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愛戀頻道-2019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臨淵行12
宅豬
2021/4/14發行
廢土走私商14
浮兮
2021/4/14發行
機械狂潮18
半步滄桑
2021/4/14發行
大奉打更人24
賣報小郎君
2021/4/14發行
神寵之王34
古羲
2021/4/14發行
百味廚神40(41完結)
噸噸噸噸噸
2021/4/14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1
忘語
2021/4/14發行
萬族之劫44
老鷹吃小雞
2021/4/14發行
第一師兄44
言歸正傳
2021/4/14發行
道君62
躍千愁
2021/4/14發行
超凡小師叔03
情痴小和尚
2021/4/16發行
大醫凌然24
志鳥村
2021/4/16發行
大奉打更人25
賣報小郎君
2021/4/16發行
牧龍師28

2021/4/16發行
我欲封天30
耳根
2021/4/16發行
小閣老35
三戒大師
2021/4/16發行
劍仙在此38
亂世狂刀01
2021/4/16發行
妙手俠醫58
真熊初墨
2021/4/16發行
牧神記62
宅豬
2021/4/16發行
劍道除魔10完
參拾伍
2021/4/21發行
臨淵行13
宅豬
2021/4/21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4
柳岸花又明
2021/4/21發行
百味廚神41完
噸噸噸噸噸
2021/4/21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2
忘語
2021/4/21發行
萬族之劫45
老鷹吃小雞
2021/4/21發行
第一師兄45
言歸正傳
2021/4/21發行
三寸人間57
耳根
2021/4/21發行
道君63
躍千愁
2021/4/21發行
伏天氏114
淨無痕
2021/4/21發行
機械狂潮19
半步滄桑
2021/4/23發行
大醫凌然25
志鳥村
2021/4/23發行
大奉打更人26
賣報小郎君
2021/4/23發行
牧龍師29

2021/4/23發行
我欲封天31
耳根
2021/4/23發行
小閣老36
三戒大師
2021/4/23發行
劍仙在此39
亂世狂刀01
2021/4/23發行
妙手俠醫59
真熊初墨
2021/4/23發行
牧神記63
宅豬
2021/4/23發行
超凡小師叔04
情痴小和尚
2021/4/28發行
臨淵行14
宅豬
2021/4/28發行
廢土走私商15
浮兮
2021/4/28發行
道祖,我來自地球22(預計23完結)
烏山雲雨
2021/4/28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5
柳岸花又明
2021/4/28發行
神寵之王35
古羲
2021/4/28發行
萬族之劫46
老鷹吃小雞
2021/4/28發行
第一師兄46
言歸正傳
2021/4/28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3(預計54完結)
匣中藏劍
2021/4/28發行
道君64
躍千愁
2021/4/28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異世玄幻新書《寂靜王冠》 作者:風月 9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鏡照萬界》 作者:斯文客南宮恨 8
轉帖:縱橫科幻遊戲小說《黎明邊緣》作者:雪中紅 5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紂臨》作者:三天兩覺 4
《半仙闖江湖》77 電子書 2017/3/8 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4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平平無奇大師兄》作者:黑夜彌天 4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蟲臨暗黑》作者:獵魔貓 4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高齡巨星》作者:蠢蠢凡愚QD 3
轉帖:創世軍事戰爭新書《叢林戰神》 作者:叢林狼 3
轉帖:縱橫武俠小說《浮滄錄》作者:會摔跤的熊貓 3
本週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4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7
轉帖:起點競技新書《中場主宰》 作者:驚艷一腳 35
轉帖:縱橫東方玄幻新書《劍隱仙》 作者:染兮遙 30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28
轉帖:創世軍事戰爭新書《二戰狂龍》 作者:人醉方知酒濃 28
轉帖:縱橫都市體育競技新書《踢出個未來》 作者:馬達方 28
轉貼:縱橫都市小說《神品良醫》作者:熊貓快跑 28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極道天魔》作者:滾開 27
《晶武時代38》將於20150731出版,請多多支持! 25

 
 暱稱:
 密碼: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大唐第一狠人》作者:山下出水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19/09/19 16:55 
.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3822852

民間故老相傳,將不過李,王不過霸,但是在大唐最無敵的卻是李元霸。

那麼,穿越成李元霸的遺腹子,將會是怎樣一種精彩的人生?

惹事,他從來不怕。

拼爹,誰拚得過他?

