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偷情物語
作 者
說劍
故事類型
文藝愛情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7.2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3230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8.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第一章︰

今年的冬天,尤其的冷。

江西饒州,地處江西省東北部,不要說在整個中國,就算在兩江的地界,也算是靠南邊的了,算是典型的南國。

往年的冬天,這里也會下雪,但是充其量下個一兩天,便也止了。甚至,有些時候下個一袋煙的功夫便撐不住了,太陽便迫不及待撕開雲層出來露臉了,讓一些個讀書人惋惜失落不已,期待了許久的下雪天,還未開始便已經結束了。

但是,今年這里的冬天尤其的冷。本該屬于北國的滴水成冰在饒州也都出現了,每家每戶的屋檐下,都掛著一根根晶瑩剔透的冰凌。江水和水也被生生凍住,所有的渡船,也都被困在碼頭動彈不得。

大雪已經連著下了七天七夜了,官道上還算有人打理,而且行走的人相對多了一些,總算積雪只是到了膝蓋上面,還不至于寸步難行。

此地距離饒州城還有十幾里左右,春升戲班子的老板蓋少山仰頭看了看天色,已經有些黑下來了。況且,那雪下得猛,好像一團團拋下來的一般,夾著犀利的寒風,砸在臉上竟然生疼。

一團雪花正好落在了他的臉上,他用力一抹,力氣使得過度,手又凍得僵硬,將自己眼楮刮疼了,眼淚都生生抹了出來。

看了看身後長長的隊伍,光馬車就有七輛,加上馱著東西的騾子,還有幾十近百口人,足足拉了小半里長。

那馬車里面,拉的都是他蓋少山的命根子。整個戲班子的戲服都在里頭,而且那玩意嬌貴,入不得水,不但都穩妥裝在馬車里面,就連馬車外面也都用油布包著。而那些耍把式用的兵器,還有一些鍋碗瓢盆等生活器具,都馱在騾子的背上,頂多在上面罩一層布,任由風吹雨打。

這些家當,都是蓋少山祖上傳下來的。好像從他曾祖父起,蓋家就都是唱戲的。蓋少山經常向戲班子的演員們說起他們蓋家的光榮史,說他們蓋家出了多少多少名角。其實,他曾祖只是甦州一個昆曲班子的學徒,幾十年後好不容易熬成了角,後來嗓子不好了,唱不成戲了,才另外立了一個門戶,創了這個春升班。

春升班從他曾祖到祖父,又到了他父親,其實都是半紅不火的狀態。只不過因為那個時候,無論是那些有錢人家還是王公貴族們,都還好這昆曲,所以日子也不算難過,

戲班子傳到了蓋少山這代,本來他充滿了雄心壯志,想要將這戲班子發揚光大,不說名揚天下,但是至少每次官老爺辦戲台的時候,都有他們的份。那樣他們就可以唱戲給那些官老爺和上等讀書人听,而不僅僅只是唱給泥腿子們、小媳婦、小寡婦們听,那樣就算唱得再好,也差不多是拋了媚眼給瞎子看。

本來蓋少山是信心十足的,但是無奈天意弄人。近幾十年來,盛極一時的昆曲好像有些不行了,反而那些上不了台面的花部,反而騎到了昆曲的頭上來了。(昆曲當年稱為雅部,大量流行于上流社會,被視為高雅。而其余秦腔、弋陽腔等等都在民間流行,成為花部。雅部與花部爭斗了數百年。)

那些京腔、秦腔、羅羅調、弋陽腔,之前蓋少山就是正眼也不看一眼,覺得他們俗得不得了。但是現在,這些調調差不多將他們昆曲班子的飯碗都搶走了大半,不但充斥在市井間,甚至一些官員府邸也唱起了那些戲了。

