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試閱」

絕匠
Must Carpenter
作 者
鳳雛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9.10.15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18741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92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1 / 68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絕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9.10.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引子

丹藥可讓命在旦夕之人起死回生,卻無法屏蔽修真界層出不窮的危險,從根本上改變人的實力。

修煉可讓人變強,但絕大部分修真者一旦達到某個瓶頸,如何勤修都不會再有提升。即使天賦過人,往往沒有十年百載,實力也不難得到本質上的提高。

而一件牛叉的靈器,絕對能抵上潛心苦修幾百上千年。由此觀之,煉器師是個前途可鑒的職業!

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實力再強,只是一個人的事,但煉器師一個不高興,卻可以一拉嗓子喊來好幾十個有求于他的修真高手。修真大派掌門不惜送金嫁女招攬,對煉器師來說毫不稀奇。

……

第一章 逐出師門

婉轉的古旋律猶若仙女在雲間翩翩起舞,無形的驅散著裊裊炊煙。就連平日里「嘰嘰喳喳」的群鳥,也閉嘴沉浸在這洞徹心扉的樂音中。

如此不染塵俗弦音,若是被都市里那些所謂的專家聽去,激動之下說不定會一口氣跑上這海拔兩千多米的華山頂峰,把「金曲獎」之類的獎杯雙手奉送給演奏者。

「哎,怎麼又是這調調?又老又難聽,和彈棉花有什麼區別?如果彈琴的是個傾國傾城的美女倒還可以勉強接受,可惜啊,是個臉比麻花還皺的糟老頭。」

說話的的青年是個頭上寸草不生的大光頭,無力的拿著一把其貌不揚的鐵錘,有一下沒一下的錘打著一柄搭在爐台上的大劍。即使是挂著一張地地道道的男人皮囊,他那副活像有人染指了他老婆似的表情,還是讓人不由想起被打進冷宮的深閨怨婦。

是誰說修真者就一定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是誰說煉器師就一定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棺材見了自動開蓋、貞潔烈女見了倒帖投懷的鑽石王老五?

是哪個混蛋謬言那些打鐵煉器的家伙,一個個是如何如何的地位崇高,如何如何的受萬人膜拜,如何如何的紅顏多如牛毛!

如果再給光頭青年一個機會,他勢必會強忍住那種吸毒一般的誘惑,這輩子再也不看網絡上萬惡的YY小說了!再也不相信那些YY小說作者成堆的謬論!

光頭一直不明白大把大把修真高手,為什麼會對山峰上那個罪該萬死的老頭兒恭恭敬敬、唯唯諾諾。

這就好比他不明白八年前自己這個深受YY小說荼毒的小屁孩,好端端的隨家人在華山旅游,為什麼要頭腦發熱,興衝衝跑進那家專為游客提供紀念品的破爛鐵匠鋪問東問西。

他更不明白,當時那個不修邊幅的老頭乍一看到自己,為什麼眼里會異光連閃,竟醜顏大悅要他拜師!

他唯一明白的是,當初某個十二歲的蠢小孩,跪地喊了聲「師父」後,就被那個該千刀萬剮的老頭兒,帶到這個就連金丹期修真者都進得來出不去的華山密境,從此與家人朋友隔絕。

歲月如斯,人家廣大農民工節假日還能攜金返鄉呢,而他卻一跪不可收拾,只能斂著身未死而心已亡的態度,為那強勢的老家伙當了八年的免費按摩師兼免費廚師兼免費打鐵匠!

畫面中,只見光頭青年渾身懶散的骨頭架子猶若患了骨質疏松的暮年老頭,鐵錘往往在大劍上砸個二三十下,萎靡的雙眼中才會短暫透出一絲精神,這時,繼續半死不活的一錘之後,黑忽忽的大劍,方能久逢甘露的得到一點平淡無奇的紫色火焰滋潤。

只不轉瞬間,他雙目又一次凝神,當眾人都以為他要釋放出更多的紫色火焰滋潤那把大劍時,原本還要燃上片刻的紫火,卻莫名其妙的熄滅了。

煉器師煉器,沒有哪一個不是從頭到尾表情專注嚴肅,持續放出火焰滋潤他們的作品,兢兢業業態度令人折服。他同樣是在煉器沒錯,但煉器煉到他這種要死不活的程度,倒也真算稱上是一種「境界」。

修真界火焰色彩層出不窮,紫色火焰倒極其罕見。可這並不妨礙光頭青年仇視身上這種注定被人鄙夷的紫色火焰。五年前,正是這劣質的紫色火焰,斷絕了他對成為一名受人尊敬的煉器好手的最後一絲期盼!

