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31
累積人氣
569555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6080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06.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章∼


「老姐?菲麗斯?!」

一陣大聲的呼喚瞬間穿透腦中無數混亂糾纏的思緒,讓菲麗斯猛然清醒過來。

「老姐,妳怎麼了?庫蒙人呢?我師弟呢?」羅特焦急地看著她道。

「庫蒙已經被教宗叫走了……」菲麗斯有些茫然地答道:「你師弟……你師弟……羽他……」

她伸手指著遠處海面上不住翻滾的巨浪,「應該在……那裡吧!」

「妳怎麼了?難道妳碰到教宗了?跟他動手了麼?」

「羅特,教宗他……他是我師弟……」菲麗斯喃喃著轉頭看向羅特,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我、我該怎麼辦才好?!」

「不,那不是妳師弟。」一道如巨龍低吼般的聲音從一旁傳來,「那正是德蘭多爾本人,不過是借用了妳師弟的身體罷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羅特還真不敢相信有人能發出如此低沉而震撼的聲音,在他的印象中,能發出這種聲音的傢伙體格至少得有一棟樓那麼大……

正淚眼婆娑著的菲麗斯驚詫地扭過頭去,卻見聲音來處一名渾身金光繚繞的光頭巨人正拎著把金色巨弓緩緩朝這邊走來,臉龐剛毅,隼目鷹鼻,赤裸的上身肌肉虯結如一塊塊鋼鐵般堅硬厚實,巨碩魁梧的身材宛若遠古的戰神一般威風凜凜,只是下身卻穿著條已被撐得破破爛爛的直筒帆布長褲,給人一種時空錯亂的強烈違和感。

「你……你是……?」

「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們只要記住我即將告訴你們的事實就好了……」那金色巨人停在他們身前,伸手指向遠處滔天的巨浪道:「德蘭多爾早在七千年前,就開始密謀想要破壞天堂島和詩劍島的精神防禦體系,以奪取兩件靈器,並且幾乎就成功了。天堂島因此遭受嚴重的精神污染,被迫關閉,詩劍島也因受到牽連,與世隔絕。而德蘭多爾本人則由於遭受到意料之外的精神反噬,導致身體受到了無法治癒的精神傷害,於是他臨時將自己的靈魂烙印轉移到了自己煉製的一件神器內封印起來,以便在他的後人為他找到合適的靈魂容器前不至於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由於德蘭多爾的精神力過於龐大,所以能盛裝他靈魂的容器也必須要有非常強大的精神抵禦力才行。他的傳人曾在信徒中為他找到過兩個比較合適的人選,但都因為精神抵禦力不足而導致身體迅速崩壞。自那之後的幾千年中,德蘭多爾便一直沉睡在神器中,偶爾利用心靈感應的形式傳授給他的後人一些修煉法門和教義,以期望能夠培養出一兩個合適的靈魂容器,直到妳師弟帶領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以考古之名誤闖入他沉睡的聖殿為止……」

「以妳師弟的資質,當然是作為靈魂容器的絕佳人選,不過由於妳師弟並不是他的信徒,所以必須先摧毀他強大的意志力才能成功佔據其身體。於是德蘭多爾在妳師弟面前用恐怖的精神力示威般將其好友一個接一個折磨致死,所用的手段無一不殘忍到了極致,終於在妳師弟心靈崩潰的一瞬成功佔據了他的身體。」

「不過妳師弟並沒有因此而死亡,他在被德蘭多爾侵入身體的瞬間,憑借本能用魔心特有的鏡面術複製了德蘭多爾的侵入手法,將自己一部分靈魂烙印轉移到了當時唯一還算活著的某位好友身上,並趁著德蘭多爾為了適應新身體而閉關的空檔成功逃離了那裡。」

「但由於轉移走的靈魂烙印並不完整,讓他喪失了絕大部分關於自己過往的記憶,而身體裡還參雜了好友一部分崩潰掉的靈魂,這使得他看起來就像一個瘋子一樣,記憶錯亂,時醒時瘋。而不完全的心智,讓他所持有的龐大精神力一直處於暴走狀態,凡是他所到之處,方圓五十公里內所有人都會陷入奇異的宗教夢境之中,無法醒來。」

