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t-2018
fb-2018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伏天氏09
淨無痕
2018/9/26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11
浮兮
2018/9/26發行
不朽戰魂12
拓跋流雲
2018/9/26發行
聖武星辰14
亂世狂刀01
2018/9/26發行
無敵煉藥師23
憤怒的薩爾
2018/9/26發行
不死神凰24
寫字板
2018/9/26發行
絕代神主29
百里龍蝦
2018/9/26發行
仙帝歸來41
風無極光
2018/9/26發行
極品玄醫63
鐵沙
2018/9/26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0
遠瞳
2018/9/28發行
全職鬼皇13
浮兮
2018/9/28發行
仙武都市26
月藏鋒
2018/9/28發行
超神機械師31
齊佩甲
2018/9/28發行
修真聊天群42
聖騎士的傳說
2018/9/28發行
完美神醫54
步行天下
2018/9/28發行
天界戰神60
笑南風
2018/9/28發行
妙醫鴻途66
煙斗老哥
2018/9/28發行
最強紈褲95 (96完結)
夏日易冷
2018/9/28發行
執掌天下04
阿拉丁
2018/10/3發行
伏天氏10
淨無痕
2018/10/3發行
不朽戰魂13
拓跋流雲
2018/10/3發行
聖武星辰15
亂世狂刀01
2018/10/3發行
無敵煉藥師24
憤怒的薩爾
2018/10/3發行
不死神凰25
寫字板
2018/10/3發行
逆天劍皇83
半步滄桑
2018/10/3發行
終極戰兵90
梁七少
2018/10/3發行
至聖之路101
永恆之火
2018/10/3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1
遠瞳
2018/10/5發行
全職鬼皇14
浮兮
2018/10/5發行
絕代神主30
百里龍蝦
2018/10/5發行
懶神附體31
君不見
2018/10/5發行
凌天神帝35
君天帝
2018/10/5發行
仙帝歸來42
風無極光
2018/10/5發行
修真聊天群43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0/5發行
天道圖書館73
情痴小和尚
2018/10/5發行
修煉狂潮74
傅嘯塵
2018/10/5發行
丹武霸主01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9發行
丹武霸主02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9發行
執掌天下05
阿拉丁
2018/10/9發行
不朽戰魂14
拓跋流雲
2018/10/9發行
不死神凰26
寫字板
2018/10/9發行
仙武都市27
月藏鋒
2018/10/9發行
完美神醫55
步行天下
2018/10/9發行
逆天劍皇84
半步滄桑
2018/10/9發行
最強紈褲96 完
夏日易冷
2018/10/9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歷史軍事小說《北宋誌願者》•作者:愚公子魚 7
懺情錄4 6
轉帖:起點架空歷史小說《大文豪》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5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逆天魔仙》 作者:黑翼劍士 5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劍逆天穹 》作者:EK巧克力 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真武破天》作者:開玩笑 3
轉帖:起點武俠新書《白袍總管》 作者:蕭舒 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傳道大千》小說作者: 猛虎道長 3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新書《大軍師》 作者:離人賦 3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17k 古装言情新書《一品厨娘》 作者:墨白墨 663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93
转帖:起点科幻小说新书《穿越在电脑的巫师》 作者:霍德晟喃 82
台灣現在看小說網的人是不是比以前少很多??? 72
轉帖:縱橫都市娛樂小說《全音階狂潮》作者:靈宇 68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時停五百年》作者:作夢DR 68
转帖:起点玄幻小说新书《传道大千> 作者:猛虎道长 67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大俠給跪》作者:十八大師 61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仙界科技》作者:想枕頭的瞌睡 57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妖孽仙皇在都市》作者:傲才 53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一世獨尊》作者:月如火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4/10 15:02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578305.html

一縷劍光鎖住八道絕世凶魂,窮奇、燭龍、鯤鵬、螣蛇……

少年體內,為何隱藏著此等秘辛?

封印鎖鏈,層層破碎。

燭龍之目,窮奇之力,鯤鵬之翼,螣蛇魅影……

帶給他一項項逆天神通。

這一生,只問今朝,不求來世。

這一劍,刺碎凌霄,踏破九天!


