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擄美同行
第二集 迷霧叢林
第三集 雙劍合一
第四集 劍意怒殺
第五集 我是大哥
第六集 無生空間
第七集 滅匪結怨
第八集 上古魔族 
第九集 強迫認師
第十集 風雲始動 
第十一集 霉運缠身 
第十二集 強者頻現 
第十三集 生死試練 
第十四集 大發利市 
第十五集 擒魔示眾 
第十六集 生死之戰 
第十七集 築音逢劫 
第十八集 風雲迭變 
第十九集 不死之心 
第一章 ∼絕地反攻∼
第二章 ∼夢兒之死∼
第三章 ∼星宇雙痕∼
第四章 ∼冥神之苦∼
第五章 ∼復活有別∼
第六章 ∼不死之心∼
第七章 ∼回到人間∼
第八章 ∼葉婷心事∼
第九章 ∼誰遭搶親∼
第十章 ∼輕闖龍山∼
第二十集 滅魔之盟 
第二十一集 永恆之始(完結篇) 

劍傲蒼穹
作 者
御流風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0.08.1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6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5
累積人氣
116313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71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78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9.12.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絕地反攻∼



「糟糕!」晉喬飭不在乎魔族是死是活,然而眼見卓越掠向神族,轉眼間就幹掉一個,另一神族也落單遭圍,任他心性堅如鐵石亦不由臉色劇變,心念一動,竟是放棄對葉齊的攻勢,氣機驟轉、身形逆折改取卓越諸人。

「喝∼∼」與此同時,澹臺尊體內真氣暴提、急運全身,鬥氣擴展天、黑雲橫暗空,刃流飛旋帶出細鳴捲向葉齊,神色沈凝不為外物所擾,對晉喬飭的行為似不感意外。

他們二人其實早經商議,圍攻之際若生變故,比如浩飛也留在原地,那麼一來,護天光幕可以只留一人守護,而晉喬飭則下去對付浩飛,葉齊僅需一人牽制,等控制住底下戰況再圍剿葉齊便成。

雖然葉齊出乎預料的厲害,可縱觀整體戰力仍未有太大差距。沒想到,最出人意外的不是葉齊的實力,而是神、魔二族自己不爭氣,臨機應變的判斷出了大錯,人家才施秘法激發功力,他們竟是轉眼就被宰掉兩個,導致晉喬飭因未曾預想的理由而照計劃轉換戰場。

「叱∼∼」說時遲、那時快,葉齊憑恃劍意通心那料敵機先的感知力,第一時間發現晉喬飭動向生異,哪裡能讓他稱心如意,氣機乍變、極影飛縱,狀似迅揮寒鋒迎向澹臺尊刀勢,出招之際身形竟又驀然分化,詭譎地再閃出一道身影斬向晉喬飭,正是萬象無定配上分劍錯影所產生的極致速度。

「砰……」

「砰……」

一招雙式、勁分兩邊,澹臺尊刀氣赫然被葉齊原位留存的劍罡絞滅,接續再發攻勢已然瞠乎其後,晉喬飭亦驚見葉齊迅疾模糊的身形閃現眼前,一抹寒芒從側向劃往脖頸。

影虛似幻,晉喬飭卻能感到有股冷意從脖子鑽入骨髓,駭然間連忙振劍抖出三重勁,連綿震力生生遏阻奪命利鋒,猛然扭動腰身旋移二丈避開葉齊,再也顧不得去救援下屬。

晉喬飭化解的是巧,但俗話有說「狹路相逢勇者勝」,他此番連消帶避卻是顯了心怯,透露出不敢與葉齊硬碰的心思。

葉齊眼瞳精光一閃,盡展出神入化之藝,不見分毫滯澀地轉腕變式,彷彿早已料準他的應變之法,橫斬其頸的劍式瞬即一定,順勢化斬為刺,疾若流星依舊直指晉喬飭喉嚨,罡氣更是震得周遭黑暗氣息稀釋翻騰,烈勢滔天令人膽寒心懾。

不過葉齊的極招強歸強,隨其罡氣威勢愈趨旺盛,臉龐卻也泛起一層邪異的緋紅血色,紅光明暗不定的直閃,顯然是真氣運轉過度產生的反噬。

這也是無奈,葉齊畢竟尚難以一己之力制衡二敵,唯有催發超越極限的功力,行搏命之姿,逼使二敵不敢丟下一人牽制自己,若真敢只留一人,那拼了命也要馬上將人宰了。

計劃不如變化快,看到晉喬飭去勢受阻,澹臺尊本欲自己下去,可再見及葉齊的拚命態勢,他眉頭倏地凝重皺起,轉念間心思立變,雙刀幽光如同毒蛇出洞,劃出兩道黯淡利影噬向葉齊。

葉齊劍意通心清晰回饋十方情景,瞅都沒瞅他一眼,整個人猛然橫身擺腿,雙腳蘊注無匹罡氣踹向澹臺尊腦袋和胸口,撼蕩狂威連空氣都為之顫抖,手中劍卻依舊直取前方,一派欲與敵同歸於盡的兇狠姿態。

「無賴。」澹臺尊不敢跟他以招換招,暗罵一聲收招止勢,轉而刀勁延展往葉齊攔腰斬落,落空後又勁分雙流,一刀犀凌飛旋帶起虛實莫測的寒光,一刀陰晦內歛隨於前式之後。

晉喬飭的壓力稍稍緩解,也不再一味退避,腕部劇振抖出劍花,百道利光漫射葉齊周身要害,雙目如電鎖定葉齊,不敢遺漏每寸肌膚、每分神情的變化,這種百分之一百二的爆發力雖強,但同樣會嚴重損害身體,他相信葉齊如斯猛招絕對維持不了多久,屆時力量大幅衰減,就是他反攻的機會了。

