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偷情物語
作 者
說劍
故事類型
文藝愛情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7.2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3230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8.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章
第七章︰


“公子爺,我听說這次戲班子的大比武,外面開了很多賭局。”店小二打開了櫃子,從里面拿出了一只小箱子,然後又用鑰匙打開了小箱子,掀開了箱子里面的表層,里面還有一個夾層,其中放了幾塊銀錠,差不多有五六十兩的樣子,想必是店小二全部的身家了,他拿出三錠,差不多十五兩的樣子,朝王硯秋道︰“您是內行,知道哪個戲班子實力大,所以麻煩您幫我買注吧,好讓小的也賺些錢。”

看著店小二滿臉的笑容,王硯秋並沒有去接銀子,而是靜靜說道︰“小二哥,剛才于連銘的話你听到了吧。”

小二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道︰“是小的听旁人說起的,不然當時小的就不依了,當時舊沖上去跟他們理論了。”

“小二哥,我可以蹭你的飯吃,蹭你的房子住,但是不能要你的銀子。”王硯秋笑道︰“那十幾兩銀子我會還給于連銘,但是不能用你的銀子,我用他自己的銀子還給他。你且在外面等著,很快就會有人給我送銀子了。”

店小二面色為難,猶豫了好一會兒後,方才將銀子重新放回到櫃子里面。

“那小的出去探探?”店小二將信將疑道,接著便走了出去。

果然,過了半個時辰不到的功夫,店小二面帶喜色走了進來,朝王硯秋道︰“公子果然料事如神,有人讓我將這個條子給您。”

說罷,店小二遞過來一張紙條。

上面的字體娟秀,是出至女兒家手筆的。

“王公子,今天傍晚于連銘與父親會去參加知府大人的筵席,我推脫身體不好不就不去了。屆時,你來客棧後院子的亭中,我有東西給你。——候月蘭執筆。”

王硯秋看過紙條後,頓時想起了候月蘭那幾錠私房銀子,不由露出一絲嘲諷。

※※※※※※※※※※※※※

傍晚。

“公子爺,于連銘和蓋少山已經離開客棧了。”一直在外面望風的店小二進來通報道。

“好,我們這就走!”王硯秋從床上下來,輕輕撩了撩袍子,便朝外面走去。

“公子,可要我給您望風嗎?”店小二遞過去一個銅制的小暖爐,給王硯秋道︰“外邊冷極了,您拿著這個。”

那小暖爐全身都是銅制的,差不多巴掌大小,一寸多厚,圓圓的。除了頂上開了幾個小孔外,整個小爐子都是封閉的。里面懸空掛著一個鐵絲網,鐵絲網里面燒著上好經燒的炭火。銅爐的外面,再包著一層厚厚的毛皮。

所以,摸在手上,只是暖乎乎的,卻又不燙手,也不用擔心燒著了外面的毛。

“不用了,越是有人窺探到了越是妙。”王硯秋笑道,便走出了房間。

客棧的後園子不大,四周被圍牆圍著。積雪也沒有什麼人打掃,所以現在也看不出什麼景致,到處都被厚厚的積雪覆蓋著。

今天出了一整天的太陽,但是溫度實在太低,而且也沒有人來往。所以園子里面的雪,還來不及化掉,就凝成了一顆顆小冰粒,凝結在一塊,看上去依舊是白茫茫的積雪。其實和雪已經不一樣了,踩上去沒有雪那麼軟,反而是有些硬的。

所以,王硯秋踩上去的時候,聲音顯得尤其的響。

候月蘭此時已經到了,因為王硯秋看到了一連串的腳印,那腳印小小的,就是候月蘭的繡花鞋踩出來的。

王硯秋心中涌起惡作劇,便踮起腳尖,踩著候月蘭原先的腳印走路,所以踩在積雪上沙沙的聲音也消失了。

走進園子,果然看到了候月蘭俏麗的坐在亭子里面,正無比的焦急。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候月蘭穿著白色的衣衫,所以不小心看,還發現不了。

王硯秋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走到了候月蘭的背後。

“嘿!”王硯秋猛不丁地拍了一下候月蘭的肩膀。

“啊!”頓時嚇得候月蘭心髒幾乎都跳出來了,激地站起了身子,一聲驚呼。

轉過身子,看到卻是王硯秋。

不由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然後狠狠瞪了王硯秋一眼,道︰“你這個浪蕩子,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這般放肆。”

王硯秋看了看候月蘭挺翹的臀部,笑道︰“亭子里面的石凳這麼冰涼,你就不怕凍了你的小屁股嗎?”

候月蘭被王硯秋的放肆的話說得面紅耳赤、心跳不已,唯有不理會,卻是將手中的包裹一遞過來。

王硯秋接過,沉甸甸的,不由問道︰“這里面是什麼東西?”

