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愛戀頻道-2019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超凡小師叔04
情痴小和尚
2021/4/28發行
臨淵行14
宅豬
2021/4/28發行
廢土走私商15
浮兮
2021/4/28發行
道祖,我來自地球22(預計23完結)
烏山雲雨
2021/4/28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5
柳岸花又明
2021/4/28發行
神寵之王35
古羲
2021/4/28發行
萬族之劫46
老鷹吃小雞
2021/4/28發行
第一師兄46
言歸正傳
2021/4/28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3(預計54完結)
匣中藏劍
2021/4/28發行
道君64
躍千愁
2021/4/28發行
超武醫神01
步行天下
2021/4/29發行
超武醫神02
步行天下
2021/4/29發行
機械狂潮20
半步滄桑
2021/4/29發行
大醫凌然26
志鳥村
2021/4/29發行
大奉打更人27
賣報小郎君
2021/4/29發行
我欲封天32
耳根
2021/4/29發行
小閣老37
三戒大師
2021/4/29發行
妙手俠醫60
真熊初墨
2021/4/29發行
牧神記64
宅豬
2021/4/29發行
超凡小師叔05
情痴小和尚
2021/5/5發行
臨淵行15
宅豬
2021/5/5發行
廢土走私商16
浮兮
2021/5/5發行
神寵之王36
古羲
2021/5/5發行
劍仙在此40
亂世狂刀01
2021/5/5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3
忘語
2021/5/5發行
萬族之劫47
老鷹吃小雞
2021/5/5發行
第一師兄47
言歸正傳
2021/5/5發行
道君65
躍千愁
2021/5/5發行
伏天氏115
淨無痕
2021/5/5發行
超武醫神03
步行天下
2021/5/7發行
機械狂潮21
半步滄桑
2021/5/7發行
大醫凌然27
志鳥村
2021/5/7發行
大奉打更人28
賣報小郎君
2021/5/7發行
牧龍師30

2021/5/7發行
我欲封天
33
耳根2021/5/7發行
小閣老38
三戒大師
2021/5/7發行
妙手俠醫61
真熊初墨
2021/5/7發行
牧神記65
宅豬
2021/5/7發行
超凡小師叔06
情痴小和尚
2021/5/12發行
臨淵行16
宅豬
2021/5/12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6
柳岸花又明
2021/5/12發行
神寵之王37
古羲
2021/5/12發行
劍仙在此41
亂世狂刀01
2021/5/12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4
忘語
2021/5/12發行
萬族之劫48
老鷹吃小雞
2021/5/12發行
第一師兄48
言歸正傳
2021/5/1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4
匣中藏劍
2021/5/12發行
道君66
躍千愁
2021/5/12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16
請求說頻知識+來找一本無限系列的同人(估計看過的人很少 10
轉帖:創世中文網科幻小說《絕世天才系統》作者:稻草也瘋狂 7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7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紅警之從廢土開始》 作者:華麗的虛偽 6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荒原閒農》作者:醛石 5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抱劍》作者:夢入秋水 5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 《天人速遞》 作者:抖M殿下 5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機戰無限》 作者:亦醉 5
轉貼:創世中文網異世大陸小說《老祖請出山》作者:中華小木匠 4
本週熱門留言
轉貼: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修真之歸家路》作者:宅男二馬 3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驚天劍帝》作者:帝劍一 2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超神幼稚園》作者:銀色紀念幣 24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蟲臨暗黑》作者:獵魔貓 21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大宋有毒》作者:第十個名字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軍事小說《特種兵之特別有種》作者:五月十四 16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遊戲異界小說《王者榮耀之全能李白》作者:嘿嘿人才 16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文娛締造者》 作者:別人家的小貓咪 1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超級基因獵場》作者:丙己戈 15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大衍劍歌》作者:子瑜的毒氣罐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10/16 14:22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774118.html

曾經有人問:「修行可以移山填海飛天遁地得長生,你能忍受孤苦與伶仃嗎?」

「不,我只想喝茶打牌擺龍門陣。」方雪恨如是說。

活得那麼累,就算長生有何意義?


第一章 來者不善


杻陽山脈是一條巨大無邊的山脈,橫亙東西,貫穿數個泱泱大國。

月牙鎮只是杻陽山脈中麓一個毫不起眼的小鎮,隸屬於大隋王朝的青州。

原本無論如何也不會出名的小鎮卻在青州名氣頗大,因為三月的月牙鎮,遍地是梨花。

方家莊園只是月牙鎮眾多農家莊園之一,像往常一樣,每年三月都會有外來遊客入住,而今天的方家莊園卻不太一樣。

一顆梨樹下,方雪恨伸出小腦袋悄悄望著前方。他的眼裡有淚水,卻極力不讓它們掉下來。

「方九項,你該死。」

持劍的男人臉上有一道疤痕,很長,也很詭異,似古文字,又像雞毛。實在看不出是什麼武器所傷。

被叫做方九項的布衣男人吐了一口血,他點了點頭:「我該死,你也是。」

「呵,你有什麼資格說我?」男人指著臉上的疤痕,說:「我故意留著這道疤,就是為了時刻提醒自己,今生今世必殺你全家!就如你當初殺我全家一樣!」

方九項沒有說話,對於一個喪失理智的人他無話可說。

「你以為你躲在這裡我就找不到你?你錯了,我雖然找不到你,但有的是人給我指路!」

「你不知道吧?是你以命相交的好兄弟楊正道親口告訴我你在這裡!」男人狀若癲狂:「被人背叛的滋味如何?是不是很氣憤?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方九項搖了搖頭,他心裡縱有千般苦,卻無人訴。

「你不要以為擺出一副解甲歸田滿不在乎的樣子就能洗清你的罪孽,你今天要死,你身後那個孩子,也要死。」

方九項突然睜大了雙眼,眼中有火光跳躍。

梨花飄飄灑灑,一滴水落在一片飛舞的花瓣上。這片花瓣彷彿受到了驚嚇,飛速逃竄。

奇異的是花瓣並未下墜,而是猶如一枚飛鏢射向那個男人。

男人手中的劍輕輕一揮便將花瓣擊落。然而這一個動作彷彿惹怒了滿園梨花。

成千上萬的花瓣懸空而立,像一條怒龍攜帶著無邊威勢席捲過去。男人縱然劍快卻也無法抵擋這無數花瓣的進攻。

等到梨花重新落滿地,男人身上早已被撕開無數條血淋淋的傷口。

這一招名叫梨花飛滿天,是方九項凝聚畢生所學悟出的,殺傷力巨大,卻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就如滿地梨花,哪裡還有生機?

