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頻道
小說查詢
 
愛戀頻道-2019
公告事項

•「著名作家專區」成立辦法



•本站書籍已開始提供網路購買服務,請至購物頻道購買實體書與電子書。

•請勿張貼十八禁之文章。

•當張貼有連續性之作品,請以回應之方式貼上,盡量不要新開話題,以免造成洗版。

•請勿張貼未授權之版權小說。

•為減低系統負擔及耗損資源,請勿發表類似“推推”或是簽到的文章,如經發現我們將予以刪除。

•本站小說的尺度。

.

試           閱
臨淵行12
宅豬
2021/4/14發行
廢土走私商14
浮兮
2021/4/14發行
機械狂潮18
半步滄桑
2021/4/14發行
大奉打更人24
賣報小郎君
2021/4/14發行
神寵之王34
古羲
2021/4/14發行
百味廚神40(41完結)
噸噸噸噸噸
2021/4/14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1
忘語
2021/4/14發行
萬族之劫44
老鷹吃小雞
2021/4/14發行
第一師兄44
言歸正傳
2021/4/14發行
道君62
躍千愁
2021/4/14發行
超凡小師叔03
情痴小和尚
2021/4/16發行
大醫凌然24
志鳥村
2021/4/16發行
大奉打更人25
賣報小郎君
2021/4/16發行
牧龍師28

2021/4/16發行
我欲封天30
耳根
2021/4/16發行
小閣老35
三戒大師
2021/4/16發行
劍仙在此38
亂世狂刀01
2021/4/16發行
妙手俠醫58
真熊初墨
2021/4/16發行
牧神記62
宅豬
2021/4/16發行
劍道除魔10完
參拾伍
2021/4/21發行
臨淵行13
宅豬
2021/4/21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4
柳岸花又明
2021/4/21發行
百味廚神41完
噸噸噸噸噸
2021/4/21發行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42
忘語
2021/4/21發行
萬族之劫45
老鷹吃小雞
2021/4/21發行
第一師兄45
言歸正傳
2021/4/21發行
三寸人間57
耳根
2021/4/21發行
道君63
躍千愁
2021/4/21發行
伏天氏114
淨無痕
2021/4/21發行
機械狂潮19
半步滄桑
2021/4/23發行
大醫凌然25
志鳥村
2021/4/23發行
大奉打更人26
賣報小郎君
2021/4/23發行
牧龍師29

2021/4/23發行
我欲封天31
耳根
2021/4/23發行
小閣老36
三戒大師
2021/4/23發行
劍仙在此39
亂世狂刀01
2021/4/23發行
妙手俠醫59
真熊初墨
2021/4/23發行
牧神記63
宅豬
2021/4/23發行
超凡小師叔04
情痴小和尚
2021/4/28發行
臨淵行14
宅豬
2021/4/28發行
廢土走私商15
浮兮
2021/4/28發行
道祖,我來自地球22(預計23完結)
烏山雲雨
2021/4/28發行
重生之快意人生25
柳岸花又明
2021/4/28發行
神寵之王35
古羲
2021/4/28發行
萬族之劫46
老鷹吃小雞
2021/4/28發行
第一師兄46
言歸正傳
2021/4/28發行
超級怪獸工廠53(預計54完結)
匣中藏劍
2021/4/28發行
道君64
躍千愁
2021/4/28發行

實體書經銷商
全省經銷商與購(訂)書地點!!
綜合討論區
台灣(歡迎提供資訊)
馬來西亞(歡迎提供資訊)
香港地區購書地點(新版)
美國(歡迎提供資訊)
新加坡(歡迎提供資訊)

本 站 推 薦
 

今日熱門留言
找一本主角駭客能力的中國小說 很雷 17
轉帖:起點都市異能小說《超神煉化系統》 作者:天啟少爺 15
轉帖:起點網遊《足球教練》作者:巨西城 14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13
轉帖:縱橫武俠仙俠小說《一劍傾國》作者:一介白衣 10
轉帖:看書網玄幻新書《萬古天穹 》 作者:想睡的晟 7
轉帖:起點遊戲新書《道君》作者:躍千愁 7
《半仙闖江湖》103 電子書2021/02/09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5
《半仙闖江湖》104 電子書2021/03/26於購物頻道上架,只有線上閱讀版,敬請見諒! 5
色情廣告入侵! 4
本週熱門留言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64
轉帖:起點體育頻道新書《鋒行天下》作者:靜物JW 37
公告:「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網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36
轉帖:起點競技新書《中場主宰》 作者:驚艷一腳 35
轉帖:縱橫東方玄幻新書《劍隱仙》 作者:染兮遙 29
轉帖:創世軍事戰爭新書《二戰狂龍》 作者:人醉方知酒濃 28
轉帖:縱橫都市體育競技新書《踢出個未來》 作者:馬達方 28
轉貼:縱橫都市小說《神品良醫》作者:熊貓快跑 28
轉帖:縱橫奇幻玄幻新書《儒武爭鋒》作者:情殤孤月 26
轉帖:起點仙俠小說《極道天魔》作者:滾開 26

 
 暱稱:
 密碼:
 

