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偷情物語
作 者
說劍
故事類型
文藝愛情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7.2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3230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8.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章
第四章︰


“哼!”于連銘猛地打開門,目光如電朝門外望去。

門外的店小二本來臉上充滿了熱情的微笑,但是見到開門的竟然不是王硯秋,而是另外一個俊美的于連銘,滿臉熱情的笑容頓時生生止住,但是很快就又換上了另外一幅笑容,只不過有些招牌化。

“你進來!”于連銘冷冷說道,接著轉身重新朝房內走去,而後于連銘不再看候月蘭,直接走到一張椅子坐了下來,目光盯著店小二,嚴厲問道︰“你說,你剛才叫的王公子是誰?你為什麼來這個房間外面叫他?”

“因為王公子就在這房間里面啊?”店小二靈活的眼楮四下一轉,卻是沒有見到王硯秋。

“什麼?”于連銘頓時猛地一拍桌子,將桌面的碗筷震落在地,碎裂開來。

“王公子是誰?他為什麼會在這個房間,你從實道來!”于連銘氣得渾身發抖,神色俱厲,喝道︰“那個叫什麼王公子的,你趕緊給我出來!”

于連銘一聲斷喝後,目光頓時冷冷朝候月蘭射去,但是很快又移開了,因為他的目光中,那股憐愛怎麼也壓抑不住。

“之前王公子要了一碗面,讓小的過會兒就來收拾碗筷!”店小二見此,不由變得更加的小心。靈活的眼珠子又是飛快轉了轉,接著朝床上的候月蘭望去一眼,面上頓時變得無比驚訝,道︰“噢?小的該死,原來您是一個小姐。剛剛你穿著男人的服侍,因為您衣著富貴,小的也不敢多看。原來您卻是一個小姐啊,要早知道您是一個小姐,小的怎麼也不敢進來啊!”

于連銘臉上頓時涌起一陣狂喜,飛快上來幾步,一把抓住了店小二的袖子,問道︰“你剛剛看到的王公子,便是此時躺在床上的這個小姐嗎?”

店小二又仔細看了一眼床上的候月蘭,然後肯定地點了點頭,道︰“沒錯,小的剛才看到的,就是這個小姐,只不過是一個公子的打扮!”

“我剛才出去買新靴子,我自己作為女兒家,一個人不敢出門,所以就打扮為男兒裝了!”候月蘭淡淡說道。

于連銘本來無比緊張的面孔頓時松了下來,接著發現自己竟然抓著店小二的袖子,頓時厭惡地甩開,然後掏出手絹將自己的手用力擦了擦,接著連忙走到候月蘭的床前,臉上想要表現出歉意,但是因為他心性驕傲,所以也拉不下臉來,只是溫柔說道︰“哥哥以後再也不這樣了!”

接著,于連銘覺得冤枉了候月蘭,覺得臉躁得很,連忙朝外面走去道︰“妹妹先起身換衣衫,我在旁邊等候!”

說罷,忙不迭地離開了房間。認錯,卻是說不出口的。

于連銘剛剛出門,王硯秋便從被窩里面鑽了出來,頓時驚得候月蘭一顫,這個人太放肆了,人剛剛出門就鑽出來,要是于連銘一個回頭那就都完了!

見到王硯秋從被窩里面出來,店小二那熱情而又稍稍古怪的笑容又重新回到臉上。

王硯秋朝店小二伸出了一個大拇指,而店小二卻也朝王硯秋伸出了大拇指。

當然,他們伸出的大拇指,意思都不異樣。

王硯秋伸出大拇指,是夸獎店小二機靈。而店小二伸出大拇指,則是夸王硯秋在美人的手段上了得。

接著,店小二便也沒有多話,將碗筷收拾好了之後,便轉身出門了。

王硯秋下了床,見到自己的靴子不見了,不由朝候月蘭笑道︰“真是的,我剛剛買的新靴子,就被那人穿了去!”