「幸運的是,這種異常的精神力暴走現象,為他引來了一位曾經的老友。雖然他們彼此間已經互不相識,但那位老友卻隱隱猜測到了他的真實身份。為了避免無辜的世人受到牽連,那人帶著妳師弟隱居到了極北之處的冰封之地,並試圖想用自身的功法來治療他……」

「而德蘭多爾在獲得新的身體後,便再次開始了奪取靈器的計劃。然而他發現此時天堂島已經徹底封閉,人們也不復對其的記憶,而想要突破天堂島的精神防禦系統,就必須要有足夠多的負面精神污染源,也就是要有足夠多的人進入天堂島才行。」

「暗中籌劃多年之後,他終於等到了一個機會,精通空間扭曲術的海神迪洛為了一名女子,要和當時的某位銀徽龍騎將決鬥,他便通過特殊的聲紋暗示,讓迪洛將決鬥的地點選在了封閉的天堂島附近,利用他的空間扭曲術,讓天堂島順利被政府『意外地』發現,並開發成為供富人們發洩各種慾望的旅遊觀光景點……」

「之後德蘭多爾便蟄伏在一旁,一邊暗中發展自己的勢力,一邊靜待著天堂島負面精神污染源累積到能夠一舉突破防禦系統的那一天。直到十九年前,確認時機成熟的他終於登上了天堂島,然而在歷經數十次的侵入失敗後,他失望地發現,如今這個身體雖然能夠完美容納他的精神力,卻無法讓他發揮出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實力……」

「不過德蘭多爾並沒有就這麼放棄他為之苦苦等待了七千多年的計劃,離開天堂島後,他開始為了尋找新的合適的容器而遊歷天下,一年後終於在某處找到了一個精神波長與自己神器上的靈力波動幾乎完全一致的目標,那就是當時的敕摩教聖女伊秦肚中還未出世的胎兒。四個月後,這最完美的容器剛出世不久,他便迫不及待地通過種種途徑攛掇政府去剿滅敕摩教,並派出手下趁亂搶奪那個嬰兒。」

「然而正因為精神波長的一致,讓那個嬰兒在最後關頭影響了神器的正常運作,從而逃過一劫。伊秦則在臨死前用精神力將嬰兒傳送到了百里外的冰原之上,並通過夢示術讓恰巧隱居在附近的某人撿到了他。」

「而這位撿到他的人,恰好就是帶著妳師弟隱居的那位老朋友,所以這個嬰兒可以說是自出生起就一直生活在妳師弟間歇性暴走的精神力風暴海洋中,其精神抵禦力和意志力在不知不覺中就成長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這就是他為何會輕易便得到了天堂島靈劍的認可,成為現任天堂島之主,同時又被靈盔所眷顧的原因。」

「一直暗中監視著天堂島動向的德蘭多爾在天堂島靈劍突然奪得自主控制權後,立刻就意識到靈劍已經認主,不甘心失敗的他召集了十二名在政府中就任高職的信徒來調查此事,不久便得知天堂島人質綁架案的起因經過,同時也判斷出靈劍之主應該就是此次人質奪回事件的主使,十七年前那個本應該死去了的嬰兒……」

「這一結果令德蘭多爾猛然意識到,只要能奪得此人的身體,自己不但能重新回復當年鼎盛時期的實力,更能順理成章地成為天堂島之主,而有了靈劍之助,加上自己的實力,詩劍島的靈盔也是唾手可得,自己幾千年來夢寐以求的結果居然已經近在咫尺,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良機。」

「於是,深刻瞭解政府目前窘境的德蘭多爾便謀劃了天堂島配方盜竊案,以配方作為交換,希望能獲得軍方的全力支持,幫助他以某種未定的罪名逮捕他的目標。其實德蘭多爾在執行此方案之前,曾派人前往赫氏以甄選下屆教宗候選人的名義向赫迪亞討要過此人,被赫迪亞斷然拒絕,而且目標人物當時也被赫迪亞藏得不知所蹤,他只得出此下策……不過現在看來,獵物既然已經自動送到了嘴邊,軍方的支持在他來說也已可有可無了。」

說到這裡,那金色巨人衝著早已聽呆了的羅特和菲麗斯兩人道:「雖然只是長話短說,盡量節省了很多不必要的贅述,但我相信你們應該已經聽懂了吧!雖然很不想把無辜的人牽連進此事──畢竟這只是我們和德蘭多爾之間的私怨──但現在我們因為以上種種原因而有著一個共同的敵人。」

