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愛戀頻道-2019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超凡小師叔04
情痴小和尚
2021/4/28發行
臨淵行14
宅豬
2021/4/28發行
廢土走私商15
浮兮
2021/4/28發行
道祖,我來自地球22(預計23完結)
烏山雲雨
2021/4/28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5
柳岸花又明
2021/4/28發行
神寵之王35
古羲
2021/4/28發行
萬族之劫46
老鷹吃小雞
2021/4/28發行
第一師兄46
言歸正傳
2021/4/28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3(預計54完結)
匣中藏劍
2021/4/28發行
道君64
躍千愁
2021/4/28發行
超武醫神01
步行天下
2021/4/29發行
超武醫神02
步行天下
2021/4/29發行
機械狂潮20
半步滄桑
2021/4/29發行
大醫凌然26
志鳥村
2021/4/29發行
大奉打更人27
賣報小郎君
2021/4/29發行
我欲封天32
耳根
2021/4/29發行
小閣老37
三戒大師
2021/4/29發行
妙手俠醫60
真熊初墨
2021/4/29發行
牧神記64
宅豬
2021/4/29發行
超凡小師叔05
情痴小和尚
2021/5/5發行
臨淵行15
宅豬
2021/5/5發行
廢土走私商16
浮兮
2021/5/5發行
神寵之王36
古羲
2021/5/5發行
劍仙在此40
亂世狂刀01
2021/5/5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3
忘語
2021/5/5發行
萬族之劫47
老鷹吃小雞
2021/5/5發行
第一師兄47
言歸正傳
2021/5/5發行
道君65
躍千愁
2021/5/5發行
伏天氏115
淨無痕
2021/5/5發行
超武醫神03
步行天下
2021/5/7發行
機械狂潮21
半步滄桑
2021/5/7發行
大醫凌然27
志鳥村
2021/5/7發行
大奉打更人28
賣報小郎君
2021/5/7發行
牧龍師30

2021/5/7發行
我欲封天
33
耳根2021/5/7發行
小閣老38
三戒大師
2021/5/7發行
妙手俠醫61
真熊初墨
2021/5/7發行
牧神記65
宅豬
2021/5/7發行
超凡小師叔06
情痴小和尚
2021/5/12發行
臨淵行16
宅豬
2021/5/12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6
柳岸花又明
2021/5/12發行
神寵之王37
古羲
2021/5/12發行
劍仙在此41
亂世狂刀01
2021/5/12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4
忘語
2021/5/12發行
萬族之劫48
老鷹吃小雞
2021/5/12發行
第一師兄48
言歸正傳
2021/5/12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4
匣中藏劍
2021/5/12發行
道君66
躍千愁
2021/5/12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16
請求說頻知識+來找一本無限系列的同人(估計看過的人很少 10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7
轉帖:創世中文網科幻小說《絕世天才系統》作者:稻草也瘋狂 7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紅警之從廢土開始》 作者:華麗的虛偽 6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荒原閒農》作者:醛石 5
轉帖:起點科幻新書《機戰無限》 作者:亦醉 5
轉帖:起點科幻小說 《天人速遞》 作者:抖M殿下 5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抱劍》作者:夢入秋水 5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神武戰王》作者:張牧之 4
本週熱門留言
轉貼: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修真之歸家路》作者:宅男二馬 34
轉帖:創世中文網玄幻小說《驚天劍帝》作者:帝劍一 25
轉帖:起點都市小說《超神幼稚園》作者:銀色紀念幣 24
轉帖:起點遊戲小說《蟲臨暗黑》作者:獵魔貓 21
轉帖:起點歷史小說《大宋有毒》作者:第十個名字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軍事小說《特種兵之特別有種》作者:五月十四 16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16
轉帖:創世中文網遊戲異界小說《王者榮耀之全能李白》作者:嘿嘿人才 16
轉帖:起點都市新書《文娛締造者》 作者:別人家的小貓咪 15
轉帖:起點玄幻小說《超級基因獵場》作者:丙己戈 15

 
 暱稱:
 密碼:
 

轉帖:縱橫都市娛樂小說《千億贅婿》作者:凡然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20/02/19 13:58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911024.html
狼狽入贅的許安世其實是個世界大家族的繼承人,在飽受欺壓的一年後得知自己的真實身份,在種種抗爭和搶奪之後,終是繼承了大家族還一手建立了世界商業帝國,但這一切似乎都是陰謀,面對親情,友情,愛情,許安世究竟該如何選擇,何去何從。“人一旦站在頂端之後,該怎麼選擇自己走的路,還能不能保持初心不忘知恩圖報”

1.故事開始


華龍國,長洲城

在如今這資訊飛速流轉的時代,仿佛叢林般聳立的高樓應聲而起,如果你不拼盡全力,在這世界上你只有被源源不斷的人潮淹沒。

一座獨棟的公寓中,有個溫文爾雅的少年正依靠在老式搖椅上,手中捧著一本牧童紀年,時不時的會推一把橫跨在鼻樑上的眼鏡,安靜得出奇,眼神裡不帶一點波瀾,仿佛這個世界對於他來說事不關己。

而活像是個遺孤的他,便是許安世,才到二十二歲,就已經結了婚,而且娶的還是長洲城最為嬌生慣養的宋氏集團公主宋文玉,說是娶,倒不如說是入贅吧。

習慣性招待狐朋狗友打麻將的宋文玉與許安世同歲,但泡在蜜罐裡長大的她,一點都不滿意自己的丈夫,每天都會嫌棄許安世一番,不過這許安世倒也不生氣,就只是沉默以對,只要不頂撞宋文玉,宋文玉自言自語一會也就沒勁了,自然也就停止了。

