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38
累積人氣
569556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6080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4.06.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一章∼

七月中旬時,政府突然毫無徵兆地提出一條新的法令,並試圖讓元老議會強行通過決議。

此新的法令一經公佈,立時便引起了社會各個階層的震動。

「梅凱爾的預言果然要成真了麼?」午餐時分,師兄看著報紙自言自語道。

「暫時看來,與我們的關係倒也不大。」師父閉目養神道:「這禁武法令中的大部分條款,都是針對那些招徒斂財的武學世家,以及打著崇尚武道,徵集同好幌子的黑道幫會。」

「到底怎麼了?」剛剛趕到飯桌的我好奇地問道:「政府又開始發瘋了麼?」

「啊,政府開始決定對那些練武人士下刀了。」師兄歎了口氣道:「不光是有犯罪前科的,連家世不行的,也要禁止習武了。而且,所有非政府機構的無業習武人士都要去政府相關機構註冊登記,每年還要上繳一定的治安保證金。不管你是學武的,還是傳功的,只要沒有過在政府機構或者聯盟企業就職的相關證明,統統都要去註冊登記,並且按期繳納保證金。」

我愕然道:「那你和師父不都得去登記並繳納保證金了?!」

「我可是前金徽……」師兄瞪了我一眼,「檔案都還存在政府的秘密檔案館裡,還用得著登記麼!以師父的身份地位,政府也不敢來隨便自討沒趣吧!」

「那……那我呢?」我好奇道。

埃菲爾出現在我身旁道:「身為神諭教的現任教宗,同時又是天堂島即將開業的影業公司法人代表,主人你倒也不需要去登記註冊。周圍認識的人中,大概只有燮野明他們需要去登記註冊吧!」

「當然,這些倒還不是重點,畢竟只要登記、交錢,就還能繼續習武修行。最關鍵的是在這群需要去登記的人中,一旦有被政府認定為『可能會對社會安定造成重大威脅』的人,就會被強制集中監管起來。」

「強制集中監管?那豈不是等於坐牢麼?!」我驚呼道:「只因為存在危險的可能,就要把別人關進籠子裡麼?!」

「唉,被馴養的獅子和老虎在大街上閒晃時,對於牠們的主人來說,也只是『存在危險的可能』,但是普通民眾卻不會這麼認為。」師兄無奈道:「政府敢公佈這條法令,並有自信能讓元老議會通過決議,自然也是有一定民意基礎的。那些習武人士中,不乏殺人不眨眼的殺手魔頭,很多黑道的頂級殺手都處於法律監管範圍之外,雖然不遵守職業道德的,自然會有黑道或者激於義憤的正道高手去處理掉,但不管你有沒有職業道德,犯罪還是犯罪。」

我想了想,不由皺眉道:「這豈不是等於在跟所有黑道直接叫板了?」

「不僅如此,正道也有不少無業人士,那些武學世家的很多前輩名宿,一輩子都靠徒弟供養,哪個在政府甚至聯盟企業上過班?當然,自己家裡開工廠併入聯盟旗下的,自然沒有問題,但只是靠收徒為業的,甚至當地主收租或者放貸養息的,就可能危險了。」

埃菲爾笑道:「你也是多慮了,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政府既然規定了需要登記的具體人群範圍,那就想辦法把自己從範圍內移出去就是了。有關係、有地位的,隨便找個聯盟企業,掛個名就是,沒權沒勢的,就去依附這些人,正所謂大樹底下好乘涼嘛!」

師兄點點頭道:「說的也是,那政府這條法令基本就只是個拿來威懾用的空頭條例了?」

埃菲爾莞爾道:「是啊,只是讓那幫人趕快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安安分分當個乖孩子,不要跑出來亂玩而已。」

我莫名其妙道:「那這樣的話,這法令還有什麼用麼?只是找個法子來盤剝那些既無威脅,又無權無勢的人麼?」

「目前看來,確實是這樣沒錯。既能穩定社會,又能大撈一筆,這法令從這個角度來看,還真是百利而無一害呢!」

我聽出她的尖刻嘲諷,不由苦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幹嘛還一臉不屑啊?」

「當然了!政府這是要生生把那些沒有威脅的習武人士逼成有威脅的恐怖分子啊!主人,你還沒看出來麼?登記也就罷了,還要交保證金?交了保證金,還要評定威脅等級?保證金要多少呢?哦,才一百二十銀魯克,也就是普通家庭一年不到一半的收入,看起來也不多嘛!咬緊牙關,勒緊褲腰帶交了就是了。那威脅等級呢?拿什麼評定,是看一次能殺一個人,還是兩個人?或者說,只要能打過一般的警察,就算有重大威脅了?那這樣,只要有一點修為的人豈不是都要被強制集中監管了?」