轉貼:縱橫武俠仙俠小說《神國之上》作者:見異思劍
發言人:搬運工  IP210.242.*.*  日期:2020/12/28 08:44 
.
http://book.zongheng.com/book/957547.html
“這是我的劍,也是我的棺。”十六歲那年,甯長久白衣懸劍,如是說道。



朱雀掠影焚天火 第一章:皇城的鬼

初秋,皇城裡的大鐘敲過三響,雨絲裹著寒意墜了下來。

臨近黃昏,皇城一側的大門無聲打開,兩列紙傘兼著微紅的燈籠緩緩遊移過城門。

為首的中年男子官服官帽,過門之後,他腳步微停,望著深院高牆間煙雨淒迷的道路,神色肅然。

“甯老先生,裡面請。”

被稱為甯老先生的是一個名為甯擒水的老人,老人年逾古稀,頭髮花白,依舊一絲不苟地穿道袍梳道髻,他面容雖很是削瘦,瞳孔深處的炯炯神采卻似灰燼下未熄的暗火。

老人的身後,跟著一對同樣穿著道服的少年少女。

少年約莫十五六的模樣,女孩則要更小些,皆是清瘦秀氣,兩人低著頭,視線時不時微微抬起,偷偷望著皇城中恢弘深遠的宮殿。

濛濛細雨裡,皇城顯得格外清寂。

越過長長的廊道,巍峨殿宇便在視野裡擁來,穿著素樸道服的少年只覺得心中壓抑,神色隱隱不安,腳步都慢了一些,他身邊的小女孩瞥了他一眼,嘴角勾起,神色輕蔑。

中年男子帶著三人走入了一座宮院,宮院格局不小,撐傘修剪花木的侍女見到這位中年男子,微微行了一禮。

繞過影壁穿過長廊,男子引著他們向前走,盡頭的廂房門正敞開著,中年男子解釋道:“此間的主人暫時不在,老先生可以先帶著兩位徒兒安頓此處,關於驅穢除靈的事宜,稍後會有法師前來與先生商議。”

寧擒水袖中掐動的手指忽頓,他側過身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我一把老骨頭無所謂,可我兩個徒兒正當年少,被凶煞之氣侵染絕非小事,可住不得這凶宅。”

中年男子變色微變,笑問道:“老先生何出此言?”

甯擒水微微一笑,知道對方引自己來此是想試探自己,他沒有主動跨過門檻,而是從袖中取出一枚銅幣,輕輕一拋,那枚銅幣恰好落在門檻上,它卻沒有停下,而是如同活物一般翻轉蹦跳,最後老人手掌一攤,那銅幣竟是躍了回去。

甯擒水手掌合攏緊握銅幣,神色添了幾分肅然,過了一會,他緩緩開口。

“這間屋子的主人喪生于三天前,這怨氣經久不散,應是中邪自縊而亡,而期間有人來做過法事,但這做法事的人……也死了。全府上下的人也多多少少患了病,若非今日我們要來,這座宮院應該是要封的吧?”

中年男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神色中添了許多欽佩與贊許,他抬了抬手,身邊的侍女同著那些修剪林木的女子一同退去,等到清靜之後,男子才拱了拱手,道:

“傳聞果然不假,老先生的道法確實與前幾位截然不同。今日帶先生前來,本欲試探,如今看來果然瞞不住,還請先生不要怪罪。”

甯擒水微笑道:“無妨,我知道先前已經死過好幾位學藝不精的游方道人,你試探我虛實,也是為我著想。”

“這間院子自然住不得,請先生移步別院。”男子輕輕點頭:“不知老先生何時可以進行法事?”

甯擒水瞥了一眼昏暗天色,勢已漸小。

“子時。”老人聲音微澀,道:“到時候希望那位大人不要忘了他的許諾。”

“自然不會。”男子笑了笑:“下官名為宋側,若還有不明之處,托人來尋我便是。”

談話聲漸小,簷角一隻朱紅小雀振雨而去。

……

……

“為師常常與你們說,我們修道之人,秉持的是一身正氣,如夜裡的一盞燭火,任他夜色潑天,也淹不了這點微末燭光,所以你們只要跟緊為師身邊便不必恐慌,哪怕事不成,大不了脫身而走便是。”

甯擒水坐在一張太師椅中,看著立在身側的少年少女,語重心長道:“稍後行法事時,你們二人切記要心思純淨,莫要生出什麼歪念歹念,讓那邪魔歪道乘隙而入,到時候師父可就救不了你們了。長久,小齡,你們記住了嗎?”

少年名為甯長久,少女名為甯小齡。

甯長久低著頭,一絲不苟地聽著,待到老人問話,他恭敬點頭:“記住了。”

少女同樣言語恭敬,她低著頭,眸子微動,隱有不屑與怨怒。

甯擒水點了點頭,道:“那你們便好生打坐靜心,待到子時,隨師父一同降魔。”

“是。”兩人一齊答道。

囑咐之後,甯擒水起身向門外走去,出門之後,他手中拂塵一揮,那門應聲而合,老人回頭看了一眼,目光冷漠,如看死人一般。

少年與少女並未真正登門入室地修道,自然沒有察覺到甯擒水那道隔門相望的寒冷目光。

甯長久聽從師父勸囑,盤膝而坐,口中念念有詞。

寧小齡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呆子,你還真信那老東西鬼話?”