躲在梨樹後的方雪恨看到他父親的頭上裂開了一條口,有鮮血浸出。

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方九項突然覺得他很可憐,忍不住說道:「虞棄,殺你全家的,是楊正道。」

男人的目光無比驚悚,好像見到了什麼令人恐懼的東西。他努力地擠出幾個音節,根本聽不清。

他的話好像沒有說完,方九項拾起一片花瓣,插進他的心臟。

一直以來虞棄都不知道,他自己只是楊正道的一枚棋子。

方九項轉身,不知從哪裡拿出一個十分怪異的金色符號,強行打入方雪恨的眉心。

那是方雪恨第一次見到逆生符,一枚散發著溫和光芒的符文。

中原干戈古亦聞,期有逆符傳子孫;

天綱運轉三元淨,不敬鬼神敬蒼生。

春風吹過,滿園梨花香。方家莊園的匾額吱呀呀搖晃,摔在地上,濺起一陣花浪。

那一年,方雪恨三歲。

……

旭日東昇,充滿朝氣的光輝灑滿西陽宗。

這個位於基山山麓隸屬於青州的夕日輝煌大派,如今卻顯得如山門的破舊牌匾一樣,風雨飄搖夕陽西下。

「師兄,你這劍法不錯啊,是不是最近又有什麼新的領悟?」宇文洛叼著狗尾草看上去吊兒郎當放蕩不羈,蹲在一旁看方雪恨練劍。

方雪恨收招而立,道:「有啥的領悟啊,練來練去還不是那樣,我都懷疑自己有沒有修行的天賦了。」

「別,師兄你要是這麼說,那我豈不是要羞愧至死?」宇文洛哈哈道:「對了師兄,早上我看見師父回來,好像臉色不太好,是不是遇到什麼事兒了?」

方雪恨一愣:「師父回來了?」

「是啊,臉色很不好看,直接就回了孤夜峰,我都沒來得及喊。」宇文洛說:「要不你去問問?」

方雪恨知道師父一向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今日如此失態確實反常,他便收了劍朝著孤夜峰趕去。

孤夜峰就像被人用刀削過一樣,四面整齊,山尖矗立著西陽塔。

一條袑騑頂撉瘍K索橋連通著孤夜峰,方雪恨走到崖邊小屋處,看見了一直居於此地的丁信然。

方雪恨推門進去,道:「丁師叔,聽說師父回來了?」

丁信然木訥的臉龐沒有任何表情,方雪恨十分瞭解他,自從二十年前進入西陽宗起丁信然就一直是這幅表情,至今未變過。

「他受了傷,進西陽塔了。」丁信然的語氣平淡,聽不出任何波動。

方雪恨一聽師父受傷,急迫地奔過鐵索橋,直接衝進了西陽塔。

「師父!」

看到坐在祖師爺雕像面前的仇浩蕩,方雪恨跪了下來,道:「對不起師父,讓您受苦了。」

仇浩蕩睜開眼,雖然臉色蒼白但是目光依然神采奕奕。

「不用自責,」仇浩蕩擺了擺手,道:「你父親把你托付於我,我就料到有今日。前些年楊正道一直在搜尋你的蹤跡,現在他知道了結果當然要做出反應。」

「我要閉關一段時間,這些日子你要承擔起大師兄的責任,有什麼事多請教丁師叔。」

仇浩蕩的話讓方雪恨心裡沉甸甸,看來他受傷不輕,也不知道對手是誰能夠讓仇浩蕩重傷,但這不是他該關心的問題,他只有加倍努力修煉,才有能力報仇。

說西陽宗日漸式微都是誇獎,如今的西陽宗早已不是五百年前的西陽宗。現在整個宗門也就五個人,嚴格來講根本就算不上一個宗門,更像是一個小團伙。

回到丁信然的住處,方雪恨心情很不好。

楊正道是方九項最好的兄弟,是什麼原因讓他反目成仇不死不休?方雪恨經常在夢裡見到那一場戰鬥,那個刀疤男子冷冽的笑容一次次折磨著方雪恨,讓他次次驚醒。

「丁師叔,我想去一趟青州城。」

方雪恨想弄清楚刀疤男子到底是誰,他與父親和楊正道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要調查這段往事,青州有個人方雪恨必須要去見見。

丁信然不同意方雪恨的想法,他平靜道:「現在楊正道就等著你出現,在西陽宗他不敢動手,青州可是他的地盤。」

「我會隱藏好自己,只在暗中調查一些事情。」方雪恨說:「我去了之後就住在周叔的鐵匠鋪,不會引起楊正道的注意。」

丁信然想了想,還是點頭同意了:「既然要去,你把落日劍帶去,想辦法殺一個人。」

丁信然不是心血來潮,而是深思熟慮之後做出的決定。

他對師兄仇浩蕩的實力最為清楚,楊正道雖然重創了仇浩蕩,但他本人傷得更重。恐怕此刻早已忙著續命去了,這對方雪恨來說是好事。

不過丁信然想到方雪恨如今的實力很不放心,遂又說道:「你把劍給我。」

方雪恨不明所以,將落日劍拔出來,遞交到他手中。

「我教你一劍,好好看著,能學多少看你的悟性。」丁信然說完提著劍縱身一躍,上了屋頂。

方雪恨趕緊跑出來,他看到落日劍在丁信然手中綻放出熾烈的光芒,一個旋轉劈砍,丁信然在空中劃出一道數十丈長的劍光,將對面的孤夜峰切出一條極長的裂口!

