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2018暑期特價
新版玄幻徵文
fb臉書
google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異常生物見聞錄01
遠瞳
2018/7/18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2
遠瞳
2018/7/18發行
無敵煉藥師16
憤怒的薩爾
2018/7/18發行
九極戰神19
少爺不太冷
2018/7/18發行
仙武都市19
月藏鋒
2018/7/18發行
懶神附體23
君不見
2018/7/18發行
仙帝歸來34
風無極光
2018/7/18發行
天道圖書館67
情痴小和尚
2018/7/18發行
最強紈褲88
夏日易冷
2018/7/18發行
超級領主06
隱為者
2018/7/20發行
聖武星辰08
亂世狂刀01
2018/7/20發行
末日戰神17 (18完結)
北極熊
2018/7/20發行
超神機械師26
齊佩甲
2018/7/20發行
凌天神帝31
君天帝
2018/7/20發行
修真聊天群34
聖騎士的傳說
2018/7/20發行
完美神醫47
步行天下
2018/7/20發行
修煉狂潮67
傅嘯塵
2018/7/20發行
終極戰兵82
梁七少
2018/7/20發行
伏天氏01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伏天氏02
淨無痕
2018/7/25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03
遠瞳
2018/7/25發行
全職鬼皇05
浮兮
2018/7/25發行
不朽戰魂06
拓跋流雲
2018/7/25發行
不死神凰16
寫字板
2018/7/25發行
懶神附體24
君不見
2018/7/25發行
天道圖書館68
情痴小和尚
2018/7/25發行
最強紈褲89
夏日易冷
2018/7/25發行
無敵煉藥師17
憤怒的薩爾
2018/7/27發行
仙武都市20
月藏鋒
2018/7/27發行
超神機械師27
齊佩甲
2018/7/27發行
仙帝歸來35
風無極光
2018/7/27發行
修真聊天群3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7/27發行
不死道祖42
仙子饒命
2018/7/27發行
天界戰神56
笑南風
2018/7/27發行
妙醫鴻途61
煙斗老哥
2018/7/27發行
終極戰兵83
梁七少
2018/7/27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06
浮兮
2018/8/1發行
超級領主07
隱為者
2018/8/1發行
聖武星辰09
亂世狂刀01
2018/8/1發行
末日戰神18 完結
北極熊
2018/8/1發行
九極戰神20
少爺不太冷
2018/8/1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43
匣中藏劍
2018/8/1發行
完美神醫48
步行天下
2018/8/1發行
極品玄醫61
鐵沙
2018/8/1發行
修煉狂潮68
傅嘯塵
2018/8/1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神級奶爸》作者:單王張 6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神魔》作者:血紅 6
轉帖:創世中文網遊戲小說《亂世王者》作者:沉默的憂傷 5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聊齋求道》作者:煮水餃 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無限福利神豪》作者:我狙個栗子 4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君臨星空》作者:風消逝 4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4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小說《一品狂仙》作者:靈帆 4
最近起點404的書,下架問題和作者契約... 3
求學者或技術研發型主角(自己創造金手指)的小說! 3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鴻天神尊》作者:徐三甲 22
求藍晶(血珊瑚)所有作品名 20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九天聖祖》作者:軒轅瘋狂 18
轉帖:創世靈異新書《大明道師 》 作者:蓮雪 15
轉帖:起點游戲新書《萬挂之王》 作者:妄想新世界 13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新書《聖蹤 》小說作者: 沈四寶 13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劍道通神》作者:六道沉淪 13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恐怖都市》 作者:猛虎道長 13
轉帖:縱橫都市小說《霉運陰陽眼》作者:司徒北 12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矽谷大帝》 作者:百剎 11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玄幻小說《輪迴一劍》作者:九塵空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7/11/24 15:57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677986.html

天地難分善惡,生死只在人心。

一人在世,但求無悔,一劍在手,可開天地。

縱使心中之念可斷輪迴,卻是無法割捨對你的回憶!


第一章 夕陽下的身影


在天武大陸上的一處荒蕪之地,漫天的風沙不斷沖刷著地上各種動物的屍骨,那被狂風捲起的沙粒,不斷敲打著地上的那些巨大骨骼,發出「啪啪」的聲響,彷彿為這死亡籠罩的地方奏起了一首亡靈之歌。

而在遠處的風沙中,隱約可以看到三根巨大的石柱,就如同那巨獸的肋骨一般,彷彿要刺破這蒼穹一樣!

在這三根石柱的中央站著一個人,看不清樣貌,因為他一直被黑暗所籠罩,那股黑暗彷彿可以吞噬這天地一般,讓他周圍的空間都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而此時一道沙啞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這聲音聽上去很遠,彷彿從那千萬年前,跨越時間洪流而來,又好像很近,就像你自己的內心在向你傳達著什麼!

「你真的有辦法為我解開封印?!」

「在這片大陸上,想為你解開封印,敢為你解開封印的只有我一人,你只能相信我!」

「你應該知道這座大陣代表著什麼吧?你有幾分把握?」

「哈哈哈哈,我願意用這天下蒼生為棋,與這天地鬥上一鬥!」

「好,本王就相信你一次,這個你拿去吧!」

隨著那道聲音的消失,一道星光從天空中墜落,出現在那個被黑暗籠罩的人手裡,隨後那人便消失在了原地,隨著一陣風沙吹過,彷彿從來就沒有人來過這裡!

