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愛戀頻道-2019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臨淵行12
宅豬
2021/4/14發行
廢土走私商14
浮兮
2021/4/14發行
機械狂潮18
半步滄桑
2021/4/14發行
大奉打更人24
賣報小郎君
2021/4/14發行
神寵之王34
古羲
2021/4/14發行
百味廚神40(41完結)
噸噸噸噸噸
2021/4/14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1
忘語
2021/4/14發行
萬族之劫44
老鷹吃小雞
2021/4/14發行
第一師兄44
言歸正傳
2021/4/14發行
道君62
躍千愁
2021/4/14發行
超凡小師叔03
情痴小和尚
2021/4/16發行
大醫凌然24
志鳥村
2021/4/16發行
大奉打更人25
賣報小郎君
2021/4/16發行
牧龍師28

2021/4/16發行
我欲封天30
耳根
2021/4/16發行
小閣老35
三戒大師
2021/4/16發行
劍仙在此38
亂世狂刀01
2021/4/16發行
妙手俠醫58
真熊初墨
2021/4/16發行
牧神記62
宅豬
2021/4/16發行
劍道除魔10完
參拾伍
2021/4/21發行
臨淵行13
宅豬
2021/4/21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4
柳岸花又明
2021/4/21發行
百味廚神41完
噸噸噸噸噸
2021/4/21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2
忘語
2021/4/21發行
萬族之劫45
老鷹吃小雞
2021/4/21發行
第一師兄45
言歸正傳
2021/4/21發行
三寸人間57
耳根
2021/4/21發行
道君63
躍千愁
2021/4/21發行
伏天氏114
淨無痕
2021/4/21發行
機械狂潮19
半步滄桑
2021/4/23發行
大醫凌然25
志鳥村
2021/4/23發行
大奉打更人26
賣報小郎君
2021/4/23發行
牧龍師29

2021/4/23發行
我欲封天31
耳根
2021/4/23發行
小閣老36
三戒大師
2021/4/23發行
劍仙在此39
亂世狂刀01
2021/4/23發行
妙手俠醫59
真熊初墨
2021/4/23發行
牧神記63
宅豬
2021/4/23發行
超凡小師叔04
情痴小和尚
2021/4/28發行
臨淵行14
宅豬
2021/4/28發行
廢土走私商15
浮兮
2021/4/28發行
道祖,我來自地球22(預計23完結)
烏山雲雨
2021/4/28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5
柳岸花又明
2021/4/28發行
神寵之王35
古羲
2021/4/28發行
萬族之劫46
老鷹吃小雞
2021/4/28發行
第一師兄46
言歸正傳
2021/4/28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3(預計54完結)
匣中藏劍
2021/4/28發行
道君64
躍千愁
2021/4/28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創世科幻新書《罪惡神冠》 作者:教練 8
轉貼:起點奇幻小說:《潮汐進化》 作者:賣盤的狐貍 8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武煉巔峰》作者:莫默 7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大道誅天》作者:熱乎冰棍兒 6
尋問小說名字 5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九欽天》作者:老青年 5
轉帖:起點都市生活新書《步川小姐的貧窮物語》 作者:喬治亞 5
轉帖:縱橫奇幻小說《滄海紀》作者:蘇公子南伽 4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天神撫我頂》作者:冬衫在己 4
轉帖:起點小說《未來游樂場 》小說作者:奧比椰 3
本週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2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37
轉帖:起點競技新書《中場主宰》 作者:驚艷一腳 35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2
轉帖:創世軍事戰爭新書《二戰狂龍》 作者:人醉方知酒濃 28
轉帖:縱橫都市體育競技新書《踢出個未來》 作者:馬達方 27
轉帖:縱橫東方玄幻新書《劍隱仙》 作者:染兮遙 27
轉貼:縱橫都市小說《神品良醫》作者:熊貓快跑 27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極道天魔》作者:滾開 24
《晶武時代38》將於20150731出版,請多多支持! 24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小說《山海藏龍》作者:白面稀飯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8/12/26 16:49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785964.html
這是一條暗黑反派的崛起之路!
靈脈被封,年近天命,徐善如何以煉體之術在修真遍地的世界一步步崛起?
千般法寶,萬種道術,打得過我自一拳錘之;
打不過我便無所不用。

第一卷 解連環 第一章 別有用心的英雄救美

披雲宗,黃道國,凌雲山脈。

事情發生的如此突然,錢胖子上一刻還在撩撥白師妹,下一刻就感覺到自己彷彿撞上了一堵城牆,整個人被震的七葷八素,耳朵嗡嗡作響,意識與外界彷彿隔著一層水幕,只聽到有人不斷的喊自己的名字,但是無論怎麼回應,自己都發不出聲。

過了一會,又像是許久,嘴巴不知被誰撬開,灌了一些清涼的液體,如同雪藕冰桃,這才慢慢恢復意識。

剛張開眼,就看到白師妹一臉焦急的看著他,兩眼泫然欲泣,彷彿是雨後盛滿水的荷葉,馬上就要溢出來。

看到這一幕,錢胖子緩緩的伸出沾滿血污的手,貼了貼白師妹的臉頰,艱難的發出聲:「師妹不哭,哭了就不美了。」

白師妹聞言,鼻子抽了抽,終究還是沒忍住,趴在他身上嗚嗚哽咽了起來。

錢胖子輕輕的拍了拍白師妹,感覺自己正靠著一層薄膜,慢慢坐起身,看了看四周,就發現剛才還在和大家講解練氣經驗的周師兄,此刻嘴角,耳朵,甚至是眼睛裡都慢慢溢出血滴,如同蚯蚓一般,順著臉頰緩緩滑落,一滴一滴的落到潔淨的衣衫之上。

