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googlt-2018
fb-2018
新版玄幻徵文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伏天氏09
淨無痕
2018/9/26發行
武魂養成手冊11
浮兮
2018/9/26發行
不朽戰魂12
拓跋流雲
2018/9/26發行
聖武星辰14
亂世狂刀01
2018/9/26發行
無敵煉藥師23
憤怒的薩爾
2018/9/26發行
不死神凰24
寫字板
2018/9/26發行
絕代神主29
百里龍蝦
2018/9/26發行
仙帝歸來41
風無極光
2018/9/26發行
極品玄醫63
鐵沙
2018/9/26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0
遠瞳
2018/9/28發行
全職鬼皇13
浮兮
2018/9/28發行
仙武都市26
月藏鋒
2018/9/28發行
超神機械師31
齊佩甲
2018/9/28發行
修真聊天群42
聖騎士的傳說
2018/9/28發行
完美神醫54
步行天下
2018/9/28發行
天界戰神60
笑南風
2018/9/28發行
妙醫鴻途66
煙斗老哥
2018/9/28發行
最強紈褲95 (96完結)
夏日易冷
2018/9/28發行
執掌天下04
阿拉丁
2018/10/3發行
伏天氏10
淨無痕
2018/10/3發行
不朽戰魂13
拓跋流雲
2018/10/3發行
聖武星辰15
亂世狂刀01
2018/10/3發行
無敵煉藥師24
憤怒的薩爾
2018/10/3發行
不死神凰25
寫字板
2018/10/3發行
逆天劍皇83
半步滄桑
2018/10/3發行
終極戰兵90
梁七少
2018/10/3發行
至聖之路101
永恆之火
2018/10/3發行
異常生物見聞錄11
遠瞳
2018/10/5發行
全職鬼皇14
浮兮
2018/10/5發行
絕代神主30
百里龍蝦
2018/10/5發行
懶神附體31
君不見
2018/10/5發行
凌天神帝35
君天帝
2018/10/5發行
仙帝歸來42
風無極光
2018/10/5發行
修真聊天群43
聖騎士的傳說
2018/10/5發行
天道圖書館73
情痴小和尚
2018/10/5發行
修煉狂潮74
傅嘯塵
2018/10/5發行
丹武霸主01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9發行
丹武霸主02
瘋狂的馬大鍋
2018/10/9發行
執掌天下05
阿拉丁
2018/10/9發行
不朽戰魂14
拓跋流雲
2018/10/9發行
不死神凰26
寫字板
2018/10/9發行
仙武都市27
月藏鋒
2018/10/9發行
完美神醫55
步行天下
2018/10/9發行
逆天劍皇84
半步滄桑
2018/10/9發行
最強紈褲96 完
夏日易冷
2018/10/9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縱橫歷史軍事小說《北宋誌願者》•作者:愚公子魚 7
懺情錄4 6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5
轉帖:創世東方玄幻新書《逆天魔仙》 作者:黑翼劍士 5
轉帖:起點架空歷史小說《大文豪》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劍逆天穹 》作者:EK巧克力 4
轉帖:起點武俠新書《白袍總管》 作者:蕭舒 3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新書《大軍師》 作者:離人賦 3
轉帖:起點玄幻新書《傳道大千》小說作者: 猛虎道長 3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真武破天》作者:開玩笑 3
本週熱門留言
轉帖:17k 古装言情新書《一品厨娘》 作者:墨白墨 663
最近幾本還不錯看,推薦給書蟲們(呼喊潛水者) 93
转帖:起点科幻小说新书《穿越在电脑的巫师》 作者:霍德晟喃 82
台灣現在看小說網的人是不是比以前少很多??? 72
轉帖:縱橫都市娛樂小說《全音階狂潮》作者:靈宇 68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時停五百年》作者:作夢DR 68
转帖:起点玄幻小说新书《传道大千> 作者:猛虎道长 67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大俠給跪》作者:十八大師 61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仙界科技》作者:想枕頭的瞌睡 57
轉帖:創世中文網都市小說《妖孽仙皇在都市》作者:傲才 53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無上聖天》作者:情殤孤月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04/13 08:34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288345.html
當武道、相術、仙法與異能臻於極致,秦孤月傲然仗劍道:「敢問八方聖賢,蒼天雲巔,誰為無上?」


