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七集 完結篇

淵海騰瀾
作 者
淵鑑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3.30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9年03月04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6386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5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6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淵海騰瀾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10.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豪伊把三人長的鐵槍從敵騎的脖子裡拔出,血液噴湧而出,敵騎慘呼著倒下。

這已不知是豪伊第幾次衝鋒了,眼前人喊馬嘶,殺聲盈耳,兩臂已失去痛感,只是本能地一槍槍刺向敵騎。身後率領的一個百人隊已剩下五十餘人,可眼前的敵騎卻像總也殺不完,刺倒了一個又有三個逼上來。

事實上,豪伊的銳鋒騎兵相比驃騎重甲絲毫不佔優勢,重甲騎兵的狼牙棒、戰斧在混戰中比長槍有利的多。眼前身側不斷有銳鋒騎兵的戰友被狼牙棒打落下馬,由於一身重甲,落馬的騎兵行動都十分困難,唯一的結局就是交纏踏過的馬蹄被活活踏死……

可此時豪伊已完全顧不上那些混戰中倒下的戰友們了。銳鋒騎兵的任務是從兩翼迂迴出擊,攻擊在中路射擊的驃騎軍胸甲騎兵。這種迂迴出擊自騰赫烈軍變陣後再也不靈了,銳鋒騎兵只要一出擊,騰赫烈軍重甲騎兵就也從兩翼對攻,重騎兵對重騎兵,一次次出擊變成了一次次混戰。

豪伊無數次向中鋒轉進的企圖都落空了,眼睜睜地看到胸甲騎兵一批批、一浪浪衝到重盾兵與拒馬槍兵的陣前,射箭、回轉、再射箭、回轉。漢拓威軍的弓弩兵只要一調上來,敵騎立刻拔出彎刀,縱馬踏入盾陣。幾經撕扯,漢拓威戰陣的鋒線已是岌岌可危。

眼前的劣勢都是因為銳鋒騎兵無法及時支援中路造成的,豪伊看在眼裡,急在心頭,卻一點辦法也沒有,一次次衝殺,一個個敵騎倒下,卻有更多強悍的敵騎揮動戰斧釘錘插上來,身旁的同伴卻在一個個減少……

遠處漢拓威軍的戰陣前,重盾兵的盾牆已被撕開多處缺口,揮舞彎刀的驃騎軍胸甲騎兵嘶喊著源源不斷從缺口湧入。漢拓威軍後隊的長槍兵們舉著長槍蜂擁著刺擊,陣列到處都是喊殺聲、傷者的嘶嚎聲、兵器的格擊聲……

山坡上騰赫烈軍中央本陣裡望樓上,霍拉提烏斯長舒一口氣,敬佩地看著如岩石凝立注視的卡尼梅德斯公爵,「大人,漢拓威軍的陣營已經開始崩潰。只要一進入混戰,漢拓威軍就必敗無疑。大人,我看是時候給漢拓威軍致命一擊了。」

卡尼梅德斯唇角上翹,「傳令肯提亞以及古斯塔夫萬人隊出擊,命令他們不要在敵軍陣前鋒線糾纏,直接向敵軍後陣縱深插入,進攻漢拓威中樞本陣。」

「是,大人!」

身側的侍從官正要向下傳令,卡尼梅德斯突然道:「慢!等一等!」說罷,目光凝定在他們軍陣的側後方。

霍拉提烏斯順著上司的目光望去,只見他們側後方隔著一條谷地的山脊上,倚馬而立站滿了漢拓威騎兵,這些騎兵身著軍皮甲,手持長槍,靜靜望著這邊。

望樓上所有官佐都把目光轉向了身後的山脊。

「這,這怎麼可能?這是漢拓威軍的騎兵!漢拓威軍怎麼可能跑到我們的身後?」霍拉提烏斯睜大了眼睛失聲道。

卡尼梅德斯唇角下抿,冷哼一聲道:「哼,才幾千人,就算是埋伏的伏兵,小小一撮兵力又能翻出什麼大浪。」

霍拉提烏斯看著他的臉色,欲言又止地道:「大人,對漢拓威十軍團的監視是卑職親自佈置的,雖說卑職能力有限,卻不認為能讓幾千騎兵漏掉而不自知。」

「哦?你是說這股騎兵不是漢拓威十軍團的?他們是外來的援軍?」卡尼梅德斯長眉一挑道。

「是不是外來的援軍屬下不敢亂說。」霍拉提烏斯咬牙篤定地道:「但是在漢拓威軍營地周圍的所有山頭上都布有我軍的斥候小隊,如果一支幾千人的部隊分兵走掉,咱們絕不可能不知道。」

