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擄美同行
第二集 迷霧叢林
第三集 雙劍合一
第四集 劍意怒殺
第五集 我是大哥
第六集 無生空間
第七集 滅匪結怨
第八集 上古魔族 
第九集 強迫認師
第一章 ∼意識之境∼
第二章 ∼師兄悠宇∼
第三章 ∼浩飛認主∼
第四章 ∼掌論勝負∼
第五章 ∼仇之決定∼
第六章 ∼精益求精∼
第七章 ∼拍賣對壘∼
第八章 ∼魔法晶石∼
第九章 ∼草藥滿載∼
第十章 ∼無端受襲∼
第十集 風雲始動 
第十一集 霉運缠身 
第十二集 強者頻現 
第十三集 生死試練 
第十四集 大發利市 
第十五集 擒魔示眾 
第十六集 生死之戰 
第十七集 築音逢劫 
第十八集 風雲迭變 
第十九集 不死之心 
第二十集 滅魔之盟 
第二十一集 永恆之始(完結篇) 

劍傲蒼穹
作 者
御流風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0.08.1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6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116312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71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78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7.12.1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章 ∼仇之決定∼


踏出下山路,悠宇終於能夠發表自己的亢奮道:「師弟,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葉齊心生詫異道:「你明白什麼?」

悠宇道:「我明白老爹為什麼要讓我的精神與你聯結共鳴了。」收到葉齊疑惑之念,它隨即道:「老爹是希望我能藉此獲得成長。」

葉齊仍是不解道:「你不是很強嗎?為……」

「不是力量的成長,而是心靈的成長,我自誕生就是無敵的存在,無論遇上什麼事,老爹都能輕鬆搞定,以你們人類的話來說,我就像個從未經歷過挫折的二世祖,平淡得連情緒波動都極弱。」

悠宇感慨地道:「你知道嗎?我連適才戰鬥的刺激感都未曾有過,從初始的緊張、興奮到對掌的決絕,因有前提的亢奮,勝利來臨時我也體會到前所未有的歡喜,那種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葉齊訝道:「不是吧,難道你當年與什麼十大強者決戰也沒感覺?」

「那麼久的事,我哪還能記得那種感受呀!」悠宇頓了一下又道:「我想那也是因為我還不夠成熟,我擁有強大的力量,可是我卻無法創造生命,或許就是缺少各種情感吧!我如今唯一完整的情感大概只有親情,對於你的感覺,我一切都很新鮮,就像對夢兒的愛,對其他人的情、義、怒……」

聽不下去了,葉齊心靈一顫,又驚又愕道:「呃……那你不就跟我一樣愛夢兒?」

悠宇忍不住又罵道:「笨蛋,我只是體會你的情感,可不是你喜歡什麼我就跟著喜歡什麼,我愛也該愛上劍才對。」可憐,它就算理解愛的真諦,也注定要當很久很久的單身漢,畢竟「天寰星」絕對找不到它的愛劍。

