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一章 九尾天狐(之四十)
之四十一 鬼屋
之四十二 創業
之四十三 血骷髏
之四十四 禮物
之四十五 婚紗
之四十六 訂婚
之四十七 聖誕舞會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第二部)
第十八集(第二部)
第十九集(第二部)
第二十集(第二部)
第二十一集(第二部)
第二十二集(第二部)
第二十三集(第二部)
第二十四集(第二部)
第二十五集(第二部)
第二十六集(第二部)
第二十七集(第二部)
第二十八集(第二部)
第二十九集(第二部)
第三十集(第二部)
第三十一集 

~異俠~
作 者
自在(WADE)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8.0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540
累積人氣
18774409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14222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23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5.2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九尾天狐(之四十)
第一章 九尾天狐



大明被帶到一處很隱秘的房間內。那房間裡所有的東西上都有男女交歡的圖示,且其上的
招式稀奇古怪,很多都是前所未聞的。更甚者,兩女一男、兩男一女、一群男人加一個女
人等等,什麼花招都有。

媚兒拉著大明到床邊坐下,並走到屏風後換起了衣服。那屏風是由薄薄的白紗所做成,且
其後有光源,所有春光自然被人一覽無疑。

媚兒褪去全身的衣裳,並解下頭上的髮髻。再出來時,臉上僅存的一絲端莊之氣已全無,
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淫穢之意。赫然就是當日將狗頭人完全吸乾的女郎,身上穿的也是那
套近乎全裸的衣服。不過解下髮髻,換件衣服而已,居然前後判若兩人。

媚兒在桌上的香爐爐內點起類似檀香的東西,讓整間房間都瀰漫著一股奇異的香味。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人,永遠都不能離開我了。」媚兒輕輕的撫摸著大明的臉龐。

她先用迷心大法迷住兩人,且在食物和酒裡下了催情藥劑,藉由音樂和艷舞挑起大明的情慾
。現在只要她將大明給吃了,房間內的控神香自然會在大明洩出元陽,心神最鬆懈的時候
發揮效用。讓大明從此以後只聽命於她。

慢慢的,媚兒開始脫去大明身上的衣物。

「吼∼∼∼!」阿呆撞破房門衝了進來,虎爪用力的向媚兒一掃。

媚兒向後一翻,避開阿呆這一擊。同時也從身後伸出尾巴來,刺向阿呆,只不過數量是兩
條。

媚兒的尾尖就像長槍一樣疾刺,與空氣發出強烈的摩擦聲。阿呆反應靈敏的一手一條抓著
,可沒想到這時卻有第三條尾巴刺向牠門面。

一道強大的劍氣及時解救了阿呆的危險。不但將第三條尾巴削斷,就連阿呆手上的也是一
樣被削斷。

媚兒心慌了一下,怎又會有強敵到來?眼看情況不利於己,媚兒趴在桌上,背後九尾齊出
,連原先被削斷的三尾都再生了。

阿呆丟下手上的斷尾,憤然的看著媚兒。

「原來是九尾天狐啊!怪不得會有天界的氣息。好了,別玩了。」

聽到牧童說的話,原本端坐在床上的大明好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整個人躺在床上,還一
邊喊著:「靠!不會早點來啊!我差點失身了ㄟ。」