……

第1章 【先定一個小目標】

李雲來到大唐已經一個月了!

具體地說,是蹲守在盧國公府門前,一個月。

盧國公是誰?

大唐程咬金,人送外號混世魔王,曾經救過皇帝兩次命,出了名的大唐第一不講理。

李雲為啥要蹲在程家門口?

原因很簡單!

穿越大唐之後,難道不該找根粗滾滾的大腿抱好麼?

大唐最粗的大腿是李世民,但是皇帝等閒不會出宮,李雲也沒膽子去闖宮門,這廝左思右想之後,就把目標盯在程咬金身上。

李雲為什麼要抱程咬金的大腿呢?

因為這根大腿夠粗!

看看歷史就知道,程老妖精做人聰明,外粗內細,手腕靈活,該得罪的人得罪,不該得罪的人躲著。

這老傢伙看似粗鄙魯莽,其實自有一套處事哲學,屹立朝堂一輩子順順當當,活到八十多歲仍舊是大唐重臣。

李雲如果能夠抱上這根大粗腿,至少不需要擔心在大唐站錯隊。

最主要的是,李雲還知道一件事,老程這人有個最佳優點,那就是特別的護犢子。

只要入了老妖精的法眼,哼哼,就算惹了天大的亂子,程咬金也敢給人撐腰。

有理掙三分,沒理也要掙三分。

這樣的大腿,不抱才是傻子。

不過,要想抱上老程的大腿,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一點,老程不認識李雲……

混過後世官場的都知道,想要讓領導記住自己,能力是第二先決,刷臉才是第一要素。

李雲要想抱住程咬金這根大粗腿,先得讓人家認識記住自己才可以。

刷臉,求得就是個認識。

只不過刷臉也講求機緣,李雲苦苦在國公府門前蹲守一個月,自始至終竟然都沒能找到機會……

想和程咬金搭上話,可不是直接衝上去亮開嗓子就能行的。

必須得讓老程驚詫一番,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才可以。

而李雲就在等這種機會。

他已經苦苦等了一個月。

……

……

「李大哥,咱們今天還要在這裡守啊?」

李雲貓在牆角蹲守的時候,旁邊有個少女弱弱開聲。

這少女布衣木釵,身上還落著各式各樣的補丁,不過眉宇之間透著一股子溫婉,一看就是個性格柔順的好女孩。

唯一可惜的是面上帶著菜色,平白減低了少女的氣色和俏麗。

「李大哥,咱們今天還要守啊?」

少女見李雲不說話,小聲又問了一句。

「蹲……」

李雲沒有回頭,眼睛繼續一眨不眨盯著國公府。

少女弱弱『哦』了一聲,默默陪著李雲蹲在牆角。

這少女名字叫阿瑤,是個心地善良的小丫頭。

一個月前,李雲睜開眼睛的第一刻,看到的就是阿瑤,記憶猶新是那雙溫婉的大眼睛。

那時候,是阿瑤救了李雲,不然剛穿越那會,李雲早就餓死了。

這一個月來,李雲也弄清了兩人之間的關係,李雲是個遭了兵災的讀書人,老家被殺個精光,逃來長安屬於流民。

阿瑤則是家鄉遭了旱災,跟一些鄉親逃荒來到長安,但是阿瑤又和災民有所不同,她來長安還有別事要辦。

原來阿瑤父親是個戰死的兵卒,按例該有兩貫錢的撫恤費,並且還能授田,按理該有五十畝之多。

唯獨可惜的是阿瑤來到長安之後沒有門路,而戰死的兵卒撫恤之事又太多,故而阿瑤一直等著,暫時還沒被衙門傳驗。

時間久了,帶的錢已花光,無奈只能跟著流民領取施粥,機緣巧合救了李雲的性命。

別人穿越的時候,最低也是敗家子闊少爺,李雲比較倒霉,才來就變成個流民,不但餓的皮包骨頭,而且連去領粥的力氣都沒有。

如果不是阿瑤幫忙,說不定李雲就那麼餓死了。

眼下兩人關係,屬於相互抱團取暖的流民。

……

……

卻說李雲和阿瑤默默蹲在牆角,這一蹲又是整整一個上午。

日頭漸漸正中,慢慢變得熾烈。

熱倒不要緊,關鍵是蹲了一上午之後,人餓了。