第一章 青雲劍奴


「沒死?」

林雲張開眼,看著平坦的胸口,第一個念頭便是沒死。

他記得自己,難得清閒登泰山遊玩。

誰知道登上山頂的剎那,一抹劍光,穿胸而過。

還來不及反應,當即失去了意識。

「好痛!」林雲突然捂著頭,臉上露出掙扎的表情,

痛,頭痛欲裂,一道道記憶強行湧來。種種畫面,如電影一般,飛快的閃爍。

記憶的融合,沒去多長時間,可林雲卻感覺過去了十多年。

等他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神色漸漸緩和,雙眸之中,已經充滿了冷靜。

原來真的沒死,他穿越了。

來到了這名為玄黃的世界,附身在天水國邊陲一名小小的劍奴身上。

或許冥冥之中,有天意的存在,劍奴的名字也叫林雲。

記憶的融合,讓他知道,自己今年十五歲。於三年前加入青雲宗,資質太低,沒有成為青雲弟子。

只得在門內洗劍房打雜,成為了一名劍奴,專職門內弟子長老等人佩劍的養護。

好在青雲門並不是以劍為主的宗門,讓他並不是特別忙碌,每日都會有些許空閒的時間修煉。

玄黃世界,實力為尊。

生為劍奴,還能得到一個修煉的機會,已經十分難得。

青雲宗內也有規矩,凡是雜役,只有修煉有所小成,都可以成為正式弟子。

正是這個規矩,一直激勵著林雲,讓他甘願為奴,沒有離開這青雲門。

可惜,這林雲毅力足夠,悟性太差。修煉三年也不過武道兩重,遲遲無法進入三重。

而成為外門弟子的標準,正是武道三重,便是這一步之遙,將林雲始終擋在外門之中。

林雲心中暗自沉吟,身位劍奴,修煉時間、資源都有阻礙。可整整三年,都沒法突破到武道三重,這原主人的悟性還是有點平庸了。

「既然重活一次,那便好好活下去,在這個世界林雲的名字,同樣可以四海揚名!」

說來奇怪,對於穿越一事,林雲適應的很快,片刻就給自己定下了目標。

或許,和他前世的職業,有很大的關係。讓他無論身處什麼樣的環境,都能保持冷靜。

前世他身位一名天才律師,熟知律法,可過目不忘,以冷靜沉穩著稱。

出道以來,無一敗訴。

「先試一番,這具肉身,到底是何資質。」

沉聲說了一句,林雲推開小木屋,來到了門前的一塊空地上。

擺開了猛虎拳的架勢,林雲腳踩步伐,一拳一拳的打了起來。

猛虎拳,聽這名字,便知道一門大路貨色的拳法。事實上也是,基礎功法中,比這猛虎拳要好的,在青雲門中不知有多少。

只是身位劍奴,能得到的也就這個了,不是正式弟子,根本無法獲得青雲門的種種資源。

何為基礎功法?

武道十重,前三重練皮骨練經脈,中間三重連肉練血練五臟,後三重通筋、化骨、換髓,登上十重巔峰。

基礎拳法,便是專用來打磨肉身,改善經脈骨骼血肉,為日後漫漫修煉之路,打下基礎。

呼呼!

拳風赫赫,吹起地面之上片片落葉,林雲全身舒暢,沉浸在一股奇妙的感覺之中。

奇怪,這猛虎拳,今日我怎打的如此順暢。

記憶之中,林雲以往打這一套拳時,都是晦澀難懂,只會依葫蘆畫瓢。

徒具其形,不明其意。

可今日打起來,林雲卻是感到大腦清明,種種一切,瞭然於心。每打一拳都會有一股熱流在體內流暢,瞬間就明白拳中要義。

猛虎拳一共十八式,前面十五式,都只能用來養生煉體。後面三式,則是用來攻伐戰鬥,需要較高的悟性才能練習。

分別是,虎嘯山林,猛虎下山,百獸來朝。

猛虎拳的精華,全在這三招之上,不過以前的林雲卻是沒有練成。前面十五式都是一知半解,又怎會將心思,放在後面三招上。

轉念之間,前面十五式,全部打完。四肢百骸,一股股熱流,到處亂竄。

林雲目光一沉,猛虎拳的心法在腦海中掠過,趁著這股感覺。把握住體內亂竄的熱流,輕喝一聲,打出了猛虎拳十六式虎嘯山林。

吼!