「呵呵,抱歉。搜索莊園花了一點時間,不過結果你會很滿意的。」

「你們什麼時候發現的?」媚兒發現自己原來從頭到尾都是在被人耍著玩。

「我是一開始就發現了。我又不是白痴,煉妖塔會有可能有正常人在嗎?更別提我每次一
遇到女孩子都會出事。老頭,你呢?」

「我也是一樣啊!第一眼就看出來了。畢竟我師父可是個貨真價實的天女,我是不可能被
這冒牌貨騙去的。」

「是喔!怎沒聽你提起過?」

「以後再說吧!先解決眼前的事比較重要。」

「不可能!那為什麼迷心術和控神香都起不了作用?」媚兒不死心的問了一句。

大明不好意思回答她。因為這六年來雜七雜八的東西吃太多了,所以現在抵抗力超強。第
七界層的人魚精迷惑心智的能力比媚兒強上數倍,可依然對大明沒用。

「現在妳是要打還是要逃?」大明漠然的問了一句。

「來人啊!」媚兒尖叫著,眼前的兩個人太可怕了。

「沒有人了!要跑的都跑光了,沒跑的……都讓我砍了。」牧童雙手負在身後,不斷
的散發一派宗師的氣勢,逼壓著媚兒的神經。

「你們到底是誰?」媚兒顫抖的問了一句。

「想回家的人。」大明淡淡的說。

「請饒過我吧!媚兒願終生為奴為婢。」媚兒突然伏跪在大明腳下,身上的氣質整個轉化
成楚楚可憐的樣子,眼裡還泛著淚光,身體縮成一團,讓人看了極為不忍。

狐狸精是一種千變萬化,狡獪異常的妖魔,而九尾天狐更是其中之佼佼者。看來她還是不
放棄用美色來誘惑大明啊!只不過不知大明會做何反應。

牧童在心裡想的同時,大明冷冷的回答:「不用了!我老婆可是比
妳漂亮千萬倍,不管在外貌,還是心地上。」

大明這句話就像是鐵槌一樣,硬生生的轟上媚兒的心口。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美貌,居然
被人視為比糞土更不如,媚兒呆坐在地上無語。

「我們可不是什麼正義之士,只要妳別打歪主意,我們自然不會動手,不然妳的下場就和外
面那一些一樣。走吧!老頭。你發現了什麼?」

「回家的路。」


通往第十界層的傳送點被一層厚重的白色晶石所包圍,
大明敲了敲,發現晶石堅硬無比,
阿呆踢出一記風彈,晶石卻絲毫無損。

「你們出不去的。」媚兒這時也跟了過來。她試過所有的方法,就是打不破這層晶石。

「沒有東西能阻擋我要回家的路。」大明抽出白骨劍杖,開始在劍杖上蓄集真氣。

「小心一點!要是用力過頭,連傳送點也毀了,那可就欲哭無淚了。」
牧童看大明要用他自創的那一招,好心的出聲提醒一下。

「那我就把整座煉妖塔給拆了。去吧!我的愛∼∼∼」大明將劍杖上凝聚起來
的真氣球體,一舉轟向晶石。

一聲巨響,響遍了第九界層,宣告著第十界層的傳點,已經被人打開了。

包圍著第十界層傳點的晶石,被大明這一擊化成細小的碎片,在天空中下起晶石雨。原本
藍色的天空開始轉暗,最後變成黑漆漆的一片。

晶石雨在黑夜中散發著光芒,隨著風被吹散分布到第九界層各處。

「這才是第九界層的真面目啊!星辰之界。」牧童感嘆的說。

媚兒看著大明被星光所照耀的臉龐,心裡滿是崇敬之意。眼前之人,大概就是天神的化身
吧!也只有天神,才有如此通天之能。

媚兒展開九尾,化身變回九尾天狐的模樣。白色的九尾天狐,體積和迅雷差不多。

大明只是冷眼相望,毫無動作。

「媚兒本是天界之狐,只因心動塵念,墮入淫邪之道而被禁錮於煉妖塔中。在煉妖塔的日
子裡,媚兒依舊是荒淫無道。直到今天看到主人您,才讓媚兒了解到很多事,看清以往愚
昧無知的自己。所以,請讓媚兒跟隨在您身旁重新修行吧!」