葉齊這次毫不在意,拍拍胸脯鬆了口氣道:「還好。」

芷兒見狀還以為他硬拚一掌受到暗傷,緊張地道:「葉齊,你胸口怎麼了嗎?」

「呃∼∼沒事。」葉齊笑笑回了一句,還故意把胸脯挺得高高,心中又道:「師兄,我們才經歷這麼點事,你真的已經確定二師父的目的嗎?」

悠宇一副天經地義的意思道:「當然了,父子連心嘛,我怎麼會不瞭解老爹的想法?」

「那就好,我們師兄弟就一起慢慢成長吧,你長情感、我長力量。」葉齊笑了一笑,轉動脖子看向眾人,此時那幾百人仍在後頭不遠而已。

胡勁松上前對葉齊豎起拇指道:「真有你的,居然連司馬天易都輸你三步,你這還算初入先天嗎?」

「僥倖、僥倖。」葉齊嘻嘻笑道,臉上自傲的神情卻更像在說「那還用講,憑他也想勝我,呸」。

「哈哈……」胡勁松一眼便讀懂其中涵意,豪邁嘹亮的笑聲迴盪繞林,但傳入後方赤雷門耳中,怎麼聽都大不是滋味。

芷兒搖了一下葉齊手臂,嬌嗔道:「那天你到底跑哪去了,我們都找不到你,嚇死我們了。」

此話一出,眾人眼神俱落至葉齊身上,他們實在想不通葉齊幹嘛要搞失蹤。

葉齊不急不徐道:「我那天突破至先天境界,可是不知怎麼回事,我竟然走火入魔般真氣失控。」

「啊∼∼」芷兒最沈不住氣,當場一聲驚呼。

眾人亦是心悸,在敵人包圍下走火入魔,肯定陷入九死一生之局,只有夢兒毫無異色抱著葉齊臂膀,美眸輕闔,一臉愜意自在。

「我那時候也真以為要沒命了,可就在命懸一線的時候竟為人所救。」葉齊黯然道:「可是,他卻也因此而消亡。」

眾人不由驚愕莫名,胡勁松詫然問道:「既能在那情況救人,起碼也該是先天高手,怎麼會自己反而沒命了?」

葉齊眼神掃過卓越諸人,最終停在胡勁松臉上,喟然道:「抱歉,救我的人與二弟他們有莫大關聯,我暫時無法透露,若二弟願意,以後再由他告知你吧,請你見諒。」

胡勁松轉頭看向他們,見他們竟比自己還要訝異,雖覺好奇也只能壓下,不以為意道:「這有什麼好道歉的,這世上誰沒有祕密呀!」

眾人皆是豁達之人,具有共同的語言,很多事不用講得太清,只要明白不存在芥蒂就行。

卓越諸人互視一眼,實在猜不出葉齊所說的人是誰,只得聳聳肩,晚點再問了。

霜兒穎慧心巧,見一向開朗的葉齊為此變得沈悶,遂轉開話題道:「葉齊,浩飛的眼睛變成金色的了,真是奇怪。」

葉齊眉梢輕挑,朝她一笑道:「妳可不知道吧,這隻賊鳥總算認我為主了,所以眼睛才變金色。」

大夥兒聞言又是一陣驚詫直往牠瞧,浩飛果然是很古怪,有些魔獸是會主動認強者為主,可也沒聽過有哪種會變色的。

葉齊接著問起這幾日情形,最是活潑的芷兒就吱吱喳喳說個不停。

聽她講完鄭柏彥派人幫忙找,葉齊就順口問道:「我剛才怎麼都沒看到他們,對了,鄭玟瑜呢,呵呵∼∼小松沒……」

「大哥。」卓越輕喚一聲打斷其言,以眼神示意他別提此事。

葉齊一見就明白自己說錯話了,只是搞不懂是哪兒不對。

正當他發窘乾笑,胡勁松卻是主動道:「我跟鄭玟瑜再無半分瓜葛了。」

「呃∼∼」聞其直稱公主姓名,葉齊愣怔地皺眉蹙額,怎麼才幾天就鬧翻了?

芷兒也不瞭解此事,同樣流露不解之意。

「赤雷門何等威勢,一聲喝能令多少人心顫,一句話能令無數人低頭,『真倫帝國』雖是兵力強盛,強者數量卻是遠遠不如,不願和他們交惡也是理所當然,皇子、公主尋求他們支持都來不及了,縱使一絲嫌隙都嫌太多,更別說要與他們反目。」

胡勁松語氣極為冷靜,彷彿此事與己無關,可是,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眼神掩藏的怊悵,也已明白所為何事,葉齊想到此事由自己引起,一時蹦不出半句說詞。

侯豐收拍拍胡勁松肩膀開解道:「天涯何處無芳草,其實我們江湖人與皇親國戚本就很難圓滿,這點你自己應該早已認清,尤其你的身份又非比尋常,現在看透他們的為人,把關係釐清也好,省得將來左右為難,情傷也更重。」

胡勁松面部肌肉跳了幾跳,語氣不自覺地有幾分激動道:「我以為她不一樣的,她沒有權貴人家的奢靡、驕縱,從來都是謙恭有禮,誰知……最終……權勢仍舊重於一切,那情義、救命之恩,在她眼裡又算什麼呢?」

他愈說愈是沉重、黯然,侯豐收乃至眾人都難以插嘴,他們明瞭,當自己對一個人的信任付諸東流,誰能不為破滅的期盼心痛。

胡勁松闔起眼簾,重重仰首舒開心胸悶氣,再睜開雙眼,腳步輕盈落地竟是灑脫而笑道:「不過就如豐收所說,現在撕破臉也好,以免將來牽涉到更為複雜的情勢,呵呵∼∼這件事愈憋愈悶,酣暢一吐還真舒服了不少。」

何魚一把搭在他肩上道:「既然舒服了,就別再回首多談,來聊聊山裡的情況,看這人潮絡繹不絕,有沒有調查出些什麼?」

「是上古魔族八成沒錯,但仍沒能把他們出現的原由弄明白。」胡勁松一拍大腿道:「對了,第四峰已經發覺魔法陣,我們有高手過去勘察,還不知有無收穫,現在葉齊回來,我也就安心了,待會兒去問問,晚點再找你們。」