夕陽西下,殘陽的餘暉染紅了整個沙灘,遠處有幾個正在嬉鬧的孩子,追逐著海鷗踏進了這夕陽染海的畫中,沒有讓人覺得是孩子們打擾了這幅畫,反而倒是給這幅畫增添了一些靈氣,彷彿這才是那幅完整的畫。

三個孩子跑累了,索性直接躺在了沙灘上,那是兩個男孩和一個女孩。

兩個男孩的年齡估計在十六七歲的樣子,一個年齡看上去稍微大點的男孩,有著黝黑的皮膚,明亮的眼睛,看上去每時每刻都有著用不完的精神。

一個年齡稍小一點的男孩,有著在同齡人中不算太高的個子,不算太健壯的身體,不算太出眾的相貌,如果說真要為他找出一個特點,我想那應該是平凡吧!

對的,就是平凡,好像是他的父母也覺得他是平凡的,所以小男孩有了自己的名字楊凡。

而在一旁的小女孩,紮著兩個小小的辮子,可能是長期生活在海邊的原因,皮膚沒有一個小女孩應該有的白皙,算不上漂亮,但是絕對稱的上可愛,那一雙大大的眼睛裡,總會流露出一種對這安逸生活的滿足與嚮往。

「黑子,聽劉爺爺說你要去跟林海叔叔學習修煉了?」楊凡躺在沙灘上閉著眼睛問到。

這時只見那個皮膚黝黑的男孩,突然從沙灘上跳了起來,揮舞了幾下胳膊笑著說道:「對啊,我要變的像林海叔叔一樣厲害,我要成為我們天海村最厲害的男人!我要保護你和小蝶妹妹!」

小蝶坐了起來,雙手托著那還胖嘟嘟的下巴,看著這個叫黑子的男孩,笑了笑說道:「黑子哥哥,修煉會很辛苦吧?我們就這樣白天一起捕魚,晚上一起來看夕陽,一起吃飯一起玩耍,然後就這樣慢慢長大不是很好嗎?為什麼非要去修煉啊?你看看楊凡哥哥,他就不像你一樣,整天就想著變強,整天就想著走出村子出去闖蕩。」

楊凡睜開了眼,躺在沙灘上望向天空。

「不想嗎?」

自從很小的時候,離開了父母的楊凡便一直一個人生活,比起小時候的任性和滿足,現在的楊凡更多的是堅強和不甘,他不甘心要在這個小村莊裡,平平靜靜的過一輩子,就像他的名字一樣,做一個平凡的人。

他想走出這個村子,去看看那些父母都不曾看過的景色,他想走出凌霄,去看看那三大帝國的輝煌!

他也曾經幻想過,要站在當今五大高手那樣的高度上,去看看落日森林和埋骨山脈的雄偉!

可是現實和理想之間,總是存在著那看似一步,卻又相隔萬里的距離!

楊凡也曾經迷茫過,沒有了父母,就像失去了所有!他覺得整個世界都是灰暗的,不會再有光芒。

但是隨著這些年獨立的生活,隨著歲月流逝中的所見所聞,隨著對大千世界的憧憬與嚮往,他每天都在堅定的告訴自己,要堅強的活下去,要好好的活下去,不管自己的理想有多遠,都要憑著自己的努力去踏出第一步,這一步對自己來說很重要,它代表了自己的決心,也注定了自己的人生,楊凡每天早上都會告訴自己:「我要讓自己不再孤單,我要這世界與我為伴!」

黑子還在沙灘上比劃著他的拳頭,楊凡還在傻傻的望著天空,卻是突然聽到小蝶急切的喊到:「哥哥、哥哥你們快看,海邊的沙灘上有東西!」

隨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發現遠處的海灘上確實有個白色的物體。

楊凡快速的爬了起來,遠遠的望去,但是由於距離太遠,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於是便對著兩人擺了擺手說道:「走,我們過去看看。」

誰知道楊凡這話還沒說完的功夫,黑子早就嚷嚷著跑了出去。「大魚,肯定是海浪打上來的大魚!哈哈是我的了,我的了。」

楊凡無奈的搖了搖頭,拉著小蝶的手也跟了上去。

走了一段距離後就聽前面黑子喊到:「我靠,不是大魚啊,是人啊!楊凡小蝶快來看,是人啊!」彷彿那語氣裡還流露著些許的失望。

楊凡牽著小蝶的手跑了過去,發現海灘上的確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小女孩,穿著一身白色衣服的小女孩。

看著躺在海灘上的那個小女孩,楊凡突然一陣恍惚,彷彿又想起了那個小時候在他身邊牙牙學語的妹妹,想起了那個和自己父母一起離開了自己的妹妹,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在這個小女孩的身上找到了一種熟悉的感覺。

「別看了,趕緊把她扶起來!」楊凡提著那個女孩的胳膊對黑子喊到。

黑子急忙上前和楊凡一起扶起了女孩,女孩的年齡看上去並不大,應該和這三個孩子差不多的年齡,被海水打濕的頭髮摻雜著細細的沙子,散落在那發白的臉上,臉色很不好,一直就這樣昏迷著。

「楊凡哥哥,黑子哥哥,她不會是死了吧?」小蝶的手緊緊的抓住楊凡的衣角,有些緊張的問到。

楊凡背起了白衣女孩,一邊走著一邊說道:「沒死,還有呼吸!可能是跟著家裡人出海,遇上海難了吧,我們趕緊帶她回村子,找村長,村長一定有辦法救她的!」

說著幾個孩子就這樣匆匆的走向了,遠處那夕陽下的村莊。

夕陽的餘暉把他們的影子拉的很長,彷彿延伸到了那古老威嚴的無盡之海當中!

