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擄美同行
第二集 迷霧叢林
第三集 雙劍合一
第四集 劍意怒殺
第五集 我是大哥
第六集 無生空間
第七集 滅匪結怨
第八集 上古魔族 
第九集 強迫認師
第十集 風雲始動 
第十一集 霉運缠身 
第十二集 強者頻現 
第一章 ∼遭遇強阻∼
第二章 ∼大殺八方∼
第三章 ∼強弱懸殊∼
第四章 ∼天音俠侶∼
第五章 ∼雪中送炭∼
第六章 ∼丹碎脈成∼
第七章 ∼師叔乍現∼
第八章 ∼絕世神威∼
第九章 ∼再逢殺劫∼
第十章 ∼真相大白∼
第十三集 生死試練 
第十四集 大發利市 
第十五集 擒魔示眾 
第十六集 生死之戰 
第十七集 築音逢劫 
第十八集 風雲迭變 
第十九集 不死之心 
第二十集 滅魔之盟 
第二十一集 永恆之始(完結篇) 

劍傲蒼穹
作 者
御流風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0.08.1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6年月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116312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711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78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8.07.2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章 ∼丹碎脈成∼


「你們都留在外面,夢兒也是,乖∼∼嘴再噘都能吊三斤豬肉了啦!要隨時備戰,一有事就開打……」葉齊怕對方玩陰的,細心叮囑並請華佑謙夫婦、韓剛軍留下,免得對方偷襲擒捉人質,自己和浩飛與他們周旋,談判失敗的話應是不難逃出。

彭漢鴻見狀眼眸隱晦的閃過一抹陰鷙,未與之多說什麼,跟其他人商討幾句便也同意,只是派出所有人將他們包圍,還吩咐說他們一有逃跑的跡象就發出警報,雙方的戒備心皆是高至頂點。

「唉∼∼」陳鎮平瞧得是直搖頭,這樣的氣氛下還能好好談嗎?就算能談,短時間內無法查出真兇必會有人再行挑釁,雖早預知事情不好處理,他眉宇皺折乃是陷得愈深了。

然而∼∼他絕想不到,變故不單來得超乎預料的快,更是快得讓他無從緩頰。

甫進大廳,彭漢鴻突地攔在葉齊面前道:「葉齊,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

「什麼事?」葉齊不曉得他這時候還想講什麼,張大眼睛訝然問道。

「無論真兇是不是你,我師侄之事你都需給個交待。」

後一句彭漢鴻說的極快,葉齊一時也沒能理解他說的師侄是司馬天易,但葉齊也沒機會再行細思了。

彭漢鴻最後「待」字方出,右臂乍然一動,攥緊的拳頭竟是直擊葉齊腹部,狠厲異常不留餘地。

儘管葉齊早已考慮到事情不會順利,可也未能料到襲擊會來得這般突兀,猝不及防連腦袋也只閃過一個訝然問號,條件反射的應變取代一切,身體瞬間後仰,振掌欲以阻擋。

奈何,雙方距離太近,僅僅二尺不到,葉齊身形方退三寸,眼底餘光便見拳影閃至,倉促更難比擬蓄勢,雙掌翻合竟是拍到拳風就被彈開。

彭漢鴻拳勢毫無阻礙地擊中葉齊腹部,奔雷內勁兇猛透發,衣料頓時粉碎化灰。

剎那間,葉齊只覺沛然莫之能禦的電流貫腹入丹田,電勁狂烈摧枯拉朽將丹田瞬息撕毀,護體罡氣完完全全沒有抵擋的能耐,直到此時,彭漢鴻出拳破空之音才傳入耳中,足見其速之疾。

「轟……噗……」葉齊如今沒有閒思考慮其他,真氣失去丹田這個「家」,當即從溫馴的家犬變為兇悍魔獸,赫然在體內輻射般爆發,毫無目標、規律地奔襲渾身經脈,他彷彿都能聽到丹田傳出的炸響,烈不可抑的勁力撼盪內腑,喉頭一甜不禁噴出大量血沫。

