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鬼蜮暮秋
作 者
思銘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1.08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22976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5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4 / 1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鬼蜮暮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1.0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九十章
不論慶博達與沈道長如何相勸,思雨樓上的災民就是不肯隨他們離去,相反還一味地趕他們出去。

是什麼樣的經歷,讓這些原本平常的老百姓,寧願相信異類的妖怪,也不願相信他們這班朝廷委派的使者;是什麼樣的遭遇,令他們如此的固執。

這十來個僥幸災民在妖怪的巢穴處生活了數月,是與妖怪有過近距離接觸的極少數生還者,不羈相信從他們嘴里一定能問出一些有價值的情報,這對自己下一步決定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

為此他特意耐著性子與災民們周旋,還讓流痕將自己隨身攜帶的干糧贈與他們。

面對這些再平常不過的食物時,災民們卻出奇地變得不再固執,一個個瞪圓了眼楮,直勾勾的望著姚流痕裹食用的手絹,年紀最小的甚至忍不住咽了兩次口水。

“小弟弟過來。”流痕親切的招呼幼小的災民過去,問道︰“你叫什麼名字,能告訴姐姐嗎?”

小災民先是狐疑的觀察的流痕,接著又試探的望了望身後的大人,見他們都不曾有所表示方才壯著膽子回答道︰“我……我叫李江。”

話語雖然略現生澀,但終究是有了個良好的開端,姚流痕趁熱打鐵趕忙將干糧喂進了李江嘴里。

這時候其他人的爭執也停下了來,兩邊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這位美麗的道姑與稚童處,當看著李江一口一口咀嚼著干糧時,那些年長的災民也不自禁咽了下口水。

無須不羈再吩咐,博達等人便相繼將自備的口糧拿了出來,分發與眾災民。

當大家都咬死不松口的時候,大伙都能挺住,然而若是有一人先軟了下來,那這個團體也就難保周全。有了李江那孩子先例在前,余者無人再做無謂堅持,一個個相繼接過干糧啃嚼起來,不時還有爭搶的跡象。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災民們受了不羈等人的好處,態度上自然也就有所改善。不羈馬上打蛇隨棍上,表示他們的到來只是為了消滅那禍害人間的水獸,並不打算對付那思雨樓妖怪,更沒有與災民為難的意思,才算是將氣氛緩和了下來。

又經過一番細致入微的打探,方才將剛才那只負傷逃走的妖怪打听清楚。原先在這思雨樓畔有一汪淡水湖,名曰西北湖,而那妖怪便是西北湖中的一只成了精的王八精。

王八也是水族妖怪,按理說與那水獸份屬同類,又兼有一身不俗的法力,再怎麼說在水獸的陣營中也可以掙得一席之地,

可偏生這不知羞的畜生,竟喜歡上了思雨樓里的一位紅牌姑娘,且已到了著魔的程度。當大水來襲之時,王八精為保佳人平安,不惜與水獸起了爭執,雖然成功周全了佳人性命,可也失去了同類的信任,沒能再參與日後翻江倒海的行動。

也恰恰是因為那位紅牌姑娘,這思雨樓方才成為漢口鎮中,唯一可以安身的地方,這十個災民也因此而幸存下來。

“如此說來,這王八精還是個有情有義。”不羈不自禁的發出一聲感嘆,馬上又覺得自己這話非常不妥,這般兒女情長的肉麻話,怎麼會出自他池不羈的口中。

“那位姑娘現在何處呢?”匪夷所思的人妖戀情,令慶博達等人一個個驚訝不已,這時相反卻是身為女性的姚流痕能夠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張姐姐還在西北湖內。”小李江搶著出來回答問題︰“為了安撫那暴躁的妖怪,她每日都要下湖為它唱歌跳舞,否則妖怪動起怒來,就會把我們全都殺掉。”

原來這思雨樓能夠在這妖患中心地帶成為避難之所,還是得益于那個紅牌姑娘張的歌舞,也怨不得眼前這些難民不願隨不羈等人離去了。

“不通,不通。”高人之一的徐爍華,對災民的話存些須疑慮,問道︰“既然那妖怪喜歡那個紅牌姑娘,那它干嘛還要每日讓她來來回回的折騰,直接將其關在水里,不讓她再出來,不就得了嗎?”

