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擄美同行
第二集 迷霧叢林
第一章 ∼回途遇匪∼
第二章 ∼佳人情懷∼
第三章 ∼受聘保鑣∼
第四章 ∼春情潮湧∼
第五章 ∼怒為夢兒∼
第六章 ∼解毒藥材∼
第七章 ∼霧林悠然∼
第八章 ∼奇特巨禽∼
第九章 ∼命懸一線∼
第十章 ∼夢兒最強∼
第三集 雙劍合一
第四集 劍意怒殺
第五集 我是大哥
第六集 無生空間
第七集 滅匪結怨
第八集 上古魔族 
第九集 強迫認師
第十集 風雲始動 
第十一集 霉運缠身 
第十二集 強者頻現 
第十三集 生死試練 
第十四集 大發利市 
第十五集 擒魔示眾 
第十六集 生死之戰 
第十七集 築音逢劫 
第十八集 風雲迭變 
第十九集 不死之心 
第二十集 滅魔之盟 
第二十一集 永恆之始(完結篇) 

劍傲蒼穹
作 者
御流風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0.08.1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6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5
累積人氣
116313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71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78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6.09.1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回途遇匪∼
葉齊一行人就地盤腿坐下,對方五人傷勢一個比一個重,不快點治療恐會留下隱患。

李淑琦拿出兩瓶丹藥,分給眾人內服外敷,連葉齊也分了內外傷藥各一種。

葉齊可不懂得啥叫客氣,不拿白不拿,直接取過使用道:「謝啦,我叫葉齊。」下意識地看向左佢修消失的方向,他又笑道:「呵呵∼∼你們竟能把一個先天高手逼到這般狼狽,真的很不簡單呢!」

這點沒人能否認,先天高手會飛,打不過難道還逃不了嗎?

見他沒介紹夢兒,幾個老江湖雖是好奇,但也沒有多問,只是瞧夢兒怯生生地躲在葉齊身後,他們脆弱的心靈不禁有點小受傷:「我們就長得這麼可怕嗎?」

其實夢兒不是怕他們,他們的眼神比別人溫煦許多,並不會讓她討厭,只是夢兒已習慣依偎在葉齊身邊,而且這五人身上皆是血跡斑斑,她看得芳心微悸,自是躲到後面去最安心。

解碇硫爽朗地道:「說出來也不怕你笑話,在我們之前他已受了重傷,可惜,他的魔功療傷迅速,找到他時他傷勢也都好了七八成,我們只能勉強和他拚個兩敗俱傷,最後還是讓他給跑了。」

「呵呵∼∼那傢伙倒是很倒霉嘛,先是受到重傷,然後你們又要追殺他,不知道他這一逃會不會又被誰殺上門去,哈∼∼。」葉齊笑的合不攏嘴,簡直是在幸災樂禍。

解碇硫苦笑道:「我也希望如此。」

李淑琦也苦中作樂道:「是呀,就算是湊巧被雷劈死也好,雖然機率太低了點。」

葉齊樂觀地道:「沒關係啦,反正他都斷了一隻手,總不會愈傷愈厲害吧,下次再敢出來就把他宰了。」

「這……唉∼∼不容易呀!」解碇硫嘆了口氣,無奈地道:「要狙殺左佢修,以我們的功力還是很不實際,為了對付他,我……」

原來,前段時日左佢修的徒弟率人劫掠一個商隊,剛好被「煉武堡」的高手遇上,他們仗義相助雖是順利救下商隊,但他逃走的徒弟肯定回去哭訴,不久之後左佢修報復臨門,大肆殺害隸屬煉武堡的門人,而且還順便將財物劫掠一空,真是報仇賺錢兩不誤。

解碇硫正是負責他肆虐地區的「執事」,獲悉此事便立即召集當地所屬高手,期望能阻他殺戮,不過實際上也只是盡人事而已,左佢修實在太過狡猾,否則他這行事囂張又沒人性的魔頭早不知被人殺幾次了。

他們盲目尋覓一段時日不果,左佢修殘殺嬰孩練功時湊巧被一正道先天遇上,見此魔頭哪還不大打出手,激戰後雙方兩敗俱傷,強大的力量波動吸引部份高手趕往,左佢修倒也知道自己做的事天怒人怨,不敢戀戰,早一步逃逸。

解碇硫收到訊息後急忙率眾趕去,好不容易追上他,趁他傷勢未復群起圍攻,金朝洛的幻靈又能阻他飛行,一路追追殺殺的打到這裡,還有五個二流以上的高手都因傷重而留在山下,不過能受傷的人可都是高手,更弱的不講,光是二流高手就有好幾個輕功不好,連受傷的機會都沒有。