第1節:喜得一子


聖天王朝京城:雲京。

時間已經是臘月了,屋簷上的冰凌絲毫沒有融化的跡象,顯然已是北國要飄雪的季節了。

「嘿,您聽說了嗎?兵戈侯在府上大擺宴席啊!」

「當然了,誰不知道啊。秦戰天大人又得了一個兒子,別提多開心了!」

「是啊,誰叫兵戈侯的嫡長子平時癡癡呆呆,木訥少語也就算了,據說還經常瘋瘋癲癲的,幸虧是兵戈侯又得一子,不然秦家這麼大的家業,後繼無人可就慘嘍……」

「別說那掃把星了,秦家真是家門不幸,為了生這個長子,兵戈侯的原配古夫人都難產死了,還不知道多少人拿這件事誹謗兵戈侯平日不積德呢……」

「啊……這孩子是小妾生的啊……」

「噓……說不得!這薄夫人來頭可不小……」

這就是雲京城最大的茶館裡最熱門的話題:兵戈侯喜得次子,擺了九九八十一桌流水宴席,凡是雲京城裡叫得上名頭的公卿盡數登門拜訪,好不熱鬧。

此時,在雲京城內西側的兵戈侯府裡,也是熱鬧非凡,原本寬敞的走廊裡到處都是身穿喜氣的紅袍奔走傳菜的僕役。

「快點快點……客人都還等著呢……都手腳麻利一些,這些天忙完了,侯爺少不了打賞你們的喜錢!」穿著馬褂的管家不停地站在走廊上催促道,忙得大汗淋漓,宛如一隻陀螺。

此時在秦家宴會的大廳裡,賓客濟濟滿堂,卻是沒有一個人動筷子,所有的目光都注視著主桌上端坐著一名身穿絳紫色夔龍袍的中年男子。不怒自威,用來形容他是再合適不過了,即便如今他堪堪坐著都散發出一種殺伐之氣,宛如一柄睥睨千軍的鐵血長槍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而就是這樣如修羅一般的男子在看到丫鬟抱著襁褓裡的小嬰兒走出來,也是展露出笑容,站起身來,不禁當著眾多賓客的面,抱起這個小傢伙來,用鬍鬚摩擦著嬰兒柔嫩的皮膚,逗了逗他,似乎對著這個嬰兒,又似乎是對著滿堂賓客說道:「感謝上蒼為我秦家誕下子嗣,我秦家日後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為父替你取名為秦傲風,日後你要繼承父親的武功和爵位,御長風席捲天州山河!」

聽得秦戰天這句話,那個襁褓裡的小嬰兒,似乎也聽懂了,竟然揮舞著如白藕般的雙手,「咿咿呀呀」地哭了起來。

這一哭,頓時惹得全場的賓客都哄笑了起來,人人都站起身來,端著酒杯對秦戰天祝賀道:

「大將軍,當年您在草原,以三千輕騎橫掃蠻族三十萬精銳,立下蓋世之功,將來這位小兵戈侯,怕比您還要強呢!」

「哪裡的話,兵戈侯的武道可比兵法要厲害得多了!」

「就是啊,兵戈侯若說自己在軍中武道排第二,就沒有人敢稱第一啊!」

「當年兵戈侯在極寒冰原約戰邪魂教副教主,那星魄階的絕世強者,兵戈侯十招之內,格殺對方,取下首級,敵軍聞風喪膽,驚侯爺為天人!日後這小侯爺得兵戈侯真傳,必定青出於藍啊!」

「青出於藍?那大將軍家族裡豈不是又要出一名星階強者了嗎?」

……

一時間眾賓客溢美之詞,不絕於耳,秦戰天也只是微笑捋鬚,面色赤紅,如飽飲了醇酒一般,又禁不住在那嬰兒的臉上親了幾下,這才依依不捨地讓丫鬟抱回了後房裡,端起酒杯,又與下面的賓客們混雜在了一起。

此時他絲毫不曾發現,在牆角的陰影裡,站立著一名身穿黑色短皮襖,繫著髮帶,皮膚白皙的少年,他正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宴會上眾人歡飲達旦,大快朵頤的場面。只是他並不說話,也不亂走亂動,只是靜靜地看著,黑色的眼瞳之中,竟是透露出了與那份年齡完全不相符的睿智與成熟,甚至可以說,那種目光足以讓成年人都感到一陣不由自主的戰慄。

這時,一名僕人快步走到那孩童的旁邊,低下身來,用哀求的語氣對他說道:「小侯爺,該回去了,夫人吩咐過,今天能來的賓客,非富即貴,讓您最好不要出來的!奴才剛才帶您來這裡看看,已經是違背規矩了!您不要讓小的難做啊!」

那少年眉頭微微一皺,卻是轉過身來,也不與那僕人多說,逕直從後門走了出去,決然離開,彷彿身後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這個少年,正是雲京城裡風傳的精神失常而被稱為「廢物」的孩子,秦戰天的長子——秦孤月。

秦孤月在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並不哭也不鬧,只是呆呆地坐在床前,看著窗外的簌簌落下的雪花。

雖然他聽到了父親所說的話,也看到父親寄托在弟弟身上的期望,遠比自己要高得多,他甚至要傳給弟弟——他的武道,他的兵法,他的爵位……注定了他也許在這個家裡什麼都無法得到。

「總有一天,我會表現出自己的價值給你們看的。」年幼的秦孤月輕輕地對自己說道。

秦孤月之所以會被人詬病,完全是因為……是因為他的夢。

他有的時候感覺自己懂得許多東西,那些許許多多原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比如不用馬拉著,自己就會跑的鐵車,能夠像巨鳥一樣自由自在飛翔的東西,還有一打開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畫面的魔鏡,但是每一場夢的最後他總是夢到自己被幾個穿著奇裝異服的人按倒在地上,一根冰冷的針管刺入身體,隨後一切戛然而止。