「這一劍名為碧水長天,是西陽宗僅存的秘術,好好領悟,相信你能有所收穫。」丁信然說完將劍扔下來,留下沉思的方雪恨。

方雪恨從未見過丁信然出手,更不知他實力幾何。但剛才那一劍,讓他突然明白了許多曾經冥思苦想都想不通的道理。

何為劍?凶險異常,生而為殺。

劍術的存在是為了達到「殺」的目的。

劍術是速度、力量和技巧的結合體,一切招式都有跡可循,萬變不離其宗。

元氣是劍術的基礎,如何利用元氣來達到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和最靈活的技巧,便是劍術的作用。

方雪恨看得出碧水長天的優勢不在於速度,而在於技巧。

雖然看似粗獷的一劍毫無技巧,但如何在藏氣境用不多的元氣施展出來,是這一劍的關鍵所在。

方雪恨不是天才,當然不可能一看就會,但方雪恨心思敏捷,能夠從中聯想悟出許多關於劍道的知識。

修行是一件十分枯燥無味的事情。特別是對於宇文洛來說,簡直要人老命。

「師兄,剛才那一劍,是丁師叔弄的?」宇文洛悄悄跑過來,看了看橋頭的小木屋。

方雪恨問:「你看出了什麼?」

宇文洛哈哈一笑:「我這麼笨能看出什麼?不明覺厲唄。」

「鬼扯!」方雪恨笑罵了一聲,問道:「卓師妹最近去哪兒了?好久沒吃到她做的飯,我感覺胖了五斤。」

「哈哈,師兄你這話可不要被師妹聽到,否則她一定不依不饒。」宇文洛笑道:「聽說卓師妹閉關了,似乎要破境。」

方雪恨一驚:「這麼厲害?她要突破化氣境了?」

宇文洛神秘一笑:「前些日子你閉關的時候,師父給卓師妹搞來一粒青黃丹,聽說那東西十分厲害,可以讓人從藏氣境五重直奔化氣境。」

方雪恨知道青黃丹,師父能搞到如此珍貴的丹藥讓他有些驚訝,畢竟西陽宗一貧如洗,就連碧芽丹都是奢侈品,也難怪他們覺得震驚。

「咚咚咚!」

突然有人叩響山門,方雪恨和宇文洛對視一眼,都覺得奇怪。

自從西陽宗沒落,幾乎沒有客人來訪。

「你是誰?」宇文洛打開大門,看見一名身著黑色長衫的男子站在門口。

「陰陽殿鄭星文,久聞西陽宗人才濟濟高手輩出,特意上門討教!」

男子看著宇文洛,似笑非笑。

方雪恨站在遠處眉頭緊皺,來者不善啊。


第二章 夜戰


「怎麼,西陽宗就是這樣歡迎客人的?」鄭星文輕蔑一笑:「於情於理也要請我進去坐坐吧?」

鄭星文當然是帶著目的而來。

宗門高層安排他到西陽宗試探一下仇浩蕩的反應,以此推斷他是否真的傷得很重,以便下一步計劃的實施和制定,這一切也是楊正道的佈局。

宇文洛「匡當」一聲把門關上,撇撇嘴道:「什麼東西嘛。」

方雪恨一愣,沒想到宇文洛還真幹得出來。

門外的鄭星文氣急敗壞破口大罵,然而宇文洛好像根本沒聽見。

「師兄,陰陽殿跟我們沒有交情,這傢伙是來踢館的嗎?」宇文洛心裡不高興,他的性格就是這樣放蕩不羈,休想用道德約束他。

「我也不知道他來幹嘛,什麼西陽宗人才濟濟高手輩出,他從哪兒聽說的?簡直就是放屁。」方雪恨認為鄭星文就是來挑事兒的,否則只要不瞎都看得出西陽宗已經沒落到極致。

宇文洛哈哈笑道:「這傢伙還在外面罵街,你說咱們要不要收拾一下他?」

「怎麼收拾?」方雪恨說:「你可不要亂來哦,陰陽殿那群傢伙邪門得很,可不好惹。」

「放心吧,沒事兒的。」宇文洛嘿嘿奸笑:「你在這等我,我去去就來。」

不一會兒宇文洛就跑了回來,他用麻袋裝了一坨沉甸甸的東西,看上去十分巨大。聽著門外鄭星文的叫罵,宇文洛扯開嗓子道:「鄭星文,爺爺送你一份大禮!」

宇文洛扯掉麻袋,將一坨黑漆漆的東西拋出牆外。

方雪恨問他:「你扔的什麼東西?」

「師兄你馬上就知道了!」宇文洛笑得燦爛。

果然很快門外就傳來了鄭星文的慘叫和怒罵,聲音漸行漸遠,最後方雪恨彷彿聽到鄭星文說要弄死宇文洛。

方雪恨打開門,看到山腳一道人影跑得飛快,他後面跟著黑壓壓一大片牛角蜂。

「我靠!」方雪恨目瞪口呆:「你這傢伙太損了吧,會不會鬧出人命啊?」

宇文洛嘿嘿道:「不至於吧?牛角蜂雖然厲害,可鄭星文好歹也是藏氣境修士,應該沒那麼容易被蜜蜂蜇死吧?」

方雪恨想著鄭星文的慘樣,心道那可不一定。

「這段時間你盡量別出去,有人要對我們不利。」方雪恨突然對宇文洛說:「我要去青州一趟,等卓師妹出關之後你告知她一聲。」

宇文洛沒有多問,但猜想跟師父仇浩蕩受傷有關。他是西陽宗實力最弱的人,所幸也不操閒心。

方雪恨趁著夜色下山,是為了掩人耳目,他隨行的除了落日劍之外別無長物。

有時候方雪恨會情不自禁地想,湯家山這片山麓草甸上為何會矗立著一座年代久遠到無法考證的廟宇?

