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擄美同行
第二集 迷霧叢林
第三集 雙劍合一
第四集 劍意怒殺
第一章 ∼皇宮怒殺∼
第二章 ∼巧施威脅∼
第三章 ∼八極九轉∼
第四章 ∼我意殺意∼
第五章 ∼太子淪乞∼
第六章 ∼初遇神族∼
第七章 ∼無辜受災∼
第八章 ∼烈爆逞威∼
第九章 ∼幻靈引疑∼
第十章 ∼姊弟重逢∼
第五集 我是大哥
第六集 無生空間
第七集 滅匪結怨
第八集 上古魔族 
第九集 強迫認師
第十集 風雲始動 
第十一集 霉運缠身 
第十二集 強者頻現 
第十三集 生死試練 
第十四集 大發利市 
第十五集 擒魔示眾 
第十六集 生死之戰 
第十七集 築音逢劫 
第十八集 風雲迭變 
第十九集 不死之心 
第二十集 滅魔之盟 
第二十一集 永恆之始(完結篇) 

劍傲蒼穹
作 者
御流風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0.08.1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6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5
累積人氣
116313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71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78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7.01.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皇宮怒殺∼
皇帝要見自己?大概是為封物區之事吧,不過見到李颽眼神遊移、吞吞吐吐,葉齊情緒卻不由自主產生浮躁悸動,一股莫名火氣自心底竄升,皇帝算什麼東西,要見也得等自己帶上夢兒再說。

思念夢兒的心情更盛,葉齊想再追問便見外面有人跑進來。

那人道:「李大人。」抬起頭看向葉齊,眼中精光閃閃隱有敵意。

氣氛有些詭異,洞穴內似乎有股肅殺的氣息在飄盪,葉齊也不再追問,臉色轉為陰沈道:「我先回去看夢兒。」說著就欲舉步出洞。

那進來的人見狀連忙跨步,以身阻攔道:「請稍等,皇上諭示要請閣下入宮一會。」言語還算客氣,暗自提升的內息卻瞞不住葉齊。

葉齊已發覺情況很不對勁,聯想到先前心靈浮現的鬱抑之感,更想快點回去看夢兒,再也不壓抑心底倍加暴躁的情緒,自是沒好口氣道:「等我有空再說。」

對方卻不識趣,語氣也不自覺的硬上三分道:「那閣下在裡面取得什麼東西?」

葉齊回以更差的口氣道:「有沒有都不關你的事。」

「李大人……」對方臉色微變又叫一聲,似乎是要請他說話。

葉齊步履不停繞開,道:「你也不用講了,等我看過夢兒再說。」

對方見他執意要走,迅速邁步再超過去,奔出洞口喝令招呼守衛,鋼刀寒芒閃動更有青氣纏繞,一有動作就用上幻靈,他顯然沒有小覷葉齊,只是太高估了自己。

「唉∼∼。」李颽追上來無奈地一嘆,不再多言,手也按上劍柄,已有動干戈的意味。

幾息間,分佈在外的三十來人已都聚至洞口,另有二人也喚出幻靈,局勢一觸即發,大概沒想到入洞多日的葉齊還真能出來,守衛的人數竟只與之前相若。

若是幾日前的葉齊,要勝過這些人或許得付出一點代價,但今非昔比,對方也是倒楣,只剩當試劍石的資格了。

「哼∼∼。」葉齊眼中閃過一抹悍厲光芒,見此情勢哪還有不知這些天外面有所變故,頓足佇立散發出傲然天成之勢,真氣鼓蕩、黑髮無風自動,只是還沒搞清楚發生何事,尚未決定是要先離開或硬拚一場。

「嘎……」

葉齊正自尋思,一聲嘹亮的唳鳴遠遠傳入耳際,浩飛在他步出結界時便有所感覺,馬上疾飛而來,皇宮那些監看的人雖見牠飛離卻也不敢妄動,自前夜被宰掉四個魔法師,上層至今仍沒有對策。

只見黑影閃掠如電,包圍的士兵還沒反應過來,浩飛已落到葉齊肩上道:「夢兒出事了,她弄了一個叫『大地封塵』的魔法把自己包起來。」

同時,牠血紅的雙眼也對著葉齊上下打量,感覺到葉齊變得不太一樣,雖然功力沒有增長,但在牠的感覺上,以前葉齊是「不厲害」,現在卻是「有點厲害」了,也對牠產生出更強的吸引力,牠不解為何有此改變,但牠仍充滿自信「感覺不會錯的」。

「什麼?」葉齊聞言不禁駭然心顫,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

大地封塵是他教給夢兒的魔法之一,本想是技多不壓身,沒想到她竟胡亂用。思緒電轉,葉齊又覺不對,他對魔法的解釋極為清楚,也有叮嚀過,夢兒怎有可能亂用?

