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fb臉書
google
愛戀頻道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全能主宰12
衛小天
2018/1/24發行
修真聊天群14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24發行
仙帝歸來15
風無極光
2018/1/24發行
凌天神帝17
君天帝
2018/1/24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3
飛牛
2018/1/24發行
鬥神傳承50
浮兮
2018/1/24發行
終極戰兵63
梁七少
2018/1/24發行
無上進化66
浮兮
2018/1/24發行
最強紈褲69
夏日易冷
2018/1/24發行
文明種植者14 完結
何木青
2018/1/26發行
超神機械師15
齊佩甲
2018/1/26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8
匣中藏劍
2018/1/26發行
逆鱗38
柳下揮
2018/1/26發行
天道圖書館48
情痴小和尚
2018/1/26發行
修煉狂潮54
傅嘯塵
2018/1/26發行
逆天劍皇70
半步滄桑
2018/1/26發行
至聖之路84
永恆之火
2018/1/26發行
修真四萬年109 (110完結)
臥牛真人
2018/1/26發行
仙武都市03
月藏鋒
2018/1/31發行
懶神附體03
君不見
2018/1/31發行
末日戰神04
北極熊
2018/1/31發行
全能神醫在都市25
千杯
2018/1/31發行
完美神醫33
步行天下
2018/1/31發行
星域龍皇37 (38完結)
獨孤一劍
2018/1/31發行
天界戰神43
笑南風
2018/1/31發行
無上進化67
浮兮
2018/1/31發行
最強紈褲70
夏日易冷
2018/1/31發行
絕代神主12
百里龍蝦
2018/2/2發行
修真聊天群1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2/2發行
仙帝歸來16
風無極光
2018/2/2發行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24
飛牛
2018/2/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29
匣中藏劍
2018/2/2發行
妙醫鴻途43
煙斗老哥
2018/2/2發行
修煉狂潮55
傅嘯塵
2018/2/2發行
終極戰兵64
梁七少
2018/2/2發行
修真四萬年110 完結
臥牛真人
2018/2/2發行
九極戰神01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九極戰神02
少爺不太冷
2018/2/7發行
全能主宰13
衛小天
2018/2/7發行
超神機械師16
齊佩甲
2018/2/7發行
完美神醫34
步行天下
2018/2/7發行
天道圖書館49
情痴小和尚
2018/2/7發行
鬥神傳承51
浮兮
2018/2/7發行
無上進化68
浮兮
2018/2/7發行
最強紈褲71
夏日易冷
2018/2/7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逆天魔仙》 作者:黑翼劍士 9
轉帖:起點都市異能新書《重生日本做陰陽師》 作者:消逝年華 8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矽谷大帝》 作者:百剎 7
《半仙闖江湖》76 電子書 2017/2/2 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7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魔法高材生》 作者:刀鋒飲喋 6
轉帖:縱橫科幻小說《真實幻想遊戲》作者:圖騰法師 5
轉帖:創世中文網仙俠新書《養妖記》作者:君不見 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無極逆天訣》作者:逆吾非道 4
請教各位先進大大~~VDSL數據機(D-LINK dsl-5540C 外接無線ap無法連接上網) 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 《全民偶像》作者:當年盛夏 4
本週熱門留言
異俠第三部 108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99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0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53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仙界律師》作者:良心 45
〔公告〕 小說頻道--站規 44
(✾♛‿♛)號外!以下幾本書藉,少量現貨,欲購從速! 43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硬核危機》 作者:迷路的魚 43
轉帖:縱橫科幻遊戲小說《末日巖帝》作者:墨來瘋 41
色情廣告入侵 41

 
 暱稱:
 密碼:
 

轉帖:創世中文網歷史小說《重生之戰神呂布》作者:流浪的猴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1/09 16:24 
.
http://chuangshi.qq.com/bk/ls/20346227.html
我是呂布?三
國第一武將?
為了改變命運,呂布開始了他的抗爭;
諸侯討董,我也是諸侯;
大草原,那是我的養馬場;
罵我?有你求我的時候;打我?
俺的三千飛騎,天下何處去不得。