“我也只能穿小姐的鞋了!”在候月蘭驚詫的目光中,王硯秋竟然真的將自己秀氣的腳鑽進了候月蘭的小繡花鞋里面,直讓候月蘭剛剛平靜下來的臉蛋,頓時又煞紅起來。

“這就叫作穿小鞋了!”這個荒唐的郎君戲謔地朝候月蘭看了一眼,氣得她閉上眼楮,不去理會。

“蘭妹妹,可穿好衣衫了嗎?”外面,于連銘盡管才等得那麼一小會兒,但是卻已經急了,卻是在外面叫道。

“快了!”候月蘭連忙回答道,接著見到王硯秋穿著自己的繡花鞋,竟然大搖大擺要朝房門走去,這一出去剛好會被外面的于連銘見到,候月蘭頓時嚇得白臉,接著使勁朝王硯秋使眼色。

王硯秋張開嘴哈哈大笑,盡管笑得豪放,但是卻沒有發出聲音。

接著,他走到了房間的後面窗戶,打開了窗戶,卻是從窗戶爬了出去。

候月蘭心中擔心,連忙跑到窗戶面前看,卻見到王硯秋的雙腳站在窗戶下面稍稍凸出的圓木,雙手雙腳交替,正朝隔壁的房間爬去。盡管小心翼翼的唯恐摔了下去,但是動作卻還是嫻熟的,好像已經不知道爬了多少女人的窗戶一般。

“我明天再過來看你!”王硯秋見到候月蘭過來,便使來一道招人心煩的眼神,笑著說道。

候月蘭不理,看著王硯秋消失後,就直接癱軟在床上,彷佛虛脫了一般。

※※※※※※※※※※※※※※

王硯秋的睡覺姿勢在大人中算奇怪的,他會將整個身軀都躲進被窩里面,就連腦袋也不露出來,所以經常會睡得一脖子汗。

一般來說,只有剛剛听了鬼故事的小孩子,才會害怕得躲進被窩睡覺的。

“象什麼話?”忽然,被窩外面傳來一聲不大的說話聲,卻是蓋少山不快的聲音。

王硯秋馬上醒了過來,然後掀開被子,見到兩個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正是蓋少山和于連銘。

就在王硯秋掀開被子的一瞬間,蓋少山和于連銘卻是一陣錯愕。之前沒有見過王硯秋的面孔,此時見到後,不由驚詫自己救下的人竟然有這麼一幅讓人驚艷的面孔。

于連銘演的經常是虞姬這樣的絕世佳人,可是江西省梨園有名的美男子,卻是讓眾多夫人小媳婦瘋狂的人物。所以對自己的面孔,他可是有著無限的自信和驕傲。所以咋一看到王硯秋,他先是看了一眼,接著不屑地轉過頭去。

但是緊接著,他又轉過頭來,目光朝王硯秋望來,這次他看得非常的仔細,幾乎將王硯秋面上每一寸都看過了,一邊看,臉上一邊涌現出復雜的神情。

好像對于眼前這個和自己同一類型面孔的人,他有著本能的排斥。對于比得上自己的人,甚至超過自己的人,他內心深處都難掩一股討厭。

“你這個人沒有禮貌,我們救下你兩天了,你卻從未告訴我們你的名字!”于連銘清冷說道。

王硯秋嘴角露出一絲值得玩味的微笑,然後朝蓋少山和于連銘緩緩說道︰“王硯秋!”

“什麼?”于連銘眉毛猛地一聳,逼上前兩步,問道︰“你姓王。”

王硯秋知道于連銘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在候月蘭的屋里面,他本來就懷疑里面藏有一個男人。而且後來,店小二在外面敲門的時候,叫的便是王公子。

生性多疑的于連銘馬上聯想到王硯秋昨天晚上是不是就躲在候月蘭的房間里面,是床底下那雙靴子的主人。

頓時,想起了自己對候月蘭的種種深情厚意,于連銘面上紅一陣白一陣,卻是瞬息多變。一會兒懷疑,一會兒憤怒,一會兒深情,一會兒失望,一會兒鄙夷,一會兒溫柔。

眼前畢竟蓋少山在場,于連銘生生忍了下來,並沒有直接問王硯秋昨天晚上是不是去過候月蘭小姐的房間,但是不問他又會憋死,所以神色俱厲問道︰“你昨天明明是留著胡子,衣衫髒亂的?今天怎麼就換上了新衣衫,並且刮洗了臉?我們救你的時候,你身無分文,你哪里來的錢?”