也是因為許安世,宋文玉足足有幾個月不跟自己的母親對話交談,就是因為宋文玉的母親張懷玉不顧所有人的阻攔執意要將許安世收入宋家。

宋氏集團在長洲城只是一個中型企業,但是每年幾千萬的純收入也讓這一家大小衣食無憂,甚至還可以讓宋家兩姐妹在這長洲城有點小名氣,也算是個小富二代吧。

合上書籍,許安世似乎有些疲倦,原本就不喜歡與人交流的他,導致到現在一個朋友都沒有,要說朋友也有,但因為種種原因,許安世現在孤身一人,唯一牽掛的應該就是自己的老母親了。

早晨,九時。

宋文玉在大廳直接朝許安世呐喊;“不知道家裡來客人了嗎,下樓去買些水果,怎麼這麼不懂事兒呢。”

大廳離書房也就不到二十米遠,這刺耳的聲響並未讓許安世的面容有所改色,直接淡然的站起身,經過宋文玉時甚至都沒有看他們一眼,伸手抄起鞋櫃上的鑰匙後,便開門而出。

一直以來宋文玉要許安世做什麼,許安世都會照做,但不是因為宋家對自己多好,而是自己的老母親告訴自己,如果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就乖乖的呆在宋家,剛剛結婚一年,宋家除了丈母娘張懷玉之外,所有人都沒有正眼看到許安世。

要不是因為先天那冷漠的性格,換成一般人估計早就已經受不了了吧。

宋文玉的“狐朋狗友”陸瓷只有二十二歲,臉上的胭脂水粉便淋漓盡致,好像所有人東西都能往自己的臉上放一樣,讓人看起來好像是從畫裡走出來的人一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因為宋文玉也是這樣的人。

提不上有多嬌貴,但看起來更為世俗,陸瓷一邊顯擺著自己新做的指甲,一邊隨行的丟出手裡的東風;“文玉,都已經結婚一年了,他還是那個死樣子嗎。”

陸瓷算是宋文玉最好的朋友之一,這兩個人幾乎天天膩在一起,兩個人滿是共同點,最大的共同點便是同樣嫌棄許安世。

宋文玉毫不在意的從牌堆裡挖出一張牌,看了一眼後隨意的丟了出去,哼了一聲;“我真不知道我媽是怎麼想的,居然要我嫁給那混球,怎麼說本小姐也算是活在金字塔頂端的人,怎麼可能跟那種人有瓜葛。”

陸瓷一笑,這宋文玉嫌棄許安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索性轉了個話題;“晚上姐妹約了幾個小哥哥蹦迪,要不一起吧,最近他

(本章未完,請翻頁)

們在那邊玩得挺嗨的。”

“行,到時候讓許安世開車載我們去。”宋文玉一口答應下來,涉世未深還腰纏萬貫的她,成了絕大部分吃不了乾飯的男人們的物件,不過宋文玉一直很享受這種被追求的過程。

不久。

許安世拎著一袋水果走了進來,放下鑰匙後,直接扭頭進了廚房,一陣清洗之後,將已經切好的水果放到茶几桌上,推到宋文玉的身邊。

這一切似乎都那麼的行雲流水,想必這些事情許安世已經熟能生巧了,不過這所有的過程,許安世都不帶任何的表情。

做完事情之後,許安世回到了書房,好像在書房裡許安世才能像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一般,不過許安世是個不喜歡把心情寫在臉上的人,可能書房是這棟房子,乃至這座城市唯一安靜的地方了。

已經把許安世當做是個僕人的宋文玉也沒有正眼看許安世一眼,這一切對於宋文玉來說理所當然。

而許安世再次出現在宋文玉身邊時,已經換上了一套西裝,剛剛入秋的長洲城還是有些寒意,但身高一米八五,加上精緻的面容的許安世,穿上西裝很是合身。

許安世低下頭瞥了一眼卡西歐的手錶之後,冷漠的開口道;“已經十點出頭了,你該去上班了。”

宋文玉在宋氏集團的地產分公司擔任總裁,而許安世便是總經理,也只是一個掛名的,許安世只是按著點上班下班,實則沒有一點權力,而許安世也一點都不放在眼裡,反正只要按照規矩生活便是。

宋文玉抬頭看了一眼牆上搖擺的時鐘後,厭惡的擺擺手;“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去吧,今天不用送我了。”

許安世聽到了話,可是沒有任何回應,只是自顧自的出了門。

推門那一刻,宋文玉朝許安世的背影喊道;“今天下班開車來接我和陸瓷,送我們去一個地方,然後你回家,晚上不用煮我們的飯了。”

一樣,只是聽到了話,並沒有任何回應,儘量輕輕的關上門,許安世的表情沒有一點浮動。

關上門後,宋文玉哼了一聲;“什麼素質這是,一點禮貌都沒有,真是有娘生沒娘養。”

這句話如果讓許安世聽見了,許安世畢竟會眉頭一皺,因為當今世上許安世最討厭人家提及自己的老母親。

按照慣例,許安世轉動了宋家給自己安排的車輛,銀色瑪莎拉蒂總裁車主自然是宋文玉,而許安世沒得選擇,只能一切按照宋家的安排做事,生活。

發動機猶如野獸般嘶吼著,在世人看不見的地方,從表面上看也許你會認為許安世是個高冷的富二代,開著豪車,當著地產公司的老總,但許安世的上班時間就是無止盡的看書和看那一排一排與自己毫不相關的檔筆錄,然後象徵性的簽上自己的名字。

一段無聊的駕駛之後,車輛穩穩的停頓在宋氏地產分公司的大門口,剛一下車,泊車小弟就笑臉相迎;“許總,您來了。”

許安世只是微微一笑,將車鑰匙放在泊車小弟的手中,隨後便直接大步走進公司。

在許安世走後,泊車小弟立刻換了副嘴臉,滿是怨氣的哼道;“全公司都知道你是什麼人,叫你一聲許總還真是給你臉了,連小費都不給,真沒見過這麼摳門兒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抱怨歸抱怨,這車還是要穩穩當當的停到地下車庫的,人心叵測,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的戲碼,許安世自然見怪不怪了。