而周師兄彷彿不知道般,此刻正盤腿而坐,雙手掐訣,艱難的控制著頭頂的銅環,而那個錢胖子眼饞了許久的許久的銅環,此時黯淡無光,渾身佈滿大小不一的裂痕,如同冰裂紋理的陶瓷。

旁邊的張師妹,此刻正將靈力源源不斷的輸入周師兄體內,感應到錢胖子的視線,張師妹臉色蒼白的看了看他,對其艱難的笑了笑。

在兩人四周散落著幾瓶用以補充靈力的清泉丹瓶子。

實際上,最開始探靈符剛起反應的時候,是周師兄立馬做出反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丟出圓環,快速籠罩住眾人,這才保住了眾人的一條小命。

只是還沒有等他做其他動作,一個臉盆大小的陰影,帶動霍霍風聲,直直的拍了過來。

銅環形成起來的保護罩,當時就被壓扁下去一大塊,不過所幸擋住了攻勢,接著又迅速的彈起,返回原狀。

而那個兩人來高的陰影,也被震的退後了幾步,每次退後踩在地上,眾人就感覺彷彿整個地面都在震動。

錢胖子當時正好處在最外圍,直接被拍飛到保護罩的另一邊,暈了過去,還好有保護罩緩衝了大部分的力道,如今看來應該是沒有大礙。

而周師兄倉促運功,又是控制銅環,心神相連之下,僅一下就被打的七竅流血,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其餘人反應不一,唯有張師妹當機立斷,立刻將自身靈力傳給周師兄。

感受到自己的傷勢,周師兄心中苦澀,若是自己全勝時期,還可以周旋一二,但是現在一方面原本就靈力不多,再加上剛才熊羆偷襲的那一掌,

「各位快...」

張師兄聲音沙啞的張開口,剛想對眾人說些什麼,卻見原先被震開的蛇尾熊,晃了晃腦袋,接著長長的尾巴對著地面狠狠一甩,四足猛的扒地而起,對著保護罩就飛撲而來。

速度之快,張師兄只感覺眼前一陣塵土飛揚,下一刻一個閃著寒光的碩大利爪就出現在眼前,對著保護罩就是狠狠的一抓。

「我命休矣!」

剛接觸從爪子種傳來的力道,周師兄就知道這次自己絕對無法抵擋,很明顯第一次的偷襲只是試探,接著一陣巨力從保護罩四面八方壓扯而來,如同身負萬均,周師兄直接吐血倒地,使勁掙扎了幾下,還是沒能起身。

心中已知此次生還無望,周師兄反而平靜下來,平生景象浮光掠影在腦中一一閃現。

剛懂事起被父親用胡茬渣的咯咯笑;

和鄰家小妹踩著晨曦去上學;

自己因為貪玩而被先生打手心;

過年時廚房傳來的誘人飯香;

發現自己有靈根時的驚喜;

遠走他鄉前母親徹夜縫補衣服的剪影。

種種畫面,走馬觀花。

前塵種種,萬事皆休。

一行淚水無聲滑落。

長生路,求長生,到頭來反而沒活過二十歲。

蛇尾熊一擊之後,先是籠罩眾人的銅環顫抖了幾下,直接炸成無數碎片,接著便是保護罩如琉璃墜地,嘩啦一下變成無數螢光四散飛舞。

一擊未歇,二擊又到,蛇尾熊使開兩扇巨大熊掌,一左一右合向眾人,同時張開滿口獠牙,對著持劍站立的張師妹就咬了下去。

此時眾人反應不一,錢胖子不顧傷勢一下子便將白師妹拉到身後,同時橫劍齊胸,牙關打顫的看向張師妹開血盆大口的蛇尾熊;

王書袋三人則是抱成一團,滿臉驚恐,大聲叫喚著一些聽不清的話;

而張師妹則滿臉猙獰,雙手握劍,直視對她當頭咬下的蛇尾熊。

這便是早就靠近他們,潛伏在一旁的徐善,看到的畫面。

也是他謀劃許久,耗盡心力造就的『英雄救美』的局面。

時機正好!

在場眾人,只聽得一聲震耳大喝,

「孽畜敢爾!」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點寒芒自草叢中斜斜射出,正中蛇尾熊左眼,連帶著蛇尾熊向側面飛去,而後一道身影,彷彿飛燕掠水,直直的衝到蛇尾熊面前,帶動一陣大風,張師妹等人先是習慣性的瞇了瞇眼,接著只聽到砰砰幾聲巨響,再睜開眼時,剛才氣焰滔天的蛇尾熊已經一動不動的仰面躺在不遠處的地上。

而在他們面前,有一人背對著他們,鐵鎖攔江般站立不動,氣息靜如大海,穩如泰山。

正是現身的徐善。

但見此時的他,原本身上的灰色長衫消失不見,露出的內裡穿著一副精悍鎖子甲,兩臂裸露在外,肌肉虯起的手臂上,一條青龍印記自手腕處向背部延伸,滲入鎖子甲消失不見,而在外的半個龍身完全佔滿了整條手臂,陽光反射之下,片片龍鱗閃爍著點點金光,彷彿日光照耀下的粼粼水面。

