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偷情物語
作 者
說劍
故事類型
文藝愛情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7.2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3230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8.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第三章︰

下午太陽即將下山的時候,于連銘和候月蘭才從府衙回來。不過,她們再也沒有來王硯秋的房間探望。下午的時候,大武又讓人叫走了,所以房間里面就只剩下了王硯秋一人。

听著候月蘭她們回來的聲音,王硯秋掙扎著起身,撐著昏昏沉沉的腦袋,腳步輕浮地便尋著候月蘭的房間去了。

“誰啊?”里面響起了候月蘭悅耳的聲音,聲音盡管恬靜,但是卻有一絲難以掩飾的興奮。

“是我,王硯秋!”王硯秋說道。

“是你?”王硯秋的名字打破了里面候月蘭的恬靜。

“你怎麼不在房間里面躺著,來我房間做什麼?”候月蘭馬上安靜下來,低聲問道。

“我有些頭昏,現在外面天氣冷,再站一會兒只怕支撐不住,小姐先開門吧!”王硯秋的聲音頓時也變得虛弱了,彷佛隨時都要昏倒一般。

候月蘭畢竟是女兒家,心腸軟。咬了咬牙齒,便上前開門。

王硯秋擠進房間後,候月蘭連忙朝四周看了看,接著趕緊將門關上了,旁邊不遠處可就是于連銘的房間了。

“你來做什麼?”候月蘭關上門後,立刻充滿了戒備,站在門邊上低聲問道。

王硯秋依舊用目光巡視了候月蘭日漸成熟的嬌軀,然後輕輕皺眉道︰“我說過讓你多穿衣衫,你怎麼比今天上午還穿得少了?難道有規定,去見知府大人,就一定要少穿衣衫的嗎?”

“你胡說什麼?”候月蘭面孔一熱,低聲叱道。

“怎麼著?見到知府大人值當那麼高興麼?看你眉毛現在還是揚著的,臉頰現在還是紅的!”王硯秋笑道︰“還是月蘭小姐見到其他讓你興奮的人了?”

候月蘭就是有一百張嘴巴也說不過王硯秋,便索性不答,接著她眉毛輕輕一皺,卻是有著說不出的好看,驚訝問道︰“你怎麼會知道我名字?”

“別人說的貝!”王硯秋笑道,接著輕輕搖了搖頭,道︰“不過這名字不怎麼好?取名字的人本來想要文雅一些,想要有層次些。但是眼界和知識有限,便取了這個名字。雖然听著雅,看著也不錯。但是細細體會,還是帶著一股小家子氣!”

候月蘭本來興奮尚未褪去的臉蛋,此時備被王硯秋的話說得一沉,接著淡淡說道︰“我本來就是小戶人家的女兒,也不用去叫那些雅致的名字,難為你听不順耳了!”

“好了,不說這些了!”王硯秋笑道︰“我還是說正事吧,我來是找月蘭小姐有事的。”

因為剛才王硯秋的話,候月蘭頓時覺得他叫出自己的名字後,自己對月蘭那兩個字,彷佛有著說不出的刺耳。

“什麼事情?”候月蘭表現了相當的涵養功夫,低聲問道。

“我想向小姐借錢!”王硯秋彷佛知道候月蘭心思,便再也不叫她名字了,直接說出了自己的主題。

“什麼?”候月蘭的涵養和恬靜功夫,再次被王硯秋打敗。

這個人的臉皮也太厚了,自己救了他的性命,他從來沒有謝過不說,竟然還開口說要借錢,向自己一女兒家借錢,而且說得極其大方,便彷佛那是天經地義的一般。男子漢大丈夫,本來就算餓死,也不應該象女人借錢的。

于連銘就是這樣的人,只有他借錢給別人,他卻是從來不向別人借錢的。

“你要借錢做什麼?”候月蘭開口問道。

“你看我這身衣衫,已經破爛得不成模樣了,需要買身像樣的衣衫!”王硯秋指了指身上的衣衫道︰“而且,頭發亂糟糟的都臭了。胡子拉喳的,也需要刮刮了。要不是天氣冷,只怕現在這臭味已經燻得你受不了了!”