經這一說,葉齊才知他們能把左佢修逼至此地步,擺出來的陣仗可真不小,看向正靜坐療傷的金朝洛,又恍然道:「原來如此,難怪他最後會死往金朝洛衝,嗯∼∼先前天空那股怪異的氣息就是幻靈了吧!」

「嗯∼∼沒錯。」解碇硫點頭道。

羅達多邊敷傷藥邊咧嘴笑道:「我就是每次都擋在朝洛前面,所以才被砍成這副德性,可不是我目標大才被砍的。」

眾人聞言都是大笑不已,葉齊更是笑得肆無忌憚,沒想到這大個子還挺幽默的。

李淑琦笑了一陣似想到什麼,俏臉驀然轉為凝重道:「葉齊,左佢修這次雖然斷去一臂,但他畢竟是先天高手,以後你可要注意點,等他復原恐會對你展開報復。」

藍傑偉眉梢微挑,也沈下臉道:「嗯∼∼嫂子說的對,若非你們突然加入,本來我們雙方勝算大概只是五五波,這魔頭睚眥必報,絕對會將這筆帳算到你們頭上,千萬要防備他的報復。」

「啊∼∼關我屁事呀,明明是他自己……」葉齊訝然大呼,突又停下抱怨,他記起師父說過,這世上本就是弱肉強食,要想講道理,首先就得有相應的實力,沒實力,你的話只會被當成放屁,「勝者為王敗者寇」是這世界永不變的名言。

「哼∼∼差點把師父的話忘了,像左佢修這般兇殘狠毒的人,是他先出手沒錯,但他肯定會認為是我不該還手,害他斷去一臂,哪有道理可講。」思忖及此,葉齊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要報仇就讓他來吧,反正我們到處亂跑,又不是什麼出名的人,世界這麼大,想找我們哪有這麼容易,就算找到了,難道我就怕他不成。」

能這麼快就作出明確判斷,他們看向葉齊的眼神又多了幾分讚賞,武藝強、知識高、反應快,又能保有一份豪爽率真,語氣自信傲然卻沒有少年得志的目空一切,這在江湖上可是很難見到的呢!

當然,若每個人都如葉齊的練武環境就不一樣了,從小被整到大,師父連認真一點都不用,自己仍是十年不變,一招都接不下,正是因為他深深明白何謂強者,就算練到先天境界也自滿不起來呀!

傲氣,是出於對自己的信心而非對他人的輕視,就算是面對乞兒,葉齊也只有同情而無不屑,他還記得,小時候他和姊姊也是那其中一員,自恃身份而瞧不起他人的傢伙才真該受到鄙夷。

因為羅達多、金朝洛傷勢較重需先調養,葉齊也就不急著下山,跟著他們東聊西談,津津有味的聽他們介紹煉武堡的生意。

煉武堡可不簡單,無論是在商業上或武林上都是赫赫有名,兩百年前還是一個實力雄厚的武林世家,後以武為本經營各形各色的行業,但從不憑恃武力去欺壓其他商家,反而對那些沒背景的小商家頗多照顧,聲譽極佳。

運貨買賣時憑其眾多高手護衛,等閒盜匪團皆不敢輕易招惹,也因此生意愈做愈大,不過他們亦明白這一切是基於自身武力,堡中弟子的訓練不減反增,為如今遍及大陸的勢力奠定紮實的基礎。


葉齊一行人在山頂度過寒風冽冽的一夜,初陽金光溫柔地灑落山巔,然而清晨寒意未退,夢兒仍然緊抱著毯子,小貓咪似地縮在葉齊懷裡,有時還在他胸口拉拉蹭蹭,萬分惹人憐愛。

羅、金二人的傷勢已較穩定,解碇硫清早便向葉齊告辭,他們那邊要下山可還有好一段路要走。

臨走時他們還送葉齊一面紅色令牌,為三寸長、半寸寬的五角形,上三角較寬、下二角略窄,正浮刀劍交叉的圖騰,背浮「煉」字,似鋼非鋼應是用特殊材質鑄成。

說此令牌在煉武堡經營的行業皆可享九折優惠,沒說的是,此令牌亦代表一定實力,商號掌理者一看就知要好生招待。

見他們已然走遠,葉齊好笑的看向還縮成一團的夢兒,拉了拉毯子道:「夢兒走囉,收起來了啦!」

夢兒俏臉粉撲撲地,折好毯子就又抱上葉齊手臂,好像他是個暖爐般的緊緊黏著。

感受到臂上傳來的柔軟,葉齊舒服的幾要腦充血,看到玉人受凍,他也不再讓夢兒自己走,摟其纖腰疾速向山下奔行。

身動寒風起,夢兒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聰明的她立刻有了應對之道,小嘴唸叨著用出「化風體」,像無形大衣般阻隔寒風侵襲。

葉齊下山速度遠勝上山,在陡峭的山坡上奔馳如飛,毫不擔心會失足摔落,令人訝異的是夢兒抓著他竟也不顯害怕,神情波瀾不驚、泰然自若,不知情的人看了恐還會以為夢兒性情沈穩呢!

