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愛戀頻道-2019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超凡小師叔04
情痴小和尚
2021/4/28發行
臨淵行14
宅豬
2021/4/28發行
廢土走私商15
浮兮
2021/4/28發行
道祖,我來自地球22(預計23完結)
烏山雲雨
2021/4/28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5
柳岸花又明
2021/4/28發行
神寵之王35
古羲
2021/4/28發行
萬族之劫46
老鷹吃小雞
2021/4/28發行
第一師兄46
言歸正傳
2021/4/28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3(預計54完結)
匣中藏劍
2021/4/28發行
道君64
躍千愁
2021/4/28發行
超武醫神01
步行天下
2021/4/29發行
超武醫神02
步行天下
2021/4/29發行
機械狂潮20
半步滄桑
2021/4/29發行
大醫凌然26
志鳥村
2021/4/29發行
大奉打更人27
賣報小郎君
2021/4/29發行
我欲封天32
耳根
2021/4/29發行
小閣老37
三戒大師
2021/4/29發行
妙手俠醫60
真熊初墨
2021/4/29發行
牧神記64
宅豬
2021/4/29發行
超凡小師叔05
情痴小和尚
2021/5/5發行
臨淵行15
宅豬
2021/5/5發行
廢土走私商16
浮兮
2021/5/5發行
神寵之王36
古羲
2021/5/5發行
劍仙在此40
亂世狂刀01
2021/5/5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3
忘語
2021/5/5發行
萬族之劫47
老鷹吃小雞
2021/5/5發行
第一師兄47
言歸正傳
2021/5/5發行
道君65
躍千愁
2021/5/5發行
伏天氏115
淨無痕
2021/5/5發行
超武醫神03
步行天下
2021/5/7發行
機械狂潮21
半步滄桑
2021/5/7發行
大醫凌然27
志鳥村
2021/5/7發行
大奉打更人28
賣報小郎君
2021/5/7發行
牧龍師30

2021/5/7發行
我欲封天
33
耳根2021/5/7發行
小閣老38
三戒大師
2021/5/7發行
妙手俠醫61
真熊初墨
2021/5/7發行
牧神記65
宅豬
2021/5/7發行
超凡小師叔06
情痴小和尚
2021/5/12發行
臨淵行16
宅豬
2021/5/12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6
柳岸花又明
2021/5/12發行
神寵之王37
古羲
2021/5/12發行
劍仙在此41
亂世狂刀01
2021/5/12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4
忘語
2021/5/12發行
萬族之劫48
老鷹吃小雞
2021/5/12發行
第一師兄48
言歸正傳
2021/5/1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4
匣中藏劍
2021/5/12發行
道君66
躍千愁
2021/5/12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17
請求說頻知識+來找一本無限系列的同人(估計看過的人很少 11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9
轉帖:創世中文網科幻小說《絕世天才系統》作者:稻草也瘋狂 9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荒原閒農》作者:醛石 7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神武戰王》作者:張牧之 6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紅警之從廢土開始》 作者:華麗的虛偽 6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抱劍》作者:夢入秋水 5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 《天人速遞》 作者:抖M殿下 5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機戰無限》 作者:亦醉 5
本週熱門留言
轉貼: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修真之歸家路》作者:宅男二馬 3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驚天劍帝》作者:帝劍一 2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超神幼稚園》作者:銀色紀念幣 24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蟲臨暗黑》作者:獵魔貓 21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17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大宋有毒》作者:第十個名字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軍事小說《特種兵之特別有種》作者:五月十四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遊戲異界小說《王者榮耀之全能李白》作者:嘿嘿人才 16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文娛締造者》 作者:別人家的小貓咪 15
有人可以推薦小說嗎 14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大界果》作者:藍白閣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1/25 16:07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192932

修仙覓長生,熱血任逍遙,踏蓮曳波滌劍骨,憑虛御風塑聖魂!


數萬年前,一場大災劫,徹底改變打亂了所有法則。
在這個修行只能依靠各種靈植的世界之中,從貧困戰亂村中走出的少年陳默,因機緣所致,入了仙途,更有了帶著神秘種植空間的天鑄之寶......
一本帶著誠意的凡人流種田文。


第1章、離鄉


陳國,邊陲,木巖村,是秋。

蕭瑟秋風中,陳默朝著村口重重的跪了下去,三拜九叩一番大禮,再起身時,額頭上早已滲出了絲絲血跡。

他也不去擦,只是看著村口同樣佇立在秋風之中的鄉親,眼眶紅了又紅,卻是強行忍住。

連年戰亂,又逢大旱,早已不是民不聊生四個字可以道盡生活之艱辛,更何況邊陲小村,生活本就艱難,哪裡能抵抗這又是天災又是人禍的折磨?