剛剛走入電梯,便能看到一個穿著秘書裝扮的漂亮女人匆匆朝許安世跑來,當然她的物件並不是許安世,而是即將遲到的自己。

同時這個女人也是許安世的秘書,遲到似乎一直都是她的習慣,韓鹿,一個剛畢業了兩年的大學生,從未適應過文秘工作,由於經驗不足,遭人嫌棄,只好被分配到了整個公司最沒前途的許安世身邊。

韓鹿似乎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一般,手裡捏著還留有餘溫的三明治,臉上擠滿了難看的笑容有些尷尬的看著許安世,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讓許安世撞見韓鹿快要遲到的樣子。

電梯內只有許安世和韓鹿兩人,韓鹿尷尬的打招呼道;“許總,又讓你見笑了。”

許安世眉頭微微一挑,韓鹿在公司也算是個挺努力的年輕人,總是加班加點的,但是每個月只能領取那可憐巴巴的幾千塊月薪,一個總經理秘書收入是四位數還真是少見,誰讓她剛剛出社會就跟錯了人呢。

而這些許安世一點都不在意,別人怎麼樣生活方式都與自己毫不相關,自己只需要活在當下就好,毫無理想可言。

一腳踩進自己的辦公室,那撲面而來的香氣就貫徹了許安世全身,看著熟悉的辦公椅,每天許安世來辦公室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拉開窗簾,看著映入眼簾的大海,那一片碧藍的模樣會讓人的心情愉悅一些。

不一會。

韓鹿捧著大大小小的文件跌跌撞撞的小跑進了許安世的辦公室,用胸膛夾著文件,才勉強空出一隻手敲了敲玻璃門。

許安世背對著韓鹿,只是淡然的說道;“最近公司有些風言風語,你聽說了嗎。”

韓鹿先是一愣,將檔放在許安世的辦公桌上,整理好之後,順便整理了自己的衣領。

微微咳嗽了一聲,有些害怕的回應道;“許總指的是文玉姐和羅馬酒吧太子爺高風的事吧?”

前些日子宋文玉和陸瓷經常去羅馬酒吧豪飲作樂,也至於那一天沒有回家,似乎是讓人看到了是高風送的宋文玉去一家酒店,至於發生了什麼事就不為人知了。

隔天,宋文玉和高風的事就吹遍了整個公司,都說宋文玉給許安世戴了帽子,不過宋文玉並沒有給許安世半點解釋,作為男人來說這種事情則是底線。

但是公司的八卦精們礙于許安世還是這個公司的總經理,就刻意的躲避著許安世的耳朵。

許安世突然回過頭,正色道;“知道那個高風是什麼底細嗎。”

面對著許安世突然的正色,韓鹿也微微一愣,一直對所有事都不放在心上的許安世,也會正經起來了?

韓鹿面對著這般正經的許安世不禁在背地裡撰了撰手掌,儘管是如此細小的動作,還是入了許安世的眼底。

許安世話鋒一轉,道;“韓鹿,你在我身邊當秘書多久了。”

“今年過後就兩年整。”

“我不確定你以後還會不會為我工作,不過我決定讓你見識見識不一樣的我。”許安世很是嚴肅,此時的許安世站在韓鹿的眼前,韓鹿仿佛不認識這個人的一般。

2.劉已參見(上)

決定追究真相的許安世,剛剛一出門正好撞見了姍姍來遲的宋文玉,畫著濃妝,並且滿身名牌的宋文玉不明覺厲的打量了一番許安世。

宋文玉沒好氣的眉頭緊皺道;“這氣衝衝的要幹嘛去,公司這麼多事還不夠你忙的嗎。”

許安世一如既往那冷漠的表情仍然沒有改變,吐出了幾個字;“羅馬酒吧的高風是怎麼回事。”

宋文玉也想不到許安世會突然提起這個名字,心裡不禁一咯噔,不過表情還是故作鎮定的回應;“關你什麼事,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我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插手了,別以為仗著我媽照顧你,你就可以管到我頭上來。”

話音剛落,宋文玉越想越氣,直接當著所有人,指著許安世的鼻子大罵;“你在我們宋家連一條狗都不如,離開了我們,你就帶著你媽去街邊要飯去吧,還不乖乖聽話,給我滾回辦公室去。”

這時。

整個宋氏地產公司就像是翻了天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停頓在許安世和宋文玉的身上,公司的另一名總經理也是宋文玉的狗腿子林翔,對著宋文玉點頭哈腰,也是靠著巴結宋文玉才坐到總經理這個位置上。

許安世在宋文玉心裡的地位林翔一清二楚,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端了杯咖啡遞到宋文玉的眼前,彎著腰笑道;“文玉姐,怎麼發這麼大火呀,喝杯咖啡。”

宋文玉眉頭緊皺著,這許安世當著所有人的面讓自己下不來台,心中的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拍開林翔的手臂,狠聲道;“你也給我滾一邊去。”

儘管宋文玉的軒然大怒,許安世似乎一點都不放在心上,不以為然。

而面對著突然間變得如此倔強的許安世,宋文玉確實有些心慌了,哼道;“沒事兒,你想死就去吧,就憑你,還不夠高風玩倆下子的,跟我們玩,你還沒有資格。”

話音剛落。

一個厚重而又深沉的嗓音在空氣中流淌;“不知道這位小姐說誰不夠資格呢。”

突然間所有人的目光打量著這個嗓音的主人,一個穿著唐裝的老人緩緩而來,身後跟著兩名嚴肅的黑色西裝保鏢。

一股大人物的氣息頓時貫徹了全場,但是這個老人的臉上一直都掛著慈祥的笑容,已經發白的頭髮絲毫不影響他神采奕奕的面容。

老人緩緩的走到了許安世身邊,下一刻老人的舉動讓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

“少爺,我來遲了。”