當時,修真界霍霍有名的大派逆劍山莊,有個在十年一度的新人比試中奪得桂冠的美貌女弟子,聞聽天下第一煉器宗師邪匠收了個傳他衣缽的少年,就借師祖到這華山密境求器的機會,貼身跟來,主動和光頭青年套近乎、拉關系,試圖綁上一票潛力股。

是人都會覺得,邪匠收的弟子,必然非龍即鳳!

光頭根本沒意識到煉器高手在修真界的影響力,又心知自己修為低微。對該女的接近,自然而然的當成了他「魅力所在」。

色狼迷戀美色的本能所趨,認定自己一輩子都只能困在這鳥不拉屎的鬼地方的光頭,對該女主動也是相當「配合」,試圖背著家鄉那個青梅竹馬卻再也見不到面的小妮子搞場外遇。女弟子陪師祖駐留在華山密境這幾日,兩人的親密度呈函數性質的增長。

然而兩人「感情」的破滅,卻發生在女弟子提出讓他表演煉器的那一刻。

被邪匠「綁」來華山密境的幾年來,煉器,可以說是光頭唯一拿得出手的東西。

在兩雙美目的深切期盼下,光頭哪會猶豫,當即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精神,煉器過程中耍上無數花俏,絞盡腦汁弄出一系列自認為惟美無比的畫面,自以為一番酷酷的表演後,這只嫩嫩的小羊羔從此必然對自己死心塌地、非君不嫁。

可就在一把靈器閃亮誕生之時,光頭卻愕然發現,身後默默看著他煉器的女弟子早已經不見蹤影。而這「含情脈脈」的女子接下來在華山停留的兩日,別說像以前那樣主動倒貼,連搭理他的時候都極少,看樣子對他很是厭惡。

女弟子離開華山時,光頭傻忽忽的問了一句,以後還會不會來華山找他。礙于邪匠和欲圖巴結邪匠的師祖在場,女子不能太傷邪匠愛徒面子,只得拋下一句,「如今正是修行的黃金之齡,五年後我們再敘不遲。」

哼,五年約定?

五年時間,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了。

女子的話摹擬兩可,再敘?再敘是隨便敘敘幾句,是友情還是其它,完全是她一個人說了算。

光頭當時口上愣愣答應,心里卻已涼了大半。只能默默承受了這個有些突兀的事實。

從此以後,他在煉器時再沒有半點幹勁,思來想去對此擬不出半點頭緒,唯一值得追究的,就是那讓他痛心疾首的紫色火焰!

憑什麼別人的「先天火屬性」,就可以瞬發出「赤煉火」、「橙月火」這種越級殺人的極品。自己同樣是「先天火屬性」,體內卻是這種比打火機按出的火焰中看不到哪里去的劣質紫火?就好像隨便用個道法都能模仿得出來!

先天擁有赤煉火的人百年難遇,但它可以越級殺人,在體內的產生速度是普通火焰的二分之一,這點光頭沒有意見。

邪匠身上比赤煉火還要牛叉的三昧真火,在體內的產生速度是普通火焰的四分之一,這我沒有意見。

可自己身上這種看起來連普通火焰都不如的劣質紫火,憑哪點產生速度連三昧真火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這不被那個女弟子誤會才怪呢!

的確,當日那位女弟子讓光頭煉器,乍看見他釋放出紫色火焰,還驚艷的以為是修真界千年難遇的三昧真火,這種火焰不但可以瞬間融金化鐵,而且在煉器過程中,更是能確保材料靈性不失,無論是用來打斗還是其它,都是叫人眼紅的好東西。光頭青年的師父邪匠,很大程度也是憑借三昧真火,在修真界擁有了德隆望尊的地位!