「就我這個空間管理人而言,因為我們的原則是不干預一切世俗之事,包括天堂島的配方盜竊案,所以德蘭多爾此次的計劃,我們也無權干涉。但由於靈盔已經對德蘭多爾多次強暴的精神入侵產生了極其強烈的牴觸和反抗,考慮到萬一被他成功奪得靈劍後可能會引起的極為惡劣的後果,我就不得不出來阻撓他的計劃,於是在七十年前我便開始未雨綢繆,通過夢示術訓練剛才那三個人成為了我在俗世的替身。可惜光憑我一個人,無法阻止這麼強大的傢伙,所以我很希望你們二位一起來協助我打敗我們共同的敵人。」

在聽完如此一番天方夜譚般的故事之後,還沒完全消化的羅特和菲麗斯面對著金色巨人突兀的請求,前者大皺著眉頭沉吟不語,後者則小心翼翼地求證道:「請問……如果德蘭多爾被殺的話,我師弟的身體……還有希望能奪回去麼?」

「當然有希望,雖然不太大。」金色巨人肯定地點頭道:「而且我已經把妳師弟從詩劍島上帶來了,雖然很想將羅特先生的師父一同請來,畢竟他也有著極強的精神抵禦力,可惜他突然有事去了遠方,不然我們的勝算會大大提高的。」

「請問這些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沉吟了半天的羅特終於開口問道:「我師弟的身世連我師父都不清楚,你又是從何處聽來的?」

「作為詩劍島的空間管理人,我們會記錄一些對世界有影響力的武者們的靈魂記憶留作參考。德蘭多爾這樣的人,我們自然不會放過,雖然其間曾經也誤認為他已經死了,不過在他開始重新執掌神諭教後我們便又恢復了對他的監控。這也是他為什麼後來會避開詩劍島一直主攻天堂島的原因,因為他知道我們已經對他產生了強烈的防範意識。而伊秦則是靈盔的面具持有者,因為她的精神波長與靈盔的靈力波動高度一致,並在夢境中尋找到了失蹤七千年的靈盔的面具,敕摩教便是她依據靈盔在她夢中展現的武學和教義開創的,所以你師弟的身世,自然也瞞不過我了。」

見羅特還想再問,菲麗斯打住他道:「好了,別多問了,再說下去,你師弟可就沒命了!」

「放心,對那小子,我有著絕對的信心。」羅特瞇眼看著遠處激戰中的海面,「那條龍的速度遠不如他,攻擊方式也很單一,他隨便都能支撐個幾個小時,興許我們聊著聊著,他就拎著龍頭回來了。」

「可是教宗也過去了啊!」

「什麼?!妳怎麼不早說!」羅特大驚失色,拔腿就想過去救援。

金色巨人伸手攔道:「放心,德蘭多爾暫時還不會對冷羽出手。但如果我們不安排好戰術就衝過去的話,卻絕對是死定了。」

他說著,指向二人身後道:「你們回頭看看,就知道我所言非虛了。」

羅特和菲麗斯依言回過頭去,這才發現身後不知何時只剩下了一片靜默的死寂,除了海風吹過遠處樹林發出的細微嘩嘩聲外,連一點生物的氣息都已不復存在。而目力所及的範圍內,只能隱約看到遠處某個臨時駐營地裡依舊亮著的車燈和幾個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人影……

「那裡發生了什麼?!」菲麗斯困惑地看著眼前詭異的景象,內心不知為何突然湧起一陣強烈的不安感。

羅特則若有所悟地皺眉道:「這些躲出城外的人應該都是具有一定精神力的修行者,不過看起來此刻他們的精神力應該已經被教宗給奪走了。」

「不錯,這正是對我們最為不利的一點。德蘭多爾之所以會選擇這裡作為他的據點,就是因為這裡有著無數的修行者,對他來說,等於是有了一個龐大到近乎取之不竭的精神力來源。而且最讓人感到頭痛的是,一旦接近他的精神領域,任何需要精神力控制的招數在他面前統統無效,甚至會被他利用來攻擊你自己,比如羅特先生的飛羽流星盾。」金色巨人淡淡地掃了羅特一眼,將目光停留在菲麗斯臉上,「不過幸運的是,菲麗斯小姐的冰蓮鶴舞可以說是現今所有魔法派系中最為純粹的靈脈心法。上古流傳至今的五大系四十五個天元符印中,也只有鶴舞心法能將冰系所有九個蒼冰符完全凝練入靈脈之中。果然不愧是專門克制精神系的靈脈心法,若不是有妳在,等一下恐怕就要棘手得多了。」


