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偷情物語
作 者
說劍
故事類型
文藝愛情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7.2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3230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9.07.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八章
第八章:


這里根本就已經不是在大廳里面了,而是因為要請的人太多了,所以便在後廳里面也擺放了座位。

不過,後廳里面的四張桌子就顯得寒磣了。畢竟這里看不見,外邊都是圓桌子,這里面的桌子是方的。

外面的是細瓷碗,這里面的是粗瓷。甚至,這里面上的茶水,索性就是一兩銀子一籮筐的粗茶了。

而且,外面的席位上,伙計穿梭不停,這里面就是一個伙計的人影也沒有,茶水早已經涼了,卻也沒有人來添。

再看這里面的人,一個個衣衫樸素,沒有一個是富貴的主。

見到王硯秋進來,座位上的人都一陣驚詫,卻是驚訝為何王硯秋這樣富貴堂皇的人,竟然也安排到了這里。

那伙計給端來了一張破損的椅子,放在一張桌子的角落,朝王硯秋笑道:“這椅子的腳有一只瘸了,但是實在找不出來,您就將就一下吧!”

說罷,那伙計便再也不理會,忙自己的去了。

王硯秋在眾人疑惑的目光坐了下來,盡管那是一只瘸腿的椅子。

“這位兄台是哪個戲班子的?”待王硯秋坐下後,邊上一人便問道:“看兄台儀表堂堂,怎麼會到我們這破落地方坐下呢?”

“因為我是來蹭閒飯的啊!”王硯秋笑道:“不過我倒要問兄台一事,這里全部都是在戲班子吃飯的嗎?”

“可不是,而且都是窮戲班子的,這次豁出去了,來參加戲班子大比武,希望能夠出頭。”那人回答道:“不但我們,就連外面的,還有樓上的,八成都是戲班子的人。聽說是有一個無比尊貴的客人來了咱饒州,要見過所有的唱戲的,所以知府大人便下令宴請所有的戲班子,就算一個也不敢落下了,生怕讓那個貴客不滿意了,不然我們這些窮戲班子哪有這個命啊,能夠上得了知府大人的宴席。”

“肅靜!”忽然,外頭傳來衙役的一聲大喝。

“貴客和知府大人馬上就要到了,所有人都不許說話。等下知府大人和貴客走進來的時候,所有人都要跪下磕頭,誰也不許抬頭看。知道了嗎?”那衙役大聲命令道,讓整個信江樓都聽得清清楚楚。

“是!”眾人一聲應喝,接著便再也沒有人說話,只聽得見幾個腳步聲,還有燭火竄動的聲音。

“饒州知府閩壽臣攜貴客到。”隨著一聲清喝,便是刷刷跪倒的聲音。

就是王硯秋所在的這個後廳中,許多人便也跪下磕頭。唯有王硯秋一人依舊坐著不動,邊上人驚訝,連忙使勁拉了拉王硯秋,不料王硯秋卻是不理,依舊坐在那里。

那人無奈,便也不理會他,只是跪在地方,額頭貼著冰涼的地板,盡管外面看不見這里,但是他們也一動不敢動。

王硯秋頓時驚訝無比,剛才外面司儀報來人的時候,竟然是以貴客稱呼的,而不是那人的名號喝職位,這是相當不正常的。

不過,此時整個信江樓都安靜得很,只聽到幾人的腳步聲一直朝樓上走去。

等到眾人全部坐定之後,司儀再次喊了一聲,道:“開席。”

頓時,整個信江樓忙碌了起來。

接著,信江樓大廚房里面的酒水菜肴如同流水線一般端了上來,空氣中頓時彌漫著濃濃的香味。

不過,這菜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樓上的,山珍海味,新鮮果蔬。各地的名吃,哪樣都沒有缺了。隨便拿出一道菜,至少都要一二兩銀子才能置辦得下來,酒水就更加不用說了。

王硯秋老遠就聞到了杏花村的汾酒味了,再用鼻子嗅了嗅,竟然還有上等的紅葡萄酒。

這些酒香味,頓時將王硯秋饞出許多口水來。

片刻後,等到樓上和外面大廳第一輪酒菜都上齊了之後,也有伙計朝這邊送酒菜了。

王硯秋一看,幾乎都是最撲通的菜。唯有那道胡蘿卜炒肉絲看來還不錯,便夾起一口,卻又發現那菜已經有些涼了。接著,拿起酒壇子倒了半碗酒,一喝下卻是發現那酒又淡又苦,很明顯是兌了水的。

再看端菜的伙計,上完菜後就目中無人地走了,這已經是明顯地在欺負人了,看不起坐在後廳的這些個窮戲班子了。

王硯秋頓時將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哼了一聲道:“這信江樓實在作踐人那。”