但他又只是一個孩子而已,少年的秉性,讓他有一次秦戰天在書房會客時,正把他帶在身邊玩耍,他竟捉起桌上毛筆,原本以為他只是順手塗鴉,誰知道歪歪扭扭地畫了一幅飛車,咿咿呀呀地問旁邊那幾個目瞪口呆的朝廷大元,「叔……叔,這是什麼?」在場的幾個大元都是大吃一驚,而兵戈侯,看到兒子畫出的這個稀奇古怪的東西也當真是氣不打一處來,當時就變了臉色,狠狠扇了秦孤月一個巴掌,又把那張紙撕了個稀爛。

相比於其他達官貴人家的孩子,五歲能斷文識字,六歲能吟詩作賦,自己這個五歲的兒子,卻因為時常的「驚夢」而經常吃不好睡不好,結果都五歲了,字是識得一些了,要他開個口,卻實在是金口難開。

凡是給請來給秦孤月做啟蒙老師的大儒都給了秦戰天幾乎同樣的一個回復:「木訥!」往通俗了說,就是廢物。

這讓權傾朝野的秦戰天經常感覺到,沒有面子,而且很沒有面子!

再加上又出了秦孤月在朝廷大元面前胡言亂語的事,自此,秦家大少爺不僅癡癡呆呆,還會胡言亂語,是個瘋子的傳言從秦府裡不脛而走。秦戰天也對這個兒子徹底失望了,所以今天在弟弟秦傲風的滿月喜酒上,這個權傾朝野的兵戈侯,才會如此地開心。

也正是那一個巴掌,把秦孤月拍出了一個沉默寡言的性格,自從認字之後,就總是窩在侯府的藏書閣裡,一呆就是一整天。至於這一點,秦戰天倒是默許的,這個兒子習武是肯定不成了,看看書,舞文弄墨也是好的,至於指望以後秦孤月在文辭方面能有什麼成就,對於一個「廢物」,他是不抱希望的。

時光飛逝,轉眼已是武烈四十三年的仲夏了。秦孤月也已經到了十六歲成年禮的年齡了。此時在廂房裡,一名身穿深紅長袍的英俊少年端坐在梳妝台前,六名侍女圍著他,有的為他梳理頭髮,有的幫他捧著頭冠。

秦孤月看著銅鏡裡那個面色白皙到有些滄桑的少年,看著鏡子裡那一雙遠比同齡人還要深邃的眼眸,似乎是要看穿自己的命運一般。雖然他生在鐘鳴鼎食之家,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可是他這些年來所受的酸楚譏誚誹謗,又有哪個人知道呢?

只聽見旁邊的老僕對著秦孤月說道:「大少爺,一會成人儀式之後,您可就是一個大人了。再不能總這樣混日子了,要為侯府的家業操心了。」

這一日,是聖天王朝男丁的成人禮,自此之後,大戶人家的男子便要承擔起家族的重任,不能再做混吃等死的米蟲了,而小戶人家的男子在農家的就要與父母分家農作了,城市裡的男子也要求取功名,或者致生商賈,同樣的,自這一天起,他們就可以娶妻室了。

原本作為聖天王朝最顯赫的兵戈侯秦戰天的長子,成年禮之時,想要與秦戰天結親的貴族豪門理應踏破了門檻,但事實卻不是如此,秦孤月的成年禮之前沒有任何的家族來提親,甚至連原本秦戰天與戶部尚書段滄海當初指腹為婚的一樁娃娃親,都在前一個月正式解除了婚約。

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廢物,尤其是豪門貴族,哪一個不把自己的女兒看作是掌上明珠的?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年僅十一歲的秦傲風,這些天都已經有人上門說媒了。

想到這裡,秦孤月只是冷然一笑置之。

那老僕見秦孤月不說話,也是討了一個沒趣。

秦孤月也不想與這些勢利的奴才們多話,目不轉睛地看著銅鏡裡的自己,任由如墨汁一般的長髮被人盤起,塞進冠內,又插上了一支上好的青玉髮簪。

正在這時,一個少年的聲音笑著傳了進來:「哥,看你穿上這一身,還真就不一樣了呢!」

秦孤月循聲望去,只見一名身穿黑色練功服的白淨少年,笑著走了進來。

看到這少年,他那原本因為不屑與這些奴才多話而冰冷的臉上才流露出一絲笑容,開口道:「弟弟,你是不是又逃了功課跑出來的?」

那少年正是比秦孤月小五歲的幼弟,如今兵戈侯府上上下下的紅人,秦傲風。


第2節:弟慧兄癡


秦傲風才走進來,一屋子裡的丫鬟僕人們立刻對著他行禮道:「小少爺……」

秦傲風淡然點頭,對著眾人說道:「我與哥哥有些話想說,你們先出去吧!」

「是。」一屋子的丫鬟僕人齊應了一聲,便退了出去,末了還帶上了房門。

待到這些僕人們一走,秦傲風的臉上立刻流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來,在秦孤月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說道:「哥,你成年禮之後有什麼打算?父親有沒有為你向朝廷請求恩蔭?或者在軍中為你謀一個職位啊?」