殊不知,葉齊體魄遠非常人可比,別人是只能撐幾招,但他起碼能施展十幾式強招,而且也不會過度損害身體,晉喬飭自以為是的心機完全白費了。

澹臺尊同樣被舊有觀念誤導,並不在乎一時失利,只是緊緊追著葉齊擾其攻勢、耗其功力,三人各懷心思,在空中盤旋追逐形成一個怪圈。

這裡面最苦的自是晉喬飭,既要注意不飛出黑暗領域,又得應付葉齊。葉齊也好不到哪兒,追殺一人又被一人追殺,只有毋需防禦的澹臺尊最爽,極速運招往葉齊背後招呼,一秒就不知能揮出幾千刀。

「啊∼∼」說時遲、那時快,超音逐電的三道身影在天上也沒繞上幾圈,底下一聲絕望悲鳴再次印證卓越三人的斬獲。

卻是秦獅蓄力之勢猛然出擊,神族被圍後心境已亂,見狀正欲傾力接招,不料兩股寒勁忽以更強更猛的氣勢從卓越、牛上門身上發出,秦獅往前三寸的劍勢反而頓止。

那傢伙恍然大悟、暗呼上當,忙不迭轉勁旋移,沒想到秦獅頓挫的劍刃一頓再動,竟又霍地閃向他的脖子。

正當神族心膽俱裂,卓越二人同樣疾速斬向其頸,硬是叫那神族急遽來回的氣勁未能再發,六陽魁首便在被圍住的第三秒斷然離身,雖然他的敗亡是必然,只撐三秒卻也不得不歸功於三人絕佳配合。

「怎麼會這麼快?」感到又一族人氣機殞滅,晉喬飭本是泛白的臉龐換做鐵青泛黑,一股寒意從尾脊竄上腦門,心下產生顫慄的不安,額頭滲出細細冷汗。

卓越真是打游擊打上癮了,眼見秦獅一劍砍入神族脖頸,知悉對方再無活路,劍刃方觸對方脖頸,肌膚便頓挫反撩,曲膝彈足、飛躍入空,行雲流水不顯半分滯澀,星河倒捲衝向葉齊斜後方,劍破天川洩引無匹洪流,寒冰飆風撲向澹臺尊。

「找死。」見他一個小小先天都敢捋虎鬚,澹臺尊不由勃然大怒,雙刀交錯翻出陰暗虛渺的細利暗芒,沈聲振喝,暴取卓越。

卓越也是膽大之極,內力劇轉、暴然狂提,神鋒不避不讓的擋向刀氣,無匹劍濤竭力而發,硬生生粉碎首批暗芒,反客為主,旋腕推出「冰風螺旋」。

趁澹臺尊被卓越牽制的一瞬,葉齊霍將全身功力透體散發,氣勢如山罩定天地,臂化無影、劍罡疾斬,硬生生在黑暗領域內劃出一條清明厲流。

晉喬飭受葉齊氣勢所迫,身形不由自主的為之一緩,愈想躲卻愈難躲掉,眼睜睜看著逼命利鋒臨近腦門二尺,心下微慌,猛一咬牙挺起手中劍予以格架。


「轟呼……」澹臺尊一招無功,羞惱之色一閃而沒,真氣急轉以雙刀旋出橫空渦流,尖錐挾無上氣勁攪散湛藍螺旋,其勢不衰,幽黑再化細凌烏光漫捲飆射。

「好厲害,我還是差太多了。」卓越劍旋之力碎滅當場,只覺一股巨大扭力絞動手腕,刺骨疼痛下不敢逞強,連忙飛退舞出暴雨劍芒抵禦烏光,可惜功遜數籌、無力盡擋,眨眼間就見五道利芒穿透劍網射中卓越胸腹。

「噗∼∼」卓越被刀氣擊中瞬間,臉色倏泛一層晦暗青芒,顯然已受內傷,身形卻是毫無頓挫延滯,反是借力加速墜往地面,閃開澹臺尊攻擊範圍才仰首噴出一口血沫,臉龐忽青忽白,急運真氣化解入侵體內的陰冷氣勁,胸腹間衣衫過半化為齏粉,露出裡面耀眼金芒。

原來卓越已經穿起金身玄衣,也是能夠依仗神器防禦,他才敢大著膽子去攔澹臺尊,可無上力量畢竟強橫,神器即使能化解大半力勁,卓越仍是傷上加傷。

「二哥……」秦獅、牛上門看到卓越突然跑去打澹臺尊,可真差點被他嚇死,尤其是見他中招之際,以為他準沒命,膽都快給駭破了,匆匆撲上要替他報仇,卻又見他得保全身而退,二人連忙再沈勁急墜,二哥沒死,那當然是先顧好自己。