「不管是從哪裡來的,敵軍已經眼睜睜站在眼前了。」卡尼梅德斯把手一指山脊的方向冷笑道:「其實看看對面的漢拓威十軍團就明白了,如果不是有援兵支援,他們怎會突然有膽量不逃跑了,如果不是相信有援軍解圍,他們怎會擺出個光挨打不反擊的烏龜陣?」

霍拉提烏斯腦中靈光一閃,突然變色,「大人,漢拓威十軍團是不是在故意消耗我們的力量,關鍵時刻再讓援軍從背後突襲我軍。」可轉而又狐疑地道:「可敵軍的伏兵為什麼又突然現身了呢?」

卡尼梅德斯一臉陰霾地死盯著山脊方向,想了片刻道:「肯提亞萬人隊暫停出擊,轉向出擊身後之敵,我們先掂掂這股援軍的份量再說吧!」


阿瑟在鞍橋上靜靜地注視對面山坡上滾起的沙塵,一大股騰赫烈騎兵正在策騎衝下山坡向這邊殺來。

身旁的龐克粗聲道:「大人,敵騎來的不少哇,足足一整支萬人隊。」

「呵呵,騰赫烈軍不摸咱們的底,倒是得小心些了。」阿瑟臉上魚尾紋皺起,轉頭對張鳳翼笑道:「鳳翼,你派人向後面報信了沒有?」

張鳳翼道:「報信的斥候已經走了,西蒙大人肯定會知道敵軍來襲的消息。」

又過了一會兒,敵騎已經大部穿過兩山之間的谷地,前鋒的騎兵在馬上摘下騎弓準備仰射。

阿瑟一帶戰馬,「差不多了,咱們走!」說罷撥轉馬頭,緩緩加速向後馳去。

周圍的將士紛紛轉馬撤離,各部人馬按部就班地縱騎跟上,山脊上的部隊眨眼間撤了個乾淨,殿後的張鳳翼組織弓兵發射了兩輪羽箭,射倒了十幾名縱騎衝在最前面的騰赫烈騎兵,轉身一聲呼哨,也帶領手下開始跑路。

騰赫烈敵騎是緊咬著十一師團的尾巴衝上來的,對於就差一步沒吃到口的食物,當然不肯就此放過。胸甲騎兵們瘋狂催動戰馬,在馬上「呼呵!」地嚎叫著,拉動弓弦射出羽箭,追著十一師團的騎隊攆了下來。這下追的跑的,一萬五千多匹戰馬在奔馳,蹄聲滾滾,拖出的沙塵騰起老高。


此時在相隔五道山梁的一處開闊的谷地裡,十軍團聯絡特使努恩已經陷入絕望,他已哀求得唇焦舌燥,可是西蒙軍團長大人卻對他理也不理。

「大人,我們十軍團已經危在旦夕,大人要是再不下令就有全軍覆滅之虞。軍團長大人,您可不能不管啊!」努恩幾乎是帶著哭腔在哀求,「求求大人,看在同為帝國效命的份兒上,趕緊出兵吧!」