楊凡背著白衣女孩跑進村子後,便徑直朝著村子中央,一座最大的房子跑去。

「爺爺,劉爺爺,劉爺爺您在家嗎?趕快出來一下!」楊凡一邊喊著,一邊把女孩輕輕放在了客廳裡的長凳上,和黑子一人站在一旁小心的攙扶著女孩的胳膊。

「是楊凡啊怎麼了?是不是又闖什麼禍了?」隨著這蒼老的聲音,從裡屋內走出來的是一位年齡很大的老者,看上去有八十多歲的樣子,花白的鬍鬚和那伴隨著一路風霜而來的皺紋,給人帶來的是一種慈祥。

「我們在海邊發現了這個女孩,好像是遇上了海難,一直在昏迷,劉爺爺你快救救她吧!」

「對啊,劉爺爺,在村子裡您的醫術是最高的,您趕緊給她看看吧。」小蝶也上前一步站在楊凡的身邊說到。

老者慢慢走到了女孩身前,拿起她的胳膊放在身前的木桌上,雙指搭在女孩手腕之上說道:「我先幫她試試脈像吧!」

過了許久,老者才移開搭脈的手指,皺著眉頭說道:「這個女孩子的脈像很亂,我行醫這麼多年還真沒有遇上過這樣的脈像,奇怪!真的很奇怪!」老者一邊說著,還不停的在搖著頭。

楊凡向前一步,來到了老者身前,抓著老者的衣袖有些著急的問道:「爺爺,她……沒救了嗎?連爺爺您都沒有辦法嗎?」

老者歎了口氣,搖著頭說道:「哎…我是真的救不了她,這種脈像我見都沒有見過,所以我也是無從下手啊!」

房間裡就這樣突然安靜了下來,楊凡回頭看著女孩不知在想些什麼,但背影裡的卻是無奈,小蝶抓著黑子攙扶著女孩的胳膊,眼睛裡充滿著不安。

突然老者好像想到了什麼,急忙說道:「對了,我們村子裡上個月不是來了一個姓離的雲遊醫者嗎?你們可以去讓他看看,他走的路多,經歷的事情也多,也許他會有辦法。」

「謝謝爺爺,我們這就過去找離大夫,讓他幫忙看一下!」楊凡一邊說著,又再一次背起了女孩朝屋外走去,黑子、小蝶和村長匆匆道別後也跟著追了出去。


第二章 偷天換日


村莊不是很大,幾個孩子沒用多久便來到了一座房子前。

「應該就是這裡,黑子你去敲門!」

「咚咚咚……咚咚咚……」敲門聲是急促的,黑子好像用盡了所有的力氣來完成了這件事情,好像這扇門和這門裡的人,也感受到了這種急迫。

聲音剛停,門便開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襲黑衣,剩下的依然是這抹黑色!讓人彷彿覺得,在他的面前世間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的,因為他就在那裡,他就是那抹黑色!

三個孩子下意識的退了幾步,小蝶站在楊凡的身後緊緊的抓著他的衣角,黑子敲門的手還停在空中。

彷彿過了許久,楊凡才鼓足了勇氣說道:「您好,您就是村長說的離大夫吧?我想求您幫我看一下這個女孩,她好像得了很嚴重的病!」

「進來吧!」話是轉身後說的,隨著這個轉身,剛才的一切感覺,還有那抹黑色好像都已經不復存在了,又好像那些感覺從來沒有出現過,就像是一種錯覺,黑夜裡的錯覺!

就這樣,幾人跟著他,一起朝著屋子裡走去。

房間不大,一張桌子,幾個凳子,一張木床,傢俱不多房間顯的很簡單也很乾淨。

「把她放在床上吧,你們可以叫我離叔。」那穿著如黑夜般衣服的雲遊醫者,伸手指了指床說到。

「謝謝……謝謝離叔。」楊凡一邊答應著,一邊小心翼翼的把白衣女孩放在了木床上。

離叔走到女孩面前,伸出的手並沒有搭在女孩的手腕上,而是停在了她的額頭上方。

隨後指尖有星光湧出,遍佈小女孩的全身,彷彿將她整個人都包裹在了星光之中!過了許久星光四散,漂浮到空中就那樣消失了,留下的是依然躺在床上的白衣女孩,和眉頭緊鎖站在旁邊的離叔。

「離叔、、、她、、、怎麼樣了?還有救嗎!」首先打破這份寧靜的是楊凡。

「寒氣入體,伏於任脈、督脈、衝脈、帶脈、陰蹺脈、陽蹺脈、陰維脈、陽維脈八脈之中!而且還有詛咒之力摻雜在其中,驅除極寒之氣尚且不難,難得是這股詛咒之力,讓我不明白的是這詛咒之力從何而來,這片大陸上擁有詛咒之力的人不會超過三個,能讓他們出手的又有幾人?」

「那、、、她還有救嗎?、、、離叔求您一定要救救她!」楊凡急切的說到。

「救倒是可以救,但是你要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離叔您說。」

「你和這女孩應該非親非故,你為什麼要救她?」離叔坐下來看著楊凡問到。

「我們是在海邊發現她的,我想應該是遇上了海難,不知道她的家人是不是還活著!我不想她的家人失去她,也不想她失去她的家人!因為我明白那種失去親人的痛苦!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妹妹就和父母因為海難離開了我,而這個女孩讓我想起了我的妹妹,那時候的我沒有能力救她,而此時我希望我有一次選擇救她的機會!」楊凡攥著拳頭說到。

「好!如果我說救她,會關係到你的生死呢!你還會救她嗎?」

「我想試試!」此刻楊凡的眼神是堅定的,話雖不多,已決生死!