卓越竟未斃於刀氣之下,澹臺尊臉色一青,氣得差點當場暴走,但與此同時卻感到葉齊氣勁盛放,霸勢絕倫往晉喬飭腦袋狂劈狠斬,是追殺?是救援?他只能選擇其一。


「叮……」晉喬飭愛惜生命的很,見勢先怯,只想拖時間卻不敢拚命,力不如、氣又弱,焉能擋住葉齊強橫的爆發力,剎那金鐵交鳴,劍刃竟已崩開鋸齒般的整排缺口。

很明顯,憑其功力已無法抵銷葉齊貫注於劍的勁道,熾熾劍幕迅轉黯淡,守勢隨時可能崩潰,如今還能保持劍身不斷已算技巧絕佳了。

照這勢頭看下去,葉齊氣力先衰還是晉喬飭先被活劈,情況可真的不好講了。

說實話,澹臺尊很樂意看到晉喬飭被劈成兩半,奈何葉齊擁有超乎預料的恐怖實力,基於現況考量,他不得不關心戰友死活,唇亡齒寒,他沒一絲獨自應付葉齊的底氣,焉能放任晉喬飭讓一派狂態的葉齊給砍死,只好讓那插手擾亂的卓越順利退走。

心思一決,霎時只見空間閃過墨光奔電,澹臺尊極速推動雙刀攻向葉齊,不及眨眼的瞬間揮灑數十道流線利勁,疾速舞刀的雙臂似若消失,幽暗中連影子都看不到。

澹臺尊豁力急起直追,眨眼便將距離拉近一半,不料竟是異變突生。

葉齊直劈晉喬飭的狂威之劍斬至一半,冷厲之目精光迸閃,疾落的劍勢突兀轉折,一抹流光橫旋疾閃半圓,劍尖所向瞬間從晉喬飭身上轉指澹臺尊,斜劃的寒光化旋為刺,霍如離弦之箭射出。

身隨劍走、疾風縱天,須臾變化流暢自然、渾如天成,任誰都只能稱之一個「妙」字而無從挑剔。

晉喬飭受葉齊那融合自然之道的招式轉圜影響,明顯感受到莫大壓迫、竭盡全力防禦來勢。然而當壓力轉向,他積蓄全身的力量竟也隨著轉向流逝,絲毫未有無處施力的難受感,彷彿早已知道那招不會落在自己身上,偏偏他又深明自己不知道,詭異莫名的感覺自內心油然而生。

葉齊劍勢驟轉、氣機亦改,雄厚真氣盡入劍皇脈,洶湧冒發的罡氣消失無息,換成一股無形銳氣直衝天際,本已迅若電光的速度再增三成,身化銳凌之劍劃破空間。

修練生生不息多日,葉齊對其他招式雖無斬獲,但對劍皇脈的運用已更深一層,因功力太弱而不足以發揮劍皇脈的關係,氣走劍皇脈的外放威力遠遠不如罡氣,不過天宇奇脈就是厲害,即使無法發揮威力仍具莫大優勢,能夠增幅人劍合一,身心更容易融於自然,真氣凝實、循環更強,除開外放力量薄弱這項缺點,其餘的內勁、速度、銳氣,卻皆能更上一籌。

瞧葉齊兇悍決絕,欲誅晉喬飭,澹臺尊哪能想到他會毫無預兆的轉殺回頭,追勢搶攻反成迎面衝刺對撼,心神微怔百分之一秒,反應過來時已見葉齊近至五米,匆促間莫說閃躲,甚至連變招都來不及,心下驚駭、無暇細思,只能硬著頭皮衝到底,卯足全力殺向葉齊。

相較於澹臺尊的猝不及防,早有定計的葉齊可就比他靈活多囉,右手微動劃出一尺方圓,腕部急遽旋轉抖振,乍見寒星漫漫閃耀,妙到毫巔射入迎面而至的重重刀芒,勁擊迸、幽暗散,漫天烏光刀芒竟於一瞬盡滅,留下震散的氣波迴空蕩漾,風暴呼嘯震人心弦。

隨著刀勁毫無抗力的滅於當空,葉齊進迫速度瞬又增添三分,殺意聚凝滅魂之箭貫入澹臺尊心靈,劍化一抹流光直取其胸。

澹臺尊剛才都沒能耐挪移避讓,值此千鈞一髮之際,更無半分閃避的可能,剎那間,一篇死亡樂章似在腦海響起,心如沈石直墜萬丈寒淵,驚駭欲絕,急將雙刀橫胸擋架,畢身功力盡注刀身。

「住手。」見澹臺尊陷入絕命之危,晉喬飭亦是悚然色變,爆發恢宏鬥氣直撲葉齊,光熾烈陽、瀰天漫地,數十道光束脫體爆射,不過落於後頭的他想要攔截已成妄想,所能做的僅是逼使葉齊棄敵自救。

白熾光耀追風滅影,輝華炙芒瞬即映照葉齊全身,葉齊失去罡氣守護,無可避免的感到一股灼熱貼附體表,但也僅止於讓他覺得溫度升高而已,劍皇脈內歛的力量更勝罡氣,實際上焚融之氣就連肌肉都滲不進去,更別說要侵入葉齊臟腑。

「砰砰砰……」凌厲光束漫漫飆射而至,天幻適時自葉齊後背竄出,劍身橫旋形成絢光圓盤,雖然天幻歷經激鬥後能量減幅不低,光束威力也同樣消耗頗大,幻劍旋盾硬是叫光束一條不漏的飲恨消散。

不受任何外力干擾,葉齊貫日利虹摧枯拉朽、當者披靡,劍尖直抵澹臺尊橫擋胸前的刀身,只見葉齊手腕微不可覺地一振,刀上墨芒迸閃乍滅,恍如凡人褪去盔甲,赤裸裸的曝露在敵人面前。