手腕處的龍首則緊閉雙眼,好似陷入沉睡,兩條龍鬚隨意的垂在手背上,恍如真物般飄飄蕩蕩,如二月春風中,隨風搖曳的柳枝。

正是開啟八荒功的徐善。

「這位壯士,謝...」張師妹最先反應過來,剛想說話,卻見面前之人,背對著她擺了擺手,說道:「你們離遠些。」

沒有懷疑,張師妹背著已經昏迷的周師兄,拽著神志不清的三人,喊上錢胖子,在不遠處的一塊空地,安坐了下來,同時不顧自己靈力的枯竭,張開線符的同時,繼續給周師兄療傷。

此時場中,徐善深吸一口氣,手臂上原本像是刺青上去的龍鱗,緩緩浮出,而後將整條手臂密密麻麻的包裹在內,一呼一吸之間,臂上鱗片如水中漣漪起伏。

看著還在裝死的蛇尾熊,徐善冷笑一聲,反手將弓箭背在身上,大步向其走去。

眼見就要靠近蛇尾熊,也就在此刻,徐善背後的地面突然裂開,一條閃著幽光的尾巴,對其後腦勺就閃電般刺了過去,眼見著就要將腦袋刺穿,就連正在療傷的張師妹都忍不住驚呼一聲。

「終於忍不住了嗎。」

只見徐善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腦袋一偏,反手就將激射而來的尾巴一把抓住,任其在手中不斷的扭動伸縮,接著兩手向外一扯,直接將尾部生生撕裂,鮮血淋淋灑了一地。

隨手將斷尾扔向身後,正好落在錢胖子身前,看著如同斷了兩節的蚯蚓翻滾扭動的尾巴,錢胖子沒來由的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而張師妹卻眼前一亮,直接用劍挑起斷尾,對著徐善的背影道了一聲謝,接著趕忙將從斷尾處流出的血液接住,送往周師兄嘴裡。

《百獸千金方》有云:尾熊之尾血,乃精氣所化,可強靈脈,療外傷,接斷骨,鎮魂魄,有補陰扶陽之效。

看著在那怒吼連連,雙目凶光飛撲而來的蛇尾熊,徐善沒有覺得意外。

本身剛開始射出的那一箭,就是箭頭平平,但是重量驚人的鈍箭,不求傷敵,只求救人。再加上此獸看似臃腫,實則反應敏捷,故而早就避開了眼睛的要害。

徐善此行主要沒想到的是那個周師兄竟然如此二愣子,居然沒有獨自逃跑,而是拚死也要護住眾人,如此一來,一方面有其珠玉在前,自己此次「英雄救美」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二來自己也是捏了一把冷汗,謀事不謀人,若是有人隕落在這裡,事後宗門必然能查出蛛絲馬跡,自己的所作所為,落在山上神仙眼裡,估計處處都是破綻。

好在自己剛才以八荒功中的聽力,暗中探查了周師兄的傷勢,主要是氣血虧損,精神受到了刺激,性命並無大礙,這才將這次謀劃的第二個東西,送了一段給這位周師兄。

心中對這位周師兄的不自量力暗暗埋怨的同時,也不禁有點佩服這位周師兄的為人處世。畢竟易地而處,若是徐善自己的話,最有可能的結果,是先給眾人補上一刀,好讓他們拖住蛇尾熊,然後自己溜之大吉。

尾熊之尾只是個小綵頭,真正的目的,徐善用眼角餘光掃了掃剛才對他道謝的張師妹——可是你啊,我的張大小姐。

眼見蛇尾熊撲到,徐善收斂心神,暗中運起八荒功第三層,也就是除去臂力,聽力之外,自己修習的第三個能力——腳力。

八荒功有個讓人眼饞的特點,就是每練成一個,其餘的已經練成的能力,力量聽覺等效果就會增加一倍。比如徐善練成第二個聽力時候候,就能讓臂上有個青龍虛影,可以讓手臂刀槍不入,而現在練成第三個之後,直接就是龍鱗外現,臂力更是增加許多,真不知道八層都練成的話,是何等的驚人。

隨著體內真氣迅速流轉,如同黃河決堤直衝腳部各大穴位,徐善只感覺雙腳彷彿長了無數血管,縱橫交錯的插入大地,源源不斷的從地面吸收著不知名的能量。

伴隨著能量的不斷吸收,體內真氣則迅速減少,但是渾身力量越來越強,等到發狂的蛇尾熊衝到跟前,徐善無論是氣勢還是力量,都正值巔峰。

腳步重重一踏,徐善弓步向前,直接硬碰硬的對上了熊掌。

雨打芭蕉的聲音傳來,一人一獸皆是以快打快,漸漸的聲音連成一片,彷彿憑空下了一場傾盆暴雨。

從張師妹的視角看來,掌影好似一片天邊慢慢壓城的烏雲,而拳影則如同疾走在烏雲中的悶雷,偶爾一閃,照亮整片天空。

接著一聲驚雷般的炸響,張師妹定睛看去,只見烏雲消散,蛇尾熊被一拳貫到下巴,打的離地飛起,而此時徐善上身向後側傾,同時左手護住右手,握拳積勢於腰間,一點金光自其中驀然出現,伴隨著陣陣驚人波動。

接著徐善身體猛的一個擰轉,弓步站立處,直接塌陷出兩個大坑,塵土飛揚中,右拳如餓虎撲食,速度之快直接將揚起的灰塵掏出一個真空通道,對著尚在空中不能動彈的蛇尾熊就是一拳搗出。

拳頭與心口接觸的瞬間,手腕處原本閉著眼睛彷彿睡著的龍頭,此刻眼皮一動,眼簾似緩實急的張開,接著一道刺目金光從中間亮起,如同夏日中午的太陽,直刺的其餘人眼睛都睜不開,眾人本能的閉上了眼睛。