到了今秋,村中除了陳默已經再無別的青壯男丁,再遭大旱,那地裡更無收成可言。

一番商議之下,年邁的村長終於做出了最後的決定,拿出村中祖傳的一件信物,交與陳默,讓他帶著信物去到舞鳳鎮去尋一個叫做烈陽武館的地方。

「那館主是了不得的人,就只能賭一賭看,他能不能看在祖輩情誼的面上,對咱們木巖村接濟一二,讓那逼迫咱們村子的奸人能夠稍許顧忌一些,也好過了這難關。」

「再不濟,若能收留於你,傳你一些武藝本事,讓你有個立足之地,也算咱們木巖村沒有絕了後。」

這就是村長對陳默的一番交代,也是村長最後的一點期望。

只是故土難離,即便是再窮再破的地方,也畢竟是生養之地,想到這一層,陳默更加心酸。舉目四望,因為乾旱而龜裂的土地,因戰亂就快要荒蕪的遠山,此刻在心中都是再不能替代的風景。

可他不能表現出絲毫的脆弱,從昨夜和村長的一番深談過後,他就覺得整個村子被自己扛在了肩上,他要堅強,而且要活下去,否則就辜負了鄉親們所有的期望。

「走吧,孩子。如今世道不平,出門在外,凡事多加忍耐,更要低調機警。人心不古,為惡之念雖不可有,防人之心切不可無。」見陳默咬著嘴唇遲遲不肯離去,村長上前兩步,又對他叮囑了一番。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可說呢?該交代的已經交代了,話只是話,生存的艱難,在如今這世道娃只能靠自己了。

「嗯。」陳默喉頭哽咽,也說不出多餘的言語,只能重重點頭,又是躬身一拜,這才戀戀不捨的再看了一眼,最後決然的轉身離去。

淒涼風中,陳默有些瘦小的背影更顯淒惶,站在村口的幾個婦人忍不住低低哀泣,誰都知道這一走,陳默是否還能活下來都是兩說。

因為根本就沒有舞鳳鎮,也沒有那什麼烈陽武館,編造這番言語只是為了能夠送走陳默。

雖然不走,在村中苦一些也不至於死。但怎麼也躲不過下月的徵兵,木巖村的人去到戰場沒有一個能活下來的。

唯一的男丁啊,又是重情義的好娃,不這樣說,他是斷然不肯離去的。

看著陳默的背影,村長的嘴唇動了動,在那麼一刻,他也多想叫住陳默,年少就這般離家,面對如此險惡混亂的世道,誰心裡能夠落忍?

但村長到底還是沉默的站在風中,只是任憑風吹走他渾濁眼旁的淚水,揚起他那蒼蒼白髮。

外面的世界,可不是普通人想的那麼簡單。但願娃拿著那祖傳的不凡信物,能覓得自己的大機緣,不僅在這亂世之中活下去,還能魚躍龍門。

半個月後。

已經初冬的北地早早就揚起了細雪,風雪說不得大,卻已寒涼入骨。

冬玉湖,是晟陽城外一處大湖。平日無甚奇特,但到冬日,整個湖面定會早早結冰,晶瑩剔透,如同一塊瑩玉,配上湖岸那殷紅的沐陽花,

是晟陽城最受那達官貴人,公子小姐所喜的一處賞雪遊玩之地。

此時的冬玉湖畔,幾處修建華美的亭台早早的就來了一群人忙碌,生起那暖融融的香炭火,掛起那擋風的錦緞布簾,糕點乾果,酒水肉食如同流水一般的朝著那些亭台搬運而去。

好一副冬日遊玩賞雪盛景,哪裡還有人去在意那個在沐陽樹下已經奄奄一息的小叫花子?

「他快死了吧?」有個忙著佈置的婦人,小聲的問著旁邊一個家丁打扮的男人。

在這世道,死人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自顧尚且不暇,問也只是怕真的死了,壞了來遊玩的老爺們的心情,倒霉的可是他們這些下人。

「看樣子是活不長了。都怪丁二幾個小子下手也狠。這小叫花子在這邊睡覺,趕走就是,也沒必要拳打腳踢嘛。他那小身子骨挨得了幾下?」被問到的家丁露出一番不落忍的表情,但很快就神色一變,冷冷淡淡的說到:「李嬸倒也提醒了我,等下就叫丁二幾個小子去把那小叫花子處理了吧,也別吝嗇幾個銀錢,買上一卷草蓆,人心要善。」

話說到這裡,那家丁就自己忙碌去了。言下之意再明顯不過,就是找一處把這小叫花子給埋了,一卷草蓆就是莫大的恩惠。至於那小叫花子是不是真的死透了,就不是他關心的範圍。總之,埋了就是。

此處說話的地兒,就離那小叫花子所躺之地不足十數米,那家丁和那婦人也沒有刻意放低聲音去掩飾,所以這些話還是被那小叫花子盡數都聽了去。

「這是要把我活埋了嗎?」那原本躺在地上的小叫花子終於動了動,看樣子是要掙扎著站起來,無奈也只是動了一下,身體挪動了不到半米,便又重重的躺下。

雪花紛紛揚揚的落在他的臉上,儘管衣衫襤褸,臉卻意外的很乾淨,仔細一看不就是半個月前離村而去的陳默嗎?

村中人哪裡能想到僅僅半月,陳默就落到這番田地?就連陳默自己也沒有想到,不到半月自己就快要到了絕境。

村中的生活苦,也常常聽村長提起世道險惡,可村長恐怕也不知道,世道險惡到這般境地?