「嗤∼∼」輕聲一響,在無堅不摧的悠宇面前,澹臺尊雙刀竟如紙板一般被直接洞穿,他那臉龐只能留下一抹匪夷所思的驚詫與絕望,左胸便遭葉齊運足真氣的劍鋒生生刺入。

絕望眼神擴張渙散、陰蝕鬥氣崩消泯滅,晉喬飭立知澹臺尊敗亡,他不為宿敵的死而心傷,可卻難免有股兔死狐悲的哀意,狠一咬牙,真氣狂催,繼續挺身殺將過去。

哼哼∼∼晉喬飭至今仍以為葉齊很快就會氣空力盡,否則肯定會抓緊時間逃命,而不是做出如斯愚昧的舉動。

葉齊感知晉喬飭挾烈焚氣濤近至背後,身形當即一百八十度回轉,嘴角冷峻勾起,似乎早在等著他送上門,真氣運回正常經脈,罡氣暴漲震散熾熱剛烈的炫目氣芒,劍光飆空將對方籠罩。

雙方速度遠超音速,氣勁迭發交擊之際,適才晉喬飭喊出的「住手」二字方傳入耳,葉齊靈光一閃、笑意更濃,語帶奚落道:「他有你這種戰友還真倒楣,我就說嘛,你們二族怎麼會聯合在一起,原來也是各懷鬼胎。」

他聲音不大,但已足夠傳入距離頗近的魔族先天耳裡,偏偏葉齊嘴巴在動,手中勁道反而愈趨激烈,打得晉喬飭氣鬱胸口,有苦說不出,狼狽的左閃右躲。

「到底怎麼回事,他的力量怎麼恢復正常了?怎麼沒有變得衰弱?不可能,不可能呀!」直到葉齊講完話,晉喬飭也沒心情反駁了,心底懼意不自禁地浮於表面,先前二對一僅是心驚,身體的壓力並不強烈,現在單挑,他終於清晰感到葉齊實力之悍,左支右絀,再難組織反擊。

葉齊天上建功,底下亦再傳捷報,秦獅、牛上門躍向秦虎合攻一魔族,卓越化解體內陰蝕勁力後也不客氣的加入,四打一,轉眼就將魔族給亂劍分屍,只餘一聲淒厲迴盪四野。

「齷齪小人。」長老身亡又聞葉齊風涼話,眾魔族不由眼泛紅絲,悲憤、怨毒地瞥向晉喬飭。

晉喬飭素來以陰險卑鄙著稱,兼之神、魔二族本就是敵非友,他們竟沒一人懷疑是葉齊挑撥離間,一魔族急起摧山厲勁震退熊掌,自己亦是借力飛退大吼道:「撤退。」

族人迅速殞身滅命,此消彼長,再拖下去連他們都將命留當場,另三名魔族似也興起相同念頭,不約而同疾速退後,只比第一人慢個半秒喊出「走」字。

二名神族因上司還在戰鬥,略一遲疑便再也走不掉了,想要斥罵魔族背信棄義,奈何在芷兒、霜兒焚天霸地的槍劍厲芒下,連開口的餘力都沒有,然後郝過冬、侯豐收就側轉圍上,卓越、熊掌也跟著湊一腳。

更惡劣的是他們還不肯六打二,而是霜兒狂招逼得一人狼狽跌退,另五人圍剿一神族,那傢伙還打個屁呀,沒兩招就給排山倒海的氣浪埋葬,死前眼神流露深切的怨恨不甘,似乎在說「五打一,你們還要不要臉呀」!

他也是太倔,就不會換個思維方向,以一名不算厲害的先天,他能被五名先天圍毆,其實也算得上是項榮耀了,當然,即使他願當成光榮,他今日只能排行老二。

獨戰霜兒的神族實力太差,根本找不到機會脫身,不一會兒被另五人圍上,直接一招灰飛煙滅、死無全屍,連想給個譴責的眼神都來不及,榮登「遭圍殺榜」第一名。

逃走的魔族倒也沒忘記還有同伴,其中二人順向衝向護天光幕,心懷對晉喬飭的怨懟,他們不願再與神族贅言,居然趁三神族糾纏浩飛時發招攻擊光幕,嘴上大喝道:「快走。」

裡面魔族專心致力執行自己的任務,尚未發現澹臺尊已死,一時間亦搞不清楚狀況,但儘管不解,他們見及同伴態勢也沒多少猶豫,心神微愕便即放棄黑暗領域和幻靈桎梏。

「你們做什麼?」外頭三名神族竭盡全力牽制浩飛,難抽餘力關注葉齊他們的戰況,同樣不曉得局勢已於瞬息翻轉,突見魔族舉措不由心下大驚,疾言厲色的大加斥喝,當然,沒人會去回答,反倒是他們情緒受擾立現破綻。

浩飛見機拍振雙翼,電光石火間從對方守勢的空隙穿過去,巧妙借助氣勁流動再加極速,一腦袋撞向護天光幕,三神族轉過身再想攔阻已經太遲。

護天光幕受魔族攻擊後已趨薄弱,擋不住浩飛趁虛而入的撞擊,砰然一聲悶響立見光面崩散一個區塊,浩飛稍微一頓,拍翼再起萬鈞力,飆舉電至化身利矢銳鋒、直取才剛站起的魔族殺手。