所以,蓋少山的春升班不但沒有唱進官員士大夫的家里面,反而原來那些不屑去唱的民間戲台子,現在也變得珍貴起來了,還要求爺爺告奶奶,才能討得一碗飯吃。

這個班子的近百號人跟了他幾十年了,除了吹拉彈唱的,其他什麼都不會,更加不要說種田養地了,所以只要離開了戲班子就是死路一條。

就是因為這樣,雖然春升班處境艱難到如此境地的時候,人數還是沒有減少,除了病死的幾個,其他的一個也不敢開除走,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情,而且跟了幾十年也有了感情。

眼看著日子過得越來越困難,尤其到了前幾年,戲班子幾乎要等著有戲唱才有飯吃,才揭得開鍋。要是沒有戲唱,就幾乎要餓肚子了。戲班子里面的人,幾乎幾年都沒有穿過新衣衫了,今年的冬天還那麼冷,所以這百來號人一半以上衣衫都淡薄得很,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所以,有些時候蓋少山真的差不多想要一死了之,但是想想他死了不要緊,身後百來口人就要沒有飯吃了,自己那個如花似玉的女兒也沒有了依靠,他就是想死也不能死了,所以硬咬著牙熬了過來,連他自己也詫異,在那麼艱難的情況下,自己帶著百來口人竟然熬過了五六年。

“爹爹,外面太冷了,你進來坐坐吧!”忽然,其中一輛馬車探出了一張明艷的小臉,瑤鼻櫻口、眉目如畫,一雙剪水瞳子撲閃撲閃朝蓋少山望來。

就在那輛馬車掀開簾子的時候,一股熱氣溢了出來。那女孩臉上也溫暖得紅撲撲的,和外面冰天雪地、瑟瑟發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女孩探出頭來,頓時被冷了一個哆嗦,呵出一口白氣道︰“爹爹,你進來坐吧,你年紀大了,身子受不住,我下來走路吧!”

這個女孩便是蓋少山的女兒候月蘭了,蓋少山妻子早逝。小的時候,他女兒本來是叫作蓋月蘭的,但是稍稍長大後,小女兒覺得蓋這個姓不好听,蓋少山便讓她跟了亡妻的姓,所以改叫為候月蘭。

看著女兒水嫩美麗的小臉蛋,蓋少山心頭一熱。他一貫來苛刻節儉,唯有對這個女兒舍得,許多好衣衫,好首飾,好吃的,他自己就算吃不飽,也要給女兒辦了,將女兒養得跟花一般。

年紀稍稍大了之後,女兒更是出落得嬌媚,身段子也窈窕誘人,讓整個戲班子的人都看直了眼。

“蘭妹妹,趕緊將簾子放下來,外面風厲害,小心你嬌嫩的小身子骨!”忽然,一支手將那姑娘掀開的簾子放下,一道柔和動听的聲音響起。

听到這聲音,蓋少山頓時心情復雜地嘆了一口氣。

馬車里面和女兒坐在一起的,便是整個戲班子以後所有的希望了。

就在整個戲班子都幾乎熬不下去的時候,忽然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朝的嘉慶帝為了慶祝明年六十大壽,要在壽辰宴會上唱大戲。

皇帝大壽時候的戲場子那還得了,肯定要請天下一等一的戲班子。換句話說,只要能夠進在皇帝的壽辰上唱戲,那這個戲班子也成了天下一等一的戲班子。到時候,金銀珠寶,榮華富貴,光榮顯赫便足夠享用一世了。

所以,天下間所有的戲班子,無論哪個流派,唱的是雅部還是花部的,唱昆曲還是唱秦腔的,都攢足了勁,削尖了腦子拼命想往皇帝的戲台子鑽。

蓋少山的春升班更是如此,反正已經有些活不大下去了,不如置于死地而後生,博他娘的一博。

在距離皇帝的壽辰還有一年的時候,天下便已經聞風而動。皇帝親自下旨,讓各府各挑選一個最優秀的戲班子,到省城參加比賽,然後每個省取頭一名進京。之後,皇帝派出一位後宮娘娘和一位王爺壓陣,由禮部主持,讓各省的頭名戲班比賽。進前三名的,便可以參加皇帝的壽辰,在皇帝的壽辰中唱三天的大戲。