而張師妹,在閉上眼的瞬間,彷彿看到了一雙金黃色的豎眸,如臨九霄之上,漠然的注視著天地。

金光倏的出現,又倏的消失,彷彿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等揚起的灰塵散去,張師妹慢慢的睜開雙眼,就看到救了他們一命的恩人,正將整條手臂,一下子從蛇尾熊心口快速抽出,手心還攥著一顆跳動不已的心臟。

劫後餘生的慶幸,張師妹現在才後知後覺的害怕起來,一想到自己差點就要與老爹陰陽相隔,渾身便忍不住的打顫,連手裡的劍都握不穩。再加上場面血腥味道濃郁,張師妹實在是沒忍住,扶著一顆大樹嗷嗷的口吐不止,除了依舊昏迷的周師兄,其他人看到張師妹的動作,也沒忍住的跟著吐了一地。

第一卷 解連環 第二章 練氣士與力士

事情發生的一個時辰以前,凌雲山脈。

一隻剛剛出洞的野兔,鼻子一張一合,警覺的四處聞了聞,確定沒有任何危險後,豎著耳朵,對著豐滿的水草大快朵頤起來。

此時不遠處傳來一陣索索聲,兔子立馬抬頭,挪了挪後腿,蠕動著鼻子,轉動靈活的耳朵看著發出聲音的地方,同時不忘鼓著腮幫將一根青草吸麵條般塞進嘴裡,快速的咀嚼著。

正在兔子寧神防備的同時,面前的草叢突然分開,野兔二話不說拔腿就跑,一蹦一跳跳進了附近的草叢裡,不一會就消失不見。

此時草叢中,走出六七名持劍的少年少女,個個雙手握劍,背對背形成一個半圓,緊張不安的看著四周,連華貴的衣衫上沾滿的泥土枯葉也不去在意。

「周師兄,那蛇尾熊現在應該不會追上來了吧」一個面帶稚氣的少女,對著這群人中年紀最大的一名少年問道。

被稱作周師兄的少年,原本正寧神戒備著四周,此刻聽到少女的問話,將手中長劍插在地上,甩了甩已經握劍握的酸麻的雙手手,說道:「嗯,應該不會再追過來了,蛇尾熊本身以懶惰著稱,而且一般不會離開自己的地盤,我們又跑了這麼長時間,應該早就已經超出了它的領地範圍。」

「不過大家切記不可大意,還是要小心戒備。」

「是,周師兄說的是。」

其餘人附和道,不過明眼可見緊張的氣氛下降了不少。

「大家檢查一下自己的輕身符還有多少,一旦線符預警,立馬使用,同時注意跟上右邊的人,隊伍最後面由我來壓陣,一定不要擅自脫離。」

「張師妹,線符安放的沒問題吧?」周師兄轉頭對著剛開始那名面帶稚氣的少女問道。

「安放的沒問題,只要絲線預警,我會第一時間和大家說,諸位放心。」張師妹晃了晃手,對著其餘人說道。

白皙的手指上,纏繞著三根不同顏色的線,一端繞成圓環繫在張師妹的三根手指上,另一端緊緊的向外繃著,沒入虛空消失不見。一呼一吸之間,肉眼可見的絲絲螢光,如同蛛網般從絲線端口飛速的向四周擴散而去。

「好,幸虧有張師姐在,提前發現了那頭畜生,不然我只能獻出我的肉體,為你們這群人爭取跑路的時間,不用謝我,這是我應該做的。」

「拉到吧錢胖子,也不知道是誰一看到那頭蛇尾熊,立馬嚇的哇哇大叫,抱著我的胳膊路死活不願鬆手,我只出了一分力氣用來拿劍,剩下的九分力氣都用來帶著你跑路,你看我胳膊都被你勒青了,你看你看。」

「胡扯,那是我看白師妹你差點被胸前二兩肉累贅的快倒了,我勉為其難的扶你一把,世態炎涼,不識好人心,我心痛啊。」

「不錯,胖兄真是助人為樂,仔細一看,應該不止二兩吧,目測最起碼有三兩,正所謂橫嶺城嶺側成峰,謾愛胸前雪,古人誠不欺我也。哎,真恨我當時不在白師妹身旁。」

「你們胡說八道,我才沒倒呢,這還不都是錢胖子剛才拽的,錢胖子,王書袋,你你你...你們找打...」

「大哥,什麼是胸前二兩肉?」

「額,這個...」

畢竟是少年心性,一旦沒有確定周圍沒有危險,立馬就插科打諢起來。

沒有理會眾人的胡鬧,明顯是領隊的周師兄,放眼望去,再次確定此地確實沒有任何靈獸活動的跡象,從衣袖裡掏出三瓶刻有『清泉丹』三個字的丹藥瓶,遞給張師妹,轉身對眾人說道:「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會,此次任務也完成的差不多了,先找個機會離開凌雲山脈再說。我封來路,王書袋堵前方,張師妹中央,大家注意四周保持警惕,盡快回復靈力。另外張師妹,還要勞煩你繼續保持線符,一有情況,立馬示警,這是三瓶清泉丹,吃下去可以盡快回復靈力。」