不過,同桌其他人卻是吃得津津有味,那兌水的酒,也喝得不亦樂乎。

看到王硯秋發怒,邊上那人連忙扯了扯,道:“不要鬧事了,那些個老爺們本來就不喜歡我們這些又土又窮的戲班子來攪事,只不過礙著皇上的聖旨不得不讓我們參加比賽。而這飯還是免費的,信江樓也自然不樂意招待我們這些窮班子。所以有的免費的飯菜吃就不錯了,再說這酒淡了也好,免得喝多了鬧事。”

王硯秋卻是將杯碗推在一邊,朝外面走去,笑道:“我去上面吃好的酒菜去了。”

說罷,他竟然真的穿過大廳,朝樓上走去。

此時,所有人都已經安坐在自己位置上了,哪里敢私自走動,甚至動筷子都要規規矩矩的。所以王硯秋一人上樓顯得尤其的惹眼,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這個漂亮的公子哥。

“站住!”王硯秋剛剛走上樓梯,便被攔住了。

那兩人不是信江樓里面的伙計,是知府衙門里面的官差。不過顯然因為上面有貴客,所以不敢大聲說道,只有低聲朝王硯秋呵斥。

“下去,這上面不是你上來的。”其中一個官差伸手攔住,低聲教訓道。

“下面的酒太難以入口,我去樓上要好酒喝。”王硯秋撥開了官差的手,便要往樓上走去。

那官差見到王硯秋如此品貌俊美的人,竟然如此無賴。卻是一把抓住他的袍子往下扯,王硯秋一掙脫,重新朝上面走去。

“你給我下來!”那官差氣急敗壞,頓時一把抽出鋼刀,朝王硯秋喝道。

這一斷喝,使得本來有些鬧哄哄的樓上,頓時變得安靜了下來。

“是誰在下面呵斥!”然後,上面傳來了閩盛章的聲音,卻是充滿了威嚴與不快。

“回稟公子,有一個無賴想要闖上樓來,卑職攔住,他卻不將道理硬往上闖。”那官差連忙恭敬回答道:“卑職一下情急,說話聲音大了,請知府大人與貴客降罪。”

這官差說完後,上面便傳來一陣腳步聲朝樓梯處走來,片刻後閩盛章板著臉便出現在王硯秋的面前。

“又是你?”閩盛章不快道:“王兄,今天的宴會本來你是沒有資格來的。但是奈何我與你有一面之緣,你硬要進來,我也不好推脫,便讓你進來了。你進來便在下面好好用飯就是了,怎麼還跑上來鬧事?”

“這樓上,我便來不得嗎?”王硯秋放肆問道。

“自然來不得。”閩盛章冷道:“若是你再鬧事,驚擾了上面的貴客。我便讓官差將你驅逐出去了,倒時候掃了斯文,你可別怪我。”

“盛章,這麼小小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好嗎?在那里耽擱什麼?”上面頓時傳來一個中年聲音,那聲音帶著為官者的威嚴,卻又有一股在尊貴人面前的謹慎,想必便是饒州知府閩壽臣了。

閩盛章朝王硯秋一瞪,接著朝那官差使了一道眼色,便要讓官差將他趕走。

誰知道王硯秋大聲嚷道:“學生江南省蘇州籍舉人王硯秋前來拜見知府大人。”

接著,王硯秋朝閩盛章笑了笑,道:“我說過閩兄好大的忘性啊,我們是嘉慶十八年同一科的舉人。我明明見過閩兄,但是作為同年,閩兄卻說沒有見過我。”

閩盛章頓時充滿了驚訝,然後閉上眼楮回憶。

他還沒有想起來,樓上的饒州知府閩壽臣倒是記起來了。

“本官記起來了,那科的主考官是當今的山東巡撫李鴻賓大人。”上面的閩盛章聲音中卻是帶著一絲驚喜道:“一年前,李鴻賓大人和兩江總督孫玉庭大人都還說起過你,你算是那年科考的異數了。早早將試卷做完了之後,竟然在上面塗鴉寫情色小詩,本來是要革了你的。但是李鴻賓大人看你實在才華橫溢,不忍心讓你仕途荒廢,便將你的卷子留了下來。本來嘉慶十八年江南省的頭名解元是你,但是因為你胡鬧,所以被取消了第一名,變成了第四名。”

“啊?是你?”閩盛章頓時記起來了,然後上上下下朝王硯秋看了好幾眼道:“不過我記得嘉慶十八年時,王兄可不是今天這樣子。那天所有的考生都衣衫整齊,唯有你一件衣服穿了不知道多久,胡子也不知道多久沒有刮了。渾身發臭,學官給你發卷子的時候,都還捂著鼻子的。後來去總督府參加宴會的時候,你衣服總算換了一身,但是依舊污頭垢面,然後喝個爛醉如泥。孫玉庭大人怒起,派人將你扔到總督府外面的街道上,然後你一直睡到了天黑,自己摸著腦後的一個大胞回客棧去了。”

王硯秋嘖嘖嘴,更正道:“不是睡到天黑,是睡到半夜。”

“你浪蕩子,還不趕緊上來。”閩壽臣笑道:“你同我盛章是同年的舉人,我也可以當作你的伯父,趕緊上來喝酒吧,我讓人在席上給你加個座,就坐在盛章的邊上。”

閩盛章頓時笑容滿面道:“年兄啊,你現在這副樣子叫我怎麼認得出來?我還奇怪,象年兄這種大才,三年後的會試肯定能夠看到年兄大名,誰知道年兄連考都沒有去考。這些年,王兄卻是跑哪里去了?”