秦孤月聞言,眼神中掠過一絲黯然,搖了搖頭。

「哥哥,那你也不要擔心,父親應該是在你身上有別的打算吧。」秦傲風見秦孤月面色有些沮喪,知道自己說到了哥哥的痛處急忙安慰道。

秦孤月在這十五年中畢竟嘗盡侯府白眼,心智已然比正常孩子要成熟,臉上的沮喪也是一閃而過,他端詳了一下自己的弟弟,見這個十一歲的少年週身肌肉緊繃,面色紅潤光澤,就像是一張繃緊的良弓一般,不禁笑道:「傲風,如今你修煉父親的兵戈七絕,年僅十一歲就突破了武卒境界了,前途不可限量,父親的計劃都在你身上了,至於我,混吃等死罷了。」

傲風聽得秦孤月這句話搖了搖頭說道:「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嗎?如果不是哥哥你指點我修煉中的一些謬誤,又傳我一套你書上看來的歸靈氣海訣,我哪裡能這麼快突破武卒呢?父親大人肯定是對哥哥另有用意,所以才沒安排哥哥習武,不然以哥哥你的天賦……」

「特別的用意嗎?」秦孤月心中歎息一聲,看著秦傲風說道:「傲風,如今你哪裡還需要哥哥來指點呢?這口訣,不過是書籍裡的小道,只能助你早些突破武卒境界而已,至於以後的武士,銳士,甲士甚至晉陞武宗其實並無用處,還是要依靠自身的努力,你不必在意的。」

聖天王朝將武道修煉者分為武卒,武士,銳士,甲士,武宗五等。

能進入武卒境界的標誌就是能開一石之弓,徒手格鬥兩人。

武士,開二石之弓,徒手格鬥十人。

銳士,舉重兩百斤,百人不得近身。

甲士,舉重五百斤,身披鋼甲行動自如。

武宗,雙手一千斤之力,力能扛鼎,健步如飛,飛矢不能近身,萬軍中取人首級。

五等境界之上,就是傳說之中的星階武者,據說身體玄奧能夠貫通茫茫星域,舉手投足,有毀天滅地之力,而兵戈侯秦戰天就是一名星階二品,星魄階的武者。對於這些星階武者,朝廷都是高官厚祿加以優待的。

尋常武者修煉武道,因為年齡尚小,身體未曾發育完全,一般要到十六歲才能邁入武卒境界,如今秦傲風週身肌肉緊繃,秦孤月目測開一石之弓絕對沒有問題,顯然已經是突破了武卒境界。十一歲突破武卒,整整比尋常的武者早了五年,如此推算以後秦家還真的要出一名超越五等境界之上的星階強者了。

這個消息傳出去的話,不知又會有多少人稱讚秦家次子的驚才艷艷了。

孤月看著面前的弟弟,臉上含笑,心中卻是一陣發苦:「人人都道秦家長子是廢物,次子是天才,誰又知道天才乃是受了廢物的點撥呢?」

他自幼性格孤僻,才會在十一年中博覽群書,自然也將秦家藏書裡的那些功法秘笈都看了個徹底,只是秦戰天對長子根本不抱希望。

這與一開始就派侯府侍衛長,武宗極限的勇武伯雷豹教導秦傲風截然不同,連秦孤月的武道啟蒙老師都沒請,傲風畢竟年紀還小,不懂的就常來問這個「廢物」哥哥,漸漸的秦孤月就開始用書上的法門來指導他了。

聽到這裡,秦孤月用沉穩的語氣開口道:「傲風,武卒之境不過是剛剛開始,切莫大意,以後你如果還有什麼疑惑儘管來問我!」

秦傲風聞言,微微點頭道:「哥,我知道了。」隨後他又對秦孤月說道:「對了,哥哥,爹有事情找你!」

「哦?」秦孤月眉頭一皺,今天這是怎麼了?日理萬機的兵戈侯居然想起自己這個不爭氣的長子來了?難道是又要訓誡自己一番?

秦傲風笑道:「哥,你不要緊張,從爹的臉色來看,應該是好事情。而且我聽說今天我們侯府裡來了一個非富卻貴的大人物,別人求著想見他都見不到呢。」

「大人物?」秦孤月略微沉吟了一下,以秦戰天的地位和名望,能夠請到的不僅可以是朝堂高官,武道高手,甚至一些瀛洲的散人修士都不是問題,這非富卻貴的大人物又是……

秦傲風又催促道:「哥哥你且去準備一下吧,爹說一刻鐘後讓你到正堂去見他。」

待到秦傲風掩門離去,秦孤月才長歎一聲,原本他指點秦傲風武道,是存了要讓他誤入歧途,走火入魔,經脈盡斷,毀掉這個秦戰天一心一意想培養起來的「天才」作為報復。但畢竟兩人是骨肉兄弟,秦傲風對他也是尊敬有加,全無將他當作廢物和瘋子看的意思,久而久之,孤月也不忍下手,只得作罷。

話分兩頭,秦孤月梳理了一番,就起身朝兵戈侯府的正堂走去。

兵戈侯權傾朝野,府邸自然修建得堂皇威武,清一色的大條青石鋪的地面,平光如鏡,堅硬似鐵,正堂更是恢宏無比,漢白玉的台階之上,只見兩側左右十八張紅木圈椅,正中央一塊巨大的牌匾,足足有一丈多長,四尺來寬,上書「智信仁勇嚴」五個大字,正是與儒家「仁義禮智信」對應的兵家五常,也是一個將軍行軍打仗所要具備的最基本素質。