「嗯,多謝周師兄。」張師妹沒有矯情,伸手拿過清泉丹。

眾人也沒有繼續打鬧,按照吩咐一一坐了下來。

一時間四周寂靜無比,只有些許微風,吹動周邊的野草,發出陣陣沙沙聲。

在微風吹拂不到的一里路外,有個單手握弓的青年男子,站在一顆三人合抱的大樹上,默默的注視著這一群少男少女。

男子面容剛毅,年約二五,劍眉之下,一雙眼角細而狹長,偏偏眼珠極小,近觀如古井之中,弦月半映;遠看如深淵之下,白魚翻肚。

樹上男子身穿灰色長衫,腳踏鹿皮登雲靴,動靜之間,衣服顏色也跟著稍稍變化,正好能與周圍環境完美融合。半捲起的袖口之中,微黃的皮膚緊緊貼在發達的手臂肌肉上,身材雖然中等但給人一種健碩之感。

整體上看,除了眼珠極小,眼白極多比較惹眼外,給人的印象平平淡淡。

看了一會,青年男子將弓箭擱在肩上,反手抽出斜跨在腰間的匕首,不一會就將剛折斷的樹枝削成了牙籤大小,隨手含在嘴裡,青年男子雙臂環胸,背靠樹幹望著天空。

陽光透過綠葉,光影交錯的打在青年的眼皮上。

青年男子名叫徐善,是披雲宗的一名乙等力士。

所謂力士,通俗的說,就是給各種山上修真者打雜的。披雲宗作為玄夷大陸七大宗門之一,雖然排名第五,但是地域遼闊,僅山腳一塊地方,就有黃道一國依山而立。

雖然能成為修真者的要求很苛刻,但在如此大的人口基數前提下,宗內呼風喚雨,騰雲駕霧的修真者,自然不在少數。

然而即使有莫大神通法術,但是修真者也不可能事事親歷而為。

比如選個山頭,建個洞府,難道要自己拿自己的寶貝兵器去慢慢砸?一方面修真者的兵器可寶貴的緊,雖然切普通山石如切豆腐塊,但是山中之石,一些『硬骨頭』多的是,萬一磕碰壞了自己的寶貝武器,真是哭都沒地方哭。

而且武器大多與修真者性命相連,歷史上因為兵器毀壞,修為大跌甚至性命不保的事情,數不勝數;

另一方面,能住在披雲峰的內門弟子,畢竟少數,在披雲峰,自然不用擔心靈氣濃度問題,披雲主峰上的靈氣,被一位有幸去過的前輩,戲稱為『奶裡游泳』,可見其靈氣之濃。

但是披雲宗門修真者萬萬,內門弟子卻不足百人,大部分還是沒有資格住在主峰的外門弟子。

沒有資格居住在主峰上,其餘的靈氣較多的地方,又被宗內三大家族把持,剩下的都是一些靈氣濃度較差的地域,所以如何有效的充分利用靈氣,就是外門弟子能否更進一步的關鍵之一。

而靈氣種類繁雜,有的依山,有的傍水,有的喜陽,有的喜陰,又有四季變化,雨雪時辰等諸多因素,想要最大限度的利用靈氣,洞府佈置就很關鍵,畢竟打坐靜悟,不可能上午跑去河邊,下午又去懸崖,只能通過改變周圍環境地勢的靈氣走向,讓自己洞府成為這些靈氣的匯聚之地。所以就需要時不時的改變一下周圍環境,好讓自己的修道之地,一如既往的藏風聚水,靈氣匯聚。

這時候就需要能輕鬆搬巨石,鑿山洞的力士。

力士來源五花八門,主要是修真無望的凡夫俗子,修習玄夷大陸七大宗門默認的「八荒功」而來。

所謂「八荒」,是指通過修煉,服藥等方法,增加眼力,耳力,臂力,腰力,腿力,腳力,心力以及神力,從提升自身各種能力的一種功法。

修習成功兩種,為丙等力士;三種,為乙等力士;四種,為甲等力士。至於成功修習五種及以上的,從「八荒功」傳下來的那個時候,就沒聽說有人練成過。

八荒功八種能力,隨便從哪個開始,最先選擇的是最容易修習成功的。

一般人即使不吃藥,按照功法,靠著水磨工夫修習個二三十年也可以練成,但是從第二個開始,難度幾何倍的增長,這個時候除非你天賦異稟,不然若是還是想靠著水磨工夫,哪怕到你壽終正寢也不一定能練成第二種。

如此可見八荒功修煉之難。

第一卷 解連環 第三章 蟬鳴

徐善正在樹上假寐,一聲刺耳的蟬鳴打斷了他的休息,只見離這顆大樹不遠的另一棵樹上,一個頭上長者蝸牛觸角的知了在那鬼叫不已,更詭異的是,在蟬翼一扇一停之間,整個知了的背面彷彿一個在哭和笑之間不斷切換的人臉。

徐善臉色陰沉的睜開眼,瞥了幾眼那個知了就不再看,就這看了一會的功夫,腹內便有一種想將腸子都吐出來的嘔吐感。

穩住心神,徐善將嘴上牙籤捏在雙指之間,按照八荒功的功法,一股真氣運行於右臂之上,只見手臂肌肉隆起形成的溝壑山嶺之間,一條青龍印記慢慢浮現,並隨著真氣的不斷灌入而愈加清晰。

就在青龍完全顯現之際,徐善手腕一抖,手中牙籤瞬間破空而去,「叮」的一聲細不可聞的響聲,蟬鳴戛然而止,四週一時間突然寂靜下來。

只有幾片樹葉被一分為二,從樹枝上脫落,晃晃悠悠的落了下去。

此時徐善沒有著急睜開眼,而是側了側耳朵,防備四周的同時,心中從三開始倒數。

「三」

「二」

剛數到二,蟬鳴又起,越叫越響,越叫越急,四周變的越發噪耳起來。

暗罵一聲,徐善沒有再看那個知了,而是快速的從背著的包裹中,掏出一個墨綠色的小瓶,擰開蓋子就聞到一股腥臭味迎面撲來,沒有在意味道如何難聞,小心翼翼的將瓶口對著樹枝磕碰幾下,從瓶子中倒出一個指甲蓋大小的黝黑物件,而後又從包裹之中抽出了一節竹筒,往那個黑色的物件上滴了幾滴鮮紅色的液體。

