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魚龍變
作 者
魏岳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6.07.17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50元
本月人氣
6
累積人氣
16741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76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88 / 52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魚龍變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6.07.1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八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
朱駒見嚴文芳窺破了他的布置,闔起掌上折扇笑了一笑,道:「文芳先生,聽聞先生隨軍多年,為朝廷抵禦瓦剌立下大功。如此智謀棄於市井,我為先生嘆息!何不留下輔佐本王,也好發揮你的長才。」

嚴文芳皺了皺眉,道:「山野之人,不敢奉詔。」心說你老子伊王才具更勝十倍,我尚避居不出,豈能屈於你這酒色之徒。

樓外的形勢,孟義山等人隔著窗戶看得一清二楚,莫魁人雖粗莽,也有三分心計,他趁著朱駒盤算嚴文芳的時候,暴起發難,五指運勁抓向小郡王的肩頭。

一舉抓住朱駒威懾他的下屬,才有希望護衛老孟脫離。

朱駒的武功本來稀鬆,眼看要被那一抓擒住,靜守在側的羅平海一拳搗出,後發先至的擊上了莫魁的掌心。

砰然一聲響,莫魁被這式少林長拳裡的「彎弓射虎」打得連退數步,面上一陣赤紅,顯然被震得氣血不平。

場中會武功的不由喝了一聲彩,孟義山眉毛一動,沒想到這富家公子一樣的羅少爺倒有一身高明的武學。

少林一派,古振聲惡鬥王河的武功就已剛強無比,這個羅平海也是不弱,少林寺絕對不可小看。

卻不知羅平海也是心下驚異,那莫魁一爪之下,竟然將他的拳指關節震得發麻,先天膂力渾雄的驚人。

孟義山正待呼喝莫魁往外衝,嚴文芳走過去攔住了老孟,說道:「孟兄別急著出去,郡王準備多時,你可知道為的什麼?」

朱駒的神色一變,不待他插言,嚴文芳已然挑明說道:「拘押諸位官吏,並不能讓郡王登上王位,反而平白樹敵。在座都是洛陽要人,一舉扣押,倒是能讓關洛的軍政癱瘓過半。」

本來薛大人被朱駒強留之下尚算沉穩,表現得十分鎮定,此時聽了駭然而起,劉禮也是臉色刷的白了。

孟義山心想:「這小子好狠的手段!」手腕一緊,已然將破軍刀推了出來。

能讓這幾個人動容的,倒不是洛陽軍政的告急,而是這樣造成的後果。

嚴文芳表情沉重的回到窗前,看了看外面的埋伏,說道:「布伏如此井然有序,聲息全無,不是家奴護衛能幹得了的,定是永寧郡王的府兵。這樣的陣仗,不是專為圍困我等吧?莫非是要效那『李淵反隋』之事!」

說到那「李淵反隋」之時,嚴先生的語氣轉為了輕聲諷笑,徹底點破了他的看法。

朱駒被這四個字刺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昔年唐朝高祖李淵身為隋朝官吏,胸蘊反志卻缺乏勇氣。其子李世民攜勢相逼,反隋立國,才有大唐三百年天下。

永寧郡王如果效此為之,那就是要剪除洛陽軍政大吏,發動兵變,傚法李世民逼父造反了。如此大逆,朱駒心中雖做此想,口裡卻終究不敢坦白說出。

場中氣氛一時變得十分沉重,羅平海替他解了圍,挺身言道:「伊王千歲明知世子不通事務,卻一直不肯廢除,我們王府家將心中不服氣,準備率兵到伊王府向王爺陳情,一致擁立小郡王!」

趙天澤跟著幫腔,指著外面伏兵說道:「各位應該明白,永寧郡王年少有為,立為世子是眾望所歸!」

孟義山破口便罵:「望你奶奶,老子第一個不服!」他手裡緊握著破軍刀,心想:「趙天澤這狗娘養的,過會要是衝不出去,砍了他來墊棺材背。」

布政使大人被九品小巡檢的凶橫目光看得心裡直發寒,剛想再敷衍幾句,薛大人冷哼了一聲,對趙天澤說道:「小郡王如此胡為,自有朝廷宗人府過問。至於你趙大人,老夫會奏上一摺報與皇上,干預藩王廢立,刑部天牢有你的位置!」

