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38
累積人氣
569556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6080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4.08.2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一章∼

果然,第二天一早,我剛從石洞的石榻上爬起來,帶著三位少女前來探視緹雅的薛婷便告知甄鶴秀筠已經不辭而別了。

我自然不怎麼驚訝,畢竟早知會是如此,幾個女生倒是頗有微詞。

「這麼急著走幹嘛,難得相識一場,一句話都不說就走了。我還想為昨天扒她衣服的事情道個歉呢,結果都沒機會。」林若熙遺憾地說完,又難以理解的道:「而且,也沒看到飛機來呢,總不會是剛好有船路過吧?」

「笨哪,高手都能在水上如履平地的!」希維雅道:「我還說要請她吃蛋糕呢,昨晚也沒看到人來,今早竟然就走了。高手都是這樣冷淡的麼?」

「走了也好……」琴野香織卻一臉釋然道:「一看到她,我就不由自主想起漫天的蝙蝠。尤其聽說她是吸血鬼後,晚上睡覺都怕她會來咬我呢!」

薛婷笑道:「吸血鬼倒還不至於,不過她的功法可以將人血直接轉化成生命本元。放心吧,她已經幾百年都沒吸食過人血了,因為有人放過話,她敢再吸,就殺她全家。」

「誰啊?連戰鬥力五千四的人都怕成這樣?」希維雅奇道。

「艾非拉斯。」

「哦!」少女們顯然都聽說過我這位世叔的大名,驚歎之餘,也紛紛理解地點頭。

「你們的長官大人,就和艾非拉斯很熟的。」薛婷指著我笑道。

「咦?!真的麼,長官大人?」三位少女驚奇無比地看向我。

「啊……還好吧……算是熟吧!」我頭痛道。

「怎麼長官大人聽到艾非拉斯,就一臉很痛苦的表情?」林若熙好奇道。

「因為他很喜歡捉弄人。」我苦笑道。

「不,他只是喜歡捉弄你罷了。」緹雅笑嘻嘻地補充道:「誰讓你這麼傻的。」

「哦!緹雅大人說話了!」希維雅開心道:「感覺緹雅大人好像和長官大人也很熟的樣子呢,就像是認識了很久的老熟人一樣。」

緹雅道:「是啊,我可是看著這笨蛋出生的,他以前幹過些什麼蠢事兒,我全知道。」

我一聽,頓時緊張無比道:「不會吧?」

「怎麼不會?我一直在你身邊的啊!」緹雅笑道:「不過我不會告訴別人的,畢竟說出來,我也會臉上無光。」

我這才放下心來。

卻聽緹雅又偷偷在我耳旁笑道:「甄鶴秀筠在醒來後曾立誓殺你洩憤,今天早上本想來找你決鬥的,結果薛婷表示說你不去殺她她就該謝天謝地了,她立刻就一臉後怕地匆匆逃走了呢!」

我無語道:「只是輸了比賽而已,又不像我輸了會丟命,至於如此麼!」

「對你來說,靈盔的歸屬大概無所謂,對她來說,那可能是此生唯一能通往萬神的道路了,自然是全心求勝。如今不但輸了,還是在佔盡優勢下被人擊敗,更是顏面無存,像她這麼心高氣傲的人,自然嚥不下這口氣。」