這名不靠自己殺人的殺手反應也不算慢了,修長的手掌迅自腰間撫過,碧芒閃爍的利刃旋即斬向浩飛。

可惜他只是快,措手不及下已顧不上巧妙,遇上快且巧的浩飛,注定他無法活過今時,墨電掣閃,浩飛再施拿手好戲,差之毫釐的貼近刃鋒迅捷飛掠直透其胸。

若是一名真正從生死殺伐走過來的殺手,敏銳、機變、矯健無一或缺,興許還有一點機會避開,但他不是,利刃急撩欲將浩飛挑開,浩飛卻已踏上他的胸口,絲毫不受他護體真氣阻滯,利爪勝似細刃針鋒刺進心臟,振翼旋轉活生生將他胸膛挖出雞蛋大的空洞,鮮血汩汩噴湧。

第一章 ∼絕地反攻∼


「糟糕!」晉喬飭不在乎魔族是死是活,然而眼見卓越掠向神族,轉眼間就幹掉一個,另一神族也落單遭圍,任他心性堅如鐵石亦不由臉色劇變,心念一動,竟是放棄對葉齊的攻勢,氣機驟轉、身形逆折改取卓越諸人。

「喝∼∼」與此同時,澹臺尊體內真氣暴提、急運全身,鬥氣擴展天、黑雲橫暗空,刃流飛旋帶出細鳴捲向葉齊,神色沈凝不為外物所擾,對晉喬飭的行為似不感意外。

他們二人其實早經商議,圍攻之際若生變故,比如浩飛也留在原地,那麼一來,護天光幕可以只留一人守護,而晉喬飭則下去對付浩飛,葉齊僅需一人牽制,等控制住底下戰況再圍剿葉齊便成。

雖然葉齊出乎預料的厲害,可縱觀整體戰力仍未有太大差距。沒想到,最出人意外的不是葉齊的實力,而是神、魔二族自己不爭氣,臨機應變的判斷出了大錯,人家才施秘法激發功力,他們竟是轉眼就被宰掉兩個,導致晉喬飭因未曾預想的理由而照計劃轉換戰場。

「叱∼∼」說時遲、那時快,葉齊憑恃劍意通心那料敵機先的感知力,第一時間發現晉喬飭動向生異,哪裡能讓他稱心如意,氣機乍變、極影飛縱,狀似迅揮寒鋒迎向澹臺尊刀勢,出招之際身形竟又驀然分化,詭譎地再閃出一道身影斬向晉喬飭,正是萬象無定配上分劍錯影所產生的極致速度。

「砰……」

「砰……」

一招雙式、勁分兩邊,澹臺尊刀氣赫然被葉齊原位留存的劍罡絞滅,接續再發攻勢已然瞠乎其後,晉喬飭亦驚見葉齊迅疾模糊的身形閃現眼前,一抹寒芒從側向劃往脖頸。

影虛似幻,晉喬飭卻能感到有股冷意從脖子鑽入骨髓,駭然間連忙振劍抖出三重勁,連綿震力生生遏阻奪命利鋒,猛然扭動腰身旋移二丈避開葉齊,再也顧不得去救援下屬。

晉喬飭化解的是巧,但俗話有說「狹路相逢勇者勝」,他此番連消帶避卻是顯了心怯,透露出不敢與葉齊硬碰的心思。

葉齊眼瞳精光一閃,盡展出神入化之藝,不見分毫滯澀地轉腕變式,彷彿早已料準他的應變之法,橫斬其頸的劍式瞬即一定,順勢化斬為刺,疾若流星依舊直指晉喬飭喉嚨,罡氣更是震得周遭黑暗氣息稀釋翻騰,烈勢滔天令人膽寒心懾。

不過葉齊的極招強歸強,隨其罡氣威勢愈趨旺盛,臉龐卻也泛起一層邪異的緋紅血色,紅光明暗不定的直閃,顯然是真氣運轉過度產生的反噬。

這也是無奈,葉齊畢竟尚難以一己之力制衡二敵,唯有催發超越極限的功力,行搏命之姿,逼使二敵不敢丟下一人牽制自己,若真敢只留一人,那拼了命也要馬上將人宰了。

計劃不如變化快,看到晉喬飭去勢受阻,澹臺尊本欲自己下去,可再見及葉齊的拚命態勢,他眉頭倏地凝重皺起,轉念間心思立變,雙刀幽光如同毒蛇出洞,劃出兩道黯淡利影噬向葉齊。

葉齊劍意通心清晰回饋十方情景,瞅都沒瞅他一眼,整個人猛然橫身擺腿,雙腳蘊注無匹罡氣踹向澹臺尊腦袋和胸口,撼蕩狂威連空氣都為之顫抖,手中劍卻依舊直取前方,一派欲與敵同歸於盡的兇狠姿態。

「無賴。」澹臺尊不敢跟他以招換招,暗罵一聲收招止勢,轉而刀勁延展往葉齊攔腰斬落,落空後又勁分雙流,一刀犀凌飛旋帶起虛實莫測的寒光,一刀陰晦內歛隨於前式之後。

晉喬飭的壓力稍稍緩解,也不再一味退避,腕部劇振抖出劍花,百道利光漫射葉齊周身要害,雙目如電鎖定葉齊,不敢遺漏每寸肌膚、每分神情的變化,這種百分之一百二的爆發力雖強,但同樣會嚴重損害身體,他相信葉齊如斯猛招絕對維持不了多久,屆時力量大幅衰減,就是他反攻的機會了。

