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t-2018
fb-2018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玄門秘師01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玄門秘師02
火槍手
2018/10/26發行
超級領主12 完結
隱為者
2018/10/26發行
仙武都市28
月藏鋒
2018/10/26發行
凌天神帝36
君天帝
2018/10/26發行
完美神醫56
步行天下
2018/10/26發行
少年藥帝63
蕭冷
2018/10/26發行
修煉狂潮76
傅嘯塵
2018/10/26發行
逆天劍皇85
半步滄桑
2018/10/26發行
丹武霸主05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31發行
執掌天下07
阿拉丁
2018/10/31發行
伏天氏13
淨無痕
2018/10/31發行
全職鬼皇17
浮兮
2018/10/31發行
聖武星辰17
亂世狂刀01
2018/10/31發行
不死神凰29
寫字板
2018/10/31發行
絕代神主32
百里龍蝦
2018/10/31發行
懶神附體34
君不見
2018/10/31發行
至聖之路103
永恆之火
2018/10/31發行
玄門秘師03
火槍手
2018/11/2發行
不朽戰魂16
拓跋流雲
2018/11/2發行
無敵煉藥師27
憤怒的薩爾
2018/11/2發行
修真聊天群45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1/2發行
仙帝歸來45
風無極光
2018/11/2發行
天界戰神62
笑南風
2018/11/2發行
妙醫鴻途68
煙斗老哥
2018/11/2發行
修煉狂潮77
傅嘯塵
2018/11/2發行
終極戰兵93
梁七少
2018/11/2發行
丹武霸主06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1/7發行
執掌天下08
阿拉丁
2018/11/7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4
遠瞳
2018/11/7發行
全職鬼皇18
浮兮
2018/11/7發行
九極戰神25
少爺不太冷
2018/11/7發行
不死神凰30
寫字板
2018/11/7發行
超神機械師33
齊佩甲
2018/11/7發行
懶神附體35
君不見
2018/11/7發行
天道圖書館76
情痴小和尚
2018/11/7發行
玄門秘師04
火槍手
2018/11/9發行
伏天氏14
淨無痕
2018/11/9發行
聖武星辰18
亂世狂刀01
2018/11/9發行
仙武都市29
月藏鋒
2018/11/9發行
絕代神主33
百里龍蝦
2018/11/9發行
修真聊天群46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1/9發行
完美神醫57
步行天下
2018/11/9發行
妙醫鴻途69
煙斗老哥
2018/11/9發行
修煉狂潮78
傅嘯塵
2018/11/9發行
丹武霸主07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1/14發行
執掌天下09
阿拉丁
2018/11/14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5
遠瞳
2018/11/14發行
不朽戰魂17
拓跋流雲
2018/11/14發行
全職鬼皇19
浮兮
2018/11/14發行
不死神凰31
寫字板
2018/11/14發行
仙帝歸來46
風無極光
2018/11/14發行
天道圖書館77
情痴小和尚
2018/11/14發行
至聖之路104
永恆之火
2018/11/14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問道仙武世界》作者:謝山君 12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12
轉帖:起點游戲新書《槍炮獵人 》 作者:影子經紀人 11
轉帖:創世中文網奇幻小說《不朽之龍神傳說》作者:汰狂 11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新書《符法逆天 》 作者:沒落的游吟詩人 10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絕天武帝》作者:孤舟向晚 10
轉帖:創世中文網遊戲小說《亂世王者》作者:沉默的憂傷 8
《半仙闖江湖》86 電子書2018/11/2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7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掃明》作者:崛起的石頭 7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鴻天神尊》作者:徐三甲 5
本週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43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0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20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六跡之貪狼》作者:柳下揮 20
轉帖:起點東方玄幻小說《史上最強師兄》 作者:八月飛鷹 19
轉貼:起點玄幻小說《我是至尊》作者:風淩天下 17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全能血帝》作者:塵世非兵 17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超級神基因》作者: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15
跪求:最終之門 14
轉帖:創世中文網奇幻小說《不朽之龍神傳說》作者:汰狂 13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第一仙》作者:發瘋的芒果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1/10 16:14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716054.html

一個雜役弟子罷了!

卻如此狂傲!

大能算什麼?巨頭算什麼?你們的開宗祖師爺都得喊我一聲師傅!

管你是是聖主還是大聖,在我面前都得給我乖乖站好!

絕對的爽文,可以無腦但絕不智障!