媚兒說完後,仰天長嚎,身上不斷的冒出青藍色的真氣。而最奇特的,就是她身後的九根
巨尾正慢慢的脫落到只剩一根,身體也縮小到如同一般小狗。

「她在幹麼?」大明不解的問牧童。

「八尾齊斷,自毀道行。」

「很嚴重嗎?」

「她現在只是隻頗具靈性的小狐狸而已,你說呢?」

大明聽了牧童的話後沉默了起來。

變成小狐狸後的媚兒腳步蹣跚的走到大明腳跟前伏跪。
大明想了一下後,抱起媚兒,放在阿呆的背上。

「從今天起,她就是我收的小妹了,也是你的小妹喔!你要好好照顧她。」阿呆對大明突
然說的這一段話感到有點不知所措。

「懷疑啊!都收小弟了,就不能收小妹啊!」大明叉腰喊了一聲。

「吼∼∼∼」阿呆精神抖擻的吼了一聲,表示有聽到。

「很好!現在……我們要回家了,向第十界層出發。」


煉妖塔外,林詩函和水無痕依舊當起望夫石,不過這次又多加了一個夢無涯進來。

自從知道自己要追查的人居然跑到煉妖塔裡去了之後,夢無涯和太昊
也開始來煉妖塔外站崗。

林詩函和水無痕的實力就算是在天界,也稱得上是一流好手
。對於能讓這兩位女孩子如此傾心的神祕男子,夢無涯可是充滿了好奇心。

所以夢無涯和兩人聊天時,總是會在有意無意間提到大明的事。這時詩函和
無痕只是會笑而不語,草草帶過,讓夢無涯對大明是越來越有興趣。

太昊則是對林詩函起了注意,雖只是個凡人,但現在她的造詣已不容自己小覷,再詳加琢
磨,未來將會發出耀眼的光芒。只是不知她口中的夫君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希望不
會讓他失望。

太昊笑了一笑,如果只是個膿包的話,那他會將林詩函強行帶回天界去。也許那妮子不會
太欣賞他的手段,不過太昊有信心,一切能慢慢的來。


煉妖塔第十層的空間出乎大明想像的小,只有足球場的一半大小不到。看起來似乎是在什
麼建築物裡的樣子,這就是煉妖塔的塔頂吧!

剛剛踏出傳送石盤,眼前的兩座石雕立刻引起大明的注意。

那是一男一女的石雕像。男的
高大異常,霸氣凜然,穿著很奇怪的衣服。身前的地上還插著一把大明從沒看過的大刀,
刀上隱隱約約間散布著血痕,看來是把嗜血頗重的兇刀。

至於女的嘛!大概就是牧童所說的天女吧!除了穿著打扮和牧童所形容的相差無幾外,那
臉上的聖潔脫俗之氣,更是大明不曾遇見過的。連無痕尚且遜色三分,這當然非是塵世中
人。

這不是單純的石像。大明正想向牧童詢問時,牧童已經有了動作。牧童站在那天女石像前
,雙腳一跪,眼淚直流。

「師父!徒兒來看妳了。」牧童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

是師公啊!大明雖然搞不清楚,但牧童教了他那麼多東西,說起來也算是他師父。那自己
也該對師公磕幾個頭吧!大明一樣的向那座天女像磕頭。

牧童跪在地上,盯著天女石像好一會。

「沒想到,我還有見到師父的一日。」牧童嘆了口氣。

「怎麼回事啊?」大明感到事情另有隱情。

「以前的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放牛牧童而已。直到一次偶然下,我遇到了師父,才改變了
我的一生。」牧童自顧自的,開始說起一些往事,大明很知趣的不去打斷他。

「我是個孤兒,從小就替人放牧維生。後來遇上了到人間遊歷修行的師父,她對我很好,
就像我的家人一樣。那段日子裡,也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

「那怎會搞成這樣?」大明指了指那座天女像。

「那是因為師父她……愛錯了人。」

「隔壁那一位?」大明大膽的猜測著。

「嗯!」

「什麼來頭啊?」

「不知道!我只聽師父大約提起過,那人好像是從其他世界來的,詳情我就不清楚了。不
過也因為那人身上有股很奇怪的邪氣,所以天界十分反對師父和他在一起。」

大明在那男人身上倒是感覺不到妖邪氣息,有的應該說是充滿自信的狂傲之氣吧!大明對
那男的印象蠻好的。

「師父為了這件事差點和天界鬧翻,甚至要脫離天界,最後天界給師父一個答覆,只
要師父能從煉妖塔出來,天界那些人就會答應師父的要求,不再予以追究。」

「那為何會在這變成石像?這不是已經到最頂層了嗎?」

「那是因為……」

「那是因為他們無法打敗我。」

原本牆壁上刻著的三頭六臂神像浮雕,此刻居然慢慢的開
始實體化,變成一個浮在空中,六隻手各持法器的威武巨人。

而巨人浮現出來後的牆壁,則變成了一座朱紅色的大門。看來那就是煉妖塔的出口了。

「那我將替我師父討回五百年前的這個公道。」牧童咬牙切齒的說。

「老頭,那你上次是怎樣離開的?」大明這就好奇了,難道還有其他方法能出去?