「她體內經脈已被寒氣所傷十分脆弱,我無法在她的體內幫她清除寒毒和詛咒之力!」

「必須將她的血引入一個容器,並且要讓血液時刻處於循環的狀態,那麼我就可以通過這個容器,幫她去除身上的寒毒和詛咒之力,而你將會是這個容器!」

「到時候我會用偷天換日之術讓你們血脈相合,而這個過程中做為容器的你,將會忍受很大的痛苦,忍受不了那種痛苦是死!承受不住那種力量是死!治療失敗寒毒和詛咒之力留在你體內也是死!你還願意嗎?」死!一連三個死字之後,離叔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楊凡,好像整個房間的氣氛都被那三個一連串的死字所影響,安靜、、、沉重的安靜!

首先說話的是小蝶「楊凡哥哥……我看還是算了吧,太危險了!」

「對啊,楊凡別冒險了,我們也不認識她,難道你真要為了一個不認識的人搭上自己的性命嗎?」黑子跑上前去抓著楊凡的胳膊說到。

「什麼時候開始?」

「隨時!」

有的時候,一句話,對應的只是一個人!

「讓你的朋友們先出去吧,我們現在就開始治療,再耽誤下去就真沒救了!」離叔看了一眼門外說到。

楊凡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對著黑子和小蝶說道:「黑子你先帶小蝶回去吧,我不會有事的!」

小蝶紅著眼睛想伸手去拉楊凡卻被黑子攔了下來。

「一個男人做出的決定,說出的話那就是誓言,應該去完成的!」說完黑子拉著小蝶大步向門外走去。

離叔上前將女孩扶了起來,隨後讓楊凡也過去,坐在女孩旁邊。

「準備好了嗎?」離叔看著楊凡再次問到。

楊凡點了點頭道:「開始吧!」

只見離叔把雙手分別放在白衣女孩和楊凡的背後,星光再次湧出,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的星光不是斑駁燦爛的,而是像漫天揮灑的黑水晶一樣,是一種光亮而又無盡的黑!

那一種讓人很不舒服的視覺反差,看上去每顆都像有點點星光閃耀,再看一眼會發現每一顆都是那樣的黑暗深邃!

彷彿剛才的星光一出現,就被那無盡的黑暗給吞噬了一樣!

黑色的星空於三人之間盤旋,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在三人的身外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圓球,遠遠的望去好像那就是黑夜的起點,深邃而又威嚴!

出了院子的小蝶一直都在緊緊的抓著黑子的胳膊,沒有說話低頭走著。

「小蝶不要擔心了,楊凡一定會沒事的,走我們去找林海叔叔。」黑子拍了拍小蝶緊緊抓著自己胳膊的手安慰到。

「對啊,我們去問問林海叔叔,他可是我們天海村最厲害的人,他肯定會有辦法保護楊凡的安全吧?」說完兩人一起跑了出去。

村子的北面有一塊很大的空地,空地裡面佈滿了木樁,石墩,一類的訓練器材,而在一旁的地上面還散落著很多木劍、木棍之類的練習用的武器。

此時廣場的中央站著一排不大的孩子,每個人看上去都幹勁十足。

孩子的前面站著一個年齡大約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古銅色的皮膚讓他全身的肌肉顯得格外的有力量,稜角分明的相貌讓人看一眼就知道,他絕對是那種做什麼事都非常乾淨利落,不會拖泥帶水的人。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想要走出這個村子,想要保護你們的家人,想要獲得世人的尊重,那麼有一條最快而又最艱辛的道路,那就是修煉!磨練自己的意志,鍛煉自己的身體,體會世間強大的力量,成就無限光明的前途!這條路你們想走嗎?」

「想!我們想!」孩子們大聲的喊著,每個人顯得格外的興奮。

「好!既然你們都想修煉,那麼我可以教你們!其實修煉很簡單,只要你們能夠做到三點:一是努力!二是超出所有人的努力!三是超越自己的努力!只要能做到這三點的人,就一定會在以後的道路上有所作為!」林海正在說的起勁卻被遠處微弱的呼喊聲所打斷。

「林海叔叔……林海叔叔」黑子和小蝶在空地邊的一塊高台上揮舞著手臂喊到。

突然,只聽空地的中央發出「咚」的一聲,林海站的位置突然沙土瀰漫,當黑子想要瞪大眼睛好好的看清那邊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擋住了他的視線。

等黑子反映過來一看,原來是林海!怎麼會是林海!?從他們這裡到林海站的地方,怎麼也有一百多米的距離,而黑子幾乎是聽到聲音的同時,林海便已經到了他的眼前,這是怎樣的速度啊!這就是真正的修行者嗎?

「小黑子怎麼了?發什麼呆啊?不會是被我帥到了吧?不會是被我帥暈了吧?」只見林海彎著腰,看著黑子嬉皮笑臉的說道。

「林海叔叔別鬧了,我們找你可是有重要事情的!」小蝶噘嘴嘟囔著。

「好了、、、好了,不逗你們兩個了,什麼事情說吧。」林海說完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下。

「林海叔叔,村裡的那個叫離叔的雲遊醫者醫術怎麼樣啊?楊凡在他那幫一個女孩治什麼寒毒呢,好像很危險的樣子!」小蝶有些急切的詢問到。

「你說那個黑衣怪老頭啊,修為嘛、、不好說我看不透,不過醫術據我所知還是很厲害的!」林海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說著。

「、、、還怪老頭呢,林海叔叔和他差不多大吧?難道他比林海叔叔還要厲害嗎?」黑子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那怎麼可能,我可是我們村最厲害的!最起碼我比他帥多了吧!」林海一邊摸著他那一頭鋼針一樣的『秀髮』一邊傻傻的自己陶醉道。