廟宇沒有和尚,也沒人打理,無數年過去,越來越破落,就連大雄寶殿中的三尊佛像都已經掉光了漆。

月光透過門窗灑落進來,密佈的蛛網和滿地的灰塵顯得十分明顯。

按照記憶中方九項的囑咐,方雪恨藉著月光摸索到後院,那個屋子里長出一棵大樹頂破了天的地方。

這間屋子除了一張破舊的木板床之外什麼也沒有,方雪恨鑽到床底,滿身是灰。

「就是這裡了!」

一個鑰匙孔般大小的圓孔被厚厚的灰塵遮掩,如果不是知道其中奧秘或者腦子有病的人,是不會發現它的存在的。

還好似乎兩者都沒出現,方雪恨扒開灰塵,孔還在。

掏出一根小銅絲,方雪恨戳進圓孔,「吱嘎」一聲,地上石板陡然分開,地下射出三支箭矢,瞬間穿透床板連根沒入頭頂樹幹。

「還好我閃得快!」

方雪恨驚出一身冷汗,方九項也沒說這裡面還有機關,差點要了他的小命。

五尺見方的小坑裡面有一個機關裝置,看上去那三支箭矢便是由它射出來的,除此之外坑裡還有一個包裹,也佈滿了灰塵。

方雪恨想辦法將它掏了出來,打開一看居然是一條絲巾,絲巾上面寫了一個名字,李昭臨。

「李昭臨是誰?」方雪恨覺得莫名其妙,他父親嚴肅而又正經,肯定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

他雖然心有疑慮,但還是依照方九項的吩咐割破手指滴了鮮血在上面。

原本以為會有神奇的事情發生的方雪恨愣了半晌,失望地將絲巾收藏,搞了半天虛驚一場。

就在絲巾沾血的瞬間,很遠很遠的地方,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中,有個芳華絕代的女人彷彿心靈感應一般看向南方,突然淚成兩行。

女人側頭說:「巢軌,替我辦件事。」

方雪恨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雖然不明白方九項的用意,但至少算是完成了遺囑,也無憾。

「匡當!」

廟宇的大門被人暴力摧毀,濺起滿地的煙塵。

一胖一瘦兩名男子面露凶光,手中的長刀在月色下泛著冷冽的寒芒。

「殺!」

其中一人悶聲吐字,長刀狠狠掄起,直奔方雪恨而去。

「找死。」

方雪恨側身躲過一刀,趁機拔出落日劍,猛地用力橫掃盪開二人,問道:「銀月衛隊?」

二人沒有說話,但臉色微變已經出賣了他們。

方雪恨冷笑:「別以為裝成這副模樣我就認不出來,沒想到樂正刑也是蛇鼠之輩,令人失望。」

銀月衛隊是楊正道的私人武裝,統領正是樂正刑。此人原本與方九項相交甚好,沒想到也變成了劊子手。

此刻方雪恨也在心驚楊正道的觸手太多太長,他想要替父報仇卻好像始終有一張無形的大網將他困在其中,讓他不得不處處小心。

二人看已經暴露,索性不再掩飾,惡道:「你躲在西陽宗我們拿你沒辦法,你卻偏偏要出來送死,那就不要怪我們心狠手辣。」

西陽宗有仇浩蕩,有丁信然,能護方雪恨平安。但他不可能一輩子苟活山上,方雪恨早已做好了直面敵人的打算。

眉心的逆生符微微顫抖,一股澎湃的力量瞬間充滿全身。方雪恨舒服地輕嘯一聲,道:「憑你們兩個,恐怕是有來無回!」

兩個藏氣境中階的修士,方雪恨還真的沒放在眼裡。

月刃,藏鋒。

這並不算好高端的功法,奧妙是通過光線的折射達到迷惑人眼的效果,讓刀法變得難以捉摸。

可方雪恨只是輕笑一聲,一切都已經被他看穿。

「唰!」

方雪恨退步、撤步,繞臂、橫劈。一道簡潔至極的劍光陡然劃破夜空,斬斷兩把長刀,留下四截屍體。

一刀兩斷,劍至人亡。

這一劍在碧水一心劍法中名叫蕩然一空,一劍掃過萬物皆空。

「說了不信,現在信了?」方雪恨抬腳買過屍體,頭也不回。

他不知道此刻遠處有一雙散發著幽幽藍光的眼睛將一切盡覽,隨著方雪恨離開也悄悄離去。

夜半時分,青州城也僅有大戶人家門口的燈籠還亮著光芒,顯得並不輝煌。

青州城西街,這裡大多是身份卑賤的手藝人,夜晚更顯陰冷。

方雪恨踩著平坦的石板緩緩走向西街深處,兩株永遠長不大的梧桐看上去像是盆栽,聾拉著守護陳舊的木板門。

門口匾額上寫著鐵匠鋪,還掛了一把大刀彰顯身份。對於方雪恨來說,這是一個很熟悉的地方,因為鐵匠鋪有女,名叫周小渠。

周鐵匠是一個普通人的修士,相比修行他更喜歡打鐵,以至於幾十年以來他才堪堪步入藏氣境高階。

因為周小渠的關係,方雪恨與鐵匠鋪關係頗近。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周鐵匠立馬睜開眼,其實早在門外響起腳步聲時他就已經驚醒,這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