可是,當女弟子看到光頭需要錘打二三十下,十幾秒鐘才放出一丁點火焰的樣子,卻馬上失望了,取而代之的是覺得這個男人實在太愚蠢、太諷刺。

即使是三昧真火煉器,過程中都需要不斷用火焰包裹。女弟子不會天真的認為,光頭的實力已經青出于藍勝于藍,十幾秒鐘才放出一丁點火焰就可以煉成靈器。修真界里不具備先天火屬性,花費大把時間念動道法釋放出火焰的人彼彼皆是,幾乎下意識的,她就把光頭歸結成了那種人。

而且三昧真火這種絕世之物,雖也是紫色,但卻絢爛奪目,釋放時更是只需眨眼瞬間,就會讓修真者的靈識產聲一種仰視的至上感覺。而道法釋放出的火焰,往往高級不到哪里去。看光頭用在劍上那種平庸得不能再平庸的火焰,更加確定了女弟子的判斷。

這也罷了,最關鍵的是,你資質差也就差些吧,偏偏在煉器過程中,還要裝模作樣的擺出一副高人的派頭,眉飛色舞,口上抑揚頓挫,如果這放在邪匠身上,別人自然覺得是「高手風範」,至于光頭這番舉動,在當時女弟子眼里,簡直就是一個俗世里耍猴戲的!

「以為刻意弄出個修真界極為少見的紫色火焰,就會讓人誤當是三昧真火嗎?邪匠前輩何等英明,怎麼會收一個連先天火屬性都不具備的弟子?」這是女弟子當時的內心寫照。

其實她倒是誤會光頭了。靠,我的火焰是平庸沒錯,但絕對是地地道道先天火。這種比三昧真火產生速度還慢十倍的狀況,我煉器時能不節約,能不十幾秒才放出一點嗎!?

不過話說回來,在這個煉器師快趕上恐龍數量的年頭,邪匠這種人物會收光頭這種人庸才當徒弟,無疑讓人匪夷所思。

邪匠自己,即便只用地上的沙石,也能煉出越級殺人的兵刃。

可邪匠是邪匠,邪匠的徒弟是邪匠的徒弟。

就算是傲立在修真界頂峰的大乘期的高手,少了三昧真火的支撐,縱然用上天材地寶,也頂多煉制出不入流的六、七品靈器,根本入不了煉器宗師的法眼,更別說一只腳剛踏入修真界門檻的光頭。

「什麼除魔如切肉,美人情似酒。什麼斬敵一瞬間,匠神車侯軒。都是意淫,都是YY!我錘,我錘爛你這極品玄鐵!」光頭臉上充滿了對世界的不滿。

「誆當!」

大概是他用力過猛的緣故,「悉心照料」的大劍在他一錘之下被打飛了起來,接著又是幾聲鐵器相撞的聲音,那把大劍已經乖乖的躺在了地上一堆靈器成品之中。

光頭把眼睛瞄向地上,卻沒有把大劍拿起來繼續煉制的打算,輕嘆了口氣道:「哎,算了算了,這把就不煉了,三把四品靈器,十一把五品靈器,今天早上這些東西已經足夠給老家伙交差了。」

光頭自己或許不覺得這句話是多麼逆天,但他的話若是被某個修真高手聽去,就算一堆靈器明擺在那里,也絕對不會相信是真的。不說別的,就是邪匠自己,整整一個早晨,恐怕也只能煉出那麼一兩把四品靈器而已!

「你說什麼!叫我煉陽性靈器?快點滾!馬上就滾!有多遠滾多遠!你不要以為你是XXX,就可以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山峰上突然傳來邪匠的怒斥,邪匠的不煉陽性靈器的怪癖和他的脾氣,都比煉器水平都要出名百倍。動起怒來,怎一個“狠”字了得!

就比如說兩年前有個在修真界靠招搖撞騙混出點名堂的「煉器門」門主,公然上山挑釁邪匠天下第一煉器宗師的名頭,謊稱煉出三品靈器的速度比邪匠快百倍,就連仙器都能煉制出來,修真界有了他,什麼西方妖孽,什麼靈獸鬼怪,都是小孩子過家家的小兒科。

當邪匠發現那個連先天火屬性都不具備的猥瑣男,二十分鐘煉制出的那把三品靈器是從身上偷偷翻出來的以後,二話不說就一把三昧真火把他全身毛發燒得精光,不但成了和自己一樣的光頭,就連發根都被毀完。即使那人怒力求饒讓邪匠沒有對他做截支手術,卻喪失了男人最自豪的「第五肢」。