「哼∼∼」彭漢鴻一拳得手倏又急退,冷酷的臉龐流露蔑笑不顯分縷愧色,似乎偷襲是理所當然的。

「嘎∼∼」葉齊肩上的浩飛高亢怒鳴,金目閃爍肅殺厲芒卻未發動攻擊,不知葉齊情況如何,牠不敢擅離。

陳鎮平錯愕地愣在當場,瞪得老大的眼睛滿是不可思議,難以想像堂堂一名先天高段的強者會齷齪如斯。

姚璟勳氣勢悍然暴漲,面如金剛、怒目含煞,一手往後扣住長棍厲喝道:「彭漢鴻,你這卑鄙小人竟敢逞兇。」

其他強者雖是驚訝,此時卻也不會去批判彭漢鴻,甚至有人冷笑幸災樂禍。

彭漢鴻竟是理直氣壯道:「哼∼∼本人師侄功力為他所廢,我只是討回這筆帳而已,你嘴巴放乾淨點。」

「你報仇老子不管你,但老子看不慣你的無恥手段。」姚璟勳殺氣滿盈,大有立動干戈之意,他性格剛烈,最是厭惡卑劣之輩,而且金巖宗與赤雷門也是出名的不合,每每有他們雙方在的地方,氣氛都特緊張。

尤其如此場合、如此手段,彭漢鴻的作為已不是狡詐可以形容,根本是卑鄙到比之最無恥的邪魔歪道也不遑多讓。


「哼∼∼」彭漢鴻強詞奪理道:「膽敢傷我赤雷門之人自該受到懲戒,我赤雷門行事也輪不到你金巖宗來管,何況我也只是廢他功力,如果他真是兇手,等罪證確鑿亦無虞會讓他逃跑,即便不是,他先前如老鼠亂竄逃避配合之事亦不會再發生,更有助於我等調查。」

姚璟勳聞言直被氣得渾身哆嗦,不要臉的人見過,但還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強者,不知赤雷門是否也內外雙修,功力愈高臉皮愈厚。

同樣來搶奪神器的人亦有幾人面露不齒,真把在場的人當瞎子呀!你行事下流承認也就算了,何必說的冠冕堂皇,只是徒令他人再添鄙夷。

不過,赤雷門作風本就如此,反正他們做的事是對的,所以不准他人在背後說三道四,如果承認做的不對,那別人批評時去教訓就名不正、言不順了嘛(的確是將霸道進行到底)!

「嘎∼∼」

陳鎮平本欲上前為葉齊檢察傷勢,卻見浩飛勃然怒鳴、雙翼刃揚嚇阻。

他不願以動武強行靠近,嘆了口氣便又退回,看著葉齊似乎在考慮某事,同時也發覺情況似有異常。

葉齊疼痛扭曲的臉龐竟是泛起桃紅,而且彤彩急遽加深與該有的蒼白截然相反,好像既痛苦又亢奮,可是氣息卻在迅速衰減。

陳鎮平閃過一抹詫異,不過也未靜心思索,而是在另一件事上做出決定,移目凝注彭漢鴻道:「既然意外是於我居中調節時發生,我就必需義不容辭的負責當事者安危,在證明葉公子是兇手前,或他根本不是兇手,只要他功力未復的一日,無論是誰做出傷害他的舉措便是與聖慈閣為敵。」

「陳鎮平你……」彭漢鴻聞言面容頓顯猙獰,目光暴虐如欲噬人,沒想到陳鎮平會做出如此承諾。

他本是想廢掉葉齊功力後再將事攪混,屆時更有機會搶奪神器,哪想如今適得其反,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回應,總不能說搶劫也是對的嘛,他內外雙修的臉皮功可還沒達到無上境界。