屆時,不但有流傳天下的名聲,有皇帝賞賜下來的無數金銀珠寶。更加誘人的是,到時候戲班子的負責人還可以由皇帝封了官職。

這些唱戲的,只怕一輩子都不敢想自己能夠當上官。所以皇帝的這道旨意,幾乎讓整個天下唱戲的瘋狂了。

蓋少山知道,憑著自己班子的這些人,想要進京那是痴人做夢。戲班子想要出頭,就必須有角,有名角。

但是,一般名角都有戲班子供奉著,不但不會輕易另投門戶,就算有名角另投門戶了,自己這個窮班子也要不起。

而此時,後面馬車里頭和他女兒坐在一起的,便是南昌府里的一個名角兒。因為和原來戲班子的老板發生了矛盾,便離開了戲班子。當時,幾乎整個江西省的戲班子都出動了,想要將他招攬到自己的戲班子下。

蓋少山便是其中一個,本來他這種窮戲班子連去的勇氣都沒有的,只會招人恥笑。但是他臉皮厚了厚,咬了咬牙也便去了。

當時在眾多財大氣粗的戲班老板面前,他幾乎是最窮的一個。盡管他給這個名角兒開出的條件,已經花去了幾十年積攢下來身家的大半,但還是眾多戲班子中開出條件最低的一個,所以在對這個名角兒的追逐中,他是沒有任何希望的。

但是偏偏,這個名角兒那天看見了蓋少山的女兒,驚艷她的容貌,竟然舍棄無數豐厚的條件,來了這個窮戲班子。頓時,蓋少山出動戲班所有成員,到駐地五十里外迎接,而且讓戲班子的人向他磕頭,跪謝他對戲班子的再造之恩。

當然,蓋少山的春升班也給了這個名角前所未有的尊敬和款待。

盡管自己戲班子還擠在十幾間破房子里面,但是蓋少山還花了另外部分的積蓄,給他蓋了一幢舒適華麗的新房子。所有戲班子的人都緊衣縮食、半餓著肚子,卻給他吃最好的食物,扯最好的衣衫,雇最好的馬車,還請了戲班子里面三個伶俐的小姑娘前去當作丫鬟侍侯。

所以,這個名角兒在這個窮困的戲班子里面,過著無比舒適而又至高無上的生活,唯一的事情就是努力討得戲班老板這個美麗女兒的芳心。

※※※※※※※※※※※※※※

“等下進了饒州城,這上百號人的吃住該什麼辦哦?”蓋少山看了看天色,暗暗掂了掂自己的錢袋子發愁,為了供這個名角,他幾乎花去了所有的積蓄,現在已經非常的力不從心了。

戲班子其他人倒也還好,因為戲班子來府里參加比賽,是為了皇帝的壽辰。所以官老爺會給他們安排棲息的地方,盡管肯定是又破又爛,但是總比沒有的好。

讓他頭疼的是,這個名角進了饒州城後,不能虧待了他,一定要讓他住上好的客房,吃好的菜肴。但是這些在饒州城里面,肯定都是一筆大的花費。

“哎喲!”他正在發愁,忽然走在前面的一個人一聲叫喚,然後足足地摔了一個大跟頭。

“怎麼樣了?走路也不長眼楮!”蓋少山里面追了上去,心里祈禱著但願別摔出毛病了,且不說這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而且要是摔出毛病了,醫治可是一筆大花費。

“還好,還好!”那個摔倒的是一個漢子,瞧那強壯的身體,想必應該是一個武生。

那漢子摸了摸腳道︰“腳都凍得麻了,所以也沒有什麼感覺。這一摔,也不覺得怎麼痛,但就是站不起來了!”