甯長久沒有理她,繼續打坐。

寧小齡坐在那把太師椅上,嬌小的身子似直接蜷在了裡面,她盤著纖細的小腿,雙手疊放膝上,卻未入冥想,而是輕輕敲著膝蓋,惱怒道:“你這呆子可能感覺不到,那老東西最近看我們的眼光越來越不對,一會像是在看自己私藏的金銀珠寶,一會又像是在看……”

她抿了抿唇,沒有繼續說下去,歎氣道:“總之啊,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他賣了。”

甯長久不滿地睜開眼,反駁道:“我們都是師父買來的,師父對我們也不差,何必這樣說?”

寧小齡冷笑一聲:“這些年,他教過我們什麼?”

甯長久執拗道:“師父自有深意。”

寧小齡冷笑一聲,她歎息道:“你買小雞崽小鴨崽,把他們養大,會傳授他們武藝教它們做人的道理?無非是有一天,等他們肥肥胖胖,要麼賣了,要麼自己宰了,吃掉。”

甯長久對於她的這個比方很不舒服,皺了皺眉頭,想反駁,但是語拙,不知如何開口。

他只是不明白,自己這個看上去很是清秀可愛的師妹,為何時常說出如此刻薄的話語。

“唉……”寧小齡悠悠地歎了口氣,她也不裝模作樣地打坐了,她坐在椅子上,小腿輕輕地晃著,腦袋枕在椅背上,望著屋頂發著呆。

她也不明白,自己這師兄看著很是靈氣,為何腦袋瓜卻這般笨拙。

“其實……”甯長久遲疑了一會,不確定地開口:“最近靠近皇城,我總會想起一些古怪的事。”

“古怪的事?”寧小齡來了些興致。

甯長久點點頭:“我經常會看見一座道觀,很熟悉,就像是我從小就住在那裡一樣。”

寧小齡費解道:“什麼樣的道觀。”

甯長久搖搖頭:“很普普通通的那種,那座道觀門始終關著,但是裡面好像有七個……不,八個人!”

寧小齡笑道:“呆子師兄,法事還沒開始,你就中邪了?”

“我也不知道哎。”甯長久搖了搖頭,自嘲地笑了笑,心想自己真是越來越糊塗了。

他默默地想著師父的教誨,念了幾句清心的口訣,他的心慢慢定了下來,不再去想那些虛無縹緲的事情。

少女取過一些乾冷的麵食,放在口中緩緩地嚼著,她看著窗外漸漸降臨的夜色,懷揣著心底的秘密與底氣,卻愈發覺得不安。

時間緩慢地推移著,寧小齡揮著拳頭砸著椅背,愈發覺得煩躁。

甯擒水回來時,已臨近子時,“準備得差不多了,隨我來吧。”

甯長久與寧小齡跟了出去,掩門之時,甯長久小聲地說:“師妹別怕,我會保護好你的。”

該怕的是你吧……甯小齡冷哼一聲,假裝沒看到他額頭的汗珠,心中罵了句呆子,卻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甯擒水從袖中取出兩張黃符,分別交給了他們,神色嚴肅道:“這是護身寶符,貼在身上,稍後若有不測,可救你們性命。”

甯長久與寧小齡接過紙符,一齊謝過了師父。

夜霧漸漸籠罩皇城。




朱雀掠影焚天火 第二章:醒來的少年

子時,明月高掛,雄錚宮殿門緊閉,宮內置地的宮燈卻皆已點燃,紅色的燭光將室內陳設照得明亮。

甯擒水立在殿門口,皺了皺眉頭。

接引之人依舊是白日裡那位宋側大人,宋側解釋道:“此處是王殃漁將軍的主殿,自從將軍三日前暴死之後,這座大殿便被封了,然而每日夜深之後,宮內燭火皆會自燃,時不時還有一個年邁的聲音會模糊地傳出來。”

甯擒水皺眉道:“什麼聲音?”

宋側答道:“很模糊,沒有人聽得清,但宮女都說,那是王殃漁將軍的聲音。”

甯擒水又問:“王將軍屍體在何處?”

宋側似是回憶起什麼,下意識捏緊拳頭,歎息道:“焚了。”

甯擒水疑惑道:“這麼快便焚了屍身?是染有疫疾?”