「嗯∼∼那我們就先出去了,夢兒這丫頭……」夢兒竟是抱著葉齊臂膀昏昏欲睡,葉齊索性將她抱起,搖搖頭,面容帶起一絲苦笑,還有……濃濃的寵溺。

「嚶∼∼」夢兒聽到葉齊說到自己,甫開眼簾便覺身子一輕,嬌聲吟、眸流轉。

看到大家都望著自己,她羞得玉頰飄泛紅霞,當即學起鴕鳥埋首於葉齊襟懷,眼不見、心不羞,享受這只屬於她的幸福,芷兒見狀又是好生羨慕一把。

胡勁松笑道:「嗯∼∼出九連山後往西南方不遠有個『冬果鎮』,你們就去那裡的『十津館』,我找你們方便。」

「好∼∼你自己小心點。」

「安啦,四峰中半數魔獸都被宰了。」胡勁松揮揮手飛躍而去。

葉齊諸人提高速度前往冬果鎮,在十津館訂下房間,這些天大家吃睡可也都有所不足,順便點餐叫侍者送至房裡。

十幾人當然不會擠在一房吃飯,卓越八個臭男人一組,葉齊道:「你們吃慢點,先別各自回房,我等下有事跟你們講。」

「好∼∼等你過來。」卓越他們心知葉齊應是為了說明那與自己有關之人。

夢兒三女幾日來都沒胃口,吃下肚的食物寥寥無幾,如今憂愁盡去,等到飯菜送上門哪還容情,簡直是以風捲殘雲的速度在消滅佳餚,唯一的大男人反是最斯文。

兩個美女吃相不淑女,一個小孩食量亦是恐怖,浩飛更別說,嘎嘎叫著要吃更多。

葉齊惱得運轉真氣,一拳往牠腦子敲下去道:「吃吃吃∼∼你就會吃。」

「嘎∼∼嘎∼∼」葉齊終於達成長久的願望,防禦超高的浩飛挨一拳後連聲痛叫,然而牠卻是理直氣壯道:「你是我的主人了,你要負責給我吃大餐。」

「主?我把你煮了啦!」葉齊更氣,牠那什麼邏輯,當主人是欠牠喔?葉齊將意識注滿兇惡的氣勢道:「以後你就是我的私有財產了,不乖就揍你。」以前好像也是常常揍吧,只是不痛而已。

「嘎∼∼嘎嘎∼∼嘎……」浩飛不再以意識交流,邊吃東西還邊叫,就像在鬧彆扭偷罵,絲毫沒有「家禽」的自覺,葉齊也拿這愛撒野的傢伙莫可奈何。

「夢兒好飽。」夢兒可愛地拍拍小肚肚,吃飽喝足、睏意又起,瞇起眼膩著葉齊道:「主人睡覺覺。」

葉齊捏一下她秀雅的鼻尖道:「妳這丫頭還敢撒嬌,這幾天哪像個姊姊,都是妹妹在照顧妳。」

夢兒抬起頭,癟著小嘴倒是滿臉委屈,水汪汪的眼睛淚光蕩波道:「主人不見了,夢兒想主人……」

葉齊忙不迭安慰道:「乖乖∼∼是我不好,不該搞失蹤。」

夢兒還真的附和道:「嗯∼∼是主人不好。」

「噗嗤∼∼」芷兒、霜兒忍俊不禁,同聲失笑。

愛哭的夢兒比浩飛更讓葉齊無可奈何,沒好氣的白她一眼,小妮子馬上一副受到驚嚇、嬌怯憐人的容顏。

葉齊所有脾氣都沒囉,只得搖搖頭、站起身道:「妳們也應該累了,好好睡一覺喔,我們回房去了。」

眼神觸上芷兒戀戀不捨的美眸,似在訴說幾日擔憂一時半會還未能紓解,葉齊心中情弦乍受撩撥,回憶起自己與芷兒相處數月感情愈濃,不過親密度好像沒能追上呢!思潮旋湧上心頭,他又狡黠笑道:「對了,芷兒這幾天表現可嘉,我應該表揚一下才對。」

