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試閱)

惡魔法則
作 者
跳舞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8.05.1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8年05月28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3225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3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3 / 24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惡魔法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8.04.2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失寵的少爺


接連不斷的打擊,讓雷蒙伯爵對自己的兒子非常失望。而失望之後,他卻更加努力了。

別誤會,他已經沒有心思再對這麼一個毫無天賦的白癡兒子花費心思了。伯爵大人把努力的方向,放在了自己美麗的伯爵夫人的身上。

既然這個兒子已經是一個廢物了,他注定沒有能力繼承自己的家族,無法把家族發揚光大了。那麼……自己就得努力再生一個兒子出來才行!

伯爵在夫人身上連續一個月的播種耕耘終於起到了效果了。很快,伯爵夫人再次懷孕,而就在第二年的冬天,雷蒙伯爵如願得到了自己的第二個兒子。

就在全伯爵府都在歡慶這件喜事的時候,杜維卻依然待在自己的房間裡用心閱讀著好不容易搜集來的「魔藥學」的書籍。

謝天謝地,那個克拉克法師臨走時的最後一句還是起到了效果了。伯爵大人在「還能有什麼更糟糕呢」這樣的想法下,乾脆讓自己的這個白癡兒子去學習魔藥學了。

幾乎整整幾個月時間,伯爵都沒有心思再來看一看這個令他徹底失望的兒子。就連原本對杜維慈愛的伯爵夫人,也因為懷孕臨產而不得不減少來看望兒子的次數。

就在母親給自己生下了一個弟弟的第二天,杜維被僕人領到了伯爵的房間,看望了產後虛弱的母親,和自己的弟弟。

看得出來,伯爵大人很滿意。因為這個新生的兒子,和羅林家族的傳統一樣,哭聲洪亮有力,而且雖然是剛剛生下的嬰兒,但是卻能看出他將來必定很健壯。

雷蒙伯爵連多看這個廢物兒子一眼的興趣都沒有,禮節性的問候之後,就揮手讓他退下了。雖然躺在床上的伯爵夫人心裡有些不忍,可是恰好新生的嬰兒的哭泣把她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了。

杜維靜靜的退了出來,身後是伯爵大人滿意的笑聲,還有嬰兒的啼哭。縱然內心已經木然,可杜維還是忍不住生出了一絲失落。

他在內心提醒自己:別胡思亂想了。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不是你的父親……而她……她也不是……

想到那個暴雨的夜晚,這個美麗的女人曾經為了自己而在女神像前苦跪了一夜,杜維心裡生出一絲酸楚,用力搖了搖頭。

努力屏除內心的雜念,杜維只能把全部注意力轉移到了學習上。

不可否認的是,杜維對這個世界的魔法還是抱有極大興趣的。雖然那個克拉克法師認定了他沒有天賦,但是心中不甘的杜維還是抱有僥倖心理。而堂堂的伯爵府上自然有相當數量的藏書,其中不少都是關於魔法的。

在閱讀了眾多書籍之後,杜維不得不承認,那個克拉克法師說的沒錯,自己的確沒有成為魔法師的天賦。因為他就算是坐得一天一夜,也沒有能感覺到任何的魔法元素的波動。還有一次,他甚至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隨後,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杜維,把精力轉移到了克拉克法師所說的「魔法藥劑學」上去了。

因為,似乎,魔法藥劑學,也是魔法的一種。而且,魔藥師,也勉強算是魔法師的一種。雖然,杜維詢問了府裡的僕人,才知道了這個所謂的「魔法師的一種」,到底在這個世界的人心中是一個什麼地位!

在這個世界上,人們雖然嘴巴上都說魔藥師也是魔法師的一種,甚至連魔法學會也都白紙黑字的公開確定了這一點。但是從實際上說,人們真正的想法是「這也算是魔法師??」

魔藥學,顧名思義,就是研究各種魔法藥劑的配置。

而在聽得多了,杜維內心也做出了一個很恰當的比喻:如果把自己前世的那個世界裡的醫療行業做比較。那麼,真正的魔法師,就相當於醫院裡的各種科目的醫生!而魔藥師麼……最多算是給醫生打下手的小護士。雖然同樣都在醫院裡工作,但是護士的地位和收入,都是遠遠比不上那些真正的醫生的。

可是仔細研究了之後,杜維卻對這種魔藥學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在他看來,這是一個非常新鮮的領域。

比如……如何用多羅格跳蛙的眼珠,加上紫色的苦艾草,配置成一種可以讓人短暫的時間內變成失去說話能力的啞巴。又比如,又如何用斯達紛劍尺龍的唾液加上三葉草以及一種剋剋三角鱗魚的肝臟,磨製出來一種可以讓人石化的藥粉!