一拳打出,體內熱流沸騰,全部竄到右手之上。彷彿有一頭猛虎的虛影出現在林雲身後,發出一聲怒吼。

緊接著,全身骨骼,彭彭爆響。整整響了百聲,聲聲如怒,猶如虎嘯。

狂風一陣陣的亂吹,空地之上的殘葉,在空中飄舞,碎成無數殘屑,嘩嘩落下。

體內熱流依舊在不停竄動,渾身暖洋洋,無比舒暢。

「這是內勁!爆骨百響產生內勁,這是突破二重的標誌,我達到了武道三重!」

林雲收拳調息,臉上露出一絲淡淡喜色,沒想到一舉練成虎嘯山林的同時,居然還讓他進入了武道三重。

他心中奇怪,我的悟性怎麼變得如此之高。

一舉進入武道三重,還好解釋,畢竟林雲已經在此境界積累了一年多的時間。

想來想去,只有靈魂融合這個解釋,前世他本來就聰明絕頂。天才律師,過目不忘,倒背如流,絕不是浪得虛名。

本來就有此優勢,在加上融合了另一個林雲的靈魂,悟性更上一層,完全說的過去。

「看來這個世界,才是我的聰明才智,該一展所長的地方。武道三重,我已經有資格成為青雲門外門弟子,從今以後不用再做劍奴了。」

林雲輕聲自語,突然間,他憶起一事。臉色大變,趕緊返回木屋之中,四處搜尋。

在木屋陰暗的一處角落中,看見了一口泡在冰水之中寶劍。

「就是它了。」

林雲沒有猶豫,伸手將寶劍取出來,右手瞬間被凍的一片慘白。

冰水之中,倒影出林雲清秀的面孔,在其眉心之處,有一點紫色菱形標記。

瞧得這紫色標記,林雲臉色古怪。

一日為奴,終身有印!

顧不得許多,拿著寶劍,林雲出門迅速的朝洗劍房奔去。

寶劍自然不是他的,是他為青雲門一名內門弟子保養的,任何一柄劍時間用長了都需要保養。

用來延長使用壽命,上好的寶劍,尤其如此。

這些年他身為劍奴,能在青雲門中求得一處獨立住所,與他一手高明的養劍術是分不開的。

來不及了,本該一個時辰前就送過去,結果全被我練拳給耽擱了。

林雲心中有些懊惱,身位一個小人物,在這等級森嚴的宗門裡,耽誤了那些大人物的事情,後果不堪設想。

嚴重一點,甚至會有性命危險。

「蘇師姐,他來了!」

山角處的洗劍房前,聚集了三人,看到林雲趕過來之後,其中一身材消瘦的男子迅速開口。

在他的對面,站著一男一女,器宇不凡,風姿卓越。氣質上,與這開口說話的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尤其是那女子身穿青衫長裙,窈窕身段,氣質出塵,美貌非凡,讓人心生卑微不敢直視。

林雲透過人群看到那女子,莫名就感到一股好感。

融合了原主人記憶的林雲,並不奇怪,原主人一直暗戀這名為蘇紫瑤的青雲宗內門弟子。

「你這劍奴,怎麼現在才來,蘇師姐等你一刻鐘了。」身材消瘦的男子,見到林雲走近,立刻出言罵道。

蘇紫瑤面無表情,淡淡的道:「劍,拿來。」

林雲鬆了一口氣,對方沒有責難,上前將懷中寶劍送了過去。

蘇紫瑤拿出手帕,將寶劍從頭到尾擦拭一遍。這動作讓林雲微微皺眉,來自原主人那的一些好感,蕩然無存。

鏘!

劍身拔出半寸,一股冷風,席捲而出。蘇紫瑤刷的一下,又迅速將劍送回鞘中,動作快的讓人只看到一抹寒光。

「不錯。」滿意的收好寶劍,蘇紫瑤扔出一枚玉瓶,落到了林雲腳下。

這什麼意思,當他是乞丐嗎?

林雲心中微怒。

旁邊那俊俏男子,笑道:「蘇師妹,真是好心腸,這劍奴遲來一刻,還給他賞賜。還不快撿起來,謝謝師姐!」

瞧見林雲沒動,俊俏男子眉頭微皺冷聲的說道。

若是以往的林雲,無需這俊俏男子多言,自會撿起來。

可現在……

到底,撿還是不撿?


第二章 武道三重!


林雲猶豫,蘇紫瑤卻是沒有半分在意,手持寶劍,轉身便走。

那容貌俊俏,氣質不凡的男弟子,瞪了林雲一眼,趕緊回身追了過去。

「靠,林雲那小子好運氣,又收到蘇師姐的賞賜了。玉瓶之中,估計最少有三枚養身丹,真爽!」

「這兩年多來,蘇師姐不知道賞賜了多少丹藥給這小子。換做我,早就突破武道三重了,給這傢伙,完全就是浪費了。」

「哈哈,所以有些事也不用羨慕,這小子得到這麼多賞賜,還無法突破武道三重,估計早就鬱悶的吐血了。」

「沒錯,一日為奴,終生為奴,這一生也就是劍奴的命了。」

洗劍房大院前做事的雜役,瞧得這般場面,有些羨慕的冷嘲熱諷起來。

他們是雜役,可以在青雲門中呆上兩年時間,這中間若是沒法突破武道三重。就得打包離開青雲,想要繼續留下,就的像林雲這般,賣身為奴。

可世間能像林雲這般執著者,卻是少之又少。

不是誰都願放棄自由,甘願為奴,賭一把前程。

是以,這些雜役一直以來,都認為比林雲要高上一等,有著極強的優越感。言語之中,總是少不了冷嘲熱諷。

兩世為人,林雲對這些看的比較開,沒多做計較。只是看著,腳下的玉瓶,若有所思。

「你這傢伙,今天轉性子了嗎?蘇師姐給你的賞賜,居然還不要,你不要,我要了。」

站在林雲身邊的消瘦男子,笑了一句,便彎腰欲將藥瓶撿起來。

就在其將要撿起藥瓶之時,一隻腳帶著風聲,踢住了他的手腕之上。而後那隻腳,向下一踢,點在了玉瓶上。

嗖!