路上遇到幾隻中級魔獸,葉齊也不再避開,和夢兒打魔獸來熱身,倒是因此多耗了些時間,兩小時才來到山腰面東的懸崖。

葉齊探頭看了看,崖壁並未完全垂直,取下背包道:「還可以,我下去找『玝崖草』,妳就在這兒等著,嗯∼∼妳先用個魔法罩保護自己,可別等我回來妳就被魔獸吃掉了。」

夢兒俏皮地嘟起紅唇,嬌嗔道:「才不會呢,夢兒很厲害的呢!」

「好∼∼夢兒最厲害,我下去囉!」笑著刮一下她俏鼻,葉齊藝高人膽大,話聲落,人已縱身跳下山崖。

夢兒嚇得驚呼出聲,差點要跟著跳下去。

儘管是在陡峭的絕壁,對於在山中成長並擁有深厚功力的葉齊來講卻也不是難事,靠著山壁上凸出的岩塊,葉齊在絕壁之上仍是移動自如,有時甚至還能跳躍飛縱賣弄輕功,當然,得先確定落點的穩固,畢竟他還不會飛,不能拿生命開玩笑。

夢兒提心吊膽的探出螓首,緊盯在山壁上移動的葉齊,芳心隨他每一次躍動而顫慄,玉臉血色幾要褪個精光,彷彿在峭壁上的人是她自己。

玝崖草不愧是稀少的藥草,以葉齊這種速度,竟也過了將近三小時才在夾縫中找到一株,連續在峭壁上提氣輕身,葉齊功力雖高卻也快吃不消,輕功再展快速回到夢兒身旁。

夢兒看到葉齊回來,頓時忘情的上前緊緊抱住葉齊,如釋重負道:「主人終於回來了,人家都看不到你,快擔心死了。」

仔細一瞧,夢兒眼角竟又泛起水波,葉齊忙摟著夢兒坐下,笑言道:「真是的,就對我那麼沒信心呀,呵呵∼∼這種山壁還難不倒我啦,不用擔心,先休息一下吧!」

「嗯∼∼。」夢兒的眼淚馬上就縮了回去,眉開眼笑地點點頭,乖巧的坐在一旁,遙望遠眺欣賞廣闊美麗的大地。

等葉齊調息完畢,二人又烤起肉來,美美吃上一頓。

「好囉,我們回城去。」吃飽喝足再出發,葉齊托起夢兒小蠻腰快速往山下奔馳,比起山上無路,此時又快了數成,真有流星急墜之勢。

夢兒如金色朝霞般的秀髮迎風飛舞,舒服的將臉頰靠在葉齊肩膀,一副享受馳騁中流風吹拂的模樣,幽雅飄逸宛如風中仙子。

葉齊看得是又疼又愛,在她細膩的粉臉上拂了一把,笑意滿盈道:「妳這個懶丫頭。」

夢兒美妙地「嚶嚀」一聲,又露出天真可人的微笑在他肩膀輕蹭兩下,真讓人不愛也難。

奔下堝山,葉齊疾行約三十里又碰上麻煩,不是麻煩來找他,而是讓他看到十幾個人正圍著另一群人砍殺不休。

葉齊估計被包圍的一方已撐不了多久,但在不瞭解雙方為何而戰前,他並不想隨意插手,只是往戰場的雙方靠了過去,這傢伙,經過左佢修的事後仍然學不乖。

被圍攻的人只剩下一個女孩子還算不上狼狽,勇敢地持劍與敵周旋,地下倒了四人,另六人的力氣都已快耗盡,有氣沒力的死撐著,身上各有粗細不一的傷口,再不止住,光流血都要流死人了。

另一方共有十四人,近戰的十一人都是只傷未亡,一個魔法師在外圍連續施展低級魔法,看來應有三流程度,還有兩人站在四丈外袖手旁觀,一看就知是首領級的,抱胸挺立一副趾高氣揚的態勢,似乎對場中戰況很滿意。