「說來慚愧,師父看眼見不敵,硬是施法將我送出煉妖塔。雖然我那時候還是個不成氣候
的小劍客,但我絕不會丟下師父他們一個人走的。」

「那師公怎不走?」

「走的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啊!就算當初師父們逃離了煉妖塔,也逃不過天界的追捕。與
其如此,所以師父兩人選擇了長眠在此。至少,他們還能在一起。」牧童無奈的感嘆。

「也因為如此,雖然我在百年前修行就足以能飛升天界,但我還是只願守在煉妖塔前一輩
子。」說到最後,牧童心中的怒氣無處發洩,於是舉手一楊,劍氣在地上劃出一條深刻的
痕跡。

「傻瓜……這樣做值得嗎?」輕柔悠揚的女聲在室內響起,語氣裡滿是惋惜之意。

「師父!」牧童猛然抬頭。

「呵呵!妳這小徒弟感情對妳放很深啊!五百年來還放心不下妳。」另一個渾厚低沉的男
子聲也跟著響起。

「你忌妒啊!不然你也去收一個啊!」

「我運氣可沒妳那麼好,能收到資質那麼好的徒弟。而且在這龜了五百年了,想收也找不
到啊!五百年……沒想到居然在這裡待了那麼久了……」男子說到最後,小聲默默的唸著。

煉妖塔內部是個很奇怪的空間,由於時間過的相當緩慢,所以才會有外面一天裡面一年這
種普遍的說法出現。

可事實上煉妖塔內的時間並不會真的變久,而是煉妖塔內的環境和空間會給人一種漫無止盡
的延長感,外面的一天,裡面就好像被延長變成了一年一樣,但是實際上時間還是只
過了一天而已。

像大明在煉妖塔裡沒有長大長高就是最好的證明,不然在煉妖塔早就產生出一堆萬年老妖
,那還得了。

如果依煉妖塔內的時間來算,牧童師傅兩人是在此待了十八萬年左右。只不過他們
倆個一直處在沉睡的狀態,剛剛才醒了過來,感覺上只像睡了一覺,所以煉妖塔的異常空
間並沒有對他們造成引響。

如果兩人是清醒的,被禁錮在原地面對十八萬年時光的逝去,不管是人是神,精神早崩潰了。

也是因為這點,煉妖塔內的妖魔才會這麼殘暴。因為在這種環境下,只有殺戮和血腥才能
讓牠們有所抒發。媚兒也是一樣的道理,利用淫性來尋求解脫。這就是當初建造煉妖塔的
最大原意,讓塔內的妖魔受不了,進而自相殘殺。

「既然醒來,那我們不如出去好了,我在這也待煩了。」牧童的師父口吻平淡,好像在說一
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一樣。

「我也想,不過我有點打不贏那個六隻手的。算了,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就再試試看
吧!大不了再繼續回來當石像好了,哈哈!」

兩人的對話說完後,石像裡爆發出五彩光芒,兩座石像再次還原成原本的人。

「唉!五百年沒動了,身手不知還在不在?」

「師父,妳怎麼……」

「這都要多虧你們啊!你們在第九界層所打破的晶石,正是將我們封印的禁制所在。因為
如此,我們才能醒來。」

「其實是她放心不下你們幾個毛頭小子到處跑,趕緊要出來幫你們一把。至少危險的時候
也能送你們離開啊!」

「師父……對不起。」牧童眼眶都紅了。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他只會給師父添麻煩而
已。

「傻孩子,跟為師的道歉做什麼呢?」

「呃……打擾一下。雖然我知道這是一個很感人的大團圓場面,不過我老婆還在外面等我
,能先出去再說嗎?」大明忍不住要插一下嘴。再讓他們說下去,可不知要說到何年何月
何日了。

「也對。六隻手的,出來!我要和你單挑……啊勒!小子。你怎把六隻手給幹掉了啊!
那我不就沒得表現了。」男子目瞪口呆的看著倒在地上的三頭六臂巨人,大明是什麼時
候動手的?