聯想到眼前情景,他心情不由更急,忙問道:「怎麼回事,說清楚。」

「擒住他。」看葉齊好像在發呆,一名隊長知曉上頭正為浩飛而頭疼,想到把葉齊抓起來自能叫他命令浩飛,首先大喝出手。

餘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配合他蜂擁而上。

意識交流極為迅速,浩飛到現在仍不太瞭解當時夢兒為何滿心傷悲,牠倒也有過耳不忘的本領,乾脆就用現場轉播,一字不漏照本宣科,把當時眾人說過的話都講一遍。

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葉齊絕世身法盡展,身形虛晃,輕靈地閃過四方刀光劍影,雖沒聽過「雲雨玉露」這東西,但從其他話亦能輕易推斷,轉眼便將事情始末猜出大半。

火冒三丈的葉齊不單身在燒,心更是燒得無比灼痛,氣得臉部肌肉頻頻顫抖,殺氣暴湧大喝道:「該死的!」

原來這些人竟是想將自己騙往皇宮。三字話落,葉齊身化虛幻之影再也不見半分瀟灑,目眥盡裂、心生怒焰,輕靈中迸發出無匹銳氣欲將眾人斬於劍下。

葉齊想到就做,「分日」寒芒乍然漫天飆竄,星星點點美如繁花盛放,只見眾士兵喉穿寸痕,星芒過處縷縷驕陽映紅泉。

快∼∼快得令人不眨一眼,瞪大了眼睛、揮出了兵器,卻∼∼盡落虛空,熱血噴灑便是他們人生最後的燦爛。

「你留力了,所以留命。」葉齊最後一劍抵在李颽喉頭,緊握劍柄的手青筋浮凸,咬牙切齒似在壓抑殺他的衝動,留下八個字後返身逸去。

「好……快的劍。」李颽哆嗦著吐出四字,亦是高手的他竟不堪地膝軟跪下,臉色蒼白如紙、渾身浸染冷汗,連劍都拿不住,噹啷一聲掉在地上。

他知道,葉齊的修為他一生也無法逾越,那種劍法不是他這種出身的人所能習得,「奧嚴國」這次惹上的人絕非易與之輩,卻不知,葉齊的強悍不再單是劍招,功力一流、實力也已超一流。


葉齊輕功盡展、風馳電掣,心中震驚其實也不在李颽之下,他瞭解到自己有何不同了,是自己的劍意已提升至嶄新境界,招隨意發、隨心所欲,竟然衣角未損便盡斃敵手,在以前是絕辦不到的。

葉齊原先劍法的運使雖然臻於本能,可說已達爐火純青的地步,看似行雲流水、運轉自如,但仍缺少人與劍血脈相連的感覺,劍仍是劍、人還是人,尚未能有相輔相成之功。

如今,劍不單已是他身體的一部份,更是化為玄妙的力量融入自身,一劍在手實力倍增,出神入化、渾然天成,正是用劍者夢寐以求的境界「人劍合一」。而且鋒芒退盡、返璞歸真,已遠不是區區後天一流所能達到的境界,但他偏偏就是本能上隨意施展,相比他原先的境界絕對是恐怖三級跳,也就是他原本境界的心湖與如今的心海之別。

這匪夷所思的情況在平時定會讓葉齊欣喜若狂,此時他卻是心憂夢兒,提不起些許興奮之情,只在喃喃唸叨:「我是我、劍是劍,我是劍、劍是我,原來就是如此,分日劍、『分月劍』,你們是你,你是什麼,你又缺少什麼……不解呀!」

葉齊已知分日劍非同尋常,甚至還莫名的知曉它仍缺少一部份,但仔細一想,他似乎又什麼都不瞭解,思緒紛擾如秋天落葉,風吹飄蕩難以捉摸。

「靠∼∼我怎麼還有心情想這些呀!」突地,葉齊醒悟到自己此刻心境並不適合思考,此事就留待將來吧!

衝衝衝,瘋了似的葉齊直往皇宮衝,簡直是不要命,竟想直接殺到皇宮去。

他已達人劍合一的境界沒錯,可一流功力始終是一流功力,頂多招式運用得以隨心所欲,該耗損的真氣減少幾成,但人家又不是沒和你同等功力的高手,一人去送死呀!

