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38
累積人氣
569556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6080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4.06.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唉……我早該想到了,靈劍和我祖師的靈盔根本就是一個鼻孔出氣的,而靈盔的侍者薛婷又對我腹誹頗多,想必她早就偷偷打了一堆小報告過來。如此想來,靈劍自然是不會理我了……」沉吟許久之後,艾非拉斯滿腹抱怨地如此推斷道。

「是……是……」師父一邊敷衍地點著頭,一邊喝著阿湘給他研好的茶。

「按理說,這靈劍曠工也曠了好幾千年了,雖然說是事出有因吧,但好歹也要擺出個曠工後該有的誠意來啊,怎麼能就光顧著補償自己的後人,卻把同氣連枝的我們置之不理了呢?」艾非拉斯皺眉不滿道:「畢竟靈盔也是受它連累才四分五裂的,導致我們冰蓮派這數千年來都沒再出過一個像藺園那般傑出的人物來。」

「嗯,或許就是因為之前出了個藺園,它才沒敢再繼續給你們開示了吧!」

「藺園怎麼了?不就是一不小心殺了幾十萬人麼!再說,如果不是因為他,只怕戰後光餓死、病死的人數都遠遠不止這麼點了。」

「啥?幾十萬?你少說了一個零吧!而且,那也能叫一不小心?!唉,算了,像藺園那般的人物,也不是你我之輩能夠妄加評論的。」

艾非拉斯又沉默許久後,才捋著短髯,喃喃問道:「難道……真的是因為他?」

「八成吧,畢竟他是你們派傳說中得到靈劍示夢的最後一人了。」

之後,兩人便又再次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艾非拉斯與師父的這番對話,當然不是當著我們這些晚輩的面說的。

不過,多虧了埃菲爾的偷拍技術,才讓被趕到客廳的我們也能看到「現場直播」。

雪城日一邊看著直播畫面,一邊頗為擔心地問著師兄道:「師父,這樣真的好麼?萬一被太師父發現了的話……」

話未說完,已被師兄狠狠瞪了一眼,他只得識趣地乖乖閉上了嘴。

我則好奇地問埃菲爾道:「這藺園很厲害麼?怎麼連我師父都說沒資格評論他?」

埃菲爾抬頭想了想後,不由面帶驚異地點頭答道:「確實很厲害,他可是冰蓮派中第二個能將龍翔鶴舞魔心三系全部練至大成的絕頂高手,也是迄今為止冰蓮派中能達到那一頂峰境界的最後一人。」

「哇……」我聽得難以置信道:「單只艾非拉斯的冰蓮龍翔就已經如此厲害,三系大成的話,那豈不是能跟萬神渡劫比肩了?」

「那倒還沒有,」埃菲爾笑著搖頭揶揄道:「不過比起你這位教宗大人的前任可是要厲害上不少。」

「哦,那也相當了不起了。可他既能得靈劍示夢,想必應該不是什麼壞人,怎麼又會殺了那麼多人呢?」

埃菲爾皺眉苦笑道:「唉,只能說是情勢所逼了。藺園所處的那個年代,其教派戰爭的慘烈程度比起千年前尚有過之而無不及。天下大亂之際,又恰逢千年難遇的蟲族入侵,各派宗教為了保存實力,只顧著龜縮私鬥,沒有一個肯去抗擊蟲潮。當時已為人師的藺園不忍生靈塗炭,便出山號召天下有志之士起來共抗蟲潮,無奈人心渙散,應者寥寥。」

見她說到這裡,便面露難色地欲言又止,我不禁順著她的話頭往下猜測道:「於是他就大開殺戒,逼著那幫自私自利的教派去對抗蟲族了?可那也不能殺出上百萬人來吧!」

「不是主人你想的這樣,唉……」埃菲爾歎了口氣道:「他當時萬般無奈之下,便強行招攬來十幾個專門研究精神系禁術的大魔頭,耗時數月研究出一種秘法,接著又以提供人道救援為名,將無人願意接收的二十多萬難民騙入用晶石布成法陣的山谷中,生生將他們煉成了一支冰屍大軍去抵抗蟲潮。」