玉瓶被高高彈起,林雲放下腳,伸手猛的一握,將其抓在了自己手中。

整套|動作,行雲流水,半點都不停頓。

那消瘦男子差點跌倒,起身之後勃然大怒,指著林雲道:「你這小王八蛋敢耍我,是不是活膩了?」

此人名叫周平,乃是一名外門弟子,有武道四重的實力。資質不高,可其父為外門長老,所以被分來此處掌管洗劍房。

洗劍房雖是清水衙門,比不上丹藥房、宗務堂、靈寶殿之內的地方。可勝在無人競爭,所有好處,都可以獨攬。

平日裡,這傢伙沒少欺負林雲,蘇紫瑤給其的賞賜,常常會被此人生生奪走大半。

「算了,不跟你這劍奴一般見識,丟了小爺的分。老規矩,玉瓶裡有三枚養身丹,拿兩枚過來,今日這我就姑且放你一馬。」

周平放下手,撣了撣灰塵,淡淡的說道。

因為是蘇紫瑤賞賜的丹藥,這傢伙也不敢做的太過分,全部奪取。但撈走一大半,是必須的。

以往的林雲心有不滿,但迫於形勢,也會委曲求全。

可此一時彼一時,現在的林雲已經不是原先的林雲,並且已經突破武道三重,根本不懼此人。

看了掌心玉瓶一眼,林雲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將其收入懷中,轉身朝洗劍房走去。

「給我站住!」

見得林雲轉身就走,對自己不理不睬,周平這下是真怒了。

如此多的雜役面前,這傢伙敢不給自己面子,那他以後如何服眾。可林雲依舊沒有停下腳步,仍然朝著洗劍房走去。

「找死!」

周平騰空而起,雙臂展開,猶如一頭憤怒的蒼鷹。衝著林雲俯衝而去,體內骨骼彭彭作響,引得氣流亂竄,化為狂風怒吼。

體內血液流動,砰砰作響,猶如低沉的雷聲,身上氣勢,憑空再漲。

血中生內氣,隨心一動,氣血如雷,正是武道四重巔峰的標誌。

其如蒼鷹飛撲,所用的功法,也是比猛虎拳要高明許多的鷹掌功。練到更高層次,可以化掌為爪,撕扯之下,能夠活生生將一頭猛虎扯成兩半。

「哈哈,這小子要倒霉了,今天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敢得罪周師兄。」

「周師兄武道四重境界,一掌之力,可達千斤。鷹掌功,更是修煉到了小成,這一掌下去,林雲起碼要躺半個月。」

「估計是臭脾氣又來了,去年也來過一次,被教訓一頓,躺了三個月立馬就變乖了。」

一群雜役,見有熱鬧可看,紛紛放下手中的活。帶著些許快意,滿懷期待的看了過去。

風聲一起,林雲頓時就感覺到了,猛虎拳的心法,立刻出現在腦海之中,轉身便是一拳轟去。

隱隱間,似乎有一頭猛虎虛影出現在了林雲背後,放聲怒吼。

轉身,出拳,動作流暢,毫無阻礙。

可當林雲親眼看到周平之時,一股氣勢撲了過來,對方猶如蒼鷹一般在俯視他,雙目銳利的嚇人。

本來準備爆骨,增加自己氣勢的林雲,心神為之一怔。爆骨失敗,氣勢當場就弱了半截,沒有成功激發出猛虎拳的威力。

砰!