走出村子不到三天,便遇見一群盜匪,說是盜匪,實際上不過是一群飢餓的流民,他們遇見孤身的陳默,就一擁而上,搶走了陳默的包袱。

那包袱中是陳默僅有的兩件換洗衣衫,還有就是十幾張烙餅,外加少少的二十幾個銅錢和一點碎銀。

衣服倒也罷了,但那烙餅和銅錢可是村中人自己都捨不得吃,捨不得用,千辛萬苦湊給陳默上路的盤纏啊。

陳默自然不依,拚命反抗,可他一個十四歲的孩子,如何敵得過一群飢餓的流民?不僅被搶了那個重要的包袱,就連藏在懷中的信物也被搜了去。

那信物是陳默最重要的東西,搶了它去就像要了陳默的命,他發瘋了,像一條小狼犢子般凶狠。

那群盜匪估計被陳默的氣勢嚇住,一哄而散。可信物....到底是被搶走了,只剩下了一顆不怎麼起眼的珠子。

而說起這信物,原本是一柄精美的玉扇,紅絲絛的穗子編成好看的結,用精巧的手法網住了一顆白濛濛的珠子。

陳默剩下的就是那顆白濛濛的珠子,不亮,不精美,不起眼。

「若是拿著這顆珠子去,那武館的人還認麼?」經過這一番災劫,陳重又是傷心又是懊惱,堅強如他也是淚眼朦朧。

可他還不肯放棄,只因事若不成,如何面對為他幾乎拿出了全村細糧和錢財的村民?

向東,一路向東,我還要走下去。

一番休息過後,陳默也只剩下這個念頭,村長說過,一路向東,沿途城鎮打聽,總能找到那個烈陽武館。

可他全然忘記了,自己已經失去了盤纏,而且一番爭搶早已負傷,在這亂世如何能活?

他遇見很多人,沒人對他施以援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路過很多村落,窮苦的人們也打發不起他一碗殘羹冷炙,好心的最多給點兒涼水。

原本不算致命的傷勢,哪有辦法去醫治?缺衣少食的情況下只能越拖越重。

老天爺更永遠不會因為他一個人而仁慈一些,天氣越發的寒涼了,滿是補丁的單衣如何抵擋風雪?

靠著野菜樹根清水過活的陳默走到這晟陽城外,就已是極限。

在下雪的這夜,他身上燙的慌,迷糊中只曉得不要被這風雪埋了,沾濕了身體,求生的本能讓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氣,踉蹌走到了這湖邊的亭台之中,才敢沉沉睡去。

誰知尚在睡夢之中,就被一頓拳打腳踢,然後扔在了這沐陽樹下。

看那些人忙碌,聽那些人言語,才知道自己的存在礙了那些老爺的眼,壞了那些老爺的心情。

如今,更是要生生的被活埋!

在這一刻,陳默想家,想生養他的那個破落小村,想過世的父母,想接濟他長大的鄉親,想最疼愛他的村長。

絕望之中,他更是想起了臨行前一夜村長對他所說之言:「默兒,這世間可不是你看到的那麼簡單。這世間是有仙人的!知道咱們木巖村為什麼不能絕了後嗎?是因為咱們木巖村最老最老的那位祖宗就是一位仙人,時刻盼望著咱們這些子孫後代能重得仙人的榮耀啊...祖訓不可忘!」

「活下去,你要好好活下去...活著,就有希望。」

「活下去!」陳默捏緊了自己的拳頭,度過的艱難半月才知道活下去多麼不易,比起螻蟻都尚且不如。


第2章、仙長


飢餓,寒冷,傷痛...已經快到極限的陳默似已感覺不到,唯有活下去的念頭如同黑暗中唯一的一絲微弱光亮支撐他還維持著意識的清醒,不甘就此被活埋。

得令的家丁們卻是不知陳默所想,已經在距離陳默不遠處的一處地方開始挖坑,那聲聲鏟土的聲音就如同最後的催命符一下一下敲打在陳默心頭。

就算此刻能夠言語求饒,那些家丁也不會放過自己吧?何況他早已認出這幾個挖坑之人便是早上將他打至重傷的家丁!

陳默雖然口不能言,身不能動,但清醒的意識還是讓他心頭分明,自己活下去的希望決計不在這些家丁身上。

那希望又在哪裡呢?陳默想不出答案,只是那強烈的不甘讓他本能的暗暗積蓄著最後的力量,就算要死,自己也要拼到極致才算甘心!

洋洋灑灑的細雪落地無聲,而時間卻是在這無聲之中悄悄流逝,不到半個時辰的光景,一個可埋人的土坑便已挖好。

「快把那小子拖過來埋了,挖這凍土可是費了老子好大的氣力。呸...」坑已挖好,那為首喚作丁二的家丁便罵罵咧咧的催促其他家丁把陳默拖過來埋了。

看那語氣,似乎還怪陳默讓他耗了力氣。

那些家丁自然不敢怠慢,挖這土坑已經費了不少時間,眼瞅著主人們就要來了,不遠處已經傳來了紛雜的腳步聲和隱隱的談笑聲,誰也擔不起這個責罰。

很快,陳默就被拖拽著扔進了那個土坑,在這過程中陳默並沒有任何反抗,好不容易積蓄的一絲力量萬不可浪費在這些家丁身上,已到極限的陳默不知為何腦中卻是意外的清醒,沒有半絲慌亂。

混雜著殘雪的凍土很快就落在了陳默身上,而那談笑聲和腳步聲也越發的近了,眼瞅著那凍土就要埋到自己的胸口,陳默知道已經不能再拖下去,自己想要活命,這便是唯一的機會了。

一念至此,陳默再沒有任何一絲猶豫,那絲用了好久才積蓄下來的微弱力量,讓他握緊了拳頭,終是喊了出來:「救命,救,救救我...」

這一喊,嚇得幾個正在活埋他的家丁『肝膽欲裂』,手中的鐵鏟都快握不住。

要知道陳默這聲音雖不算大,但老爺等一行人離這裡也並不算遠,保不齊就被誰聽見了,而一想起壞了老爺們的心情,要承受的責罰...