宋側搖了搖頭,神色複雜:“亦是自燃,怎麼撲也撲不滅。”

甯擒水面色微變,他捋了捋花白長須,袖袍一抖,手指以極快的速度掐算起來。

宋側歎息道:“若老先生知難而退,我等也不會為難。”

甯擒水置若罔聞,他的手已按上了大門,封條揭去,甯擒水推門而入,滿殿燭火映得他鬚髮微紅。

邁過門檻之時,一枚銅幣自他的袖袍間漏下,恰好落到門檻上。

“哼,雕蟲小技故弄玄虛。”甯擒水四下掃視,道袍一拂間,屋內燭火便滅了大半,他沉聲道:“長久,小齡,隨我降魔。”

少年少女看了一眼燭火微明的幽深大殿,心中犯怵,卻還是一齊應聲:

“是,師父。”

甯擒水說話間腳步卻已放慢,他的手摸入袖間,七枚似獸齒般的小物自其間排出,懸浮周身,似是護體的法寶。

身後僅是單薄道袍的少女抱著雙臂,她偷偷看了一眼老人,神色微有惱怨。

而她身邊的清秀少年卻是近乎癡傻一般,只管跟在老人身後,眼觀鼻鼻觀心,不敢向周圍看一眼。

老人也並不在意身後那對少年少女的死活,他們也不過是前幾年在市集上搜羅來的好胚子,雖然珍貴,但終究像是法寶,該砸的時候,任你心裡滴血,也是要砸出去的。

甯擒水抖出一張符紙,符紙才一抖出便憑空燒盡,紙灰未墜,直接化作亦真亦幻的黃鳥,繞殿盤桓,片刻之後,黃鳥尖聲一鳴,老人神色微震,冷哼道:“找到你了!”

他一步踏出,勁風掠殿,他身子竟一瞬過了數丈遠,似縮地成寸般一步來到了一座殿中供奉的神像前。

甯擒水經驗老道,二話不說,十指間不知何時已夾住了八張黃紙符籙,雙掌一推間,八張符籙一併拍出,如作一條首尾相連的繩索,將那石像死鎖死住,屋內未滅的燭火如有感應,紛紛飄搖不定,似都要掙開燭蕊,攢簇到一起。

“老先生……”一個聲音忽然自腦後響起。

甯擒水本要借勢追擊,他身形卻呆滯了,神色難得地出現了恍惚。

“老先生……”

那個聲音又喊了一聲,聲音親切,似是久別故友街邊相逢。

“休亂我心!”

甯擒水輕咬舌尖,疼痛帶來的清醒裡,視線很快再次聚焦。

而眼前卻不知何時已立著一個身材魁梧、身披甲胄的男子,那男子死灰般的雙目怔怔地看著他,他的臉部,身體,雙手皆已腐爛得可見白骨,盔甲上盡是細密裂紋,他咧開了嘴,裡面腐肉糜爛,鮮血浸透的白慘血肉裡,隱有蛆蟲蠕動。

甯擒水不認得這名男子,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邊是當日死去的,名為王殃漁的將軍!

在宋側的介紹中,王殃漁修行多年,再加上沙場磨礪,一身武功強橫無比,陰魂難近,不知究竟是被什麼力量腐蝕,竟落得了這般下場?

甯擒水僅僅是遲疑了片刻,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也開始僵硬了,他本就滿是皺紋的手指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褪去溫度與血色,不多時,他便會淪為與王殃漁一樣的下場!

“迷障亂心?”他當機立斷,爆喝一聲,瘦弱的身子裡,道袍卻如鼓風般漲起,五指宛若鷹鉤,向著前方拍去:“孽障休得倡狂!”

數十道金光自他袍袖之間迸發,一道道皆如勁箭,向前刺去。

那王殃漁的屍身咧開血口,暴出撕心裂肺的慘叫,這聲慘叫卻極短,猶如猝然而起的鳥鳴,他直愣愣地向後倒去。

砰然一聲巨響,甯擒水神色一變,眼前盡是石像破碎後的石塊,哪來的什麼王將軍?

他收回了手,自認已經破除了迷障,身後的少年卻忽然尖叫了起來。

“師父!你的手!”

甯擒水下意識看了一眼,面色劇變,他的雙手上,黏稠的鮮血順著指縫向下不停淌著!他敢確定,那不是自己的血!

他想要自袖中再抽法器,卻發覺渾身僵硬得無法動彈,一股寒意自背後騰起,涼透脊椎,似有蜈蚣順著背脊一節節地爬了上來。

他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一抹黑點,那黑點佔據了他的瞳孔,迅速擴散,似有巨大的鬼物爬出洞穴,速度快到詭異。

意識將被吞沒之際,甯擒水神色驟然一厲,他艱難地扭過頭,看了身後的少年與少女一眼。

那少年從未見過師父這般可怕的模樣,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而那小女孩直接雙腿癱軟跪倒在地。

老人僵硬的嘴角勾起,大喝道:“天尊降旨,通靈請神!”

少年與少女胸口的衣衫一同裂開,兩張貼在胸口的黃符拽著他們的身子,要將他們拉到老人身前。

這是之前老人給他們號稱可以護身的寶符,此刻卻成了奪命的鉤索!