「然而,要去控制如此規模龐大的冰屍軍團,其需要的精神力也不是區區十數人能夠支撐的。藺園就算修為再高,合手下十幾人一起,也僅是勉強將冰屍領到蟲潮必經之路前,便已無力為繼。由於透支心力過度,預感到自己大限將至,藺園為了讓冰屍能在無人指揮的情形下繼續對抗蟲潮,便用秘術下了一個極其簡單有效的命令,亦即在完全停止活動前殺死身周一切有溫度的活物。而為了防止此煉製冰屍的秘法遺禍後世,他又殺掉了隨行的所有手下,之後便油盡燈枯而亡了。」

「好在那次蟲潮的規模並不算大,而藺園用秘法煉製的冰屍又力大無窮、刀槍不入,斷肢殘骸更能自行拼接修補,也不需要什麼補給休息。就靠著這二十多萬冰屍奮戰數月後,蟲潮才終於退去。」

「等蟲潮退去後,無人指揮的冰屍大軍由於失去了戰鬥的目標,便開始漫無目的地四處遊蕩。可想而知,當這群冰屍大軍衝進人類的城市後,會引發怎樣恐怖的後果了。製造出這樣的人間煉獄,雖然絕非藺園的初衷,可說到底他也是難辭其咎。只是若沒有他帶領冰屍去抵抗蟲潮,嗯……在當時那種亂世之下,恐怕因蟲潮而死的人數就會再多上不止一個零了。」

這令人匪夷所思的後續發展直聽得我們目瞪口呆,完全說不出話來。

良久之後,怔怔出神半晌的師兄才喟然點頭道:「雖然我不太贊同他的行事方法,卻真心佩服他的胸襟、擔當。正所謂能成非常之事者,必為非常之人,在那種情勢之下還能力挽狂瀾,做出此等驚人之舉,手段雖是駭人聽聞了些,可若換了別人,還有誰能做到這點?」

「師父說得對,這才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傑,不過……」雪城日聽師兄如此一說,不由得也肅然起敬,只是又苦笑一聲道:「做法似乎太極端了點。」

我則心下暗道這藺園還真是將拉奇特常拿來自慰的那套「成大事不拘小節」理論給發揮到極致了啊,莫非這句話就是他們冰蓮派的古訓不成?不對啊,佩亞好歹也是聖女出身,慈悲為懷,怎麼可能會說出如此罔顧人命,不負責任的話來……哦,八成是自藺園之後,一群仰慕他的後人自己「總結」出來的古訓吧!


關於藺園的話題也就到此為止了,畢竟我們關注的只是師父他們對於靈劍再次示夢的評價而已。由於此次事件對於我們兩派都意義非凡,尤其是對我們這些不瞭解前事的後輩們來說,更是如同新教徒見到耶穌再次降世般,滿心裡都有一種「難道我們就要成為神之紀元的開創者了麼」的莫名激動。所以,埃菲爾才破例讓我們偷聽了師父和艾非拉斯的對話,好讓我們這群腦子容易發熱的年輕人在老一輩的淡定表率下能慢慢冷靜下來。

然而如今看來,師父的表現倒是足夠淡定,艾非拉斯卻似乎對靈劍的偏心頗有微詞。

我對此十分不解道:「以世叔的武功境界,當世也已罕逢敵手了,靈劍就算想指點他,恐怕也沒什麼提升的餘地了吧?況且,他都退隱江湖這麼久了,怎麼還會在這種問題上看不開呢?」

埃菲爾微微一笑,很是理解地答道:「正因為已接近極限,才會渴望突破極限,而靈劍幾乎已經是這世上能讓他獲得突破的唯一希望了。再說,你這世叔心中還存著一件天大的憾事,就算不為了他自己,為了龍翔派後人不再經歷他的痛苦,也要盡一切可能終結掉龍翔一脈的宿命啊!」

「哦……」一想到龍翔一脈傳人的宿命,我也立刻就理解了艾非拉斯的心情。


靈劍示夢對我們兩派的意義之重大,按照師父的話來說,就是得像當年蒙明主三顧茅廬的諸葛亮那般,為不負開示之恩,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我不解地問師父說:「現如今天下太平,文興武廢,我們該怎麼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法?」

師父想了想,說:「總之呢,你們首先要按照靈劍的指點努力精進,同時修身養性、戒驕戒躁,不負靈劍所託也就是了。其次呢……咳咳……那個……剩下的,艾非拉斯你來補充吧!」