中央的女子目光也真銳利,恰巧看到葉齊靠近,病急亂投醫,也不管有無幫助就叫嚷起來道:「救命呀,他們是強盜惡人……」

葉齊眼睛微瞇,心中還覺不能聽信一面之詞,不過,外圍的人確實怎麼看都不像好人,淡淡一笑,葉齊心思已是蠢蠢欲動。

「嘿嘿∼∼救下來當私有財產。」葉齊念頭才起,馬上又被自己否決:「算了,師父功力高絕才能有一堆私有財產,我可差太多囉,一開始還連夢兒都得餓肚子,呵呵∼∼我只要有夢兒就滿足了,俗話說知足常樂嘛,而且……人好像是不能亂抓的。」

夢兒妙目眨動拉緊了葉齊,心想:「怎麼又有人殺來殺去呀,媽媽說的真對,外面的世界好危險,幸好主人武功高,夢兒不怕。」

未參戰的二人轉頭看過來,眼中精光倏地閃動。

穿藍衣的一人嘴角勾起,先前還算威武的模樣頓時蕩然無存,一雙賊眼在夢兒嬌軀上下掃動,淫賤到極點道:「美∼∼太美了,夏家小妞已是難有的絕色,沒想到竟還有比她更美的女人,媽的∼∼大哥,這女人抓來我恐怕都捨不得賣了。」說著,他還舉手擦了擦已滴至一半的口水。

「二弟,只不過是一個女人,看你成什麼樣。」另一棕衣人的定力就高上數籌,雖也盯著夢兒卻無損氣勢,斜睨了被包圍的女人一眼,傲然笑道:「這小妞已是囊中物,有她在手還怕沒錢嗎?」

藍衣人聞言立知其意,大概是平常囂張慣了,已將葉齊當成死人,氣焰熏天、大笑嘲弄道:「小子,雖然我很感謝你送來個絕世美人,不過你還是得死,可惜呀,大好的未來你是沒機會享受了。」

「靠∼∼這傢伙是什麼東西呀,比左佢修還要囂張。」葉齊心中愕然,夢兒更被他們邪淫的眼神嚇得躲到葉齊身後。

眼見藍衣人穩健地舉步走過來,觀其外露的氣機,功力應是不低,再看周圍之人已然岌岌可危。

葉齊甩下背包輕聲叮嚀道:「夢兒別怕,我去對付他們兩個,妳用魔法先打死魔法師,別人一靠近妳就跑開,真不行就用飛行術躲到空中,千萬注意,不要害怕,明白嗎?」

夢兒可愛地深吸口氣,彷彿是要壯烈犧牲一般,用力的點頭道:「夢兒明白,夢兒很厲害,不怕。」與其說在告訴葉齊,她更像是在鼓勵自己。

鬆手放開夢兒,此時藍衣人已行近至三丈,葉齊趁他大意輕敵,「鏘∼∼」分日出鞘發出一聲劍吟搶先出手。

在對方詫異的目光中,葉齊身影快如電光一閃,分日反射陽光似化長虹,眨眼已臨其胸口二尺。

藍衣人不愧是慣於在刀口上打滾的亡命者,反應極為敏銳,微愣過後,強烈的銀色鬥氣陡然爆發,毫不示弱地抽出大刀,寒芒乍起劈將過去。

葉齊深明絕不可低估敵人之理,對他已達二流毫不意外,手腕輕振劍勢加遽,迅捷無倫的三十道劍影密集地罩向對方胸腹。

對方反應雖快奈何功力不足,第一下刀劍交實便覺掌臂震顫,速度差得更遠,硬接數劍已相形見絀,難抵葉齊密如繁星的劍勢,連綿金鐵交集聲下不由慌急而退。

「呃∼∼。」藍衣人長刀舞動如風卻快不過流星劍影,鬥氣防不住犀利劍鋒,陣陣刺痛直透筋骨,情不自禁發出悶哼。

待他站定,身上已多出數點劍刺血痕,眼神流露出忿恨、驚駭瞪向葉齊,急運內力化消入侵的劍氣,幸虧葉齊沒有鬥氣,否則他的傷勢起碼要加重三倍。

「可惡,竟看走了眼。」棕衣人見狀渾身銀芒大盛,忿然揚聲怒喝,雙足一蹬轉眼掠至葉齊身前,刀勢破空發出「嘶嘶∼∼」聲響直斬其頸。

葉齊飛退兩丈立劍豎擋,看藍衣人退開後還沈浸在前一招的震撼中沒有動作,葉齊沒有身受夾擊之慮,當即振氣狂喝、轉劍橫斬,「三濤影」似幻似真反劈其胸。

「噗∼∼。」劍勢過快避不及,棕衣人唯有回刀硬擋一途,劍勁重如山、長刀力難擋,他不由自主的學藍衣人飛退數丈,手掌麻痺連長刀都崩開一道缺口脫手飛出,五臟六腑亂如翻江倒海,步伐踉蹌仰首吐出一口鮮血。

