有三個月才到期,我會在到期的時候在退房的,您就放心吧!」

陸峰冷笑的看著眼前的房東大媽,他知道從他剛入住第一個月之後這個房東大媽無時無刻不想著趕他走,其他的房子都漲價了,只有他的沒漲,因為有合同在手,對方也不敢做什麼。

不過自己這次的潦倒讓那個房東大媽看到了希望,房租合同上清清楚楚寫著交不上房租房東可以立刻收回房子。

所以他今天要是要不到錢就會立刻滾蛋。

「我覺著你還是別去要了,那傢伙是不會給你的,他都不知道坑了多少人了,你去也是白搭,這都第六天了,你也該死心了吧!年輕人就該看清事實,今天趕緊把我房子騰出來,說不定還能再去找個好地方那個住呢,你說是吧?」

房東大媽看似語重心長,苦口婆心的說道,其實言下之意就是讓陸峰趕緊滾蛋。

「我覺得這個地方就挺好,有一個這麼關心的房東,我怎麼會捨得走呢?我還是留在這吧,今天我一定會按時交上房租的,也不枉您對我的關心。」

說著,陸峰轉身就離開了,他實在不想多看這房東大媽的一秒鐘,看著噁心。

按時交上房租?

你做夢呢吧!

房東大媽衝著陸峰的背影嘲笑一聲,然後也快步離開了,她確定陸峰要不到錢,今天陸峰走了房子也不能空著,她現在要趕緊找個下家,最好今天晚上就住上,這樣又多了一天的房費!

拐過一個街角,陸峰來到了就醫館面前,醫館並不大,只有一個主治醫師,但是這裡來往的病人很多,很是賺錢。

陸峰正準備進去,就看到館主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張招工啟事。

「招醫護人員,男女不限,月工資兩千元,月底有分紅,有工作經驗者優先。」

看到這個招工啟事,陸峰心頭一陣火起,自己就是被這一則招工啟事給騙過來的。

什麼狗屁月底分紅,從來就沒見過!而且兩千元的月工資還經常被扣這扣那,三個月本來有六千,最後一算還剩下五千!

最重要的是三個月試用期結賬的時候根本不給錢!

奸商!還醫者仁心的,真給當醫生的丟人!

陸峰強壓住內心的怒火,心中狠狠的鄙視了館主一番,而後快步走了上去。

館主也看到了陸峰,眼神中閃過一絲不耐煩,這小子已經連續堵在他門口五天了,他也躲了五天。本來他打算今天也出去躲躲,沒想到竟然被這小子碰了個正著,真是晦氣!

不過這小子是他見過最肯幹活的人,三個月竟然沒出一點錯,要不是請了一天假他還真不好攆他走!想想他都有些捨不得陸峰走。


第三章 你行不行啊?


「你又來幹什麼?合同上寫的清清楚楚,你無故不來上班,工資自然沒有了,你來多少次這錢我都不會給你的!」

館主直截了當的說道,語氣甚至堅決。

「館主,好歹我也幫您干了三個月的活,您多少給我點也行啊,五千塊錢對您是九牛一毛,對我可是救命的錢啊!那天我真的請假了,請您發給我吧。」

陸峰不得不換上了請求人的語氣,對於館主,他很不能上前直接點死穴,點死對方!

他會針灸,對人身上三十六處死穴自然瞭如指掌。

館主大手一揮,臉上顯得更加不耐煩了,說道:「規矩是我定的再由我破壞那算是什麼話,你也不是第一個了,你前面的有好幾個都沒拿到錢,你哪來的滾哪去,別打擾我做生意!」

「我……」

陸峰聞言立刻感覺到自己胸口一陣憤怒翻騰,看來這個奸商已經坑了不少像他這麼善良的人了。

陸峰眼睛冷冷的盯著館主第二腰椎與第三腰椎棘突之間屬於督脈的命門穴。

這個穴道他只要用內氣輕輕一點,對方下半輩子就從輪椅上過吧!

「我什麼我,我要是你就趕緊花點錢培訓個本事,這麼大的人了還干醫工,真不知道什麼是丟人!」

館主拿過另外一張招工啟事,指著上面說道:「你看看這張,招醫師的,月工資一萬,人家一個月工資頂你五個月的,我要是你直接一頭撞死去,還在這丟人現眼,你害臊不害臊?趕緊滾蛋!」

一個月一萬?