「叫什麼叫!什麼時候出擊本大人自有分寸,哪裡輪得到你一個幕僚指手劃腳!我不是讓你跟著十一師團嗎?你不在十一師團待著,怎麼又跑回來了?」西蒙不耐煩地道。

此時他正大剌剌地盤坐在氈毯上,頭頂有屬下為他支起的遮陽篷。幾個師團長都坐在下首,有西蒙在前面頂著,他們樂得不插話,只是面帶笑意地看熱鬧。

「十一師團已經出擊!卑職才回到大人這兒報信的。」努恩漲紅了臉爭辯道。

「那不就好了?」西蒙攤手笑道:「既然都已經出兵,你還在這裡吵什麼。」

「十一師團才多少人馬?那點兵力怎濟得了事?」努恩氣得有些口吃起來了。

「閣下,十一師團可是我們軍團的精銳,你怎知道濟不了事?莫非你是看不起我們四軍團嗎?」西蒙板起臉反問道。

「我,我……」努恩臉紅脖子粗,直喘粗氣說不出話來。

他正說著,一匹快馬急馳入山谷,看到是十一師團的斥候,官兵們紛紛讓路,報信的斥候遠遠地滾鞍下馬行禮,侍衛長岡薩雷斯迎了上去。

片刻,岡薩雷斯走回到西蒙身邊低聲道:「大人,十一師團不敵騰赫烈軍,此時他們正在敵騎的追擊下趕向這裡會合,要我們早做準備。」

「什麼?你是說敵騎馬上會到?」西蒙一聽就急了,站起身罵道:「這群痞貨,我知道他們沒安好心,果不其然把敵軍帶到這兒來了。」

幾個師團長一個個聽到了消息也是人人色變,原想著先消耗十一師團到最後關頭再出手的,現在看來計謀全部落空了。

西蒙還在破口大罵阿瑟與張鳳翼,岡薩雷斯突然一指山谷外道:「大人,您看,那是什麼?」

所有人都轉眼向谷外看去,只見一條土黃色的煙柱從山脊後面冒出,橫亙在山脊上方,拉出長長的煙帶。

二十師團師團長卡廷開口道:「那是騎兵馬蹄踐起的沙塵,看樣子不會少於一個萬人隊。」說罷頭也不回的向自己的營區跑去,遠處的親衛趕緊跟上。

「卡廷!你哪裡去?本大人還沒佈置列陣呢!」西蒙先是一怔,馬上叫道。

大鬍子卡廷回頭一笑,狡猾地道:「大人稍待,卑職安排一下屬下就回來。」說罷拉過馬上馬即行,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驚怒交集的西蒙還沒回過神來,身邊的十四師團師團長托勒密突然開口道:「大人,屬下也去去就來!」說罷轉身就走。

十七師團師團長揚達爾也道:「大人,屬下這就回營召集手下保護大人!」說著也是轉身向外。

「這……給我攔住他們。」看著四下走散的高級軍官們,西蒙驚怒交集,片刻之前他還在紮著架子擺譜,哪知轉眼之間眾叛親離,竟沒有一人聽他的命令了。

陶倫斯是最後走的,臨走時目光複雜地看了西蒙一眼,「大人,您心中應該清楚,現在誰也別想指揮誰,大家各自為戰吧!我們商量好的,每個千人隊圍成一個龜甲陣,誰也不救誰,各安天命,您的軍團直屬千人隊,也圍龜甲陣吧!」

「你們這些反骨仔,我要把你們通通革職拿問!」西蒙歇斯底里地大叫:「岡薩雷斯,還愣著幹什麼,快把他們抓住。」

師團長們每人帶有至少一個百人隊的親衛,現在人已走遠,哪可能抓到,岡薩雷斯低聲道:「大人,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咱們還是佈陣迎擊敵軍吧!」


「衝啊,殺啊!」阿瑟率隊縱馬疾馳入山谷,隊尾騰赫烈軍的喊殺聲震耳欲聾,羽箭順著十一師團官兵的耳邊掠過,不用想也知後隊廝殺得十分慘烈。

龜甲陣中的卡廷一眼看到阿瑟,大吼一聲道:「老阿瑟!操你!讓我們當墊背你們看熱鬧,等過了這關我要你好看。」

阿瑟衝他一招手算做打招呼,口中笑著,「誰說我們看熱鬧了,我們兜個圈子後會卡住谷口,不讓敵騎跑掉。」隨即又道:「放心,敵騎只有一個萬人隊,咱們十萬人吐口唾沫也淹死他們了。」