「誰?」隔著門板,周鐵匠能夠判斷出門外之人乃是修士,實力在藏氣境中階。

「周叔,是我,雪恨。」

「吱呀」一聲,門開了,露出周鐵匠的笑臉。

「快進來。」將方雪恨迎進門,周鐵匠小心翼翼地四處張望一番,並無異樣。

給方雪恨倒了一杯水,周鐵匠這才坐下:「最近楊正道和你師父大戰一場,差點喪命,早已趕回東都養傷,你此次下山所為何事?」

方雪恨正好有些渴,咕咚咕咚喝了幾口,道:「我想調查一些事,還要殺一個人。」

「殺誰?」

「戚從!」

周鐵匠一驚:「你殺他幹嘛?他不過是一名普通的匠人!」

「周叔你有所不知,」方雪恨並不驚訝,很是平靜道:「戚從也是幫兇之一,我師叔武修就是死於他手。」

周鐵匠恍然大悟,道:「戚從實力如何?」

「藏氣境中介,不足掛齒,唯一要擔心的是戚從和青州牧柳淵的關係似乎不簡單,不知道他得知戚從的死訊會作何反應。」

周鐵匠說:「不用擔心,戚從如今早已沒有利用價值,我相信柳淵不會為了他大動干戈。」

方雪恨仔細思考著:「對了周叔,柳淵到底有沒有參與我爹的事情?我總覺得他有很大嫌疑。」

周鐵匠皺著眉想了一會兒,道:「我也暗中調查過,並沒有證據指向他。但我跟你有一樣的懷疑,你父親藏身月牙鎮多年,柳淵身為青州牧,必然知曉一二。」

方雪恨在思考,只要做過就一定會留下線索,不可能毫無痕跡。

方九項的好兄弟很多,為何不是死就是背叛?其中有何秘密?只有弄清楚這些,方雪恨才能更好地報仇,不枉殺好人,也不會漏掉一個壞人。

天微微亮,方雪恨就已經起床,他走到隔壁廂房,悄悄推開門。

一個小腦袋露在被子外,皺著眉睡覺的樣子甚是可愛。

方雪恨伸手在她的鼻子上輕輕一刮,吻了吻她的額頭如蜻蜓點水,生怕驚醒夢中美人。

「好好睡覺,我走了。」方雪恨心中輕念。

當方雪恨前腳一走,後腳熟睡的美人便睜開了惺忪的睡眼。她俏臉微紅,趕緊把被子拉過頭,將自己藏匿在被窩中。


第三章 碧水長天


青州月牙泉,梨花飛滿天。

方家莊園早已破落不堪,門口掉落的匾額仍在。

梨樹下小土坯,清酒落地,方雪恨重重磕了三個響頭。

「父親您放心,兒子一定會為您報仇。」

走在街上,方雪恨呼吸著清新空氣,調整好心情。

月牙鎮遍佈梨樹,每逢三月風光無限,這也是當年方九項選擇此地藏身的原因之一。月牙泉水清澈透明,可見游魚嬉戲。

整個月牙鎮沒有圍牆和護城河,僅有三條老街。

其中一條街名叫馬坊,並不是馬市,只是因為當年這裡有一戶大戶人家姓馬,因此得名。

踏著青石板走到馬坊盡頭,方雪恨看到一戶人家緊閉大門。

「咚咚。」

方雪恨叩響銅環,裡面很快傳來了腳步聲。

「誰呀?」一名老者佝僂著身軀打開門,看到門外的方雪恨,睜大了眼睛。

方雪恨露出一個冷冷的笑:「老東西,還沒死呢?」

「你你你……」老者雙手顫抖,死死盯著方雪恨卻結結巴巴說不出話。

「我什麼我?難道見到我不高興?」方雪恨飛起一腳將老者踢出數丈,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老者艱難爬起身,顧不得身體的疼痛,趕緊向後院跑去。

「還想跑?」方雪恨拔出落日劍:「當年就你這老東西鬧騰得最歡,老而不死是為賊,今天你也該死了!」

腳步輕移,方雪恨很快便追了上去,一劍穿心,老者當場斃命。

雖然方雪恨動作迅速,但依然引起了這家主人的注意。

很快就有十來名護衛趕來,將方雪恨團團圍住。

一位面相威嚴的中年男人大步流星,氣急敗壞。

「方雪恨,你膽子很大!」

男人指著方雪恨,恨不得生啖其肉。

方雪恨反唇相譏:「我膽子再大也比不得鎮長大人啊!整個月牙鎮誰不知道你楊陌是出了名的囂張狂妄?」

「十幾年不見,看來你是有備而來?」楊陌覺得不太對勁,方雪恨敢一個人找上門,定然有所依仗。

然而方雪恨根本沒給他套話的機會,沉聲道:「別欺我少不經事,你出賣我父親的事,這輩子都不可能忘。」

楊陌臉色微微抽搐,這也是他心中一痛。若是有得選,他當然不願意出賣兄弟,但他沒得選!兄弟與榮華富貴相比,不,兄弟怎能與榮華富貴相比?

「我本念在你父親的面上不與你計較,但你屢教不改更得寸進尺,就不要怪當叔叔的心狠手辣了。」

方雪恨譏笑:「你有資格提我父親嗎?」

楊陌搖了搖頭,大手一揮所有護衛蜂擁而上,自己卻轉身走了。似乎覺得方雪恨就像一隻螞蟻,隨手就能捏死。

他怎會想到,當年的螞蟻早已茁壯,如今已能吞象!