不光是在場的所有人,韓鹿,林翔,哪怕是宋文玉都沒見過這個老人家,只是一臉錯愕的看著這個老人,再看看眼神裡也有些驚訝的許安世。

看來許安世也不知道那個老人的來意和身份。

老人自然清楚這一切都是秘密,從未告知過許安世,隨後,老人則是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照片,遞到了許安世的手中。

風淡雲輕的笑道;“老夫叫劉已,是老爺的管家,也就是少爺您的父親,許禹天。”

許安世並不清楚自己父親的身份甚至是姓名,許禹天這個名字在許安世的腦子裡實在是陌生。

還是有些不相信的看著劉已,不過劉已那般真正從槍林彈雨走出來的面容不像是在欺騙許安世。

林翔突然大笑道;“許總,你也太下三濫了吧,從哪來請了個這麼蹩腳的演員,就這演技,還不如我家外邊公園下象棋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大爺呢。”

劉已知道所有人都不相信,也不多做解釋,眼裡容不下任何人只有許安世一人。

劉已淡然一笑;“已經向詩君女士打過招呼,我相信不久之後,詩君女士便會知會少爺的。”

突然劉已的面容一轉,打量了一眼宋文玉,哼了一聲道;“想不到宋老頭教出來的女兒如此沒有教養,看來老夫得親自登門教訓教訓宋老頭才是。”

宋文玉看著劉已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那驕縱的氣息也漸漸的收了幾分,林翔看著宋文玉都有些害怕的樣子,便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慢慢的沒入人群中,試圖不被察覺。

許安世一點都不在意林翔這個跳樑小丑,只是看著劉已道;“我也很久沒有回老房子見過母親大人了,老先生陪我回去一同見過母親大人,便知真假。”

劉已一點都不慌亂,輕輕的點頭,慈祥的表情仍然面對著許安世。

此時的許安世同時也感覺到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的母親之外,劉已是第一個用這樣真誠的笑容看著自己的。

也讓許安世慢慢的相信劉已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看著許安世不管不顧的直接朝公司外走去,宋文玉突然大喊道;“許安世,你還在上班呢,工作不想要了?私自外出是要曠工的。”

許安世走在了最前面,頭都沒有回,但劉已卻回過頭,不緊不慢的回應道;“宋小姐,這應該是我唯一一次叫你宋小姐,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午時,宋老頭就會讓你滾回家,如果他沒有提滾這個字,我劉已的人頭拱手奉上。”

宋文玉看著已經回過頭的劉已,臉上充滿了不相信,不過劉已這個人確實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且行為舉止都是那麼的得體和霸氣淩然。

許安世走後。

宋文玉直接擺擺手招來韓鹿,怒氣還留在臉上,狠聲道;“這許安世搞什麼鬼,你天天跟在他身邊,一點消息都沒有?”

韓鹿不敢對宋文玉有一絲隱瞞,宋文玉可是出了名的刁蠻公主,要是惹了宋文玉自己的工作可就丟了,宋文玉答應了讓韓鹿來公司唯一的要求就是每天報告許安世的一舉一動,但每天都幾乎一模一樣,但今天卻如此大變。

韓鹿委屈的搖頭道;“每天許總的動向我都如實報告給文玉姐,今天這事我是真的不知道。”

看著韓鹿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宋文玉厭惡的擺擺手;“你可以收拾收拾回家了,我這不養閒人。”

突如其來的噩耗讓韓鹿措手不及,宋文玉甚至連挽留的機會都沒有給韓鹿留下,帶著怒氣踏著高跟鞋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出了電梯的許安世和劉已走到了公司門口。

兩輛嶄新的2019最新款賓士已經穩穩的停在了許安世的面前,劉已輕輕伸出手笑道;“少爺,請上車。”

許安世有些錯愕的看了一眼劉已,看著如同夢境般的真實現狀,還是上了車。

第一輛車坐的是兩個劉已的保鏢,而第二輛車的後排只坐了許安世一人,劉已坐在了副駕駛,還有專門的司機。

豪車許安世也見過不少,這車內如此奢侈的裝飾自然見怪不怪了,但這司機一臉端莊的樣子,有統一的制服和幾乎白的發亮的白手套,讓許安世陷入了一陣沉思。

突然坐在副駕駛的劉已開口道;“少爺,您可以休息一會,

(本章未完,請翻頁)

距離老房子還有一小段距離。”

許安世哪裡有心情休息,突如其來的父親和這身份不明的劉已,讓自己的腦子開始雜亂起來,詢問;“老先生,你說我父親。。。”

還沒有問完,劉已就打斷了許安世的話,輕笑了兩聲;“少爺您想知道的一切答案,在不久的將來,老爺都會親自告訴你,在這之前,請恕老夫不能直言。”

見劉已這麼說,許安世也只好閉上了嘴,一直都被安排的人生,突然從一個被人欺壓的普通小夥子,搖身一變就變成了如此冠冕堂皇之人,許安世還是有些不自在的。

行駛了差不多兩個小時。

許安世和劉已來到了許安世熟悉的老房子。

說是老房子倒也不儘然,這老房子古色古香,有一種閑雲野鶴的氣息,而許安世的母親大人詩君女士便常年生活在此。

很多次許安世都想接自己的母親去城裡住,不過詩君總是把一句話掛在嘴邊;我想守住一些東西。

還是那熟悉的院子,推門而入,甚至連木門那刺耳的挪動聲都是那麼的熟悉。

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個知命之年的婦人(五十歲),可是歲月在她的臉頰和身材上沒有留下半點痕跡,稍加打扮打扮反倒像是正值青春的小姑娘一般。