在正廳裡,光是看這五個大字都有一種令人戰慄的壓迫感,毋庸置疑,必定是兵戈侯這位星階高手親筆所題的。在這牌匾之下,是一張大得足足可以平躺四五個人的大條紫檀貢桌。

供桌上擺放著許許多多的物品,都是用鮮艷明黃色的緞子覆蓋著,顯然是皇帝御賜的物品。都用香火供奉著。

貢桌左邊的紅木圈椅上,端坐坐著一個身穿深紫色獅虎長袍,頭帶鑲金軟雲冠,微微瞑目的中年男子。這個人,兩鬢微微花白,手按在圈椅的扶手上,紋絲不動,潔白如玉,一塵不染,給人一種掌握了無窮力量和無上權利的感覺。

這人一坐在哪裡,哪裡就有懾人威嚴,叫人無法正視,只能乖乖的低頭。他讓敵寇喪膽,是被詛咒為惡魔的存在,但同時他也被武烈陛下依仗,稱為「國之巨擘」,他就是兵戈侯秦戰天,如今聖天王朝的護國強者。

「孤月,你上前來,我有話要對你說。」秦戰天並沒有睜眼,而是閉目說道。

秦孤月應了一聲,走上正堂,朗聲道:「父親大人有什麼吩咐?」

兵戈侯緩緩睜開眼,一霎那之間,彷彿整個正堂裡的空氣都凝固了起來,一股無形地壓迫感頓時席捲秦孤月的心頭。

他畢竟沒有學過武道,這一下就覺得小腿肚子發軟,險些跌倒下來。

但他知道,這還不是秦戰天有意為之,星階強者自身溝通茫茫星域,已是不同於凡人,舉手投足之間都可以有威壓。

若是有意施為,沒有練習過武道,甚至武道低微的人,輕則四肢無力,重則直接殞命。

「孤月,今天是你的成年禮,秦家自古以來就不出膿包廢物……」兵戈侯淡淡的說著,語氣很冷,讓人聽得不寒而顫,隨後他話音一轉:「即便你多年來一直被人詬病,但為父也知道,你雖有些癡傻,思維有時倒也敏銳。秦家從不出廢物,你也應是有為父不能發現之潛力。」

可以說,這麼多年來,秦孤月還是第一次聽到一向對自己失望透頂的父親說出這樣的話,不禁訝異了一下,心中正覺得蹊蹺,卻聽得兵戈侯又說道:「如今龍隱閣的尚宇穹長老遊歷雲京城,聽說了一些你的事情,有意想收你為徒,但相術一途不同武道,不是你想走就可以走的……」

秦孤月聽得父親的話,微微一愣,聯想起秦傲風說的那一位非富且貴的「大人物」,想必說的就是這一位龍隱閣的大長老了。

龍隱閣他是知道的,這是相術師們的組織。所謂相術師,就是一批能夠自由運用金木水火土五行相術力量的高手,實力越強,能夠運用的相就越多,同樣也是分成五個層級,最高的一層,便是全系相術師,戰鬥力比之武宗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是做相術師遠比做一個武者要困難得多,因為這不僅要辛苦的修煉,還要有天賦。很多宗族世家,都以子弟中能夠出一名相術師為榮,自然,秦孤月若是能夠被龍隱閣的相術師看中,對於秦家也是一件值得誇耀的事情,也無怪秦戰天會對秦孤月的態度轉變這麼多!


第3節:貴客臨門


秦孤月正思量著,兵戈侯又說道:「尚宇穹長老要測試你的天資,若是你能夠僥倖通過,就可以成為他的記名弟子,若你實在朽木難雕,那你從此就在侯府裡呆著,不要再出去丟人現眼了!」

他聽得秦戰天這句話,正要點頭,卻陡然覺得父親的語氣一變說道:「孤月,你可聽好了,家族從來沒有出過一名相術師,這尚宇穹先生是龍隱閣中地位僅次於閣主的長老,也是當今天下除了那些老而不死的『妖人』以外,屈指可數的星階二品相術師,實力比為父有過之而無不及,如你能成為他的弟子,也算光耀秦家門楣了……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知道不知道!」

秦孤月只覺得秦戰天說話時語氣竟是一反常態,有些炙熱,不禁應聲道:「孩兒明白!」

「明白就好……再過一炷香的時間,你到這裡來,尚宇穹先生要考驗考驗你……先去準備一下吧!」秦戰天說完擺了擺手,就示意秦孤月退了下去。

待到秦孤月再回到在正堂時,客廳裡已經坐著另外一個人了。

上首坐著的是一名留著長鬚的中年男子,面色和善,身穿一件紫色的長袍,上面隱隱盤繞著兩條飛龍。秦孤月一眼就認出了,這是龍隱閣長老才可以穿的長袍,在聖天王朝,龍這種章紋,除了皇室,只有相術師組織龍隱閣獲得特許,可以使用,這樣有兩條飛龍的法袍,便是要星階以上修為的長老了。