阿瑟縱騎一閃而過,他走後卡廷又跳腳罵了好半天,直到騰赫烈軍到達。


事實上,張鳳翼當初向西蒙推薦這個谷地作為宿營地是早有預謀的,這是一個壺狀的谷地,除谷口外,周圍一圈小山,坡地上滿是長滿尖刺的沙棘、沙棗叢,戰馬是絕對通不過的,除了從谷口進出外沒有別的通路。

一路追擊的驃騎軍肯提亞萬人隊的編制已經徹底跑散了,千夫長們找不到自己手下的百夫長們在哪裡,人人爭著向前,部隊變成了你追我趕的一窩蜂。

揮動彎刀、「呼呵!」嚎叫的胸甲騎兵們緊咬著張鳳翼千人隊的屁股衝入了山谷,突然眼前一亮,寬闊的谷地上寬鬆地佈滿了一圈圈的龜甲陣,彷彿一群刺蝟聚在一起。組織龜甲陣的全都是漢拓威軍輕甲兵,最外圍是刀盾兵,盾牌之間是長槍兵伸出的長槍。三層長槍伸出,整個龜甲陣如張開刺的刺蝟,最核心的是弓弩兵,每個圈中都有至少兩個百人隊的弓兵端著弩機瞄準著外圍。

漢拓威騎兵們彷彿流水滲入沙地般一下子消失在了「刺蝟群」中,後面高速疾馳的敵騎順著慣性直插入龜甲陣之間的過道中。後面策騎奔馳的騎兵看不到前方的狀況,加上滿耳的喊殺聲,這時大多數人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本能地跟隨大隊、跟隨前方的戰馬向前衝。所以雖然前方佈滿了漢拓威軍,可由於圓陣與圓陣之間留有寬闊的通路,可以任由戰馬通過。片刻之間,幾千名騎兵一齊湧入了「刺蝟群」中,敵對的兩軍充分「混合」在了一起。

「放箭!放箭!」、「擋住!長槍兵擋住!」、「弩箭,支援左邊……」

整個山谷開鍋一般沸騰起來,所有的刺蝟們都動了起來,圓陣之中千夫長吹響尖厲的哨子指揮弓兵向衝陣的敵騎放箭。流矢四處飛掠,從不同方向射向在陣間奔馳的騰赫烈騎兵,大股的騰赫烈胸甲騎兵在一座座龜甲陣之間左磕右撞,迎接他們的是潮水般的喊殺聲與如林的槍刺。如果衝陣的敵騎人數少,還沒接近長槍就被密雨打過般的羽箭射成刺蝟。

「衝啊!衝垮漢拓威軍啊!」

後面的敵騎瘋了一般,舉著彎刀一批接一批地從谷口灌入,不計生死地策馬衝入長槍如林的龜甲陣。看來是敵騎的首腦已經知道前方有漢拓威軍大隊人馬,命令騎兵開始強攻。谷口的幾座龜甲陣終於承受不住了,外圍的防禦只要一點被撕開,整個圓陣立即崩潰,拔出腰刀自衛的弓兵們紛紛被砍倒在地,被衝散的長槍兵拚命跑向離自己最近的龜甲陣,跑得快逃得一命,大部分卻被從後趕上的敵騎一刀砍在後頸上……

「驃騎軍很勇悍啊!明知前面人馬吃虧了還要往裡灌。」阿瑟坐在馬上探身觀察谷口的戰勢,此時十一師團已成功收攏部隊,正沿著谷地邊緣向谷口接近。

張鳳翼笑道:「呵呵,這些敵軍不是勇悍,而是到現在仍沒搞清狀況,還以為舉刀縱馬一衝就能取勝,等過一會發現我軍怎麼殺也殺不完時就不會囂張了。」

正如張鳳翼所說,萬夫長肯提亞是十分自信的,在他看來,麾下一整支騎兵萬人隊的鐵蹄之下,無論怎樣強大的敵手也應該土崩瓦解了。事實上,他的部隊已陷入十倍於己的敵軍重圍之中。騎兵們在一個個圓陣中左衝右突,衝也衝不透,退也退不出,一批批淹沒在冷箭與長槍攢刺之中。