陸峰冷哼一聲,嘲諷道:「是不是試用期三個月,然後再來一個請假,或者打破個瓶瓶罐罐,錢就不給了吧!」

陸峰不想再受這個鳥氣了,不就是五千塊錢嗎?不值得給這王八蛋裝孫子!沒地方住就沒地方住,老子哪裡不能過一夜啊!明天就去建築工地找活幹!

他已經想好了,今天晚上直接用板磚伺候這丫的!

「你說什麼?」

館主憤怒的看向陸峰。

「怎麼?我說實話戳中你的軟肋了,惱羞成怒了?」

陸峰冷笑著看著館主氣急敗壞的樣子。

「我看你是不想要到錢了!」

一個小毛蛋孩子竟然在他面前撒野,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你打算給了嗎?」

陸峰立刻反問道。

一句話立刻把館主給噎住了,他還真沒打算給。

但是這個時候他不能弱了氣勢,冷哼一聲說道:「我原來打算給你的,但是看你現在這樣我一分錢都不給你,你給我趕緊滾蛋,要不滾我叫保安了!」

「你覺得我信嗎?你從三個月前就沒打算給我錢!」

「喲~變聰明了,我的確沒打算給你。我實話告訴你吧,你那個請假條我剛看見了,直接扔到了垃圾桶裡,你即使知道了又能拿我怎麼樣?想打我?往西走一百米就是公安局,想打我,來啊!來啊!我等著呢!哈哈哈哈……不敢了吧?」

陸峰眼神冰冷的看著放聲大笑的館主,雙拳緊握,手上青筋暴起,牙關緊咬。

他陸峰何曾受過這樣的氣!

想靠著自己雙手賺養活自己的錢就這麼難嗎?他拚死拚活干了三個月拿回屬於自己的工資不行嗎?

不行!

陸峰,不能動手,至少不能現在動手!

但是陸峰你能忍住嗎!

「開門做生意講究與人和善,你這是在自絕生路!」

陸峰聲音低沉的說道,強壓著怒氣來到店門口,在館主目瞪口呆的眼神中,一腳將十厘米厚的實木門給踹飛了。

「先給你點教訓,給我小心點!」

館主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木門,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是真的。

這可是上好的槐木啊!

怎麼能就這麼一踹就爛了???

要不是斷口處的堅實的木質清晰可見,他真的懷疑自己被賣門的給騙了。

館主艱難的嚥了口唾沫,扭頭看向陸峰,眼神中滿是畏懼。

如果這一腳踹到自己身上會是什麼後果?

館主已經不敢想了,更不敢去讓陸峰賠償,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啊!這麼厲害的一個人要是整天盯著他,他這賺錢的生意還怎麼做啊!

自己怎麼就招惹了這麼一個煞星啊!

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趕緊請眼前這位尊神離開,

雖然這麼想,館主仍然沒有想給陸峰錢,想要他的錢還不如要了他的命呢!

看到館主畏懼的眼神,陸峰眼鏡微微瞇了起來,看來還是這個有用。

早知道一開始就直接踹門了,那還費這麼多事幹嘛!

正當陸峰準備要開口威脅的時候,從遠處急匆匆過來兩個人。

「快讓讓!有醫生嗎?這位老人可能有危險!」

一個面色焦急中年人扶著一個捂著肚子滿臉痛苦的老爺子向著醫館衝了過來。

陸峰見狀狠狠的瞪了館主一眼,然後急忙上去幫忙,這個時候救人要緊,要錢推後再說。

館主看到老人的樣子心中一喜,又有大錢進賬了!

一般急症可不上他們這裡來,他們這是中醫療養館,雖然有個「療」字,但更多的是養生。

急症只要治好了,收入可定不可小覷!

不行,一定要讓許老頭把病人給治好了,即使治不好也要穩定住,賺錢要緊吶!

館主根本沒有上前幫忙,直接進門去叮囑主治醫師去了。

陸峰和中年人將老人扶到病床上躺下,可是老人痛的根本躺不住,要不是陸峰和中年固定住老人肯定要滾下床來。

等把老人固定住了,陸峰才看到老者的全貌。

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馬褂,雙鬢泛白,看年紀應該在六十歲以上。臉上滿是痛苦之色,不過仍能透過扭曲的臉看出老人氣質非凡。

看來應該是個位高權重的老人。

陸峰心中判斷道。

「給……給語夢……語夢打電話……」

老人掙脫開陸峰的手,艱難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手機。

陸峰急忙接過手機,將手機向著中年人示意了一下。中年人把老人送過來,按理說應該認識。

中年人搖了搖頭道;「我和這老人家不認識,我在路上走著突然見他倒在了地上,我知道這裡有個醫館就把他扶了過來。」

看來也是個見義勇為好人啊!