「唉,難怪我家老頭子曾經告誡我,做人想太多,會很累的。」

「啊!似乎當時你是被阿呆攛掇,每天都在飯後嚷嚷要吃甜點,才被他這麼告誡的吧!」

「咦?……哦,你也在的啊!」

「當然,我以後……興許也會……陪你一輩子吧!」


見我又像個傻子般開始自言自語,薛婷立刻識趣地對三位女生道:「阿湘可是從天堂島來的頂級大廚,你們趕快去求她給你們做好吃的吧!」

林若熙雙眼登時發亮道:「對啊!聽長官大人說她還會做滿漢全席呢!」

「哇!」琴野香織聽得差點沒跳起來,「阿湘姐姐在哪兒?快去找她啊!」

「她在廚房給你們長官大人做早餐呢,跟我來吧!」薛婷笑道,就這麼輕易地便把三人給哄走了。


此時,緹雅又問我道:「你今後有什麼打算沒有?」

我抬頭想了想:「打算?沒什麼打算啊,回去繼續修煉羽裂天罡,爭取在蟲族來之前,能夠練成小天罡,不拖師父、師兄他們的後腿就行了。」

「這麼無聊啊,不準備去參加個武林比武大會什麼的,揚名立萬一下?十八歲不到就達到六千一綜合戰力的絕世高手,多威風!」

「呃,阿月都有七千,我不覺得六千一有什麼威風的。」

「不一樣啊,她十年後,可能還是七千,你十年後,應該至少一萬以上了。」

我歪著頭想了想,搖頭失笑道:「怎麼可能?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不然我們打個賭吧!十年後,你如果超過一萬,就完成我一個小小的心願好了。」

「心願?你一個盔……哦,你又沒有常人那樣的慾望,難道還會有什麼心願麼?」

「哼……」她很不高興道:「這次我就先原諒你,下不為例。我有完整的人格,為什麼不會有心願?」

「那你說說看,是什麼樣的心願?」

「現在不能說,被卡古亞特知道的話,它會逃命的。」

我更好奇了,「到底是什麼心願,能把卡古亞特嚇到要逃命的?」

「好吧……說出來也無妨啦!就是讓卡古亞特給我造個魂晶石浴池,讓我能在裡面泡個澡。」

我聽得好笑又好奇道:「莫非卡古亞特擁有製造那玩意兒的能力麼?」

「當然!不然它幹嘛開放天堂島呢?就是為了得到魂晶石啊!」

「哦?開放天堂島,和得到魂晶石有什麼關係?」

「你別說出來好麼?這個秘密,不能被外人知道的!」

「哦……」我趕忙扭頭看了一眼在客廳的林若熙她們,發現她們正圍在欒茹湘身旁幫她包餃子,並未注意這邊。

緹雅這才道:「魂晶石是魂能具現化的產物,而魂能則是人類靈魂所具有的能量。其獲得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利用特殊器物,從人類寄托思念的藝術品或紀念品身上收集魂能,將其具現化為魂晶石。因為人類在看到感興趣的事物時,被感動後便會無意識地散發出魂能,附著在此事物上。無論是令人悲傷或者開心的事物,都能激發出人的魂能。但,常人能散發出的魂能非常之少,而且也是無意識的行為,往往要上千甚至上萬人感興趣的事物,才能收集出不到千分之一個單位的魂晶石。」

「嗯,一個單位是多少克?」

「不到萬分之一克。」

「這也太少了吧!」

「因為魂能是沒有質量的,所以魂晶石的質量也非常之輕,一個單位,有零點七三立方毫米的體積,這是魂晶石能形成一個完整晶體的最小當量。」

「哦……」

「天堂島採用的就是第一種方法。吸引眾人來遊玩,然後吸收他們散發出來的魂能,將其具現化為魂晶石。按照目前的產量,大概……一天能生產出零點三個單位的魂晶石,已經相當可觀了。」

「奇怪,卡古亞特要魂……要那東西做什麼?為什麼埃菲爾也從未和我提及過?」

「天堂島起初也只是個完全封閉的空間,不想讓世人得知其存在。而卡古亞特之所以會開放天堂島,開始收集魂晶石,就是為了讓依存在我體內的主人殘識不會消散。為此,它一直努力到七千年前,直到遭遇德蘭多爾強大的精神侵襲,防禦機制全面崩潰,為求自保,不得已只能進行自我封閉。而埃菲爾之所以不告訴你,是因為這牽涉到我們兩派間最大的機密,就是佩亞的殘識。就算是冰蓮、神戀兩派的傳人,也無人得知她的存在。因為一旦被外人得知佩亞的殘識存在,這世界就立刻會不得安寧了。」