趙天澤被這話激得冷汗直流,但他快成了永寧郡王的岳丈,眼下說什麼也不能後悔,只有跟著朱駒一條路走到黑,博一把時運了。

薛景忠怒叱完趙天澤,對著朱駒說道:「小郡王想發動兵變,扣押老朽和劉總兵也就是了,將孟義山留在此地,可是有些說不過去。」言下頗有替老孟出脫之意。

在薛景忠看來孟義山這九品的小巡檢還沒有能耐干預洛陽府務,如果不是適逢其會,朱駒不會找他麻煩。

孟義山心道:「這老薛會做人,空口人情開脫一下,一會老子無論能不能出去,也得買帳幫他一把。」

朱駒聽了卻把臉一沉,怒道:「薛大人,過了今夜小王就恭送你和劉總兵回府。這孟義山我可饒他不得。」

朱駒看著老孟坦言道:「孟義山,你在鬧市斬殺了我的護衛,又在賭局毆辱本王,這些事我都能放過不談,可是你不該答應我爹,去找刺殺王兄的刺客,迫我非殺你不可!」

孟義山心裡一驚,這件事情只有王爺和嚴文芳知道,怎會傳進朱駒的耳裡,口中卻是嚷道:「奶奶的,誰管你家殺來殺去的狗屁事,少找理由坑害老子!」

他喊的臉紅頸赤,好似受了天大的冤枉,心裡卻隱然起了殺念。

朱駒已經把事情說開,話裡有些托出派人行刺世子之事,這小子敢忤逆殺兄,哪能放過和他有怨的孟義山?

要是讓朱駒掌控了洛陽,就沒他孟義山的活路。

老孟把心一橫,暗想大不了拚個魚死網破,老子依舊上山做賊,搶他娘個痛快。

殺機湧動之下一刀劈出,直取朱駒。勢道凶猛的轉肩下劈刀將周圍帶起一陣狂風。

誰也沒料到九品小吏敢刀殺郡王,羅平海倉卒之下來不及救援,連忙起腳踢起身邊一名侍衛,那人一身慘叫,逕直撞上了破軍刀劃出的刀輪,瞬間被劈為兩半,揚起了一室血雨!