蓋少山連忙上前掀開他的褲腳,但是整個褲腳被雪浸濕,此時早已經結成了冰,扯都扯不開。

“老板您看!”忽然,那個摔倒的漢子朝地上指去,道︰“剛才就是這東西讓我摔了個跟頭,我得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蓋少山朝漢子的手望去,那是一個隆起的雪堆。漢子雙手將那雪抹去,竟然露出一絲黑色。

漢子面色一驚,連忙繼續用力將雪層撥開。

“老板,是一個人,是一個人,這是人的頭發!”漢子大叫道。

蓋少山連忙叫了兩個人,將那人身上的雪堆全部撥開。

天色已經差不多黑了,所以看不清楚那人長相怎麼樣。

“老板,這個人怕早已經死了,全身都凍得僵硬了!”其中一人摸了摸剛剛從雪地里面被挖出來的那人。

蓋少山輕輕嘆息一口,道︰“從康熙爺來,大清也算是太平盛世了。可是我瞧著餓死凍死的人,怎麼還年年都有那?”

接著蓋少山看了看天色,道︰“你們兩人強壯一些,挖個坑將他埋了。免得在路上被人踐踏,死了也遭罪!我們先趕路,你們埋好了後就追上來!”

“好咧!”那人答應道,便將那個剛剛挖出來的尸體抬到一邊,免得擋住了後面人的過路。

“趕路,不要再耽擱了,到了晚上還趕不到饒州城,路就難走了!”蓋少山看到許多戲班子的人都圍上來看熱鬧,就是自己那個比花還嬌嫩的女兒,也都從馬車上下來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由大聲呼喝道。

不過剛剛在暖和的馬車里面,這一出來精致的瓜子臉蛋兒凍得通紅,長長的睫毛也掛著密密的細冰凌兒,使得候月蘭那雙美麗的大眼楮更加水亮動人。

“等等,他還活著!”忽然,候月蘭一指被抬走的尸體,輕聲叫道。

蓋少山瞥了一眼,他什麼眼力,也一眼看出了那“尸體”極其輕微地動彈了,一下子就看出了這個人並還沒有死。但是就算沒有死,想要救活過來,至少要請來大夫救治,又要一筆花銷,而且說不定還要養活了他,于是蓋少山對那“尸體”暗中拜了拜,心中暗道︰“對不住了弟台,怨就怨你生在這個冰冷的社會吧!”

“蘭兒,在這雪地被埋了大半天怎麼可能還活著,身子都硬了!”蓋少山朝候月蘭笑著說道。

“可是,我看見他動了!”候月蘭作為女兒家,心思如發。

“那肯定是你看花了眼楮了,或者是大武他們搬動的時候,動了他的手臂了,所以在你看來好像是他手臂動了一般!”蓋少山見到女兒嬌軀凍得有些發抖,不由心疼說道︰“蘭兒,外面冷透了,你趕快回到車子上面暖和。”

“哦!”候月蘭美眸露出一絲胡疑,也不怎麼堅決,接著輕輕地應了一聲,然後便听從父親的話,轉身就要回到車上。

“大武,動作利索點,趕緊埋掉了!”蓋少山大叫道,接著朝圍觀的人大聲喝道︰“都散了,趕緊趕路!”

“蓋大叔,什麼事情啊?”忽然,人群外面響起一聲柔和動听的聲音。

頓時,眾多圍觀的人紛紛讓開一條路,躬身拜下道︰“于爺好!”

“哎喲!”蓋少山連忙走快幾步朝那人迎了上去,道︰“我的于爺啊,小心路滑,您小心,您小心!外面凍得很,你趕緊回車上去!”