“師妹!”甯長久倉促地喊了一聲,艱難地踏出了一步,攔在了少女的身前。

寧小齡想要撕去身上的紙符,那黃符卻如生根了一般,只讓人覺得如撕扯自己的血肉。

那符拽著她霍然向前,一下撞到了甯長久的背上,她下意識地抱住了身前少年的身體,只是無濟於事,兩人被一同拽著向前。

甯長久首當其衝地來到了老人面前。

甯擒水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到他的天靈蓋上。

甯長久來不及慘叫,手腳瞬間癱軟,他的身子依舊攔在少女面前,卻已無力跪倒,他的身體像是揭開了封泥的酒罈子,無數邪穢之氣自頭頂灌入。

這是上古時期修士們以身鎮魔的手段!老人花費數年才找到了兩個合適的“容器”,若非此刻危及,他是絕不捨得用的。

隨著一縷縷陰邪之氣灌入甯長久的體內,此消彼長,甯擒水卻得到了喘息的機會,他狠厲地望向尚在掙扎的少女,神色卻忽然變了變。

寧小齡艱難地抬起了手,卻不是投降。

她的身體後面,隱隱約約浮現出一個虛幻的、雪白的影子——那是一隻蜷縮著的雪狐。

只是那頭雪狐的靈相斷了一條尾巴,它對著甯擒水嘶嘶地咧著牙,卻畏懼不敢前。

甯擒水詫異道:“你這賊丫頭,什麼時候偷偷學了道法,竟還入了門,結出了先天靈?”

竟瞞了我這麼久。

果然是萬里挑一的絕好胚子,比她那傻師兄要強太多了。

可惜……

都不及自己的命重要。

甯擒水的猶豫不過一個眨眼的時間,他爆喝一聲,黃符催動,少女慘哼一聲,撞開了甯長久的身子,一下來到了她的面前,老人手掌拍落,那雪狐靈相在微弱的抵抗之後便被打散,少女一下暈厥了過去。

兩個天生的“容器”很快將周遭所有的陰邪之氣納入了體內。

接著,他的手伸入了袖底深處。

那是一對紫金神符,珍貴到讓他抽符的手指都微微顫抖起來。

但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幾年了,沒有什麼是比得到飛升覓長生更重要的,那位大人對於自己的許諾,便是那長生的一線生機。

念頭及此,老人再無猶豫,兩張神符啪啪地拍到了他們的額頭上。

少年與少女早已失去知覺,他們的肌膚蒼白得幾乎透明,其下的血絲清晰得似要掙破皮囊,他們凸起糾結,一如地獄之花,妖異而美麗。

此刻符印按上,他們抽動的身體也逐漸平靜了下來。

塵埃落定。

甯擒水擦了擦額角的汗水,長長地送了口氣,他對著門外的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進來。

宋側見殿內動靜漸止,同樣松了口氣,他與門口的幾人一同踏入殿中,拱了拱手,正欲說話時卻忽然怔住。

甯擒水見他們都不敢靠近自己,以為是懼怕地上那對少年少女的屍體,笑著擺了擺手,道:“無妨,他們不過假死,等到老夫抽出他們體內邪穢便可還生。”

實際上他這不過敷衍之語,他比誰都清楚,他們已絕無生還的可能了。

“老先生……”

宋側瞪大了眼睛,抬了抬手,伸出手指指著他的身體,語調都微微顫抖著。

甯擒水神色微變,與此同時,殿內那些早便熄滅的燭火忽然一盞一盞的亮了起來,甯擒水神色劇變,他忽然感覺胸口有點痛,手摸了上去。

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胸口不知何時已滿是血漿,那被攪爛的模糊血肉裡,一隻沒有皮肉包裹,血淋淋的手撕裂他的身子如蟲蛆蠕出,甯擒水哪裡來得及反應,自己的手便被對方死死鉗住,然後拽入身體裡。

仿佛惡魔破繭而出,要將這幅皮囊吞為自己的食物!

“救我!”甯擒水一聲慘叫,他抬起頭,眾人卻紛紛後退!

他的臉上同樣血肉模糊,神色猙獰得不成人形,那些血肉間隱隱約約也已不是他的臉。

那是王殃漁的面孔!

骨骼斷裂聲寸寸響起,老道人道袍破碎,他連慘叫都難以發出,身體便徹底塌陷。

“雀鬼!是雀鬼!”

人群中不知誰發出了一聲驚呼,再沒有人有遲疑,朝著殿門外紛紛逃竄出去。

那已不成人形的老道人,行屍走肉般爬起,他沒有去追趕那些人,而是盯著地上那對昏死過去的少年少女,他似望見了人間至味,笑容貪婪。

他緩緩爬了過去。

他的手指搭在了少女蒼白得宛若人偶的臉上,輕輕掠過她臉頰柔和的曲線,然後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頸,開始殘暴地撕扯她的道裙。

這是老道人心底被勾出的惡念。

這般年少貌美的小丫頭時時刻刻跟在身邊,他如何不起歹念,只是為了更大的利益,這種念頭時刻積壓在心底深處,表面還是仙風道骨的高妙道人。

此刻所有的惡念盡數噴薄而出。

寧小齡已做不出任何掙扎。

天昏地暗,燭火亂搖。

光影晃動的大殿裡,少年的身子被遮擋在老道人身體的陰影裡。

在無人察覺的一刻。

少年忽然睜開了眼。



朱雀掠影焚天火 第三章:遇見一個自己

那是一雙清淺的、極淡的眼眸。

似瀑布兩頭懸掛的霧色,亦似隆冬夜幕飄零的星火。

他側目望去,看著發瘋的走屍與昏死的少女,皺了皺眉。

隨後他伸出了手指,有些不確定地向著那具兇神惡煞的走屍點了過去。

燭火漸滅,一片寂靜。

片刻後,少年立起身體,看著地上那攤四分五裂的爛肉,蓋棺定論道:“真弱。”