第一章:我是呂布


「文遠,你說將軍最近是怎麼了,給我的感覺很怪異。」

「莫非是刺史大人與董卓這逆賊撕破臉後,將軍感到焦慮?不然也不會從馬上摔下來。」

「噤聲,將軍來了,文遠,你看,將軍竟然在笑。」曹性一臉驚奇的看著越走越近的呂布,心頭閃過一絲疑雲,呂布帶軍向來嚴謹、苛刻,尤其是隨刺史大人一同奉命進京之後,從未見他笑過,連帶著曹性好動的性格也收斂了不少。

「將軍。」張遼、曹性急忙抱拳道。

「哦,你們兩個在這嘀嘀咕咕幹什麼呢?」臉上掛著淡淡笑容的呂布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步伐雖然有些艱難卻依舊鏗鏘有力。

「將軍,您的傷勢痊癒了?」見曹性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張遼急忙問道。

「一點小傷,沒事沒事,我受傷後軍中的情況還好吧?你們要抓緊訓練士卒;對了,那些受傷的士兵一定要照顧好。」呂布交待了一番之後,向著練武場的方向走去。

張遼曹性對視一眼,盡皆可以看到對方眼中的疑惑不解,雖然幾人都是從捏泥巴都開始認識的,但呂布在他們眼中一直都是高傲、不可戰勝的,在他的身上有一種天下非吾對手的霸氣,而他們也心甘情願跟著呂布,沒想到就這麼幾天的功夫,呂布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以前漠不關心的士兵,他竟然也會親自過問,話也變得多了起來,這可是一個天大的消息。

不過這樣的轉變畢竟是好的,兩人都以為經過多次的戰鬥之後,呂布的心性變得越來越成熟了,殊不知,眼前的呂布雖然還是那具身體,靈魂卻是來自一千多年後。

作為一名華夏特種兵,面對強敵追剿,無奈之下只能選擇跳崖,本以為必死,卻沒想到陰差陽錯來到了大漢朝最為混亂的年代,而且還成為了第一猛將呂布,興奮隨即讓無奈佔據。

論身體的強壯程度,前世的自己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了的,不過想著身份的轉變、時代的不同,槍炮換成了刀戟,車輛換成了戰馬,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呂布記憶裡的招式雖然還在,在他眼中卻是有些怪異,畢竟這是用那麼長的兵器殺人,這不,為了盡快熟悉身體,他試圖練練騎術,沒想到馬上將軍卻跑到了馬下,鬧了一個大笑話。

從沿途所見士兵的眼中,呂布看到了崇敬、狂熱,士兵的訓練雖然在他看來有些怪異,卻是那麼的刻苦,很少有人偷懶。

深夜,呂布手裡拿著之前閒置在案上的《春秋》,就著燭光,津津有味的看著,在他眼中,古代的書籍實在是太過於笨重了,看這上面的小故事聊作消遣還是可以的,至於晦澀難懂的地方直接被他過濾了。

「啟稟將軍,刺史大人已到帳外。」衛兵進帳低聲說道。

「刺史大人。」呂布聞言不敢怠慢,急忙迎了出去。

「奉先,聽軍士說你騎馬受了傷,無礙吧?」丁原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事,一些小傷,休息一下就好了,這麼晚了,大人還沒休息?」呂布還是習慣不了古代人說話文縐縐的語調,還好呂布本身就是一員武將,在別人聽來自然沒有什麼紕漏。

丁原約有五十歲上下,說起話來,臉上似乎帶著笑容,給人一種親切感。

看著眼前的丁原,呂布也是百感交集,記憶中,這位刺史大人對待自己是很不錯的,一直著力培養自己,還讓自己在軍隊中訓練騎兵,是并州軍中切實的二把手。

「嗯,明日與董軍還會有一場惡戰,奉先就不必參與了,好好養傷,待來日助為父擊破董賊,清君側,振我大漢朝綱。」言及此處,丁原的臉上滿是憤怒和一絲期待,對於臣子來說,最大的榮耀莫過於此了。