沒任何人發覺,在葉齊走後一段時間,封物區的山頂突然出現一人,神態睥睨、氣度傲然,就那麼點不經意流露出的傲氣,花草樹木在他身側也不由得自慚低垂。

他彷彿能透過山巖看到洞中景象,不爽地自語道:「東西沒了,小瘋子做事真不可靠,不會把東西留顆在身邊呀,害我還得自己來找,結果又被人捷足先登,咦∼∼什麼玩意兒,哈哈∼∼葉齊這小子在搞什麼……」

話未畢人已杳然,連一絲足跡、氣息都沒留下,花草也再次挺起它們柔韌的身枝。


心急、心痛、心憂、心傷、心悲、心懼,忿怒過後,葉齊心房卻被懼意佔據大半,害怕,他是真的怕極了,怕救出夢兒時她已失去生機,夢兒這麼愛哭,怎麼看都不像生命力頑強的人呀!

兩天多了,葉齊沒有時間再等,唯有直衝入宮,何況要破解大地封塵也得大動作,隱蹤進去所能減少的麻煩可有可無。

浩飛感覺到他傷慟的情緒,便奇怪地道:「夢兒又沒死,你這麼傷心幹嘛,這時候不是應該生氣才對嗎?哼∼∼忍了他們幾天,這次把他們都宰了。」說到後面又囂張起來,鬥性有夠烈的。

葉齊似乎只把前段話聽進去,神情激動道:「你怎麼知道?」

「我感覺的到。」

又是感覺,浩飛就不能有點新意嗎?但葉齊這次衷心希望牠感覺沒錯,也是需要這點安慰,就算牠說猜的、掰的也沒關係。

葉齊一陣風似的從城門掠過,衛兵見到一道影子閃過,一時間不由傻眼,難以判斷該如何處理,在皇城內,江湖高手可也很有自覺,不會這般囂張,這種事他還是第一次遇上呢!

不過他還是好的咧,人過去就沒事了,葉齊飛一般來到皇宮外,立即提氣施展絕世輕功,步牆如梯翻過宮牆。

「刺客……」

葉齊才剛竄進皇城便聞聲聲大喝,轉眼間的工夫,警鐘已然敲響。

葉齊橫衝直撞未有閃避之意,巡衛急欲攔阻卻是迎來奪命劍影,怒氣沸騰的葉齊毫不手軟,士兵哪是他的對手,立馬是淒厲慘叫血濺當場。

「嘎∼∼嘎∼∼。」浩飛尖銳高亢的唳鳴聲連連響起,比葉齊衝得還快,殺得更多。

一般士兵還好,畢竟大地封塵只佔皇宮一小角,後來又刻意封鎖消息,知道此事的人並不多,無知亦無畏嘛,頂多是靠浩飛太近為國捐軀了,呃∼∼也不算為國,應該算是「為太子死得不明不白」吧!

上級高層可就熱鬧了,那些戰武衛更是緊張,生怕浩飛又濫殺士兵,這兩天牠一直很安靜,只是有時會飛走一會,怎麼這時又突然唳聲高鳴,難道是有人去惹牠嗎?接著又感到另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眾高手不及細思便急衝出來,一隻小鳥就夠頭疼了,怎麼又多一個。

「在那裡。」

「快點。」

無數禁衛軍死命奔跑,葉齊也發覺直線衝刺易遇攔阻,念頭一轉躍上宮殿屋頂,起落如飛幾乎無人能及,恰巧擋路的人只能算是倒楣,人過、劍動、命留,身影沒有半點的停滯。

皇宮分有內、外二層,大地封塵之處本是太子宴客用的宮殿,位置是在皇宮外層,離宮門不是太遠,葉齊又是從前牆翻進去,以其速度不需片刻就將抵達。

大地封塵同樣也是宮內高手趕赴的目標,葉齊很是倒楣,遇上的第一個高手就是一流。

來人氣勢洶洶、氣機雄渾,一見葉齊便大喝道:「你是何人,擅闖皇宮禁地意欲為何?」

愈近愈急,葉齊傲氣狂性盡顯無遺,沒有商量、妥協的餘地,語如寒冰道:「我要嚴邦承那雜碎生不如死。」

來人聞言怒極,金芒猶如旭日炫目,寶劍振鳴招欲出,肅殺暴喝道:「大膽……」

「去死,『迴.音.撼.空』。」多言無益,葉齊氣沉丹田再衝上喉頭,抑揚頓挫急速唸出招名。

爆雷般的音波迴盪空際,這招是「罡武真解」的超級干擾絕招,在聲音中挾帶真氣撼動對方心神。

「啊……」附近普通士兵驟然慘叫,連兵器也拿不住,雙耳嗡嗡厲鳴刺耳,胸口如遭重擊快喘不過氣,不堪地撫胸、捂耳甚是痛苦,幾個太靠近的人更是直接失去意識倒在地上。

一流高手猝不及防,生受音波襲擊震耳欲聾,心神劇震產生陣陣暈眩感,但他畢竟是個戰鬥經驗豐富的高手,立刻做出最正確的反應,招不及出便已收,幻靈驟現化成火海阻隔,護體鬥氣罩定全身、旋步縱身側閃。