我見她突然間情緒無比激動,趕忙安慰道:「那他們可以去政府就職,或者到企業找工作嘛!」

「哈哈哈……主人,如果這幫人都能找到工作,還去練武做什麼啊?家裡窮,上不起學,怎麼辦?去習武吧!上學成績太差,將來沒有出息,怎麼辦?去習武吧!學武的條件很簡單,沒錢就給師父打白工,種地、看店、擦地、洗衣、做飯,任勞任怨就行。資質差也不要緊,就算蠢得一無是處,拿最基本的心法拳路調教個幾年,也能空手打翻幾個路人了,將來就算給大酒店或老闆當個保安、保鏢,也算是能有個穩定收入。」

「那……那也可以去參軍嘛!」

「對不起,政府的軍費開支早就已經超出預算好多年了,連年不斷的裁軍,也還是根本養不起那麼多無所事事的人。如今參軍也至少要有職業學校甚至同等以上的學力,不是什麼人都能參軍的。」

師兄聽到這裡,苦笑一聲道:「是啊,如今想要參軍,條件也很苛刻,我以前的那些部下們,家裡有孩子找不到工作,想去參軍,結果就因為學力達不到標準,只能賦閒在家。家裡看得嚴的,還能再努力拼一下,看看能不能考上什麼學校,家裡管不了的,就跑去混黑幫了。」

「那這些人既然連工作都找不到,還怎麼繳納保證金啊?」我瞪著眼睛,疑惑道。

「那就等著被強制拉去服勞役,或者強制集中監管了……再或者,就……」

「就什麼?」

「就聚集在一起,反抗政府,然後被當成恐怖分子剿滅掉。」

我聽得哀歎一聲道:「政府如此倒行逆施,就為了給自己找個能夠繼續騙軍費的理由麼?」

「倒也不光如此了……」埃菲爾道:「政府的目標,還是那些無法完全掌控的武林人士,這是歷代所有執政教廷都無法根除的心病。只要這些人還存在一天,自己的位置就沒有絕對的保障可言。每代執政教廷最後的命運,都是覆滅在這幫人手裡,而得天下的,也全都是靠著這些人的支持,無一例外。至於那些沒什麼威脅的習武之人,不過是為後面即將實施的相關法令鋪路而已。」

「可……可如今天下太平,雖然失業率較高,但至少人心還很安定啊!如果繼續穩定發展下去,繁榮盛世指日可待,到時候人人安居樂業,誰還會想反抗呢?」我分外不解道。

「嗯,就眼下來看,迪爾教的統治確實是牢不可破的,但是主人你別忘了,蟲族馬上就要來了。蟲族一旦進犯現世,帕爾蘭大陸的種種秘密就會隨之突破重重封鎖,再次出現在公眾眼前。到時候傾盡全力抵擋蟲族的迪爾教,可就無力再阻止各種小教會的發展壯大了。一旦再次出現可以與他們鼎足而立的教會,或者趁亂世獲得了新神器支持的超絕人物,迪爾教再想來試圖挽回局面,就為時已晚了。」


當天晚飯後,在練功室裡看雪城月與阿銀下棋時,我不自覺地又想起了久未聯繫的阿冰。

這六個月來,她和昂加都是音信全無,也不知現在到底過得如何了,好生令人牽掛。

再回想起分別前她與我提及的占卜一事,我不由暗自揣測,莫非昂加所占卜到的卦象,便是針對政府此次公布的禁武法令麼?

見我佇立良久一動不動,阿銀好奇地湊過來嗅著我的頭髮、脖子,似乎是想猜測我此刻的心思。

雪城月在後面喊道:「不能贏了就跑啊!你這是在耍賴!」


兩天之後,周末的晚上,校長帶著埃娜跑到天堂島來與埃菲爾密談,說是政府這次頒布的法令,遭到了大多數武林人士的堅決抵制。元老議會中也分成了兩個勢均力敵的極端陣營,一邊堅決反對此法令的通過,另一邊卻又強烈要求立即通過,而那些無所謂的中立派,也被要求立刻選邊站,不然就會遭受眾叛親離的下場。

「……於是元老議會的高層內閣決定廣邀天下德高望重的武林人士代表,和大家一起坐下來好好討論該如何解決這個難題。」校長道:「經過慎重考慮,投票表決後,地點就選在了天堂島上。」

「具體時間是八月中旬麼?」埃菲爾點著頭思忖道:「會選擇這裡,我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天堂島作為一個絕對中立的特異存在,對那些武林人士來說,是相對較為安全的地點。即使在這裡發生大規模的仇殺械鬥,也不會有什麼嚴重後果。」