陸峰不在推讓,立刻把手機開鎖找到通話記錄,老年人用手機肯定沒什麼用,一般都是給自己親人打,而那個語夢絕對是頻率最高的,要不然老人危險的時候不會第一個想到她。

陸峰果然沒有猜錯,最近通信記錄上最上面的就是王語夢!

沒有遲疑,陸峰立刻按了撥號鍵。

「爺爺,你轉著玩轉到哪了?」

剛接通一個清冷中帶著一絲暖意的女子聲音闖了過來,讓黃鶯出谷,很是悅耳,聽聲音約在二十多歲。

「你好,請問是語夢小姐嗎?」

陸峰問道。

這個時候醫館的主治醫師許醫師已經從內堂出來開始檢查老人的身體。

「你是誰?我爺爺在哪?」

王語夢的聲音變得清寒起來,充滿了警惕。

「我是誰不重要,你爺爺生病了,現在在XX路XX醫館救治,你趕緊過來吧。」

「什麼?!謝謝你打電話告訴我,我馬上趕過去!請先幫助我照顧下我爺爺,麻煩你了!」

說完王語夢就直接掛斷了電話,顯得很是急切。

「老爺爺放心吧,電話已經打了,您的家人馬上過來。」

陸峰將老人的手機放到了床頭上。

老人聞言點了點頭,整個人的神色也放心下來。

陸峰看向剛才在他打電話時出來,現在正給老人檢查的許醫師,懷疑的問道:「你行不行啊?不行直接打電話喊救護車吧?」

他可是知道這個所謂的主治醫師的能耐,忽悠個人還行,但輪到真正的治病最多是個庸醫,這一點他這三個月看的清清楚楚。原本他只以為迫於生計才忽悠人,等對方騙了自己,他才知道對方根本就是沒人品的人。

聞言,許醫師雙眼一瞪,看向章陸峰的眼神中並沒有絲毫的悔意,嘲弄的說道:「怎麼不行?我不行難道你行啊?病情已經查出來,是急性腸胃炎,只是突發病顯得很痛苦而已,這點小病我自然手到擒來!」

急性腸胃炎?

陸峰看向老人,發現老人雙手捂著肚子在上腹部和急性腸胃炎的症狀卻是有些相似。

可是真的是突發導致的腸胃炎真的能導致這麼大的痛苦嗎?

急性腸胃炎發病特點是噁心、嘔吐、腹痛和腹瀉等,尤其以腹瀉最為顯著,可是老人現在只有腹痛這一項,而且還痛的和急性腸胃炎並不太一樣。

真的是急性腸胃炎嗎?

陸峰有些懷疑許醫師的檢查情況,於是趁許醫師去開藥的時候趁機檢查了一下老人的身體。

掀開老人的腹部的衣服,章琰將手貼在上面,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老者的腹部肌肉緊張。

這不是急性腸胃炎!

陸峰的醫書可沒有白讀,他記得很清楚如果是急性腸胃炎的話,腹部肌肉是不會緊張的!

庸醫就是庸醫,根本不會看病,虧我剛來的時候還挺崇拜他!

陸峰心中狠狠的鄙視了許醫師一番,繼而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老人身上,現在救人要緊。


第四章 等不及了,我來治!


如果不是急性腸胃炎,那會是什麼病?

難道是急性闌尾炎?

陸峰的眼神中滿是懷疑。

急性闌尾炎的症狀和急性腸炎有些相似,但產生的痛苦遠遠大於急性腸炎。

而且急性闌尾炎會導致腹部肌肉緊張,剛開始發病的時候疼的就是上腹部,幾個小時後才轉移到右下腹!

想到老人可能得了急性闌尾炎,陸峰心中更加焦急了起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一刻不能耽擱,趕緊救人,如果耽誤了導致穿孔老人可能就用生命危險了!

伸出左手食指,點住老者疼痛的不部位,右手叩擊食指,陸峰發現他如此做老者臉上的疼痛之色更重,心中立刻確診。

這就是急性闌尾炎!