朱駒藉這一條人命的緩衝拚命後退,腳下卻被閣中的座椅攔擋得磕磕絆絆,羅平海想要救援卻被莫魁攔住,硬是以鐵背甲的橫練功夫架住了羅平海的少林拳。

孟義山出刀染血更增戾氣,踏步直奔朱駒又是一刀!聲如裂帛,氣勢奪人。

危急中小郡王驚聲喊道:「王公公救我!」

呼救的剎那從屏風後面轉出一條人影,「嗚!」的一聲,藉著旋勁擊出一掌,砰然雷動的聲響震得樓閣一顫。

孟義山只覺虎口一麻,破軍刀險些拿捏不住脫手飛出。好在那人忌憚他的寶刀,先震後卸,以兩種力道化解了他的刀勢,不然以陽剛掌力硬拚,老孟就得扔刀丟人了。

「王太監!」孟義山驚呼一聲,現身救下朱駒的正是被他從花月樓迫走的大太監王河。

朱駒駭得臉色發白,心呼僥倖。其實老孟不想殺他,只想近身擒下小郡王來脫困,但出刀凶狠倒也不是裝的,真有剁掉這小子一隻手再說別的的打算。

王河伸出一手扶住了朱駒,用那尖細刺耳的嗓音說道:「孟捕頭好大的膽量,刺殺郡王可是死罪!」

這太監的並蒂蓮花手神奧莫測,老孟自知不敵,嘴裡卻不服軟:「爺爺人命背得多了,今日殺這小畜生倒是失手!」

他對朱駒的殺意狂漲,王河在此出現,幾乎可以斷定安興巷的姦殺民女命案主謀是誰了。

當初他在捕頭任上心裡最上火的就是這件案子,查到王河被他跑了,能指使這死太監的只有朱駒這花花太歲。

只是眼前不是破案的時候,他也不再是洛陽的總捕頭,能活著出去才是要緊。

老孟高聲呼喝正在力鬥羅平海的莫魁,要莫魁加勁纏住羅平海,又大喊老宋準備隨我突圍。

莫魁哄然應了一聲,雙臂展開一路快攻,都是纏、鉗、抱的近身功夫,羅平海倉卒之下竟被他攻了個手忙腳亂,他功力高出莫魁不只一籌,但羅大少習武講究名門氣度,身手飄逸,對這種近身纏戰的潑悍路數難以適應,一時之間處於下風。

宋繼祖這樣的高手卻心知莫魁攻勢雖然狂猛,但使不久長,他只重外家功夫,回氣換力不如羅平海的正宗少林心法,再拚個幾十招氣勢一洩,必露破綻,不敵敗退是眨眼可見的事,也只有莫魁這直性漢子,才會死心替老孟殿後。

孟義山嘴上嚷嚷突圍,卻寸步未移。好似顧忌王河的武功,不敢輕易妄動,暗裡卻緊著給宋繼祖打眼色,握刀的手指也不老實的做了幾個暗示,知會宋繼祖準備抽冷子暗算羅平海。

他自知打不過王河,但是對付這姓羅的倒是頗有把握,心想解決了這小子,再乘著混亂出刀搶攻,拚著挨上王河一掌也要把朱駒宰了。管他王爺怎樣,不把朱駒弄死自己以後絕不好過。

這場酒宴變得如此混亂,劉總兵是徹底的認了命,頹然的坐在椅子上。心裡想著這洛陽城今後是無法安生了,一會朱駒要是脅迫自己效忠可怎麼辦?

眼前局勢尚未明朗,得看朱駒的府兵和伊王府的禁衛哪個厲害了。在雙方決出勝負之前無論如何也不能多嘴。

做牆頭草也得有些觀風的本事,他頭上已經涔然汗下。

趙天澤更是神情緊張,他投入朱駒這邊,也是用全副身家進行一場賭博。

薛大人見到王河十分震驚,怔了半晌,才開口招呼道:「王總管!」

王河的身軀一震,望見青衣布袍的薛景忠也是詫異了一下,現出恍然的表情。

兩人明顯是舊相識。

朱駒被救下後驚魂漸去,在旁對王河說道:「幸好你老來得及時,煩請公公將孟義山與其黨羽一併格殺!」有這位大高手保駕,他才敢在這花月樓對老孟發難。

小郡王難得對一個太監這麼客氣,王河卻是充耳不聞,他對怒視他的老孟看都不看,反倒與薛大人敘起舊來:「景忠大人,某家自從被皇榜通緝,反出京城後多年未見了,幸喜故人無恙……」