其中一個家丁臉色已經變得煞白,扔下鐵鏟便轉身欲跑。

倒是那喚作丁二的家丁是個心狠又果斷的主兒,狠狠的瞪了一眼那要跑的家丁,接著竟然乾脆的高高揚起了手中的鐵鏟,朝著陳默的腦袋狠狠的砸了下去....雖知這小子並沒死透,卻不想他還有力氣這般呼喊,事到如今,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馬上弄死他,之後自己在老爺面前說什麼,反正也是死無對證。

在場的家丁很快就反應過來丁二意欲何為,非但沒有阻止,反倒默認了丁二的做法是最好的辦法,有一兩個反應快的,甚至已經再次朝著土坑,更加迅速的填土。

「我命休矣!」這一刻時間彷彿慢了下來,陳默的腦中只剩下這個念頭,而灰敗絕望的雙眼中也只剩下那冰冷的,閃著寒光的鐵鏟朝著自己砸來,毫不留情,果斷利落。

偏偏就在這時,一陣勁風無故的吹起,風聲呼嘯,揚起地上的積雪混著飄落的細雪,極快的朝著丁二一群人席捲而來。

「這是...?」其中一個家丁遠遠的瞅見,

忍不住驚呼出聲,不曾想才開口喊出兩個字,這勁風已到眼前,挾著巨大的力量狠狠的朝著自己撞來。

還不來及反應,整個人已經被勁風拋起,滾落在了距離土坑三四米遠的地方。

反觀其他人莫不是如此,最慘的是那丁二,足足被拋飛了五六米,撞到了一顆巨大的沐陽樹才堪堪停了下來,如今他正撫著胸口,想要掙扎著站起,卻是萬分費勁。

「王老爺子,你邀老夫到這冬玉湖畔賞沐陽花,原本倒也是一件風雅樂事。只是老夫不解,你家中家丁在此大埋活人,可也是表演給老夫一樂的?」直到此時,勁風已過,一個聲音才在距離土坑十餘米的一處空地響起。

仔細聽來,竟然有一股飄渺出塵之意。

「這是什麼人物?」丁二這時已經掙扎著站起,心中大為慌亂,他家老爺不就是這個聲音口中的王老爺子嗎?聽這人語氣,對他家老爺可沒有半分敬畏之意,反倒有一股居高臨下的意味。

而王家,不要說在這晟陽城,就算在這陳國,也是名門望族,就算王公貴族也得禮讓三分的。

只因為王家壟斷了這陳國幾乎三分之二的草藥生意。

越是如此想,丁二越是畏懼,而其他的家丁早就戰戰兢兢的跪了一地,甚至都來不及爬起來。

丁二也趕緊跪下,心中明白剛才所為肯定已經被來人看在眼裡,只希望來人不要太過計較此事,畢竟誰會為一個小乞兒的性命較真?

這寒冷的天兒,丁二額頭上竟滿是大汗,心中忐忑害怕卻又帶著僥倖,更是忍不住好奇悄悄抬頭,想要看看來人是個什麼人物?

而漫天細雪之中,哪有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只有一個身著普通青衣,鬚髮皆白的老兒站在那裡,面目也是普通,看不出有什麼出奇之處?

這一下輪到丁二詫異,其他的家丁也是滿心詫異,雖知不該以貌取人,但老爺哪一次請來的貴客,會是這般模樣?就算微服出遊,也掩不住那天生的貴氣。

就在這些家丁詫異之際,急促紛亂的腳步聲已經朝著這邊飛奔而來,不多時,一群衣著華貴之人便已經朝著那青衣老兒聚攏而來,領頭也是一位老兒,只不過比起那青衣老兒,這位老兒可謂是貴氣沖天,一看便是貴族人物。

看到此人,丁二趕緊低頭,身子更是忍不住抖索起來,這位貴氣沖天的老兒不是別人,正是王家的老祖宗,平日裡深居簡出,現任王家家主王老爺是他的孫兒。

怎麼這次這老祖宗也出來了?丁二怕的緊,而王老祖的下一句話卻是讓丁二嚇得差點兒『魂飛魄散』。

「王延貴管束下人不周,竟讓他們做出如此為非作歹之事,王延貴慚愧。還懇請李仙長贖罪。」說話間,那王家老祖竟然朝著那青衣老兒深深一拜。

連同所有王家子弟也都深拜了下去,同時懇請李仙長贖罪。

「仙長?仙長?是那傳說中的仙人嗎?」此時的丁二褲襠已經濕盡,卻似乎忘記了害怕,麻木的腦中儘是仙長二字,他不敢相信這世間真有仙人,可是想起剛才那無緣無故的勁風加上王家老祖的態度,卻是由不得他不信。

「還不來人,將這幾個肆意妄為,草菅人命的下人綁了送官?簡直壞我王家家風!」

「李仙長,這坑中之人我王家會全力救治。來人,去王家藥庫將那百年血參速速取來...」

那被喚作李仙長的老兒沒有任何表示,反倒是王家之人開始忙碌起來,沒人再在意被綁起來的丁二幾人,全都指望這次事情能處理的妥帖,萬萬不可惹得李仙長不快,要知道能和仙長搭上關係,可是王家拿出了自己的家族底蘊,一棵傳說中已有九千年的藥草才換來的。

「罷了,救人之事不用你等操心,我和這坑中之人在他生死之間相逢,便是天定之緣。所以,人還是我來救罷。」終於,這李仙長淡淡開口,阻了王家之人忙碌。

他修煉到了這般歲數,如何不清楚王家之人哪裡會在乎一條人命,皆是為了討好他罷了。而於他而言,仙道殘酷,人道亦是無情,天下人他哪裡救得過來?