敢情這是哪個不知好歹的家伙?找他煉制陽性靈器?這不是明擺著找氣受嗎?如果邪匠肯煉陽器,那他名字里也不配有個邪字了。

說到陽性武器,事實上比陰性靈器更正統,修真界那些自詡正道的家伙,練的都是陽性功法,用陽性靈器發揮出的效果自然要好得多。當然,因為邪匠的原因,現在那些所謂的正道,尤其是一些正道高層,大多都改用陰器了。

光頭眼里的邪匠。別說煉陽器,光是看到陽器,不被邪匠火冒三丈當場連人帶器一起毀掉都是那人祖上燒高香。

光頭曾私下懷疑,這該不會是年輕時候陽痿被女人甩了,所以見不得帶陽性的東西吧?

乖乖隆叮冬。以往那些修真高手不遠萬里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卑躬屈膝、端菜送水,也不知道要受多少氣才能讓邪匠依他們心意。今天也不知道是哪個五官沒長齊,腦細胞嚴重受損的家伙,鐵了心跑到這里來找罵。

等了半天,光頭卻沒聽到邪匠對來者大打出手的聲音,不禁好奇的放下手中家伙爬上半山腰。通過多年研究出的角度,很容易的鎖定了對面山峰上的兩個人影。

這一看,光頭眼睛立馬直了。那個剛才被自己大罵一通的人,五官不但不是沒有長奇,而且還長得出奇的標准!

八年沒見什麼女人,就算看到一頭母豬光頭都會覺得它眉清目秀,還不要說眼前那個白衣飄飄的少女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素束,齒如含貝,直鼻紅唇,細長的睫毛,精致如畫的臉龐……乖乖隆叮咚!要是能摸摸這女子的小手,我梁易就死而無遺了!

光頭承認他的追求比那位叫陳希冠的前輩低太多。

此時,只見那少女無論從臉蛋到身材到氣質都堪稱完美的絕色風華中,溢出一抹深深的愁意。她貌似很不善于求人,受到邪匠迎頭一喝,她只能愣愣站在原地,誘人的紅唇一張一合,半天吐不出一個字,卻忍氣吞聲,不肯放棄離開。

倒是邪匠「孜孜不倦」的罵個不停,像是對方欠了自己百八十萬似的,惹得光頭心里不斷冒出憐香惜玉之意。老家伙,不就是煉件陽器嗎?又不是要你的命!

不過,那一句句和邪匠長相一樣不修邊幅的叫罵,也讓梁易明白了事情原委。

怪不得邪匠不敢對人家動手,原來這看似仙子般的少女,竟是當今正道第一大派憂雲門的掌門緣淺雪。以她的修為才貌,就算在勢同水火的邪道,也是仰慕者一大把接一把,獻殷勤的一籮筐接一籮筐,來這里受氣,全都只為「情義」二字。

邪匠雖然拖著光頭「隱居」,但修真界的事情卻很少能逃過他耳朵的。

似乎就在這幾年,邪道的人弄出了個叫什麼「彌天陣」的破玩意,千日時間內,正道已經有數百修真者和七名一等一的高手被它變換無常的詭異章法鎖進陣中。其中便包括緣淺雪的師尊,上千年來一直充當她父親角色,早已退居憂雲門長老位置的常自在,以及和她出生入死的姐妹,正道另一個大派蓮心庵的掌門不悔師太。

彌天陣雖然花了數十年時間才布置成功,但卻牢不可催。最關鍵的是,它精妙的陣法,使得破陣的修真者真元力無法疊加,也就是一個人破陣和一群人破陣沒有任何區別。

而陣內邪氣彌漫,據說就算你功力接近仙人,都會禁受不住折騰,一日一日受邪氣肆掠而死。

一晃眼一年過去了,緣淺雪知道,比自己實力還要弱上不少的師尊和不悔,在彌天陣中生命早已是過一日算一日的事。

可是彌天陣屬性為全陰,盡管緣淺雪功力通玄,正道中無人能左右,但就算是她,加上修真界最強的靈器離天劍,離破陣也要差那麼一點。因為離天劍正是邪匠有生以來最自豪的一件作品,屬性同樣為陰,對彌天陣就少了最關鍵的相克最用。

所以,要破彌天陣,唯一的辦法,就是擁有一把至少同階的陽器,但且不說這靈器有沒有人能煉制,就算有,要煉制這種等級的靈器,所需要的材料……哎,近乎意淫,近乎YY!