薛景忠苦笑道:「沒想到在這裡遇見總管,真是人生如夢。」他語氣感慨,很有些觸景傷情。

「哈哈!」王河淒涼一笑:「這話不錯,往昔某家大權在握,揮斥百官文武,哪裡會想到落得如今這般田地……」鬱憤之氣顯於形色。

王河早年拜權閹王振為父,入職司禮監,與王振、曹吉祥分掌大權,有厭惡者稱之為三梟。

大明內府二十四衙門,分為四司、八局、十二監,司禮監號稱十二監中第一署,王振提督內府,曹吉祥掌印,這王河卻是代替皇帝披閱奏折的秉筆。

如此威風,一朝失勢卻淪為天下緝拿的逃犯,難怪他恨怨難平。

在座諸人大多在朝為官,聽了心中各有滋味,尤其是薛景忠與他相識日久,感觸最為深刻。

只有老孟心裡嘀咕:「娘的,再吹牛你也沒了卵子,死太監神氣什麼!」

王河收斂了臉上的表情,對孟義山正色說道:「孟義山,小郡王要我將你殺了。某家沖私怨很想這麼幹,奈何伊王千歲也要我殺人,真是有些兩難!」

話音剛落,王河扶著朱駒的手猛然增加了力道,扣住了他肩頭近側幾處要害。

他竟然變臉將朱駒擒住了,大出所有人的意外。

「交出調兵的符印,撤去周遭的埋伏。」王太監語氣凶狠,出手狠辣毫不留情,手指尖端已然陷在朱駒的肉裡,混沒把這位王子當回事。

如此驟變,朱駒又驚又怒,憤然喊道:「王公公,小王待你不薄,你這是為何?!」

王河神容冷漠,像是沒聽到朱駒的話,只是將他死死的扣在手上。

小郡王猛然轉過肩頭想從王河的手中掙出去,王河手腕一挫,又增了三分力道,從朱駒的肩胛傳來卡卡之聲,養尊處優的郡王爺哪吃過這種苦頭,當即熬疼不過,冷汗順著臉頰就淌了下來。

「小郡王,千歲對你很失望。世子怎樣不好,也是你嫡親的兄長。多少大業毀於兄弟鬩牆,怎能任你如此胡鬧,解除兵符,囚居王府一年,是王爺對你的薄懲。」

王河的語氣頓了頓,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羅平海:「至於這個替你出主意的小子,王爺可是要他死!」

這下誰都明白王河是伊王的人,最高興的要屬劉禮和老孟了,這場危機眼看便要化解。

孟義山心頭一塊石頭落地,放鬆了下來,劉總兵迫不及待的站起來表明立場:「王爺千歲英明,王公公處置果斷,我劉禮一心不二的追隨王爺!」

孟義山對這位副總兵嗤之以鼻,嘿嘿冷笑道:「奶奶的,我是叫你老劉還是叫你琉璃球。」劉禮老臉一紅,幸喜喝的酒多,訕笑了兩下掩飾過去。

朱駒的情緒十分沮喪,陰著臉說道:「王河,本來我只想讓父王廢黜兄長的襲爵,對那書獃子也是件好事!從沒想過要與王爺作對。是你吹風說王爺認為我荒淫無狀,要削掉我的封藩,密告小王孟義山在追查刺客的也是你。情勢如不是如此相迫,我哪會想引兵抗拒。我到今天才服了我爹,撥草尋蛇,哈哈,他在引我作亂!」
父子親情牽扯到權位變得如此涼薄,讓眾人心頭生寒。朱駒一陣大笑道:「我父王口說不喜歡我大哥,卻對他甚為看重,從年幼就聘請大儒教他讀書。結果書讀多了,就變成了反對我爹最力的冤家對頭。就是這樣,還是想保留他的世子名分!」

小郡王憤恨的笑了下,接道:「對我這個二兒子,我爹倒是百般挑剔,動輒得疚,一有錯失非叱即罵。封了一個郡王也要在後面百般操控。本王受夠了!就是我派刺客刺殺我家老大,他不死我何時能出頭……」

朱駒聲嘶力竭的抗辯無法打動冷漠的王河,這個太監板著臉不為所動。小郡王自嘲的笑道:「早就知道你這閹人是王佛兒那廝的表兄,我瞎了眼才會認為你忠心,什麼謀劃都和你說!」

王河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明顯是被那句「閹人」所刺,舉手似想給朱駒一下教訓,最終還是放下了,平靜的說道:「某家效忠的只有大明『正統』皇帝,你這黃口孺子算得什麼。」

此話一出人人噤若寒蟬,正在做龍庭的是景泰為號的朱祁玉,他哥哥「正統」皇上祁鎮可是還被扣在北方瓦剌人的營帳裡,王河是欽犯,不怕大膽犯上,別人可是還想要腦袋。

老孟打破氣氛冷笑道:「嘿嘿,你這太監沒火氣,換了老子一巴掌打扁這小王八蛋。」他心裡吃驚的是:「王大哥那樣雄壯的漢子,這太監是他表哥?」

王府那邊既然有備,出兵必定中伏,怎樣拖延也是無望,朱駒最終把手上翠玉雕成的扳指印記緩緩褪下,他將眼一閉,舉手似要將這印符摔在地上,人人都認為他已徹底敗給了老謀深算的伊王。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魚龍變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6.07.1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