「為什麼啊?」

「廢話!這世上恐怕也就除了你以外,其他再沒有別人會不想得到神器中的神器了!」

「呃……」

「你信不信你把佩亞殘識的事情告訴艾非拉斯,他會立刻跪在我面前,哭著求我讓他參見佩亞?」

「這……倒的確很有可能……那你說的第二種獲得魂能的方法,又是什麼呢?」

「這第二種嘛,不說也罷,反正也不可能了。」

「咦?為什麼?」

「因為這世上已經沒有萬神渡劫境界大成的人存在了。」

「哦,原來第二種方法這麼難啊!」

「錯了,第二種方法若是滿足了條件,反倒最為簡單。你只要努力一下,領悟萬神渡劫,達到最高境界,我天天泡魂晶石浴的夢想就可以輕鬆實現了。」

「難道萬神渡劫境界,就是可以直接從別人身上吸收魂能麼?這麼高的產量,不用兩天,全世界就都沒有活人了吧!」

「當然不是。領悟萬神渡劫境界的人,大成者可以解開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基因鎖,讓自身靈魂的質量提升數千上萬倍,魂能自然是源源不絕,並可以自如控制運用,或者將其轉變成魂晶石儲存起來。當然,天天泡魂晶石浴可能稍微誇張了點,十來天讓我泡一次還是沒問題的。」

「基因鎖,那又是什麼東西?」

「簡單來說,就是封印人體潛能,隱藏在人類基因中的鎖。隨著基因鎖的開啟,人獲得的能力也就越多。普通人一般只開啟了百分之八左右,就能維持正常的智力水平和處理事物能力。達到百分之九的,一般都是高智商人士。而超過百分之十二,就可以擁有一定的超能力,比如偶爾會預知未來,又或者瞬間移動、隔空取物什麼的。超過百分之十五的人,就可以通過習武,獲得超常的力量。百分之二十以上,即可以開啟靈脈和幽絡,學習魔法和精神系武學。達到二十五以上的人,則能通過修習各種武學,大幅度延長自身的壽命。而隨著基因鎖的開啟,人的靈魂質量也隨之提高,並且是以幾何係數提高,能產生的魂能,也會大幅增加。在大爆炸之前,人類中基因鎖開啟率最高也只有不到百分之十三,平均值才百分之九都不到,而大爆炸之後,不知為何突然整個人類的靈魂質量都獲得了一次質的飛躍,基因鎖的平均開啟率突飛猛進地達到了百分之十五,普通人雖然還只有百分之八到九,但卻突然湧現出大批能運用魔法甚至超能力的天才,這些都是基因鎖開啟了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人。」