「徒弟啊!這次和你同行的,好像是個很不得了的人物喔!」天女小聲的在牧童耳邊說著
,牧童對於師父的話只有報以苦笑。

居然將煉妖塔的看守者瞬殺,牧童這才發現,大明現在有多少實力,他自己一點也不知道
。而這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就的。

如果大明有意的話,不光是崑崙,連天界也能搞的雞飛狗跳吧!

這時所有人看向大明的眼光都別有深意,但心急如焚的大明可沒看到這一切,伸腳就往紅
色大門一踹。


「第六天了,怎麼阿明還沒回來?」林詩函有點擔心,不會又遇上什麼事吧!大明的衰運可
是有目共睹的。

「相公一定會回來的。」水無痕握緊林詩函的手,堅定的說。

「是啊!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說的話,只要他說會回來,就算他變成鬼了,還是會從地獄
爬回來找我們的。」林詩函幽幽的說。

「抱歉喔!我還沒死。妳真的很想當寡婦嗎?不然怎麼一直詛咒我。」

「無痕,我大概太想他了,現在連幻聽都出現了。」林詩函搖了搖頭。

「可是大姐……我也聽到相公的聲音ㄟ。」

兩女猛然轉頭。站在身後的,可不就是多日不見的大明嗎?

林詩函想給大明一個擁抱,但大明手腳快了一步。雙手抱起林詩函的腰,在空中不停的轉
圈圈,然後拉過無痕,將兩人抱的死緊。

「怎麼……那麼激情啊?」林詩函被大明的舉動嚇了一跳,反而有點不好意思。

「對於妳們來說可能只是短短的六天,但我可是度過了六年的歲月啊!現在我才發覺,妳
們在我的心理,是多麼的重要。」

「我們在這裡等也是度日如年啊!」兩個女孩子聽到大明的話,眼眶都紅紅的。

「可是,老公。這裡……很多人在看ㄟ。」林詩函羞的把頭埋在大明懷裡,不敢抬起來。

「啊!」大明現在才注意到。剛剛跑太快,眼裡只看到詩函和無痕,絲毫沒有注意到,原
來現場有這麼多人。

除了葉若秋外,水無痕的父親和兄長也在,還有兩個飄在空中的古怪傢伙。大明認得其中
一個應該是天女,那另一個也是天人吧!

「算了!當作沒看到吧!」

「討厭。」林詩函不依的撒嬌著。

大明的出現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大吃一驚。因為大明就像是鬼魅一樣,憑空出現在兩女身
後。

葉若秋和夢無涯、太昊連察覺都察覺不到,直到大明抱住兩女才反應過來。

看來這小子長進不少啊!葉若秋想的有些出神了。

「請問……你就是詩函她們的夫君嗎?」夢無涯在這時飄了過來。眼前和詩函無痕親熱的
抱在一起的,就是他們要找的人吧!

「目前還不算,不過快了。有事嗎?」大明放開詩函兩人,轉向夢無涯問了一句。

夢無涯看到大明時也有些呆了,詩函、無痕也趁機後退一步,好好的打量大明。

大明在煉妖塔的這段日子裡,原本剛毅的臉龐上,多了幾許歷經歲月的風霜,讓大明看起來更成顯熟穩重。

而他身上到處都是髒兮兮的,所穿的不知名毛皮做成的衣服也是整件都破破爛爛的。

「你吃了不少苦喔!」林詩函拿出手帕,細心的擦乾淨大明臉上的灰塵,水無痕也拿出絲
巾整理著大明的容貌。

「為了妳們,這些付出是值得的。」大明抓著兩人的手,微微笑著說。兩女臉上紅通通的
,讓大明看了好想咬上一口。

「對了,妳有什麼事嗎?」大明想起旁邊還有一個夢無涯。

「啊……這……」夢無涯說話竟然結巴起來了,倒是詩函靜靜的把兩位天人的來意說
了一遍。

大明聽完之後想了一下說:「妳們放心吧!我對那天界完全沒有興趣,也沒空到
那去惹事生非。現在的我,只想當個普通人,和我老婆過過平靜的日子。只要那叫天界
的東東別來惹我,我也不會去管它。」