「林海叔叔、、、!」小蝶和黑子一臉無奈的一起喊道。

「你倆個還是安心回家吧,過不了幾天,你們幾個也要跟著我學習修煉了,回家好好養精蓄銳!」

「至於楊凡那小子,他的命硬的狠,脾氣也強的狠!他要是決定的事情我可說服不了他,他既然決定去做了那就讓他去吧,那個姓離的還是有兩下子的,你們倆個趕緊回家。」林海說完後便跳下檯子朝著廣場中間走去。

與此同時在離叔的房間裡,那個深邃的黑色空間依然在那不停的旋轉,而在這黑色的大球裡面,楊凡和白衣女孩四手相合,面對而坐。

兩人的臉上不時有汗水在滴落,表情是痛苦的,像是正在經歷著很大的煎熬。

而現在他們確實是在經歷著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伴隨著這痛苦的那就是死亡的威脅!

兩個人的血液正在相互糾纏、相互排斥!每當他們彼此的血液在身體裡面循環穿梭的時候,就像有一股力量要把他們的身體活生生的撕裂!

但是每當兩個人到了他們所能承受的極限邊緣時,總會有一股力量在兩人的體內來回穿梭,這股力量很奇特,讓人感覺會時不時的突然爆發出驚人的力量,又好像突然虛弱的猶如那將要熄滅的燭光。

強弱在不斷交替著,好似陰陽的輪迴!

就是這樣的一股力量讓楊凡的血液和女孩的血液竟然在不斷的融合,就是這樣的一股力量竟然蒙蔽了天機,打破了常理!

讓這兩個陌生人的血液相互融合、不再排斥,彼此的血液在各自的身體裡循環流淌,再也沒有一點不適的感覺。

如果這時有人在場一定會被這樣的場景震驚到說不出話,因為這樣的能力太過強大!

這樣的功法要是流傳入世又會引起怎樣的廝殺!

要是當今天元大陸的五大高手在此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個種功法正是失傳已久的「偷天換日」!

偷天換日,就像它的名字,偷的是法則,換的是規則!

可以在短時間裡蒙蔽天機,偷換這天地間的規則!沒有人會想到這樣一種功法怎麼會出現在這樣一個偏辟的小村莊裡,更想不到這樣的功法會出現在這樣一個雲遊醫者的身上!


第三章 海夜雪


此時的楊凡依然在承受著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整個身體就像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不斷的撕裂,然後再不斷的重組!

現在楊凡的神識好像進入了一個奇妙的空間之中,就好像是置身於一個透明的巨大玻璃立方體之內。

緊接著那個立方體會突然的炸裂,跟著一同破碎的除了那個黑暗的空間還有楊凡的身體!

碎裂之後的身體又會很快的在另一個空間內重生。

這種幻境在不斷的重複著,夢幻而又殘忍!

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空間的幻滅,不知道走過了多少個空間的新生。

終於這次的空間沒有再像往常一樣的支離破碎,而是顯得格外的穩固。

楊凡艱難的支撐著那個經歷了無數次破碎重組後的身體,嘗試著在這個不知名的空間裡小心翼翼的探索起來。

雖然整個空間裡到處都瀰漫著無盡的黑色,彷彿自己就像置身於一個被黑暗所侵蝕的大海之中。

可是每當他睜開眼睛的那一剎那,又彷彿可以看清這裡的整個空間,整個空間裡的事物會全部出現在楊凡的腦海裡!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至少是現在的楊凡所不能理解的。

就當楊凡正沉浸在這種奇妙的疑惑之中時,突然前面出現了一團光芒,不是很明亮,但是在這黑暗的空間中卻顯得格外刺眼!

楊凡抬起一隻手擋住眼睛,從指縫裡看著那黑暗中的光源,慢慢的走了過去,不自覺的伸出手抓住了那一抹亮光。

突然這個空間再次的破裂,但是這次和以往不同,這次破裂的只是這個黑暗的空間。

緊接著而來的是無限的光明,穿過光明的楊凡,感覺就像是自己冰冷的身體,穿過了一片溫暖的水域,然後沐浴在那初夏的陽光裡,整個身體裡都在充斥著那種說不出的溫暖。

當楊凡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發現周圍的環境是熟悉的。

正是離叔的家,簡單的床,簡單的桌子,簡單的房子,這種簡單讓他的心前所未有的踏實。

自己終於從那種痛苦的幻境中回到了現實!

再一眼看去,手裡抓著的是一隻有些微涼的手,還有一個正在看著他的女孩。

女孩的眼睛是藍色的,像那深邃的大海。

「你叫什麼名字,是你救了我嗎?」很好聽的聲音,但是顯得有些虛弱。

「我叫楊凡,你呢?」

「海夜雪。」

並沒有太多的話語,兩人只是相視一笑,就像多年未見的老友,又像是久別重逢的兄妹,不需要說太多,因為兩人身上流著彼此的血。

短暫的對話之後,兩個人迎來的卻是再次的昏迷。

「總算是成功了,你小子也算是好人有好報了,這次的偷天換日,給你帶來的好處,是多少人所羨慕的!」

此時的離叔,扶著桌子坐了下來,顯得有些虛弱,這樣的功法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施展的,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承受的,包括離叔自己!

在自己沒有能力跳出規則之外的時候去觸碰規則,那麼換來的就是這個天道給你的懲罰,傷或是死!

如果說楊凡救那個女孩,是因為那女孩的遭遇觸動了他那顆失去了父母和妹妹後脆弱的心,那麼離叔冒著這樣的危險救了這兩個孩子又是為了什麼呢?