今日出手一是他口中的天定之緣,二無非則是他感念坑中人強烈的求生意志,不就是和修行一途如出一轍,在逆天萬難之中求得一線生機嗎?

說話間,UU看書www.uukanshu.com 李仙長一揮衣袖,右手揚起,坑中凍土飛揚,一具瘦弱的身體從中飛出,只是一瞬便被李仙長抓在了手中,然後輕輕放在了地上。

此時的陳默耗盡了最後一絲力氣,哪裡還有意識?只是在最後的模糊間隱約記得那奪命的鐵鏟並沒有落到自己頭上,反倒是隱約聽見了一個老者說話,但說了些什麼,陳默來不及聽清,便就昏死過去。

是以,自己是得救了嗎?這是陳默昏死過去以前最後一個念頭。

而這時,眾人也才看清原來坑中之人竟然是一個小乞兒,看那樣子,恐怕只有最後一口氣吊著命了,就算不埋了他,怕也活不過今天。

王家老祖更是腹誹,今日差點兒就被這樣一個乞兒壞了大事,看來以後定要約束一下家中囂張的下人,以免真為家中惹出什麼天大的禍事。

眾人各懷心思,李仙長卻是懶得理會,他輕描淡寫的不知從哪兒『變』出了一顆藥丸在手,想也不想便塞入了乞兒的口中,然後伸手一拍,那乞兒便不自覺的嚥下了藥丸。

藥丸入喉,眼瞅著那乞兒呼吸就平穩了下來,李仙長沉默不語,拉過了乞兒的手腕,一絲靈力入體,探查起他的傷勢。

心中默想,既然救人便一救到底,等這乞兒傷勢盡復,便在世俗間尋個關係,好生安頓他罷。

可李仙長萬萬不曾想到,只是普通的探查竟然有了不同尋常的發現......他不禁掩不住欣喜,可忽而又皺起了眉頭...

倒是看得王家眾人越發的戰兢,不知這李仙長到底葫蘆裡賣得是什麼藥?


第3章、空桑仙門


「你可就是烈陽武館的館主?我找得你好辛苦!」陳默跪在一魁梧大漢身前,痛哭失聲,流浪月餘,總算不負鄉親眾望,找到了烈陽武館的館主。

「什麼?你是那修仙之人,和我村中老祖頗有交情,要教我修仙之術?」忽而,哪裡還有武館館主,倒是一位仙風道骨的仙人站在了陳默的身前。

陳默狂喜,若然當了仙人,更是能救得了村中人,他如何不願?可是,剛欲答應,那仙人卻變作了一青面獠牙的惡鬼,一把抓住了陳默獰笑:「你已死了,還妄想修仙?跟我去那地獄一起見閻王罷!」

「不,不要!」陳默猛地掙扎坐起,村子還在水深火熱當中,烈陽武館還未找到,自己也未安身立命以圖找到救村之策,怎麼就能去見了閻王?

可是眼一睜開,入眼卻是一清雅竹屋,陳設簡單卻是雅致,伴隨著裊裊輕煙升騰起的清幽香氣,如夢似幻。

哪有什麼館主,也未見仙人,更沒有那勞什子惡鬼?陳默忍不住鬆了一口氣,終是明白原來之前那種種怪異皆是夢。

可是!陳默臉色猛地一變,顧不得擦拭一下額頭汗珠,便伸手入懷緊張的找尋,當熟悉的觸感傳來,他才鬆了一口氣,那珠子還在,自己總算不至於完全丟了村中祖傳的信物。

確定下了這些,陳默心中才稍安,但旋即又惶恐了起來,這陌生的竹屋是什麼地方?自己是活著的,還是已經死了?莫非地獄其實就是這般模樣?

一時間,陳默無措,望著這清雅的竹屋更不知要如何是好?

卻在此時,伴隨著『吱呀』一聲推門聲響起,竹屋的門被人推開了。

陳默一驚,下意識的想要躲閃,卻聽得一個略微冷淡卻清朗的聲音在屋中響起:「三日,你總算是醒了。」

陳默縮在牆角,心跳的厲害,可他卻是不笨,很快就聽出了來人的意思,大概是講他睡了三日才醒。

如此說來,陳默忍不住喃喃自語,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那我還活著?」

說話間,陳默終是看清了來人,竟是一個俊朗無比的青年,一襲白衣更顯風姿,若不是神情冷淡,怕是所有人見了都會忍不住心生好感。

反正陳默流浪世間這許久,自問是從未見過如此好看之人?

「你當然是活著,師父他要在世俗救人,焉有救不回之理?」許是陳默的問題太傻,那冷淡青年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一絲笑意,這一笑更顯他翩翩公子之風,但很快他便收斂了笑意,憑空的手中多出幾件物事。

聽聞冷淡青年之言,陳默一愣,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便回想起來,他只是清晰的記得,在那冬玉湖自己差點被人活埋,後因不甘呼救,卻又要被那惡僕丁二結果了性命...怎麼就憑空被救了?