所謂的五大系四十五個天元符印,正是冰火風土電五系,每系均有專屬的九個靈符,這九大靈符每一個符號都掌管著該系元素的某一種變化形式,而按照一定的排列組合規則,就能衍生出各式各樣的魔法招數。但凡修習魔法之人,若要掌握某一魔法招數,就必須先將該魔法所需要的靈符凝練在自己的靈脈之中才能使用。

然而自古以來,大多數魔法高手也僅能凝練至多六個靈符,能完全掌控某單系全部九個靈符的人可謂是寥寥無幾。這倒並不是那些人全都天賦不足,只是太過貪心而已,總想掌握盡量多系別的魔法招數,而不同系別的靈符之間卻又互不相容,這就讓他們縱使有能凝練單系九個靈符的高階靈脈,卻僅能容下總共不到六個靈符了。

而為了補足單系中缺失的靈符,某些天縱之才便另闢蹊徑,創出了用精神力擬化靈符的特殊心法。只要能凝練某一系的一個靈符,就能用此心法將這個靈符擬化成同系別的其他所有靈符,這樣一來,即使靈脈中僅能容納某系中的一或兩個靈符,卻可以用出該系魔法的所有變化,雖然與最正統的靈符魔法在靈動性和適應性上有著如同黑白照片與彩色照片間的巨大差異,但起碼在威力上會毫不遜色。

然而萬物都有其兩面性,這種心法既然能帶來巨大的便利,自然也會有著極大的弊端。

首先,便體現在魔力的耗損上。擬化出的靈符因為是用精神力和單一靈符共同凝合變化而成,所以激發該靈符所需要耗損的魔力便成倍增加。而一個魔法招數所需要的靈咒中擬化靈符的數量越多,這一招術的額外魔力耗損就會愈發巨大。有些極為複雜的靈咒甚至能是原耗損量的三到五倍之巨,這就讓魔法師們的持久作戰能力大打折扣。

其次,便是招數的精密度大幅降低。各靈符之間本來都有著涇渭分明的變化象限,然而擬化出的靈符由於是由單一靈符演變而來,導致這些象限之間的臨界處變得模糊不清,甚至互相重合。這就好像原本水在零度就會凝結成冰,然而現在由於水中摻雜了別的某種物質,使它在零下十度和零上十度這個範圍內處於一個半凝固的混合態。如此模糊不清的變化象限讓魔法師們不得不放棄一些需要極高控制技巧的精妙招數,轉而更多地開始使用覆蓋範圍廣而威力巨大的笨拙魔法,冰藍襲擊那種從天上往下砸冰山的招數便是其中的典範……如此一來,魔法師們那原本就嚴重不足的持續力如今更是雪上加霜。

可儘管有著這麼明顯的弊端,但精通多系魔法所能帶來的巨大好處卻讓絕大多數魔法高手義無反顧,趨之若鶩。尤其是冰系魔法的卓越防禦力、電系魔法的恐怖殺傷力、火系魔法的驚人破壞力,讓從古至今無數魔法宗師舉手投足間便能將成片的敵人殺得哭爹叫娘、血肉橫飛,輕鬆躋身武林頂尖高手之列。而所有傳說故事中能毀天滅地屠神殺佛的絕頂高手們也幾乎清一色的全是些冰火電風土五系全精的超級魔法天才。那麼耗能的高低與否,在一大群幾下便能解決乾淨的敵人面前,就根本沒有考慮的必要了。

所以至今還能秉持原則精修一系的魔法派別,可以說是已經近乎絕跡,而冰蓮鶴舞卻正是其中碩果僅存的一支奇葩。那靠著十六朵冰蓮的精密制導一箭射瞎近千米高空中數十頭巨龍雙眼的驚天招數,更是獨此一家,別無分號了。而且由於鶴舞心法中九大蒼冰符無一是靠擬化而成,完全憑著紮實的功力一點一滴慢慢凝練入靈脈,所以靈脈之中清澈異常,不會受到任何精神力的干擾,同時由於鶴舞心法對精神力獨到的克制能力,也讓冰蓮鶴舞成為了幾乎所有精神系高手的噩夢。