第二天一早,門外便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咚咚咚、、、咚咚咚、、、楊凡、、離叔、、、我是黑子啊!」

「門沒鎖,進來吧!」此刻的離叔依然顯得很虛弱,好像連開門的力氣都沒有了。

黑子幾步便跑進了屋子裡,看著躺在床上的楊凡和海夜雪著急的問道:「離叔,楊凡和這個姑娘是怎麼了?不會是死了吧?」黑子一邊問著,一般著急的哭了起來。

「他兩個沒事,只是需要休息一會,估計再有幾個時辰就會醒過來了。」

黑子聽後趕緊擦了擦臉高興的說道:「真的嗎?太好了,就知道離叔最厲害了,楊凡這小子從小身體就很弱,我是纏了他好多天,他才答應我,過幾天去跟林海叔叔修煉的,真怕他這樣的小身板承受不了!」

「放心吧,經過這次之後,他的體質會得到很大的提升,你先回去吧明天來接他。」

「真的嗎?太好了!那離叔我先走了,明天我和小蝶一起來接他,離叔看你臉色也不太好,你也要保重身體多休息,那我先走了。」說完後黑子便跑了出去。

當夕陽的餘暉透過木窗灑落在屋內的時候,有點點餘暉散落在了那白衣之上,多出了一份淒美,女孩坐在床邊看著還在熟睡的男孩,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你醒了!感覺身體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就在此時離叔來到了屋子裡。

「叔叔,是你救了我嗎?」海夜雪回身問道。

「要謝就謝那個孩子吧,是他救了你,拿他自己的生命救了你,你們現在身體裡都殘留著彼此的血,你應該好好的謝謝他!」說完後離叔便離開了,離開的不是這個屋子,而是離開了這個村莊。

沒人知道他為什麼而來,同樣也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而走。

楊凡醒來的時候已是到了晚上,當他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是坐在他身邊的那抹白衣,看到的是那可以讓人平靜的蔚藍色的眼睛。「好漂亮的眼睛啊!」楊凡在心裡想著。

「你醒了啊?覺得怎麼樣?身體沒有不舒服的地方吧?」楊凡一下坐了起來,看著海夜雪有些著急的問道。

「我沒事了,謝謝你救了我,你是叫楊凡吧?」海夜雪心裡閃過了一絲的感動,這個為了救自己而昏迷的男孩,醒來後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先關心自己的身體,這種不經意的關心也許正是最溫暖的。

「沒事就好,是的,我叫楊凡!要是我剛才不是在做夢的話,你是叫海夜雪吧?」楊凡有點不好意思的撓著自己的後腦勺問道。

「哈哈,嗯我姓海名夜雪,我們的身體裡真的流著彼此的血嗎?」海夜雪說著把臉湊到了楊凡的眼前,就那樣歪著頭好奇的看著他。

楊凡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種清香,很奇怪的香味,如果非要說出是像什麼味道,那麼好像是大海吧,對的,就是大海,一種心曠神怡的味道。

突然楊凡好像意識到了什麼,趕緊往後挪了挪身子,很緊張的說道:「離叔說是要把你的血引入我的體內給你治療,對了,離叔呢?」

「好像是出去了,你為什麼要救我呢?你認識我嗎?還是為了什麼?」海夜雪坐到床邊兩手扶著床沿,晃著腳,笑著問道。

「只是不想看著你死,只是不想看到別人失去什麼!」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父母和我的妹妹在出海打魚的時候,遇上了風暴便再也沒有回來,是村裡的劉爺爺把我養大的,我能體會到失去親人的那種痛苦!」

「在海邊看到你的時候,我忽然把你當成了我的妹妹,我知道你也可能遇上了海難,雖然沒有看到你的父母,但是我希望他們還活著,我不希望你失去你的父母,同樣也不希望你的父母失去你,我沒有想太多,只是不想看到失去!「楊凡低著頭堅定的說著。

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問著說著,不知過了多久,說著說著兩個孩子就這樣的睡著了。

夜色總讓人覺得是深邃憂傷的,就像現在散落在兩個孩子身上的月光,顯得是那麼的意味深長。

伴隨著第一縷陽光進門的還有黑子和小蝶,小蝶進屋後急急忙忙的跑到楊凡面前,牽著他的手問道:「楊凡哥哥你沒事了吧?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吧?」

楊凡笑著摸了摸小蝶的頭說道:「放心吧,沒事了!來黑子、小蝶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姑娘叫做海夜雪,她是在海上遇上了海難被海水沖到了海邊。」

這時兩人的目光才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海夜雪,「好漂亮啊,姑娘你的眼睛是藍色的啊,不會是生病了吧?」黑子看著海夜雪傻傻的說道。

「你們還是叫我雪兒吧,謝謝你們救了我,至於我的眼睛好像是因為,我父親也是這樣吧。」海夜雪笑著說道。

「對了,黑子、小蝶你們有沒有看到離叔啊?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一直都沒有看到過他。」楊凡好像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趕緊看著兩人問道。

「沒有看到他啊,昨天我來的時候他還在,不過看著很虛弱,他說讓我今天來接你,他、、他不會是、、!」

黑子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楊凡打斷了「別瞎說,離叔可是很厲害的,他不會有事的,可能是有什麼急事出去了吧。」