做完這些,徐善反手握住腰間匕首,不再有任何動作。

不一會的功夫,就見那個黑色的物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膨脹,顏色也由原先的黑色變成黃綠相間,不斷蠕動的同時,肢體慢慢舒展開來,很快就變得成人巴掌大小,竟是一個超大號的嗜血螞蟥。

只見其尖處慢慢探出如菊花綻放,一小圈遍佈利齒的吸盤緩緩張開,四處嗅了嗅,突然就對著徐善所在的方向猛的射了出去。

徐善早有準備,用匕首對著飛射而來的螞蟥就拍了過去,將其拍回了原先的位置,而螞蟥剛落地就又向徐善飛撲而來,彷彿打乒乓球般幾次之後,螞蟥變得越來越大,很快就將樹幹整個佔滿。

看著差不多了,徐善將手中匕首一翻,一下子就將變得如同臉盆大小的螞蟥釘在了樹幹,而後從袖口中快速拽出一圈薄薄的絲線,在掙扎不休的螞蟥上飛速的纏了幾道,將其完全裹在樹幹之上。

做完這些,已經能聽到不遠處傳來的陣陣蟬鳴,如同悶雷般原來越響,越來越近,噪耳至極。

大樹四週一些野兔蛇鼠也都紛紛出洞,四散奔逃。

看著掙扎不休的螞蟥,徐善並指往手心一劃,任由血水灑在被捆的如同一張麵餅的螞蟥身上。有了血的滋潤,螞蟥愈加興奮,翻滾不已,連帶著整個樹幹都晃動不止,很快就因為絲線的緣故,將自己割的遍體鱗傷,鮮血淋淋,同時從傷口處,又冒出幾個大小不一的吸盤,一張一合,猙獰可怖。

塗上可以立馬止血的藥膏,徐善用絲線勾起匕首,一甩手,將匕首釘在了不遠處的另外一顆大樹上,而後縱身一躍,飄落到其中的一根樹幹,同時將長衫往自己身上一裹,直挺挺的立在樹上,自身的氣息也變得若有若無,直至慢慢消失。

就在徐善催動八荒功的同時,正在打坐的張師妹突然睜開眼,望了望徐善所在的方向,秀眉微蹙。

「怎麼了張師妹,是出現了什麼情況了嗎?」感應到張師妹的動靜,周師兄以及其他人也從打坐中醒來,看向張師妹問道。

「剛才那邊突然有股很強的氣息出現,但是就一眨眼的功夫就又消失了,也有可能是我的錯覺,畢竟我操控線符的水準不是很高。」 張師妹猶豫了一下,還是對著周師兄老實的說道。

周師兄摸摸了下巴,沉思不語,想了一會,說道:「經過剛才的修整,大家應該也將靈力恢復到了一半以上水準了,這樣,我們先遠離這裡,繞過剛才張師妹說的地方,先按照原路先返回,若是中途再遇到那蛇尾熊,有張師妹提前預警,應該也可以及時避開。我們原先的進山之前的準備充足的一些東西,經過這幾天的消耗,最多也只能支撐到今天晚上,如今盡快趁著天黑之前返回黃道驛站,我認為才是上策,諸位怎麼看?」

周師兄環顧四周,問道。

「我同意周師兄的說法,現在確實不太適合在這個地方久留。」

「我也同意」

「這樣最好,我早就想離開這地方了。」

眾人商議完畢,正準備離開這裡,突然張師妹說道:「等下,剛才那地方很不對勁,有很多靈氣不強,但是數量極多的東西,正從四面八方飛速往剛才那地方飛去」

眾人一聽,立馬握劍在手,屏氣凝神戒備起來。

周師兄更是從袖中拋出一個尺寸大小的銅色圓環,同時心中默唸咒語,只見圓環憑空而起,立在眾人頭頂,緩慢轉動之間,一圈圈肉眼可見的水狀波紋飛速而下,將眾人完全籠罩在內,同時問道:「張師妹修習的線符,『觀千里』的神通,還可以使用幾次?」

張師妹閉著眼睛,心神全部用來控制線符,聞言答道:「還可以使用兩次,但是這個距離有點遠,最多只能堅持三息時間,未必能看到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

聽到回答,周師兄沉吟片刻,然後果斷的說道:「嗯,勞煩張師妹使用一次,不看到那邊情況,我心裡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張師妹點了點頭,「周師兄請看」

只見張師妹雙手一撮,然後兩掌一分,三根線符韻律跳動著,一閃而逝沒入虛空不見。

而在離徐善所站大樹不遠處,三根極細的線悄然浮現,組成一個若隱若現的三角,就這麼晃晃悠悠的懸在空中,如同海裡的浮游生物隨波飄蕩。

周師兄這邊,也從張師妹雙掌之間出現的模糊不清畫面,看到那圍繞成一個圓,成群飛舞的絢麗蟬翼。

還沒等仔細看,掌中畫面就如同泡沫般破碎。

「周師兄,看清楚了嗎?」

就這一會的功夫,張師妹額頭上全是汗,臉色也蒼白不少。趕緊吃了一粒清泉丹,臉色才慢慢恢復,不過神色還是顯得有些萎靡。

「嗯,看清楚了,是鬼面蟬,大家還是原地休整一下,張師妹現在靈力枯竭,而且精神消耗極大,無法支撐起線符,我們還是等張師妹恢復一下,沒有線符的話,我們走出凌雲山脈要費勁不少。」