殊不知,葉齊體魄遠非常人可比,別人是只能撐幾招,但他起碼能施展十幾式強招,而且也不會過度損害身體,晉喬飭自以為是的心機完全白費了。

澹臺尊同樣被舊有觀念誤導,並不在乎一時失利,只是緊緊追著葉齊擾其攻勢、耗其功力,三人各懷心思,在空中盤旋追逐形成一個怪圈。

這裡面最苦的自是晉喬飭,既要注意不飛出黑暗領域,又得應付葉齊。葉齊也好不到哪兒,追殺一人又被一人追殺,只有毋需防禦的澹臺尊最爽,極速運招往葉齊背後招呼,一秒就不知能揮出幾千刀。

「啊∼∼」說時遲、那時快,超音逐電的三道身影在天上也沒繞上幾圈,底下一聲絕望悲鳴再次印證卓越三人的斬獲。

卻是秦獅蓄力之勢猛然出擊,神族被圍後心境已亂,見狀正欲傾力接招,不料兩股寒勁忽以更強更猛的氣勢從卓越、牛上門身上發出,秦獅往前三寸的劍勢反而頓止。

那傢伙恍然大悟、暗呼上當,忙不迭轉勁旋移,沒想到秦獅頓挫的劍刃一頓再動,竟又霍地閃向他的脖子。

正當神族心膽俱裂,卓越二人同樣疾速斬向其頸,硬是叫那神族急遽來回的氣勁未能再發,六陽魁首便在被圍住的第三秒斷然離身,雖然他的敗亡是必然,只撐三秒卻也不得不歸功於三人絕佳配合。

「怎麼會這麼快?」感到又一族人氣機殞滅,晉喬飭本是泛白的臉龐換做鐵青泛黑,一股寒意從尾脊竄上腦門,心下產生顫慄的不安,額頭滲出細細冷汗。

卓越真是打游擊打上癮了,眼見秦獅一劍砍入神族脖頸,知悉對方再無活路,劍刃方觸對方脖頸,肌膚便頓挫反撩,曲膝彈足、飛躍入空,行雲流水不顯半分滯澀,星河倒捲衝向葉齊斜後方,劍破天川洩引無匹洪流,寒冰飆風撲向澹臺尊。

「找死。」見他一個小小先天都敢捋虎鬚,澹臺尊不由勃然大怒,雙刀交錯翻出陰暗虛渺的細利暗芒,沈聲振喝,暴取卓越。

卓越也是膽大之極,內力劇轉、暴然狂提,神鋒不避不讓的擋向刀氣,無匹劍濤竭力而發,硬生生粉碎首批暗芒,反客為主,旋腕推出「冰風螺旋」。

趁澹臺尊被卓越牽制的一瞬,葉齊霍將全身功力透體散發,氣勢如山罩定天地,臂化無影、劍罡疾斬,硬生生在黑暗領域內劃出一條清明厲流。

晉喬飭受葉齊氣勢所迫,身形不由自主的為之一緩,愈想躲卻愈難躲掉,眼睜睜看著逼命利鋒臨近腦門二尺,心下微慌,猛一咬牙挺起手中劍予以格架。


「轟呼……」澹臺尊一招無功,羞惱之色一閃而沒,真氣急轉以雙刀旋出橫空渦流,尖錐挾無上氣勁攪散湛藍螺旋,其勢不衰,幽黑再化細凌烏光漫捲飆射。

「好厲害,我還是差太多了。」卓越劍旋之力碎滅當場,只覺一股巨大扭力絞動手腕,刺骨疼痛下不敢逞強,連忙飛退舞出暴雨劍芒抵禦烏光,可惜功遜數籌、無力盡擋,眨眼間就見五道利芒穿透劍網射中卓越胸腹。

「噗∼∼」卓越被刀氣擊中瞬間,臉色倏泛一層晦暗青芒,顯然已受內傷,身形卻是毫無頓挫延滯,反是借力加速墜往地面,閃開澹臺尊攻擊範圍才仰首噴出一口血沫,臉龐忽青忽白,急運真氣化解入侵體內的陰冷氣勁,胸腹間衣衫過半化為齏粉,露出裡面耀眼金芒。

原來卓越已經穿起金身玄衣,也是能夠依仗神器防禦,他才敢大著膽子去攔澹臺尊,可無上力量畢竟強橫,神器即使能化解大半力勁,卓越仍是傷上加傷。

「二哥……」秦獅、牛上門看到卓越突然跑去打澹臺尊,可真差點被他嚇死,尤其是見他中招之際,以為他準沒命,膽都快給駭破了,匆匆撲上要替他報仇,卻又見他得保全身而退,二人連忙再沈勁急墜,二哥沒死,那當然是先顧好自己。

卓越竟未斃於刀氣之下,澹臺尊臉色一青,氣得差點當場暴走,但與此同時卻感到葉齊氣勁盛放,霸勢絕倫往晉喬飭腦袋狂劈狠斬,是追殺?是救援?他只能選擇其一。


「叮……」晉喬飭愛惜生命的很,見勢先怯,只想拖時間卻不敢拚命,力不如、氣又弱,焉能擋住葉齊強橫的爆發力,剎那金鐵交鳴,劍刃竟已崩開鋸齒般的整排缺口。

很明顯,憑其功力已無法抵銷葉齊貫注於劍的勁道,熾熾劍幕迅轉黯淡,守勢隨時可能崩潰,如今還能保持劍身不斷已算技巧絕佳了。

照這勢頭看下去,葉齊氣力先衰還是晉喬飭先被活劈,情況可真的不好講了。

說實話,澹臺尊很樂意看到晉喬飭被劈成兩半,奈何葉齊擁有超乎預料的恐怖實力,基於現況考量,他不得不關心戰友死活,唇亡齒寒,他沒一絲獨自應付葉齊的底氣,焉能放任晉喬飭讓一派狂態的葉齊給砍死,只好讓那插手擾亂的卓越順利退走。