被盤起的大波浪輕輕的浮動著,詩君回過頭,看著自己的兒子,眼眶似乎漸漸的積滿了水。

再看看許安世身邊的劉已,微微的歎了口氣。

許安世並不能每天都見到自己的母親,以前也只是在宋文玉允許的時候才獨自開車來老房子陪伴詩君幾日。

劉已將兩名黑西裝保鏢留在了門外,與許安世走入了院子。

在大榕樹的陪伴下,那張有些滄桑的圓石桌反倒是生機起來,檀木的茶盤便上點了檀香,這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愜意。

正在打掃院子落葉的詩君將掃帚豎放依靠在榕樹根邊,便擺手道;“兒子,劉爺,過來坐吧。”

許安世聽自己的母親稱劉已為劉爺,那恐怕這一切正如劉已所說,都是真的。

劉已頓時朝詩君鞠了個躬,握拳道;“詩君女士客氣了,您和少爺上桌,按照規矩,老夫是不能上桌的。”

許安世坐下後,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親,詩君只是投來了個溫柔的笑容,這一切好像都是在告訴許安世,劉已所言極是。

詩君輕笑,再次擺手;“劉爺,不必客氣,天氣轉涼,我剛泡好的茶,暖暖身子。”

劉已還是有些抗拒,畢竟自己的身份,要嚴格的守規矩。

直到許安世看了一眼劉已,劉已也知道自己的下半輩子都要跟在少爺身邊,所以便有些躡手躡腳的坐在了客人的位置上。

許安世剛想詢問。

可這些老人家根本就不給自己提問的機會,詩君則是將一杯茶放到許安世的面前,輕言道;“劉爺是你父親身邊的親信,他有足夠的能力教導你,培養你,哪怕是訓斥你,你都得毫無怨言的忍受,他是真心為你好的人。”

詩君一直都從未提及許安世父親的身世,但今天突然起來的轉變,讓許安世有些措手不及。

“你現在只需要按照劉爺的吩咐快速的成長,你想知道的一切,歲月都會告訴你。”詩君還是那樣,活得像詩一樣的女人。

3.劉已參見(下)

儘管許安世的心裡有多少的不解與錯愕,詩君和劉已也只是聊著家常,絲毫沒有透露半點關於自己的父親的資訊。

臨近午時,詩君並沒有留下兩人在老房子吃飯,而詩君一個人生活習慣了,如此愜意的生活,詩君再珍惜不過,不過許安世一直不理解為什麼自己的母親要放棄大城市那雍容華貴的生活,要留在這個每天都需要打掃的小院子。

可能這個地方對詩君來說與常人不同,有很多回憶和念想吧。

此時的許安世也懂了原來自己從來就不是普通人,只是時候未到而已。

劉已的電話突然響起。

劉已朝詩君和許安世遞了個眼色,詩君只是輕聲道;“無妨。”

接起電話後,劉已很滿意的點點頭;“宋老頭,還挺準時的嘛,我跟你家的小丫頭說了不過午時你就會讓她滾回家。”

劉已的電話隔音不算很好,也可能是劉已故意讓許安世聽見的,電話那頭確實是自己的老丈人,宋洞庭,用著一股豪爽的聲線大笑道;“劉爺,文玉從小被我寵慣了,我已經嚴厲的教訓過她了,不知道劉爺有沒有時間帶我的女婿來府上吃個便飯?”

劉已刻意將電話開了免提,放在桌子上。

提了些音量詢問;“少爺,您老丈人請您回家吃飯,看您有想法嗎。”

詩君完全不當回事,只是笑笑。

但劉已那眼神仿佛是在考驗自己一般,許安世想得沒錯,劉已確實是在考驗許安世的反應能力,原本一直在宋家抬不起頭的許安世,在得到了權勢之後,是否還能保持住那副善良的樣子。

如果許安世會嚷嚷著出言不遜的話,自然劉已也會縱容,不過許安世在劉已的心裡就種下了一個小人得志的標籤。

但許安世卻沒有如同劉已的預料,和往常一樣謙遜的回應;“還請岳父稍等片刻,我這就去買些禮品登門拜訪。”

許安世的表現沒有讓劉已和詩君失望,看著詩君縱然一笑,劉已也松了口氣,只見電話裡的宋洞庭笑得非常開心,大笑道;“這才是我的好女婿,那我等著你,跟劉爺一起來家裡,咱們好久沒有好好的喝兩杯了。”

掛掉電話後。

許安世和劉已就告別詩君,回長洲城老丈人家赴宴。

而詩君仍然不忘在許安世每次離開時,看著許安世的背影,端莊的站著,在許安世的身後說道;“辛苦你了,照顧好自己。”

僅僅是陪伴了一會,可不論是許安世或者是詩君,心裡都得到了滿足。

坐在車上。

許安世已經從詩君那裡知曉了一切並不是夢境,而是真實的現狀,也許自己那素未蒙面的父親是頂天立地的人,就像他的名字一般。

在長洲外灘的奢侈品店隨意的搜刮了一些普遍的奢侈補品後,便朝宋家的別墅走去。

其實許安世並不是很缺錢,自己卡裡的錢能夠解決自己的溫飽,但是不會有多餘的錢去做其他的事,還有幾十萬餘額的許安世跟劉已帶來的錢比起來,就是一毛和一萬的區別。

而且劉已聲稱,自己只帶了一點點過來,當許安世問道;“一點點是多少。”

只見劉已非常不在乎的隨口一句;“幾十億應該有吧。”

這隨口一句讓許安世幾乎昏厥過去,整個宋氏集團能夠動用的資金和不動產加起來無非也就是一二十億,還是往高了說,這劉已隨口一句帶了一點點

(本章未完,請翻頁)