可仔細一想,又不甚肯定的想起,那丁二的鐵鏟終究是沒有砸到自己,反倒模糊間有個老者說了什麼?

莫非這些記憶都是真的?自己是被那老者救了?那老者就是這冷淡青年的師父?

陳默雖出身小村,但身為村中唯一男丁,村長關愛,從小教他識字讀書,也算聰慧明理。很快便想明瞭其中關鍵,一個翻身,便起身要拜。

誰想還未拜下去,便看見那青年手中陡然多了幾件物事,驚得陳默一個趔趄,後退了好幾步,才堪堪站穩了身子,眼睛卻是瞪得老大。

這是什麼手段?憑空就從手中變出了東西?難道,難道...陳默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來,

心跳也不受控制,差點就蹦出了喉嚨。

還容不得冷淡青年說話,陳默便猛地就要跪下,口中連聲說道:「謝謝仙人救命,仙人收我為徒罷!村中人還在受苦,仙人,我...」

因為太過激動,陳默語無倫次,卻懊惱的發現自己是如何跪也跪不下去,抬頭,卻發現冷淡青年正平靜的望著自己,跪不下去怕也是他的手段,看來是不想收自己為徒吧?

想到這裡,陳默悲從中來,好不容易遇得仙人,卻入不了仙門,那村中人....想到此處,陳默不禁眼眶泛紅,心中更是急切。

「我不是什麼仙人,只是修仙之人,世俗人不懂這修行之事,才妄稱我等一聲仙人。實際上,我等只能算做修者。」也是此時,冷淡青年緩緩開口了,說話間,更是一揮手,一股柔勁便托起了陳默,讓他又重新做回了床上。

「修者聽來雖好,實際上前途比起世人卻是更加險惡,與天爭命哪有那麼容易?況且,修者不是人人能做,沒有靈根,何以感應天地之靈氣?」

「你為我師父所救,能帶上這空桑仙門,也是有靈根之人。只可惜....」冷淡青年話到此處,便閉了口。

可這一席話卻聽得陳默雲裡霧裡,似懂非懂,修者有仙人手段?但又不是仙人?而且很辛苦?什麼靈根?自己有?但又可惜?

陳默想要追問,但這些聞所未聞之事卻塞滿了他的腦袋,讓他呆呆的一時消化不了,想要問也不知從何問起。

而那邊那冷淡青年卻不再多言,放下先前變出的幾樣物事,只是一揮手,手中便又多了幾粒晶瑩剔透,有半個小指大小,散發著異鄉的米粒出來。

陳默還未來得及看清那米粒的具體模樣,就見那冷淡青年快速的連掐了幾個手訣,米粒揚起,被憑空出現的一團清水包裹住,落到了桌上的一個空碗中。

而那碗又輕飄飄的飄起,與此同時,一團小小的火焰出現在青年手中,只見他輕輕一彈,那火焰便飄向了空中之碗,包裹住了它...

很快,屋中飄起了濃郁的米粥之香,已經很久沒有飽食過的陳默忍不住連吞了好幾口唾沫,強烈的飢餓感傳來,讓他連之前想些什麼都忘記了。

不過半柱香的功夫,火焰熄滅,一碗濃稠的,還冒著熱氣咕嚕作響的熱粥便又穩穩的落在了桌上。

陳默不解,何以幾粒米就能熬出如此濃稠的熱粥,而冷淡青年再次開口:「你重傷初癒,又昏迷三日。這碗靈谷粥,就算我送你補身之物。」

說到這裡,他略微猶豫了一下,又開口說道:「我師父李懷仁,是為空桑仙門長老,也是當日救你之人。你身懷單屬木靈根,實為罕見,只可惜靈根駁雜不入品,只能算做聊勝於無。可相逢即是有緣,師父想起座下有靈田一畝還無童子打理。」

「你雖不是靈植童子,但身懷木靈根,天生親近草木,打理靈田也未嘗不可。是以,師父將你帶上山來,收為他坐下童子。」

陳默原本一心惦念著桌上熱粥,卻被冷淡青年一席話再次說得目瞪口呆,冷淡青年話語中有很多東西他聽不懂,但大致也能聽出自己是被留在了仙門,大概要去打理什麼田地。

雖然沒有被收為弟子,陳默心中也是激動感激無比,若是他沒聽錯,他好像並沒有資格留下來的。

在此等心情之下,陳默想要站起來再拜,卻又被冷淡青年阻止。

他朝著門外走去,口中只是說道:「我在桌上留了幾件物事,你若有任何不解,細讀其中一本名為《空桑仙路志》的書便能明白。」

說到此處,冷淡青年忽然回頭,望著陳默問道:「你可識字?」

陳默有些呆呆的點頭,冷漠青年卻已回頭,頭也不回的走出了竹屋,屋門自閉,隔了好一會兒才又傳來了他的聲音:「師父在俗世無意之中得到緊要藥草,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是以會閉關一些時日。你既為師父座下唯一童子,師父也叮囑我關照於你。所以,我從今往後便算做你半個師兄。」

「我叫葉飄零,他日相見,喚我作葉師兄即可。桌上的粥別等涼了,早些喝。」

聲音隨著葉飄零的離去,漸行漸遠,陳默聽聞卻鼻子酸得厲害,自他出村流浪,所遇之人不知凡幾,待他都皆如螻蟻。

卻不想誤打誤撞入了這什麼空桑仙門,遇見如此一個看似冷淡之人,卻是真心待他。

不嫌他乞兒身份,認他做師弟不說,身為仙人還親自為他熬粥補身。

陳默雖經歷世間薄涼,心性轉變,變得謹慎提防,卻還始終不敢忘知恩圖報一詞,在葉飄零這番對待之下,已經默然決心,此生定報師父和葉師兄之恩。

平復了一陣兒心情,陳默起得身來,端起桌上那碗還溫熱著的熱粥,大口的喝了起來。

原本陳默以為一碗粥絕不足以填飽自己的肚子,卻不曾想到這碗香氣撲鼻的熱粥只是一口下去,便化為了滾滾的熱流滾落入腹,腹中哪裡還有半分飢餓的感覺?