顯然,這一位就是兵戈侯秦戰天請來的貴客——尚宇穹長老了。

「書上說這紫袍上的飛龍花紋裡面蘊含有五行之力,不知是真是假……」

秦孤月心下思索,正在仔細琢磨那長老法袍上的飛龍花紋的奧妙,站在那長老身邊的秦戰天見到秦孤月見了尚宇穹竟然也不說話,也不行禮,還當他又犯傻了,當即大喝道:「孤月,還不快給尚長老行禮!丫鬟們平時教你的禮數,你都忘了不成?」

秦孤月聽得父親這一說,急忙雙手作揖,對著那長老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學子禮,沉聲道:「晚輩拜見尚長老。」秦孤月作揖時右手成拳,左手成掌,這禮節行得恭恭敬敬,沒有絲毫的差池,看在那尚長老眼裡便化作了微微讚許之色,開口對著秦戰天說道:「兵戈侯,令郎天資不錯,倒並不像是坊間傳聞的那麼不堪啊!」

秦戰天聞言,捋了捋鬍須說道:「尚長老,只是犬子年幼的時候就孤僻古怪,時常說些瘋言瘋語,便被人當作是廢物了,既然您說犬子天資不錯……」他停頓了一下,看了看面前的秦孤月,眼神之中,竟然也顯露出了希翼之色。「那您是不是能夠將犬子帶入龍隱閣修行呢?」

兵戈侯秦戰天乃是權傾朝野的人物,祖上自太祖從龍起,便擔任要職,代代人才輩出,能夠得到他這一句請求,即便是龍隱閣的修士,這位尚長老也是十分受用,笑著撫著長鬚說道:「兵戈侯過謙了,尚某不過一介草民,若是能收得公子為徒,反是尚某的福分啊……」他說到這裡微微停頓了一下道:「但是龍隱閣都是相術師,若是沒有一些基本的能力,即便在其中浸淫數十年,也不可能有絲毫的進步,所以還是讓我為公子先測一測如何?」

秦戰天聞言,對著尚宇穹笑道:「尚長老請便……不知需要什麼道具?」

尚宇穹笑道:「不必什麼道具了,煩請侯爺避讓一下,我與公子在這個房間裡便可以測試了!」

秦戰天點了點頭,便說道:「好,我命下人去為尚長老備茶。」說完又拍了拍秦孤月的肩膀道:「兒子,好好測,測准一點!」

秦孤月還是第一次看到父親對自己這般說話,不禁用力地點了點頭。

秦戰天走出門,隨手關上了房門,偌大的客廳裡便只剩下了尚宇穹和秦孤月二人了。

尚宇穹走到秦孤月身旁,緩緩地在地毯上盤腿坐下,示意秦孤月坐到他的對面來,然後伸出手拍了拍秦孤月的肩膀笑道:「小侯爺你不必緊張,尚某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有天賦,流程也很簡單,尚某先問小侯爺幾個問題,還請如實回答!」

尚宇穹伸出右手的食指,飛快的在房間裡畫了一個大圈,然後對著面前的秦孤月說道:「我已經在這裡布下了一個相術矩陣。現在,我們在這裡的談話,外面沒有人能聽見了,現在小侯爺,請你告訴我,你可知道,什麼是相術?」

秦孤月微微停頓了一下,用從藏書室裡看到的關於相術的解釋說道:「世間萬事萬物,無不有相,萬相歸宗而成世界,其中金木水火土乃是世界本源所在之相,也是相術力量的源泉。相術就是借用自然之中萬象之力的術法,而相術的至高境界,就是模擬世界。」

秦孤月說完,尚宇穹讚許道:「不錯,你對相術的理解非常正確。」

其實秦孤月在藏書室裡看到過很多儒家抨擊相術師的說法,比如說相術師是「以妖力惑亂蒼生,攫自然以逆造化」,「怪力不止,國無寧日」等等。這些種種他是不可能在這位龍隱閣長老面前開口說的。

尚宇穹哪裡知道面前這個十六歲的少年在心裡想著這些事情,他見秦孤月中規中矩的模樣,心中反倒是很喜歡收這個弟子的,於是又說道:「小侯爺,相術乃是借用自然之力的術法,遠遠不同於武道,也正是為此,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做相術師的天賦,我必須要進行一個測試才可以。」

年輕的秦孤月臉上並沒有流露出驚訝的表情,反而很沉著地點了點頭,以示自己願意接受。

尚宇穹微微一笑,從紫色法袍裡取出一疊卡片,攤開五張在地上,對著秦孤月說道:「小侯爺,請你先盤腿坐好,將心態放平和,然後閉上眼睛,用手放在這些卡片上,然後分別告訴我,上面都有些什麼。」

秦孤月看著面前的卡片,眉頭一皺,顯然是不相信自己能夠有這般的能力,尚宇穹看在眼裡,便說道:「不必擔心,這種能力每一個人都有,只是強弱不等而已,而這一點,在我們相術中稱為感知,感知不夠強的人,就無法做一個相術師,所以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測試。」

秦孤月剛想閉目冥想,陡然又睜開眼問道:「等等,先生,我還有一個問題。」

尚宇穹微微一笑道:「小侯爺但問無妨。」

「這感知力就是相術師的力量本源嗎?」秦孤月不禁問道。「僅僅感知恐怕還不夠吧?」

聽到這句話,尚宇穹不禁覺得兩眼微微放光了,臉上的氣色也比剛才還要柔和了一些。一個十六歲的,從未接觸過相術的少年,竟然就能夠意識到這一點,那意味著什麼?相術一途的突破發展,與武道不同,多憑借的是明悟,有如此悟性,以後的發展前途,還會小嗎?