校長苦笑道:「這確實是其中一個重要理由,武林中人,稍有資歷的,都有那麼幾個仇家,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也是難免。而且,想要把那群無法無天的傢伙們統統聚集起來,又要去除他們心中會不會被政府一鍋端掉的疑慮,這裡也是最好的選擇。只是,還需要來徵求你的意見。」

「所以,您是來幫元老議會探口風的了?」埃菲爾掩嘴笑道:「那您在外人眼中,豈不是已經和天堂島劃上等號了?」

「這倒無所謂,反正上次拍的電影,已經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和天堂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了。」

「嗯,這事兒對我來說確實有點強人所難。先不說八月中旬正值旅遊旺季,為了他們,我得空出多少酒店損失多少收入,只說那群無法無天的傢伙……唉,若只是無法無天,也還罷了,關鍵是大多數人的心智和精神可能都有問題,再加上不少都是精於精神系的修行者,對天堂島的精神污染力,可是非同小可的。」

「那……」校長面露難色,卻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確實是強人所難了呢!」

「不過,既然元老議會能有此誠意,肯與天下英豪坐下來好好商議,我也是樂見其成的。最好是能商量出個兩全其美的法子,既能讓教廷那邊疑慮盡消,又能讓天下武林人士安穩度日,若是真能如此,就算是讓靈劍辛苦一點,也是值得的了。」

校長這才鬆了口氣,開懷笑道:「這正是我們所要達到的目的,能得到你的鼎力支持,我總算是放心了啊!」

埃菲爾又問道:「那具體都邀請了些什麼人呢?」

「名單正在擬定中,但凡是在江湖上有一定聲望的,又不受政府監管的,就算是黑道的大佬,還是被通緝的殺手,不管反對還是贊同這項法令的,都在邀請之列。」

「哦,那我也要盡量做好準備,以應付這麼大一群人士可能會造成的各種麻煩狀況。」埃菲爾點了點頭,歎氣道:「可惜靈盔還是不完整的,不然,也能幫我分擔一些壓力呢……」


又過了兩天,正在練功室和阿銀訓練時,燮野明竟帶著墨烈登門造訪。

我大喜過望,連忙讓阿湘過來看看她未來的老公。

「少……少爺,你在胡說些什麼啊!什麼未來的老、老、老、老公!」欒茹湘羞得耳根都紅了。

對面的墨烈也是滿臉通紅,連連擺手道:「羽,你別胡鬧啊,我師兄瞎說的!」

我看得哈哈大笑,燮野明卻詫異道:「你小子上次不還跟我感歎來著麼,說什麼如果能娶到阿湘這樣的女孩做老婆,那真是能幸福得要……」

墨烈急得連忙摀住他的嘴,否認道:「師兄,你閉嘴吧!我什麼時候說過了?!當著人家姑娘的面,你就少說些讓人誤會的話吧!」

接著,他又趕忙轉移話題,指著練功室內道:「咦?那條銀色的龍,莫非就是二百五十一號?」

「不不,二百五十一號已經跟著蒙塔洛他們走了。話說你們突然跑來,該不會是為了一個月後要在這裡舉行的大會吧!」我笑嘻嘻地問道。

燮野明老實地點頭道:「是啊,我師父也在受邀名單中,所以我們這些當徒弟的,自然要鞍前馬後地照顧周到了。這次來,是想探明一下情況,看其他相熟的人是否都來,方便做好一些必要準備。還有就是些瑣事了,比如訂酒店房間,看看有什麼值得去的風景名勝,有哪些美食值得品嚐,以及師父那些還沒出嫁的寶貝孫女們可能會中意的服裝品牌店之類的,這些全要提前做好記錄,方便安排進日程內。」

我聽得直咂舌道:「你們什麼時候改行當陪行秘書了?」

燮野明聳聳肩道:「這也是沒有法子的事情,畢竟最瞭解師父的,也只有我們這些親隨弟子了。有些事情若是交給不相熟的外人,哪能辦得讓人放心?只能我們出馬,親力親為,才能做得面面俱到啊!」

一旁的墨烈苦笑道:「唉,說實話,這事兒交給粗枝大葉的師兄你來辦,我還真是不放心啊!」

「所以才讓心細如髮的你來幫忙啊!還能趁機一親芳澤,豈不兩全其美?」

此時阿湘早已逃到練功室陪阿銀去了,沒聽到這話,墨烈則哀歎道:「好不容易轉開的話題,師兄你怎麼又給轉回來了……」


當晚將老燮、墨烈送回酒店後,我去向師父、師兄稟報火神劍雷迪也要來天堂島的消息。

「哦?」師兄頗為驚異道:「那老頭居然也要來?看來元老議會這次的動靜不小啊!」

師父卻納悶道:「他不就是教廷的人麼,怎麼也受邀了?」

「似乎因為什麼事兒鬧翻了吧,早就已經脫離教廷管制了。」師兄看著師父詢問的眼神,不由笑道:「迪爾教內部的利益紛爭,我們這些外人哪兒能得知,他也從沒跟我提過。不過,貌似是受了不少委屈、冤枉,才忿而離開的。」