他指揮部隊反覆衝殺付出了巨大傷亡才擊潰幾座龜甲陣,可後面還有無數座刺蝟般的龜甲陣在等著他。這些龜甲陣像咬合滾動的齒輪一樣,正一點一點地把他手下的騎兵擠得粉碎。

作為首領他還在不斷地揮刀高呼著,鼓動士兵們策馬前衝,衝向那些嚴陣以待的長矛。可不知什麼時候,耳邊再也聽不到滾雷般的馬蹄聲了。驀然環視四周,突然發現身邊只剩下千把騎兵,一個個滿身血污,神色疲累,大口喘著粗氣,茫然的眼神中已隱隱透出畏縮之意。

這時,雷鳴般的馬蹄聲突然響起,無數的騎兵出現在身後封住了谷口,正是他們追蹤而來的那支漢拓威騎兵。

張鳳翼策馬單手高舉著雉刀,在大股的騰赫烈騎兵面前來回馳騁,口中高喊道:「弟兄們!騰赫烈軍已經被殺喪膽了,衝過來給他們最後一擊吧!」

幾個惱羞成怒的胸甲騎馬舉刀縱馬衝出圈子,馳近搏殺,被張鳳翼錯馬之間揮刀一抹,鮮血飛濺,首級飛出老遠。接著或扎或挑,幾個接近的敵兵紛紛落馬,長刀無一合之敵。

這個壯舉令縮在龜甲陣中的漢拓威士兵們熱血燃燒起來,一座龜甲陣突然散開了,長槍兵們端著長槍逼向聚作一團的敵騎,接著又一座龜甲陣散開了,不知是誰吹響了號角,一座又一座圓陣散開,無數的士兵挺著長槍向敵騎逼去……


此時,十軍團的陣地前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人間地獄,接近三個萬人隊的漢拓威將士永久地躺倒在陣地前,再加上殺死的騰赫烈騎兵,這邊不大的谷地間足足擺了不下五萬具屍體,空氣中浸透著一股鮮血的腥味,讓人聞之欲嘔。

十軍團的鋒線此時已完全崩摧,山坡上全是混戰的輕甲兵與騎兵,廝殺聲、哀嚎聲盈耳,流矢在頭頂、耳邊亂飛,人頭攢動之間閃現著槍刺與彎刀的寒光。

又一批三個千人隊加入戰團,伊諾怔怔地俯視著山下的戰場,覆蓋堆疊的屍身已經把谷地密密的鋪滿,再看不見沙土的本色。

身邊的參軍赫爾豪森扼腕恨恨地道:「四軍團怎麼還沒到!四軍團怎麼還沒到!這個努恩,怎麼辦得差,回來後我要剮碎了他!」轉頭又對伊諾道:「大人,這樣下去可怎麼辦!部隊要崩潰了呀!」

伊諾面如生鐵,不動聲色地道:「部隊崩潰不了,損失再大些也崩潰不了,這裡的地形很有利,作戰面這麼窄,孩子們除了前衝,就是後撤,哪裡也逃不了。前衝有騰赫烈軍,後退有後軍擋著,只有作戰到死。」

赫爾豪森怔住了,吃吃地道:「可是已經犧牲三成將士了,四軍團連個影子都沒見到,這樣一批批填下去咱們軍團也就完了。」他看了看伊諾的臉色,小心地道:「大人,這次咱們明顯是上四軍團的當了,不如我們先退出此地,進入沙漠,總好過在這裡把本錢賠光。」

伊諾久久沒說話,良久,喟然歎息道:「到了這個時候,不管四軍團來不來我們都已不能退了。以前我們能退是因為我軍未與騰赫烈軍有過真正較量,軍心士氣旺盛。現在咱們只要翻過山脊撤退,部隊立刻就會土崩瓦解,就算收攏齊人馬,孩子們也不敢與騰赫烈軍硬碰硬了。與其那樣,還不如就在這裡趁著地形之利與騰赫烈人決一雌雄。」