“那是你們有所不知。”那商人模樣的災民解釋起來。

原來這西北湖非是那些個普通湖泊,湖底寒氣逼人,平日里鮮少見到魚蝦等物,不時的附近居民還會發生些莫名其妙的事,起先大伙都不知道到底是何因由,經過高人的指點,方才明白這是天地間少見的一處陰地。

每年固定的幾個時候,附近道觀里的道士們都要來做一場法事,用來減緩這茂盛的陰氣,不使其滋擾百姓。而當年思雨樓的老板將買賣建在此地,也是取其陰氣之盛,借以興旺自家的女人買賣。

事實證明當初的選擇沒有錯,思雨樓的買賣在漢口鎮諸多同行之中,一直排在前兩名,數不完的銀子讓老板更是喜笑顏開。

只是而今就是有再多銀子,對那老板來說也是沒用了。洪水來襲之時,他丟下這里的一切張皇逃命,可一家子還是沒能逃出漢口鎮,生前的財富沒能為其帶來平安,最後只落得喂身長江魚蝦,惟有那滿箱的金銀還靜靜的躺在舟船傾覆之處。

也恰恰是這塊極陰之地,孕育出了那只厲害的妖怪,然而即使是有那妖怪的法力保護,凡人的身體也不能在水底支撐很長的時間,過不了兩個時辰,那妖怪就得將張姑娘送上樓來舒緩,是以這思雨樓才有了保存下來的價值。

不羈低聲的向博達等人說道︰“大約也是因為這處極陰之地的關系,水獸方才不敢輕易的與這王八精為敵,對這個近在咫尺的同類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根據災民所述,他已能大概猜測到這里面隱藏的深意,余人紛紛點頭認同他的看法。

大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交流,並未影響到年幼的李江,他拿著流痕送他的干糧,獨自一人爬在窗戶上向外面的世界張望,老半天也沒有動靜。

對于災情插不上嘴的姚流痕,恰好在無意間瞥到了孤獨的李江,忍不住走過來,輕聲細語的問道︰“李江是在想念以前的玩伴嗎?”

李江點點頭,用他那稚嫩的聲音道︰“道姑姐姐,姐姐告訴我,那些個小玩伴都在江水下面,她每天都可以看見他們和水里的小魚小蝦做游戲,江兒的爹娘也在那里,他們靜靜地看著我。”

李江的話語中透露著些須羨慕,仿佛惟有他是最不幸的人,只能終日困在這思雨樓兩層之間。

說者無心听者有意,霎時間流痕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這是一個蓄意又無奈的謊言,撒謊者當時的心情一定也是左右為難,也是苦澀難耐,才會為這幼小的生靈編織了一個動人的夢境。

她不知該如何向幼小的李江解釋這里面的道理,或許他永遠就不該明白這道理。她輕輕地捋著他左頰的鬢發,道︰“怎麼不吃干糧了,是不是覺得沒味道,姐姐來的匆忙,下次有機會一定給你買糖吃。”

“不是,不是的。”李江急忙解釋︰“這些日子盡吃水里的東西,難得有糧食吃,李江怎會覺得沒味道呢。每一回吃飯,姐姐總是將最好的留給李江,我是想著留著待姐姐回來吃。”

“真是個懂事的好孩子。”流痕已不自禁的喜歡上了李江,這小孩子所遭受的不幸,以及對悲慘現狀的懵懂,都叫她不自禁的嘆息一聲。


“張姑娘怎麼還沒出來,今日怎麼會拖的這般遲。”

過了許久,那商人忍不住發出疑問,若是在平日里,張早就從水里帶回了大家的口糧,這不尋常的事件令災民們很是擔心。

數月以來,這個思雨樓紅牌姑娘,這個平日里為平常百姓鄙視的張,卻成為了他們眾人的保護神。如果沒有她,這些幸存者早就追隨他們的親朋好友葬身水底,是以她的安全也就為大家看重。