「大人,董軍人數遠超我軍,而且有雒陽城為守,我軍從并州而來,糧草運輸很不方便,長時間下去,恐怕會有變,不如早做決斷。」呂布勸道。

「哦,以奉先之見該當如何?」丁原眼前一亮,以前的呂布只知道戰場衝殺、訓練軍士,何曾想過如此深入的問題。

「大人,末將認為我軍當退,等時機到來之時再行與董卓開戰不遲。」呂布始終還是喊不出「義父」這兩個字。

「不可,聖上如今在董賊手中,天子蒙難,作為臣子,豈能袖手旁觀,不破董賊,誓不罷兵。」雖然呂布說的很對,可一旦并州軍退了,會讓天下人如何看待他丁原。

「諾。」呂布無奈的應聲道。

「不提軍中之事了,方才聽衛兵言,奉先在讀《春秋》?」

「是,受傷了,找些事做,很多地方看不懂。」呂布訕訕一笑。

「好,奉先有此心甚好,個人武勇始終比不上運籌帷幄。」丁原開心的說道。

送走丁原之後,呂布神色複雜的拿起了案上的《春秋》,讀過三國的他記得丁原是被自己殺死的,現在佔據呂布身體的卻是一個現代人的靈魂,想起丁原對自己的恩情,他暗道:「決不能讓歷史重演,我也不會去做什麼三姓家奴,既然來到了這個混亂的時代,就要做些什麼,不能改變天下,最起碼也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將軍,帳外有一人自稱是將軍故人,要見將軍。」

「哦,故人?讓他進來吧。」呂布沉思片刻道。

「奉先,別來無恙啊。」一身文士長衫,身材瘦削,雙目卻是炯炯有神,不過嘴邊的山羊鬍在呂布看來有些好笑。

「你是?」呂布疑問道。

「莫非奉先做了將軍,就不識故人了?」李肅笑道:「我乃是你的同鄉李肅,李偉恭,兒時可是常在一起玩耍。」

呂布眼中精光一閃,該來的還是來了「原來是李大人,請,請。」

「奉先莫要嘲笑我了,什麼李大人,在下不過是在太師帳下討碗飯吃罷了。」

「哦,既是董卓老賊帳下,應該知道兩軍正在交戰,此時來我大營,莫非是刺探軍情?」呂布臉色微微一變。


第二章:李肅勸呂布


李肅神情一滯,呵呵笑道:「奉先說笑了,某前來卻是和奉先敘舊罷了,莫非奉先要把某當做細作?」

「那偉恭是來獻破敵良策的?」呂布追問道。

「呵呵,今日你我二人相聚,只談私事,只談私事。」李肅尷尬的笑道。

「哼,小樣,和我鬥,你帶的什麼東西我都知道。」呂布暗道。

古人攀談感情,一般是同門或者是老鄉最親,兩人相聚,自然少不了一番交談。

「奉先龍虎之姿,來日必成一番功業。」李肅對眼前的呂布心生疑竇,數年前一見,呂布可不是這樣的沉穩,莫非是丁原教導有方?

「比不了偉恭啊。」呂布謙虛道。

見左右無人,李肅低聲道:「不瞞奉先,我此次前來乃是受太師所托,太師日夜盼望奉先能夠棄暗投明,奉先若是投靠太師,必然得到重用。」

「些許金珠,乃是太師的心意,只要奉先能夠歸附太師,高官厚祿自然是不在話下,太師不久前得一寶馬,名為赤兔,乃是日行千里的良駒,只要奉先應允,一併送予。」

「哦,不知此馬現在何處?」呂布掃了一眼李肅隨從搬上來的兩箱金珠。

「此馬現在太師營中,夜晚多有不便,只要奉先答應歸附太師,赤兔馬明日必然送上。」李肅盯著呂布的雙眼緩緩說道。

「此事不要再說了,要不是看在你我是同鄉的份上,肯定將你拿下交給刺史大人處置了。」呂布正色道,心中微微有些失落,畢竟赤兔馬乃是三國第一寶馬。

「奉先,良禽擇木而棲啊,丁原勢必不能長久,三思啊。」李肅頓時急了,來之前可是立了軍令狀的,這要是無功而返,難免會受到責罰。

「不送,偉恭如果在董卓老賊那待不下去,可來并州。」呂布轉身不看李肅。

「唉,奉先,言盡於此了。」李肅喟歎一聲,轉身離去,不過呂布挽留的話語讓他心中一暖。

「真可惜,沒見到赤兔馬,這董卓也不是傻子啊,還知道分批送。」呂布暗暗惋惜。

「太師,那呂布不識好歹,不願歸附太師,還說來日要……。」太師府邸,李肅滿臉慚色的說道。

「哼,等本太師攻破并州軍,定要將呂布那廝碎屍萬段,以解我心頭之恨。」董卓大罵道:「你也是蠢蛋,不僅沒有勸降呂布,反而損失了兩箱金珠,要你何用,若不是文優相勸,恐怕赤兔馬也丟了。」。