得吃飯……

少女習慣性的望望遠處,然後小心拽拽李雲衣角,低聲道:「李大哥,又到施粥時候啦,您先在這裡蹲守,小妹去領兩碗稀粥……」

說著急匆拿出兩個陶碗,抬腳就往施粥的地方跑。

「你給我等等!」

李雲猛地將少女拽住,起身沉吟一下,道:「還是我去吧,你去不安全,每次施粥都有紛爭,你一個女孩子家太麟弱。」

「不用不用……」

少女連忙擺擺手,順勢捋了一下額前髮絲,甜甜笑道:「李大哥莫要擔心,小妹會小心躲著。」

「躲著也不行,有幾個災民很混賬!」

「沒事的啦,我每次都是等他們領完再領,不惹他們嫌棄,也不和他們紛爭。」

小丫頭甜甜笑著,用力把李雲拽她的手掌扒開,似乎想起了某些事情,於是輕咬嘴唇又道:「領粥只是小事,不需大哥親去,您老說自己要等一個機會,所以等閒不可離開半步,小妹雖不懂您的心思,但我能看出您的用心……」

說到這裡微微一停,俏皮眨眨眼睛,甜笑再道:「所以呀,咱們還是按照老規矩,小妹負責去領粥,大哥您繼續蹲守……」

這次說完,再不等李雲反駁,一手捏著一個陶碗,向著施粥之處而去。

……

「好丫頭啊!」

李雲望著阿瑤背影讚了一聲,忽然喃喃自語又道:「好丫頭嘛,就得過好日子!」

想過好日子,光靠施粥可不行!

得發財!

得出人頭地!

李雲慢慢又蹲在牆角,盯著不遠處國公府,輕聲道:「看來我還得加把勁,繼續努力睜大眼,程咬金,你這根大粗腿我是抱定了!」

他握握拳頭,默默等候機會。

等人是個耐心的活,等當朝權貴更是個耐心活,已經等了足足一個月,李雲不在乎繼續等下去。

他求的是一個在程咬金面前刷臉的機會。

……

無論在什麼時代,等人都是個耐心活。而要想蹲守一位當朝國公,那更加是一個耐心的活。

李雲已經等了足足一個月,他根本不在乎繼續等下去。

因為,他求的是一個能在程咬金面前完美刷臉的機會。

所以,寧願不動,也不能妄動

程咬金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它關係著李雲今後的打算和生活。

作為流民,李雲沒田沒地,偌大長安,李雲舉目無親,就算他是穿越者,有滿腦子發家致富歪點子,奈何沒有施展平台,就算有日天的本事也白搭。

想在古代好好活下去,可不是小說裡寫的『虎軀一震』那麼簡單。

生活,從來沒有簡單的,無論是在古代還是在現代,憑空意淫成不了事。

初來大唐,先定一個小目標,抱上程咬金大腿,然後才能花差花差。

嘿嘿嘿!

……

卻說李雲正在等候的檔口,突然聽到施粥那邊鬧了起來。

很吵!

也很亂!

「憑什麼他們領的全是稠粥,而咱們領的就全是湯水。兄弟們啊,這是不公,咱們不服。」

「不服,不服!」

「還有,你們看,這小姑娘一個人領了兩碗,而且還都是稠粥……我剛才看的很清楚,筷子立進去都不倒……」

「啊?這小姑娘憑什麼?你和官家睡了不成?」

吵吵鬧鬧之間,事情不言自明,原來是一小撮災民,正在一個漢子的帶領下指責阿瑤。

阿瑤那邊也有一小撮災民,此時正護著阿瑤和對面爭吵,怒氣沖沖道:「你們這幫賊廝,有種不要欺負小姑娘,我們山東老家遭了旱災,她一個小姑娘逃來長安容易嗎?是不是看她柔弱,打著主意欺負她……」

「你們山東遭旱災咋了?咱們河北還遭兵災呢!大家都是災民,恁啥她領兩碗粥?我看這丫頭分明和官家睡了。」

「你嘴巴乾淨點,再亂說,老子揍死你。」

「我就這麼說,你咋地吧,老子先揍死你……」

吵吵嚷嚷,場面很亂。

不過大家都是流民,全部都是逃荒出身,所以打架是沒膽量打的,頂多也就推推搡搡,但是千不該萬不該,有人推搡之間錯失了手,竟然一下把阿瑤給推倒地上。

啪的一聲!