隨後他望向了那瀕死的少女,他皺了皺眉,先前的一幕幕浮光掠影般出現,他只覺得腦袋有些痛,似是在看一道難解的題,隨後他抬起食指,落到了她的眉間。

那根手指猶帶血污,有些髒,卻一絲不顫。

……

秋風徐至,月起於東,銀輝拂山照崗,巍峨的殿樓如覆雪霜。

他來到殿門口時,門外的人早已逃散殆盡。

他看了看自己屍斑漸退的手,眉頭微鎖,嘴唇顫抖,低聲呢喃:

“甯……長久?”

這世上真有同名同姓之人?

還是……這就是我的名字?

他拾起門檻上的那枚銅錢,輕輕捏起,視線透過銅幣的中空望去。

秋葉搖影,明月隔著夜霧,一片婆娑。

明月之間,他仿佛看到了一座虛無縹緲的道觀,許多記憶的碎片慢慢混入腦海,一時間卻無法完整拼湊。

“我……到底是誰?”

他靜靜立著,夜風吹動道袍,如鳥振起翅膀,於夜風中遲遲未歸。

……

寧小齡醒來已是三天之後的事情。

驅邪法事之後,甯擒水暴死,次日黎明,宋側才敢帶人前來收屍,他震驚地發現,那老道人已成了一堆爛肉白骨,他的兩個徒弟卻似都還活著。

畢竟大難不死,他便安排人將他們送回了那座荒廢的院子裡。

此刻小爐上煮著湯藥,濃郁的藥味伴著大量的白霧咕嘟咕嘟地冒著。

甯小齡睜開眼時,恰好看見甯長久拈起爐蓋,盯著裡面沸騰的藥物,皺著眉頭。

寧小齡看了看四周,朱漆木床,簾幕半垂,案幾古架之間掛著紅通通的花燈籠。

“這是……”

她想要支起身子,卻覺得手腳癱軟,一點也使不上勁,腦袋裡更像是有上千隻螞蟻噬咬,稍一思考,便覺得頭疼欲裂。

她裹著被子,身子蜷得更緊了些,似是回想起了什麼場景,她瞳孔微縮,身子顫抖起來,冰涼的手腳怎麼都暖不熱。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頭,聞著濃郁的藥味,愈發覺得不切都不真實。

“師父呢?”她輕聲問。

甯長久言簡意賅:“死了。”

寧小齡閉上了眼,那些灌入身體的惡靈和撕心裂肺的哀嚎聲猶在耳畔,她一個激靈,猛然睜眼,竭力平靜道:“那我們怎麼活下來的?”

甯長久道:“興許是運氣好。”

甯小齡自然不信這個說法,但她沒有問下去,她總覺得,師兄哪裡怪怪的……

甯長久將手中的蒲扇擱到一邊,把藥斟入碗中,遞了過去:“好了,喝藥。”

寧小齡喝過藥後,身子微暖,終於有了些力氣,她回憶起甯長久方才的倒藥手法,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這是什麼藥呀。”她隨口問了一句。

甯長久道:“宋側送來的,我看過,沒什麼問題,是鎮寒暖身,滋潤紫府之物。”

寧小齡哦了一聲,將空藥碗擱在身邊的木櫃上,手躲回了被子,嬌小的身子縮成了一團,像是一隻小狐狸。

“師兄……謝謝你。”她小聲道。

甯長久問:“謝我什麼?”

寧小齡仰起臉,認真道:“當時你擋在我前面,我記得的,我平日裡那般對你,你真……不記恨。”

甯長久道:“其實……我好像忘了很多事情,又想起了很多事情。”

寧小齡一怔,問道:“想起了什麼?”

甯長久輕輕歎息,聲音如沉入穀底的風:“我想起了師父殺了我。”

寧小齡眉頭微蹙,那一夜的場景如夢魘般籠罩在她的記憶裡,當時寧擒水利用那張所謂的“護身寶符”,分明是要他們做替死鬼,不知之後發生了什麼,兩個人竟都活了下來。

這般刻骨銘心的記憶,師兄怎麼可能忘,難道是對於甯擒水,還存著師徒情分的僥倖?

怎麼會有這樣的呆子?

甯長久沒有繼續說下去,他搖了搖頭,道:“你好生休養,我出去走走。”

寧小齡低著頭,嗯了一聲。

屋門大開,涼風吹拂眉眼,不多時,一場秋雨便灑落庭院,淅淅瀝瀝。

甯長久搬了張椅子,坐在簷下,望著秋雨,那些雨絲在他眼中是無數垂天而下的、銀白的線。

他忽然抬起了手,維持在某個高度,一動不動。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

寧小齡穿著白色的單衣,捲簾而出時恰好看到這幕,她心中微驚,貓著身子,腳步無聲地退回了房間裡。

之後的兩日格外平靜,宋側命人日常送藥與吃食,待到他們病好,再給他們一筆銀子,然後送出皇城。

甯長久似是沒什麼傷勢,而寧小齡卻不是傷筋動骨那般簡單,她渾身的經脈都有些脹裂,若非之前偷偷修行,有靈氣護養,此刻決然無法行走,而她賴以修行的紫府,在那一夜時,也差點被直接攪爛,恢復起來需要很長時間。