第一章 雜役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還未從黑夜中掙扎出來,一個瘦小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院角的,看樣子,不過十二三歲模樣,手上拿著一把和身形不匹配的大掃帚,正在努力的清掃著空曠的院子。

看他被汗水打濕的短衫,顯然已經清掃了很久了,只是這院子裡住著百十號人,想要打掃完,恐怕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小傢伙突然停了下來,拄著掃帚,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手背從額前抹過時,大拇指上,一顆漆黑的戒指,有些引入注意,甚至在昏暗的天色下依舊能顯現出烏光流轉……

這裡是玄道宗外門弟子的院落,玄道宗,坐落於墨盧聖國的封國『鎮坤』之中,歷史悠久,乃是上古寰宇仙帝留下的道統。

寰宇仙帝,橫推寰宇,橫掃八荒,俾睨諸天萬界,號稱古往今來戰力第一的仙帝,留下的道統自然非凡。

只是歲月無情,江山代有人才出,玄道宗已經不再是當年的仙帝道統,數百萬年過去了,早已沒落,中間雖然也曾短暫的輝煌過,但依然無法挽回頹勢,而今甚至只能庇護在墨盧聖國下。

雖然玄道宗威風不在,但在普通人眼中,依舊是無比強大的存在,甚至不可想像的存在。

瘦小的孩子,名叫秦林,雖然他可能並不叫這個名字,但自從玄道宗長老秦海外出之時,在一片險惡山林之中,將不足一歲的秦林撿到後,他就一直叫這個名字了。

沒有父母疼愛,但秦長老對其視若己出,秦林的童年過得還算快樂,就算五歲的時候,被檢測出乃是天生凡體,也就是廢體,秦林也沒有太過難受,凡體雖然修煉難一點,但畢竟還是有希望的,每天在秦海的指導下,依舊努力修行著。

可是好景不長,僅僅又過了五年,一直照顧他的秦海長老,在一次外出後,再也沒有回來,只留下了這枚戒指。

玄道宗雖然不復當年盛名,但能進入其中的弟子,多少都有著不錯的靈體,起碼也是後天之體,秦林一個凡體,甚至都沒有資格被招入宗門,只能當一個雜役弟子。

雖然只是雜役,但秦林還是沒有放棄,歇了一會,舉起大掃帚,當做長棍武動了起來,雖然依舊有些磕磕碰碰,但也算有幾分氣勢了。

太陽逐漸升了起來,不少弟子也是從屋內走了出來,準備去開始一天的早課,注意到了院子中間有些忘我的秦林,不少人嘴角都是露出一絲輕笑。

在他們眼中,秦林的凡體,和廢體沒什麼倆樣,這輩子也只能是個雜役罷了。

「秦林,你一個廢體,還修煉什麼,老老實實的給我們收拾屋子去。」

輕蔑的聲音令秦林一愣,停下手中的掃帚,望了過去,只見幾個穿著白色玄道宗服飾的弟子,正朝自己這邊走來。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說話之人,名叫莊浩,煉體境三層,淬體巔峰的修為,和秦林不一樣,雖然年歲相同,但莊浩是後天之體,真正的玄道宗外門弟子。

每個人一生下來,資質就定下來了,九成九的人,都是凡體,也就是俗稱的廢體,還有一些人,他們一生下來就受到上天的恩寵,天資卓然,更適合修煉。

莊浩便是這樣的人,雖然只是後天之體,屬於修煉體質的最低端,其上還有先天之體,王體,皇體,甚至聖體,但依舊算的上天之驕子,畢竟,能修煉的人實在太少了。

莊浩的一番話,引得周圍幾個同伴齊聲笑了起來,平日了,他們早已習慣了拿秦林打趣開心了,誰讓整個玄道宗,只有秦林一個人是凡體,是雜役呢。

秦林冷冷的看著莊浩,沒有說話。

「喲……長脾氣了啊,還敢瞪我!」

莊浩直接一巴掌拍了過去,沒有絲毫的忌憚,周圍的幾個弟子也不阻攔,神情高傲,面露譏諷的神色,顯然,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不止一次了。

「啪……」

莊浩雖然手法並不快,但依舊不是秦林能反應過來的,直接被一巴掌拍翻在剛剛清掃出的灰堆上,臉上瞬間露出一個深紅的掌印。

「莊師兄,你!」

秦林低著頭,牙關咬的咯咯作響,卻沒有還手,只是緊緊的抓著地上灰土,指尖甚至嵌入肉裡,掐的自己生疼。

「師兄?誰是你師兄,人要有自知之明,憑你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也配做我等師弟?」

眾人放聲大笑,區區一個雜役,居然還想和眾人攀上關係。

「當初也不知道秦海那個老廢物是不是瞎了眼,怎麼收養你這個廢物,像你這樣的廢人,就該跟你爹娘那倆個廢人一起喂凶獸算了,浪費我玄道宗的糧食……」

莊浩看著秦林的樣子,更加張狂起來,放肆的嘲笑。

當初他要是有秦海這樣的長老照顧,哪怕自己只是後天之體,估計現在也早已邁入段骨境了,甚至更高,就算是進入內門弟子都有可能。

想到這裡,莊浩看向秦林的眼神更加厭惡,只是尚未等他說完,突然一股黃沙撲面而來,直接沒入眼睛之中,讓其一瞬間失明了數息,緊接著,就感覺鼻樑一股刺痛,一股溫熱順著鼻腔滑了下來。

不管別人如何看輕自己,秦林都一直忍著,只是,即使是凡體,也有自己的逆鱗,雖然不知道父母是誰,但按照長老爺爺的說法,當初自己能活下來,是父親母親用生命引走了凶獸,別人可以侮辱自己,但秦林絕對不能容忍侮辱自己父母和長老爺爺。