「哦……」我瞭然地點點頭道:「看來這大爆炸,居然還提升了整個人類的靈魂質量?莫非是因為自由之門裡釋放出的能量的關係?」

「很可能哦!也許自由之門的意思,便是解開人類的基因鎖吧!」

「哇!不過引發如此巨大的破壞,也很難說清其中的利弊呢!」

「對當世來說,大家死光光,自然沒有好處。對後世來說,呵呵……每隔個幾千年就冒出來一次的蟲潮,還有持續不斷的教會戰爭,就目前來看,我是沒發現有什麼好處。」

「聽你這麼一說,確實是啊!」


就這麼在島上天天遊山玩水地悠閒度過數日,終於到了八月十六日早上。

我爬上山脊,眺望天堂島的方向,好奇地問緹雅道:「你不是說十五號飛機就會來了,怎麼都十六號了,埃菲爾還沒派人來接我?」

「嗯……其實我讓薛婷跟她說的是,你會在這裡住個至少一周才走。」緹雅像個奸計得逞的小女生般嘻嘻直笑道。

「啊!飛機!」我指著遠處天空上一個銀色的亮點,驚喜道:「看來埃菲爾還是很瞭解我的嘛!」

「哼,不可能是來接你的。」

「看!飛過來了!」

「快飛走!快飛走!」緹雅拚命喊道。

「喂,你就這麼不想跟我去天堂島麼?」

「我只是想再多看看這裡嘛……以後就難得回來了。」她嘟囔道:「昨晚我和佩亞聊了一整晚,她說自我走後,島上幾乎就再沒有人跟她說過話呢!你不覺得她很可憐麼?」

「你說我師姑?」

「是啊!」

「嗯,是挺可憐的。」

「所以,你讓我再多陪她幾天嘛!」

「可飛機都來了,我總不能不走吧!看,飛機降落了。」

「快爆炸!快爆炸!」

「喂!別太過分了!」

「開玩笑而已,又不可能我說一句就真炸了。」


誰知興沖沖趕去,才發現原來是林若熙的家人派來接她的飛機。

「哈哈哈哈!」遂願的緹雅自然得意無比,笑個不停。

我遠遠看著林若熙將兩位新結識的姐妹介紹給她父母的開心模樣,不由想起在異空間內看見自己爹娘時的情形,心中略覺酸楚,苦笑了一聲,便悄無聲息地轉身離去。

「幹嘛不上去跟他們打個招呼?這樣太沒禮貌了吧?」緹雅納悶道。

「笨啊你,她父母要是看到這島上還有個男的與她們待在一起,難道不會擔心自己女兒出什麼事情麼?」我隨口胡謅道。

「咦?你居然還有這種情商?真是少見。」

我翻了個白眼道:「我要練功了。」

「哦,那我和佩亞聊天去了。」緹雅見我心情不好,便乖乖不再出聲。

我隨即招出一顆寒羽流星,開始了現階段每日的功課。

通過這短短數日,每天三小時的練習,我對維持寒羽流星也略有了些心得。想要維持寒星真氣在飛羽流星內的自循環,並不一定非要用意念去不間斷地操控,而是可以對飛羽流星做一些結構上的微小調整,讓它能促使寒星真氣自動循著固定軌跡循環流轉。說簡單點,就是給飛羽流星內部編個自循環的程序,只要我持續供應真氣,它便能實現自動化運轉寒星真氣。

當然,這想法是很好,可實際操作起來卻難得讓人頭痛。要在電腦上編程,那是輕鬆寫意,界面和程序庫都是現成的,輸入各種命令就行。飛羽流星裡面卻是什麼都沒有,就好像給了我一台硬碟裡空空如也的電腦,我還得自己先編一套操作程序,才能將它啟動。

所以首先,我還是得摸清楚飛羽流星內部結構的運作規律才行。於是,我如昨日練習時那般,打開心眼,一邊全神貫注地操控寒星真氣,一邊用心眼仔細觀察飛羽流星內部結構在內循環過程中的各種微小變化。

練了也不知多久,耳旁突然傳出緹雅的一聲慘叫,我被嚇得心湖一陣動盪搖曳,心眼立時模糊難辨。

我無奈道:「我在練功呢,你別亂嚇人好不好!」

豈料緹雅卻毫無回應,我心下暗暗納悶,又叫了她數聲。

好一會兒後,緹雅才顫抖著哭道:「卡古亞特……卡古亞特出事兒了!」

「什麼?!」我驚得渾身寒毛倒豎,「卡古亞特出什麼事兒了?莫非……天堂島上高手太多,精神污染過於嚴重,它又自我封閉了麼?!」

「不……不是……它在與我突然切斷聯繫前,曾拚命傳給我一個圖像示警……應該是埃菲爾的視角,上面顯示整個天堂島突然之間陷入一片黑暗,在眾人的驚慌吶喊聲中,似乎所有通訊系統也與外界徹底斷絕了一般。再然後,卡古亞特就沒消息了!」

「……陷入一片黑暗?!」我額冒冷汗,難以置信道:「光天化日之下,怎麼可能整座島都突然陷入黑暗?今天又沒有什麼日食……」

「別瞎猜了,我這邊反正是聯繫不到卡古亞特了,你快去找若熙的父母,看能不能通過他們,聯繫到你師父他們!」


心急火燎地趕向降落的飛機處,半路又遇到正焦心如焚等著我的薛婷。與她對視一眼,我們一起奔向飛機。

匆匆向林若熙說明了情況,她立刻帶我上了飛機,想用飛機上自帶的通訊服務系統聯繫到天堂島的眾人。然而,撥了無數個電話,除了信號無法接通的忙音外,便一無所獲。

六神無主下,緹雅提醒我道:「你認識的人中,還有誰此刻不在天堂島的?」

我立時便想起暗月楓,趕忙撥給他。

忙音,還是忙音!