拳掌對碰,發出一聲爆響,林雲退後三步,體內氣血翻騰,好不容易才將其壓制。

「怎麼回事,這一掌居然被林雲給擋住了。」

諸多雜役,驚訝不已,預料之中林雲被一掌擊殘的場面沒有出現,僅僅只是退了三步。

周平眼中閃過一抹訝異,沉聲道:「你這小子,難怪敢有恃無恐,原來最近又有精進。」

林雲心中暗自分析,剛剛那一掌,自己是有機會完全接下的。

只是他才剛進入武道三重,還未正式修煉內勁,也沒有任何戰鬥經驗,臨陣對敵,出現了一些怯場的情況。

雖然退了三步,可林雲的信心,卻是通過這一招的接觸,給打了出來。

這周平也不過如此,用不著太過害怕。

「不過,你要是以為這點本事,就能在我面前橫著走,你想的也未免太天真了一點。」

周平怒喝一聲,再一次朝著林雲衝殺了過去,雙臂一展,猶如蒼鷹展翅,捲起狂風無數。

其氣勢如虹,步步緊逼,壓得林雲一步步後退。

林雲雖然在退,可退的有章有法,絲毫不亂。一招一式的交手,更讓他覺得,這周平不過如此。

甚至招法之間,破綻不少,一個人暴露的越多,破綻越多,怕就是這個道理了。

情況出乎周平的意料,除了最開始幾掌,打的林雲沒有招架之力外。越往後打,林雲反而越發從容起來,不僅能完全招架,還可以發起一些反擊。

怎麼回事,這林雲的實力,怎麼一下子變強了這麼多。感覺,像是在拿我練手一般,不行我得速戰速決。

周平心中暗驚,有些著急了起來,這要是還拿不下林雲,他以後就沒法在洗劍房混下去了。

「好機會!」

發現周平出現了片刻的分心,林雲目光一凝,身上突然響起一聲爆骨之音,猶如深山呼嘯。

緊接著,爆骨不停,連響百聲,施展出裂虎拳殺招虎嘯山林。

「爆骨百響,這傢伙突破了!」

周平大驚失色,完全沒料到,一向瞧不起的劍奴,居然進入了武道三重,一下就愣住了。

林雲卻是不管,一拳轟出,爆骨百響,猶如虎嘯,聲震山林!

這一拳勢如破竹,趁著周平愣住的當口,像是猛虎,拍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只聽彭的一聲巨響,周平橫空而飛,摔落在了地上。胸前肋骨,斷裂好幾根,疼痛不已。

一群雜役,目瞪口呆,完全就愣住了。

「武道三重,林雲他武道三重了!」


第三章 若有來生 莫作情癡


地上的周平,眼中露出極度不可思議的目光,喃喃道:「你這劍奴,資質愚鈍,怎麼可能達到武道三重的境界!」

空地上各自忙著手中之事的洗劍房雜役,比周平更加要不可思議,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武道三重,便可成為青雲門外門弟子,這劍奴地位一下子就比他們要高出許多。