來人走近之後,眾人盡管見過多遍了,但是仍舊暗暗一喝彩。好俊的人物,身材修長筆直,面容白皙俊美。修得整齊帶著秀美的劍眉,挺直的鼻梁,紅潤的嘴唇。一身嶄新的袍子,外面是上好的絲綢,里面是頭等的羊毛,外翻出來的領子,是光滑柔軟的貂毛,頭上的帽沿上瓖著一顆碧綠的寶石兒。

就這身衣衫,差不多都已經足夠讓整個戲班子人都穿上棉襖了。

他便是南昌府的名角于連銘了,這人身高足足有五尺七八寸。在南人中,已經算非常高了。此時站在戲班子眾人中,足足高出了半頭。加上這身行頭,這身氣派,便彷佛鶴立雞群一般。(清代一尺為現在的31.1厘米,五尺七八寸換算成現在的長度,差不多是一百七十八公分左右,在當時已經算非常高了。)

于連銘眼底下淡淡瞥了眾人一眼,看到雪已經沾濕了他的袍角,不由彎下腰要彈去。邊上人見到了,連忙蹲了下來,幫他將袍子上沾的雪用袖子擦得干干淨淨。

“蓋大叔當我連這點凍都受不住嗎?”于連銘哈哈一笑道︰“當年跟師父學戲的時候,只不過七八歲,都只穿著一件單衣在大雪里面練嗓子,這點凍算得什麼?再說,在馬車上也坐得發麻,下來松松筋骨!”

“那是,那是啊!”蓋少山陪笑道。

于連銘上前幾步,走到候月蘭身邊。頓時,兩人相應宜彰,便彷佛一對璧人一般。

其實,無論是于連銘身上的衣衫,還是候月蘭身上的貂裘,都不是蓋少山置辦得起的,都是于連銘自己掏錢買的,他這些年攢下來的錢,是一筆很大的數目。

“蓋大叔,你還沒有說發生了什麼事情啊?”于連銘問道。

“哦!是,是!”蓋少山陪上前來,道︰“也沒有什麼事情,只不過路上發現一個人,早已經凍死了,我正讓大武去將他埋了!”

“哦?”于連銘走上前去,想要看清楚那具尸體,但是天色已經朦朧下來了,也看不清楚,加上那人渾身都僵硬,臉上也都是冰雪。

伸出手想要去把把脈,但是看著那蒼白冰涼的手,不由又抽了回來,朝搬動尸體的大武道︰“他還活著嗎?”

大武是一個粗大的黑漢子,在戲班子里面演武生,因為不是太靈活,所以只能演那些重復了又重復的打斗翻滾動作。

稍稍猶豫了一下,接著又朝蓋少山望去一眼,大武點了點頭,道︰“好像還活著,剛才抬的時候,好像輕微動了動!”

“那現在你就給我听听他還有沒有心跳?”于連銘指著地上的“尸體”說道。

“是!”大武將那“尸體”放在了膝蓋上,彎腰將耳朵貼在“尸體”的的胸口,听了一會兒後,還不能確定,用力皺了皺眉頭。然後用一手將另外一只耳朵捂住,免得讓下雪的沙沙聲干擾了。

好一會兒後,于連銘眉頭都不耐煩了。大武方才抬頭道︰“于爺,他還有心跳!”

“那趕緊將他救活!”于連銘吩咐道。

頓時,蓋少山面上露出一道難色。

于連銘朝他望來一眼,眉毛輕輕一挑,道︰“蓋大叔,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這話一出,候月蘭頓時朝他望去欣賞的一眸。

于連銘微微一笑,輕輕扯了扯貂毛的圍脖,朝馬車走去,在外面站一會兒確實凍得不行。

“蘭妹妹,你也上來,免得凍得了!”于連銘轉過身,朝候月蘭招了招手。

候月蘭朝那被凍僵的人看了一眼後,便轉身跟著于連銘後面朝馬車走去。

“老板,怎麼辦啊?”大武朝蓋少山望去,問道。

蓋少山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怎麼辦?趕緊給他換身衣衫,揉搓全身,然後灌幾口燒酒燒燒身子。等到回饒州城後,再給熬一碗姜湯!”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8.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