阿瑤手裡的陶碗摔個粉碎。

似乎還有人踢了小丫頭一腳。

但是阿瑤沒顧上被踢的事情,只是忙著去收攏傾撒的稀粥,小丫頭兩隻小手不斷在地上劃拉,眼淚汪汪道:「粥,我的粥……」

李雲只覺胸口怒火蹭一下躥出,想也不想拎著半塊磚頭就衝了過來。

砰!

手中磚頭著實很硬,直接拍中一人腦門。

一磚撂倒,那人直勾勾栽倒下去。

你們推推搡搡不敢打架,我敢!

第2章 【我打你,是救你】

李雲將人一磚撂倒,並不就此罷休,他順勢上前一撲,直接騎到對方身上。

打架,講究的就是一個狠!

他單手死死掐住對方脖子,另一隻手再次抄起磚頭,二話不說,掄起來就是一個砸。

噗!

噗!

噗!

砸的真叫一個狠!

一邊砸,一邊還罵!

「鬧事是吧?」

「想死是吧?」

「既然想死,那不用等朝廷斬殺,小爺我幫幫你,咱現在送你去投胎!」

「啊,我的手斷了……」

被砸的漢子慘叫一聲,掙扎著想把李雲甩下身來。

這人掙扎的力氣很大,宛如發瘋的公牛一樣,他是一小撮流民的頭頭,平日裡吃得飽歇得好,再加上身材高大,自然有一把子蠻力氣。

李雲一個不查,差點被這貨掀翻在地,但也就在這個時候,李雲忽然感覺腹部滾滾一熱,身上竟然突兀湧出一股怪力,他下意識用手一按對方胳膊,只聽卡嚓一聲悶響,對方胳膊竟然斷了。

斷了!

就那麼斷了!

就像掰蘿蔔一般,卡嚓一聲,一掰兩斷,特別脆!

「嗷……」

對方這次慘呼之聲更大,聽起來明顯已經不似人腔。

李雲自己也迷茫了。

「我就摁了一下他胳膊,就斷了?」

他愣愣騎在對方身上,呆呆舉起自己右手,然後滿臉迷糊之色,茫然道:「這莫非就是我的穿越金手指?」

力大無窮?

還是天生神力?

不過現在不是研究力大無窮的時候,首先他得先把身下這貨給處理了才行。

當街打人雖然很爽,但是大唐律法可也不是吃乾飯的,尤其李雲現在的身份還是流民,一個不好就得進衙門吃牢飯。

擺平這事很簡單,讓苦主閉嘴不告就能行。

那麼,如何讓苦主閉嘴呢?

……

辦法有很多,李雲選擇了最狠的一個……

他抄起磚頭,繼續砸!

砰!

砰!

砰!

一連三下,下下到肉。

對方漢子不斷慘叫,最後慘叫變成了慘嚎,旁邊有人看不過眼,出聲勸解道:「小哥兒,別砸了,他的手都被你砸碎了,胳膊也斷了,可憐啊。」

李雲橫眉一掃,發現說話的是個老人,旁邊還有一撮流民對他怒目而視,顯然都在憤恨他出手太過狠辣。

但是李雲只是冷冷一笑,彷彿沒看到這些人的憤怒,他繼續騎在漢子身上,慢條斯理道:「胳膊斷了還能接,手掌碎了只算殘,可腦袋若是搬了家,那可就是真死了,你們知不知道,你們的腦袋都要搬家了……」