自從恍恍惚惚的把煉器心得法門一股腦傳給梁易,匠神就樂得清閒,整日吟詩作畫、彈琴修煉、修身養心。大概是因為不用煩瑣的煉器,老家伙心情大悅,連脾氣也改掉不少,前來求器者雖然遭他百般刁難,但也往往歸有所得。

用邪匠自己的話說是:徒兒徒兒,顧名思義就是徒勞為我邪匠賺下慷慨名聲的黃毛小兒,不用自己動手,還能賺下人情一大把,何樂而不為呢?

而光頭心里卻時常自戀的嘀咕:肯定是這老頭子自知我青出藍勝于藍,害怕煉器丟臉,所以找到這個爛借口。

整整三天兩夜,緣淺雪一步不移的站在山峰上,風風雨雨不皺一下眉頭。她不像其他來求靈器的人一樣,對邪匠點頭哈腰、死皮賴臉,也不會急火攻心,與邪匠爭鋒相對。開始邪匠還時不時的言語相譏,到了後來,大概是肚子里的墨水都用完了,找不出新的調調,也姑且任緣淺雪站在那里。

這使光頭第二千八百四十八次感嘆自己拜師不慎,這老家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如果材料符合,她的要求對你來說也不過是舉受之勞的事情……

一日一日,梁易對這個女子的憐惜之意不斷增加著,緣淺雪的美貌自然是其中因素,但更多的,卻是受她不卑不亢的態度和至情至性的性格感染。像以往那些只為增強自身實力而對邪匠唯唯諾諾稱孫子的家伙,梁易是不大瞧得起的。

梁易曾暗中YY,如果這美女是個男人,那她一定是生得一副錚錚鐵骨,刀削般的面輪,坐擁天下的眉宇……

這是緣淺雪站在山峰的第三個深夜。

點點繁星下,一個大光頭壁虎一般緊緊貼在緣淺雪所在那坐山峰的山腰位置,看起來有些滑稽。

「哪里不選非要選個那麼考技術含量的山峰,想幫幫你都難。」大光頭小聲嘀咕著。

「誰?」山峰上傳來緣淺雪淡薄中帶點驚意的聲音。

「啊,仙子,妳能聽到我說話?快來拉我上去。」

光頭本來想的是讓緣淺雪飛下來把自己帶上去,可是,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忽然身子一輕,下一刻,已經在一陣急速中飄身到了緣淺雪面前。

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看到這個絕色掌門的面容,幾日的風雨讓那張絕美的臉顯得有些憔悴,卻絲毫不影響梁易欣賞美好事物的興致。

「你是那個…邪匠前輩的徒弟?」緣淺雪看著眼前這個盯著她的臉一動不動的少年。

「嗯,我正是他的徒弟梁易。那老家伙這些年雖然不像以前那麼吝嗇,不過你要他煉陽器,就算在這里站到你師尊和姐妹死了,他估計也不會答應的。」

緣淺雪嘆了口氣,低低說道:「我知道。可是,師尊是我在這世間為一的依靠,為了他和不悔,哪怕只有一線希望,我也不能放棄的,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灰飛湮滅。普天之下除了邪匠,我找不出第二個能煉制出二品靈器的人。咦,你叫邪匠前輩…老家伙。」緣淺雪的思想似乎還有些保守,比較講究尊師重道一類的傳統。

梁易看了一眼山峰下的茅屋:「不說這些了,那老家伙指不定什麼時候會醒過來,你快把煉器的材料給我吧。」只要材料合適,對梁易來說,煉一把相應的靈器,比用下等材料越級煉制那些低級靈器還要容易。

「你是說,你來幫我煉器?」

緣淺雪懷疑的看著他道:「小兄弟,可否冒昧問一下你的年齡。」在修真界,年齡是很難從表面看出來的。

梁易當然明白她問自己年齡的原因,卻毫不掩飾道:「我的年齡和妳看到的差不多,今年不滿二十一歲。」

需知,即便是邪匠,也是四五百歲的時候,才在修真界揚名,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孩,即使他是邪匠的徒弟,又能有多高的煉器水平?更何況這煉制的,還是絕世的二品靈器!