龍隱閣之中長老的排位也是以弟子的優異程度來決定的,若是能夠教導出一名全系相術師,或者是星階武者,對於尚宇穹的益處也是巨大的。

於是這位長老略帶驚訝道:「普通人大多以為相術師的力量來源於自身的感知力,而你竟然能夠質疑這一點,實在難以相信,你是如此的聰慧,為什麼別人卻都說你是傻子呢?」

秦孤月聳了聳肩膀,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

尚宇穹便解釋道:「你的猜想一點也沒錯,感知力只是最基本的力量,他是相術師自身的一個內因,任何事物都是內外結合的產物,相術招式亦不例外,而外因則在……」

尚宇穹伸出手來,指了指客廳裡的花卉,又指了指窗外的陽光,又指了指地面。

只聽見秦孤月霍然明悟道:「外因來自於這個世界,這個自然的世界裡蘊涵了太多的力量,它們的每一點,每一滴都是力量的源泉。雨水雷電,暴雪狂風,甚至是日月星辰的更替,鮮花草木的綻放枯萎……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然裡的力量源泉,而一個優秀的相術師,就能充分地利用感知力,去感應到世界上的各種細微清晰的力量波動,其實釋放的相術招式是借力於自然,而非相術師本身,對不對?」

尚宇穹一拍手,臉上流露出了狂喜的神情,連聲道:「不錯,不錯,不錯,就是這樣。感知力與借代力缺一不可,任一方面的強大都不能造就一個傑出的相術師……」他的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天哪,這還是一個從沒接觸過相術的十六歲孩子啊!」他看向面前秦孤月的眼神,已是更加熾熱了,彷彿是看到一個傑出的全系相術師站在他的面前,又好像是一個精明的商人,看到了一塊從未被開發過的處女地。

「小侯爺,請恕我直言,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讓你通過測試,成為我的弟子了。」尚宇穹說完,催促道:「試試看吧,小侯爺,你能從卡片上感知到什麼?」

秦孤月聞言,閉上了眼睛,只聽見耳邊尚宇穹說道:「現在將手放到這些卡片上,告訴我這些卡片上的圖案是什麼。」這位長老的聲音裡飽含著期待。

「這是一條鯉魚……」秦孤月將手放在第一張卡片上,片刻之後,脫口而出道,尚宇穹信手翻開,果然上面是用銀色細線畫的一條躍出水面的鯉魚。

「這是一座廟宇!」

「這是一團火焰。」

「這是一片竹林!」

「呵,這是一把劍!」

秦孤月在中間幾乎毫無停頓地說出了另外四張卡片上的圖案,尚宇穹信手翻開,自然都是完全吻合。此時這位龍隱閣長老如沐春風一般地撫著自己的鬍鬚,尋常的孩子,能夠辨認出五張中的三張就已經擁有了進入龍隱閣的資格了,面前的這名小侯爺似乎感知力遠超常人,竟將五張全部辨認出來,而且還十分輕鬆……這意味著什麼?百年不遇的相術奇才啊!上天作證,除了現任龍隱閣主,再沒有聽說過誰進入龍隱閣時竟然翻對了五張卡片,而且還是在這麼短的時間裡!

天才,這是絕對的天才啊!


第4節:千年廢材


就在秦孤月緩緩睜開眼睛時,尚宇穹說話的聲音已經有一些顫抖了:「很好……很好……我的徒兒,太好了!」

秦孤月淡淡一笑,心中也是如釋重負。看來自己是獲得進入龍隱閣的資格了,這樣一來的話,父親應該會對他刮目相看吧?

尚宇穹隨後說道:「好,下面一關就比剛才簡單得多了。我會教給你一條最簡單的相術咒語,試試看有沒有對自然的借代力,一般像你這般擁有如此強大的感知力的人,借代力只會更強,不必擔心了!」

秦孤月一開始還有些擔心,但聽尚宇穹這一說,心中也就坦然了。他很快記住了尚宇穹教給他的一條咒語,那簡單卻有些晦澀的語言,帶著一絲彷彿從遠古而來的神秘之感。

「深深呼吸……什麼都不要去想,不斷地默唸咒語,然後你就會感受到自然之中湧動的力量,這不是一個相術招式,而是一個相術咒語,是招式的前段,它能夠幫你感知到周圍的自然之力!」尚宇穹似乎是怕秦孤月無所適從,不禁開口指點道,他似乎比秦孤月還要著急。

秦孤月也照做了,然而就在他想要將頭腦倒空時,那如同夢魘一般的片刻又再次出現在了腦海之中。他彷彿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那一根抵住自己皮膚的針,緩緩紮下去帶來的刺骨的冰涼。

「該死,怎麼偏偏是這種時候!」秦孤月在心中咒罵著,他集中起了全部的感知力去驅散,瓦解這種可怕的幻覺,但是越用感知力去化解,這幻覺就越真實,現在他不僅能夠感受到刺骨的寒意,甚至能夠依稀聽到夢魘裡那些奇裝異服之人的對話了。