葉齊無視其幻靈烈焰騰騰,分劍錯影絕招乍現,身形動間將火海一劍劈開,驚鴻一瞥掠過火海。

劍至半途卻見對方已迅速側移,葉齊哪肯無功而還,瞬即揚臂、分日橫斬,視那凝如盔甲的鬥氣猶若無物,劍尖寒芒摧枯拉朽將它破開,似虛還實的劍光從其胸側閃過。

對方判斷、反應皆是無誤,可惜,速度仍及不上人劍合一的葉齊,雖是險險避過絕命之危,仍是付出他所不願的代價,右肘一涼上下臂已然分家,劍勢之快感覺不出半點疼痛,當然,該飆灑的鮮血是照噴不誤。

葉齊擺劍收式定步不動,主攻的他臉色竟也略呈蒼白,猛地吸氣調息才又恢復紅潤。

原來他連續兩大絕招差點掏空真氣,也是迴音撼空運勁太過,造成分劍錯影速度、力量未能使足,若非他已達人劍合一的境界,肯定連那一截小臂都留不下。

但是,結果不如預期也讓葉齊的心完全冷靜下來,皇宮內全是敵人,必需將每一分力量都用在刀口上。

然其眼神卻與其心境迥然相異,忿怒的火焰似欲焚盡所有敵人,身狂、心靜,最能將力量提升至極限。

眾士兵似被他那一劍嚇到,肅殺的氣氛下竟沒人敢衝上前,斷肘的高手退入人群,點穴封住血流後已不敢再行攻擊,但叫別人去送死總可以吧,在他有點心虛的喝令下,眾人再次擁上,再厲害你也只是一個人。

不,還有一隻鳥,浩飛快得讓人只能瞥見一條殘影,影過命不留,轉眼間就有十幾人脖子噴血,咿咿呀呀吐不出個字來,掛了。

葉齊在浩飛指向下仍往大地封塵急衝,士兵雖是多不勝數,但皇宮太大又難以把握刺客位置,一時間也不甚密集,葉齊便像泥鰍似的輕鬆穿梭其中,劍光利刃猶如暴雨飛流,招招奪魂取命,膽敢向他出手的人無一生還,對已達人劍合一境界的他而言,這些小蝦米連他一成真氣都消耗不掉。

看到了,但也被困住了。

葉齊看著十丈外的大地封塵,心中忿恨已極,眼前竟有十幾個三流好手,加上兩旁愈來愈多的士兵擋路,他急遽前衝的身影不由頓挫。

對方志在擒敵,沒有特意要阻他前往大地封塵,見葉齊速度放緩便立即將他包圍,刀光劍影化成天羅地網似欲將葉齊分屍,他們雖都是三流,十幾人聯手的威力可也是恐怖。

葉齊不懼反喜,他們聚攏聯手的話,自己要前進還真有點難度,偏偏散成一圈,自己又不是要跟他們硬拚,勁集一線必可單點突破。

葉齊分日在手快如電、幻萬千,只留三分柔勁化消後三方的攻擊,身如飛劍排開三道利刃,硬是破掉前方攔阻,身形滑溜的穿透過去。後面的攻勢再繼續恐會傷到自己人,唯有緊急收手,他們都是為了夢兒之事才被調至四周,配合明顯不行,自己人反是礙手礙腳。

不過他們也非弱者,已看出葉齊的前進方向,顧不了前方士兵密佈,兵器、幻靈全都用上,氣勁奔流全往葉齊背後招呼,雖逼得他停步抵禦,卻也有好幾名倒楣的士兵被誤傷,完全是場大亂戰,葉齊馬上又趁亂溜了。

葉齊步疾如飛、身滑如蛇,擺脫大半三流高手後欲再前進,氣息卻又微起促顫,感到三名高手的力量波動接近,後面又有追兵,他再自負也不敢硬拚呀,轉念間已決定暫避其鋒,劍氣疾掃蹬步斜向飛躍,身如鷹揚從眾士兵頭頂掠過。

士兵雖攔不住他,干擾一下總行吧,混亂中刀槍俱揚、砍劈刺掃,葉齊身無鬥氣,幾個起落後衣服不免被劃破數處,不過有真氣護體,旁邊也沒較厲害的人,他堅韌的肌膚只被劃出道道紅痕,血也只滲出幾滴。