差點讓那個庸醫害了一條人命!

一個奸商,一個庸醫,真他媽的絕配!

陸峰咬著牙恨恨的想到,然後手貼在老者的額頭上,感受了一下溫度。

發燒,低熱,這溫度應該還不到三十八度。

還好,還好,不是壞疽及穿孔性闌尾炎和闌尾周圍膿腫。現在最多是個不完全化膿,還不用切除闌尾。

將自己腦海中的醫學知識調用了起來對比了一下,陸峰微微鬆了口氣,還沒有到要命的關頭,而且他記得那本針灸書上說這樣的病不用吃藥,用針灸就可以了。

這個時候,許醫師拿著藥方走了出來,指揮著陸峰說道:「小峰,去把這個藥抓下。」

他現在還以為陸峰在這裡工作,他不知道已經送走多少白白幹了三個月的人了,早忘了他們誰幹了多久了,更忘了自己前幾天剛陷害了陸峰。

「你指使我?您還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我已經不是你們醫館的人了,這還要拜你所賜呢!」

陸峰話中帶刺,冷冷的看著許醫師說道。

聞言,許醫師這才想起來,避開陸峰的眼神乾咳一聲,向著藥櫃走去。

「別先抓藥,這老爺爺不是急性腸胃炎而是急性闌尾炎!」

陸峰急忙出聲攔住許醫師。

「急性闌尾炎?」

許醫師先是一愣,而後嘲弄的笑了起來:「什麼都不懂的傢伙,竟然還在這裡大放厥詞,你知道闌尾長什麼地方嗎?闌尾長腹部的右下,要是闌尾炎疼的應該是那個地方,不懂就別瞎說!」

「我真不知道你當初是怎麼考上醫師資格證的!」

陸峰冷冷的嘲笑道。

聞言,已經拉開第一個藥櫃的許醫師立刻轉過頭來,怒問道:「你什麼意思?」

「一個連急性闌尾炎和急性腸炎都分不清的人有什麼資格當醫生?你知不知道急性闌尾炎剛開始疼痛的部位就是上腹部或者肚臍眼周圍,幾個小時後才轉移到右下部?你知不知道急性腸炎腹部肌肉不緊張,而急性闌尾炎腹部肌肉是緊張的,而且急性闌尾炎的腹部是不舒服,而不是疼痛?」

陸峰的連續發問直接把許醫師給問蒙了,陸峰說的這些他真的不知道。

他一個業餘中醫哪裡會接觸到這麼多東西,他也就會點養生方面的知識和一點針灸,就是急性腸炎也還是他偶然看醫術看到的,要不然他也無法判定。

「你們倆別吵了,這個病能不能治啊,這老人還在這躺著呢!」

中年人有些焦急的看著陸峰和許醫師問道。

「你能耐大,我看這個病你怎麼治!」

許醫師急忙擺脫了自己的責任,雖然他不學無術,但是他也很請吃急性闌尾炎要是不及時治療可能會鬧出人命的,他可不想自己身上被一條人命。

我治?

陸峰看著老人痛苦的神色,心生不忍,他知道許醫師治不了這病,而且他也知道用針灸怎麼治療,但是他從來沒有給人治過啊,最多是在腦海中模擬一下。

救還是不救?

「要不咱們把老爺子送醫院吧?看老爺子已經痛得不行了。」

中年人見陸峰滿臉為難的表情,於是說道。

陸峰聞言看向老人的臉色,果然發現痛苦之色更重。

救還是不救?