只是,秦林趁其不備,也只能擊中這一拳。

「你找死!」

數息之後,莊浩就反應過來,眼中儘是森然的血色,整個人氣的有些發抖。

莊浩沒有想到,這個雜役,竟然敢反抗,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若是不把面子找回來,日後他也沒臉在宗門待了。

話音剛落,莊浩便腳步一踏地面,身形便是借力衝向秦林,五指緊握成拳,毫無花哨地直接對著林動胸膛轟去,目光也是柔然銳利起來。

面對著莊浩的拳風,秦林不僅不退,反而直接是在眾多錯愕目光中踏前一步,竟然衝了上去。

「啪!啪!啪!」

秦林雖然是凡體,但再長老爺爺的教導下,多少也有些收穫,一連三拳,竟然都接了下來,雖然看秦林的樣子,接的很是勉強。

莊浩見狀,面子更加掛不住,眼中的煞氣漸濃,再不留手,凜冽的殺機毫不掩飾。

「啪!」

秦林竟然再次擋住了這一拳,但是淬體境的力量遠非秦林這個尚未邁入煉體境的普通人所能抵擋的,莊浩強橫的拳勁直接將秦林的胳膊撞在自己的臉上,整個人更是被這股力量轟的歪了過去。

「啪……啪……卡嚓!」

莊浩一擊得手,再不留情,一連十數拳,每一拳都重重的砸在秦林身上,強橫的拳勁透體而入,甚至傳出骨裂之聲。

秦林渾身溢血,右臂甚至有些不自然的彎曲,顯然是被莊浩的拳勁打斷了。

眼見再打倆下,這個雜役估計就立刻死在這了,莊浩方才收手,雖然看秦林這重傷的樣子,就算現在沒死,也活不了多久了。

但是只要不是死在現場,日後即使死了,也不會有多大麻煩,畢竟誰也不會為了一個不能修煉的廢體雜役,來怪罪自己這樣的弟子,這筆賬,想來誰都會算得清。

「呸……」莊浩擦了擦鼻血,輕啐一聲,看向秦林的目光中,依舊帶著一絲怨毒,即使將秦林打成這樣,心中的惱怒之情依舊未消。

「再敢瞪本少,就將你的狗眼挖出來,以後遇到本少,就給我跪下,不然見你一次,打一次……」

莊浩還想繼續罵倆句,卻被周圍幾個同伴拉走了,倒不是為了秦林,而是擔心遲了早課,被長老責罰而已……


第二章 魔威滔天


院子裡的弟子都去早課了,沒有人停下腳步去關注秦林這個雜役,更沒有人關心,畢竟廢體那樣的普通人,在他們眼裡,實在不是一個世界的,甚至就猶如螻蟻一般。

秦林在地上躺了一刻鐘,神智稍微恢復清醒了些,努力掙扎著,站了起來,艱難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

那是院角的一個破落小屋,裡面沒有太多東西,很是簡陋,自從長老爺爺出事之後,秦林就被趕了出來,只能住在這裡。

努力的爬上了木板床,秦林面朝屋頂,目光有些漠然,又有些不甘,胸腔內不時傳出巨大的痛苦更是令他瘦小的身體不住的痙攣,最後忍不住蜷縮起來,那是人痛到極致的反應。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秦林漸漸感覺不到痛苦了,也聽不見聲音,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快要死了,莊浩的那幾拳可能已經將自己的肺腑震碎了。

但是他並不後悔,若是再來一次,他依舊會衝上去的,只是心中不甘,沒能將莊浩打倒,為什麼凡體就不能修煉!為什麼蒼天如此不公!

秦林眼中雖然綻放出點點不甘的怒火,但伴隨著他的生機的流逝,終是要熄滅的。

終於,秦林的瞬光暗了下去,生機即將歸於虛無。

沒有人注意到,那枚漆黑的戒指上,烏光快速的流轉,最後竟然化作一團黑色的霧氣,瀰散開來,將秦林整個身子籠罩起來,又好似一團黑色火焰在燃燒。

突然,一雙慘白的雙瞳出現在黑焰之中,那是怎樣的一雙眸子?無情、冷酷,充滿了死亡的寒意,像是黑暗時代的魔尊降臨,重新出現在這片蒼茫宇宙中。

秦林沒有絲毫動容,或者說他已經沒辦法動了,看著眼前猶如死神般的恐怖雙瞳,秦林閉上了雙眼,等待著死神將自己帶走。

就在這一瞬間,這片大地之上,無論是東荒、南嶺、西漠、北原還是中域,眾多仙帝道統突然暴起無數神光,通天徹地,無數帝器自主激發,沖天而起,散發出滔天神威,一縷縷仙帝氣息從帝器上緩緩落下,護住山門道統。

眾多聖地之內的大能,也都是突然心有所感,莫不驚悚,遍體生寒,感覺像是有一尊最為可怕與邪惡的神魔從神話時代走來,出現在了今世。

整片大地,諸雄皆顫慄!