夜裡,寧小齡一如既往地趴在床上,甯長久為她的肩背小心翼翼地敷好了藥。

甯長久坐在床沿,收拾著膏藥。

寧小齡忽然道:“等你傷好之後,師父私藏的錢,都分了吧,師兄照顧我不易,理當多拿一些。”

甯長久道:“你都拿去吧,我不需要。”

寧小齡抿了抿唇,忽然揉了揉太陽穴:“我腦袋有些疼,想不起放哪了哎。”

甯長久道:“羅盤之下一筆,灶台之後一筆,自左而右第五根房梁上一筆,床榻下暗格中一筆。”

油燈搖晃著焰火,少女低著頭,額前的頭髮遮著眉眼,她按揉著手臂,沒什麼神情。

兩兩沉默。

又是寧小齡率先打破平靜:“都怨我,明知道那老東西心懷不軌,還是那麼不謹慎,那張符我應該檢查一下的。”

甯長久點點頭,道:“最難堤防的,永遠是背後的刀。”

寧小齡側過腦袋,睜著水汪汪的眼睛,問:“師兄永遠不會害我吧?”

甯長久一怔,自然道:“當然不會。”

寧小齡輕輕點頭,似是自我勸慰:“嗯,師兄永遠不會怪我,害我……可,可是……”

甯長久平靜地注視著她,等待著她問下去。

寧小齡忽然仰起腦袋,那原本秀氣可愛的小臉此刻顯得清瘦而蒼白,少女眸光閃動,警覺又畏懼,她張了張嘴,終於說出了那似凍結在喉嚨口的話語:

“可是……你到底是誰呢?”

劈得一聲,衣袖邊,一朵油花猝然炸開。



朱雀掠影焚天火 第四章:跪在殿前的少女

夜色無聲,燈火微明,甯長久面無表情地望著她,本就極淡的眼眸虛無得近乎透明。

那是一刹那的迷惘。

他很快歸於平靜,一如那朵青衫袖間轉瞬明滅的花火。

“好生休養,不要多想。”他說:“我永遠是你師兄。”

寧小齡畏懼地看著他。

甯長久看著她的臉,少女下意識向後縮了縮,身子一下碰到了牆上,她渾身一顫。

思緒紛亂間,甯長久轉身離去,燈火隨之而滅,寧小齡縮在角落,驚恐地看著一片漆黑的前方,似是勇氣都已用盡,她一下癱軟在床上,雙手捧面,眼淚便在蒼白而乾澀的手指間溢了出來。

啪嗒。

甯長久關上了門。

外面秋雨未歇,甯長久搬了張椅子坐在門邊,十六歲模樣的少年便如此坐著,竟有幾分持重老成的姿態。

“我到底是誰……”甯長久重複了一遍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他已經思考了整整一個下午,其間雨勢時緩時急,卻始終不能給他答案。

五天前那個驚魂的夜裡,甯擒水一掌拍在他的頭頂,天靈洞開,無數惡靈魚貫而入,正當他的魂魄要被瞬間噬咬殆盡之時,身體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一下子醒了。

那是一個陌生的意識,似乎來自於一個灰白荒涼的“囚場”。

接著萬鬼辟易,他從昏迷中蘇醒,只覺得天地一清,無數奧妙得不可思議的道法,渾然天成一般浮現在記憶裡。

他輕輕點出一指,看著四分五裂的走屍,腦子裡兩種截然不同的記憶便撞在了一起。

在另一段記憶裡,他原名張久,隨二師兄入師門之後,說是師父不喜此姓,改為長久,取長視久生之意。而他自己挑了個姓氏,因為“寧”字似劍,故而選寧。

二十四年修道生涯碎片般掠過腦海,浮光掠影匆匆。

記憶的最後,便回到了寧小齡兩日前問他的問題。

“想起了什麼?”

“想起了師父殺了我。”

這段簡短的對話,是他上一世的終點。

也是這一世的起點。

那他究竟是哪個甯長久?

“師姐,你曾說,隱國之外,人死不能複生。”甯長久輕聲自問:“那我又算什麼呢?”

……

……

皇城深處,連綿的閣樓沿著長長的階道聳立著,那處本該是眾星捧月般的殿宇,卻只剩下焦黑的斷垣殘壁。

去往這片廢墟的道路已被封死,連夜亦有侍衛打著燈籠看守。

“什麼人?”

其中的一個侍衛忽然大喝了一聲。

微弱的燈火照亮了雨絲,前方的夜雨裡,隱隱約約勾勒出一個撐傘而行的身影。

那是一柄古舊紅傘,細密整齊的傘骨撐著暗紅色的傘面,雨水敲落、躍起、震碎,化作濛濛霧氣。

夜色亦如水。

那柄傘已緩緩越了過來,裙袂下露出的鞋尖踏過石階潺潺淌下的積水,聲音輕碎。

侍衛手中的燈籠猛一晃動,他看著撐傘而立的少女,手已經按在了刀鞘之上。

少女停下了腳步,她自腰間解下一枚玉牌,平靜地遞了過去。

侍衛不確定地接過玉牌,仔細打量,而另一個侍衛看了一眼便倉促跪在了雨水裡,恭敬而謙卑道:“恭迎……恭迎殿下回宮!”