緣淺雪臉上布滿很明顯的猶豫。

梁易看了她一眼,自信滿滿的笑道:「妳是怕我毀掉你的材料吧?放心放心,我怎麼會讓一位這麼美貌的仙子失望呢?」

凝視著梁易一臉輕松的表情,靜滯了好半晌,緣淺雪終于緩緩開口:「可是,陽器是你師父的大忌,你就不怕……」

梁易豁達的笑道:「為了這麼一位美麗的仙子,就算被那頭老頭小施懲戒又有什麼關系?反正早就不想幹了,大不了我拍屁股走人。」

緣淺雪勉強一笑。雖然梁易沒有說明,但這畢竟是唯一的希望,所謂病急亂投醫,心下又徘徊了好一陣子,終于,青蔥玉指上的儲物戒指一亮,地上出現了鋪在一塊白布上的煉器材料。但她還是忍不住輕啟唇舌:「小兄弟,煉制二品靈器不是有先天條件就行的,還要煉器技藝達到了一定水准。你當真……」緣淺雪大概也想得到,邪匠不會收個沒有天賦的人做徒弟。

緣淺雪話還沒說完,梁易已經拿起一個醜陋的大錘在那兒擺弄起來,看著他嫻熟樣子,緣淺雪心中的不安頓時少了幾分。

像梁易這種幾乎把煉器當成生活的人,看到眼前如此極品的材料,哪里還忍得住?

赤血純岩,遍尋赤道地底難得一見的岩塊,可以用來助長煉器者的火勢,煉化高級靈器,因為煉器師修為的關系,助火岩石必不可少,赤血純岩更是其中極品,就緣淺雪手里那一小塊,起碼是赤道內上千年的積累。

思君玉,傳說是某位天仙在夫君死的那一刻掉下的前三滴眼淚,後來從上界流落下來,乃是人間奇寒之物,可以用來為冰力不夠的煉器宗師作輔助。沒想到今天竟然有幸看到。

三彩天陽靈晶。天陽晶不但是煉器主材中的至上晶體,也是煉制陽器的不二首選。典籍記載是上古遺留,這年頭,單彩天陽晶找遍整個修真界都屈指可數,還不要說這種不但泛著金光,還夾雜著紅、綠光芒的三彩天陽靈晶,更何況有兩個巴掌大小的塊頭。

不過三件極品材料中,梁易卻只用上三彩天陽靈晶而已。

「赤血純岩和思君玉妳收起來吧。」

緣淺雪不可置信的聽著他的話,就算是邪匠要煉出二品靈器,沒有赤血純岩和思君玉之類的材料輔助也絕對不行,除非,眼前的少年有他師父十成的能力和不下與自己的修為。

這時,隨著一圈紫色的火焰燃起,三彩天陽靈晶在火焰的包裹下,慢慢發生變形,由短變長,由厚變薄。

「『九玄歸真火』!」緣淺雪小嘴猛張得老大。看到這一幕,緣淺雪心里比梁易見她拿出的三件瑰寶還要驚訝得多。

「九玄歸真火?」梁易還是第一次聽到自己這火焰的名字,不禁自語道:「這劣等火焰,竟然還有個那麼拉風的名字。」

從擁有真氣,能夠釋放出這種火焰至今,這東西可以說是一無事處。唯一一次幫邪匠一位友治療,非常反常的排斥掉了那人體內反噬焚心的赤煉火,卻從此搗毀了人家體內制造赤煉火「火源」,將對方的先天火屬性毀于一旦。

沒想到這修真界越不濟的東西名字倒越中聽,和YY小說上面截然相反。

「什麼!小兄弟,你說九玄歸真火是劣……劣等火焰?」緣淺雪那副看到火星人一般的表情,讓梁易很是吃不消。

「是啊,如果這東西是什麼高級貨,看上去又怎麼會這樣稀松平常?」梁易理直氣壯的回答讓緣淺雪大感無語。

修真之人到達至高峰,便有可能領悟反樸歸真的境界,給人的感覺和凡人無異。

高級火焰通曉靈性,九玄歸真火之所以名字里有著「歸真」而字,自然和修真者的反樸歸真如出一轍!要說在修真者的認知中什麼東西比三昧真火更加珍貴,也許就只有六極天火與九玄歸真火而已。

六極天火雖然萬年難遇,修真界那麼多年歷史好歹也出現過數人,至于九玄歸真火,若不是緣淺雪熟讀修真界各大典籍,恐怕也不會短時間內辨認出來。

瞬發出赤煉火、三昧真火,可能讓金丹中期越級殺死金丹後期的修真者。九玄歸真火,卻有可能讓金丹中期的人越境界殺死元嬰期的高手!