赫爾豪森滿臉憂色地看著伊諾,忍不住道:「話是那麼說,大人,您看我們能鬥得過騰赫烈軍嗎?」

伊諾望著對面軍陣中高高的望樓,「騰赫烈軍現在是向上仰攻,加上荊棘叢阻礙,戰馬是衝不起來的。我們傷亡慘重,騰赫烈軍同樣不好受,我們損失三萬人,騰赫烈軍起碼損失兩萬人。只要我們堅持站在這裡,這一戰就沒有勝者。」


山坡的望樓上,卡尼梅德斯的面孔緊繃著,「肯提亞萬人隊還沒有消息嗎?」

這麼長時間沒有音訊,已經讓望樓上的官佐們心中產生了陰影。

霍拉提烏斯也是忐忑地道:「大人,會不會他們中了敵軍的埋伏?」

卡尼梅德斯沉默片刻,道:「一個萬人隊不算少了,想要完全吃掉整支萬人隊,起碼也得需要四萬以上的兵力吧!」

霍拉提烏斯也默然了,半晌,望著山下的戰場道:「說起來漢拓威人也是很頑強的,這一戰我軍即使勝了也是慘勝。」

卡尼梅德斯明白屬下未說出的意思,他想了想道:「這樣吧,我們放緩進攻節奏,再派斥候聯繫肯提亞萬人隊,先搞清身後的狀況再做決定。」

命令傳達下去,一支十人的騎隊策馬疾馳沿著肯提亞萬人隊追擊的方向跑下坡去,卡尼梅德斯站在望樓看著斥候離去。

斥候騎兵才下到兩山之間的谷底,對面山脊脊線上突然露出一支軍旗的旗槍尖,接著是無數豎起的長矛槍刺,再接著招展的軍旗躍出脊線,無數手持長槍的騎兵策馬現身在了山脊之上。

望樓的官佐們都驚呆了,全部瞪眼望著身後的山脊。躍過谷地準備上山的斥候騎隊看到山脊上出現了大批的漢拓威騎兵,慌不迭地帶馬回轉。騎兵還是先前那支騎兵,彷彿人數絲毫沒有減少,約有五六千人的樣子。漢拓威軍騎兵就這麼靜靜地站滿了丘巒的山脊,一點也沒有要衝下來的意思。

「這太囂張了!」萬夫長古斯塔夫吼道:「大人,請允許屬下率部出戰吧!」

卡尼梅德斯沒有應答,只是一臉陰沉地下令道:「傳令,前方出擊漢拓威十軍團的二個萬人隊立刻收攏部下撤回本陣。」

侍從官應答一聲轉身而去。


片刻,助陣的戰鼓停下,中軍響起收兵的號角。正在十軍團軍陣中混戰的胸甲騎兵們聽到號令,紛紛轉馬回撤,讓苦戰中的漢拓威輕甲兵們士氣大振,士兵們歡呼著、嘶嚎著,挺著長槍刺擊回撤的騎兵。撤退的騎兵遭到逆襲,損失不小。

參軍赫爾豪森愣愣地望著正在向山下敗退的敵騎,張著嘴道:「這是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軍團長伊諾緩緩長吁出一口氣,彷彿卸下了一副重擔,臉上疲色盡顯,連核桃皮般的皺紋都加深了許多,他無力地低聲道:「大概四軍團現身了吧!」


是的,四軍團現身了!

在騰赫烈軍陣列後面,響起了漢拓威的號角聲。山脊上已經被各色軍旗佔滿,一隊隊長槍兵方陣從山脊後面現身,在千夫長的帶領下在山坡上列陣。一萬、二萬、三萬、四萬……綿延的山坡擺滿了漢拓軍的長槍兵方陣,後隊還在不斷地開進,也不知還有多少人馬沒有亮相。

剛才還在吼叫著要出陣的萬夫長古斯塔夫也閉嘴了,望樓上驃騎軍的高層軍官們一個個臉色陰霾。

霍拉提烏斯口唇青白,一直喃喃地道:「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這麼多人馬,足有一個滿編的軍團,這麼多人馬,難道是從地下冒出來的?」