眾生顫慄,無數巔峰強者的神念從各宗聖地裡散開,他們搜尋天際,想要追尋,卻感覺整片星空好似都瀰漫著這股氣息,根本無從找起,卻發現更加驚悚的一幕。

巍巍蒼穹之上,一道巨大的裂縫橫貫東荒西漠,露出一輪詭異的黑色太陽,蒼天為眼,昊日為瞳,詭異而驚悚。

只是這股氣息來的快,去的也快,只一瞬間便消失了,恐怖黑瞳掃視天地,終究沒能發現什麼,也漸漸隱了去。

慘白的雙瞳望著眼前半死之人,眼神中露出一絲猶豫,但最終還是重新冰冷起來,沒有一絲感情。

黑焰猛地朝秦林噴湧而去,只一瞬間,就沒入體內,消失不見。

小破屋並不顯眼,秦林在宗門裡也沒什麼朋友,自然也沒有人會來……

第二日清晨,已經毫無生機的瘦小身影,竟然猛地抖動起來,一道道烏光在體表流轉開來。

突然!

秦林的雙瞬猛地睜開,露出慘白的雙瞳,驚悚而冰冷,就這樣直直的盯著黃褐色的屋頂,一直過了近一刻鐘,方才有了些變化,眼珠慢慢恢復成黑色,黑的發亮,甚至有些滲人。

床上的瘦小身影坐直了起來,身上的傷痕竟然全部消失了,斷掉的右臂此刻光潔如初,哪裡有半點受傷的樣子,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卻真實發生了。

秦林看著自己有些稚嫩的雙手,神情開始複雜起來,雙眼露出了十二歲少年不可能有的神色,冰冷無情,像是泯滅了七情六斷絕了人世間的一切情緒,卻又有一絲靈動和憤慨。

「終於……出來了……」

一聲輕歎,遙想當年,遠古莽荒時期,初法時代,萬族林立,他是第一個邁入仙帝境界的人族修士,那時,整片宇宙星空都有他的傳說,傲古凌今,蓋代無雙,也開創了人族的輝煌。

已經屹立在世間的巔峰的他,追求的便是永生之道。

那時的天道也不似現在這般殘缺。

終於!

歷經數萬載,道心圓滿,修為更上一層,踏入了一個從未有過的境界,不死不滅。

就在這時,突然,心中驟然一緊,這簡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數萬年未曾發生,自從踏入仙帝之境,萬界共尊,就連無上禁區亦要執禮相待,此刻修為更上一步,宇宙之大,哪裡去不得,此刻竟然會感到危機。

「轟隆隆!」

不過瞬息而已,恐怖的神能澎湃,身雖未動,卻彷彿被吸入了另一個宇宙。

乾坤顛倒,星河失色,日月無光,無數大帝陣法交織,鎮壓虛空,如天地牢籠,強橫如他也不能短時間破開。

一座座大墳漂浮在虛空之中,無數的浮棺散發著攝人的幽光,猶如阿鼻地獄,滲人的死氣在星空深處瀰漫。

恐怖的颶風從星河深處滾滾而來,每一道風都是黑色的,切裂了虛空,刮出了混沌,大墳炸裂,棺木橫飛,在這一刻,他周圍的虛空都瀰漫著一種肅殺!

一隻腳從黑風中猛然踏了出來,黑色的神衣閃爍,將腳掌包裹,繚繞烏光,滲人的神能鋪天滿地,像是一個來自地獄的神祇衝破了牢籠,突然出現。

雖明知是大恐怖,依舊靜靜地立在虛空之中,靜候這些幕後黑手出現,仙帝的威嚴不容褻瀆。

一連數聲轟鳴,竟然有六道恐怖的身影陸續出現,將其圍在中間,週身黑焰澎湃,眼中閃爍著凌冽的寒光,甚至還透露出一絲驚喜,猶如在打量一個陷入牢籠的獵物一般。

沒有任何預兆,大戰直接爆發,他震驚的發現,這六人的修為竟然都不下於自己,每一尊都在仙帝境界之上,邁出了那一步。

這等層次的生靈,乃是萬族共尊,世間唯一,此刻,竟然會同時出現六人,這簡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要知道,諸天萬界之中,甚至從未同時出現倆位大帝,何況仙帝之上。

而這幾道黑影,甚至放下了仙帝的威嚴,聯手偷襲自己。

那一戰,震古爍今,天地崩潰,神光徹底將這片世界淹沒,即便是下界諸天,也能感受到這股恐怖的帝威,大星顫抖,萬族驚懼。

終究還是敗了,畢竟出手的每一個,修為都不下於自己,不過,自己畢竟已經邁出了那一步,永生不滅,即便被鎮壓,修為也是被那幾道恐怖黑手瓜分,但真靈卻無法被磨滅,最後被封禁在這枚詭異的戒指之中。

在同一個大時代,氣運只能誕生一個大帝強者,仙帝之強,壽元也不過十萬載,一帝隕,方才有新帝出,大帝是唯一的,世間從未出現過二帝同輝。

封禁雖然恐怖,但百萬年的時間,依舊被他找到一點破綻,雖然不能逃脫,卻用一點真靈,引領了一個又一個擁有潛力的少年踏入修道之路,希望有一天他們能重臨仙帝之上,成為永恆的存在,待眾人齊聚,掀翻那片詭異之地!