再比如,用一種火鱗草提煉出來的物質曬乾了之後打碎的粉末,灑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瞬間引起燃燒!

只不過,上面說的這些不管是動物還是植物的名字,尤其是什麼「跳蛙」「劍尺龍」「剋剋三角鱗魚」「火鱗草」之類的東西,十樣裡面倒是有九樣,是杜維聽都沒聽說過的東西。

像什麼?

這根本就是像極了另外一個世界裡的化學體系!

杜維從來沒想到過,所謂的魔法,還可以這麼解釋!

能變成啞巴的藥,能讓人石化的藥,能引起燃燒的藥……很有意思,不是麼?

魔藥師這個職業,在杜維的心裡,其實更像是一個醫師。只不過,醫師是救人的,而魔藥師則更擅長製造害人的毒藥。

杜維不知道的是,他的這一想法,正好也符合這個世界的人們對魔法藥劑師的一個特殊的稱呼:

「毒藥師!」


日子在一天一天的過去。杜維依然沉迷於這種魔法藥劑學。不過,他的學識依然只能停留在紙面上的理論閱讀。畢竟,魔法藥劑學裡提到的諸多千奇百怪的原材料,就算是堪稱貴族豪門的羅林家族伯爵府上也是沒有的。

只有那些真正的魔法師的研究室裡才會備有這些材料。而在魔法領域裡,藥劑師通常也都是給那些真正的魔法師當助手和打下手的角色。

而且,一個這麼小的孩童,就算他是伯爵的兒子,也沒有人敢把那些危險的魔法藥材提供給他!

不知不覺六年過去了。這六年裡,杜維的那個弟弟茁壯成長,這個取名為「加布裡」的孩子,相比起白癡杜維而言,更像是一個典型的羅林家族的傳人。

這個杜維的弟弟從小就健康,活潑好動。六歲的他已經開始接受侍衛長阿爾法劍士的訓練。據說侍衛長對這位伯爵的次子的評價很不錯。幾乎府裡所有的人都把他當成了羅林家未來的希望!而伯爵大人顯然對自己的第二個兒子傾注了所有的關懷,他甚至已經決定再等兩年,當加布裡八歲的時候,就可以正式傳授他羅林家的家傳武技鬥氣了!

僕人們的愛戴,侍衛長的讚美,父親的關怪,甚至連請來的一位啟蒙老師都認為這個伯爵的次子很有天賦。甚至聽說,伯爵大人為了家族的未來,已經決定要和帝都裡某一個家族聯姻,給自己才六歲的兒子定下一門顯赫的親事!

而在這之外的,杜維,這個家族長子,則被遺忘在了角落裡。

伯爵甚至一個月都難得見自己的長子一面。唯獨的,只有伯爵夫人,經常私下裡跑來看自己的兒子,甚至偶爾的夜晚,伯爵夫人會光著腳穿著睡衣來到杜維的房間,抱著自己可憐的孩子,唱催眠曲給他聽,哄他入睡。

只有在這些時候,杜維的內心才會軟化。有的時候,他不得不裝睡來逃避這種讓他有流淚衝動的時刻,往往,伯爵夫人的眼淚和歎息,伴隨著他入眠。

終於,在杜維十三歲,弟弟加布裡七歲的時候,傳來了消息。也是伯爵大人最終做出的決定!

從明年開始,他開始親自傳授加布裡武技,傳授他羅林家族的家傳絕學。同時,雷蒙伯爵也和帝國的財政大臣定下了聯姻的約定,兩家政壇上的盟友依靠這次聯姻進一步合作,而加布裡未來的妻子將是帝國現任財政大臣的孫女(現年九歲)!

其實,也有消息說:這門親事是很早就定下的!甚至在加布裡沒出生之前就定下了!只不過,原本被決定要娶財政大臣女兒的,是杜維!只不過現在杜維已經被認為是一個沒有前途的白癡,所以,擔負兩家聯盟重任的聯姻對象,才變成了他的弟弟,天才的,加布裡!