說到這裡停了一停,忽然抬手點向眾人,一個一個挨個點著,冷哼又道:「你,你,你,還有你,你們的腦袋都要搬家!大好活人,轉眼要死,要我說這才是真的可憐!」

眾人聽他說的嚇人,下意識都退了一步,那老人張了張嘴,好半天才敢弱弱出聲,小心翼翼問道:「小…小哥兒,你這話啥意思?」

「啥意思?哼!」

李雲再次冷哼。

他並沒有直接回答老人,反而俯下身子看向被他砸倒的漢子,雙目冷冷盯著對方,質問道:「你是這一撮流民的頭頭,那你知不知道最近死了多少流民頭頭?」

對方漢子哼哧哼哧喘氣,被他摁在地上不說話。

「不說話是不是?」

「恨我打斷你的手是不是?」

「你知不知道我打你是在救你!」

李雲一連三句,慢慢放開摁住對方的手,不過他仍舊死死坐在對方身上,慢悠悠開始講史,道:「昔年,漢末大旱,流民四起奔聚洛陽,有鬧事眾三千人,朝廷一言不問,盡殺之。」

「晉兩代,有荒災二十七次,流民逃荒者數萬,進帝都,求乞食,稍有喧嘩者,殺。」

「隋朝,江南大水,氾濫成災,災民流離失所,奔逃江都求食,雖可得救,但不得喧嘩,敢有犯者,死。」

他說的都是歷史上朝廷對待災民典故,可惜眼前這些流民大多茫然無知,李雲冷冷笑了兩聲,把臉湊向身下的漢子,淡淡道:「前朝都不說了,咱們說說現在,你知道麼,這個月初,城西永民坊,死了七個流民,半個月前,城中安樂坊,又死了九個,六天前,城南保義坊,一次死了二十七個……」

說到這裡停了一停,忽然壓低聲音,繼續又道:「你知不知道這些人怎麼死的?斬頭,全是斬頭,一刀砍在脖子上,腦袋直接就搬家,然後棄屍荒野,屍體讓野狗吃。」

他不等漢子說話,接著又道:「你又知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會死?你又知不知道這些人都是什麼身份?」

說到這裡再次一停,雙目死死盯著漢子,這才冷笑道:「他們的身份和你一樣,都是流民,都是頭頭,也都帶人鬧過事……」

「所以,他們全死了!」

李雲最後冷冷一笑,伸手拍拍漢子的糙臉。

他終於放開對方,自己慢悠悠站了起來,忽然仰天而望,意味深長道:「每逢大災,朝廷必狠,殺的就是冒頭者,可不會管你是可憐受苦還是飢腸轆轆,災民啊,得有個災民的樣子,如果鬧,那就不是災民了,是暴民……」

他雖然放開了漢子,但是漢子並沒有翻身爬起,漢子明顯怕了,哆哆嗦嗦辯解道:「俺…俺沒鬧事,俺真的沒有鬧事,小…小哥兒,俺真的沒有鬧事啊,俺不想死,俺不想死啊……」

李雲呵呵一笑,忽然又俯下身子看著對方,微笑道:「你當然沒有鬧事,你胳膊都斷了,手也殘了,殘疾人怎麼鬧事,你有能力鬧麼?現在明白了吧,我打你是救你!」

他伸手將漢子從地上扶起來,滿臉溫和又道:「我打斷了你的手,但我救了你的命。衙門裡不會重視一個殘疾人,因為殘疾人鬧不出大亂子。」

「是是是!」

漢子連連點頭,忍痛看著自己斷掉的胳膊,忽然落淚道:「可是俺的手斷了,以後可咋辦啊?俺孩子還小,媳婦又生著病……」

李雲默然仰頭,喃喃道:「胳膊斷了,能接,手掌裂了,可以治,只要人活著總能有個好奔頭……這次旱災兵災,我估計朝廷肯定會有個章程,說不定會給流民安置土地,以後你就跟著我,保證有你好日子過。」

漢子唯唯諾諾,再加上傷處劇痛鑽心,聞言長吁短歎一聲,黯然道:「俺真不是帶頭鬧事,俺只是想讓同鄉們都吃飽。」

「我知道!」

李雲微微一笑,不過隨即便道:「但是縱觀古往今來的流民,最先被朝廷斬殺的都是你這種人。」

漢子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不過到了最後卻無力垂下頭去。

也就在這個時候,忽聽不遠處有腳步聲來,但聽有人遠遠厲喝,大吼道:「他奶奶的,是哪個流民鬧事?敢在小爺的地界犯渾,莫非真是想死不成?」

李雲轉頭而望,看見一群衙役氣勢洶洶而來。

領頭一個少年,身材很是魁梧,相貌也是堂堂,精氣神十分利落,唯獨可惜的是滿臉寫著不爽,似乎天下人全都欠他兩弔錢一樣。

最主要的是這貨明明是個少年,偏偏卻留了一臉的絡腮鬍子,明明是個衙役的班頭,竟然穿著閃晃晃的明光鎧,烈日炎炎之下,簡直能耀花人的氪金狗眼。左手扶著腰刀,右手卻托個蛐蛐罐子,不倫不類,非驢非馬。

這樣的主,這樣的扮相……

如果不是紈褲,哪個衙門的衙役敢這麼玩?