三名二流高手藉他這幾下擔擱已然追近,那些三流高手輕功太遜,在後面邊下令邊追仍是愈追愈遠。

見浩飛要去攔截三人,葉齊大喝道:「浩飛不用管那三個。」

不管就不管,浩飛再到前面去為葉齊開路,唉∼∼這傢伙又染上一身血了。

葉齊冷然一笑急速唸動咒語,他們到三丈外時,驟然十幾道凌厲風刃射出,當然,那是傷不了他們。

葉齊身手矯健地再度躍起,張嘴咬住劍身,飛刀盡數出手,連刀套也都一併丟出去,三名高手本還不以為意,不料巨力差點震得他們兵器脫手,身形也猛地一頓。

葉齊回手順勢將背包甩到身前,左手急探取出木盒,腳下震力悍然踢出,人飛骨碎、慘嚎連聲,這還是因為「雷霆撼盪」威力大幅減弱,也不是葉齊故意,此招沒有罡氣配合,威力根本不到五分之一。

落地再躍,葉齊已將背包轉掛胸前,輕柔地凌空開盒取出一顆。

速度減緩,背後高手適時一道鬥氣劈來,嚇得葉齊急忙沉身下墜閃避,腿似雷霆悍破敵、手如磐石穩木盒,不小心掉出來可就慘了。

將木盒收入包中,左手持「烈爆彈」、右手再執劍,葉齊心中祈禱威力真的夠大,疾速竄出再把距離拉開至三丈,咬牙在背部運上六成真氣護體,左手烈爆彈如電射出。

對方見到暗器已不及避,亦未思考太多,只是多運上三成力,仍以長刀夾帶鬥氣劈出。

「轟∼∼」一聲震天價響,激烈的火元素大肆爆發,葉齊背後一陣熾熱的衝擊力加身,虧他訓練有素仍是借力前行,輕巧滑步毫無損傷。

那些士兵可就慘了,被爆炸帶起的勁流衝飛翻滾,全都摔得東倒西歪,當然,這是指葉齊前面的人。

看後面,爆炸點半徑五丈內非死即重創,旁邊樓閣都被震倒,木石碎片飛得到處亂砸,把遠一點的倒楣蛋砸個半死,或許是火元素只在瞬間爆發的關係,範圍內雖有部份燒灼痕跡,但並不是很明顯。

接彈者已不見蹤影,想必找到也拼不出個全屍來,還有一個二流高手面目全非不成人樣,看來也已死去,只有一個輕功較差,速度太慢而撿回一命,只把衣衫炸爛,左半邊身體皮開肉綻,慘是慘了點,但還是站得起來。

「可怕,一流高手正面接上也受不了呀!」葉齊有些發傻的喃喃自語,看四周屋倒房塌、血肉飛濺,心裡不禁升起陣陣鬱悶的感觸,好像殺太多人了。

葉齊先前殺敵後屍體都已在背後,眼不見為淨倒沒什麼感覺,此時一看亦感不忍,他們只是盡士兵的職責而已,自己實無必要趕盡殺絕,留點餘地心理舒服也能令許多家庭不至於破碎。

當然,餘地只能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留,必要時仍得大開殺戒,再怎麼說,對方雖非仇家可也是敵人呀!

現在也能知道為何要強調烈爆彈的中心威力,因為一流魔法師基本上都能達到這攻擊範圍,有好的魔法杖更能令範圍擴展,而且魔法威力平均亦能有持續性,烈爆彈卻是將威力一口氣爆發,四丈外威力便已不強,一般士兵也只是重創,裡外威力差很多。

外圍的人還搞不清楚狀況,以為敵人裡有魔法師,可又看不到人,鬧哄哄的亂成一片,誰也不想莫名其妙變成魔法的犧牲品。

趁著空檔,葉齊馬上再取出一顆烈爆彈拿在左手,又一次往大地封塵衝。

「哇∼∼你那是什麼東西,爆炸了、死光了,好好玩……」浩飛似乎極為興奮,嘎嘎亂叫問個不停。

聽到牠的聲音,葉齊突現靈感道:「浩飛,你到天上去看還有哪邊聚集最多的人,嗯∼∼不對,應該說哪裡聚集的實力最強大,在保護某個人,你應該可以感覺得出來吧,對了,目標是皇宮裡面,別找到外面去了。」雖然一向對牠的感覺嗤之以鼻,不過緊要關頭,寧可信其有。

「沒問題,我這麼厲害。」囂張的浩飛唳鳴一聲往內宮飛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1.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