「大哥。」藍衣人剛好接下飛出的長刀,駭然狂喝上前欲扶。

「啊……」幾是同時,另一邊也傳來淒厲無比的嚎叫,竟是那魔法師因有兩個頭頭掠陣,太過放心的全力攻擊,沒發覺夢兒兩顆中級「爆炎球」往他招呼,猝不及防當即中招,整個人都燒起來在地上打滾,成了火燒豬也難怪他會叫得淒慘。

棕衣人生性深沉,一招受創雖驚不亂,見到二弟衝過來,他不待站穩就一掌拍出,喝道:「冰炎。」

藍衣人聞言,幾乎是下意識的亦是一掌拍出,只見他們雙掌交接向葉齊甩去,一個紅藍光團憑空凝現,快速無倫的飛向葉齊。

葉齊還真沒想到他們反應快捷如斯,一口真氣還未回復,只得腳步橫移避開半邊身子,勉強提起七成真氣橫劈光團,然而紅藍光團才臨近,竟是不待接觸便劇烈顫動,「砰∼∼」的一聲互擊炸開,爆襲出寒熱交替的詭異氣流。

真氣運使不足的葉齊連退七步,衣衫已被炸裂兩處破洞,頭髮凌亂地散開,氣血雖略微浮動卻無大礙,反是疑惑忖道:「奇怪,他們二人幻靈聯合也太弱了吧!」

幻靈的力量強度與主人息息相關,它們一看就是蠻厲害的攻擊型幻靈,按理講,當時的葉齊確實是很難安然接下兩個二流高手的幻靈聯擊。

不過這對葉齊而言可是好事,吸了口氣便提劍破開瀰漫四周的煙塵衝向二人,不願給他們有緩氣的時間。

畢竟葉齊既無鬥氣也無幻靈,此時就跟以一對四差不多,幸好對方二人已經受傷,否則葉齊最好的選擇便是拖時間,期待夢兒解決對手來幫他,既有助力存在,實在沒必要跟人家拚命嘛!

三人這幾招太過激烈,一旁眾人不由停下手轉頭看來,還有三人手忙腳亂去撲滅魔法師身上的火勢,被困的一方也不敢進逼,大口喘息著回復體力。

夢兒的心理素質反成最好,看葉齊又衝過去打人,她也毫不留情,妙語吟唱、手印輕結,又是五十來顆如她粉拳大的冰彈盡往那群人頭上砸去,因為人被火焚燒的模樣實在慘不忍睹,夢兒嚇了一大跳不敢再用。

葉齊與對方的戰鬥過於快速,那些人一時間都是看向三人,一群人都還來不及反應便見冰彈迎面射至,雖也有人注意到夢兒,可是她施放的冰彈又快又多,他們看的到卻是攔不盡,劈里啪啦被打得鼻青臉腫,一輪冰彈下來就倒了五人。

「操,殺了她。」

「媽的,抓起來操死她。」

餘人見狀也不理同伴,盡顯盜匪強悍的殘酷殺性,瘋狂呼喝邁步衝向夢兒,聰明人都知道魔法師讓人近身就慘了,可他們卻忽略一事,等級差太多,一丈成天涯,何況他們離夢兒足有十丈,才跑幾步便又迎來下一輪冰彈。

「啊……」眾人刀劍狂舞抵檔冰彈,不過仍是傳出連聲慘叫。

兩個更賊的傢伙竟躲到同伴身後,迎頭冰彈又少了大半,這兩人功力顯然也是較高,近身冰彈皆被劈碎,腳步一頓急往兩旁分散躍開,中間只剩一個身染冰霜的傢伙還能站著。

當夢兒下一波冰彈分射三人,三人竟也不差,立刻用出幻靈,一個半月型青色風刃,一團如風凝聚的淡青圓球,另一個卻是一大團白光,好像是光屬性,照明球?

一般習武之人特意蘊化的幻靈都大同小異,多屬於類似魔法攻擊的幻靈,用起來便如魔武雙修,對自己的戰鬥最有幫助,魔法師則較為廣泛,只要能保護自己的都有人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6.09.1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