他差一點就成功了,甚至成功引導他們踏上了無敵之路,踏入了仙帝之境。

但大戰之後,天道破損,任天資強如浮空仙帝,還是戰力滔天如寰宇仙帝,終究無法再邁出那一步。

千萬載的歲月,他依舊培養出數十尊仙帝,雖沒有邁出那一步,但每一尊仙帝,無不是世間唯一,雄姿偉岸,震古爍今,即便是強如聖者,在其面前,也像是螻蟻面對皓月,正對神明,有一種天生的敬畏。

數百尊大帝祭煉,這簡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千萬載的佈局之下,終成現實,大帝神威,睥睨天下,萬物臣服,即便是這枚詭異的戒指,在百尊大帝的不斷祭煉之下,也無法長存。

終於到了今日,他重現人間,但是,也付出了太多太多,現在已經不算是曾經的那個人了,為了這一刻,他甚至和秦林的神魂交融在一起,現在可以說,他也就是秦林。

深深呼吸一口氣,秦林緊緊地握住拳頭,眼神陡然銳利起來,這一世,雖然自己修為不在,只是凡體廢胎,但不論如何,他都必須登臨巔峰,無人能敵!

總有一天,他會掀翻那詭異的世界,將幕後黑手踏在腳下!


第三章 讓掌門來見我


「玄道宗麼……」

秦林十二年的經歷在腦海中飄然而過,區區十二年和自己千萬載的歲月相比,不值一提,甚至談不上滄海一粟,但既然這一世是借他重生,從此之後,他就叫做秦林了。

腦海中宗門的印象,勾起了秦林許多塵封的往事,心裡更是百般滋味,多少年過去,寰宇仙帝已不在世,而他卻活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今天,終於如願重臨人間,但是,身邊的多少傳說都已經消失在雲煙之中。

當初認識寰宇仙帝的時候,寰宇還不叫這個名字,只是一個淬體境的小子而已!

自己帶著他一步步君臨諸天,最終橫推寰宇,成就一代帝君。

可惜,一恍千百萬載,強如寰宇仙帝,也只剩下傳說而已,就連玄道宗,強大的仙帝道統,曾經的巔峰聖國,現在居然只能在封國庇護之下,苟延殘喘。

目光從遠古拉了回來,秦林邁出那簡單的破落小屋,看著周圍熟悉而又陌生的場景,一瞬間有些失神,當初還是自己讓寰宇那小子在這裡留下的道統,這下面可是鎮壓了無數魔頭,甚至不乏大聖乃至聖皇境,只不過,千萬載歲月,這些魔威赫赫的傢伙,想來都已經化作會飛了。

「廢物,這麼快就好了啊,看來本少爺仁慈,下手還是輕了啊!」

遠處突然傳來嘲弄的聲音,語氣甚是不屑,秦林抬眼望去,只見莊浩和幾個外門弟子一起,正大步朝自己走過來,目光斜視自己,一臉高傲的繼續說道:「秦林,看什麼看,沒被打夠麼,還不快點過來,給本少爺跪下!」

周圍的幾個人也是一陣哄笑,顯然,這種事情,在他們看來,正適合用來日常消遣。

轉過身來,秦林聞聲望去,年輕臉上竟然露出一抹淡淡的輕笑:「莊浩?」

「嗯?」本以為秦林會如耗子一般躲著自己,卻不料這個雜役的目光裡竟然沒有絲毫懼色,反倒透露出某種嘲弄的神情,莊浩神情不由一滯。

站在秦林身前,莊浩輕蔑的掃了一眼前者,拍了拍他的肩頭,椰偷道:「你算個什麼東西,本少也是你能直呼其名的?」

望著莊浩不屑的神情,秦林眼中寒光一閃而沒,道:「你這是在取死!」

莊浩連同身後的幾個弟子聞言,似乎沒聽見一般,愣了一會方才放聲大笑,並未因此動怒,反倒被逗笑起來。

「你不過是個凡人,根本不懂修行,也敢對本少不敬。」莊浩放聲大笑,過了好一陣方才平靜下來,望著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雜役,雙瞬慢慢寒了下去,雖然不屑,但被一個凡人威脅,內心依舊很不爽。

莊浩伸出手,向著秦林的臉上輕輕拍來,極盡羞辱之態,冷笑道:「我就站在這裡,看你怎麼讓本少取死!」

秦林抓住了他的手,沒有讓他落下,道:「自始至終,你都高高在上,優越感很強,一個淬體境的廢物罷了,很了不起嗎?」

莊浩揉了揉耳朵,眼中儘是不敢置信的神色,雖然秦林的聲音清脆無比,依舊不敢相信,愣了片刻,方才反應過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若是如你這般廢物,早就直接找塊豆腐撞死算了,也省的出來丟人現眼!」秦林瞟了一眼,非常平靜,古井無波,他說的是實話,十五歲方才淬體三層,竟然還如井底之蛙一般狂妄自大。