尤其在德蘭多爾這種能奪取別人精神力的怪物面前,如果用擬化靈符施展出的招數去攻擊,其結果不是擬化靈符無效化而毫無效果,就是受到嚴重干擾而根本無法命中,只有最正統的靈符魔法才能完全不受影響。幸虧近萬年來也就出了這麼一個怪物級的人物,而且僅橫行了不到二十年便突然銷聲匿跡絕響江湖,否則輝煌了近萬年的擬化靈符心法與其如潮的追隨者們該情何以堪……


菲麗斯本來還對這金色巨人的身份頗為懷疑,畢竟所謂的詩劍島她從未聽說過,而什麼空間管理員之類的事情更是聞所未聞,但聽他這麼一說,卻立時信了九成,不由得恭敬道:「還未請教大師的姓名,不知該如何稱呼?」

「叫我薛婷就行了。」

羅特和菲麗斯面面相覷,實在不好開口詢問如此一個充滿雄性氣息的傢伙怎麼會取一個這麼女性化的名字。

薛婷彷彿猜到了他們的心思,解釋道:「其實我在詩劍島內是以女子的形態存在的,但因為找到的替身都是男性,所以只能是這個樣子了。」

「哦……」羅特這才恍然,菲麗斯倒是依然不明所以。

就在這時,海面上極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沉悶短促的巨響,震得人心中微微一顫。

三人扭頭看去,卻見一顆已被齊頸砍下的龍頭正自巨浪中高高拋起,在空中翻滾著劃出一道弧線後又重重落入海中,同時一道細小的銀光穿過重重巨浪朝海灘急射而至,「呲」的一聲轉眼沒入腳下沙石中。

羅特上前將那物事從沙石中抽出,卻是一截長七寸許,滿是豁口的劍頭。

「看來羽已經陷入了苦戰呢!」羅特扭頭看向薛婷,直接忽略了他的名字道:「大師,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我們還要等一個人,一個對我們的戰術至關重要的人。在這之前,我們也只能靜觀其變了。」薛婷淡淡地說著。

只見他右手金光一閃,凝出一個金色的小球,抬手輕輕一送,那小球便憑空緩緩飄至三人中間,如充氣的氣球般瞬間變大到足球般大小,隨著金光倏然散去,一個空間影像頓時呈現在三人眼前。

卻見影像中海浪滔天,一道黑色的人影卻在巨浪中穩穩虛懸海面之上,所有的浪頭湧到他身旁時都彷彿被一隻巨手柔和地推了開去。而那黑色人影的不遠處,一個手持斷劍的少年不住在巨浪中騰挪躲閃,彷彿正在竭力躲避著什麼東西。

羅特看到這只有在天堂島才見過的空間影像時,心中僅存的一些疑慮也頓時煙消雲散,眼看著冷羽處境危困,不由得著急地叫道:「鏡頭能再拉近一點麼?!」

薛婷伸手虛點向影像中那黑色人影,原本極遠的身形頓時被拉近放大。卻見他身前不遠處漂浮著一根黑色的短棍,三道淡淡的藍光如劇院的聚光燈般自短棍射向海面,而三隻通體透明的半裸人魚正浮在被藍光所籠罩的海面之上,各自舉著一張晶瑩的短弓不住射出細小的箭矢。

隨著鏡頭的繼續拉進,卻見那三隻人魚均只有人膝蓋般高矮,嬌小秀美晶瑩剔透,手中的短弓更是僅巴掌般大小,每射完一箭,她們又用極快的速度搭上一支細小的銀矢,接著便再次張弓射出,頻率竟是快得驚人,短短十數秒便射了不下百箭。