劍鋒出鞘,日月盡消。

這是一行刻在落日劍身的篆文,不是狂妄而是真實寫照。

「海天一線。」

碧水一心劍法的又一招,劍出如壬水浪滔天,劍收入癸水細無言。

十幾名護衛其中不乏修士,但最多也是藏氣境初階,根本不夠看。

一劍殺十人,傷三人。方雪恨卻沒有半點成就感。

沒走幾步的楊陌震驚回頭,滿眼不可思議。

「好,你很好。」楊陌怒意澎湃,沒想到方雪恨會成長迅速,超乎他的想像。

落日劍滴血,方雪恨神色十分平靜,因為一場惡戰即將開始。

「我想問你,當年是誰讓你出賣我父親的?」方雪恨不怕他不回答,他已有答案,只是想要得到認證。

楊陌雙手成拳,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勢,藏氣境巔峰的實力一覽無餘。

「告訴你也無妨,能夠逼迫我改變心意的人,除了楊正道有誰?但你就算有點成就,比起他也不過是一隻稍微強壯的螞蟻,始終翻不起大浪。」

方雪恨承認,但並不代表認命。心中有恨,哪怕你是神又如何?

「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兩。」楊陌的拳頭看上去很沉,這跟他的功法有關。

金蛇拳,一門將陰毒和暴力完美詮釋的功法。

元氣如蛇般纏繞雙拳,楊陌的身形先動。

方雪恨冷笑,別看楊陌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其實還是心虛,所以率先出手想打他措手不及。

落日劍輕轉,方雪恨腳步也不慢,得心應手挪騰輾轉。

數十個回合之後,楊陌攻勢頓減。

「我承認你確實很有天賦,但你的元氣還剩多少?境界的差距永遠無法彌補,所以今天你一定會死。」

方雪恨沒有接話,而是陷入了沉默。

金蛇拳的攻勢綿延,一打就是幾十個回合。方雪恨雖然有兵器優勢但正如楊陌所言,元氣差距逐漸凸顯。

方雪恨身懷逆生符,元氣品質比起普通人高出一個層次,這是他跨越五個小境界對敵的資本。

「不到最後,天知道鹿死誰手?」方雪恨頭一偏,躲過楊陌突如其來的一拳,咒罵道:「卑鄙無恥的東西!」

沒想到楊陌會搞偷襲,幸好方雪恨反應敏捷,但這也讓他異常憤怒,手中落日劍瘋狂扭動,他開始主動進攻。

「隨行、甩尾、纏身!」

金蛇拳一招連一招氣息不斷綿綿不絕,方雪恨放棄了防守以攻對攻以伐止伐。用連中三拳的代價換來一次刺劍的機會。

很遺憾這一劍並未致命,好在打斷了楊陌的攻勢。

「你很好。」這是楊陌第二次說此話,他確實被方雪恨的天賦驚到,能夠想出以戰止戰的方法不僅需要很高的眼界而且需要莫大的勇氣。

這兩點均是一個有前途的修士的必備條件,楊陌從方雪恨身上看到了這兩點。

「好不好不是你說了算,賣友求榮的畜生,受死!」

方雪恨趁熱打鐵,不給楊陌調整情緒的機會。

「滄海一粟!」

這一招對境界要求很高,藏氣境五重的方雪恨使出來只是徒有其表,但這已不簡單。連續數十劍的劍光連成一片,落日劍離手飛起,猶如定海神針一般從上而臨,直直刺向劍光中間。

落點正好在楊陌頭頂,這一招的威勢之大,讓他覺得自己更像滄海一粟。

「虛張聲勢,以為這樣就能勝我?」楊陌一聲大喝,雙臂開合,硬生生盪開週遭劍光,雙拳轟向落日劍!

「轟隆。」

碎石翻飛,驚起滿園煙塵。

落日劍倒飛而出,方雪恨也被震得氣血翻湧內傷不輕。

楊陌從煙塵中顯露,身上原本高貴的錦緞此刻狼狽不堪,他目露凶光,顧不得自身傷勢便再次出拳。

「潛鱗、吐信、吞鯨!」

金蛇拳後三拳,一拳比一拳剛猛,一拳勝一拳霸道!

方雪恨瘋狂催動逆生符,將全身僅有的元氣全部轉化成更為精純的能量,他知道還有一次機會,一擊不中,生死道消!

此刻方雪恨特別冷靜,冷靜到金蛇拳打到身上擊穿腹部也沒感到疼痛。

在楊陌露出勝利者的笑容時,方雪恨突然還手,他弓步,旋轉,劈砍!

碧水長天。

丁信然的碧水長天如山嶽般壯觀,而方雪恨的這一劍卻如江河般浩瀚。洶湧澎湃殺意無限,劍光如浪欲食地吞天。

「不可能!」楊陌的眼中毫無半點笑意,儘是恐懼。

他呆呆地看著腹部被斬開的那道傷口,心裡清楚就是神仙也乏術回天。

「這一劍名叫碧水長天。」方雪恨用落日劍撐著身體,努力不讓自己倒下:「這是送給你最後的禮物,西陽宗的碧水長天。」

楊陌呵呵兩聲,氣絕身亡。

方雪恨也是在最後一刻將自己的潛力壓搾到極限,不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已經是超負荷運轉,在生死關鍵終於領悟了碧水長天一劍。