“借的!”王硯秋笑道。

“想誰借的?”于連銘追問道。

王硯秋搖了搖頭,笑道︰“抱歉,這涉及到一些隱私,實在不方便告訴!”

這話頓時讓多疑的于連銘更加朝候月蘭身上想,甚至候月蘭存的那些小私房錢,有一部分還是自己變著法兒給她的。

于連銘無法,只是氣著轉身,將後背留給王硯秋,不再理會。

“你身體好些了嗎?”蓋少山見到王硯秋如此面貌,而且氣質高貴,而且一點都沒有粗下之人的面貌,言語中不由得客氣了幾分。

“頭還有些暈,走路還是有些輕飄!”王硯秋老實說道。

“嗯!”蓋少山目光落在王硯秋面上,問道︰“看公子面貌,也不像是破落之人?為何會凍倒在路上,若非于爺與我遇見,只怕早已經凍死?”

盡管蓋少山再次點出了救他這件事情,但是王硯秋已經沒有道謝,而是笑道︰“我听說饒州城要舉行戲曲大賽,便趕過來看熱鬧。前天在饒州城外二十來里地方的一家酒家中,與人斗酒。喝了五斤那酒家自釀的燒酒,剛剛喝下去搖擺著還能夠走路,但是走出幾里後就摔倒躺在雪堆里面睡著了,然後大雪就將我埋了。身上的錢財,也被那個與我斗酒之人,趁著我酒醉的時候全部偷走了!”

蓋少山無奈搖了搖頭,不知道是不是嘲笑道︰“你倒不是一個俗人?”

接著,蓋少山又問道︰“那你被雪埋了不到一天,為何衣衫髒亂,頭發胡須如麻?”

王硯秋一笑,道︰“在準備來饒州府之前,我听說三清山曾經是葛洪煉丹的地方,就在上面玩耍了十來天,走遍了每一處。從那個時候,我身上就一套衣衫,從三清山走到饒州府一路玩耍,足足走了半個月,這半個月從未換過衣衫。而去三清山之前,我已經差不多兩年沒有刮過胡子了!”

“哼?又非長者,又非賢人,更沒有功名在身,留什麼胡子?”于連銘在一邊冷叱道。

“于老板有所不知,在下這是蓄胡明志,與人打賭輸了之後,便與那打賭之前兩年之內不唱戲了,所以就留了胡子!”王硯秋說道。

“什麼?你也是唱戲的?”蓋少山和于連銘驚訝問道。

于連銘又走上前幾步,又上上下下將王硯秋看過一遍,在這之前還真沒有正眼看過這個被自己救下的人。

看了好一會兒,于連銘點了點頭,道︰“沒錯,你身上有股味道,是唱戲的味道,我一看就看出來了!”

接著,于連銘又撇了撇嘴巴不屑道︰“不過你身上戲味不純,混著許多雜味。”

蓋少山卻是將王硯秋看了好一會兒後,然後面容由熱切變為了冷淡,彷佛若不經心問道︰“你是唱戲的?那唱幾句來听听,男怕《夜奔》,女怕《思凡》,你就來一段《思凡》吧!”

《思凡》中,旦角一口氣要唱七個牌子,做工繁,需要在小半個時辰的獨角戲,要一氣呵成。更加難的,還要將小尼姑的天真、活潑、純潔以及思春全部表現出來,是相當考究功力的。

“對不住了!”王硯秋笑道︰“我剛剛已經說過了,之前與人賭約,輸過之後兩年之內不需唱戲,兩年之約尚未到,所以只有讓蓋班主失望了?”