芷兒還未答腔,霜兒已是不依道:「你偏心,那我呢?」

葉齊一本正經的抬手撫摸霜兒小腦袋道:「嗯∼∼霜兒當然也很好,謝謝妳,乖乖∼∼」

霜兒驀地一怔,半晌才回過神來,雙眼幾欲噴火,小腳猛跺道:「這就是你的表揚?」

葉齊正顏點頭道:「對呀!」

芷兒嘻嘻取笑道:「小孩子這種鼓勵就很好了。」然後忙爭取道:「我呢,我怎麼看都不是小孩喔!」

她暗地期待,只要是不一樣的表揚,她可就能好好奚落霜兒了。

葉齊又是正經八百道:「當然,芷兒就表揚一個吻好不好?」

「呃∼∼」芷兒神情驀然呆滯,不知是不是自己聽錯。

她還沒反應過來,身邊流風輕拂,葉齊已嘟著嘴貼住她粉紅溫潤的香唇,芷兒嬌軀剎那間凝若僵固,心臟彷彿完全停止跳動。

「呵呵∼∼親到了。」葉齊一轉眼又摟起夢兒竄出房門,只剩嘻哈之聲傳進呆若木雞的芷兒耳中,這算什麼獎勵嘛,給人的感覺好似更像偷香。

「咚∼∼咚∼∼咚∼∼」芷兒心房一回復工作便加足馬力,小鹿兒撞個不住,一手按住幾要跳出來的心臟,一手摀著熱炙炙的臉頰,她這當事人倒是一點不覺被佔便宜,紅雲遍身、香魂若離,喃喃道:「葉齊親我了,呵呵∼∼親我了……」

霜兒略顯氣悶的瞪眼道:「喂∼∼妳在發什麼花癡呀,瞧妳樂的,真不害臊。」

現在無論什麼話都影響不了芷兒美妙的心情,滿臉緋紅、神情沈醉道:「哼∼∼妳小孩子懂什麼,這是親密的證明,表示葉齊也真正的喜歡,不∼∼是愛,是葉齊對我的愛……」愈說、愈想,芷兒俏臉的笑意愈發深濃,初吻,來得突兀而充滿驚喜。

看著她,霜兒眼眸忽閃忽閃卻是透出幾分迷茫,沈默不語,搖搖頭走入浴室洗澡,自己一個人杵在裡面發起呆來,心想:「愛意嗎?葉齊、姊姊還有大家都是我親近的人,我很喜歡和大家在一起,可是我為什麼就不像芷兒那樣呢?愛,是因為我還沒遇上真正喜歡的人嗎?」

苦惱的霜兒卻不明白,她的心智已是成熟沒錯,實際上的心性、生理卻仍停留在小孩階段,她有對父母的愛,可是,對異性的情感最高也止於喜歡,因為她心性與生理還不夠成熟,對男女關係無法「不自主」的產生感覺,自然也就無法理解芷兒對葉齊的那種愛戀。


夢兒由著葉齊輕托纖腰飄出房門,垂著螓首偷偷瞥視,貝齒咬著下唇,一派淒楚神態暗忖:「夢兒的表現很差勁,主人討厭夢兒了……」

葉齊哪還不知她在亂想什麼,抬手勾起夢兒下巴,在那粉嫩香唇重重一吻道:「夢兒也有,呵呵∼∼有沒有吃醋呀?」

夢兒一有了「獎勵」,愁緒立消、笑逐顏開道:「夢兒才沒吃醋。」

葉齊笑道:「以後我娶芷兒當老婆,那妳吃不吃醋?」

夢兒不假思索道:「才不會呢,夢兒是私有財產,主人娶好多好多老婆也會更喜歡夢兒一點點,對不對?」說著,湛藍眼瞳滿含期待緊盯葉齊,說一句不對就哭給你看。

葉齊莞爾道:「笨夢兒,我哪裡去娶好多好多老婆呀?」打開自己的房門,拍拍夢兒香臀道:「好了,妳先去洗澡睡覺。」

夢兒嬌憨地道:「夢兒要跟主人一起洗澡,而且夢兒沒主人睡不著。」

雖然二人已是親密到不能再親密,聽聞夢兒瀰漫旖旎意韻的甜膩聲音,葉齊仍是感到血流加速,彷彿夢兒完美無瑕的嬌軀已赤裸裸呈現,身體一熱,胯下男性象徵頓時有了反應,充份表現出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本色。