說罷,閩盛章便攜著王硯秋的手朝樓上走去。

等到王硯秋上去,果然看到了在閩盛章的身邊加了一個位置,添了一個碗筷,便也不客氣地坐了上去,然後馬上給自己倒了一杯好酒,一口喝下,卻是大解了饞意。

“好人品,好人品。”由于剛才閩壽臣的一番話,使得樓上眾人對王硯秋大是好奇,不由紛紛打量,心中一片喝彩。

喝完一杯酒後,王硯秋彎下腰,卻是脫下他的舊靴子,從里面掏出一件東西遞給了閩壽臣道:“知府大人,這是南京學監發給學生的舉人憑証,我可不是來騙吃喝的。”

閩壽臣撇了一眼,頓時捂住了鼻子。王硯秋見那東西放在鞋子里面,那味道能好得了嗎?

依稀看到上面的字後,閩壽臣擺了擺手,道:“收起來吧!收起來吧!”

接著,閩壽臣面孔一肅道:“舉人憑証是何等神聖之物,你怎麼可以放在靴子里面,胡鬧!”

王硯秋訕訕一笑,卻是硬皺著眉頭將那發臭的東西放進了懷里。抬頭後,便對上了于連銘那充滿恨意的目光。那目光中還有一絲不安,一絲擔憂。想必是擔心候月蘭知道了王硯秋的舉人身份後,對自己更加不利。

“王兄,且慢吃。我給你介紹一位貴客。”忽然,閩盛章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嗯!”王硯秋點了點頭,嘴里含著食物應道。

“這位便是兩江總督孫玉庭大人的千金孫喬小姐,王兄離座拜見吧!”閩盛章笑道。

“孫小姐好。”王硯秋含糊道,接著忽然猛地一個激靈,抬頭朝閩壽臣邊上的那位貴客看去。

印入眼簾的是一個風化絕代的佳人,端莊的鵝蛋臉,五官卻是美到極點。

此時,她正臉蛋冰寒,目光幽然地盯著王硯秋冷笑道:“孫喬容貌拙劣,怎麼敢奢望讓王大才子正眼相看?”

“砰!”王硯秋筷子驚落,站起身子的勁道過猛,卻是將身後的椅子都踫倒了。

然後,王硯秋面孔發白,腳下一陣踉蹌,頭上一陣冷汗冒出留下。

“知府大人,學生本來身上有病症,現在忽然覺得頭昏腳輕,卻已經是支持不住了,想要馬上回去歇息。”王硯秋站起身子,卻是要轉身就跑。

“你放肆,孫小姐所在席位豈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閩壽臣大喝道:“你如此無禮,當本官不敢讓人革去你的功名嗎?”

王硯秋從懷中掏出幾塊銀錠,扔給了于連銘,朝閩壽臣道:“大人,學生並不是來赴宴的,是來給于老板還錢的。”

說罷,王硯秋朝閩壽臣彎腰行了個禮,接著飛快朝樓下跑去。剛才拼命要上來的是他,現在好像見了鬼一般飛快逃走的也是他。

“放肆!”閩壽臣一聲大喝,接著便要讓外面的差役將王硯秋擒住。

“算了!”孫喬面若寒霜,一張絕美的臉蛋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玉齒緊緊咬住美麗的菱角嘴唇,冷冷道:“人家不願意呆,就讓他走吧。倒好像我們要非留他不可似的。”

閩壽臣卻是氣得胡子發顫,道:“本官一定要革了他的功名,明天就給南京寫信,革了他的功名。”

“大人說得有禮,想這樣的浪蕩流氓,怎麼配得上舉人的身份,就應該革掉。”筵席上,頓時傳來言小樓陰柔的聲音。

于連銘拿起了王硯秋給他的銀子一看,頓時肺都要氣炸了。這些銀子他都認得,上面還沾有朱砂紅印,還是他給的候月蘭。當時他不小心將裝有朱砂的盒子踫倒了,使得這幾錠銀子沾上了誅殺印,所以他一眼就看出這些銀子是他給候月蘭的,但是沒有料到候月蘭卻用他給的錢去貼了王硯秋這個小白臉。

頓時,于連銘目中射出一道凌厲的寒芒,握緊的拳頭時指甲又將掌心的傷口刺破,一道鮮血從手指縫隙中流出。

****************************************

這本書的類型,在台灣幻武市場上沒有出現過,所以大體上不會出版了。

只不過這些稿子放在硬盤上,放著也是放著,便貼出來讓大家看看。

^_^,歡迎點評。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偷情物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9.07.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