「找死!」莊浩看著秦林藐視的神情,瞬間暴怒起來,區區一個廢體雜役,竟敢對自己如此放肆,簡直不可饒恕:「今天不管誰來了,都救不了你!」

臉色冰寒,莊浩雙拳緊握,血脈噴張,眼中森然湧動。

「啪」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突然,秦林猛力掄動巴掌,竟然敢搶先動手,重重的扇在了莊浩的臉上,將其抽飛出去,冷笑道:「廢話真多。」

莊浩有些愣神的摸著自己的右臉,眼中充滿了震驚,沒想到這個廢物竟敢動手,更令他不能接受的是,大意之下,自己竟然沒有躲過去。

「莊浩,你不是吧,被這個廢物打臉……哈哈!」

「你丟人不丟人啊……」

「就算天王老子來了,我也要你死!」 聽著周圍同伴的哄笑聲,莊浩的雙目噴出了怒火,全身氣血沸騰。

莊浩憋屈到了極點,淬體境雖只是修道的第一步,但畢竟已經已經是修士了,相對於凡人來說,在其眼中甚至可以算作不是一類生靈,剛剛發生的事情讓他無法接受,簡直是一生一世的恥辱,他寒聲接著道:「小子,簡直不知死活,你成功的激怒我了,今天本少爺不殺你,就不姓莊!」

但凡修煉,都需先煉體,煉體分九層,前三層為淬體,中三層鍛骨,後三層聚血,每提升一層,氣力和反應速度便遞增數籌,聚血圓滿之後,便可邁入道海境,精氣如海,神力無窮。

道海境圓滿,孕育神輪,進入神輪境界,常人能修成一個神輪,天才弟子能修成倆個,甚至三個,吞吐元氣的速度大大增強,日後勤加修煉,甚至有修成天宮的希望。

倒不是說一個神輪就沒有機會,開創玄道宗的寰宇仙帝曾經就只修得一個神輪,最後依舊鎮壓諸天萬界,只是這樣的人,實在太少太少……

神輪之上乃是塑神境,到了這一境,修士就可以御空飛行,在凡人眼裡,與神仙無異。

其後便是天宮,鍛星,玄元,通神……直至仙帝之境。

任莊浩氣的面色如何猙獰,秦林都懶得多看他們一眼,閒定地說道:「我懶得管你姓什麼,只要別跟我姓秦,你想當我兒子,我還丟不起這樣的人!」

「我要你死!」

聽見秦林這般說,莊浩哪裡還能忍得住,五指緊握成拳,直接對著後者面門打了過去,隱隱間,有著略顯急促的風聲傳來。

一旁的同伴,都是一臉戲虐的看著,等著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雜役的下場,在心裡已經將其定了死刑。

「啪……啪……啪!」

一連三聲脆響,莊浩整個人都蒙住了,看著莊浩臉上露出的鮮紅掌印,一旁的哄笑聲也逐漸降了下來。

如果說一次是僥倖,那第二,第三,第四次又算什麼。

秦林的神情依舊,沒有絲毫變化,嘴角帶著一絲冷笑,斜視著眼前幾人。

雖然修為不在,但秦林千萬載的經歷可不是白混的,莊浩的一招一式在其眼裡,和嬰兒沒什麼倆樣,要是連這都看不透,那也不用想著復仇了,直接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這……怎麼可能!」一旁的幾個外門弟子一臉震驚。

莊浩被抽飛出十數米遠,重重砸在片院牆上,牆角幾塊凸起的碎石險些讓他的肋骨折斷,如果不是他淬體大成,肉身強橫,這下多半直接要骨斷筋折了。

此刻莊浩的臉瞬間腫脹,通紅一片,他掙扎著爬了起來,眼神冰冷,死死的盯著秦林,道:「你」他身為淬體境的修士,何曾受過這樣的羞辱,被一個凡體雜役就這麼抽飛,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簡直羞憤欲死!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莊浩好半天才緩過神來,一臉震驚的望著秦林,剛剛的每一拳好像都被那個廢材提前看透,而自己更是彷彿著了魔一般,每次都把臉往他的掌心上撞。

「這不過是僥倖罷了!」

努力按下心頭的震驚,莊浩怒吼一聲,再次撲了上去,只不過,換來的結果,只是整個腦袋變得跟豬頭沒什麼區別,紅得發紫。

「我就站在這裡,看你如何讓本少取死!」 秦林帶著淡淡的笑意,將莊浩所說之話原封不動還了回去,邊說邊揉了揉自己的手掌,毫不留情面的椰偷道。

「你……」

莊浩的眼裡再沒有一絲狂傲,驚慌的表情顯露出來,心悸的望著秦林。

「你什麼你,想要改姓麼?遲了!」秦林收起玩味的表情,臉色一瞬間沉了下去,冷冷的盯住莊浩,眼中凜冽的寒芒,令後者瞳孔驟然一縮,整個人忍不住向後退去。

莊浩之前的所作所為,秦林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放過他,雙腳交錯,在地上邁出奇怪的步法,一倆步便躍至莊浩眼前,雙手化掌為拳,衝著後者的週身轟了過去。

莊浩心神一驚,雙臂武動,試圖護住週身,卻發現,這只是徒勞,每一拳都從自己想像不到的角度轟了過來,只能任由漫天拳影砸在身上,自己想要反擊,卻震驚的發現,竟然無法摸到秦林一絲衣角。