「張師妹,實在對不住,第一次就是因為我的緣故,讓你使用了一次『觀千里』的神通而耗盡靈力,所以沒能張開線符,被那頭蛇尾熊趁虛而入,導致我們現在陷入了這樣境地。這次又是這樣,是我的責任,怪我太疑神疑鬼了。」

周師兄不無自責的說道。

「周師兄哪裡的話,沒能幫到大家,是我自己的失誤。」

「周師兄不必自責,本身我們便是為了完成宗門派下的任務而來,就應當同仇敵愾,而且前幾次周師兄帶領我們不也是有驚無險的完成任務了嗎,這次必然也還會是得勝而歸。」

「對對,周師兄不用自責,話說這次自打進了這凌雲山脈,我也是感覺不是很自在,總感覺有人偷窺我。」

「噗,偷窺你,錢胖子,你有啥好偷窺的啊,你萬中無一的修道天才啊,還是貌美如花的大美女啊。」

「恩恩,白師妹說的是,應該是有人暗中垂涎白師妹你的美色,但是又發現白師妹對我芳心暗許,所以一直懷有敵意的跟蹤我。王書袋,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對對,就是這句,誰讓我如此優秀呢,真是讓人頭疼。哎哎哎,白師妹你別掐我啊,君子動口不動手。」

「呀,白師姐喜歡錢師兄,哥哥你還好吧」

「額,我能有啥事。」

第一卷 解連環 第四章 收網

沒有理會眾人的胡鬧,張師妹對著周師兄問道:「周師兄,真是鬼面蟬?」

「嗯,確認無誤,特點很明顯。蟬中有個蟬王,統帥其他鬼面蟬,蟬王喜歡以一個斥候蟬為誘餌,去騷擾一些看起來氣息不是很強,但是塊很大的動物。若是一會斥候蟬就失去聯繫的話,蟬王是絕對不會去招惹那個地方的;若是過了一段時間,斥候蟬依舊活蹦亂跳,蟬王就會率領所有其他鬼面蟬去那個地方覓食;有時斥候蟬受到到攻擊依舊存活的話,那它更會呼喚其他鬼面蟬前來。怎麼說呢,其實就是『欺軟怕硬』。」

將劍駐在地上,周師兄盤腿坐了下來,繼續說道:「而且鬼面蟬對氣息很敏感,一旦確定某個氣息,就會一直追著不放,最開始師妹你發現的氣息出現又突然消失,應該就與這有關。而且從剛才的畫面來看,蟬群應該正在進食。」」

「原來如此,若是鬼面蟬的話,我們這些練氣士倒是不用擔心。」張師妹聽完後,長呼了一口氣,說道。

「嗯,確實,哪怕是剛剛練氣入門,體內自然而然就會產生一種先天靈氣,對其他靈獸或許沒用,但是對鬼面蟬,千足蜈蚣這些非常小的靈獸而言,那就是非常強的氣息,這些小小的靈獸躲避我們都來不及,更不會主動招惹我們」

周師兄對著已經慢慢安靜的眾人,緩緩說道。

「所以我們這些練氣士行走山野田林,幾乎不用擔心這些蟲蟻五毒的問題,但是其他沒有修煉,或者是無法修煉靈力的,哪怕是甲等力士,在凌雲山脈這些地方,都必須帶一些特定的驅蚊蟲的藥粉藥劑,否則寸步難行。」

說完,周師兄雙指一掐訣,心中默唸咒語,將懸在眾人頭頂的銅環收了回來。

看的眾人艷羨不已。

「所以,修道一途,還是以練氣結丹為長生久視的不二法門。你們雖然在十二歲之前沒有修煉到練氣第三層,」

停頓了一下,看著眾人的表情,周師兄微微一笑,繼續說道:「不止是你們,能修煉的人何其之多,能在十二歲之前就可以修煉到練氣第三層的人,大家都可能只是聽說過,估計真正的話,也沒見過幾個這樣的天才吧,當然我也是。」

環顧眾人,看大家都在側耳傾聽,估計也沒法讓他們聽的同時,保持警戒,周師兄從從袖口掏出四張探靈符,張口一吹,四張靈符如放生的魚兒四散疾走,靠近數木的時候猛的一頓,貼在附近的四顆大樹上靜止不動了。

正想接著說,就看到錢胖子正學著自己的姿勢,對著白師妹擠眉弄眼,周師兄屈指一彈打在錢胖子的頭上,無視胖子可憐兮兮的小眼神,接著說道:「能在十二歲之前就到練氣三層的,自然是百里挑一的修道天才,而十二歲之前到達練氣三層也是晉陞為外門弟子的首要條件,似我們這些,十二歲之前無法達到練氣三層的,照目前的修煉速度,日後最高成就也就差不多就是練氣頂層而已,之後的築基,再之後的結丹估計希望更加渺茫。」

沒有在意氣氛的沉悶,周師兄接著說到:「不過,凡事無絕對,再過兩個月,就是宗門舉辦的慧根測試,年滿十六歲都可以參加,這也是我受你們父母長輩的邀請,幾次帶你們來凌雲山脈試煉的原因。只要慧根測試過關,就可以在宗門內享受一定的特權,簡而言之,就是能獲得更好的修煉資源,最起碼每半年一份的洗髓丹,就可以讓你遠超當下。比如披雲宗三大家族的沈家,現任家主沈流雲,」