「孤月,對不起,我們也是迫不得已……」

這……這是我的名字!秦孤月在聽到這句話時不禁心驚肉跳,甚至他的眉頭都不經意間顫動了一下,只聽見坐在他對面的尚宇穹出聲問道:「徒兒,你感受到了什麼?」

秦孤月只覺得那夢魘越來越真實,他眼看著自己就要沉陷其中,急忙睜開了眼睛,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頓時他眼前的光影渙散又重合,依舊是身穿紫色法袍的尚宇穹,一切虛幻的感覺也都消失了,但是他身上那件新換的襯衣,卻早已被汗水完全濕透了,就像是淋了一場大雨那般。

「徒兒,你怎麼回事?為什麼你會冥想得如此疲憊?發生什麼事了?」尚宇穹見秦孤月滿臉倦色,不禁又追問道。「你感受到什麼了?」

秦孤月看了看目光帶著希冀的尚宇穹,微微低下了頭,咬住嘴唇沒有說話。

「沒有感受到?」尚宇穹此時的感覺,如果用從雲端墜落到地獄來形容,完全是不為過的!「怎麼可能?你的感知力這麼強……怎麼會沒有借代力?」

尚宇穹的聲音已經有些沙啞了。「要不要再試一次?」雖然他知道,剛才過去的時間,已經半個時辰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感受不到任何的自然之力,那只能證明,這個人完全沒有運用相術力量的借代力,誤測的可能性極小!

但是這位長老就是不相信,也不甘心。

開什麼玩笑,一個擁有這麼強感知力的天才,竟然沒有絲毫的借代力!

這簡直就是上天給人開的荒謬玩笑啊!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只要有一絲,哪怕是一絲的借代力,這個孩子也可以通過那超強的感知力來彌補,以後至少也會是一名星階一等的星魂階強者啊!

但是秦孤月緩緩地搖了搖頭,用抱歉的語氣說道:「對不起,先生。我真的什麼都沒有感受到,對不起……」

尚宇穹的心絕望了。借代力雖然可以通過修煉來提高,但若是一絲借代力都沒有,就好像植物沒有根一樣,根本就什麼都長不出來……

尚宇穹之前曾教過幾個記名弟子,他們都只是翻對了三張卡片,可以說感知力比秦孤月要弱小得太多,但其中一個最優秀的,在冥想時,竟然讓整個房間裡的金屬器皿都齊鳴了起來,顯然,已經達到了一個金相初段相術師的水準。

而另外一個記名弟子,經歷最初冥想的時候,已經能傾聽到外面池塘裡水流動的聲音。後來他在邁入水相階段之後,成就果然遠高於其他的弟子。

可是感知力超群的秦孤月……卻,卻什麼都感受不到……

那只能說……他根本不適合當一個相術師。

「唉,只是可惜了上天賜予他的那超群的感知力。一個天生的相術天才卻……」尚宇穹的內心無比惋惜。

「很抱歉,兵戈侯大人,您的公子沒有一絲一毫的相術天賦,請恕我直言,龍隱閣成立千年以來,不曾出現過一個像您公子這樣的,一個都沒有……」一身雙翼龍飛紫袍的龍隱閣首席長老尚宇穹,面帶惋惜地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剛才還面帶笑意的兵戈侯秦戰天臉色立刻就變了,像一塊冰,眼睛瞪了那還坐在房間內蒲團上的黑衣少年一眼,立刻扭過頭去不再看他,轉而換上笑臉對尚宇穹道:「尚先生,這也是犬子不爭氣,您不必介意。那之前說好的兩塊南海水晶,還請您笑納……」

未等尚宇穹回答,秦戰天已是側過身對著那從蒲團上坐起,緩緩朝門外走來的少年厲聲吼道:「你這個廢物,還不給我滾回你的房間去!」

那黑衣少年只是抬起如沉井般的眼神微微看了秦戰天一眼,兀自轉過身,繞過長廊,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待到那少年的背影消失在了長廊的盡頭,才對著面前的秦戰天說道:「唉,孤月這孩子其實還不錯,只是……」

秦戰天聞言只是苦笑了一下道:「尚先生不必說了,生下此子,也是秦某家門不幸,癡癡呆呆,學武是不可能了,相術又不成……您不必安慰我了。」

而後來尚宇穹的這句話,經過侯府裡的人口口相傳,尚宇穹的話竟然變成了「請恕我直言,龍隱閣創立千年以來,我從來不曾見過這樣沒有天賦的孩子,一個都沒有。」

頓時,秦孤月又因為坊間的以訛傳訛,獲得了一個「千年廢材」的稱號,而龍隱閣長老為廢物少爺看天賦的事,也成為了雲京城裡的百姓茶餘飯後的笑柄。

秦戰天也礙於面子,並沒有去追查,也沒有去闢謠,畢竟此事欲蓋彌彰,他可不想全雲京城的人在他的背後戳著脊樑骨說:「兵戈侯心胸狹隘,明明兒子是廢物還不讓人說……」為了這個廢材兒子,他也許覺得不值得這麼做。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