候月蘭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本來想直接開口說沒有,然後開門讓他出去的。但是鬼使神差地去走到房間的櫃子面前,打開櫃門後,蹲下身子,拿出自己的包袱。

本來拒絕別人的借錢,就是一件非常傷面子的事情。

漂亮女人蹲下的姿態是很好看的,尤其是背臀的曲線,王硯秋便是一點也不掩飾,直刺刺地盯著瞧。

看得候月蘭耳後跟都紅了,一陣手忙腳亂後,方才從包袱里面找到了一個盒子。盒子里面還里三層 外三層地包著,王硯秋眼尖,瞧見里面有三四錠銀子,加起來也就是二十多兩左右。

想必這就是候月蘭的私房錢了,恐怕還是攢了好幾年的。

拿起一錠銀子,候月蘭面上露出一絲為難。接著遞給王硯秋道︰“這是五兩銀子,買完衣衫後,洗干淨身子,再弄好頭臉,還有的多!”

“要是有的多,我一定來還給小姐!”王硯秋接過銀子之後,便開門走了出去,然後直接朝客棧外面走去。

※※※※※※※※※※

一直等到天黑,候月蘭便也沒有見到王硯秋回來還多余的錢。

客棧的大廳,是專門供人吃飯的。

過些時候,來自饒州府各縣整整三十八個戲班子便要開始唱戲大賽了。一些個有錢的公子老爺、夫人小姐,無論有閑還是沒有閑,都因為太愛看戲,都從各處趕來,使得饒州城處處是人,比逢年過節了還要熱鬧,所以平常比較冷清的客棧,此時生意竟然是出奇的火爆。

“客官,您里面請!”店小二站在門口,看到一雙嶄新的靴子正朝客棧走來,不由得連忙上前招呼。

抬頭一看,店小二眼前一呆,頓時歇了聲音。

眼前這公子爺也太俊了,之前來了一位于老板已經夠俊的了,現在來的這位爺不但俊,那張面孔神采飛揚的,真是誰見誰愛,尤其那雙眼楮,更彷佛是活了一般。店小二做了十幾年的跑堂,見過人無數,還沒有見過那麼招惹女人喜歡的眼楮。

來人便是王硯秋了,他剛剛去洗完了澡。找了一間衣衫鋪子,扯了一身上好的絲綢羊毛襖子和褂子,頭頂這帽子盡管沒有瓖金配玉,但是做工也極其精致。俊俏的面孔修得干干淨淨,白嫩的皮膚便是一點瑕疵也沒有,修長的手指,就是指甲也修得干干淨淨。

所以一眼看去,誰不認為這是個貴公子,誰不看高幾分。

王硯秋掏出剩下的幾顆碎銀子扔給店小二,笑道︰“爺今兒個窮,只有這麼些銀子。所以酒菜你看著上,你點什麼,我便吃什麼。末了,再給我熬一碗姜湯!”

“好咧!”听到這話,店小二頓時心中有無限的舒服,對眼前的公子爺也充滿了好感,一邊去吩咐廚房,一邊暗自念道︰“今天我要是貪墨一個銅子兒,我便是孫子!”

由于有了店小二的關照,王硯秋的酒菜也上得比別人快。

上完菜後,店小二還站在一邊,滿臉期待地看著王硯秋。

王硯秋拿起筷子夾起一道菜放進嘴里,眉毛一揚,一聲喝彩,伸出大拇指道︰“好!”

頓時,店小二臉上樂得如同開了花,說了一聲您慢用,便要走開。

“小二哥且慢!”王硯秋叫住了店小二。

“您還有什麼吩咐嗎?”店小二殷勤道。

“來,來,來!”王硯秋倒了一杯酒,然後夾了幾筷子菜放在小碟子里面,朝店小二道︰“知道小二哥忙,不能耽誤了。所以小二哥喝杯酒,吃一口菜,便去忙你的吧!”