林雲看著周平,沒有說話,轉身朝著洗劍房走去。

周平有心要追,可看到林雲已經進入洗劍房,有些懊惱的選擇了放棄,憤恨的朝地面轟出去一拳。

洗劍房,那單獨存在的閣樓,乃是一處禁忌。

外門弟子和雜役無法進去,裡面負責清洗養護內門弟子的佩劍,皆是精品甚至更高層次的玄器。

其中養護之法,這些普通的雜役根本不懂,胡亂去弄反而會損壞佩劍。

此地能夠進入其中的,只有林雲一個,即便周平也不敢進去。

「周師兄,沒事吧。」

「周師兄,林雲這劍奴,一下就翻身了。以後怕是一飛沖天,誰也不能攔住了。」

「完蛋,我們平日裡一直奚落這傢伙,以後怕是有的麻煩了。」

「都給我少說一點,這傢伙不過是靠著蘇師姐賞賜的丹藥,僥倖達到武道三重而已。想成為外門弟子,可沒這麼容易!」

被林雲一拳擊飛,周平心中極度不服,認為自己不過是大意而已。

如今林雲讓他在洗劍房中顏面大失,這場面要是扳不回來,以後這洗劍房還有誰會服他。

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洗劍房,周平迅速轉身離去。

「林雲夠嗆,周平其父乃是外門長老。其大哥,更是外門弟子中的高手,以後有的苦頭吃。」

「劍奴就這脾氣,平日裡被打壓的太厲害,有點實力便不知天高地厚,竟然連周平師兄都敢打。」

「不過話說回來,周平師兄剛剛有夠狼狽的,這傢伙平日也沒折騰我們,林雲剛才也算是幫我們出了一口惡氣。」

上百雜役,議論一陣後,便重新上陣,開始養護其他外門弟子的佩劍。

洗劍房中,林雲推門而入的瞬間,便感受到了一股寒氣,鋪面而來。

寒氣來源於,大廳中央,一口寒水池。

池水表面,寒氣森森,有浮冰飄蕩,放置著十來柄寶劍。

融合了原主人的記憶,林雲知道,這寒池頗為神秘。池中浮冰比天水國星月湖的千年寒冰都要陰冷,宗門內少有人知曉其中秘辛。

冰寒水池的另一邊,一名老者正在磨劍,嗤嗤作響。

磨劍石旁,放著十種顏色不一的靈液,老者手法嫻熟。時不時取出各種靈液,或是混合在一起,或是單獨注入磨劍石上。

林雲不說話,靜靜的看著老者磨劍,待對方忙完,輕輕擦拭劍身之時。

才恭敬的拱手道:「洪老,小子林雲,已經達到武道三重,不日便要離開洗劍房了。」

眼前這老者,才是洗劍房內真正的領導者,只是不喜歡插手管理,才有了周平這等庸才的機會。

林雲那一手高明的養劍術,全部出自此老,也是因為洪老,他才有資格進入這洗劍閣。才有能力,單獨替一些內門弟子,養護佩劍。

洪老稍稍詫異了一分,輕聲歎道:「倒是不出意外,你這根骨雖差,可用了蘇紫瑤賞賜的那麼多丹藥,突破也算正常。」

「只是……武道一途,達到先天之境,才算是真正的開始。你這根骨,一路走去太過艱難,到底還是一條死路。」

「你與劍有緣,可與玄器通靈,若是在外面。老頭子,倒是能幫你,謀個玄師的路子。達到登峰造極,照樣能讓絕世強者,競相巴結。」

洪老的話,林雲有許多不懂,玄師是什麼?先天之境,為何才算真正開始,武道之路?

不過,話語之中的關心和擔憂,林雲卻是能清晰的感受到。

還有第一句,連洪老都這麼說,看來這林雲的確受了蘇紫瑤許多好處,

「謝洪老關心了,林雲的路,已經決定,無論這武道之路何等艱難,必會一路走下去。人活一世,不求聲名顯赫,但求問心無愧,便可自在逍遙。」

林雲兩世為人,死而又生,許多問題,已經看的無比透徹。

洪老聞言一怔,隨即笑道:「問心無愧,便可自在逍遙了嗎?」

話語之中,意猶未盡,不過洪老並未多說。

「從劍奴到武道三重,也算是一步登天,可喜可賀,你還能記得我這老頭子。也算難得,別的沒法送你,這幅畫伴我多年,你且留著。」

說完,洪老遞給林雲一幅捲著的畫卷。

林雲聞言一怔,他知道那幅畫,那是洪老的心頭肉,時常取來看的出神。

洪老與自己有恩,怎可奪他心愛之物,連忙婉拒。

「想當年為了這幅畫,我變成一介廢人,也沒弄懂其中玄妙。如今半截身子,已在黃土,隨時都會一命嗚呼,留與我手,跟著我一起埋進黃土?」

「沒記錯的話,你修煉的是猛虎拳……不管如何,這畫對你多少都有些妙用的。」

洪老不由分說,強制塞給林雲,擺手道:「走吧,走吧,這地方以後也都別來了。出了這裡,不管別人怎麼看,你林雲,就不再是青雲劍奴!」

最後一句,洪老加重語氣,讓林雲精神為之一震。沒錯,從今往後,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林雲都不得看輕自己。

他接過那幅畫,鄭重彎腰,而後拱手離去。

洪老看著林雲的背影,輕聲歎了一口氣,暗道一聲可惜。

走出洗劍房,空地上一群雜役,都帶著異樣的神色看向林雲。有嫉妒,有羨慕,神色複雜。

誰都知道,不管林雲以後如何,他是在也不用回到這裡了。

周平已經離去,沒有堵路,讓林雲稍顯意外。停留片刻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此地,朝自己的小木屋走去。

木屋簡陋,所處偏僻,在偌大的青雲峰中,極為不顯眼。

簡陋的屋中,林雲執筆,書寫著一些什麼。

養身丹百枚,氣血丹二十枚,各種錢財合計三百兩黃金……

沒錯,他此刻書寫的,正是蘇紫瑤這兩年來,總共給他施捨的丹藥錢財。

林雲的養劍術不錯,長期以來,蘇紫瑤的佩劍,都是交由他來養護。兩年來,零零散散的賞賜,加起來倒也不少。

如其他人所說,沒有這些賞賜,以原主人的根骨和悟性,怕是一輩子都要困在武道三重。

再怎麼堅持,都無法突破。

林雲的記憶力很好,可其實用不著太強的記憶力,原主人對蘇紫瑤送來的任何賞賜,都記得一清二楚。

甚至,連蘇紫瑤因為何事,為何需要養劍都記得清楚明瞭。更甚至於,連當天是什麼時辰,當日天氣如何都知道。

只要稍稍一回憶,所有關於蘇紫瑤的事情,都會在腦海之中浮現。

林雲有些不明白,原主人也不算愚笨,甚至有大毅力。為何對蘇紫瑤一事偏偏看不清,對方所給賞賜,只是禮數。

連客氣都算不上,冷漠到了極致,隨手之為,根本就沒有絲毫在意。

情之一字,當真無解。

想起蘇紫瑤,白天擦拭劍身,還有那毫不在意的表情。林雲微微搖頭,不在去想,認真書寫。

寫完之後,輕輕一吹,待筆墨稍干之後。林雲將其放在眼前,眼中出現蘇紫瑤淡漠的神情,為原主人的癡情,感到一陣無奈。

原主人執念之強,到現在,都還影響著林雲。

「放心,待我加入外門,稍有成就之後,便會替你十倍還給對方。」

林雲收回目光,喃喃自語,許久之後,才將紙張鄭重收好。

此語一出,腦海之中那股執念,明顯淡薄了許多,生出許多感激一意。

林雲卻是笑不出來,這般癡情,為的是那般。

若有來生,願你莫做情癡。


第四章 你不行!