「小蝶有沒有吃的啊,我和雪兒快要餓死了啊,感覺好久都沒吃東西了!」楊凡一邊揉著肚子,看了一眼海夜雪對著小蝶說到。

「哈哈,就知道你會餓的,所以我從家裡帶來了幾張媽媽剛做的大餅呢,趕緊吃點吧。」

「大餅有什麼好吃的,走楊凡、雪兒,我們一起去海邊烤海鮮吃吧!」黑子不自覺的嚥了一下口水,有點興奮的說道。

「好,就去吃烤海鮮,烤海鮮加大餅,想想都幸福啊!」說完楊凡便拉著雪兒的手和小蝶黑子向屋外跑去。


第四章 衝突


四個孩子很快便來到了海邊,那蔚藍的海水在不斷的沖刷著海邊的細沙,每當海水退去的時候,沙灘上總會鑽出幾隻倔強的小螃蟹,不停的揮舞著蟹鉗,就像在對大海說:「我才不會怕你呢!」

時不時的會有溫暖的海風吹過,輕輕的拂過人們的身體,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舒服,遠處的海鷗輕輕的叫了幾聲,就像在告訴人們,這溫暖的海風是因為自己扇動了那有力的翅膀。

幾個孩子帶著海夜雪,來到了一處他們經常玩耍的海灘,剛到這裡黑子便興奮的喊著:「開工了,開工了。」

隨後幾個孩子便開始很熟練的忙了起來,只見黑子和楊凡從沙子裡挖出來幾塊大石頭,然後又從另一邊挖出了一塊很薄的石板,把石板放在了剛剛擺好的石頭上之後,然後黑子便飛快的跑著去找柴火了,而小蝶也在海邊撿著各種各樣的貝類。

海夜雪捅了捅楊凡的後背笑著說道:「看來你們經常來這裡烤海鮮啊,這東西一樣一樣的還挺齊全呢,我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楊凡撓了撓頭笑著說道:「你啊、、就在這裡等著吃這天底下最好吃的美食吧,你的病剛剛痊癒,就什麼也不要做了,就在這裡等著吧。」

海夜雪聽後嘟著嘴說道:「那可不行,我要和你們一起,再說了你不是也等於和我一起經歷了一場大病嗎,你都沒事了,那我肯定也沒事了,我就要和你們一起!」

「那好吧、、、走帶你去一個秘密的地方。」楊凡故作神秘的說了一句後,便領著海夜雪朝著不遠處的一處海邊跑去。

不一會兩人便來到了楊凡所說的秘密地方,可是海夜雪找了又找,看了又看,也沒有看出此處有什麼和別處不一樣的地方。

楊凡看出了海夜雪的疑惑笑著說道:「沒看出來吧,這裡可是藏著我們的秘密呢!」

「你看這一片水域,那裡、、還有哪裡、、看到了嗎?是不是漂浮這很多白色的小球啊,哪些小球的下面啊,綁著我們撒下的漁網!」

「我們用這些漁網把這裡圈出了一片我們自己的水域,然後我們把平時釣到的魚都養著這裡面,他們跑不出去,等到我們想吃的時候抓起來也比較方便,怎麼樣,我們是不是很聰明啊?」楊凡說完後滿臉的得意之色。

「嗯楊凡哥哥最聰明了!楊凡哥哥是你救了我,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感謝你,等找到我爸爸,我一定讓他給你好多好多的錢,不管哥哥有什麼願望,我一定會讓我爸爸幫你實現的!」海夜雪看著楊凡說的很認真。

「傻丫頭!你既然叫了我一聲哥哥,那你就是我的妹妹了,哪有哥哥幫助自己的妹妹還要回報的啊?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找到你的父母,你就別胡思亂想了,只要你能健健康康的,我這做哥哥的就最開心了,不需要給我什麼報答,誰讓你是我的妹子呢!」楊凡摸著海夜雪的頭笑著說到。

此時的海夜雪一直在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可能是因為感動吧,雖然只是淺描淡寫的幾句話,可是她知道那個男孩是用自己的生命救了自己。

正是因為他可以為了救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賭上性命,不求回報,所以才讓現在的一切報答都顯得那麼的蒼白。

「這麼漂亮的妹妹,楊凡你是從哪騙來的啊?」隨著聲音而來的是三個和楊凡差不多大的孩子,為首那個的身形要比同齡的孩子更加健壯一些。

楊凡一步站到了海夜雪身前,看著遠處的幾個孩子說道:「楚風,你來這裡幹什麼嘛?」

來的人叫楚風,是隔壁天風村村長的兒子,平時仗著自己當村長的父親蠻橫跋扈,總是愛欺負天海村的一些孩子們。

「哈哈、、、我楚風想去什麼地方,還用的著你楊凡來管嗎?你以為自己是誰啊?你以為這無盡之海是你家的啊?」

「對啊,就是我家的啊!」海夜雪突然從楊凡的背後探出頭來,很認真的看著楚風說到。

「過來小妹妹,你說什麼都是對的,來到哥哥這裡來,哥哥帶你去有趣的地方玩!」

楊凡抓著海夜雪的手往後退了一步說道:「楚風這是我妹妹,不准你欺負她!你要在這裡玩可以,那我們走!」

楊凡拉著海夜雪剛要離開,卻被跟著楚風一起來的兩個孩子擋住了去路。

「哈哈,走?誰讓你走了?想走可以,你走,讓那女孩留下!」

楚風一邊說著一邊慢慢走了過去,正要去牽海夜雪的手,卻被眼前出現的一道黑影擋了下來,看清了才知道那是一個拳頭,楊凡的拳頭!

這一拳打的很結實,結結實實的打了楚風的臉!

因為他實在沒有想到,楊凡竟然敢對自己出手,更沒有想到楊凡的這一拳,竟然出的這麼乾脆果斷!