饒是如此,這粥的香甜美味卻是陳默從不曾嘗過,儘管已不覺飢餓,陳默還是忍不住將這碗粥喝了個碗底朝天。

一碗粥罷,陳默覺得四肢百骸都暖融融的如同泡在溫泉之中,動一動身體盡覺有使不盡的氣力,哪裡還有曾經留下的傷勢之痛?!

感慨了一番仙門之物果然不同凡響,陳默的心情已經徹底的平靜,目光不由得就落在了桌上葉飄零所留下的幾件物事之上。


第4章、竹屋小田


時光荏苒如白駒過隙,轉眼間,陳默來到空桑仙門已經足足半年的時光。

比起當初那個流浪的小乞兒,如今的陳默已經強壯高大不少,隱隱有了些少年模樣,唇角頜間不知何時也有了幾根青黑嫩須冒出,倒是皮膚許是因為修煉的緣由變得白皙了好些。

偶爾,在河邊打水之際,瞥見自己的模樣,陳默都還兀自不信,自己會變成這般模樣,倒像極了世俗間的清秀書生,哪裡還有曾經那個瘦弱乞兒的影子?

這一日,天光未亮,一輪半月還掛在西邊不曾落下,陳默便已打著哈欠推開了屋門。

打來沁涼的井水,簡單的洗漱了一番,陳默就已精神了不少。大步的朝著屋前不遠處,屬於他打理的那一畝靈田走去。

今日算上日子應該是月初五,切不可耽誤了讓靈田中的靈谷曬半個時辰月光,再澆上適量的靈泉,迎那初生的旭日之光。

心裡盤算著,陳默已經到了靈田跟前,用隨身的玉符打開了靈田的護罩,讓田中的靈谷盡情的開始吸收月光的太陰之氣,又匆忙提了桶子,朝著山腰的靈泉走去。

天還未亮,山路安靜,只有影影綽綽一路的古木奇葩倒影隨風搖曳,伴隨著陳默前行。不過幾步,又有奇石凸起,陡峭急彎,陳默輕鬆越過,就見溪流環繞,瀑布倒懸,映襯著遠方山影,雲遮霧罩,美不勝收,好一副仙家氣象。

只是如此美景看得多了,也沒有了感覺,比起初時葉師兄帶他來此地的新鮮震撼,陳默如今連欣賞的興致都沒有,反倒是腳步越發的快了。

空桑仙門,擅長種植,煉藥。所以,是陳國三大仙門之中唯一有靈田和靈泉的仙門,其餘二門即便實力強於空桑仙門,但苦於沒有種植煉丹之術,也只能默認了這個事實。

但就算如此,整個偌大的空桑仙門也僅僅只有靈田120畝,靈泉更是只有一口。

陳默若不早些趕去,接上小半桶靈泉,說不得就要等上許久,錯過了今日灌溉靈谷的最好時機。畢竟,靈泉只有一口,排隊等著打靈泉水的門人又太多。

若運氣壞一些,不巧遇上哪個門內高層今日需要多一些靈泉,他便只有空手而回。

匆忙的腳步間,陳默只用了不到兩刻的時間就已到了山腰處的靈泉所在。

守著靈泉的是一位張姓中年男子,也屬空桑仙門雜役,遠遠的看見陳默,便是招呼了一聲:「默哥兒,今日又是恁早?這靈泉水離了泉眼,若是放了超過兩個時辰,可就沒了靈氣啊。」

陳默憨厚的笑笑也是不答,來山中半年有餘,常來這裡打靈泉,和這張姓雜役也算相熟,他心知張姓雜役也是好心提醒他,別為了爭搶這靈泉故意早來打水,反倒讓靈泉失了靈氣,或是錯過了最佳灌溉時間。

見陳默不答,張姓雜役也就不再多言,而是掏出了幾張玉符,對應相應的手印,開了這靈泉的護罩,讓陳默進去打水,他在旁無聲的守著。

仙門規定,靈泉之水,每次來取,最多兩壺,也就是陳默手中水桶小半桶的量,多了那可是不許。

當然,如若宗門長老啊,核心弟子之類可以多取一些,但也有相應的規定。

一入靈泉,靈氣撲面而來,陳默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慨若是能在此地修行,怕是自己也能早日突破練氣一層。

可惜,這並不可能實現,就連掌門也沒有在此地修煉的資格,要知道若是任人在這裡修煉,

可是會奪了靈泉的靈氣,讓泉水變成普通山泉。

拋開這些胡思亂想,陳默開始專心的取水,不能多了一分,但也決計不能少了,對於靈泉一點一滴陳默可都是計較。

張姓雜役耐心的等著,也並未因為陳默之前的不答而心生不滿。在空桑仙門幾十年,即便沒有資格打理靈田,張姓雜役心中也是清楚,就算同一種藥草,同一畝靈田,每個打理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手法,是以往往收穫大有不同。

這裡面處處有玄機,要是問到別人的機密,別人如何會答?