「哦……」

師兄又道:「不光是火神劍雷迪,就我探聽到的消息,這次邀請的武林名宿,黑道、白道算起來起碼有兩千多人,再加上他們的徒子徒孫,就不計其數了,什麼楚棋、禿猿這種近年來剛剛崛起的黑道頭號殺手也赫然在列。當然,師父你肯定沒聽過他們的名號了。」

師父聽得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我不由好奇問道:「這幫殺手真的敢來?不怕被人得知真面目麼?」

「誰知道呢,興許大會允許他們蒙面出場,或者假借其他身份吧!」師兄苦笑著猜測道:「邀請只是肯定他們的地位,至於來不來,就看個人了。不過,這種關乎整個武林命運的大事,他們以後想置身事外也是不可能的,估計只要不是真有生命危險,都會跑來探聽一下風向吧!」

我突發奇想道:「哦,想一想兩千多位武林名宿同聚天堂島,這還真是盛況空前啊!到時候埃菲爾組織個遊戲世界尋寶大賽,再來個全世界同步直播,收視率豈不是能突破天際?!」

埃菲爾出現在我身旁,拍著手道:「主人真是太天才了!不過,可惜這幫人要是能乖乖聽我的真去遊戲世界裡耍猴戲給全世界看,迪爾教哪兒還用得著擔心這擔心那的。」

「真是謝謝你的誇獎了。」我惋惜地歎了口氣。

「主人別歎氣了,剛才薛婷通過那黑道三兄弟傳來消息,靈盔之爭的具體日期已定,就在下個月的十號。」

「啊!」我驚得一下站起身來,「那我豈不是正好錯過這場大會了麼?!」

「也未必啊,大會開幕雖然是在十號前後,但起碼也要開個十天半個月的,主人你去贏了靈盔再回來,也能趕得上。」

「啊……哈……哈……」我苦笑不已,心道萬一死那兒了,哪裡還回得來。

「別這麼沒信心嘛,你看你師父就一點不擔心。」

師父搖頭道:「怎麼可能不擔心,但靈盔的完整與否,也與我們和冰蓮派息息相關,不能因為他一個人的緣故就置之不理。」

埃菲爾噘嘴埋怨道:「老爺子,您怎麼能拆我的台呢!」


算算如今已是七月中旬,距離靈盔之爭,只有短短的二十來天,而我的飛羽天罡距離練成卻還是遙遙無期,一想到此,就有些洩氣。

「師父,如果我這次去了回不來的話……」我哀歎道,「阿湘就由你幫我照顧了。」

師父聽得直搖頭道:「一直都是阿湘在照顧你,你倒還敢自以為是在照顧她麼?」

艾非拉斯卻點頭道:「放心,阿湘交給我照顧就好,保證把她養得白白胖胖,你就放心地去吧!」

我瞪著他道:「我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世叔你啊!」

阿湘卻安慰我道:「少爺,不用怕,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

我驚異道:「你?人家又沒邀請你,你怎麼去啊?」

「又沒說家人不能隨行的!再說了,那個薛婷跟你也很熟啊,應該不會在意這些吧!」阿湘篤定道。

埃菲爾笑了笑,「要我再去麻煩那三個兄弟,幫你們問問麼?」

阿湘趕緊起身衝她鞠躬道:「那就拜託了,一定要讓她老人家准許呢!」


正在等埃菲爾回來的空檔,暗月楓又打來了電話,哭訴說他家老爺子因為下個月要來天堂島,他得到暗月家的總部代理主持旗下大小事務,八月份帶著學妹們一起來天堂島參觀萬人武道大會的夢想已提前宣告徹底破滅。

「我雖然很想同情你,但是我現在跟你一樣可憐。」我苦笑道:「我到時候也要去詩劍島,而且能不能回來都不好說了。」

「老大,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行的!對了,你能幫我勸勸蘭丫頭,讓她來幫我忙麼?」

「你們暗月家的那些事務,讓她幫忙?」我有些遲疑道。

「放心,都是些正經生意,沒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暗月楓趕忙笑道:「反正老姐到時候去了天堂島,她一個人待著也沒事幹,不如來幫幫老哥我的忙。」

「咦?阿蘭不來天堂島麼?」

「嗯,她當然非常想去,可惜老姐不准她跟,說是人多嘴雜,而且她的身份比較特殊,最好不要在這種危險場合拋頭露面。」

「哦……」我點點頭,滿口答應道:「沒問題,我會幫你勸她的。」

「那可真是多謝老大了!」暗月楓喜得連連道謝:「這下又能多拖一個死黨下水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06.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