「太師饒命,卑職此次前往并州軍雖無功,卻發現呂布受傷,行動頗為不便。」李肅急忙將自己的發現說了出去。

「呂布受傷?」董卓大笑道:「好,好,此乃天賜良機,沒有了呂布,我看丁原小兒如何敵得過本太師手下兒郎。」

「太師,并州兵馬精銳,且人數不下於我軍,當小心謹慎。」李儒勸道。

「哼,沒了呂布,并州軍不足為慮,看本太師明日如何殺敵。」董卓不屑的說道。

次日,董卓調集兩萬精銳,親自出城督戰。

旌旗飄揚,戰鼓聲聲,刀槍如林,鏗鏘有力的鼓聲、衣甲鮮明的將士,讓人忍不住熱血沸騰,在大軍後方的呂布切實體會了一把古代戰爭的場面,後世的電影與這一比,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冷兵器時代,基本上是看不到敵人的戰爭,哪能有眼前雄壯的畫面。

「我乃西涼軍上將華雄,誰敢與我一戰?」華雄倒提長刀,威風凜凜的站在兩軍陣前,大聲喝道。

「誰敢上前一戰?」丁原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將領,卻是有些憋屈,沒想到呂布剛受傷,這就有人前來叫陣。

陣前鬥將,能夠極大的激發軍隊士氣,正所謂將是兵之膽,如果將領都畏縮不前,又如何能指望手下的士兵用命呢。

良久,見無人應戰,張遼策馬挺槍而出「卑職前去斬華雄人頭。」

「好,擊鼓助威。」丁原大喜。

剛交手,張遼心中就是一沉,華雄的力氣比自己大了太多,手臂隱隱有些酸麻,他只能依靠招式的精妙,與華雄周旋,張遼雖然也是名將,與巔峰時期的華雄比,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槍來刀往,塵土飛揚,漸漸的,張遼感覺氣力有些不支,而華雄卻是一刀比一刀猛,大有一舉將其斬殺的勢頭。

「拿命來。」華雄大喝一聲,使盡全身力氣,劈向張遼。

咬牙硬接華雄這一招,張遼虎口崩裂,雙臂酸麻的使不出一點力氣,掉馬往本陣而去。

「哪裡逃?」華雄窮追不捨,趁著呂布沒出戰,正想著威風一把呢,怎麼會輕易放過張遼。

丁原見此,急忙命手下戰將齊出,將張遼救了回來,看向華雄的目光露出忌憚之色。

董卓見華雄贏了,當即下令全軍衝殺,隆隆的鐵騎鋪天蓋地而來,漫天塵土飛揚,華雄一騎當先,衝入并州軍中,所過之處,無人能擋,身後騎兵如影隨形,如同一把尖刀刺入了并州軍中。

隨董卓入京的西涼軍十分精銳,殺的并州軍節節敗退,丁原見敵軍勢頭正盛,在陣中不停調兵遣將。

「殺,生擒丁原。」華雄大喝一聲,看準了丁原中軍的大旗,帶領麾下騎兵殺了過去。

董卓久經沙場,先用騎兵將并州軍前軍擊破,一旦騎兵將對方的陣型鑿穿,勝利就牢牢握在了手中。

戰陣後方的呂布也是有心無力,這種場面顯然不是一個人能夠左右的,戰場衝殺考驗的是士卒的戰鬥力,戰前鬥將雖然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激發士卒的士氣,卻不能說一員上將就能打得過成千上萬的士卒。