「呵∼∼夢兒實在太誘人了。」葉齊嘿嘿淫笑心忖,可惜還有正事要辨,只好摟著夢兒轉向進到卓越房裡。

侯豐收見到他進門便迫不及待道:「大哥你可終於來了,我們怎麼猜都猜不到你說的人到底是誰,快說吧!」

葉齊面色沈凝坐下,取下異空石項鍊道:「你們還能感受到這項鍊的能量嗎?」

一見葉齊肅穆神態,八人也都歛去嘻嘻哈哈的笑臉。

卓越搖頭道:「感覺不到了,我們也是有些疑惑。」

葉齊深深吸了口氣,直接一語石破天驚道:「救我的人就是你們師父。」

「什麼?」縱使八人再沈穩,也按捺不住那股由衷震撼。

卓越雙手撐桌站起,他相信葉齊這時候絕不會跟他們開玩笑,以他之冷靜,聲音亦顯顫慄道:「大哥,難道我們所見的屍骸不是師尊?」

葉齊沈聲道:「不,他就是你們的師父狄海奕。」

八人畢竟是自修而成,對無上高手的瞭解太過稀少,根本未曾聽過此名。

卓越激動地道:「狄海奕?是我們師尊?」看到葉齊點頭,他更是感到奇怪,已死之人又怎麼救人,無從細思便忙問道:「你怎麼知道……師尊是什麼人……到底發生什麼事……師尊……」

連如此沉穩之人都忘記發問該分個條理順序,由此便能推斷其他兄弟會有多麼激動,只見眾人咂嘴不止、猛吞口水,眼巴巴看著卻吐不出個話來。

夢兒感到氣氛異樣,倚在葉齊身上連動都不敢動一下,生怕打擾到眾人,只有明亮的美眸滴溜溜地亂飄。

「是這樣的……」葉齊明白他們的心情,有條不紊地將自己所知的狄海奕生平講述一遍,當時的經過、狄海奕說過的話,一件件毫不遺漏。

聽完一切,卓越八人有自豪更有悲傷,原來師尊竟是與魔武狂人相若的強者,可是卻已真正的死了,雖然,他們認為師尊早已亡故,如今的哀悼卻是依然濃郁。

只不過,此時他們還有一股針對性的仇恨,咬牙切齒地喃喃道:「魏釔聖,其他人又是誰……」

等到他們冷靜了一些,葉齊才又道:「這儲物空間內的物品是我從狄前輩那裡拿來的遺物,交給你們收著,唉∼∼若非為了救我,前輩也不會這麼快……」

卓越抬起頭來,嚴謹肅穆道:「不∼∼若說讓師尊消耗能量,一個空間傳送的能量怎麼和改善體質、冰封蘊生機的消耗相比,說到底,師尊還是為了我們才將能量消耗至最低點。」

「嗯∼∼」熊掌附和點頭,然後接著道:「不過師尊願意出手,就表示他老人家認為值得,我們也不用為此過於自責,逝者已矣,我們如今更該做的是為師尊報仇。」

眾人俱是狠狠的點頭,師父的抉擇不是他們所能左右,只能懷著滿腔的感激,自責無益,可是,師父的仇若是不報,便枉為人徒。

卓越拿起項鍊試了一下,將物品取出後,欲將它遞給葉齊道:「大哥,這項鍊還是你留著吧!」

葉齊搖頭道:「不用了,你們應該也有發現我的劍變得不同吧!」

卓越側首看一眼悠宇,疑惑地點頭道:「嗯∼∼劍柄似乎相差不遠,可是……」

葉齊解釋道:「我也說過,以前分日劍曾是二把合一,後來我又找到一把,這次適逢其會再次將它們合而為一,才知道它原來是分散為三部份的神器,它也有個儲物空間,現在項鍊已失能量,我再戴著也是浪費。」

葉齊還不準備說出悠宇之事,那種事太離譜了,自己若非親遇,恐怕也不會相信,目前又沒辦法證明,說出來不一定會被當成被上古魔族打壞腦袋,要不就是走火入魔產生幻象。

卓越聞言亦不矯情,點點頭將項鍊收回去,眾人又沈默下來,腦海思緒卻如蔓籐叢生、雜亂無章,魏釔聖,神族天上天境強者,甚至魔族可能也是,要對付這種高手太困難了。

「你們也別太過著急……」葉齊明瞭他們內心的躁亂,再說幾句便起身回房不加打擾,給他們時間平心靜氣好好整理思路。

他們自然也是懂得這層道理,想了一下便各自回房思考,沈穩的人就是有這種好處,不會在心神不寧時再亂嚷嚷,那只會讓思緒更亂而已。

談了那些事後,葉齊也沒玩鬧的心情,美美地和夢兒洗個鴛鴦浴後睡覺,偏偏精神太好,躺了半小時也睡不著,索性修練起劍皇脈。

「咦∼∼這個好。」葉齊這才發覺劍皇脈的好處,只要用一絲意念來運動真氣,那真氣便會主動周天運轉,管它身體動著、躺著都不受影響。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12.1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