“你自己看。”候月蘭道︰“你還是盡快離開客棧吧,免得遇到麻煩,找其他地方住下來。”

接著,候月蘭便朝亭子外面走了出去,走了幾步後,好像有些舍不得就這麼走了,又想跟王硯秋說上幾句話,但是偏偏又害怕再听到王硯秋那些放肆浪蕩的言語,想要趕緊離開,免得墜入了魔道,但是偏偏腳步又挪動不得。

“月蘭小姐還有話說嗎?”王硯秋掂了踮包袱,便放進袖子里面,朝候月蘭的背影笑道。

“沒有了!”候月蘭一咬牙,冷冷說道,便快步地離開了。

看著候月蘭的背影消失後,王硯秋也離開了園子。走出園子的時候,看到一處假山的後面,有道人影一閃,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冷笑,卻又掂了掂袖子里面的銀子。

※※※※※※※※※※※※※※

“去信江樓!”出了客棧,王硯秋叫了一輛馬車,朝車夫說道。

“好咧。”那車夫見到王硯秋衣著富貴,便以為今天有拉了一個貴客,不由分外的殷勤,侍侯王硯秋上了車廂里面。

王硯秋挑的是車行里面最好的馬車了,車廂厚重結實,所以行駛起來也穩當,不容易晃動。

而且,車廂里面厚厚地都蒙上了毯子,使得外面的寒氣進不來。里面的椅子又大軟,而且還燒著暖爐。

不過,因為車廂里面封閉,而且空間也小,所以暖爐不能燒炭火,只能燒上好少煙的柴火。

上了馬車,王硯秋從袖子里面拿出包袱,解開以後,里面是四錠元寶,差不多二十兩銀子,還有一把碎銀子,加起來也差不多有三四兩,已經是候月蘭所有的私房錢了。

那馬車行駛得又快又穩,只是小半個時辰,就到了信江樓了。

信江樓是整個饒州城最高級的酒樓了,有很深的官方背景。所以達官貴人們宴請客人,就一定要挑選這里的。

信江樓,顧名思義就建在信江的邊上。

此時遠遠望去,燈火通明、人頭涌動,想必筵席已經開始了。

“公子,今天信江樓里面想必是官老爺們在請客人,所以外面有差役把守著,小的馬車就過不去了!”那車夫朝王硯秋說道。

“那就在這里停下來吧!”王硯秋站起身子,從馬車上下來,隨手甩出了一把碎銀子,也不看多少。

那老板接過之後,欣喜若狂。仔細數了又數,足足三兩五錢銀子,卻是自己趕車兩三個月才賺得到的,不由連忙要朝那個大方的客人磕頭道謝。

不過他剛才興奮過頭,此時王硯秋已經走遠了。

“什麼人?”沒有等到王硯秋靠近信江樓,把守的壓抑便一聲斷喝,走上前來。

待見到王硯秋衣著富貴,而且氣質逼人,不由得彎腰行禮道︰“公子,今天是我們知府大人宴請貴客,您要是來用餐的話,請到別處。”

王硯秋笑道︰“我便是來參加知府大人的宴席的。”

那個挎刀的衙役道︰“那請公子出示請帖,本差便馬上放行。”

“我沒有請帖。”王硯秋笑道。

“那抱歉,您不能進去。”衙役表情頓時變得強硬起來,斬釘截鐵道。

王硯秋從袖子里面掏出一錠元寶,交到衙役手中。

衙役卻是不敢收,道︰“要是平常時候,我定會給公子方便。但是今天知府大人宴請的客人尊貴,我實在不敢冒失。”

“真的不許進去?”王硯秋收回銀子問道。

“真的不許。”衙役堅定道。

“閩兄,閩盛章兄!”頓時,王硯秋大聲朝信江樓里面喊道。

那衙役不料氣質富貴的王硯秋,竟然會做出如此無賴的舉動,不由上來要扯住他。

而此時,信江樓二樓頓時走出一個人到了外面的走廊,正是知府大人的公子閩盛章。

“王硯秋前來赴宴了,只不過這位差役不給放行。”王硯秋大聲朝樓上的閩盛章叫道。

閩盛章眉頭不經意地皺了皺,接著朗聲道︰“來者是客,讓王公子上來。”