「啪!」

莊浩重重的砸在地上,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懼和痛苦,自己眼中的那個廢物雜役,每一拳都竟然都能直擊關節軟弱之地。

「你怎麼敢傷我!一個雜役弟子,好大的膽子!現在若是收手還來得及,不然我師尊必定會將你碾成飛灰……」莊浩渾身是血,望著眼前的人影,大聲的嘶吼著,雙腿在地上亂蹬,想要遠離眼前之人。

想到自己的師尊,莊浩的雙眼又恢復了些許神采,甚至一瞬間湧現出一抹猩紅,望向秦林的眼神充滿了恨意。

秦林俯視地看著他,淡淡的說道:「傷了你?你想的太多了,我怎麼會傷了你。」

「這還差不多,你現在退開,我既往不咎!」莊浩見秦林這般說,心中一喜,眼底閃過一絲陰毒,這廢物今天雖然不知發了什麼瘋,但果然還是不敢對自己怎樣,等逃過此劫,就找幾位師兄,聯手將其碾死,區區一個雜役,居然敢這般放肆,必須要死!

「既往不咎?」秦林盯著莊浩的雙眼,彷彿直刺人心,目光冰冷徹骨:「想想這些年你的所作所為,還妄想既往不咎?」

「我是邰長老門下,後天之體的天才,你一個凡體廢物,也敢……」

感受到秦林眼中的森然殺機,莊浩心頭一顫,心中依舊不敢相信,有些驚慌的快速喊道,只是話音未落,就見一隻大腳在眼前快速放大,快若奔雷,直奔自己面門上的死穴而去,而後便再沒了知覺。

秦林一腳之後,直接從莊浩身上大步走了過去,彷彿剛剛踩死的不過是一隻蟲子而已!

「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殺了莊師兄!我要……」一旁的弟子這時方才反應過來,對著秦林的背影喊道,卻見秦林猛地回頭,雙目如刀般刺骨和冰冷,不由心中一驚,壓低了聲音,顫顫巍巍的說道:「我要……我要告訴長老!」

「去吧!最好能把掌門帶上,省的我去找,你去告訴他們,我在無心林等著!」秦林嘴角上揚,輕輕一笑,轉身就走,迤邐而去,留下幾個已經被震驚的有些失神的外院弟子。

發瘋的芒果說:

求評論!求收藏!


第四章 我要當首席


外院弟子雖說不是什麼大事,但被一個雜役弟子廢殺,那就不能接受了,何況這個小子還如此放肆,竟敢對掌門不敬,再加上幾個弟子添油加醋的一番話,玄道宗的七大長老都是怒了起來。

「區區一個廢體凡人,留他在玄道宗當雜役,已經是天大的恩寵了,竟敢殘害同門,如此狂妄,著實可惡,必須要嚴懲!」

長老殿內,一個中年人怒不可歇的喊道,他在七大長老裡排名第六,名叫邰乾,不過也難怪,這莊浩是他教導的弟子,雖然只是外門弟子,但平日裡對其恭敬有加,天賦也還尚可,日後甚至有望凝聚神輪,此刻竟然被一個凡體廢物打成這樣,這簡直是在打他的臉。

「卡嚓」

想到這裡,邰長老忍不住將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繼續罵道:「必須要將這個雜役處以極刑,不然我玄道宗的規矩何在!」

「懲戒是必須的,但是極刑就算了,畢竟他是老八收養的孩子!」最一旁的七長老,摸了摸長鬚,緩緩說道,平日裡他和老八關係不錯,此刻若是不說倆句,情理上也說不過去。

「好!那也要將這個雜役全身骨節粉碎,不然日後如何再教導弟子!」邰長老瞪著七長老,狠狠的說道。

「恩……好吧!」七長老沉吟了片刻,終是答應了,畢竟老八這麼多年未歸,應該是已經不在人世了,留他一命,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他剛剛還說什麼了!」邰長老見其點頭,轉過身來,望著立在門外報信的弟子,淡淡的說道。

「他說,讓諸位長老去無心林,他在那裡等著……」報信之人有些結巴的說道,連他也不敢相信,秦林竟然囂張到這種程度。

「好大的膽子!區區一個雜役,竟然敢讓我們去見他!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本事!」邰長老一巴掌將身下的大椅拍碎,大步走了出去,驚得門外弟子一陣顫慄。

其餘幾位長老也是有些有些驚訝起來,想不通,區區一個凡體雜役,哪裡來的膽子。

七大長老,都是塑神境以上的修士,飛天遁地不在話下,只一瞬間便到了無心林外,只見一道人影,背對著他們,身形雖不高大,但從背影上看,卻讓人有種想要頂禮膜拜的錯覺一般。