暫且放下原主人的執念,林雲取出洪老贈送的畫卷。

洗劍閣中,時常看見洪老觀摩小心翼翼觀摩此畫,林雲並未偷看。

也不知畫中之物,究竟為何?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卷抽著寫個八個字,古意盎然,蒼茫厚重。

等到將畫卷展開的瞬間,只見耳邊響起一聲沉悶的怒吼,一頭猛虎從畫中朝他撲了過去。

晃蕩!

林雲嚇了一跳,慌忙後退中,將此畫卷丟下。

心砰砰直跳,許久之後,才漸漸平復下來。

「太嚇人,剛才似乎真有一頭猛虎,朝我撲來。」

林雲心有餘悸,看著地上畫卷,猶豫了片刻才重新拾起來。

畫中所繪,乃是一頭飛撲而來的猛虎,僅看一眼,便感到撲面而來的巨大壓力。

下一秒,便忘記其是畫中之物,像是一頭猛虎活生生立在眼前撲來。

張開巨口,虎嘯之音,震撼心靈。

嗖!

林雲連忙將畫卷收起來,不敢再多看一眼,握著畫卷的手微微顫抖。

好可怕的感覺,難怪洪老每次看時,都小心翼翼。

山呼海嘯般的壓力,就在眼前!獸中之王的殺氣,直取本心!

此畫,毫無疑問是寶物一件。

可現在連看一眼就壓力重重,暫時似乎並無用。

「不對……」

林雲眼前一亮,想起洪老所說之話,你修習的是猛虎拳。即便無法解開畫中之秘,對你也有大用。

明白了,洪老根本就沒指望他能解開畫中秘辛。

只希望他,能夠觀摩此畫,將猛虎拳修至大成。

任何功法武技的修煉,由淺到深,共有四個境界。

初窺門徑,略有小成,大有所成,巔峰圓滿。

猛虎拳,乃是基礎功法中的基礎,稍有悟性,便可初窺門徑。

勤操苦練,花費足夠多的時間,想要小成也不難。

可要大成,就不容易了。悟性不夠,再多時間也是浪費。

至於巔峰圓滿,就是奢望了。

再基礎的功法,能夠練到巔峰圓滿,都可以發揮出超強的殺傷力,令人側目。

甚至,能夠突破功法本身品級的桎梏,發揮出跨越品級的殺傷力。

兩年來,林雲的猛虎拳,始終在小成境徘徊。

猛虎拳的威力,只能發揮出三成,之前能挫敗周平,實屬僥倖。

主要是對方輕敵,一直來周平隨隨便便,就能虐的林雲狼狽不堪。

根本就沒想到林雲,會晉陞武道三重,急躁之下才吃了大虧。

加入外門,定會有許多新的挑戰。

倒不如先穩固境界,將這猛虎拳練到大成,再去不遲。

前世林雲,行事風格,便頗為謹慎。

謀定而動,很少冒失。

來到這弱肉強食的世界,更容不得有任何大意。因為一個不小心,可能這一生都會毀掉。

主意打定,林雲不在猶豫。

強忍心中的恐懼,林雲再一次打開猛虎畫卷。

呼!

彷彿狂風從兩耳吹過,撲面而來的壓力,瞬間即至。

林雲努力保持鎮靜,仔細去觀察這猛虎的神韻,堅持兩秒後趕緊併攏畫卷。

閉上眼,讓那畫中猛虎神韻,在腦海中迴盪。

等到睜開雙目之時,精光一閃,林雲於狹小的木屋中,施展其猛虎拳。

頓時間,出拳如風,行雲流水。腦海中迴盪的神韻,在拳腳舒展間,被其一點點消化。

等到一套拳打完,林雲渾身酣暢淋漓,好不痛快。

心中湧出諸多思緒,千絲萬縷,儘是關於猛虎拳一切細節。

過往從未有過的體驗,出現在林雲身上,玄妙無邊,不可言盡。

果然有效,洪老沒有欺我!

林雲嘴角露出喜色,幹勁十足,再次展開畫卷。

一秒,兩秒,三秒,四秒!