并州軍也不愧是精銳之師,在騎兵的衝鋒下漸漸站穩了腳跟,不過董卓軍中有李儒出謀劃策,西涼軍漸漸佔據了上風。

「陷陣營!」高順拔出佩劍大聲喝道。

「在!」八百名陷陣勇士齊聲應道。

「殺!」高順居於陣中,劍指華雄。

剛一碰面,華雄就感覺遇到對手了,和自己拚殺的雖然是普通士卒,但是他們之間的配合卻是十分默契,就算自己能殺上幾個,肯定也會受傷。

「殺!」見事不可為,華雄長刀向陷陣營一揮,大聲喝道。


第三章:丁原還是死了


有了陷陣營的阻擋,并州軍止住了敗勢,華雄見此暗暗心急,不斷的指揮著士兵往前衝,試圖打亂陷陣營的陣型。

見陷陣營如同定海神針一般,牢牢的釘在并州軍前方,讓西涼軍不能前進一步,呂布微微點頭,眼中露出讚賞之色,陷陣營不愧陷陣之名,面對騎兵,仍舊能夠佔據優勢。

西涼軍後方的董卓見并州軍穩住陣腳,己方的傷亡開始加大,急忙下令鳴金收兵。

這場戰鬥,并州軍可算是吃了不小的虧。

「太師,如今并州軍新敗,防禦必然鬆懈,何不命人夜間偷營,定然能將丁原小兒殺死。」李儒趁機獻計道。

「嗯,不錯,不錯,那呂布受傷,乃是天賜良機,正好將并州軍一併解決了。」董卓捋著鬍鬚大笑道。

「太師,卑職願帶領五千人馬斬丁原狗頭。」華雄上前請戰。

「好,華雄,你帶領五千人馬,三更時分偷襲并州軍,郭汜、李傕領五千人馬掩殺,牛輔領五千人馬策應,若勝本太師親自在聖上面前為你們請功。」

「諾,卑職定將丁原小兒的人頭獻給太師。」華雄聞言大喜,戰功是武將提升地位的最快渠道。

入夜,呂布端坐營中總結今天戰鬥的得失,作為一名特種兵,雖然經歷的都是小規模的交戰,一些眼力卻還是有的。

通過白天的戰鬥,他能看出古代戰爭的一些弊端,很明顯的就是將領無法指揮到士卒,如果并州軍都如陷陣營一般,如臂指使,今日的戰鬥西涼軍絕對佔不到任何的便宜。

突然,呂布感到一陣莫名的心悸,常年遊走在生死邊緣的經驗告訴他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咚咚咚」如同悶雷一般的聲音由遠及近,呂布急忙拿起畫戟,向外走去。

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華雄大喊一聲,率先殺入并州軍中,碰到敵軍也不與其顫抖,只是在大營中不停的放火。

「敵軍襲營!」淒厲的喊聲,整個大營頓時顯得有些慌亂,許多士兵剛出帳篷就身首異處。

兵不知將,并州軍亂作一團,郭汜李傕帶領五千兵馬從大營左側殺出,一時間,并州軍不知敵人到底有多少,慌亂之間,敵我不分,同袍之間甚至刀兵相向。

「將軍速走,西涼軍劫營。」張遼衣冠不整的策馬衝了過來。

「狼騎何在?隨我去救刺史大人。」呂布動作僵硬的爬上了戰馬,將手中的畫戟向前一揮,帶人向中軍的位置趕去,不管怎麼說丁原這個人還是不錯的,有他在并州軍能夠安然無恙,如果他出了事,就麻煩了,呂布可不想還沒適應這個時代,就開始流亡的生活。

「丁原已死,降者不殺!」戰場中央,華雄威風凜凜的大喝道。

并州軍見丁原死在了華雄手中,心生懼意,主帥都死了,打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呂布看到華雄刀尖上的丁原人頭,心中一涼,莫非穿越了也改變不了丁原的命運嗎,沒想到丁原沒死在自己的手上,卻被華雄襲營殺死。

「華雄小兒,拿命來。」呂布招呼了張遼一下,大喊一聲,兩人一起殺向華雄。

見呂布、張遼殺來,華雄心中一顫,當日雒陽城外,呂布的武藝他可是見識過了,一人獨鬥西涼軍三員將領,且連戰三場,其中就有他,而張遼的武藝也是不弱,這兩人聯合起來,自己如何是對手。

「殺。」華雄咬牙衝了上去,這個時候無論如何是不能退的。

呂布的騎術雖然不行,但戰鬥的本能還是有的,再加上本身的力氣極大,將華雄打的只有招架之力,張遼在一旁偷襲,搞得華雄焦頭爛額。

呂布的出現,無疑讓慌亂的并州軍找到了主心骨,沒了丁原,他們還有戰無不勝的呂將軍。

「呂布,無恥小兒。」見并州軍在各部將領的帶領下站穩了陣腳,與己方軍隊廝殺在一起,華雄大罵一聲,將丁原的頭顱向呂布一扔,趁機掉馬回到軍中,會合郭汜兵馬掩殺一陣,見呂布親自帶領騎兵和陷陣營斷後,只好引兵退往雒陽。