另有數人臉色亦是一緊,見到葉齊功力被廢,他們何嘗不是打著相同主意,同樣對自己充滿信心,但要與聖慈閣為敵又是另一回事了。

「咦∼∼怎麼會這樣?……」浩飛感覺到的氣息很古怪,葉齊的力量好似沒有消失,可是牠又很緊張,因為意識連絡不上葉齊。

「完了。」葉齊丹田粉碎的瞬間只剩此念,失去功力還如何與眾人抗衡,詎料,痛苦才剛剛開始,真氣亂流爆發後竟未消失,反是又詭異的自經脈逆竄而回。

可是,真氣性質卻與平時迥然大異,那是一股炎浪熱氣,不,用熱氣形容太小兒科,那根本是一道道沸騰的岩漿,狂暴熾沸的真氣席捲千經百脈,再細再小的部位也無法避免。

「啊……」承受自骨子裡竄升的灼熱滾燙,葉齊心靈不禁淒厲慘嚎,思緒皆遭焚融全身的痛苦淹沒,一秒勝似一世紀漫長,幾乎產生就此死去的希冀。

「你想死嗎?就這樣放過仇人?就這樣丟下愛人?就這樣捨棄朋友?對得起你師父嗎?」悠宇的聲音倏自心靈深處炸響,雷霆霹靂句句撼動葉齊意識,深刻地將葉齊最重視的人與事一股腦兒搬出。

「喀∼∼」葉齊身心俱震猛炙再泛生機,意識無比痛苦道:「師兄……怎麼回事?」

悠宇道:「你不是問過我有沒有法子立刻將劍皇脈融入自身?其實是有的,就是廢去你原本的丹田,劍皇脈形成的丹田會主動取代它並徹底改造經脈,成功後劍皇脈將真正成為你身體的一部份。」

「但這過程是直接在你身體開創新脈絡,你想想,一根鐵絲在你身體裡鑽洞,你會不會痛?何況你的經脈又不止一條,時間雖短,你所要經受的痛楚至少堪比你一生疼痛的總合,承受不住便唯有死。」

「啊∼∼」葉齊心底爆發出淒慘至極的嚎叫,身體表面卻無反應,只是面孔、肌肉出於神經作用而顫慄,誰也想不到他體內竟產生奪天地之造化的蛻變。

真氣回歸只不過是開端,腹部丹田瞬間新生吞納百川匯流,緊接著,氣海內勁炸開千百亂流,勢勝天川傾瀉、勁勝火山爆發,彷彿無數毒蛇侵襲全身。

一條條毒蛇更是渾身散發熾氣,有自奇經八脈竄動進行強化淬鍊,亦有直接鑽透臟腑、血管、筋骨開通劍皇脈分佈之經絡,灼熱炎勁直要將身體烤熟,儘管葉齊心若磐石亦是痛不欲生。

悠宇聲音又起:「記住,撐下去,否則就死定了,聽到彭漢鴻說的話沒,你能就此死去嗎?就為了他,都得活著報仇。」

「吼……」雖然葉齊對身體的感覺僅剩無邊痛苦,可是仍清晰地聽到彭漢鴻那段狗屁倒灶的話,心海意識狂嘯不休,劇疼令他思緒無法運轉,彭漢鴻的聲音反成最強的激勵。

縱使如此,葉齊依舊不曉得自己能否撐下去,實在太痛了,痛苦化成萬億毒蟲將他吞噬,血腥利齒將心神咬出百孔、啃現千瘡,堅持的心境顯得那般渺小,如同陷落流沙絕域的掙扎,任憑掙扎再激烈也是徒勞無功。

悠宇亦知要撐過這一關很難,又換一個方法誘導,意識猶如靡靡之音道:「不要拘泥在自己的身體,心懷蒼穹、廣闊無垠,何不融入天地之間,小小一個身體是何等微不足道,一小點部位,再痛也如蚊蟻叮咬而已。」