大明說完後,也不管夢無涯的答覆,牽著兩女就走。

「等一下!接我幾招。」太昊說動手就動手,腰間闊劍自動彈跳而起,在太昊手中化出漫
天劍影。

大明推開兩女,神色自若的在劍影中輕輕移動,宛如風中的楊柳般輕柔,完全視太昊的攻
擊如無物。

「為什麼不還手?」太昊看到大明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心裡更是有火。

「你的劍中,沒有殺氣,我不想打毫無意義的戰鬥。」

「如果你要殺氣才會認真打的話,我這就給你。」太昊越打越火大,劍上不自覺的流露出
些許森寒的氣息。

「我勸你最好不要。如果是以前我心情好的話,站著讓你砍都沒問題。不過現在,有人在
等著我回去,她們是我最重視和最想保護的人,為了她們,就算滿天神佛擋在我面前,我
也要殺神滅佛。對於我的敵人,我會毫不猶豫的賜予他們毀滅。」

大明說到最後一句時,全身散發出難以想像的霸氣,將太昊剛剛萌起的那點小小的殺機完
全淹沒。

太昊舉著劍一動也不動。生平第一次,太昊知道了什麼叫做恐懼。原本他想挫敗大明攜美
而歸的想法,此時連想也不敢想起。

眼前的人……太可怕了。

「唉啊!怎打起來了?」牧童騎著阿呆也在這時慢步走了過來。

煉妖塔的出口在附近的山頂上,大明一出來,馬上運起全身的功力衝到這,牧童還要處理
一些事,所以晚到了一步。

「還有天人ㄟ。」牧童故作吃驚的表情。大明覺得奇怪,怎沒看到牧童的師父她們?

牧童向大明打了一個眼神,示意大明不要提起他師父的事。

六年的相處讓兩人培養出極佳的默契,大明於是也打回了一個表示收到的眼神。

因為牧童的師父一出來就感覺到附近有天界之人的氣息,由於她和天界的情仇糾葛,所以
她不希望和天界的人見面。

就這樣,兩位天人悻悻然的離開了崑崙,離去之前,夢無涯還不忘記回頭看大明幾眼。

「唉啊!又一顆少女的芳心失落在你身上了。」林詩函酸酸的說。眼明人一看就知道夢無
涯對大明有意思,只是礙於身份不敢明說而已。

「哪有!我都一直乖乖的沒說話,也沒亂放電,不關我的事啦!」大明很委屈的抗議著。

「誰叫你又越變越帥。」林詩函想到這,惡狠狠的踹了大明一腳。

「依嗲∼∼∼,痛、痛。」大明抱著腳鬼吼鬼叫的。


牧童的師父和她丈夫最後也定居在崑崙。為了不引人注目,在煉妖塔後的隱秘樹林內
搭蓋了一間小房子,日子過的極為安穩愜意。

不過崑崙的奇禽異獸們可就慘了,老是有個
自稱大魔王的持刀男子抱怨運動量不足,拿牠們來練身體,大家都被整的慘歪歪的。

牧童也一樣回去看守煉妖塔。不過由於日子無聊,加上他師父也回來了,聽說他有意要去遊
歷天下,見見世面。

阿呆和媚兒則是一直跟隨在大明身旁。大明要去哪,牠們就到哪去。

因為上次被詩函打斷,所以水府再一次舉行大明和無痕的婚禮。而且這次邀請了很多人參
加,場面十分浩大。

詩函和大明尚未成親,而詩函又是無痕的大姐,所以無痕說非要等大明和詩函結婚後才能
和大明同房。

「老公,接下來該換我們了吧!」

「嗯!我們結婚吧!老婆。」

林詩函喜極而泣,這句話她不知已經等多久了。

大明感到在前方的路或許會比他想像中的還難走,不過他有信心。不管什麼擋在他身前,
他都能克服的。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5.2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