正說著,樓外的洪水發出了一陣響動,渾濁的洪水開始有規則的波動,不羈等人忙湊到窗前,只見湖底有一道水柱徐徐爬升,猶若一朵含蓄的白蓮花,慢慢揭開外間的包裹,終將自己茂盛的花瓣生長開來,而那花芯處便是一個妙齡女子。

楊柳腰,彎月眉,肌膚潔白,全身上下凹凸有致,搖曳生姿,全身上下無金玉裝飾,然而卻絲毫看不出半點寒酸之氣,相反更能襯托出其容貌。

果然是一個美貌動人的女子,就算身邊有姚流痕這樣不世的女子,也不能掩蓋她的美,怨不得那王八精會為了她,會與自己的族人翻臉。

“張姐姐。”不等她進來,李江便興奮地叫喚了起來,迎了過去,一面還在她耳畔嘀嘀咕咕說了好些話。李江稚嫩的聲音陪著徐徐湖風傳進了屋里,眾人隱約可以听到什麼妖怪、干糧之類的,大約是在講先前發生的事。

張將靜靜地听完了小李江的敘述,然後牽著他的小手,走進了思雨樓,稍稍打量了眾人後,她馬上便認出了不羈是這幫陌生人的首領,徑直來到他面前,問道︰“是你打傷了他嗎?”

“姑娘不必驚慌,我們是朝廷派來的。”尚未知道張姑娘對那妖怪是何態度,姚流痕未免不羈尷尬,搶先一步上前截住了她,適時的表露了身份。

張聞言並未有什麼特別的表示,僅是淡然一笑,她對那妖怪只不過是虛與委蛇,為的不過是自己以及這些個幸存者的性命,現在有了這些更強者的援助,自然就萌生出逃脫牢籠的希望。

她越過姚仙姑,筆直朝不羈問道︰“這一回你們總共來了多少人,又有多少是能派上用場的?”

這是個見過大場面的人,不羈樂于和這類人打交道,是以也沒有藏掖︰“人數雖是不少,不過能派上用場的。”語氣一頓,指著自己等人道︰“你現下見到的便是。”

張神色凝重,腦海中有數種聲音一並響起,她再次抬起頭,仔細打量眼前這幾人。除了那高深莫測的首領之外,其余幾個修行人看上去也非是凡夫俗子,比起當初那幾撥前來送死的所謂正義之士,確實更能叫人相信幾分。

“若是將大鱉精比作眼前的西北湖這種小水窪,那麼水獸便是浩淼的長江,你們不要以為能夠打傷那只大鱉精,就可以對付水獸了,只怕到時候連湖廣都出不去。”對頭實在過于強大,哪怕是有了眼前的強援,張姑娘依然是不能樂觀。

“姑娘不必擔心,武昌府已經被收復,盤踞在那邊的妖怪已被我等除去,水情現已退去。”不羈仔細的關注著張面色的變化,果然他的話為久陷此地的她帶來了全新的希望,臉上不自禁的流露出一絲欣喜。

只要是心不曾完全死掉,不羈就還挽救的把握,最怕就是對方因為長時間屈服于妖怪的治下,而從內到外全然奴化。不羈神色堅毅的道︰“只待本地事情解決,本官就帶你們過去,到了江對岸,就徹底的安全了。往後天南海北,任大家自由來去。”

年長的災民們習慣性地將目光齊齊投向張,在這人間地獄殘活了數月之後,他們原先的個性都已消磨的所剩無幾,將自己的命運全權地交給張決定。

小李江就更不用說了,如今這世上他唯一能依靠之人,便是這張姑姑了,姑姑去哪里自然他也就去哪里。

抉擇的壓力頃刻間皆堆積到了張肩上,她的目光從那些個災民的臉上一一劃過,這些人又一次恬著臉孔期盼自己,就如同當初他們為了保命哀求自己委身妖怪時一般無二。

每當他們露出這種表情,張心頭便是一陣難以遏制的厭惡,若僅是為了這些人,她決計不會過問此事,可不行呀,這件事同時也牽扯到另一條性命。

一邊想著,張一邊將目光挪到小李江的臉上,這個小家伙已經成為自己苟存于世的寄托,正是因為有了他,自己才一直堅強的挺下來。

念及于此,張做出了決定︰“大人,我听你的吩咐。”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鬼蜮暮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1.0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