「蒼穹……天地……該怎麼做……」

「我……是劍……劍是我……」

「我若是天、天亦是我……」

葉齊悟性驚人、識念呢喃,藉由無上劍意的意境啟發竟隱隱有所領悟,渾身無法忍受的劇痛更成莫名的催化劑,硬生生將心神逼出體外。

誰也料不到,葉齊因為太痛苦而本能的想脫離本體,加上玄妙識境有意為之,竟是奇跡般將部份心神融於天地,悄悄打開「天人合一」的大門,只是還沒能朝門檻邁進半步。

虛幻恍惚間,葉齊模糊地看到週遭景物,看到的同時又有所感受,好像視野所及俱是身體的一部份,雖然感覺極不實際,但本體傳來的疼痛竟是真有分化之感,瞬即降至承受範疇。

可是,身體的改造未完結,痛楚亦未達頂峰,沒過三秒,迅速提升的痛楚又令他尚未恢復的心神持續弱化,劇痛自軀體延伸至天地再度侵蝕心神,葉齊受到削弱的意識愈顯虛幻,宛若將消散於天地之間。

悠宇忙不迭又道:「看到夢兒了嗎?放棄就等於放棄她了。看到彭漢鴻了嗎?放棄就等於認輸了。」

「吼∼∼不幹、絕不幹。」葉齊心融天地,隱隱看到夢兒神情緊張的眺望,更是看到身前彭漢鴻卑劣醜陋的嘴臉,反抗意識乍然升至頂點,心靈暴烈嘶吼。

同時間,一股撕心裂肺也難及萬一的劇痛驟然湧入心靈,幾乎要將其意識毀滅,葉齊對愛、對情、對仇、對怒的執著恰巧也達極致,在瀕臨消失的瞬間爆發,擺脫痛苦深淵,帶動身體激劇反應。

「轟∼∼」一股內勁猛然自葉齊身上盪開,罡風呼嘯挾以萬鈞巨力席捲方圓,連浩飛也都給他震飛。

此時正逢彭漢鴻因陳鎮平攬事而氣惱,現場暫陷沈默之際。

「怎麼可能……」眾人俱是匪夷所思地瞪大眼珠子,其中尤以彭漢鴻為甚,那一拳絕對能令葉齊徹底成廢人,連重新修練的機會都一絲不剩,如此氣波又是怎麼回事?

而在稍前片刻,外面諸人感覺內部波動迭泛又聞浩飛叫聲,心底不由駭然,難道才進去就出事了?

華佑謙一擺手表態自己先去查看,初至門外便見陳鎮平、姚璟勳與彭漢鴻劍拔弩張,葉齊背影卻毫無動作又像略呈哆嗦。

然後,他看到的便是這一幕,氣浪狂濤爆發,房屋就像紙糊一般,罡風激盪硬是將大廳屋頂、牆壁全給掀開。

葉齊雖自那模糊的天人合一中回歸本識,感覺卻已產生變化,似乎對天地有了更深一層領悟,可是細思體會卻又不著邊際、無從捉摸。

但有一點絕對是深植入心的感受,葉齊真氣浩瀚騰湧充盈全身,罡氣鼓盪撼天震地,氣機行走於融合身體的劍皇脈,整個人登時銳氣激揚,更勝人劍合一。

外人所見的葉齊已超脫人的範圍,他根本就是一柄劍,不單是感覺,甚至連眼睛都出現錯覺,彷彿是一柄巨劍聳立大地。

氣凌霄漢無可匹敵,赤雷門幾名處於外頭的弟子禁不住葉齊透發的無形銳氣,氣海丹田莫名暴動,五臟六腑猛提驟降,氣機劇烈震盪竟令他們瞬間身受內傷,口溢鮮血一屁股跌坐於地。

彭漢鴻心房驀地一顫泛動陣陣不安,有股預感,葉齊不死,自己絕難安穩,雙臂猝揚驟提十成功力,右刀、左拳同時發勁朝葉齊轟出兩道猛烈絕倫的紫芒。

「轟隆∼∼」葉齊意識爆發過後迅即回歸原點,鋒芒畢露的銳氣瞬息收歛,見勢不慌不忙、意動力發,真氣凝聚雙掌,幡然一推硬是迎上紫芒厲勁,烈爆聲震響天際,氣流迸散將倒塌的牆壁掃蕩得更加徹底。

彭漢鴻微退半步,葉齊卻是受勁不住連退四步,受那痛苦雖有一點點補償,功力略增,可惜仍較彭漢鴻遜色。

葉齊沒有功力增長、劍皇脈融合的喜悅,有的只是按捺不住的怒焰殺意,二師父招式又還沒有能力施展,能隨意將真氣在原經脈與劍皇脈間運轉有個屁用呀!