第3章 【二愣子程處默】

「是你們在鬧事?」

衙役們很快到了跟前,領先開聲的自然是那個少年衙役。

不過這貨似乎天生有種欠揍的脾性,跟人說話非得擺出一副二五八萬的架勢,看他說話之時鼻孔向天,而且還故意吊著個斜楞眼,就這架勢已經不是天下人都欠他兩弔錢的事了,這明顯是時時刻刻在告訴所有人小爺我就是不著調。

拽成這個鳥樣,如果沒有個好爹在後面罩著,估計出門就得挨打,一天得挨三頓揍。

「問你們話呢?是不是你們在鬧事?」

少年衙役看見沒人回話,似乎感覺很沒面子,這貨猛然把蛐蛐罐子狠狠一摔,然後鏗鏘一聲抽出腰刀,惡狠狠瞪眼道:「奶奶的,是不是都想死?說,誰帶的頭,誰聚的眾?」

這架勢,一看就是想扣大帽子然後撈功績啊。

在場流民一臉畏懼不斷後退,那個挨打的漢子更是縮了縮脖子。

李雲伸手將漢子拉開,然後自己越眾而出,滿臉微笑道:「這位官爺猜差了,這裡沒有人鬧事,確切的說,我們是在打架,大家閒著無聊沒事幹,所以就輪著磚頭打了一架……」

「打架?爺們啊!」

魁梧少年眼睛一亮,脫口而出喝了一聲彩,似乎天生對打架這種字眼很興奮,忍不住就把兩隻大手搓了搓。

然後他一把攥住李雲的手,急吼吼問道:「因為什麼打架?單挑還是群毆?腿斷了沒有?胳膊折了沒有?怎不見人呻吟哼哼?莫非個個都是能忍痛強撐的好漢?」

李雲愣了一愣,呆呆看著這貨急吼吼的表情。

「你說話啊,啞巴啦?」魁梧少年見李雲不答,似乎心裡很是不滿。

倒是旁邊一群衙役滿臉苦笑,有人小心翼翼碰碰少年的鎧甲,低聲道:「小公爺,咱們是來處事的。」

「啊?對,處事,處理流民瑣事!」

少年一拍腦袋,雙手放開李雲,然後臉上又擺出剛才那副拽的欠揍模樣,橫鼻子豎眼,環豹眼狠狠一瞪,咋咋呼呼道:「打架就是鬧事,鬧事就是找死,說說吧,都有誰參與了,是好漢的就給小爺站出來,別讓我自己找,小爺這雙眼睛毒著呢……」

李雲忽然笑了,他望著眼前這個明顯腦袋抽抽的紈褲子弟,故意回答道:「其實也不是打架,頂多算是打人。」

「打人?」

魁梧少年愣了一愣,感覺有些迷糊。

「對,打人,不是打架!」

李雲呵呵輕笑,伸手一指自己鼻尖,道:「我動的手……」

然後反手一指那個漢子,又道:「他挨的打。」

說著抓起漢子的胳膊給他看,再道:「你看,胳膊都給打折了,手掌指骨也給拍碎了,我先是用磚頭偷襲他,照著後腦門給了一下,撂倒之後直接騎他身上,然後掄起板磚猛砸,砸的那叫一個血肉模糊。」

「行家啊!」

魁梧少年眼睛又亮了。

這貨顯然又忘了自己是個衙役身份,此時滿臉都是遇見同道中人的興奮,湊頭湊腦挨到李雲臉前,咧開大嘴問道:「你有沒有踢他褲襠?我跟你說,打架先踢蛋,萬事贏一半,我老爹說的,絕對是絕學……」

旁邊一眾衙役齜牙咧嘴,個個臉上都顯得不好意思,一人吭哧吭哧半天,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話,小心翼翼提醒道:「小公爺,處事啊,咱們是來處事的啊。這小子打人,該把他抓進牢裡。」

「啊對,咱是來處事的!」

魁梧少年猛然醒悟,一拍腦袋很是鬱悶,似乎是尷尬於自己剛才的表現,所以這一刻變臉顯得尤為凶狠,盯著李雲咋咋呼呼道:「小子,你很狂啊,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大唐長安!知不知道這是長安的哪裡?我家門口!知不知道在長安打架不算什麼,但是在我家門口打架不允許。」