這種火焰,不僅有更加霸道的融物能力,而且在三昧真火保証材料靈性不失的基礎上,甚至能很大程度的助長煉器成品的靈性!

緣淺雪當即就想為梁易悉心解釋一番,話未出口卻被阻止了下來。

「仙子,妳快在我周圍施加一道隔音屏障,煉器的聲音把老家伙吵醒還是不太好的。耽擱久了怕是老家伙發覺,我現在就開始煉器吧。」梁易和邪匠雖然一直不對眼,但從內心深處,還是不希望被他發現,受到他獸叫一般的漫罵。

一想到師尊和不悔的安危,緣淺雪哪里敢猶豫,白袖一揮將自己和梁易隔絕在了一層透明的罩子中。

有了屏障的包裹,梁易煉起器來更加隨心所欲,大錘打在靈晶上的力道大了不只一分,頓時,已經粗略有了一把長劍模形的靈晶上,燃起比剛才分量更足幾倍的九玄歸真火。

難道一次性放出如此大量的火焰下,梁易目光出奇專注,臉色老練淡然,大錘不斷的接觸到劍上的不同位置,而長劍上似乎每一寸地方的火焰都被他控制得無比均勻,緣淺雪心里少了幾分對焦慮,多了幾分對他煉器過程的欣賞。

只是她心中還有一分疑慮則是,梁易接下來會用什麼辦法來迅速冷卻這至上火焰呢。

煉器,真火固然重要,用來冷卻真火的東西也是必不可手,九玄歸真火乃是天物,即使以她大乘期中期的修為,要適時的用道法釋放出冰氣瞬間熄滅這火焰,達到煉器的最好效果,起碼也要拿出六七分的實力,而這個青年人,一眼就能看出,才觸靈前期而已啊!

「冷!」

陡然,梁易目聚神採,一層沁人心啤的藍色寒氣頓時覆蓋到劍上,緣淺雪最後一絲疑慮消失了。紅唇之上,只顫顫的出現了四個字:「九絕匿影氣!」

那張容顏上的震撼,恐怕是從她踏入修真至今的頭一遭。竟然是與九玄歸真火同等階的九絕匿影氣!

這種寒氣,也只有修為高達天刑期的人,才能捕捉到它藏匿起來的影象!通常梁易煉器時釋放出的九玄歸真火,隨著雙目再次凝神就莫名熄滅,自然也是因為這種寒氣隱匿的特性。

而九玄歸真火可以助長材料靈性,九絕匿影氣除了在旁輔助之外,又何嘗不能在九玄歸真火已經讓材料靈性上升的基礎上,讓其再一次增加?

但緣淺雪此時的震撼,卻遠不只這麼簡單。她驚異還有梁易身上那種在修真界被稱之為最逆天的屬性││冰火同源!

五行分金、木、水、火、土,先天具有一種五行屬性的人不算多,先天具有兩種屬性的人,則更少!而冰與火,這兩種屬性向來互斥,能讓其在體內彼此相融的情況少之又少!

融合冰火屬性,卻沒有足夠龐大的經脈讓兩種屬性同時暢通,後果往往是十分慘痛的。

但若是以上條件都具備,形成冰火同源,那這個人無論是釋放火焰還是寒氣,威力絕對是成倍的增加!況且,眼前青年所擁有的,還是那種至高無上的九玄歸真火和九絕歸真氣!

經脈龐大到能融得冰火同時流通,此人修煉時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可見一般!

雖然這個青年,如今修為尚淺,但如果……

梁易聽緣淺雪從口中叫出某某寒氣的名字,心里卻在嘀咕這憂雲掌門見識果然不一般。

這當然不是梁易也明白九絕匿影氣的不凡。如果說他對身上的劣質火焰是失望,那這某某寒氣則可以叫做絕望!