旁邊聽得嘴都差點笑歪了的艾非拉斯見我們都畢恭畢敬地瞅向了他,便正了正表情,煞有介事道:「其次嘛,你們也要明白一點,靈劍雖然選擇了你,但並不是意味著你就一定會做出何等的功績。要知道自古以來,得靈劍、靈盔開示者不下十人,但其中真正做到救萬民於水火,挽狂瀾於即傾的,也不過五六而已,其餘人等,都隱居世外,默默無名了。」

他見我們都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便微微一笑,繼續道:「尤其是在得知靈劍真身就是卡古亞特之後,也讓我和你師父明白了一點,那就是不能過於迷信靈劍。畢竟,其曾因為外力干擾而自我封閉過數千年,這就說明它也有自己的極限所在,並不像以前我們所想像的那般能超脫萬物看透一切,屬於絕對正確不可違背的存在。但,至少,對於身為凡人的我們來說,它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前輩,擁有著我們所無法比擬的見識和經歷,它指示出的方向,肯定是有其深刻的見解和含義的。相比之下,鼠目寸光的我們就最好不要去胡亂揣測靈劍的意思,只需要虔誠地接受,平靜地面對,懷著顆感恩之心,順其自然就好了。什麼行俠仗義、除暴安良、替天行道之類的事情,靈劍可從沒有明確要求過我們去做這些。畢竟,這世上還有法律,還有政府,不需要我們這些不安定分子來給世人添亂,你們也就安分守己點,別以為得了靈劍示夢就真成了什麼正義的化身,可以隨便替別人做決定了。」

師父點頭道:「你們世叔說得極是,其實靈劍、靈盔所傳授的武功,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就像毒副作用極強的化療藥物一樣,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輕易使用。你們就把自己當成是這些武功的載體,將它們留存到需要使用的時刻,這大概就是靈劍對你們最大的期待了。」

最後,師父又鄭重囑咐我們切勿將此事宣揚出去,便抱著小羅琳出去散步了。

艾非拉斯又在師父書房內寫了兩封書信,用火漆封印後讓埃菲爾找人分別帶給他的師弟、師妹,臨走前突然問了我們一句,「那老頭子跟你們說起過藺園麼?」

我很老實地搖了搖頭,師兄則故意納悶道:「藺園?人名麼?」

「小兔崽子,偷聽了還給我裝蒜!」他哈哈一笑,指著師兄笑罵了句,又輕歎了口氣,便揚長而去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便在師父的指導下,開始正式修行羽裂天罡。

「……羽裂天罡乃本門至高奧義之一,輕易是不能修習的。」師父一邊瞪著在旁邊抽著雪茄的師兄,一邊說道:「按以前的規矩呢,傳授弟子這招之前我們得要先回龍牙山祭祖,不過既然靈劍就在天堂島上,也就不用費事兒了。」

雪城月一邊捂著鼻子擋著雪茄的煙味,一邊點頭在筆記本上做著筆記道:「那師伯您在地上畫的這些圈圈和線,都是要做什麼的啊?」

師兄則舉手抗議道:「師父,既然是本門至高奧義,為何還會允許這麼多不是本門的外人來圍觀啊?」

嘬著茶的艾非拉斯斜睨著他道:「請問世侄你有什麼不滿麼?」

雪城月也噘著嘴不服地嬌嗔道:「有什麼了不起嘛,我師父也知道羽裂天罡呢!我就是來學習借鑒一下對真氣的操控方法而已,師兄你怎麼這麼小氣!」

師兄捂額頭痛地呻吟道:「您二位聯手,還真是天下無敵啊!」

師父看得哈哈一笑,擺擺手道:「啊……反正他們想學也學不了,喜歡看就儘管看好了。倒是你小子先給我把煙掐了,看到有女孩子在,還大大咧咧地自顧自抽著雪茄,真是成何體統。」

師兄苦著臉掐了煙,正襟危坐,不敢再說話了。

雪城月見狀便湊過去小聲道:「師兄啊,我爺爺最近不知怎的突然心血來潮,抽上雪茄了,還招了一批經驗豐富的老工匠專門給他做,要不要我給你偷一盒來?」

師兄聽得兩眼發亮,未等開口,身後的雪城日已拉下臉來道:「阿月,你別瞎胡鬧,要試驗新品種找別人去,別拿我師父當實驗對象。」

雪城月聽了,立時回頭氣呼呼地瞪著他道:「你當我還只有十歲麼?!我和爺爺這麼做可全都是為了你啊,你這人還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的典型呢!」