至於杜維……

他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乘坐馬車離開了帝都。他此行的目的地,是羅林家族位於帝國南部科特行省的領地!對外的宣佈是「已經十三歲,即將成年的杜維少爺將前往家族領地看管家族的產業」。

而實際上,杜維很明白:自己被發配了。

看管家族產業?那不過是個笑話。誰都知道家族的重要事業是在帝都!在這個帝國的政治中心!而家族領地的那些產業……那些農田?那些農夫?還有那些稅收?這些只需要派幾個管家就可以了!

而事實上,杜維得到的確切的消息是,他恐怕將從此離開伯爵府,住到家族在南部科特行省的某個鄉下的祖宅裡!而且……沒有伯爵大人的召喚,他這輩子是別想回帝都了!

人人都明白,「羅林家族繼承人」這個稱號,已經從杜維的頭上,轉移到他七歲的天才弟弟身上去了。


天邊的雲彩被下山的太陽燒得火紅,在這個春天的傍晚,一輛妝飾華美的馬車緩緩的行駛在帝國南部科特行省的某條道路上。這輛精緻的四輪馬車,是用最上等的材料製成的。凝重而帶著高貴氣息的玄黑的車身,還有車廂上的精美的雕刻,描金的花紋,無一不彰顯出這輛馬車主人的高貴身份。

尤其是車上的那個家族的徽章!

一圈鳶尾花繚繞在兩柄交叉的長劍的劍刃上,而劍柄上還有著一頂王冠,籠罩在熊熊的火焰之中……

這樣的徽章,如果在一個對於徽章學有足夠瞭解的貴族眼裡,才會看出有多麼的了不起!整個帝國的所有家族之中,能在徽章之上雕刻兩把交叉長劍的可不多!這兩柄長劍,代表了家族的歷史上至少出過一位帝國元帥級的人物。而上面的那一頂王冠,更是象徵了這個家族和皇室有著血統上的關係!

馬車的前後,各有十名穿著輕便鎧甲的護衛騎士,騎著駿馬,掛著騎士長劍,身上的鎧甲擦得雪亮,武器光鮮,可是和這身漂亮行頭不符的是,這些騎士一個個都是垂頭喪氣的模樣。

瑪德就坐在車伕的旁邊,他嘴巴裡無聊的咬著一株草根,看了一眼天色,然後深深的歎了口氣,轉過身俯下腰去敲了敲馬車的窗戶:「杜維少爺,我們是不是找個歇腳的地方,天色有些暗了。」

馬車車廂裡,被打算了閱讀的杜維抬起頭來,他拉開窗戶,看了一眼天邊的落日:「好吧。」

瑪德立刻應了一聲,這時候,前方一匹馬奔馳而來,很快就來到了馬車面前,一個身穿輕甲的家族護衛騎士微微有些氣喘,大聲道:「總管大人,前方有一個小鎮子,看來這是我們今晚唯一可以選擇休息的地方了。」

曾經是馬伕的瑪德還是無法習慣被稱呼為「總管大人」,不過這個老實人還是對面前騎馬的年輕騎士脫下帽子點了點頭:「主人發話了,今天就在前面休息。」

看著這個年輕騎士一臉忠誠堅毅的臉龐,瑪德內心歎了口氣:「單純的年輕人啊。」

這次隨著杜維少爺一起回羅林家族老家的扈從,就只有這麼二十名家族護衛騎士。

身為堂堂的帝國軍方統帥部二號人物,雷蒙伯爵大人的長子,這次遠行回家鄉,卻只帶了這麼二十名護衛和自己這麼一個「總管」外加一名車伕。

這樣的隨從陣容也太過寒酸了一些了。

要知道,在帝都的那些豪門,那些什麼貴族人家們,即使是一趟野外的踏青郊遊,也會帶上成批的僕人和衛隊。

至於這二十名家族的護衛騎士,也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人人都知道,這位杜維少爺在家族已經完全失寵了。家族的未來在他的弟弟的身上。雖然沒有明說,但是誰都明白,這位杜維少爺已經被剝奪了「家族繼承人」的身份了。

毫無疑問,跟著這麼一個被發配回老家看守祖業的主人,前途是很暗淡無光了。人人都是有功利心的,人人都希望能留在繁華的帝都,沒有誰會願意跟著一個廢物一樣的主人回到窮鄉僻壤去庸碌的過完這一生。

尤其是那些騎士們。誰不想留在帝都,留在伯爵的身邊說不定將來就能憑借自己的武技得到伯爵的青睞而飛黃騰達!所以,當安排隨同杜維少爺回鄉的時候,人人都對這個差使躲避不及。沒有一個騎士會願意把自己大好年華浪費在陪著一個窩囊的主人回老家去看管那些農夫的日子上!