「沈家主以前就是和我們差不多資質,就是因為在慧根測試中表現突出,被門中一位長老青睞,收為關門弟子,而後一發不可收拾,修為一直達到現在的金丹境界!」

說到這裡,周師兄虛空抱拳以示敬意,

聽到這裡,錢胖子突然咋呼起來,「啊,周師兄說的可是我們披雲宗五大金丹之一的那個沈長老?」

其餘人也紛紛交頭接耳。

「沈長老當初也是和我們一樣的資質?!!」只見錢胖子手腳並用,連滾帶爬的爬到周師兄面前,一張大臉幾乎都要貼在周師兄的臉上,一身肥肉因為太過激動而顫動不停。

「正是這位五大金丹之一的那個沈長老。」周師兄一面用手抵住錢胖子的大臉,一面對著周圍眾人斬釘截鐵的說到。

眾人紛紛激動不已,就連一向沉穩的王書袋,也興奮的緊緊握住拳頭。

「好,我決定了!」錢胖子突然大喝一聲,把其他人都嚇了一跳,只見錢胖子一下子站立起來,昂首挺胸,一手叉腰,一手指天。

「等我成為沈長老那樣的金丹大修士,就給白師妹買好多好吃的,好多好吃的。」 錢胖子一面說,一面橫臂握拳作健碩狀,睜著亮晶晶的小眼睛看著耳根子都紅了的白師妹。

其餘人眾人紛紛翻白眼。

錢胖子一聲大喝,把遠在一里之外的徐善,從龜息狀態驚醒。

側耳傾聽周圍,沒有任何的嘈雜聲音,於是便將裹在身上的衣服抖了抖,起身一躍,掛在一個了樹枝上,放眼望去,發現少男少女們依舊停留在原地打坐,心中鬆了一口氣。

若是跟丟了,免不得還得費事一番。

返回原先的地方,只有一大片還未乾涸的血跡,以及樹幹,地上的草叢中,些許不完整的鬼面蟬的屍體。

徐善先用匕首將原先綁住嗜血螞蟥的線挑斷,而後將鬼面蟬的屍體收了起來,準備回去的時候賣點小錢,畢竟為這次謀劃花費的有點多,能收回點利息就收回點。

看看天色,又測了測風向,再次仔細觀察了一下少年少女們,徐善小心翼翼的從胸口衣衫之中,掏出一個小盒子。

盒子不大,整體用一塊完整的黑檀木雕刻而成,顯得精緻而小巧。

打開蓋子後,裡面有一小塊軟泥狀的東西,同時散發出一種強烈的香味,初聞令人精神一震,再聞的話,就會感覺腦袋醉醺醺的。

只是用匕首從中挑了一小塊,徐善就心疼不已,心疼的面容上都咬牙切齒,彷彿是自己被割了一大塊肉。

飛速的將小盒子收好,然後取出早就準備好的火石,單手一搓,一串火星迸發,而後熊熊燃燒起來。徐善將匕首靠在火折子上,原先被切下一小塊的軟泥發出滋滋的響聲,然後迅速變少,與此同時,空中氣味越來越香,徐善只感覺自己彷彿泡在了一個大酒缸裡,整個人的皮膚都開始泛紅。

不敢大意,徐善氣運雙手,大袖翻飛,兩手彷彿風車轉動起來,對著那群少男少女相反的方向就斜推了過去,很快就將原先的香味一扇而空。

做完這些,徐善將箭筒,弓箭,匕首等必要物品一一檢查完畢,確定沒有任何疏漏之後,就目不轉睛的盯著少男少女們原先的來路,腦中飛速的將這次計劃又捋了一遍,查缺補漏。

幾天的謀劃,也該到了收網的時候了。

從周師兄他們還沒進入凌雲山脈之前,徐善就已經摸清了他們這次這進入凌雲山脈的路程走向,包括每個人的符咒多少,物資儲備,練氣級別,以及每個人的大致性格。

之後利用能讓靈獸上癮的名貴藥物,五石膏,吸引一頭自己能應對,但是他們絕對對付不了的靈獸,也就是最開始將他們趕入這片區域的二級靈獸,蛇尾熊,好巧不巧的『撞上』了他們這群人。

昨天為了讓那個張師妹,撤去線符網,真是費了不少勁。徐善想到這裡,就是一陣頭大,所幸還是如願的讓蛇尾熊和他們「『巧遇』。

雖然中間出了一些意外,比如這次突然出現的鬼面蟬,但是也歪打正著的讓張師妹再次撤去了線符,按照原先的計劃,不應該是這麼早就讓線符失效的,但是既然自己剛才已經察覺到『觀千里』再次使用的痕跡,那就不能錯過這次機會。

畢竟每次不能使用線符的間隙,蛇尾熊就正好過來,兩次可以說是巧合,但是三次的話,就很引人注意了。

就在徐善腦中走了一遍計劃,確認無誤後,只見來路方向,一個碩大的陰影,正飛速的向周師兄他們奔去,速度之快完全不與身形相符,只一會的功夫就貼近了原先線符的邊緣線,而後停下頓了頓,用鼻子嗅了嗅,之後就以更快的速度對著少男少女們衝去。

而那群少男少女,此刻要麼在打坐,要麼在打情罵俏,根本不知道危險的臨近。

一里外的樹梢之上,徐善握弓在手,慢慢抽出特製的箭頭,準備上演一場謀劃許久,『英雄救美』的好戲!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