等楚風站起來的時候,楊凡已經被另外兩個人按在了地上。

楚風吐了一口嘴裡殘留的血絲,惡狠狠的說道:「好你個臭小子,竟然敢打本少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給我打死他!」語罷,按住楊凡兩個人便對著他拳打腳踢起來。

楊凡的身子本來很弱,但是自從上次經歷了那場偷天換日後,身體變得竟然比以前強了很多。

不然這一頓毫不留情的拳打腳踢,真的可以把他打到吐血了!

這兩個孩子下手,還真不是一般的狠毒!楊凡抱著頭蜷縮著身子,並沒有害怕或是因為疼痛而出聲。

反而在異常冷靜的分析著整個局面,他知道憑著自己一個人,是不可能打敗他們三個人的,擒賊要先擒王,擒不住那就拿命去擒,必須要先打倒楚風,楊凡在心裡不斷盤算著。

這時海夜雪跑了過來,上去拉扯著其中的一個孩子,拚命的哭著喊著:「別打了,別打了、、」

就在那個孩子想要掙脫海夜雪的同時,楊凡突然一個翻身爬了起來,因為此刻他找到了一個最好的時機。

猛地掙脫了束縛後,楊凡便揮拳朝著楚風打了過去!

可以說楊凡的這次行動,不管是計劃,還是時機都是很精準的,這也應該是在這種情形下,能做到的最完美的計劃。

但是他卻算錯了,也遺漏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彼此之間實力上的差距!

世人都在不斷的追求著極致的力量,但是每個人都要經歷那個最初的「淬體境」!

感受天地之間的元氣,然後引天地之氣入體,不斷的淬煉自己的身體,從皮膚,到血肉,再到骨骼!

讓整個身體更加的強大也更加的純淨!只有這樣,才能為將來修煉之路打下一個好的基礎。

而在淬體境之前,需要先能感受到天地之氣的存在,這個過程稱之為「聚念」聚集自己的神識念力,溝通天地之間的元氣!

聚念,是修煉之路的開始,也是打開修煉之門唯一的鑰匙,聚念之後的身體機能也會得到一些相應的提升,而此時的楚風正在聚念境!

所以楊凡的這一拳被硬生生的擋了下來,然後楚風突然抓住了楊凡的拳頭,猛的把他撕扯了過來,抬腿便是一腳!

這一腳帶著風聲結結實實的踢在了楊凡的小腹之上,將他猛地踢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黑子聽到了聲音也跑了過來,卻被兩人攔了下來,楊凡抱著肚子艱難的站了起來,對著黑子喊道:「黑子,你別過來,我自己可以解決,你帶著雪兒快走!」

「哈哈哈哈,你自己可以解決?哈哈,你是在說笑嗎?好,你們兩個別插手,看我打殘了這小子!」楚風笑著對同行的兩人擺了擺手說道。

楚風幾步便來到了楊凡的跟前,抬腿再出一腳!

雖然楊凡已經從他的行動中,算準了楚風會踢出這樣的一腳,也提前做出了閃避,但是由於自己身體傳來的劇痛和那暫時無法跨越的實力的鴻溝,讓這一腳雖然只是擦到了肚子,但是力道卻是不小,楊凡依然被踢的滾出去好幾米才停下。

海夜雪看了哭的更凶了,一邊哭著一邊喊著:「你個混蛋,快住手,你要是敢再打他,我就告訴我爸爸,讓他打你們全家!」

「哈哈,小妹妹,你爸爸是那個村的啊?還打我全家,你知道我爸爸是誰嗎?你爸爸來了,我連你爸爸也打趴下!來,到哥哥身邊來!」楚風說完便朝著海夜雪走去。

楚風不知道的是多年之後,他就是因為這句話被整個天武大陸評為最勇敢的少年!

正當楚風將要走到海夜雪身邊的時候,楊凡突然大喊一聲跳了起來「混蛋!有種衝我來!」便朝著楚風跑了過去。

雖然憤怒但是依然冷靜,冷靜的看著楚風,看著他轉身,看著他左腳深陷到沙子裡。

此刻楊凡的腦海中,馬上出現了一個楚風右腳側踢的影像!

等到楚風真正踢出那一腳的時候,楊凡朝右跨了一步,緩衝了一下那一腳的力道,然後死死的抱住了楚風的腿,沒有任何的猶豫,掏出懷裡烤魚時用的小刀,對著楚風的腿就是一刀!

刀不是很鋒利,但是現在所有的刀身,都已經插進了楚風的腿中!

一陣嘶吼後的楚風,一拳打在了楊凡的身上。

或許是那鑽心的疼痛和憤怒給了他更多的力量,這一拳把楊凡打飛出去好幾米才摔倒地上。

楊凡吐了一口鮮血便昏迷了過去,楚風被那兩個孩子攙扶著,一邊走一邊罵道:「楊凡,你小子有種,敢傷了本少爺,你等著等我腿好了,我一定來親自打殘你!」

海夜雪和黑子趕緊跑了上去抱起楊凡,海夜雪一直在哭著說:「楊凡哥哥你快醒醒,楊凡哥哥你快醒醒。」

黑子也著急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是一直在不斷的說著:「楊凡你可別死啊、、!」

「就在那邊,林海叔叔你快點,他們就在那邊!」

是小蝶的聲音,原來小蝶發現了這邊的打鬥,便偷偷的跑回了村子,把林海叫了過來。

林海看到躺在地下的楊凡,突然腳下發力一步跨出,這一步看似一步,實則百米!

林海一步便到了楊凡的身邊,抱起楊凡,只留下一句:「來我家!」便消失在了他捲起的風沙之中,黑子,小蝶,海夜雪也著急的跟這朝著村子跑去。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