結果,最後被甄選出來的這二十個騎士,毫無疑問是一批倒霉鬼了。他們要不就是武技低劣,不堪重用,要麼就是平日裡性子孤僻,為同僚不喜或者被排擠的,要麼,就是年輕不懂事,頭腦簡單容易哄騙之人。

看著面前的這個年輕的探路回來的騎士,瑪德心裡已經對這個小伙子做了一個定論:他多半是那種年輕不懂事,並且頭腦簡單的傢伙吧。還沒有意識到自己這一行人是被發配出來的。

打帝都出來之後,這一路上,大家的興致就不高,唯一的依然保持了悠然自若神態的,就只有那位杜維少爺了。

儘管是被發配,可是從來沒有人聽見這位少爺抱怨過哪怕一句。每天他都只坐在馬車裡閱讀從家裡帶出來的書籍,很少說話,而且對人的態度也算溫和。

收起了腦子裡的雜念,瑪德高聲吆喝了一聲,示意讓大家加快前進的速度。這個前任馬伕,現任的總管大人,心態還算不錯。至少他很善於安慰自己:管他呢,發配也好,怎麼也好,反正自己從前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馬伕而已。能有今天,已經算是托了少爺的福了。雖然只是一個被發配的「總管」,但是至少每個月的薪水多了幾個金幣,這卻是事實啊!

摸了摸懷裡硬邦邦的錢袋,瑪德總管大人臉上洋溢出了微笑。

嗯,聽說科特行省地處帝國南部,南方的女孩子皮膚細膩,身材嬌小,沒準我老瑪德也可以在這裡娶上一個女人呢。


巨木鎮是方圓百十里內唯一的一個鎮子,這個有幾百戶人家的鎮子裡,只有唯一的一家小酒館,名字也很簡單:巨木酒館。

因為是唯一的酒館,所以生意也不會太差。廉價的酒精飲料,廉價的烤肉,廉價的妓女……就算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們,也需要一些生活的樂趣,不是麼?

當杜維的車隊來到這家酒館門前的時候,杜維抬起頭來,合上了手裡的書。隨後熄滅了車廂裡的馬燈。

走出車廂的時候,杜維抬頭看了一眼酒館上掛著的生蛌瘍K皮招牌,在風中來回的晃悠著,大門裡傳來裡面嘈雜的聲音,窗戶上是熱鬧的燈光。

杜維這一行人走進酒館的時候,立刻就引起裡裡面人的注意。畢竟,這個不大的酒館裡一下湧進來一批穿著輕便鎧甲的騎士,還是很扎眼的。

杜維是走在最後進來的,他走進來的時候,騎士們已經很好的完成了工作:清理出了一塊空地,一張乾淨的桌子,然後把杜維圍在了一個安全的圈子內。

酒館裡的人都在打量杜維,打量這個看上去很年輕的半大孩子。

杜維的身材還算高挑,畢竟出身於武勳世家羅林家族,只是他的身體卻略顯單薄了一些,身上的那條漂亮的禮服,連領口和袖口都點綴著花邊,顯示了出他貴族的身份,除了那一頭典型的羅林家族血統的紅色頭髮有些過於醒目之外,他看上去給人的印象更多的是文弱。

臉色蒼白,身材修長,白淨而沉默,手裡還抱著一本書。

其他的護衛騎士們已經開始搬運行李了,瑪德扔出了幾個金幣,酒館的老闆立刻清理出了幾個乾淨的房間來,又安排了人餵馬等等。

而此刻,杜維卻在忍受周圍射來的各種異樣的目光。

「哦!看來!是一個貴族老爺。」

「啊,一個貴族老爺怎麼會跑到我們這個地方來。」

「老闆,我看你應該把這個傢伙坐過的椅子收藏起來,說不定可以賣出個好價錢呢!」

在短暫的安靜之後,酒館裡的人重新恢復了喧鬧,人人都在談論杜維這一行人。很顯然,在這麼一個小地方,這麼一個廉價的小酒館裡跑進一個身穿華服的貴族老爺,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