「不可能啊,暗月楓不是說過他不會去天堂島的麼?」我疑惑道:「不會是這通訊器出問題了吧?」

「不會啊,我不久前才跟爺爺聯繫過的。」林若熙在一旁搖頭道。

「那你再跟他聯繫一下,順便問問他,知不知道天堂島出了什麼事情。」

誰知林若熙撥了號碼後,也是一陣忙音。

「啊……對啊,我爺爺也在天堂島的……」突然想起來的林若熙立時傻了眼,「他不會也出什麼事情了吧?!」

「那有沒有你認識的,此刻不在天堂島的人呢?」

「啊,有的,我幫你聯繫一下!」她急急說著,又撥了個號碼,這次居然立刻就接通了,「喂!林筱莞?……我是你堂姐啊,你個笨丫頭!你快打開電視,幫我看看有沒有關於天堂島的新聞!」

那邊過了片刻,便傳來一聲驚叫,「天哪!有附近航空母艦上的記者在報導,說天堂島在突然之間,憑空消失了!周圍海域上還不知從哪兒冒出了無數的海豚和鯨魚,繞著消失後的巨大漩渦不停地叫呢!就像是正在唱著輓歌一樣!」

「消失……輓歌……」我無意識地喃喃自語著,腦中早已亂作一團。

「這……這就是主人殘識曾經看到的與你有關的第三個預言!」緹雅放聲大哭道:「空寂的漩渦,大海的輓歌!卡古亞特!你千萬不要出事兒啊!」

此時電話那頭的林筱莞又叫道:「啊!又有新消息了!據某知情人士透露,天堂島現在的所有者,是一個叫做龍羽的人!此事很可能與他有關,甚至是他主使!報導還說,因為事態過於嚴重,知其下落者,請速與政府聯繫,獎金有……四百萬銀魯克!」

「咦?龍羽?長官大人,這不就是你麼?」林若熙驚訝地看著我。

「開什麼玩笑!我會無緣無故把自己的家弄沒麼?!」我衝著電話吼道。

「咦?你……你是誰?」那頭的林筱莞被我嚇了一跳。

「長官大人,你別生氣,我知道這絕不可能是你幹的。」林若熙趕忙勸我道:「既然不可能是人為因素,那很可能是自然原因吧?既然有海豚、鯨魚什麼的,興許只是那裡的海底發生了巨大的地震,天堂島被迫暫時關閉了呢?」

「不可能……」緹雅帶著哭腔道:「地震也不是沒發生過,根本無法影響到天堂島……而且,周圍的航空母艦也沒說看到巨大的海浪,這不可能是自然原因,肯定是人為的!」

「可……可是能關閉天堂島的人,不就只有天堂島的所有者麼?」林若熙奇道。

我聽她這麼一說,瞬間冷靜了下來:「對啊,這世上還有誰能夠關閉天堂島的?」

緹雅沉默片刻後,低聲道:「能封印神器的,只能是更為強大的神器。」

「……更強大的神器……更強大的神器……」我念了兩遍後,腦海中瞬間閃過一個事物,頓時眼前一黑,踉蹌一步,勉強扶住艙壁道:「是劍盾……它,它終於出世了……」

「什麼?誰終於出事了?」林若熙莫名其妙地看著我問道。

「是一對上古神器……迪爾教終於找到它了,然後用它封印了卡古亞特……」我咬著牙,恨恨道。

「對不起,長官大人,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林若熙聽得滿臉都是問號。

「確實,也只能是迪爾教了。」緹雅黯然道:「想要操控這種級別的神器,光是要讓它聽從命令,就必須要耗費巨大的魂能,除了迪爾教能有這個資本外,其他教會根本毫無可能。」

此時我突然又想起在出發前往這裡時,接到的那通滿是電子干擾雜音的電話,頓時悔得差點沒把牙都咬碎了,「有人曾試圖在我來這裡前警告我,當時電話裡明明提到了『島』和『封』的字樣,我卻完全沒當回事兒!若是我能早點猜到的話……早點猜到的話……可惡!」

之前還哭哭啼啼的緹雅此時反倒安慰起我來,「不可能的,沒人能猜到……你就不要再自責了。從卡古亞特傳來的最後影像來看,雖然它遭到了封印,但是異空間並沒有直接消失,只是與外界失去聯繫罷了。據我所知,埃菲爾最近一直在收購各種戰備物資,儲存在天堂島的異空間內,包括醫藥和食物,數量頗為龐大。島上人數雖多,但支持個一兩年,應該沒有問題。」