而適才短短半分鐘的風險卻更險過九死一生,意識在劇痛中幾乎消散,葉齊想來仍是餘悸不減、心跳加遽,自己能撐過來簡直是奇跡,若再來一次,他自忖沒有半成把握,對無恥偷襲者豈能善罷干休。

「彭漢鴻!」

葉齊絕學「迴音撼空」再現,首當其衝的彭漢鴻登時一窒,聲波吹襲漫天沙塵,一圈圈輻射般蕩出漣漪。

「咦∼∼竟是正宗的音攻,而非單純的蘊勁於聲。」華佑謙聞聲就分辨出異處,內心微訝,音攻的運用極為奧妙,沒人教導很難摸索自學,當世真正懂得音攻的人少之又少。

「接我『疾電狂風舞』。」葉齊罡武劍訣併合迴音撼空,悠宇倏展寒鋒透發殺氣,霸氣絕倫、震魂奪魄,葉齊渾身紫芒青絲流竄,似動非動之間身形幻化殘影,快似電、渺似風,眾人見之無不心駭。

「叮∼∼砰∼∼叮……」音嗚撼腦暈眩、膽顫心未定,彭漢鴻竟是看不清葉齊迅疾無倫的極招動向,驚駭欲絕不敢托大輕接,氣運雙腿一蹬拔地入天穹,刀氣紫芒旋耀成圈,竭盡全力環護週身,空中青影與紫電互觸交錯的震鳴聲迸發迭起。

浩飛反應賊快,在彭漢鴻刀拳出手之際便知要戰,迅影如電飛向夢兒道:「彭漢鴻老雜碎偷襲葉齊,差點死掉,開戰啦!」

「啊∼∼主人……」夢兒一聲泣血驚呼,被那句「差點死掉」嚇壞了。

慌歸慌,小妮子精神卻於瞬間凝結,美目通紅放射仇恨環視週遭,拈起手印驟凝碧芒,數百風刃不留生機直劈最密集的一群人,當場陣亡的人就超過二十人。

「呼嘶∼∼」霜兒和卓越也已收到意念,怒不可遏俱出勁招,烈芒湛湛、厲嘯破空。

那一大群監視者見華佑謙異動,發出訊號後還傻乎乎等著,面臨猛然襲擊的氣焰立即倒了大楣。

卓越同時大喝道:「彭漢鴻偷襲大哥。」

「轟……」秦虎諸人的速度不比他們稍慢,寒浪如潮分湧八方,他們在看到夢兒動作時便已暴提真氣,只是聞言方知何事。

「可惡,為什麼還沒好?」芷兒也是氣,無奈的是功力仍未恢復,不由得氣上加氣,幸好華氏兄弟境遇相同,這才讓她心理稍微平衡。

「啊∼∼姊姊……」霜兒一擊甫出便顧不得再攻,卻是夢兒眼見葉齊飛上半空也急著要飛過去。

霜兒忙不迭躍身抱住她的大腿道:「姊姊別妄動呀,妳現在靠近太危險了,還會害葉齊分心,到時不要妳了。」

「不要妳」三字比什麼都管用,夢兒立馬又降回陣中,癟著小嘴泫然欲泣,雖是想哭卻化悲傷為動力加強魔法。雪兒化為細條光線盤地佈出「百刃魔法陣」,風元素雲湧匯聚,百刃一撥撥憑空凝鋒芒,眨眼間碧刃過千絕殺八方,鋪天蓋地避無可避。