雖然疏淺但它是秘術。

何謂秘術?無上奧秘,驚世駭俗。

一名老婦拄著拐到來,方雪恨身體虛弱到極致,用最後一點力氣撐開眼皮。

老婦說:「太心急。」

方雪恨心情一鬆,閉上眼睛。如果可以,他真的想一睡三年。

月牙泉邊的潮濕房間,老婦正對著一爐砂鍋,裡面煎著草藥。

方雪恨躺在床上,睜著眼,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天。

老婦說:「喝完這盅,你就走吧。」

方雪恨翻起身接過藥,雖然極苦但心裡溫暖。

「謝謝婆婆。」

老婦滿臉褶皺行將就木:「你小時候沒少給我帶吃的,方九項死得不明不白,作為兒子報仇天經地義,但不要太急,方家的香火斷了,你就是罪人。」

「婆婆教訓的是,是我太急了。」方雪恨知道此舉冒險,但他相信老婦能夠理解他的急切。

「楊陌遲早是要死的,沒必要以身犯險。」老婦說:「月牙鎮是彈丸之地,青州才是你的戰場。那些大門大派中,誰沒有幾個天賦異稟的弟子?你跟他們比還有差距,千萬不要過早將自己暴露得一乾二淨。」

方雪恨深深點頭,知道老婦所言甚是。

不顧老婦的責怪方雪恨將漏雨的屋頂翻新,又打了些水儲存,這才拜別老婦。

「老婆子沒幾日好活,此去你也別再回來。年輕人前途無限,要學會隱忍,學會藏拙。」老婦揮手送別,方雪恨腳步沉重。


第四章 不講道理


楊陌的死沒在月牙鎮掀起風浪,反而在青州城捲起了一股暗流。

柳府中燈火通明,徹夜透亮。

「查出兇手了嗎?」柳淵坐在首席,滿臉都是陰雲。

楊陌是他的手下,更是楊正道的遠親。不論是誰殺了楊陌,必須有個交代。

老管家鍾黃槐彎著腰說:「現場痕跡被清理得很乾淨,鎮長府上上下下近四十口就像憑空消失,追查難度很大。」

就在鍾黃槐說話的同時,月牙泉邊潮濕陰暗的小屋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老婦拄著拐,抬起眼皮看著面前這個比她高出許多的道人。

「雲長子,你來打架嗎?」

雲長子說:「我不是來打架的,再說我也不是你的對手,我只是來和你做一個交易。」

老婦回到屋,坐在躺椅上悠悠道:「說吧。」

雲長子尷尬地笑了笑,雖然心中不滿卻不敢表現出來:「鎖喉槍問世,我想請你助我一臂之力。」

老婦抬起頭:「老婆子我無慾無求,你找錯人了。」

雲長子早已準備好對策:「我看你對方九項的兒子不錯,事成之後我可以贈他《真仙體道錄》註解本。」

老婦陡然目光一凝,看來雲長子對她的調查花了不少功夫。

「難怪你有底氣來此。」老婦想都沒想,說:「光是一部《真仙體道錄》不夠,再加上《玉皇心印經》和《陰符經》!你走吧,帶上典籍再來找我。」

老婦沒給雲長子反駁的機會。

雲長子心中有氣,想了又想終究選擇了妥協。鎖喉槍對他的吸引力太大,只要拿到鎖喉槍,一個半死不活的老婦隨時可滅。

一場交易很快完成,當事人方雪恨毫不知情,他此刻正與周鐵匠舉杯對飲相談甚歡。唯有周小渠不開心一直拿幽怨的眼神盯著方雪恨。

「算了算了不喝了,再喝小渠兒真要生氣了。」周鐵匠笑呵呵地說:「這麼大的姑娘了還跟小孩子一樣。」

方雪恨也知道自己重傷初癒不宜飲酒,對著周小渠笑了笑便放下了酒杯。

周小渠生氣道:「我要出去逛街!」

方雪恨和周鐵匠相視一笑,乖乖跟在身後。

青州下屬七郡十六縣,青州城最是繁華。

方雪恨想起周小渠明天過生日,打算送她一個禮物。

「這個吊墜怎麼賣?」方雪恨看中了一個彎月狀的梨木吊墜,十分精緻。

老闆笑著說:「公子好眼光,這吊墜出自東門戚先生之手,二兩白銀。」

周小渠張大了嘴:「二兩?這也太貴了吧!就算是戚先生的傑作它也只是一塊小小的吊墜,根本不值這個價,算了我們走吧,不要了。」

方雪恨也覺得有些貴,但他不在乎,因為他看得出周小渠很喜歡。再者,很快這種吊墜就會成為絕響。

「老闆給我包起來,送給這位姑娘。」方雪恨還沒說話,一個聲音就已傳來。

方雪恨回頭,臉色頓時陰沉:「這塊吊墜我要了。」他掏出銀子擱在櫃檯,將吊墜從老闆手裡奪了過來。

「來,我給你戴上。」方雪恨根本不理會身後殺人的目光,溫柔地替周小渠戴上。

老闆臉色尷尬,因為來者是青州牧柳淵的兒子柳落塵,青州城最有權勢的人。

「方雪恨,你不得了了啊,本少爺看上的東西你也敢搶?」柳落塵十分不滿,說話時看著周小渠,一臉輕蔑。

方雪恨不想公然與柳落塵鬧翻,那樣對他的計劃不利。但他也不是軟柿子,既然柳落塵要惹事,他就不會怕。

「我似乎沒得罪你吧?」

柳落塵見方雪恨裝慫,便指著周小渠道:「她將是我的女人,你最好有多遠滾多遠。」

「柳落塵你別信口開河。」周小渠十分生氣,胸口不停起伏。

柳落塵譏笑:「賤人,老子是看得起你。老子明天就去鐵匠鋪迎親,我看青州城有誰敢說個不字。」

周小渠泫然欲泣,受不了柳落塵無比囂張蠻橫的樣子。

方雪恨皺著鼻子,柳落塵是霸道慣了,覺得整個青州都是他家的了。

「啪!」方雪恨甩了甩手,說:「道歉!」

這一個耳光把柳落塵打懵了。

街上的行人似乎被這一巴掌驚醒,紛紛投來各色目光。

柳家大少爺被人當街扇了耳光!多麼爆炸的消息,足夠讓市井小民津津樂道很長一陣子。但他們現在更想看到站在柳落塵對面的那位勇士會是什麼下場。

人們翹首以盼,柳落塵卻還愣在原地,他做夢都沒想到方雪恨敢打他,而且是打臉!