一通繞口的大道理說完,這貨自我感覺很是非凡,哼哼唧唧搖頭晃腦又道:「知不知道打架已經算是觸犯大唐律例,你竟然還口口聲聲更進一步說是打人,好得很,好得很,小爺我活了十七歲,我就沒在長安見過這麼牛逼的人……」

說著伸手一指自己鼻子,擺出一個極其囂張的架勢,恨恨道:「看看小爺我,老爹是國公,自己是駙馬,人家都說我是長安城裡第一紈褲,號稱惹是生非小霸王,我平日裡都沒你這麼囂張,打了人也得偷偷躲進後宅找老娘。」

李雲微微一笑,忽然插嘴問道:「為什麼躲後宅?」

「不躲我老爹能抽死我!」少年脫口而出,隨即才反應過來自己漏了嘴。

這貨自覺尷尬,頓時臉色一變,瞪眼咋呼道:「是我在訓你,還是你在問我?」

似乎感覺顏面上還是過不去,這貨鏗鏘一下抽出腰刀,然後衝著李雲比劃幾下,惡狠狠道:「再敢強嘴,一刀砍了你,不過我為人大氣,從來不欺負手無寸鐵之人。你乖乖束手就擒,跟著小爺回衙門。」

「回衙門?」

李雲搖了搖頭,依舊微笑道:「請問為什麼要回衙門?」

魁梧少年牛眼一瞪,道:「你打人犯法,自然要進衙門。」

「可是,沒人告啊!」

李雲還是臉帶微笑,淡淡道:「自古民不舉官不究,我雖然打了人,但是挨打的壓根不怪我,此事缺少苦主,案子自不成立,請問小公爺一句,你憑什麼抓人?」

「案子不成立?民不舉官不究?」

魁梧少年愣了一愣,轉頭望向那群衙役,這貨語氣明顯有些不確定,小聲問道:「有這個說法嗎?」

那群衙役抓抓腦門,其中一人想了一想,弱弱道:「小公爺,咱記得縣裡大老爺升堂問案,似乎真是有人告狀才可以,若是沒有苦主告狀,似乎,似乎……」

「似乎啥?」魁偉少年牛眼一瞪。

那衙役看了一眼李雲,很是無奈道:「似乎真不算犯法。」

「竟然是這樣?」

魁梧少年很是鬱悶,鏗鏘一聲又把腰刀收了回去,愣愣半天之後,忽然道:「陛下腦子不好,律法定的不夠嚴。趕明兒等小爺有資格上朝之時,我必要進諫說道說道他……」

這話說的夠楞的,當街品評大唐扛把子,一眾衙役連忙摀住耳朵,個個裝作沒聽見他犯渾。

少年自討沒趣,哼哼唧唧略不自在,忽然看見那個挨打的漢子站在一邊長吁短歎,這貨頓時眼睛閃閃一亮,哈哈大笑道:「來來來,我給你做主,你是不是怕他事後報復,所以才不敢做苦主告他?」

李雲在旁呵呵一笑,悠然道:「小公爺,別費心思了,他不但不會告我,而且還會感謝我?」

「不可能?」

少年牛眼一瞪,大叫道:「你打斷了他胳膊,還想讓他感謝你?」

偏偏也就在這個時候,那漢子哼哧哼哧突然出聲,語帶誠懇對李雲道:「俺正要感謝,謝您給俺一頓打。」

少年頓時呆了!

「你打了他,他竟然還感謝你?」

這貨滿臉迷糊,傻傻愣住半天,忽然也不知想起什麼,猛地仰天哈哈大笑,道:「好得很啊,這一招我要學……」

說完一把抓住李雲,急吼吼把一張毛臉湊上來,滿臉都是興奮,雙眼都在放光,期待道:「快跟我說說,這裡面有什麼道道?如果你能教我打人之後不犯事,老子……不對,小爺我拜你為師……」

「拜我為師?」

李雲目光不經意掠過不遠處的盧國公府,忽然道:「既然要學藝,總得先自報個家門吧?這位小公爺,剛才你一口一個這是你家門口,莫非,您是盧國公府上的人?」

「沒錯!」

魁偉少年腦袋一昂,鼻孔向天道:「我爹就是程咬金,小爺就是程處默,人送外號,大唐長安小霸王……」

李雲笑了,笑裡有著激動。

他在程咬金家門口蹲守足足一個月,終於等到了一個程家的人。

雖然程咬金沒能等到,但是,等到程處默豈不更好麼?

這大唐長安城,看來他可以混下去了。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