那手持玉牌的侍衛瞬間明白了過來,巨大的恐懼也壓得他跪了下來,“殿下,您……回來了。”

少女輕輕嗯了一聲,接回玉牌,踏過滿是裂痕的石階,向著盡頭那片已夷為廢墟的宮殿走去。

廢墟前,傘面微揚,電光恰合時宜地撕開蒼穹,刹那明滅的光中映出了她的臉。

少女眉目細美,青絲蘸水,拂亂她如雪的面頰,而那點漆般的眸子裡,電光一映而過。

過了一會,秋雷聲隆隆地滾過耳畔。

少女忽然將傘擱在身邊,纖淨的身子對著殘垣斷壁跪了下去。

“女兒對不起娘親,學生對不起先生,臣子對不起蒼生。”

秋雨打濕了她的長髮,濡濕了她的裙裳,少女的聲音很輕,似此刻隨風飄搖的細雨:

“襄兒……何以枉活?”

夜色裡,少女輕輕叩倒。

……

清晨,秋雨稍停,陰雲未散,天色依舊昏暗。

寧小齡喝過了藥吃過了粥,穿著白色單衣,罩著一件淡色的襟袍,坐在床上,難得地靜心打坐。

甯長久收拾著火爐瓷碗,清掃藥渣,地面被他清掃得一塵不染,案臺上也擺放得整整齊齊,而他做這一切的時候,極為熟稔。

寧小齡偷偷地眯著眼觀察著他,並未作聲。

甯長久假裝沒看到她在看自己。

兩人似都忘記了昨晚的對話,皆當做什麼也沒有發生,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

“昨天有人來傳話,說今日師父的遺體已檢查完畢,為了防止屍變,今日便要在九靈台下焚毀。”竟是甯長久率先打破了平靜:“去看看嗎?”

寧小齡微整,她幽幽道:“那個老……師父,他差點害死我們,有什麼好看的?”

甯長久問:“你不想知道兇手?”

寧小齡看了他一眼,心中發寒,壓下了那個藏在心底深處的念頭,面不改色道:“我聽說皇城中藏著一個叫雀鬼的大鬼,已經殺了很多人了,那些人,死相都極慘。”

甯長久問:“你覺得師父道法如何?”

寧小齡想了想,道:“雖然我討厭他,但是他道法精妙得很,之前去了那麼多大戶人家驅邪抓鬼,從未見他失過手,這次……死得不明不白的,倒也奇怪。”

甯長久點點頭,用山下人間的眼光來看,甯擒水確實算是高人。

寧小齡歎了口氣:“這事就這樣吧,以後我們過好自己的日子就是了……對吧,師兄?”

甯長久無視她有些躲閃的目光,道:“肉身消亡,靈質不滅,散則還於天地,聚則凝為魂靈。世間魂靈越多,天地間的靈質便越少,很多道士認為這不合規矩。”

寧小齡聽得似懂非懂:“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難道你要守這規矩?”

甯長久搖搖頭:“我要留在這裡找些東西,自然得師出有名。”

寧小齡更加雲裡霧裡。

談話間,門扉咚咚咚地敲了三響,官服官帽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正是宋側。

他望著這對師兄妹,道:“去送送你們師父?”

甯長久點點頭,拉著寧小齡的手腕,把她從床上拽了下來,寧小齡有些畏懼地看著師兄,默默地穿著鞋襪,一句話也不說。

宋側道:“稍後會有人送你們兩筆錢,雖不能抵消那喪師之痛,卻也夠你們學門手藝,好好活下去。”

宋側想著,經過了那一夜,他們應該也沒有繼續當道士的心氣了吧。

寧小齡行了一禮,道:“小齡謝過宋大人了。”

甯長久看著他:“宋大人為何這般憔悴?”

宋側道:“如今皇城人心惶惶,宮中派人去世外尋那隱修高人,半個月也未有結果……”

甯長久搖了搖頭,打斷道:“是因為昨夜不太平,皇宮又有人死了。”

宋側驚異地看著他,神色捉摸不定。

甯長久看著他的臉,認真道:“既然無人可用,不如讓我試試?”

宋側只覺得他在說笑,微怒道:“你師父都不行,你學了幾成便膽敢以身犯險?”

甯長久道:“略懂。”

宋側忍不住笑了起來,道:“稍後隨我一同去看看你師父的屍骨,看完之後,不知你還能否說出此番輕狂話語。”

甯長久道:“不試試如何知道?”

宋側有些不耐煩:“那一夜你隨你師父一同進殿,裡面發生了什麼,你這麼快便忘了?少年人,大難不死便應惜命,可懂?”

“我們既是道士,便應承起斬妖除魔之業。”甯長久平靜道:“如今師父死了,但我還活著。”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