蓋少山看著王硯秋的面孔,一道冷笑即將要滲透出來,卻又被生生咽了回去。

房間里面,頓時又尷尬地安靜下來。

“班主!”忽然,外面響起了大武的聲音,道︰“知府大人的公子過來,而且直接進了小姐的房間,小的趕緊過來告訴您一聲!”

“什麼?”于連銘一聲驚呼,接著馬上轉身便要朝門外走去,面上的緊張和擔心卻是前所未有的。

一個知府大人的公子,只身進了一個姑娘家的房間,用意已經非常明顯了。

而蓋少山臉上的神情就比較復雜了,雖然更加多的是喜色。知府大人的公子要是看上自己的女兒,那可真的是造化。只不過眼前這個于連銘才是自己的祖宗,真是可惜自己為什麼沒有生出兩個這樣花一樣的女兒,不然就能夠兩全其美了。

而且,昨天中午那知府大人的公子看到候月蘭的時候,目光就非常熱切。這點于連銘也發現到了,蓋少山自然也發現到了。

見到于連銘便要沖過去,蓋少山連忙上前拉住。

“你是什麼意思?”于連銘猛地轉身,怒目注視蓋少山道︰“你可是想去攀知府大人的高枝嗎?那于某馬上收拾東西走。”

“哪里?哪里?”蓋少山連連陪笑道︰“瞧于老板您說的,您還不知道我們整個戲班子百來號人全部指著您活著的了,我拉住您,是因為畢竟閩公子畢竟是知府大人的公子,要是于老板這樣沖過去,知府大人臉上不好看,他可是此次戲劇大賽的主評判。而且做我們這行的您也知道,是從來不能與官斗的!”

“那你說如何?”于連銘憤怒道︰“難道因為他們是官,便要將蘭妹妹自動送上門去嗎?”

“當然不是!”蓋少山連忙說道︰“知府大人的公子也是讀書人,所以自然也要講究規矩。上次去府衙的時候,我發覺了閩少爺看蘭兒的眼神,就覺得不對勁,就有些後悔將她一起帶去了。”

“那是我帶去的!”于連銘在一邊氣道,卻是大有後悔之意。

“我本以為閩公子只是當時對蘭兒容貌的欣賞,不會有其他的意思。哪里料得他心思如此重,今天竟然上門來了,而要是他一旦開口要人的話,那我們這個做小老百姓的就是連一點拒絕的余地都沒有了,掃了知府大人的面子,哪里還有活路!”蓋少山將事情說得十分緊急道︰“只不過這知府大人也是讀書人,也要講究規矩不是。所以在他開口之前,就將他嘴巴封住了!”

“怎麼封?”于連銘惱怒問道。

“就是在他還沒有開口要人的時候,就將蘭兒的終身大事定了下來。”蓋少山眼珠一轉道︰“那樣一來,就算他是知府大人的公子,也不能明著搶人吧!”

“你說的可是當真?”于連銘驚喜問道。

“自然是真的!”蓋少山笑道,接著他面色浮上了一層為難之色,道︰“只不過于老板啊,我那蘭兒雖然出身不顯赫。但是從小我就沒有讓她踫過戲,都是讓她讀聖賢之書,所以心性是很高的。不願意做別人的妾室,要做也是要做大的!”

“你是要讓我給她一個正妻之名?”于連銘問道,接著眉毛一抖道︰“自然沒有問題,況且我于連銘要那麼多女人做什麼?不要說給個正妻的名分,就算立個契約只娶她一人也可!”

“那就說定了!”蓋少山頓時大喜,本來于連銘他是要當作祖宗一樣供養著,但是一旦成為自己的女婿,不但不用供養,反而他需要來孝敬自己了,而且他也不好離開老丈人的戲班子,就指著這麼個名角兒,也足夠今後戲班子的紅火了。

“大武!”想好了一切後,蓋少山朝大武叫道︰“你趕緊去小姐的房間,裝作不知道閩公子在里面。大聲告訴小姐,說我找她,要她來這邊的房間說話!”

“是!”大武奔跑著,便往候月蘭的房間去了。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8.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