便是幾十億,這個數量也有些讓人驚訝了。

剛剛到了宋家別墅。

宋洞庭帶了所有人,就在門口迎接許安世也劉已的到來,放在以前別迎接了,就算是全家人一起吃飯的次數都是能掰手指數清楚的。

可如今這陣仗還真是非同凡響,宋洞庭帶著自己的妻子,許安世的丈母娘張懷玉,和宋洞庭的兩個女兒,許安世的妻子宋文玉,還有宋文玉的親姐姐宋惠玉,站在了一排等待著。

全家人只有張懷玉還一臉的笑容,其他的三人都是完全的錯愕和驚訝,看著如此蛻變的許安世,宋家一家人沒有人敢相信這是真實的。

宋惠玉和宋文玉也開始在後悔,這段時間為什麼要那般對待許安世,要是許安世反過來報復宋家,那麼按照劉已的能力,宋家幾代家業也可能就會就此斷送。

不過許安世並沒有打算對宋家做出什麼事,原因就只是因為一個人,張懷玉。

這個女人年輕的時候和許安世的母親大人詩君有所交情,在宋家的這些日子張懷玉也是真心把許安世當成家人一般,所以就算是看在張懷玉的面子上,許安世也不會對宋家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剛剛下車,宋洞庭就上前給劉已開車門,可見劉已在宋洞庭眼裡的地位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只見,劉已下了車之後,直接開啟了後座的門,還一邊笑道;“宋老爺子,你可不能搶了我的工作。”

宋洞庭很是尷尬的抓了抓自己的腦袋,看著緩緩抬腳而出的許安世,眼裡盡是茫然,雖然說人不可貌相,可是這許安世確實是長了一副小白臉的臉,宋洞庭也不知道許安世什麼時候傍上了劉已這條大腿。

劉已這個人可是非常講規矩,並且非常有原則的人,劉已說話的分量別說這小小的長洲城,在華龍任何一座城市,劉已也可都是有些份量的。

許安世從身邊隨意的抓起幾盒包裝精緻的補品,謙遜的遞給老丈人宋洞庭,附上了笑容;“讓岳父久等了,小婿一會自罰三杯。”

宋洞庭哈哈大笑,接過許安世手裡的補品,這些小東西宋洞庭自然不放在眼裡,讓宋洞庭倍感壓力的還是一直站在許安世身邊,筆直站立慈祥得讓人不寒而慄的劉已。

“進去聊進去聊,這天兒多冷。”

“文玉,你丈夫來了,怎麼還跟個死人似的,讓劉爺知道了可就要怪我家教不好了。”宋洞庭朝宋文玉擺了擺手,大笑的臉上漏出了幾分狠意。

一直都對宋惠玉宋文玉無止盡寵溺的宋洞庭如今也變了模樣,宋文玉滿是不願意的走到了許安世的面前,區區幾個小時前後,許安世仿佛是換了個人一般。

宋文玉只好支支吾吾的開口;“走吧。”

頓時,宋洞庭怒吼道;“作為妻子平日裡你就是這麼對待自己丈夫的嗎?”

宋文玉滿臉的委屈,早上在公司裡劉已和許安世就讓自己下不來台,現在就連平日裡極其寵溺自己的父親都變成這個模樣,宋文玉有些哽咽的要哭出來。

這時張懷玉出來打了個圓場;“哎呀,老宋,文玉什麼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都自己人,別生氣,身子要緊。”

說罷,看著許安世微笑道;“安世來啦?進屋吧。”

許安世唯獨看自己的丈母娘張懷玉順眼,其他人的眼色許安世也從來不放在心上。

到了餐廳。

這一桌子的菜可真是豐盛,像是過年一般,地上跑的天上

(本章未完,請翻頁)

飛的水裡遊的應有盡有,看起來不一定好吃,但看起來一定很貴。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原本宋洞庭要讓劉已坐在主位,可是劉已最後卻只是坐在了許安世的身邊,那個酒桌上最不顯眼的位置上。

酒過三巡。

宋洞庭問道;“劉已,這安世是什麼時候認識您的。”

宋洞庭一邊朝許安世碗裡夾著菜,一邊仿佛不經意的詢問,如果許安世沒有記錯,這應該是宋洞庭第一次給自己夾菜。

劉已輕泯了一口白酒,笑道;“認識的話那可就久了,不過如今老夫只是少爺的管家,甚至可以說是僕人,所以今天的主角應該是少爺才對。”

劉已此話一出,在場的人更是驚訝,劉已是什麼樣的人宋洞庭再清楚不過,能夠讓劉已尊稱為少爺的人,這樣的身份高度就算是自己撥開雲霧都看不見的。

而許安世並沒有在得知自己如此高昂的身份後就翻臉不認人,反倒是一如既往的謙遜,可能這原本就是許安世的性格吧。

一直不溫不火的樣子,好像對所有的事都漠不關心,這也才讓許安世在宋家生存下來。

宋洞庭現在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的女婿是個連自己都無法涉及的頂尖大少爺,連劉已都跟隨在身邊,那許安世身邊的人肯定都是異于常人的,如果好好巴結住了許安世,說不定宋氏集團可以站在整個長洲城的頂端。

只是。

許安世突然抬起頭,看著宋文玉,說道;“我們的事,還沒有解釋清楚呢,不如今天就當著大家的面。”

全場只有劉已一人氣定神閑,就連張懷玉都皺起了眉頭,都知道宋文玉調皮搗蛋,但許安世如此嚴肅,想必宋文玉又惹了什麼禍吧。

宋文玉突然有些說不出話來,氣得直跺腳;“你非要在這麼多人面前興師問罪嗎,噢?你現在有權有勢連我爹都要巴結你了,所以你報復起我來了是嗎。”

話音剛落,宋文玉直接站起身離席,宋洞庭直接站起身指著宋文玉怒吼;“臭丫頭,怎麼說話的呢,給我滾回來。”

宋文玉已經哭出聲,宋惠玉也沒有好氣的說道;“許安世,我真是看錯你了,我妹妹對你應該不錯,你何苦讓她下不了臺呢。”