陸峰面色複雜的再次摸了摸老者的額頭,溫度也比剛才又升高了,這讓他心中立刻有了決斷。

「等不及了,我來治!」

體溫說明老者的闌尾炎正在逐步化膿,如果化膿完全到時候只能把闌尾切了。一個老人切除了闌尾還不知道會有什麼後遺症,而且這個時候他考慮不了那麼許多了。

昨天剛對自己說完不能再冒險了,沒想到他今天竟然要再次冒險,世間這些事,果然不是他能說的準的。

陸峰在醫館干了三個月,自然對醫館的每個角落都很熟悉,直接去藥櫃上取出一排了一次性銀針還有薑片和艾條,然後扔給了許醫師五十塊錢,就當是他買的。

「你控制住老人,我要開始治療了。」

陸峰嚴肅的對中年人說道,然後解開老人的衣服,將目光集中到了老人胸骨下端和肚臍連接線中點處中脘穴上。

如果他沒記錯,治療急性闌尾炎第一個穴道應該是這裡,主治主治消化系統疾病的中脘穴。

陸峰知道這個時候不能有任何的遲疑,再拖下去老人真的可能有危險,於是立刻取出銀針,對著中脘穴順時針捻動銀針針入了進去。

一旁看戲的許醫師看到陸峰施針的一幕,臉上的戲謔,變成了驚訝和慎重,他剛才只不過是覺得陸峰說大話而已,但是現在看來情況並不是這樣。雖然施針的手法略顯生疏,但是認穴極其準確。

對中醫而言,針灸並不算什麼,扎針誰不會啊,針灸重在認穴道認得准,如果認不准導致了偏差可能會要人命。

針灸一途,穴道認準了,基本上算是學會了大半。

這小子什麼時候學的這一手啊?

這三個月他可沒發現陸峰會針灸啊!

這個時候,館主從內堂走了出來,看到竟然是陸峰在施針,不由得大吃一驚,急忙拉過許醫師,嚴厲的問道:「你怎麼能讓他用針,他會嗎?而且他救活了錢算誰的?」

他現在想的還是錢,根本沒想到另一層,如果陸峰治壞了耽誤了救治這人算誰的。

聞言,許醫師嘴角露出了一絲陰笑,說道:「館主,這可不是一般的病,是急性闌尾炎!弄不好可能鬧出人命,這病我反正不敢治,也治不好。幸好有陸峰這個傻小子,正好把責任給擔上了。他要是治好了你就可以把功勞攬到自己頭上嘛,如果他要是治不好,耽誤了治病,出了什麼事可就不關我們的事情了,這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聽到許醫師的話,館主頓時眼前一亮,衝著許醫師豎起了大拇指。

他心裡現在也開始有些後怕了,許醫師什麼水平他很清楚,要是真的把病人給耽誤了那他們醫館就別想開下去了,當初他把人迎進來沒考慮這麼多,現在已考慮還真是後怕。

不過幸好有陸峰這個傻子在,不僅給我白白幹了三個月,還給我頂了包,真是我的福星啊!

想到這,館主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陰笑。

陸峰根本沒有注意到館主和許醫師的神情,他現在的注意力完全在老人身上。

針入中脘穴之後,陸峰再取一針,針入了老者肚臍右旁開兩寸的右天樞穴。

這一針,陸峰的手法明顯比第一針的時候更加的熟練和果決,那種第一次用針的生疏感減少了。

第三針,右足三里穴。

到了這一針,陸峰施針的生疏感完全消失,變得運用自如。

這怎麼可能?!

許醫師看到這一幕完全被震得呆住了,這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有人只用三針就完全掌握銀針的用法,甚至達到了他現在的這種水平!

如果不是看到第一針是陸峰的生疏感,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鏡,他甚至覺得陸峰是從小就開始學針灸的。

這小子是怪物嗎?

一旁的館主注意到了許醫師的神色,皺著眉頭問道:「怎麼了?出事了?」

許醫師聞言轉過頭來,對著館主苦笑一聲說道:「陸峰這小子可能是個醫學天才,我從來沒有見過只用三針就能將銀針用到這種地步的,而且他認穴道極其的準確,沒有十幾年的功夫到不了他這種水平,真不不知道他是怎麼學的。」

說著,搖了搖頭,感歎一聲,眼神中滿是羨慕和嫉妒。

什麼?!

醫學天才?

館主不敢相信的看著陸峰,他怎麼看也不覺得陸峰有什麼天賦啊。

不對!

氣質!!!

他驚愕的發現陸峰此刻施針時的氣質和平時的氣質完全不一樣,是一種悲天憫人,無比莊重和認真的氣質,讓周圍的人忍不住閉嘴不出聲!

怎麼會有這樣的氣質,難道真的是醫學天才?

館主眼神中滿是疑惑和震撼。

這三針下去,老人臉上疼痛之色明顯的減輕了,也不再亂動了,平躺在地上任由陸峰施針。

見狀,陸峰微微鬆了口氣,心中同時升起一陣興奮感,看來自己沒記錯,而且自己竟然也能治病了!

「謝謝你,小伙子,還有這位兄弟,謝謝你們。」

老人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了一個虛弱的笑容對陸峰和中年人說道。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