若不是觀看的三人都是頂尖高手,恐怕都看不清她們雙手的動作。而那射出的箭矢速度也令人駭異,竟然完全看不見射出去的軌跡,彷彿在開弓的瞬間箭矢便已憑空消失。

菲麗斯和羅特看得驚愕無語,薛婷卻在一旁細細的解釋道:「這只是德蘭多爾在測試冷羽的速度和反應極限。這一招其實是他出道後的成名絕技,而這三隻人魚姐妹則脫胎於當時一部著名的神話題材的舞台劇,是三個分別執掌冰火電三元素的女神。雖然這一招充滿了德蘭多爾個人的惡趣味,但威力卻是極為恐怖,三個女神分別不斷射出分別蘊含冰火電三系真氣的箭矢,其中任意兩支箭在空中相撞都會合成一支帶有混合真氣的箭矢,而應接不暇的對手根本無暇判斷箭上的真氣種類,一旦一支沒躲開,而那箭上又是冰火混合真氣的話,立刻便會因為體內經脈紊亂而陷入無盡的夢魘中,接下來等待他的基本就是萬箭穿心的必死下場。」

羅特聽得訝然道:「這不是跟天堂島上那三個殺人如麻的變態神箭手兄弟如出一轍的攻擊招數麼?」

「嗯,這正是他從天堂島上學來的。」

「之前那條冰龍,似乎也是模仿天堂島上的那條大蛇……」

「的確,雖然威力和大小都差了很多,但基本攻擊模式都是一樣的。」

「天哪……」羅特嘖嘖歎息道:「我還是頭一次看到能將天堂島的各種招數具現化的傢伙,不過還好他是從天堂島上模仿來的,要換了別的地方,我師弟恐怕一時還適應不過來。不過羽他面對這麼密集的遠程攻擊,為什麼不用飛羽流星呢?躲得傻了麼?」

「因為他正處在德蘭多爾的精神領域內,飛羽流星一旦離體,就會失去控制。」薛婷歎了口氣,「所以這一招相比天堂島的原型來說,雖然威力小了不少,但在這種個人的精神領域內卻更加具有殺傷力,好在你們神戀派的寒星真氣也是一項獨步武林的絕學,不然你師弟此刻早就被射成篩子了……哦,終於來了。」

「什麼來了?」菲麗斯好奇地問了句。

羅特卻立刻回頭道:「就是那個你說的最關鍵的人?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一個你們算是都認識的人……」薛婷伸手在空中虛抓了一下,一個人影立刻出現在他身前,「為了躲開德蘭多爾的追捕,我不得不讓他一直處於無序傳送的狀態。剛才已經呼叫了他很多次,可由於德蘭多爾的精神力干擾,所以他直到現在才勉強鎖定了坐標。」

「阿呆?!」羅特驚愕地看著那穿著花襯衫、白短褲和拖鞋,還戴著副墨鏡的短髮男子,伸手便從他臉上摘下那副分外眼熟的墨鏡道:「這這這……這不是我上次丟了的那副麼?」

「這位是……」菲麗斯茫然地看著這一身皮膚被曬得黝黑的陌生男子,「我認識?」

「這位就是妳師弟啊,老姐。」羅特在阿呆身上來回搜著身,差點連褲襠都沒放過,「你這混蛋快點把我丟的錢包也還回來!那裡面可有老子辛辛苦苦才拿到的大客戶的訂單合同啊!!」

「我……我師弟?」菲麗斯一臉的難以置信,上下打量著阿呆。

「他就是暫留著妳師弟靈魂烙印的人,是我特地將他從詩劍島上帶來的。如果不是靠他的精神力引誘開德蘭多爾,我那三個替身也無法順利偷到他的神器。」

菲麗斯將信將疑地走上前去拉起阿呆的手,看著他衣服上幾個不太明顯的補丁,心中不禁沒來由地一酸,抬頭看向他的雙眼,柔聲道:「師弟,你還記得我麼?我是菲麗斯,你師姐啊!」

薛婷拉開她的手,搖頭道:「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煩,他已經被我暫時掌控了神智,所以不會對你們做出任何回應的。你們也不要過度刺激他,不然他瘋病又犯了的話,可就不好收拾了。」

菲麗斯心如刀絞般失望地退開一步,泫然欲泣地轉開了視線,顯然是在極力壓抑自己即將失控的情緒。

薛婷安慰她道:「如果這次事件能夠順利解決的話,妳師弟還是有希望能夠重新奪回身體的。到時候靈魂烙印一旦重複完整,他就會想起妳來的。」

菲麗斯淒然苦笑道:「是麼……雖然我不太清楚靈魂烙印到底是什麼,但……我還是想相信你。」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6.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