號角聲終於停下,四軍團全部在山坡上列陣完畢。山風拂過軍陣,戰旗獵獵作響,一時之間,戰場上三方三個軍團二十多萬人馬彷彿凝固了一般,沒有一個人發出喧嘩,騰赫烈胸甲騎兵們仰望著望樓上的統帥,等待著首領做出抉擇。十軍團的長槍兵手持長槍緊張地注視著對面的敵陣,不知下一次衝鋒什麼時候開始。

四軍團中央軍陣的大旗下,一群軍官端坐馬背上,滿身甲冑映射著寒光,人人都是緊繃著臉,瞬也不瞬地注視著對面敵陣。為首的五六個將軍正是四軍團各師團的師團長大人,高級軍官中獨獨少了軍團長西蒙。現在這些將軍們已經與軍團長大人徹底撕破臉,沒有一人聽從軍團長的號令。西蒙羞憤交加,既奈何不了這些師團長,又不願單獨離去,只得帶著他的直屬親衛隊綴在大隊人馬的後面。

「阿瑟大人!還等什麼?發起衝鋒吧!把騰赫烈人都殺光!」努恩雙眼灼灼,亢奮地叫道,他現在是對阿瑟與張鳳翼徹底佩服了,枉自己聲淚俱下地哀求了那個西蒙一場,原來卻根本是個不頂事的。

「閉嘴,這裡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陶倫斯惱怒地斥責道,說罷轉頭盯著張鳳翼質問道:「小子,這是你說的,咱們一擺開隊伍騰赫烈軍就會退走,可現在呢?騰赫烈軍根本沒有要走的意思。」

「可騰赫烈軍也沒攻過來啊!」身側的張鳳翼轉頭淡淡笑道,他兩手放開韁繩,悠閒地搭在馬鞍上,「大人,您儘管放心吧,騰赫烈軍早走晚走早晚會走,他們廝殺快一天了,已是強弩之末,再加上腹背受敵,人數也不佔優勢,怎麼可能再殺過來呢,那不是找死嗎?」

「哼!」陶倫斯聽罷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道:「小子,我不管你掐算得準不準,我把話說到明處,只要騰赫烈軍開始進攻,我們九師團就立刻撤走,誰也別想拿我們九師團的弟兄當墊背。」

張鳳翼抿唇笑了笑,「大人,這已是我能想出的最經濟實惠的辦法了,我們得罪了軍團長大人,總得另抱條『粗腿』罩著咱們吧!一點誠意都不表示,怎麼能讓人家相信呢?」

陶倫斯馬上道:「不相信也沒辦法了,我們只能做到這一步!如果人馬拼沒了,再有誠意也沒用。」

張鳳翼聳聳肩笑道:「好吧!大人想怎樣就怎樣好了,只是在騰赫烈騎兵沒攻過來之前,還請大人靜靜地站在這兒。」

「哼!」陶倫斯沒答話,只在鼻子裡重重地哼了一聲。

旁邊卡廷向陶倫斯暗暗比了大拇指,顯示贊成之意。

一群軍官就這樣一言不發地站著,死板著臉做嚴肅狀,心中卻如擂鼓一般鼕鼕地跳著,都害怕騰赫烈軍真的攻過來。

說奇巧也好,說詭異也罷,騰赫烈軍除了把軍陣變成側重防禦的圓陣外,再也沒有了任何動作。三個軍團就這樣靜靜地僵持起來,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太陽逐漸西斜,心理的天平開始向漢拓威軍一方傾斜,漢拓威軍的官兵們信心變得強大起來,敵軍這麼長時間不敢出擊,就說明敵軍怕了,所有人都在這樣想。

這種無形的轉變馬上讓望樓上的軍官們感受到了,是做出選擇的時候了。太陽落下山脊之前,騰赫烈的中軍吹響了撤離的號角,高高的樓車被大群的牛馬拖挽著,緩緩駛離了戰區……

對面十軍團的軍陣中,不知是誰,突然高呼一聲,「勝利!我們勝利了!騰赫烈軍逃走了!」

一霎時,所有官兵都一遍遍舉起手中的武器,衝著遠去的敵騎隊伍嘶聲高喊起來,「勝利!勝利!……」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淵海騰瀾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10.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