雪城日聞言驚訝地張了張嘴,一副想說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的模樣,好一會兒後才面色尷尬地喃喃道:「這……這樣啊……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雪城月彷彿不認識他一般愣愣地瞅了他片刻,扭頭崇敬萬分地看向師兄道:「師兄大人,您您您……您這是怎麼調教的,我哥居然都會認錯了!」

師兄不屑地嘿嘿一笑,剛想調侃兩句,扭頭瞅見師父正神色不善地盯著他們,趕忙咳嗽兩聲道:「噓……都別打岔了,小心等會被攆出去……」

懶得再理會他們,師父指著廣闊的練功室地上那些看似階梯般間隔有致的小白圈,對我道:「這三十二個小圈之間的距離都是十米,每個圓圈與相鄰的兩個形成的夾角也是固定的一百二十度,依左右次序偏轉。這是羽裂天罡最基本的步法之一,你需要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從頭走到尾再回到起點處,腳不能踏在圓圈之外。什麼時候你能完全沒有失誤地在一秒內完成來回,什麼時候就可以進行下一階段的修行了。」

我聞言愕然道:「這麼簡單?」

師父微微訝異地瞅了我一眼,搖頭哂笑道:「少說大話,你試試就知道了。」

我當即自信滿滿地下到場中,展開身法,頃刻間便沿著那些小圓圈跑了個來回。

等我自得無比地回到控制室時,卻見師父等人正對著螢幕笑而不語,湊過去一看,不由愣住。

卻見螢幕上顯示我的足跡百分之九十都落在圈外,剩下那些不到百分之十的也都踩在了圈沿上,統統被標上了高亮的紅叉,而來回的總時間更是快接近兩秒了。

「呃……」我尷尬不已,只得訕笑道:「這個,確實有點難。」

艾非拉斯哈哈一笑道:「這有何難?徒兒,你去給他演示一下,讓這小子日後不敢再輕視我們獨步天下的冰蓮步法。」

拉奇特點頭應了聲是,也入場跑了個來回,雖然所費時間與我相差無幾,卻只有七次不慎踩在了圈沿上,其餘皆是恰好踩在僅容半足的小圈內。

拉奇特看完螢幕上的結果,居然還很慚愧地低著頭對艾非拉斯謝罪道:「師父,我給您老人家丟臉了。」更是令我羞得抬不起頭來。

看著艾非拉斯那滿臉得色,師兄不服地抗議道:「你們冰蓮步法最擅長的不就是按照固定線路竄來竄去麼,世叔您這根本就是作弊啊!」

艾非拉斯翻著白眼,反唇相譏道:「那又如何?這規矩可是你們定的,輸了就說人作弊,也太沒品了吧!」

我則納悶地問師父道:「奇怪,靈劍給我演示的羽裂天罡明明是完全靠流星來讓人自行移動的,為何還要練這什麼步法啊?」

師父微微一笑道:「那是大天罡,即羽裂天罡的終極形態,憑你現在的修為,根本沒法修習,只能從最基礎的小天罡開始。你現在所需要的,是先熟練控制身法,達到精確與速度合一。現在還只是十米的間距、一百二十度的夾角,接下來是六米間距、一百度夾角,再下來是五米七十五度和四米六十度,最後是兩米三十度,而且總長度和時間不能變,圈數自然隨著成倍增加。練到這個地步後,接著就要開始讓身法跟上步法,到時候你不光要腳完全踩在圈內,而且必須保證足、腰、肩三點一線同時進圈。」

我聽得咂舌不已道:「我的天哪!那我得練到何年何月去?」

師父皺眉教訓我道:「俗話說,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而有志者事竟成。你小子這才不到十八歲,就開始長吁短歎的,真是一點志氣都沒有!」

「可我白天還要上課,更有作業、考試什麼的,要佔用不少時間啊!」

「那先暫時休學就是了。求學上進雖是好事,卻也不急在一時,畢竟你以後並不需要靠這些過活。先有了保命的資本,再慢慢去研究自己感興趣的知識學問,才是正理。」師父說完,見我滿臉的不情願,不由氣得歎道:「你這小子,小命和學業,孰輕孰重,自己慢慢考慮去吧!」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06.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