宋惠玉只好站起身小跑前去安慰宋文玉。

只見宋洞庭這兩個女兒讓自己在劉已的面前臉面丟盡,氣紅了臉,張懷玉輕輕的拍了拍宋洞庭的手臂,站起身;“安世,劉爺,你們先吃,這倆小孩被我們慣壞了,過些日子自當讓她們向你賠罪,還希望劉爺不要見怪才是。”

劉已只是輕輕的擺擺手;“不妨,只要少爺不說話,我自然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眼見三個女人都離去,許安世無奈的搖搖頭;“我都還沒說什麼事呢,做賊心虛了都。”

劉已在暗地裡給許安世豎了豎大拇指,許安世也暗自朝劉已笑了笑。

宋洞庭這才坐下,舉杯道;“安世,劉爺讓你們見笑了。”

三人共飲了一杯後。

許安世回過頭問道;“劉爺,你在長洲城帶一個人來宋家,需要多久時間。”

“不出半小時。”劉已很自信的回應。

許安世滿意的點點頭;“羅馬酒吧高風,勞煩劉爺。”

劉已直接站起身,朝許安世鞠躬道;“少爺您就別折我壽了,老夫馬上就去辦,少爺稍等片刻。”

4.來之所意

見劉已起身出去,宋洞庭一直蒙在鼓裡,小聲的問道;“安世,那個什麼酒吧的誰,怎麼你了,哪裡犯得著劉爺,告訴你老丈人,老丈人必定幫你出氣。”

見宋洞庭拍著胸膛朝許安世說話,許安世只是無奈的搖搖頭,嘴上說的是;“不勞煩岳父了,您還是多保重身體,小婿給你買的都是一些保養品,有身體才有本錢嘛。”

其實暗地裡是在感慨人一旦擁有了權勢,就連自己的岳父都能夠對自己的態度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也讓許安世暗暗決定,不再那麼無所謂的過日子,而母親大人對於劉已的評價,想必也希望自己當一個舉足輕重的人。

劉已的辦事能力實屬雷厲風行,短短二十分鐘,兩名黑衣保鏢戴著墨鏡,不苟言笑就拎著似乎剛從床上爬起來的高風丟到了許安世的面前。

許安世的眼尾瞄了一眼高風,那慵懶頹廢的樣子,明明是個年輕人,非得像個糟老頭子,這可能也是長期熬夜酗酒造成的。

還穿著白色浴袍的高風不明不白的看著在場的所有人,頭髮亂糟糟的,嘴角還掛著幾顆晶瑩的液體。

劉已坐回了許安世的身邊,提了提大褂,端正的坐著;“少爺,這就是高風,我把他從酒店抓出來了,但是沒有讓人幫他打扮一番,少爺就湊合著看吧。”

許安世只是輕輕的擺擺手,表示無所謂。

這時宋洞庭坐不住了,直接站了起來,走到高風的面前,腦子裡還存著大量酒精的高風一臉迷茫,宋洞庭直接拎著高風的衣領。

“你是哪家的混球?竟敢惹了我女婿。”

高風仍然惺忪的眼神看著宋洞庭,可是遲遲說不出一句話,有些搖頭晃腦。

宋洞庭見狀,直接拎著高風的衣領往後狠狠一摔,站起身擺手道;“來兩個人,把他給弄清醒,別弄髒了我的地板。”

話音剛落,宋洞庭的幾名保鏢就小跑進來,直接拎著虛弱的高風,拖到了不知道哪個角落,總之能夠聽見拳打腳踢的聲音,和高風的哀嚎聲。

半響。

嘴角掛著鮮血的高風再次被扔到了許世安等人的面前,這一次,高風就清醒了許多。

半爬半拖拉的挪動到宋洞庭的腳邊,握著宋洞庭的腳腕,哀嚎道;“宋老闆,您不認識我了呀,文玉跟我是好朋友呀。”

這話一出,宋洞庭立刻意識到了什麼,轉過頭看了一眼許安世,只見許安世老神在在,還跟劉已聊起了天。

這時。

張懷玉,宋惠玉,宋文玉一同下了樓,在張懷玉和宋惠玉百般安慰下,宋文玉的心情好了不少,可是當看到狼狽不堪的高風時,宋文玉的心裡又頓時緊張起來。

張懷玉並沒有見過高風,但是宋惠玉倒是有所耳聞,宋惠玉知道宋文玉經常和陸瓷混跡在羅馬酒吧,這高風就是羅馬酒吧的太子爺,也算是個紈絝子弟,經常騷擾一些小妹妹,宋文玉入了高風的坑自然也不奇怪。

三女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後,宋文玉刻意避開了高風的視線,試圖將自己撇清關係。

只見,許安世直接問道;“文玉,男主角來了,你們有什麼難言之隱,就在今天一併說了吧。”

宋文玉氣得直接站起身,怒氣衝衝的看著許安世,可是一點咒駡許安世的勇氣都沒有,看著許安世氣定神閑一臉看熱鬧的表情,宋文玉更是氣得雙眼發紅。

(本章未完,請翻頁)

看著高風,陰沉的說道;“你來這幹什麼?”