在張遼高順等人的幫助下,呂布收攏殘兵,大軍後撤在谷城附近安營紮寨。

看著被火燒的漆黑的營寨和密密麻麻的屍體,饒是經過了一場場殘酷訓練的呂布也有些頭皮發麻,之前還是活生生的士兵,轉眼就成了冰冷的屍體。

「將軍,此戰我軍損失兵馬三千餘人,傷者六千餘人。」張遼抱拳道。

「嗯,知道了。」呂布點了點頭,心情很是低沉,沒想到一戰竟然折損了這麼多的士兵。

丁原一死,呂布在張遼、高順等人的推舉下被眾將擁為并州軍首領,統領并州軍。

以呂布在并州軍中的聲望,無人反對。

處理并州軍的事務,呂布才明白平時的丁原到底有多忙,首先是糧草的問題需要解決,還好雒陽周邊縣城富庶,能緩解一時之危,并州的糧草不日也會運到。

不過丁原的死對并州軍士氣的打擊很大,大營中透露出一股淒涼之意。

「哈哈,丁原老賊已死,本太師無憂矣,明日早朝,再議廢帝之事,老子倒要看看哪個還敢和我作對。」太師府,董卓得意的大笑道。

「太師,丁原雖死,呂布仍在谷城附近窺探雒陽,乃是心腹之患也。」李儒低聲道。

「呂布小兒,匹夫之勇,不足為慮,谷城也是小城,只需我西涼大軍一到,呂布小兒必定為我軍所破。」董卓毫不在乎的說道,丁原這麼響噹噹的人物都死在了他手中,何況只是一名武將的呂布。

「太師神勇,無人能擋,但有并州軍在城外,卻是如鯁在喉,儒有一計,可讓并州軍首尾不能相顧。」李儒道。

「哦,文優有何計策快快道來。」董卓聞言大喜,現在李儒就是他最大的依仗,朝中雖然能人多,並不願意為他賣命,尤其是文人,明裡暗裡都有些看不起他,不然動作也不會在雒陽大開殺戒立威。

「丁原已死,只需太師上表上黨太守張揚為并州牧,呂布為九原太守,可令呂布心憂并州,首尾不能相顧,不日必定撤軍。」


第四章:整軍


「文優此計甚妙。」董卓稍微思量,便明白了其中的厲害關係,并州牧比并州刺史的權力大多了,統領一州軍政,就算是董卓,也頗有些嫉妒走了大運的張揚,若是呂布得知并州牧成了張揚,豈會善罷甘休。

「哼,呂布小兒不識抬舉,妄圖與本太師做對,本太師有文優相助,何愁天下不能定。」董卓志得意滿的說道。

「太師之功,無人能比,廢帝而另立新君,必定震懾諸臣,讓天下群雄臣服。」李儒附和道。

「哈哈,好,來日宴請群臣,再議廢帝之事。」董卓大笑道,另擇明君而立,是漢朝臣子權力最高的體現,如大將軍霍光,權傾一時。

次日,董卓上表舉薦上黨太守為并州牧,總管并州軍政,同時任命呂布為九原太守,立即引兵回九原

劉辯戰戰兢兢的看著囂張跋扈發號施令的董卓,求助的看向朝中大臣,還是少年的他,已經怕了行徑野蠻的董卓。

而經過最近一段時間董卓的血腥清理,朝中哪還有人敢於和董卓當面理論,只能唯唯諾諾。

見朝中君臣的反應,董卓大笑不已。

連番的交戰,丁原帶來的四萬并州軍,此時只剩下一萬八千多人,經過深思熟慮,呂布決定施展精兵計劃,當日夜襲,如果不是自家兵馬先亂了陣腳,豈能被華雄輕易得逞,總而言之,還是士卒的訓練不夠,面對偷襲,各部將領不能有效的組織人馬抵抗。

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時間,如果給他一年的時間,他確信能夠訓練出一支精銳。

身披縞素,呂布跪坐在帳內上首的位置,雖然他很想就此帶領軍馬回到并州,但丁原的仇沒報,此時回軍,定然會讓手下的將領心寒,而且丁原待他不薄,自己這關他都過不去。

「丁刺史不幸身亡,在下被眾位推舉為軍中首領,深感責任重大;朝廷任命我為九原太守,即日返回九原,任命張揚為并州牧,統領并州軍政。」呂布說完環視了一眼左右,見眾人議論紛紛,話鋒一轉道:「不過當前我認為最要緊的事情有三個。」