「可氧氣呢?水呢?誰知是不是把他們封印到某個類似真空的異空間去了!」

「應該不會,黑雖然黑了點,但似乎沒發生其他異象。而且,天堂島最不缺的就是水,據我所知,異空間內有幾十個大湖泊,並不是幻化出來的,很多物產都是直接產自那裡,好讓天堂島在異常時期能夠自給自足。氧氣的話,既然有湖泊,就有植物,也能產生氧氣,不行還能直接電解水。」說到這裡,緹雅歎了口氣道:「羽,相信我,天堂島不會有事的。只要我們能想到破解封印的辦法,就一定能將所有人都救出來的,包括卡古亞特。」

我將信將疑,微微點頭道:「希望你說的是真的。」

「我說的當然是真的,羽,你一定要相信我。記住,現在只有你,才能解救天堂島,解救你師父、師兄,解救赫迪亞、埃娜,解救艾非拉斯師徒,解救雪城日和你師妹,解救可能在天堂島上的所有你認識的人……你一定要振作,羽,因為……你已經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了。」


渾渾噩噩中,也不知如何走回了石洞。

已得知消息的欒茹湘見我神色異常,慌得雙眼噙淚,卻又不敢哭出聲來,只能強作鎮定道:「少爺,老爺子他們不會有事的!一定呢!老爺子和你師兄他們人那麼好,上天肯定會保佑他們的,而且小姐也說過呢,好心人必定會有好報的。再說埃菲爾小姐神通廣大,也一定能想出辦法來,少爺你千萬別太擔心了啊!」

陪在我身旁一直沒出聲的薛婷突然開口道:「羽,事已至此,懊惱沮喪都是沒有用的。緹雅大人說得對,你現在是大家唯一的希望了,你絕對要振作起來才行。我剛才想了一下,若要對抗神器,必須也要有神器才行,我們手上唯一有的,就是緹雅大人,和神弓的殘骸,我這就去將神弓的殘骸取來給你。」說著便消失不見。

過了一會兒,她又出現在我身旁,將聖物遞給我道:「主人曾在筆記中提到過,神弓的持有者,神使,可能會降生在這個時代。我曾經懷疑過,那個人會不會就是你。而如今所發生的一切,恰好證實了我的猜測。如果這是你必須面對的宿命,而劍盾又是你命中注定的宿敵,那你不是神使,又會是誰?」

「神使?我是神使?」我茫然道。

「就算你不是,也要讓自己成為神使。」薛婷肅然道:「不然你如何去擊敗劍盾,解救卡古亞特和天堂島上的所有人?!」

我苦笑道:「可就算我是神使,光憑這殘缺不全的一小截殘骸,也不可能贏得過劍盾啊!」

「那就想盡一切方法去修復它啊!神使轉生的意義,不就是再次拿起神弓,對抗畢生的宿敵麼?!」

修復神弓,對抗劍盾?這殘骸都被人發現了至少一萬多年,還是這麼個模樣,我又如何能修復它?我哀歎一聲,腦中卻突然想起佩亞給我翻譯的那份筆記,最後曾提到過的一段話──神使道:聖者真愛說笑。若真碰上了,自然會盡我所能,照顧她一生。不過,聖淚看我手相說,下輩子還是得聽她的,只怕我是到不了那個時空了。

我猛的站起身來,大叫道:「對啊!聖淚!想要修復神弓,我就必須去找到聖淚!」

欒茹湘趕忙從懷裡掏出聖淚,遞給我道:「少爺!聖淚就在這兒,不用找了呢!」

「不,這只是個空殼而已。真正的聖淚,早已不在裡面了。」我皺眉沉思道:「埃菲爾曾經說過,大小姐身旁那位男子的聲音,是電子合成的,興許就是聖淚……而我世叔過去在迪爾教手下任軍職時,偶爾聽到過聖淚的字樣。如此說來,聖淚有很大可能是被藏在迪爾教總部裡。那我只要能找到迪爾教總部的下落,就能找到聖淚了。」

沉默了許久的緹雅此時才又開口道:「只能如此了。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去尋找迪爾教總部吧!」

「咦?連你都不知道他們總部在哪兒麼?」我驚愕道。

「不知道。」緹雅老實回答道。

薛婷道:「緹雅大人確實不知。迪爾教收集魂晶石已久,想必他們總部中也藏有很多神器,將自己隱藏起來不被我們察覺,並不是什麼難事。」

「那……我該從何找起呢?」我為難道。

緹雅為我鼓勁道:「嗯,當然是……我陪著你,一起去外面找咯!」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08.2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