這一次,林雲觀摩畫卷的時間,整整漲了兩倍,達到了四秒。

畫中猛虎,甚至已經有了模糊地雛形,印在其心間。

狹小而簡陋的木屋中,少年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遍遍演練著他人眼中不值一提的垃圾功法。

揮汗如雨,精疲力盡,卻猶在堅持。

哪怕每一次展開畫卷,都會嚇得瑟瑟發抖,留下可怕的陰影。

仍然咬著牙,鼓起勇氣,一次又一次勇敢的展開畫卷。

猛虎下山!

如此反覆十遍後,林雲爆喝一聲,猛虎拳第二招攻伐之術,被其毫無阻礙施展出來。

剎那間,他化身猛虎,平地一躍,拔地半丈,幾乎要觸到屋頂。

等到落下之時,體內骨骼爆響,猶如呼嘯,聲聲震耳。

彭彭彭!

四溢而出的勁風,將木屋內的擺設,吹得七零八落,亂成一團。

虎嘯山林,猛虎下山,百獸來朝。

乃是猛虎拳的三招殺伐之術,前面的十二招,只可強身健體,鍛煉氣血。

如今兩式殺招已成,只差最後一招,百獸來朝。

林雲眼中精光閃爍,這畫卷不愧是一件寶物,短短半日,抵得上從前半年苦修。

「有此物,我拳法大成,指日可待。」

一舉練成兩式殺招,林雲信心十足。

三日之後,朝陽初升。

青雲峰半山腰一處木屋前,陽光灑落,有道身影,在空地中騰轉挪移,出拳如風。

呼呼呼!

每一拳打出去,都能聽見陣陣風聲,呼呼作響。少年自然是劍奴林雲,還未成為外門弟子,他在身份上依舊是青雲劍奴。

空地上,林雲目光冷靜,並沒有盲目的出拳。

他在感應著體內的那股熱流,據說這是內勁,進入武道三重便可生成內勁。

成為外門弟子,可以獲得修煉內勁的方法,那才算真正的武者。

此刻,他雖沒有掌握修煉內勁的功法,可在出拳之時,已經注意與內勁的配合。

突然!

他冷靜的雙眼中,露出炙熱的光芒,像是有火焰在燃燒一般。

「虎嘯山林!」

轟!

體內骨骼巨響,宛如虎嘯一般,怒吼連連。一拳轟出,空氣中傳出爆炸般聲音,氣流亂竄,四方狂風大作。

猛虎下山!

乘著氣勢高漲,林雲騰空而起,而後飛流直下。化身猛虎,直落地面,彭!

一拳落下,山石鋪就的地面,出現絲絲裂縫。

力破山石,這猛虎拳大成了!

一通拳打完,林雲渾身流汗卻不多,比起初次施展時的大汗淋漓,進步神速。

三天時間,他這猛虎拳終於大成,武道三重的境界也穩定了下來。

呼!

收拳,站定。

陽光下,林雲略顯稚嫩的面孔,朝氣蓬勃。他吐出一口濁氣,目光平靜沉穩,輕聲自語道:「如今境界穩固,拳法大成,也算是有了一些仰仗。」

進入木屋,梳洗一遍後,林雲看著盆水中自己眉心的紫色印記,略有所思了。

太扎眼了,就算他並不在意,也難保外人聒噪。

想了想,林雲撕下一張布條,當做頭巾繫在了額頭上。

半柱香後,青雲宗宗務堂中,出現了林雲的身影。

宗務堂,乃是宗門發放門奉,收藏功法武技、兵刃利器之地。

林雲到來之時,宗務堂中已有不少弟子,聚集於此。

「前輩,小子林雲,如今已有武道三重之境,前來申請成為外門弟子。」

宗務堂執事面前,林雲取出身份牌遞給對方檢驗,語氣平靜的說道。

執事是一名灰衣老者,姓揚,貌不驚人,但一身修為卻是已達到武道六重之高。

在其面前,林雲能夠感受到一股很大的壓力。

「劍奴林雲?」

灰衣執事懶洋洋的挑眉,看了林雲一眼,也沒核對他的身份,笑道:「我聽說過你,你這一手養劍術在宗門也是赫赫有名。」

老者聲音不大不小,可仍然引起好些人的側目,紛紛露出好奇之色。

「劍奴林雲!」

「這傢伙居然突破到了武道三重,厲害啊,我的寶劍好像他還給我養護過。」

「厲害個什麼,蘇師姐不知道賞賜了多少丹藥給他,到今日才勉強突破,有夠笨的!」

原本安靜的宗務堂,在灰衣執事,點出林雲的名字後,引起一片喧嘩。

聲音刺耳,林雲不喜不悲,輕聲道:「前輩客氣,請問小子可以成為外門弟子了嗎?」

「宗門祖訓,凡修為達到武道三重者,不論身份,皆可成為外門弟子。按道理來講是這樣的,但是……你不行!」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