店小二眼前一亮,道︰“好咧!”

說罷上前一口將菜放進嘴里,接著舉起杯子,將里面的酒一飲而盡。喝得急了,嗆了一口。

吃喝完後,店小二滿臉通紅地離開,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期間,正在大廳用飯的人看到王硯秋風采,以為他富貴,紛紛舉杯邀飲。

王硯秋來者不拒,都一干而盡,而且那笑容更加讓人如沐春風一般。

王硯秋胃口好,一桌子飯菜差不多都吃進了肚子里面。他差不多快要吃完的時候,店小二便撇開其他客人,遠遠地看著這邊等著,一旦見到王硯秋放下筷子後,便利索地走進廚房。

王硯秋酒足飯飽後,便見到店小二端著熱茶來了。利索地將桌子收拾干淨後,奉上熱茶,接著再利索回到廚房。

再等到王硯秋剛剛喝完一杯熱茶,店小二便提著一個籃子過來,道︰“這是您要的東西,小的斗膽問一句,是有人凍著了吧!”

“小二哥聰明!”王硯秋提著籃子便要回房間,店小二連忙問道︰“可要小的一同去,幫忙提籃子!”

“小二哥太忙了,這邊少不得你!”王硯秋哈哈一笑,便提著籃子,一邊朝後院的客房走去一邊笑道︰“等到閑些的時候,我請小二哥喝酒!”

“那小的候著了!”店小二一直看著王硯秋的背影消失,方才忙活自己的去。

※※※※※※※※※※※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王硯秋朝候月蘭房間走去的時候,遠遠便听到這無限柔婉動听的曲子,唱的便是著名曲目《牡丹亭》中《游園驚夢》選段。

唱曲之人的嗓音硬是了得,便是王硯秋也無限驚艷。而他走過的走廊,都是鴉雀無聲,但是房間里面卻是有人的,想必所有人都支著耳朵,听著那邊的曲子。

走近後,發現正在唱曲的是于連銘。

盡管臉上沒有任何化妝,也沒有穿上戲服。但是王硯秋听著這曲子,彷佛眼前活生生便是那個風化絕代的杜麗娘。

王硯秋走近前去後,于連銘完全沒有發現。臉上所有屬于自己的表情都全部消失不見,這個時候王硯秋在這張俊俏的面孔中,幾乎完全找不到于連銘自己的影子,一笑一顰,都是屬于杜麗娘的。

王硯秋站著听了一會兒後,方才從于連銘身邊經過,朝不遠處候月蘭房間走去,于連銘仍舊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完全沒有發覺。

※※※※※※※※※※※

“誰呀!”王硯秋敲門後,房間里面傳出來候月蘭的聲音,頓時顯得嬌弱無力。

果然不出王硯秋所料,候月蘭生病了。王硯秋也不回答,在走廊外面的樹上折了一根細細的樹枝,然後伸進門縫輕輕一條,便將里面的門栓給挑開了,然後輕輕地走了進去。

走到床前,直見到枕頭上烏黑的雲絲散亂。候月蘭白嫩的臉蛋蒼白得沒有多少血色,紅潤的小嘴也有些干了。

比王硯秋預料得更加嚴重,這個姑娘不但凍著了,還發燒得厲害。

手掌輕輕摸上候月蘭雪白的額頭。

“誰!”頭痛欲裂,全身酸軟的候月蘭正閉目,忽然覺得額頭一涼,頓時驚地睜開眼前,驚呼出聲。

睜開眼楮後,頓時一陣錯愕,一陣呆滯,差不多連病痛都忘記了,只顧著將眼楮睜到最大,看著眼前的這張漂亮如斯的臉。

“你是誰?”一陣驚艷和發呆後,緊接著候月蘭目光充滿了戒備,但是她很快又知道答案了,因為那雙眼楮太熟悉了,盡管沒有見過幾次,但是這雙眼楮卻彷佛生生印在她腦子里面,這雙眼楮活得讓人不由得心煩意亂。

“門插著,你怎麼進來的?”好一會兒後,候月蘭才開口說話,卻是響起了自己明明關緊了門,但是這人還是偏偏進來了。

王硯秋揚了揚手中的小樹枝兒,笑道︰“這門小姐就算栓得再緊,我弄根芹菜也給捅開了!”