心思一決,霎時只見空間閃過墨光奔電,澹臺尊極速推動雙刀攻向葉齊,不及眨眼的瞬間揮灑數十道流線利勁,疾速舞刀的雙臂似若消失,幽暗中連影子都看不到。

澹臺尊豁力急起直追,眨眼便將距離拉近一半,不料竟是異變突生。

葉齊直劈晉喬飭的狂威之劍斬至一半,冷厲之目精光迸閃,疾落的劍勢突兀轉折,一抹流光橫旋疾閃半圓,劍尖所向瞬間從晉喬飭身上轉指澹臺尊,斜劃的寒光化旋為刺,霍如離弦之箭射出。

身隨劍走、疾風縱天,須臾變化流暢自然、渾如天成,任誰都只能稱之一個「妙」字而無從挑剔。

晉喬飭受葉齊那融合自然之道的招式轉圜影響,明顯感受到莫大壓迫、竭盡全力防禦來勢。然而當壓力轉向,他積蓄全身的力量竟也隨著轉向流逝,絲毫未有無處施力的難受感,彷彿早已知道那招不會落在自己身上,偏偏他又深明自己不知道,詭異莫名的感覺自內心油然而生。

葉齊劍勢驟轉、氣機亦改,雄厚真氣盡入劍皇脈,洶湧冒發的罡氣消失無息,換成一股無形銳氣直衝天際,本已迅若電光的速度再增三成,身化銳凌之劍劃破空間。

修練生生不息多日,葉齊對其他招式雖無斬獲,但對劍皇脈的運用已更深一層,因功力太弱而不足以發揮劍皇脈的關係,氣走劍皇脈的外放威力遠遠不如罡氣,不過天宇奇脈就是厲害,即使無法發揮威力仍具莫大優勢,能夠增幅人劍合一,身心更容易融於自然,真氣凝實、循環更強,除開外放力量薄弱這項缺點,其餘的內勁、速度、銳氣,卻皆能更上一籌。

瞧葉齊兇悍決絕,欲誅晉喬飭,澹臺尊哪能想到他會毫無預兆的轉殺回頭,追勢搶攻反成迎面衝刺對撼,心神微怔百分之一秒,反應過來時已見葉齊近至五米,匆促間莫說閃躲,甚至連變招都來不及,心下驚駭、無暇細思,只能硬著頭皮衝到底,卯足全力殺向葉齊。

相較於澹臺尊的猝不及防,早有定計的葉齊可就比他靈活多囉,右手微動劃出一尺方圓,腕部急遽旋轉抖振,乍見寒星漫漫閃耀,妙到毫巔射入迎面而至的重重刀芒,勁擊迸、幽暗散,漫天烏光刀芒竟於一瞬盡滅,留下震散的氣波迴空蕩漾,風暴呼嘯震人心弦。

隨著刀勁毫無抗力的滅於當空,葉齊進迫速度瞬又增添三分,殺意聚凝滅魂之箭貫入澹臺尊心靈,劍化一抹流光直取其胸。

澹臺尊剛才都沒能耐挪移避讓,值此千鈞一髮之際,更無半分閃避的可能,剎那間,一篇死亡樂章似在腦海響起,心如沈石直墜萬丈寒淵,驚駭欲絕,急將雙刀橫胸擋架,畢身功力盡注刀身。

「住手。」見澹臺尊陷入絕命之危,晉喬飭亦是悚然色變,爆發恢宏鬥氣直撲葉齊,光熾烈陽、瀰天漫地,數十道光束脫體爆射,不過落於後頭的他想要攔截已成妄想,所能做的僅是逼使葉齊棄敵自救。

白熾光耀追風滅影,輝華炙芒瞬即映照葉齊全身,葉齊失去罡氣守護,無可避免的感到一股灼熱貼附體表,但也僅止於讓他覺得溫度升高而已,劍皇脈內歛的力量更勝罡氣,實際上焚融之氣就連肌肉都滲不進去,更別說要侵入葉齊臟腑。

「砰砰砰……」凌厲光束漫漫飆射而至,天幻適時自葉齊後背竄出,劍身橫旋形成絢光圓盤,雖然天幻歷經激鬥後能量減幅不低,光束威力也同樣消耗頗大,幻劍旋盾硬是叫光束一條不漏的飲恨消散。

不受任何外力干擾,葉齊貫日利虹摧枯拉朽、當者披靡,劍尖直抵澹臺尊橫擋胸前的刀身,只見葉齊手腕微不可覺地一振,刀上墨芒迸閃乍滅,恍如凡人褪去盔甲,赤裸裸的曝露在敵人面前。

「嗤∼∼」輕聲一響,在無堅不摧的悠宇面前,澹臺尊雙刀竟如紙板一般被直接洞穿,他那臉龐只能留下一抹匪夷所思的驚詫與絕望,左胸便遭葉齊運足真氣的劍鋒生生刺入。

絕望眼神擴張渙散、陰蝕鬥氣崩消泯滅,晉喬飭立知澹臺尊敗亡,他不為宿敵的死而心傷,可卻難免有股兔死狐悲的哀意,狠一咬牙,真氣狂催,繼續挺身殺將過去。

哼哼∼∼晉喬飭至今仍以為葉齊很快就會氣空力盡,否則肯定會抓緊時間逃命,而不是做出如斯愚昧的舉動。

葉齊感知晉喬飭挾烈焚氣濤近至背後,身形當即一百八十度回轉,嘴角冷峻勾起,似乎早在等著他送上門,真氣運回正常經脈,罡氣暴漲震散熾熱剛烈的炫目氣芒,劍光飆空將對方籠罩。