紫火平是平庸,好歹能看見。而這寒氣不僅在體內的產生速度慢,更是「稀薄」得連自己這個釋放的人都捕捉不到它的身影,哪像邪匠煉器時念動道法,寒氣一放出去就是一大把一大把。

如果不是感覺到這東西有那麼些冷卻紫火的效果,梁易可能連體內的這股能量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

而緣淺雪,似乎也是除邪匠以為,第二個在自己釋放這稀薄寒氣時捕捉到它影象的人。


約莫大半個時辰,隨著最後一道冰晶消失,一把薄如蟬翼、閃動的五色光芒的晶瑩利劍被梁易握在了手上。

梁易使勁擦了擦汗水,深深吸了口氣,嘆道:「看來這幾年倒也沒有白受那老頭子折磨。」

「淺雪多謝恩公!」只聽「撲通」一聲,在修真界不知受到過多少名門高手禮拜的緣淺雪,竟然兩腿一彎,就這麼給梁易跪了下來。

只是此刻,那對隱隱泛著水霧的迷人眼眸,卻始終落在梁易手上的劍器上,見多識廣的她一眼就能看出,這是陽性靈器沒錯,可是,這哪里是什麼二品靈器啊!這把劍,分明就是離傳說中的仙器都差之不遠的一品靈器!

她這一跪著實把梁易嚇了一跳,不過梁易卻沒有慌亂的去扶她起來,而是道:「仙子,妳若不是誠心想讓我折壽,就快起來吧。」

緣淺雪一聽,雙膝直起的過程竟然比她跪下時還快了幾分。

「我不能在這里久留,劍妳快拿去滴血認主,然後去救人吧。」

說著,梁易在緣淺雪絕美的臉上逗留一眼,將劍遞了過去。壓根不像邪匠一樣,幫人煉器多是瞅著別人的報酬,更不要說煉出的還是修真界絕無僅有的一品靈器。

就在這時,一聲運上真氣的怒喝透過隔音屏障從山峰下傳來:「好!好!好!很好!非常好!打了幾天鐵,就敢違背我的意思私煉陽器了!你知道陽器對我意味著什麼嗎?」

話音剛落,滿臉怒火的邪匠已經一躍到了山峰上。

入門來梁易煉器時犯了不少錯事,就算是毀掉再珍貴的材料,邪匠都奈著性子沒有對他發過火,這一下,倒是讓梁易嚇得不輕。

但緊接著,讓梁易更加史料未及的事情發生了││

空氣中,只聽「啪!」的一聲悶響,一個扎實的耳光下去,痛捂著左臉的梁易,嘴角已經挂出一縷鮮血。

梁易整個人有種蒙蒙的感覺。入山至今,邪匠罵他罵得不少,但動手打他,這還是頭一遭。

「你我師徒緣分已盡,滾吧。」邪匠背對著梁易一揮手。

「什麼?」若不是此時夜深人靜,梁易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師父!」他忽然應聲跪地。除了當年在鐵匠鋪里,梁易還是第二次叫這老頭師父。邪匠平時對他也不見多好,可此時此刻,卻忍不住一陣心酸。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老家伙怎麼可能為了這麼一點事,就將自己逐出師門!?梁易心中震驚難平!

「少說廢話,這枚戒指里是的破衣破襖和你以前煉制出來的破銅爛鐵,一起拿去,快滾吧!」說著,邪匠大袖一揮,一枚銀白色的儲物戒指落到地上。

「我……」梁易一句話沒來得及出口,邪匠已經禁自跳下了山峰。

夜空之下,沒有人會發現這個鐵血無情的老者,輕瞄一眼剛才發力打梁易的那只手掌。仿佛確定掌中已經少了什麼東西,這才放心下來。背影中影射出一股淒涼……

梁易傻傻的望著天空。

邪匠脾氣似鐵,言出必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要求把話收回,比求他煉制陽器容易不到哪里去。而梁易,更不是那種會死皮賴臉求人的人。

「恩公……」緣淺雪在旁邊輕聲喊道,縱使是經歷過無數的大事大非,天災魔難,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仙子,麻煩妳帶我一程,把我丟在山下就行。」梁易心中悲涼,回想起八年來在這里怨天怨地的煉器的日子,心里不知怎的,突然就感覺那麼難以割舍。

白衣隨夜風輕拂,緣淺雪靜靜看著手里的靈劍,心中不由的苦澀。如果她真依梁易說的那樣,只把他丟在山下就離開,那她就不是那個至情至性的緣淺雪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絕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9.10.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