候月蘭听到這話後,面孔又是一熱。心中卻是轉起了羞赧死人的念頭,然後暗暗決定,等下睡著之後,一定要用桌子將門賭著,不然眼前這賊太難防了,說不定夜里的時候,他就摸進房間來了。

王硯秋好像洞察了候月蘭的心思,不由笑著說道︰“我這賊子就算竊玉偷香,也是要事先通知的。自然不會做那些淫賊才做的下三濫!”

“你胡說什麼?”候月蘭瞪了他一眼,接著將被子拉了拉,將自己的嬌軀包得緊了一些。

“你听,外面于連銘唱得多好听!”王硯秋指了指外面說道。

候月蘭側著耳朵听了一會兒,然後說道︰“那是自然的,他是名震兩江的名角兒!”

接著,候月蘭好像對這美妙的唱腔不怎麼感興趣,只是朝王硯秋道︰“你來做什麼?”

“小姐給我的錢,我都花完了,沒有給你剩下!”王硯秋說這話的時候沒有任何愧色。

候月蘭輕輕一咬牙,小嘴動 了動,卻是始終沒有開口說話,只不過酥胸起伏急促了許多,想必是氣得狠,但是難听的話又說不出口。

“不過料定小姐肯定生病,所以讓客棧的廚房給你做了一碗熱姜湯,你趕緊喝了吧!”王硯秋將籃子放在桌上,然後又從懷里掏出一包東西道︰“這是黃金茶,治風寒和發燒最管用,喝完姜湯後,便泡杯黃金茶。然後躲進被窩里面,用熱毛巾敷頭。全身使勁出幾道汗,明天早上就全好了!”

“咦?”打開籃子後,王硯秋發現籃子里面不是一碗姜湯,卻是一碗熱辣辣的蔥面,里面放了許多辣子、許多姜,聞到後便覺得一股辛辣帶著香味飄出,就算候月蘭正生病沒有一點胃口,聞到後也不由涌起幾股饞意。

“這小二哥!”王硯秋啞然一笑,接著端出那尚且熱燙的燙面,放在桌子上,再從籃子里面拿出嶄新的筷子和勺子,遞給候月蘭道︰“起來吃吧?要不要我扶著你起來?”

“不用!”候月蘭連忙說道。

接著,自己勉力坐起身子,心中擔心王硯秋趁機過來輕薄觸踫她的身子,但是不想王硯秋卻坐在邊上,一點要過來扶的意思都沒有,候月蘭芳心中又忍不住涌起一股不忿。

稍稍猶豫一陣後,候月蘭端起湯面,細細簌簌便吃起。片刻後,又連忙背對著王硯秋,不願意自己吃東西的樣子落入他的眼中。

王硯秋古怪一笑,竟然走出門去。

候月蘭正詫異,片刻後王硯秋卻又進來了,只不過手中多了一壺熱水,還有一條嶄新的毛巾。

王硯秋進來後,候月蘭的面已經吃完了,就連湯也喝得干干淨淨。

王硯秋拈起一把黃金茶,放進茶碗里面,一邊往里面倒開水一邊笑道︰“這黃金茶是是三清山上摘的,別看它價格賤,傳說當年乾隆皇帝也喝過它。”

瞥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碗,王硯秋嘴角輕輕一笑,道︰“今天中午可是光顧著看人了,還是光顧著興奮了,竟然一點東西也沒有吃,害得現在餓得跟野貓似的!”