雙方速度遠超音速,氣勁迭發交擊之際,適才晉喬飭喊出的「住手」二字方傳入耳,葉齊靈光一閃、笑意更濃,語帶奚落道:「他有你這種戰友還真倒楣,我就說嘛,你們二族怎麼會聯合在一起,原來也是各懷鬼胎。」

他聲音不大,但已足夠傳入距離頗近的魔族先天耳裡,偏偏葉齊嘴巴在動,手中勁道反而愈趨激烈,打得晉喬飭氣鬱胸口,有苦說不出,狼狽的左閃右躲。

「到底怎麼回事,他的力量怎麼恢復正常了?怎麼沒有變得衰弱?不可能,不可能呀!」直到葉齊講完話,晉喬飭也沒心情反駁了,心底懼意不自禁地浮於表面,先前二對一僅是心驚,身體的壓力並不強烈,現在單挑,他終於清晰感到葉齊實力之悍,左支右絀,再難組織反擊。

葉齊天上建功,底下亦再傳捷報,秦獅、牛上門躍向秦虎合攻一魔族,卓越化解體內陰蝕勁力後也不客氣的加入,四打一,轉眼就將魔族給亂劍分屍,只餘一聲淒厲迴盪四野。

「齷齪小人。」長老身亡又聞葉齊風涼話,眾魔族不由眼泛紅絲,悲憤、怨毒地瞥向晉喬飭。

晉喬飭素來以陰險卑鄙著稱,兼之神、魔二族本就是敵非友,他們竟沒一人懷疑是葉齊挑撥離間,一魔族急起摧山厲勁震退熊掌,自己亦是借力飛退大吼道:「撤退。」

族人迅速殞身滅命,此消彼長,再拖下去連他們都將命留當場,另三名魔族似也興起相同念頭,不約而同疾速退後,只比第一人慢個半秒喊出「走」字。

二名神族因上司還在戰鬥,略一遲疑便再也走不掉了,想要斥罵魔族背信棄義,奈何在芷兒、霜兒焚天霸地的槍劍厲芒下,連開口的餘力都沒有,然後郝過冬、侯豐收就側轉圍上,卓越、熊掌也跟著湊一腳。

更惡劣的是他們還不肯六打二,而是霜兒狂招逼得一人狼狽跌退,另五人圍剿一神族,那傢伙還打個屁呀,沒兩招就給排山倒海的氣浪埋葬,死前眼神流露深切的怨恨不甘,似乎在說「五打一,你們還要不要臉呀」!

他也是太倔,就不會換個思維方向,以一名不算厲害的先天,他能被五名先天圍毆,其實也算得上是項榮耀了,當然,即使他願當成光榮,他今日只能排行老二。

獨戰霜兒的神族實力太差,根本找不到機會脫身,不一會兒被另五人圍上,直接一招灰飛煙滅、死無全屍,連想給個譴責的眼神都來不及,榮登「遭圍殺榜」第一名。

逃走的魔族倒也沒忘記還有同伴,其中二人順向衝向護天光幕,心懷對晉喬飭的怨懟,他們不願再與神族贅言,居然趁三神族糾纏浩飛時發招攻擊光幕,嘴上大喝道:「快走。」

裡面魔族專心致力執行自己的任務,尚未發現澹臺尊已死,一時間亦搞不清楚狀況,但儘管不解,他們見及同伴態勢也沒多少猶豫,心神微愕便即放棄黑暗領域和幻靈桎梏。

「你們做什麼?」外頭三名神族竭盡全力牽制浩飛,難抽餘力關注葉齊他們的戰況,同樣不曉得局勢已於瞬息翻轉,突見魔族舉措不由心下大驚,疾言厲色的大加斥喝,當然,沒人會去回答,反倒是他們情緒受擾立現破綻。

浩飛見機拍振雙翼,電光石火間從對方守勢的空隙穿過去,巧妙借助氣勁流動再加極速,一腦袋撞向護天光幕,三神族轉過身再想攔阻已經太遲。

護天光幕受魔族攻擊後已趨薄弱,擋不住浩飛趁虛而入的撞擊,砰然一聲悶響立見光面崩散一個區塊,浩飛稍微一頓,拍翼再起萬鈞力,飆舉電至化身利矢銳鋒、直取才剛站起的魔族殺手。

這名不靠自己殺人的殺手反應也不算慢了,修長的手掌迅自腰間撫過,碧芒閃爍的利刃旋即斬向浩飛。

可惜他只是快,措手不及下已顧不上巧妙,遇上快且巧的浩飛,注定他無法活過今時,墨電掣閃,浩飛再施拿手好戲,差之毫釐的貼近刃鋒迅捷飛掠直透其胸。

若是一名真正從生死殺伐走過來的殺手,敏銳、機變、矯健無一或缺,興許還有一點機會避開,但他不是,利刃急撩欲將浩飛挑開,浩飛卻已踏上他的胸口,絲毫不受他護體真氣阻滯,利爪勝似細刃針鋒刺進心臟,振翼旋轉活生生將他胸膛挖出雞蛋大的空洞,鮮血汩汩噴湧。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9.12.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