“公子請。”那差役便放行了,不過神情間卻沒有多少恭敬,因為他也听出來,知府大人的公子和眼前這人沒有什麼交情,只不過是礙著自己的教養才讓眼前這人進去的。

王硯秋走進了信江樓,在踏進的一瞬間,便覺得身子周圍暖乎乎的。和外面的凍嗖嗖形成了鮮明的差別。

一樓里面所有地方都擺滿了席位,每張席位上都坐滿了人。

只不過,現在好像重要的貴賓還沒有到,所以每張桌子上沒有一碟菜,只是每個人的面前,都擺著一碗茶,桌子中間擺放著幾樣點心。

王硯秋看出來了,而且從這茶葉的味道也聞出來了。這茶葉屬于中上,差不多五六兩銀子就可以買到一斤。

當然,比起一兩銀子就可以買到一籮筐,這茶葉已經算得上頂好的了。但是比起兩三兩銀子一兩的絕等好茶,這茶葉又算是次的了。

所以,這一樓坐的客人,頂多只是稍稍有些身份而已。從他們氣質和舉止中,王硯秋一眼就看出他們都是戲班子里面的,有些是唱戲的,有的是戲班子的老板。

這些人表現得稍稍有些拘謹,顯然是頭一次出席官老爺舉辦的宴席,所以一點也不敢造次,就連交談也不敢,只有用最恭謹的姿勢坐在那里,等著開席。

王硯秋卻是直接上了二樓,一眼就看出二樓和一樓大不一樣了。

準確說,二樓每件東西都比一樓高了不止一個檔次。桌子、椅子是上好的紅木,地毯是純羊毛的,點著檀木香。

每個人面前的茶葉,也都是幾十兩一斤的上好茶葉。就連茶碗,也是景德鎮出產的上好細瓷。

而二樓此時,也坐得滿滿當當的。這里的每個人,顯然比一樓都富貴了許多,無論衣著還是氣質上,都是見過大世面的貴人。

里面有大戲班的老板,有顯赫的名角兒,還有便是饒州城里面的顯貴。

不過,此時最上頭的席位上,最頂上的位置,反而空著的。

想必,那個空位置便是今天晚上最尊貴客人的,只不過此人現在還沒有來。但是從擺放在那里的象牙筷子,以及官窯出產的上等青花瓷碗和碟子,都可以看出此人身份的貴重無比。

在這個空位置的邊上,還是一個空位置。不過從碗筷擺設看,這人的身份比不上之前的那個,想必這個位置是饒州知府的。

在這張最顯赫的桌子上,王硯秋發現了于連銘,不過蓋少山並不在這張席位上。

此時席位上坐有閩盛章,還有幾個饒州府重要的官員。這些人都不奇怪,奇怪的是在閩盛章的上首,竟然還做著一個豐姿綽約的貴夫人,從頭頂上的釵飾和衣衫看,還是位四品的誥命恭人,想必是饒州知府的妻子了。

這婦人差不多三十多歲的年紀,但是由于生活富貴,所以看來竟然顯得年輕。嬌軀豐滿動人,肌膚細膩白皙,眼神端莊中帶著嬌媚,嘴唇紅潤,卻是充滿了成熟女子的特殊味道。

不過,從這貴夫的眉毛和眼楮中,王硯秋也看出她的一股欲求不足的曠意。

尋常宴會,應該不會讓女人出席的,難不成今天晚上也是一個女客不成。

而坐在于連銘對面的,是另外一個漂亮的男人。盡管面貌上不如于連銘俊美,但是比起于連銘卻有著另外一番味道。

此時眉毛細,眼楮仿若桃花,鼻子長且細致,肌膚白膩。他一個男人,竟然顯出了幾分嬌媚,顯然也是唱旦角的,而且唱的還是閨門旦,不像于連銘還可以唱刀馬旦。

王硯秋認識這個男人,他便是饒州第一名角言小樓。

雖然他此時臉上帶笑,但是王硯秋還是一眼就看出來,他眼楮中隱藏著的對于連銘的敵意。

這場戲劇比賽中,于連銘就是他最大的敵人了,也差不多可以說是他唯一的敵人了。

而且王硯秋還看出,言小樓妖艷的眉目間還藏著一股很重的驕縱氣息,目光頻頻朝美艷的席上的那個美艷貴婦望去,卻不知道他哪里來的有持無恐。

閩盛章見到王硯秋進來,不由站起身子朝王硯秋這邊走來。

這下,于連銘也發現了王硯秋,目中頓時噴出一道火來,彷佛便要撲上來撕了王硯秋。但是他也知道此時場合尊重,不得造次,只有緊緊抓住茶杯泄憤。

而席上那個饒有風味的貴婦人見到王硯秋後,目中頓時射出一股驚艷,然後飛快垂下目光,連連的喝茶。

“王兄,這上面已經沒有位置了,你便到樓下看看吧!”閩盛章走到王硯秋身邊,朗聲說道。

王硯秋笑道︰“不用去看了,樓下也沒有空位置了。”

閩盛章面上頓時露出一股為難神色,接著叫來了一個伙計道︰“你下去,在樓下西北角落,給王公子加一個座兒。”

“喳。”那伙計彎腰答應道,閩盛章離開之後,他便朝王硯秋似笑非笑道︰“這位公子,您便跟我來吧!”

王硯秋跟著伙計來到樓下的西北角,總算見到了閩盛章讓加座的地方了。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7.08.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