「你們可真慢!」感受著身後傳來的幾道氣息,秦林轉過身來,嘴角上揚,神情沒有一絲驚慌。

沒想到,區區一個雜役而已,見到自己等人,竟然不是磕頭認罪,反倒嫌他們來的慢,若不是他們修為高深,六感通靈,甚至都會認為是不是自己耳朵壞了。

「你在說什麼!」

邰長老怒喝一聲,七大長老凌厲無比的目光一齊落在了秦林身上。

然而,彷彿感受不到眼前幾人驚人的氣勢,秦林依然從容,笑著說道:「我說,你們來的可真是慢!」

還未等七大長老說話,秦林撣了撣衣服上的褶皺,頭都沒抬起來:「既然都來了,就省的我再麻煩了,你們告訴掌門一聲,我要當玄道宗的首席大弟子!」

這一番話,令七大長老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壞了,如果不是,那就是眼前的這個小子瘋了。

「秦林!你殘害同門,目無尊長,還不快快跪下認罪!」秦林的一番話,就連大長老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言喝道。

「大長老!身為首席弟子,代掌門管理諸峰弟子乃是分內之事,區區一個外門弟子,竟敢對首席不敬,殺了也就殺了。」秦林望著面帶怒容的大長老,眼神中沒有絲毫畏懼,神色平靜,輕踏一步。

「你這個雜役,是失心瘋了麼!首席大弟子,地位尊崇,天資卓越,怎是你這樣的廢物所能比擬的!還不快快跪下認罪,自廢經脈,也省的我一番手腳!」聽見秦林信誓旦旦,一臉認真的樣子,邰長壓抑不住怒火,罵了出來。

「哦?首席很高貴麼?若不是看在故人的面子上,我才懶得當什麼勞什子首席大弟子!」秦林並不驚慌,慢條斯理地說道,心中卻想起當初和寰宇那小子縱橫諸天萬界的時候。

「簡直是在找死!今日你們誰也別攔著我,老夫要劈了他!」邰長老爆喝一聲,掌心華光綻放,顯然被秦林氣的不輕,準備一掌直接將秦林碾殺。

「慢著!」秦林緩緩說道,抬頭望著邰長老。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現在就算是認罪都已經晚了!」

邰長老盯著秦林,想要在其身上看見一絲驚慌的神色,卻發現,這個雜役弟子眼神中沒有絲毫畏懼,面色從容的有些可怕。

「邰長老,就這麼肯定我當不了首席大弟子麼?」秦林笑了笑,繼續說道。

「廢話!」邰長老的神情甚是不屑。

「既然長老這麼篤信,不如賭上一把!若是秦林引動鐘鳴,這莊浩一事,就交給邰長老處理了,若是敲不動,秦林直接就抹了脖子,也省的長老再費事,如何?」秦林神色從容的繼續說道。

「好!你若是引動鐘鳴,那莊浩便是對首席弟子不敬,死了也是活該,但老夫倒要看看,區區一個凡體,你怎麼過這無心林!」邰長老冷冷的說道,顯然是不信,其餘六位長老也是一臉不信的表情,甚至露出一絲惋惜,本來看在老八的面子,還想保他一條性命,卻沒想到秦林竟然自己找死。

玄道宗的首席大弟子,地位極高,甚至不下於長老,僅在掌門之下,但擔任條件也是極高。要想成為玄道宗的首席大弟子,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穿過無心林,敲響神鐘。

雖然看似簡單,其實艱難無比,數百萬年來,也只有幾位天才絕艷的弟子,方才擔任過首席,他們無一例外,都是皇體,甚至聖體,帶領玄道宗重現輝煌。

而最近的百萬年,玄道宗的首席之位,一直空著,非是不願,實在是沒有人能達到。

無心林和神鍾都是寰宇仙帝在世之時所立,距今不下千萬年, 神鍾雖是隗寶,卻沒有什麼限制,無論是誰都能敲得響,傳說其中更是蘊含大機緣,只是,無心林實在太難通過了,雖然只是石塊布成的,卻彷彿有著無窮玄妙,數百萬載歲月,能穿過無心林,得到機緣的也不過區區數人而已!

「那你可要看好了!」

秦林望著七人,臉上笑了笑,轉過身形,沒有絲毫停頓,逕直走了進去,嘴角依舊掛著弧度。

邰長老見狀,臉上不由露出一抹嘲笑,接著,臉色逐漸嚴肅了起來,最後,不僅是他,其餘幾位長老的神情也都是一起震驚了起來。

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卻又真實的發生了,即使是遠古玄道宗鼎盛時期,誕生的幾個首席大弟子,無一不是小心翼翼,走一步算三步,走走停停,方才勉強通過這無心林。

而眼前這個雜役,卻猶如在自家後院一般,閒庭信步,沒有一絲驚慌,身形沒有半點的滯慢,只一瞬間,便消失在七人視野之外。

「這……」幾個長老看著這不可思議的畫面,一瞬間都有些失神,說不出話來,見秦林的身影消失,轉而看向邰長老。

此刻,見眾人都看向自己,邰長老捋了捋下把上的短鬚,臉色也有些漲紅起來,忍不住恨恨地說道:「鍾還沒響,我看這小子未必能走到頭!」

「當……」

話音未落,悠揚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邰長老的面色也是瞬間變得鐵青,神情一瞬間呆滯住了,驚駭之下,甚至沒發現,掌心多了幾縷鬍鬚。

「這怎麼可能……」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