眾將停止了議論,將目光投向呂布。

「第一,為丁刺史報仇。」

「第二,穩定并州。」

「第三,練兵備戰。」

見呂布將為丁原報仇放在首位,不少將領放了心,丁原平時待人寬厚,很得將領愛戴,很多人也沒將張揚放在眼裡,別看他現在是并州牧,等大軍回到并州,還不是誰拳頭大誰說的算。

「諾。」眾將齊聲道。

「經過連番大戰,并州軍傷亡慘重,現在我將并州軍分為四部三騎,張遼率領狼騎一千人,損失的兵馬從軍中優先挑選。」

「諾」張遼喜出望外,狼騎可是呂布組建的第一支騎兵,戰鬥力十分彪悍,與西涼軍騎兵的交戰中穩穩的佔據上風。

「曹性組建虎衛,為虎衛統領,所部為一千騎兵,負責保衛中軍安全,所部兵馬優先從士卒中挑選,多派人手打探雒陽和大軍周邊的消息,有什麼風吹草動,要及時上報。」

「諾。」曹性出列道。

「成廉組建驍騎營,為驍騎統領,所部為一千騎兵,優先從士卒中挑選。」

「諾。」成廉咧嘴一笑,抱拳應道。

「高順繼續統領陷陣營,所部八百人馬不變,所需軍械士兵優先挑選。」

「諾。」

「郝萌、魏續、宋憲、侯成,各領兩千名步兵,挑選士卒中的精壯訓練。」

「諾。」四人齊聲道。

「好,希望你們能夠帶領自己的士兵,訓練出成績來,半月之後,我會對各部進行考核,不合格的將領直接換掉。」呂布道。

眾人聞言心中一震,剛才被點到的將領,可以說是呂布的絕對心腹,在軍中的地位也不低,所以剛才沒有人反對;之前丁原也一直著力培養呂布,似張遼高順等人都在軍中重要的位置上,所以丁原死後,有呂布統領,并州軍中沒有出現其他聲音。

「文遠,你帶領一千狼騎帶領餘下的兵馬返回并州。」待眾人離開後,呂布對張遼說道。

「將軍,卑職願跟隨將軍左右殺敵,為刺史大人報仇。」張遼抱拳道。

「文遠,并州乃是我軍的根基所在,并州不穩,則軍心不穩,希望你回到并州之後,能夠盡快將九原穩定下來,莫讓敵人斷了我軍的後路,同時催促張揚押運糧草,張揚剛剛執掌并州,定然不會怠慢。」呂布拍了拍張遼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朝廷任命上黨太守張揚為并州牧,你此次回去,不可與其發生衝突,待我返回并州之後再做定奪。」

「諾,卑職定然不負將軍重托」經呂布一說,張遼瞬間感覺到了責任的重大,心中對張揚提高了警惕。

以往丁原在的時候,張揚並不敢有什麼逾越的舉動,而今丁原死了,朝廷又任命他為并州牧,無形中增加了很多的變故,不過狼騎乃是并州軍最精銳的隊伍,他的勝算還是很大的。

「文遠,莫要說笑,你我是兄弟,只要你用心,肯定能夠保并州安穩,上黨太守張揚,與我的私交不錯,想必在籌集糧草方面不會為難與你。」呂布正色道:「到九原之後,多養戰馬,訓練騎士,等我回去之後,需要三千精銳騎兵。」

「卑職定不負將軍所望。」張遼眼眶一紅,多少年了,呂布再次提及了兄弟二字。

「回去收拾一下吧,我希望有朝一日回并州,九原有你在,我在此處也就放心了。」

張遼抱拳離去,呂布的信任讓他心情激盪,暗自發誓一定訓練出一支精銳騎兵,為并州軍提供更多的戰馬。

并州軍保衛大漢邊疆,而被丁原帶來的士卒,皆是其中精銳,經過呂布這麼大手筆的整頓,并州軍上下迸發出勃勃生機,全軍將士用心,只待為丁原報仇。

「將軍,城內探子來報,董卓欲要廢掉當今聖上,擁立劉協為新帝。」曹性得到消息,第一時間匯報給呂布。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