也正因為如此,這修仙界才有特殊而又地位超然的修者——靈植師。

靈植師難得,就算空桑仙門這樣以種植為長的仙門也僅僅只有三位,靈植童子倒是有一百來位,恰好能夠打理門中靈田。

說起來,不是靈植童子而又能打理靈田的,恐怕只有眼前這位陳默小哥了。

想到這裡,張姓雜役砸了砸嘴,若他沒有記錯,這默哥兒種植的是最普通卻又需求最大的靈谷,而以他多年的見聞,從未聽說靈谷能在徹底日出前灌溉的。

想到這裡,張姓雜役又有心開口提醒陳默。曾經,也不是沒有經驗不足的靈植童子為了搶到靈泉,來提前打水,反而弄巧成拙,收穫欠佳的事情。

但這時,陳默卻已經打好了水,笑笑對張姓雜役招呼了一聲,便匆匆離去,讓張姓雜役只能搖頭歎息,身為一個雜役,他也不能管那太多閒事。

打水歸來,陳默掏出專門用作計時的靈刻計來看了看,離靈谷曬滿半個時辰的月光,還有差不多半刻的光景。

陳默不敢停歇,趕緊去井邊打了十桶水又三分之二桶水,倒入了靈田邊的大石缸中,再小心的,一滴不剩的把靈泉倒入其中,這是他計算的最合算的比例。

做完這一切,時間剛好過了半個時辰,眼見著那懸西的月亮慢慢的就沒了影子。

陳默取出了一個葫蘆瓢,嚴格的按照四分之一個葫蘆瓢的量,開始給每一株靈谷灌溉。

這活累人又要細緻,但陳默做得很快,手腳麻利有條不紊,當初升的旭日剛剛露頭,灑落第一絲光芒的時候,陳默恰好為最後一株靈谷澆上了靈泉。

『呼』,早晨的忙碌終於到此為止,陳默帶著喜悅的笑容,看著自己靈田中長勢喜人的靈谷忍不住歡呼了一聲。

到底還是少年心性,陳默乾脆的脫了已經汗涔涔的上衣,一下子四仰八叉的躺在了靈田之旁,清晨的微風吹過,陳默微笑閉目,似乎就能感覺每一株靈谷的愉悅滿足之意。

這就是師兄口中木靈根的神奇嗎?陳默一點兒都不以為這愉悅滿足之意是自己的錯覺,反而他很堅信自己的感覺。

就是憑著這感覺,他知道了每月初五,二十二這兩日靈谷最好能曬半個時辰的月光,知道了多少靈泉才能滿足靈谷的最低所需,知道了許許多多的竅門...

這些竅門,是當初師兄留給他的《靈草培育心得》一書中所沒有的,一開始他也並不能確定是否正確,在小心的試驗了幾次,發現靈谷長勢越發好了以後,才確定了這就是正確的,這真的就是屬於單屬木靈根的天賦!

休息了不到盞茶時間,陳默便從草地上一躍而起,走到井邊,打來井水痛痛快快的洗個澡,就衝入屋中拿出了好幾本書,又回到了靈田旁邊。這靈田打開護罩之時,可要隨時的守著,以免被那些害蟲鑽了空子,啃噬了靈谷葉子。

這幾本書是當初他初入空桑仙門那日,師兄所交給他的,如今已經翻的頗為破爛,細看書名,分別是《靈草培育心得》、《靈土改善十八法》、《靈草防治病疾經驗七十八則》、《空桑仙路志》等。

陳默的目標很簡單,他不認為自己是那天生聰穎之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所以要笨鳥先飛,將這些基礎的書籍倒背如流才肯罷休。

即便其中的《空桑仙路志》只是一本講解修仙界基礎常識的書籍陳默也不放過。

而在這堆書中卻有一本薄薄的冊子,顯得較新。

這本簿冊名為《養元訣》,是葉飄零交給陳默唯一一本關於修行的書籍。不過卻是殘本,記錄的不過是練氣一層的功法,之所以較新,是因為其中只有三十幾句口訣,陳默早已將它倒背如流。

可如今半年過去了,陳默離突破練氣一層還是遙遙無期。

上午的時光易過,很快,便已到了午時,陳默終於放下手中的書本,伸了個懶腰,準備去給自己弄點兒吃食。

可卻無意間瞥見了放在石上的《養元訣》,勾起了陳默的心事。

《養元訣》不過是陳國修仙界最基礎的一本修煉功法,它流傳甚廣,只因極易入門。

而關於《養元訣》原本還有一些故事,但這些對於陳默來說都太過遙遠,他在乎的只是根據記載,就算最差的雜品靈根修行《養元訣》也可三月便突破練氣一層。

可自己,足足修了半年卻還看不到突破的希望。

這就是天命不可違嗎?就如自己是木靈根,的確就可以感應草木,也如自己靈根駁雜不入品,終其一生都修煉無望嗎?

陳默其實根本就沒有師兄般的大志,想要走到修行盡頭,終得仙命。

他只是希望能夠盡快的修到練氣三層,如此才有退出山門,返鄉建立家族的資格。

他的理想僅此而已。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