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異世魔皇
作 者
天堂不寂寞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6.0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10年09月08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1207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9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5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世魔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04.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穿越成魔∼



「我XX你娘的,又穿越了。」東方縱橫意識一黑,只來得及咒罵一聲,便又不省人事。

東方縱橫,之所以名為縱橫,是一個算命看風水的江湖騙子在收了他那迷信的奶奶十塊錢之後,掐指算了半天才取的名字,說他終有一日會縱橫世界,所向披靡。

結果,東方縱橫沒有縱橫世界,倒是縱橫穿越界了。人家穿越一次,要不就在異界混得風生水起,屠神弒魔,要不就在都市吃香喝辣,建立金融帝國,再不濟也當當白金農民,眾美圍繞。可他呢,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次穿越了,他只知道他每一次靈魂穿越附身的要不就是肢體殘缺的乞丐,要不就是等待行刑的強姦犯,好不容易附身在好人家身上,可是一個是身患絕症的音樂家,一個是囚禁在精神病院的科學狂人,更有一次他附身在了一個外星人身上,只不過還來不及興奮,就發現這是一個在茫茫宇宙失去了坐標的外星人,最後是能量耗盡被活活餓死的,穿越界之中還有人比他更慘嗎?

本來,肢體殘缺的乞丐也就罷了,咱身殘志堅,胸有溝壑,還怕沒有好日子過嗎?是等待行刑的強姦犯也認了,咱弄個重大發明從死刑改判到無期,再行賄收買疏通關係,還逮著機會立了個特等功,一下從無期到保釋,這日子也有盼頭啊!

只是,這世界上沒有本來,他從做乞丐到開公司,還有一個大美女對他癡心不悔;從強姦犯到英雄,以前被他XX過的小美女似乎有了愛上他的跡象。可是命運特別愛作弄他,每當生活有了一丁點希望的曙光時,便又突來橫禍一命嗚呼,靈魂再度穿越,就像是中了天底下最惡毒的詛咒一般,循環往復,他都已經穿越到麻木了,這不,連這是他的第幾輩子都數不清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東方縱橫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意識仍處於混沌之中,這是每次穿越後都會產生的副作用。

憑著本能,他迷迷糊糊地向前走著,遠處幾隻荒原狼瞧見他,赤溜一下閃得沒影了,似乎特別害怕他一般。

走過這片荒原,踏上一條碎石路,很快便來到一座小鎮。此時已是深夜時分,鎮子上門戶緊閉,鬼影都不見一個。

東方縱橫如同夢遊一般,他來到鎮上最大的一座黑岩砌成的宅院前,一腳踢開厚重的石門,左彎右拐,衝進一個房間,撲通一下倒在了石床上,然後……呼嚕聲響起……

正在這時,東方縱橫身下突然有東西蠕動,他很快被掀到了石床的裡頭。

一個曼妙的身影坐了起來,一頭褐色的髮絲柔順地披下,藉著透窗而入的月光,能看得清這是一個眉如遠山含黛,眸如湖光秋色的絕美少女。

「月宗主,難道這真的便是我的命嗎?」少女望著打著呼嚕的東方縱橫,不由輕聲一歎,帶著無比的惆悵與一絲淡淡的惶恐。


翌日清晨,涼爽的微風從窗口吹來,拂動著床頭那正死死沉睡中的高大年輕男子,這男子一頭如墨般漆黑的頭髮,五官如刀削一般,額頭處有二道如刺青一般的黑色條紋,此時他兩道濃眉蹙成一團,嘴裡喃喃著不知道在念些什麼。

「呼……」東方縱橫驀然坐起,鬢間滿是汗水。

他首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還好,各部位零件齊全,而且在體內可以感覺到爆炸似的力量,身體素質極其強悍。鬆了一口氣之後,他才打量著這熟悉又陌生的房間,說熟悉是因為在睡夢中他已經從這具附身的軀體獲得了所有的信息,說陌生是因為他的靈魂本不屬於這具軀體,但現在他們已經融為一體。

如同放電影一般,這具軀體本身的記憶在腦海中開始重播,這男子叫風翊.撒旦,非人類,來頭倒也不小,魔族三大魔王之首的夜魔王黑夜.撒旦的第十三個兒子,同時也是實力最弱的一個,在魔族成年禮的試練中差點喪命,令夜魔王大失臉面。魔族是以實力為尊的種族,因此可憐的風翊被夜魔王一腳踢到他領土最偏僻荒涼的小鎮上做為他的封地,更為惱人的是,這小鎮偏偏距離人類的世界只隔著一片荒原。人類與魔族之間有著濃得化不開的仇恨,戰事一起,這座小鎮首當其衝面臨著人類毀滅性的攻擊。

風翊作為魔族中的王族,身體素質先天便站在所有種族之頂端,但他從小失去母親,性格極其頑劣,對修煉所有魔族夢寐以求的夜魔功沒有絲毫興趣,反倒視惹事生非、拈花惹草為生活目標,以至於他在成年禮的時候,一共十八層的夜魔功竟然才堪堪突破到第一層,連高等魔族的標誌──黑色羽翼都沒有長出來。

按照夜魔功,修煉到第二層便可長出一對黑色羽翼,第四層長出兩對,以此類推,也就是說如果修煉夜魔功到頂峰,便可長出九對十八隻羽翼。如今魔族第一高手,也便是風翊的老爹夜魔王有六對十二隻羽翼,但據說在一些深山老林裡,有魔族隱世高手已達到十四翼甚至十六翼,只不過傳說中的十八翼就只有百萬年前一統魔族,殺得人類與神族聯軍片甲不留的天魔王才達到了。