旁邊的霜兒彷彿還聽到一陣呢喃:「殺光你們,夢兒沒危險,主人不會分心就不會不要夢兒了。」

陳鎮平急忙追上天空道:「葉公子你冷靜點,你如果執意要與他分出生死,其他人也將藉此理由發難。」

適才他們說的話葉齊聽得一清二楚,對陳鎮平還是很有好感的,只是這口氣他嚥不下道:「前輩好意心領,真要發難就來吧,我什麼都怕,就是不怕混蛋。」

其他人見他們竄升半空,略微一愣,相視片刻亦飛騰急上,盡展殺式絕招衝向葉齊,還真是乖呀!

什麼乖?對∼∼沒說錯,你聽葉齊不是說他們混蛋,他們也馬上展現混蛋本色,一有機會就管他媽媽嫁給誰,搶到神器才最實在。

王砷旭是唯一一個沒動的,眼神迷茫不知該如何自處。對付葉齊,大家眼裡只有神器,幫葉齊?他總是兇嫌之一,要王砷旭幫他也太強人所難了。

葉齊回應陳鎮平時手上劍勢依舊凌厲,風雷狂舞包覆彭漢鴻,上下八面皆被浩蕩劍芒絞亂,烈風化形愈轉愈疾,劍罡流影強勢縮攏,整個空間如同即將崩潰。

「嘶嘶……」彭漢鴻一生中從未有過今日之恐懼,入目盡是葉齊身影,可是卻已不見悠宇劍芒,唯有毛毛細雨般的波紋縈繞週身,絲絲縷縷蠶食他的護體鬥氣,劍風細鳴在耳邊嗡嗡作響。

「吼∼∼」彭漢鴻不願就此束手待斃,暴喝催勢,紫芒歛身驟展人刀合一,奔雷絕式化電橫空竄閃,無匹電流匯成兇厲絕倫的霸刀,勢開天地、直斬風罡,欲突破封鎖。

葉齊警覺其他高手亦不安份,決定一招與他分勝負,萬縷千絲霍然匯聚,霸烈無雙的氣流旋刃捲上紫電寶刀。

「嗤嗤……吭∼∼」只聞一陣激劇尖銳的聲音自刀身傳出,彷彿贔風雷電在刀身猛刮,本已崩開數道缺口的寶刀轉眼多出無數細痕,葉齊劍式趁其最弱一刻劈上。

「咻∼∼」片刃寒光破風飛射,彭漢鴻才換沒兩天的寶刀又壯烈犧牲。

葉齊此次並未仗持悠宇之利,犀利剛稜的劍罡已令寶刀嚴重受損,只要兵器不比它差,一擊足可將它斷去。

彭漢鴻人刀合一落敗,積蓄的氣力為之一洩,身體不覺間遲滯了五分之一秒,短暫得幾可忽略,這瞬間對葉齊卻已充裕有餘,劍尖急遽往前推進刺向他胸口。

「唔∼∼」彭漢鴻心臟猛地劇顫,幾要跳出胸口,手腕振旋,斷刀瞬往內側急轉劈擊悠宇,硬是將它下擊四寸,錯開要害由胸腹之間刺入一寸,他悶哼忍痛反手揮出霸凌刀芒,瞬息連招,一氣呵成不拖泥帶水。

葉齊不可能用腦袋去接刀芒,旋腕一振,真氣透發,身形後翻回劍撩起將刀芒劈散,彭漢鴻卻也因此保得一命,適才他任一變式稍慢都可能命喪當場。

彭漢鴻傷口被悠宇旋扭一下,立從直痕變成窟窿,疼得嘴角不自然地顫抖,兇猛霸道的罡氣更差點將他真氣震散,馭氣飛退不止,大半力量都已用來消弭暗勁,就這一劍便傷得比葉齊那一身傷還重。

葉齊同樣飛退暫避,傾盡全力出招創傷彭漢鴻,真氣消耗也是不輕,另幾名先天高手已近,不喘口氣必讓對方有可趁之機。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劍傲蒼穹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8.07.2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