候月蘭听到王硯秋將自己比作野貓,頓時氣得咬牙,但是緊接著臉蛋微微一紅,卻是露出一道異樣的神情,彷佛想起了中午在府衙的情景。想必,今天中午在府衙里面,卻是遇到了讓她興奮的事情。

泡完茶後,王硯秋又將熱開水澆在毛巾上,那開水燙,所以他左手靈巧地轉動著毛巾,不讓開水燙著了手指。然後朝候月蘭道︰“到床上躺著吧!”

候月蘭依言,在床上躺下。

剛剛躺下後,王硯秋便將熱毛巾敷在了她的額頭上。接著端起泡好的黃金茶,放在嘴前吹氣,吹得滾燙的茶水涼了一些後,再喂候月蘭喝下。

候月蘭看著王硯秋朝茶碗里面吹氣的樣子,芳心里面沒來由一癢,接著胸膛里面熱起。

“好!”忽然,外面一陣響亮的叫好聲中斷了候月蘭的遐想。

原來于連銘已經練完嗓子了,那些听得如痴如醉的客棧住客們忍不住一聲喝彩。接著,候月蘭便听到腳步聲往這邊走來,那腳步聲熟悉得很,正是于連銘的。

“蘭妹妹,隨著我一同去用餐吧!”忽然,外面響起了敲門聲,然後響起了于連銘柔和動听的聲音。

候月蘭頓時無比焦急,然後連忙朝王硯秋使眼色,讓他趕緊躲起來。

敲了幾下門後,沒有听到回答,于連銘便要伸手推門。

候月蘭臉上都嚇得煞白,拼命地朝王硯秋使眼色,這麼冷的天,一顆顆汗珠硬是從額頭上滑落。

王硯秋卻是不慌不忙地給茶杯吹氣,一直等到候月蘭幾乎急得面無血色的時候。嘴角抿起一道壞笑,目中閃過一道詭異的神色,卻是飛快地爬上床,躲進了候月蘭的被窩中。

“啊!”候月蘭覺得自己的嬌軀被王硯秋的身軀一貼,頓時要驚呼出聲,但是緊接著連忙捂住了小嘴。

此時,于連銘已經推門而進。

候月蘭連忙閉上眼楮,躺在床上,裝作睡著了。心里面,卻是如同小鼓一樣砰砰直跳,彷佛要從胸腔里面蹦出來一般,心中一邊祈禱,一邊埋怨自己鬼迷心竅,明明知道于連銘就在邊上房間,還讓王硯秋進了自己房間,若是被于連銘發現,那可是大禍臨頭了。

“蘭妹妹,你怎麼了?”進門後,于連銘見到候月蘭竟然躺在床上,閉著眼楮面色蒼白,不由驚叫著上前。

候月蘭幽幽睜開眼楮,道︰“沒有什麼?只是有些倦了,所以在床上躺一會兒。于大哥你練好嗓子了嗎?”

“我剛剛唱著唱著,卻是不小心唱過了頭,已經過了平常吃飯的時辰了!”于連銘憐愛地望著候月蘭,道︰“你已經餓壞了吧,我已經叫了飯菜,過一會兒便送過來!”

“哦!”候月蘭稍稍有些心不在焉應道。

于連銘眉頭輕輕一皺,道︰“蘭妹妹,你臉色那麼差,可是生病了嗎?”

“沒有!”候月蘭連忙說道︰“只是不知不覺睡得久了,所以臉色有些不好!”

于連銘臉上涌起一股疑惑,接著朝床頭的小幾看了一看,發現那里的茶碗還冒著熱氣。

見到于連銘的目光朝茶碗望去,候月蘭連忙說道︰“我睡覺的時候,渴得慌,就自己倒了杯茶喝!”