高風看到宋文玉就像看到救星一般,便鬆開了宋洞庭的腳腕,爬到了宋文玉的身前,原本潔白的浴袍也開始變成深灰色,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都是鞋印。

“文玉文玉,你來了就好,這我們一直都玩得不錯,您父親怎麼會把我抓過來,你不是說你家不會知道的嗎。”

這藏不住秘密的高風為了保全自己不惜將宋文玉直接往火坑裡推,雖然說宋文玉沒有傾世容顏,不過身材和面容都算較好,平時還喜歡打扮,高風也看上了宋文玉的美色才刻意接近。

不過這時,許安世直接站起身,劉已見狀也跟著站起了身。

許安世雙手插入口袋,風淡雲輕的說道;“我就不看這鬧劇了,我相信岳父會處理得很好的,我要回去上班了,這私自外出已經讓文玉總裁很不滿意了,再不趕緊回到工作崗位,工作怕是要丟。”

宋洞庭絲毫不管高風的死活,也不管如今宋文玉是什麼心情,直接上前迎了過去。

直至走到門口,宋洞庭輕輕的拉著許安世的手臂,溫和的說道;“那個小小地產公司的總經理真是委屈安世了,這樣你來總公司吧,位置隨便你挑,就算你要董事,老丈人也立馬給你辦了。”

只見,許安世一點都沒在意的擺擺手;“謝岳父大人,心意領了,不過這總公司我怕是去不起了,在那小小的地產公司我很開心,至少清閒。”

劉已站在許安世的身邊噗呲一聲小聲的笑了起來,清閒?不就是沒事幹嗎。

宋洞庭一臉的尷尬,不知道再怎麼挽留的好。

許安世上了車之後,按下窗戶,朝宋洞庭說道;“晚上我在家裡做飯,還煩請岳父告知懷玉岳母,小婿請她小聚一番。”

“沒問題,我這就告訴你岳母,晚上我們一起過去。”宋洞庭滿意的笑了笑,看來這許安世還沒有徹底對宋文玉死心。

只見,許安世搖搖頭;“我說的是懷玉岳母,只此她一人便可。”

毫無眷戀的按上窗戶後,車輛呼嘯離去。

宋洞庭也是充滿了怒氣,不過畢竟現在的許安世跟以前是截然不同的,看著劉已對他恭敬的樣子,許安世的身份一定沒那麼簡單。

不過現在的許安世在宋家就是一尊大佛,誰都惹不起,就算是許安世皺個眉,宋家也得顫抖幾分。

坐在車上。

許安世依靠在後座,閉目養神。

劉已在副駕駛輕笑;“少爺您對老丈人還真是不客氣呢,我跟宋老頭也有些許的交情,雖然人格是怪異了點,不過權利和金錢對他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許安世沒有睜開眼,淡然;“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狼子野心,見風使舵,見錢眼開之人。”

“果然是詩君女士教出來的人,這等學識和見解,想必老爺知道了也很欣慰吧。”劉已釋懷一笑。

劉已這個人可以為了許禹天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劉已對許禹天是絕對的死忠,所以許禹天才會讓劉已跟隨在許安世的身邊,教導他,培養他。

突然。

許安世睜開了眼,其實許安世並不是孤身一人,在許安世的童年也是有三個玩伴的,他們的感情就像家人一般,可是自從許禹天的不辭而別,許安世的三個同伴都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

(本章未完,請翻頁)

許安世多次詢問母親大人,可是詩君總是避而不談,久而久之,許安世也只好將這件事埋在心底。

“劉爺,你跟在父親身邊那麼久,想必知道他們的存在吧?”許安世嘗試性的一問。

只見劉已不慌不忙的回應道;“少爺,不久後就是你的二十三歲生日了,在這之前,我希望你能處理好自己的事情。”

突然變換的話鋒,讓許安世有些措不及防,但是劉已既然這麼說,想必一定有他的道理。

只是自己的事究竟是什麼。

回到與宋文玉同住的屋簷。

劉已跟隨著許安世的身後,當然劉已既然是許安世的管家,自當寸步不離。

劉已打量了一下四周,雖然和自己以前居住的地方有著天壤之別,不過也還算過得去,至少有一種些許溫馨的味道。

剛剛坐下。

便有人敲門。

許安世直接開了門,看了陸瓷穿著超短裙,拎著浮誇的包包,眉頭微微一挑。

陸瓷直接伸出腦袋,朝裡邊看了看;“怎麼是你,文玉不在嗎。”

許安世搖搖頭;“她回家了。”

陸瓷哦了一聲,打量了一眼許安世,此刻突然覺得許安世還挺帥的,以前從未正眼看過許安世,如今如此近距離的看許安世,居然還有一點心動的感覺。

可是在陸瓷的認識裡,許安世就是個吃軟飯的,自己怎麼也不會考慮這種人。

注意到了坐在茶几邊泡茶的劉已,陸瓷心想應該是許安世的父親吧,完全沒有打招呼直接回過頭,擺擺手;“行了,文玉不在,我走了。”

許安世冷漠的直接關上門,絲毫不在意。

回到茶几邊上後,劉已已經泡好了茶,端了一杯放在許安世的面前,笑道;“宋小丫頭的朋友吧。”

“嗯?劉爺對小丫頭有興趣?”許安世打趣了劉已一番。

劉已切了一聲;“少爺要尊老愛幼哦,味道都能聞出來,跟宋小丫頭一個品行的。”

許安世呵呵一笑,這短短的時間,似乎也漸漸的開始習慣劉已這個慈祥的老人,劉已的笑容永遠是那麼的真誠,雖然有些時候真的慈祥到讓人膽寒,可是劉已的眼神裡能夠看出來,劉已對待許安世是百般的真誠。

喝了兩杯茶。

劉已突然正色道;“老夫前來並不是來告訴你是個大少爺的,還是有任務的,兩個月後就是你的二十三歲生日,在這兩月之內,你至少要建立一個能夠與宋氏集團匹敵的集團。”

與宋氏集團匹敵的集團?要知道宋氏集團雖然是中型企業,不過也是兩三代家業才換來的,短短兩個月怎麼可能做到。

不過劉已看著許安世的樣子,似乎在說,別人不行,劉已相信許安世一定可以。

因為劉已看到了許安世身上有著許禹天的影子,那個男人的肩膀上扛著的東西和頑強的信念是任何人都無法想像的。

只是劉已沒有講這些話說出口,而是在等待著許安世的一個答覆。

許安世神情自若,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可以,憑著你那幾十億的零花錢沒什麼問題。”

劉已呵呵一笑,看著許安世,更相信這便是詩君女士教出來的人了。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