「方雪恨,你知道你在做什麼?」柳落塵突然變得十分冷靜,並沒有眾人想像中的癲狂失智。

「啪!」又是一耳光,方雪恨冷冷地說:「小時候你欺負小渠兒我可以當你是年少無知,長大了你還敢欺負她,你就是找死。」

路人的心都被揪得生疼,這個瘋狂的傢伙是真的不想活了嗎!

「我再說一次,道歉!」方雪恨的聲音依然堅定,看著柳落塵目光如炬。

柳落塵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今天這兩巴掌不僅扇掉了他的尊嚴,還打碎了他高高在上的光環。

今天方雪恨能打他,明天趙雪恨李雪恨是不是也能打他?

「你死定了!」柳落塵瘋了似的撲向方雪恨,拳頭憤怒卻沒有章法可言。

方雪恨只是輕輕錯身便躲過了他的攻勢,轉而一腳將他踢倒在地。

方雪恨心中的憤怒一點不比他少,他記得小時候周小渠個頭比他要高一些,總是在別的小孩子面前保護他,像個女巨人。

那時候方雪恨就決定,要保護這個女人一輩子。

「方雪恨,你想好了?」柳落塵啐了一口灰塵,說:「這是青州城,不是西陽宗!」

方雪恨當然知道這是青州城,所以他拔出了落日劍。

柳落塵一個翻身站起來,手中的劍也已經出鞘。

「我發誓一定要你們死無葬生之地!」柳落塵的劍猶如狂風驟雨,他的境界雖然比方雪恨還要高出一小步,但幾乎都是吃碧芽丹堆上去的,根基不穩又缺乏實戰經驗,招式運用和臨場應變能力極差,根本不是方雪恨的對手。

「砰!」方雪恨並沒有出劍殺他,而是輕鬆躲過他的攻擊之後一腳將之踹到。

方雪恨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道歉!」

看著冷冽的劍尖抵著心口,再看方雪恨波瀾不驚的表情,柳落塵終於低頭了。

「對不起。」

三個字似乎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別跟我說,跟她說。」方雪恨指著周小渠,落日劍紋絲不動。

柳落塵的牙齒都快咬碎了。人一旦做出突破底線的事後,這件事很快就會變成新的底線,說第二遍好像也沒那麼難以接受了。

「周小渠,對不起。」

周小渠拉著方雪恨的胳膊,眼眶紅紅:「雪恨哥哥,我們走吧。」

方雪恨輕輕捏了捏她的手,不再理會柳落塵。不用想也知道他現在是什麼表情,方雪恨知道後果,但不代表他不能承受。

經此一鬧誰也沒有逛街的心情,方雪恨把周小渠送回鐵匠鋪,將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周鐵匠。

「周叔,可能要委屈你們離開青州城了。」柳落塵遭此羞辱定會瘋狂報復,方雪恨不敢讓周小渠涉險。

「沒什麼,我會安排小渠兒離開青州城,你也要暫避風頭。」周鐵匠揮了揮手,若是換了他在場,也不會饒了柳落塵。

周鐵匠決定讓周小渠去大澤書院暫避風頭,那裡有他一位老友。

「我還有些事要做,你們先走。」丁信然讓他殺一個人,方雪恨原計劃最後再動手,但現在看來他已經沒有時間了。

「那好,我在東門外的長頭峽等你,一切小心。」周鐵匠十分果斷,當務之急是要確保周小渠的平安。

告別周小渠,方雪恨獨自一人走在大街上。

東門戚府,住著青州城最有名的手藝人戚從。

這次方雪恨沒有正大光明地登門,而是選擇了悄悄潛入。

人們只知戚從是個手藝人,卻不知他還是一名藏氣境中階的修士。更無人知曉,他是方九項的親信。

要說方九項最信任的人可能不是戚從,但知道方九項事情最多的人戚從算一個。

自家工坊內,戚從正拿著刻刀專心致志地工作,門突然被人推開,原本昏暗的屋子陡然亮起了光芒。

看到方雪恨的一剎那,戚從手微微一抖,手裡的半成品掉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戚叔叔,別來無恙?」方雪恨走了過去,手拿著出鞘的落日劍,手背有青筋浮現。

「你還是來了。」

戚從拍了拍手緩緩站起身,直視方雪恨:「十年前你經常下山,偶爾去月牙鎮轉轉,自從楊正道得知你的存在開始滿世界找你,你就再未露面。」

方雪恨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沒有說話。

「楊正道是十年前才得知你的存在,而我卻一直知道你的存在。」

方雪恨沉默了一會兒,說:「你的意思,我不僅不應該恨你,反而該感謝你?」

戚從擺了擺手:「我不是要你感謝,而是要你知道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對錯,發生的事已經發生,逆流而行不是好選擇。」

方雪恨被氣笑了:「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對我說教?若不是因為你們這些幫兇,楊正道敢任意妄為?」

戚從歎氣道:「不管你信不信,你爹的事情我沒參與。」

「放屁!」方雪恨十分火大:「你他.媽沒參與?你就差沒拿著刀親自上陣了吧!你給我說說,我的師叔,和你情同手足的武修是怎麼死的?」

戚從臉上肌肉抽搐,眼神也漸漸變化。武修本來不會死,但他堅持站在方九項身邊,所以不得不死。

「看來你調查得很清楚,所以今天是有備而來?」

方雪恨冷笑一聲:「怎麼,不裝了嗎?殺你,不需要刻意準備。」

嗡的一聲,方雪恨氣勢突然爆發,衣袂無風自動。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