但是緊接著,于連銘的目光又朝桌面上的碗望去,里面的湯雖然都喝完了,但是依舊還剩余一些熱氣。頓時,于連銘發現了候月蘭緊張的表情,不由得更加狐疑。

“我睡得餓了,便讓伙計送來了一碗面!”候月蘭頓時更加緊張,慌不擇詞道。

但是,很快于連銘的眼楮竟然落在了床底下,那里有一雙靴子,敲那尺碼和型號,都是男人穿的。

候月蘭心中一驚,心中更是暗暗想要將王硯秋千刀萬剮了,那個壞家伙竟然將靴子公然放在床底下。

但是想到那個壞家伙,就在邊上的被窩里面,甚至挨著自己的身子。候月蘭臉上一陣發熱,嬌軀卻是不由得僵硬。

望著候月蘭越來越紅的面孔,于連銘的目光不由得越來越懷疑,然後變得銳利起來,目光開始在房間里面四處巡視,落在了候月蘭隆起的被窩上。

“蘭妹妹,這里怎麼有雙男人的鞋啊?”于連銘問道。

候月蘭面孔越來越熱,越來越紅,到了最後幾乎是連瞎子都看得出她的異樣了。

因為,被窩里面王硯秋的那雙魔手,正非常的不安分。手指竟然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又摸又劃。讓她嬌軀更加彷佛僵硬得一動不能動,又彷佛要軟得如同水一般。

正在候月蘭要露餡,緊張得幾乎要崩潰的時候。她忽然感覺到,那個惡人彷佛是在自己的大腿上寫字。

用盡所有的力氣,讓自己跳得飛快已經很痛的心髒緩慢下來,讓自己安靜下來。方才分辨出來,王硯秋確實在自己的光潔的大腿上寫字,而且教自己怎麼應付于連銘。

于連銘緩緩靠近,眼中越來越懷疑,眉頭越皺越狠的時候,面色也越來越冷。

候月蘭連忙低聲說道︰“那雙靴子是我今天給大哥買的,本來準備偷偷送到大哥房間,不讓大哥發現,不料卻是讓大哥事先看到了!”

“果真!”于連銘頓時又疑又喜,然後走過去拿起靴子,發現那靴子果然是新的。

本來他應該發現,盡管王硯秋穿得小心,而且還專門在草地上擦拭過。但是靴子底下還是沾有些許塵土。但是此時正驚喜興奮的于連銘一下子沒有看得那麼自信,不過多疑的他卻是脫下自己的靴子,套上那雙新靴子,發現果然合腳。

頓時,于連銘臉上所有的懷疑盡去,換上無限的歡喜,道︰“蘭妹妹真是多謝你了!”

興奮之情,卻是無以言表。因為這可算是自己對眼前美人的一個突破。候月蘭平常雖然對自己尊敬親熱,但是卻從來沒有送過東西。

“大哥,我要起身了!”候月蘭此時方才安靜了下來,恢復了聰明勁,低聲朝于連銘道。

于連銘卻是抱起自己的靴子,穿著王硯秋的新靴子朝外面走去道︰“我在外面等妹妹,我們用完飯菜後,便一起出去。這邊上有一家不錯的珠寶號,我們進去給妹妹挑幾樣像樣的首飾!”

說罷,于連銘便要離開,朝外面走去。

“王公子,小的進來收拾碗筷了!”但是此時,外面卻是響起了店小二的聲音,而且指著姓說出了王公子。

原來剛才王硯秋去要開水的時候,跟店小二說過,讓他過一會兒來候月蘭的房間收拾吃完的碗筷。

無巧不成書,恰巧店小二這個時候來了。這里面住的是一個女孩,自然不會是王公子,那麼便只有一個解釋,有另外男人躲在這房間里面。

听到外面店小二的話後,于連銘頓時猛地轉過身子,眼楮死死盯著候月蘭,然後幾步走到門前,一把打開門。

候月蘭頓時驚得嬌軀不住顫抖,要是讓人發現有人躲在自己的床上。不但會惹怒了于連銘,那個時候整個戲班子都完了,而且自己的名節,也全部毀了。

一個男人躲在自己這個黃花閨女的床上,那自己這輩子也都洗不清這貞潔的污名了。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8.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