還有幾個濃妝艷抹,穿著暴露,露出肩膀和乳溝的女人試圖擠過來和杜維搭訕,不過老瑪德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職業,把這些妓女都趕跑的。

推桑之中,兩個妓女被推到一旁之後,忍不住指著瑪德叫罵了幾句,那些鄉間的俚語,老瑪德也不在意,倒是旁邊立刻就跑過一個醉鬼,摟住了妓女:「啊哈,我的小寶貝,那個小屁孩有什麼好,還是讓大爺來疼你。」說完,在女人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妓女眉開眼笑,立刻就往醉鬼懷裡坐了過去。

杜維面色平靜,他安靜的喝了一杯酒,即使在周圍人對他指指點點的時候,他也只是略微皺了皺眉。

旁邊的那些護衛騎士們也有些沒精打采的,在這個充滿了廉價的酒精味和脂粉味的地方,這些騎士們忍不住開始悲歎起自己未來的前途了。

唉,如果能留在帝都那個花花世界多好!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酒館的門被推開了,隨即從外面走進來一行人。進來的是三男一女,從他們的一臉風塵之色,還有明顯價值不費的打扮看來,顯然都不是本地人,也是跟杜維他們一樣的外來者。

讓酒館裡的人們頓時鴉雀無聲的是,所有的男人的目光,幾乎第一時刻就集中在了走進來的那幾個人中的女孩身上。

這是一個大約十八九歲左右的女孩,擁有一頭褐色的長髮,艷麗的臉龐,這樣的臉龐很顯然對異性具有一種侵略性的魅力!而她身穿一件貼身的皮甲,顯然那皮甲是上等貨,也不知道是用什麼魔獸的皮製成的,散發出湛藍的顏色,上面還鏤刻了一些古怪的花紋。而她的下身則是更是惹火,居然是穿著短褲,把雪白豐滿的大腿全部裸露在外面!而大腿上綁著一根皮帶,上面插著一把匕首!她的腰上掛著一把彎刀,而身後還背著一把精緻的小弓,箭袋裡插著一排銀色的小箭!

從那箭的亮銀色看來,杜維立刻辨認出那是純銀質地的!用這種純銀來打造的弓箭,倒真是一種奢侈的行為了!

這個艷麗的女孩滾圓的大腿立刻成為了酒館裡眾多男人視線的焦點!而她似乎不經意的一彎腰,造型別緻的皮甲胸前的領口裡立刻裸露出雪白粉嫩的乳溝,立刻讓坐的近的兩個醉鬼眼珠子瞪得連手裡的酒杯都跌到了地上。

這個女孩身邊的幾個男性同伴,一個身材如蠻牛一般的壯漢,身披重甲,身後背著一塊厚重的盾牌。從他臉上的彪捍氣息還有裸露出來的手臂上的驚人的肌肉和幾處傷痕看來,這是一個力量型的武士。另外一個瘦高的傢伙,看上去很是敏銳,肩膀上掛著一副長弓,從那黑色的弓弦,修長而有力的手指,還有他手指上的黑色鐵指環看來,這人應該是一個的弓箭手的角色。

而最後一個傢伙,才是讓杜維最最關注的!

這是一個身披灰色長袍的男人,相貌很普通,只是一雙眼睛裡總是閃動著冷峻的光芒。他的裝束極為簡單,簡單到周圍的人似乎都把他忽略掉了。

然而,杜維卻最關注這個傢伙!因為他全身都籠罩在袍子下,而胸口的一片銀色葉子形狀的徽章!

這個小地方的人們不認得這個徽章,但是杜維卻是認得的!而且他身邊的一些見多識廣的羅林家的護衛騎士也是認得的。

這最後的一個穿灰袍的傢伙,居然是一個魔法師!雖然只是一個佩戴一枚銀葉徽章的,最最低級的一級魔法師……

但是那胸前的銀葉徽章,卻毫無疑問是通過魔法學會認證資格的正牌魔法師!

在仔細的盯著那枚徽章一會兒之後,杜維心裡立刻生出了一個主意!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惡魔法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8.04.2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