漸漸地,東方縱橫的眼神變得有些迷濛,他歷經百世輪迴,一次又一次在他豪情滿懷準備活出一方新天地時,夢想剎那間破滅,又將經歷另外一個人生。每一次他都不氣餒,深信人定勝天,他一定可以戰勝命運,但他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一次又一次地穿越,現在他覺得累了,真的累了,活著似乎變成了一種負擔。

即使他腦海裡有許多人的人生經驗,有許許多多稀奇古怪的知識,甚至只要有足夠的設備材料,他連外星飛船都能造出來,但那又有什麼用?過不了多久,他將再一次身亡,靈魂再度穿越。

一念及此,東方縱橫頹喪地倒在了石床上,眼睛呆呆地沒有一絲焦距,如同一瞬間靈魂被抽走,只剩一具行屍走肉。

「叮叮咚咚……鏗鏗鏗……」突然間,一連串悅耳的音符從不遠處飄了過來,一開始叮咚如泉,空靈悠遠,緊接著鏗鏗有力,帶著金戈鐵馬的殺伐之意與永不服輸的錚錚傲骨。

東方縱橫一愣,呆滯的目光陡然變得靈動,只覺全身上下毛孔舒張,一股奇特的力量滲入靈魂之中,本黯然無色的靈魂似乎瞬間燦爛起來,一股豪氣直抒心胸,令人忍不住想放聲大吼。

東方縱橫握緊拳頭,緩緩平息了一下氣息,他在前面多次輪迴中都一次次堅持過來了,可見他心志之堅,這一次他頹喪了,但這琴音卻讓他那百次輪迴中所積累的怨憤找到了一個宣洩口,這怨憤一洩,他的心志便再度堅定起來。

「賊老天,你娘的等著瞧。」東方縱橫對著窗外的蒼天豎了一個中指,他相信他一定會戰勝命運,即使不是在這一世,也一定會在下一世,而他,會好好活過每一世。

「從此以後,縱橫已逝,這一世我叫風翊.撒旦。」風翊喃喃道,這麼多世以來,他一直執念著東方縱橫這個名字,執念著揮之不去的過往,現在,他也該放下了,這個名字將埋在他的內心深處,直到有一天他真正縱橫世界。

風翊推開門走了出去,便見得院子北面角落裡,一個一襲白衣的絕美少女正坐在一張石台上撫弄著一張如雪般潔白的素琴,那帶有奇特力量的琴音便是由此傳來。

「柳……」風翊想了半天,也想不起這名少女叫什麼名字,對於從前的風翊.撒旦來說,人類的名字實在太拗口了。

這名人類少女是風翊在荒原上發現,然後強行擄來小鎮的。只不過這少女實在過於詭異,雖然她看起來一點攻擊力都沒有,但風翊竟無法對她用強,每次去觸碰她便會被一股奇怪的力量彈開。

不過風翊想出一個辦法,他到人類的小村莊上抓來一百多名人類,勒令這少女收起那種詭異的護身力量,在床上等他的寵幸,要不然他就每天在她面前殺一個人類。這辦法倒也真成了,少女答應了他,不過非得等一個月之後才委身於他。

風翊倒也不在乎這一個月,便也同意了,而一個月的期限恰恰就是昨晚,但就在昨天下午,風翊騎著他的颶風魔豹在草原上溜圈時,颶風魔豹突然發狂,竟自爆魔核,將他的靈魂生生震散。

颶風魔豹可不是一般的魔獸,而是出自惡魔深淵的一頭專噬靈魂的S級上階魔獸,本來憑風翊的實力是萬萬不可能擁有這般魔寵的,但是他老子夜魔王總算顧念一點父子之情,贈了他這颶風魔豹保命之用,可想而知,這等魔獸自爆魔核的能量有多麼巨大。

「看來這小美人還真不簡單啊!」風翊望著那曼妙窈窕的身影,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她定下一月之期,而偏偏一月之後那颶風魔豹便發狂,讓那之前的風翊下地獄去了,傻子都知道這意外肯定與她有關了。

似是感覺到風翊的注視,少女素手微微一滯,琴音頓顯凌亂,她乾脆十指一按琴弦,起身望了過來。

儘管早已知道這少女的長相,但正面相望,卻仍然讓他忍不住驚艷,說來他穿越多次,各色美女見過不少,但如此空靈如霧,淡雅如菊的女子卻著實第一次見到。

「你醒了。」少女淡淡道,本是一句問候的話語,在她的嘴裡說出來卻顯不出多少這種意思,反倒感覺疏離得如同咫尺天涯一般。

「怎麼?希望我永遠也醒不了嗎?」風翊嘴角扯出一個彎彎的弧形,黑亮的眼眸卻是微微瞇起,如人畜無害的紳士。

少女怔了怔,怎麼覺得這魔頭變了一個人似的?之前的風翊.撒旦,是絕對不會露出這種笑容的,雖然她不得不承認這笑容出現在他的臉上顯得格外耀眼。她也沒有反駁,因為的確,她希望他永遠也醒不了,甚至她都不希望昨晚能在房間裡看到他。

「柳……嗯,又忘了你的名字,能再說一遍嗎?」風翊走上前,大手挑起少女一絲褐色的髮絲,嗯,很細,很軟,很有光澤,好髮質!

少女眉頭一蹙,但卻並沒有閃避,而是開口道:「柳煙雲。」

「柳煙雲?呵呵,你的護身能量已經沒了?」風翊笑道。

柳煙雲一僵,一點苦澀剛剛在心裡蕩漾開來便立刻被驅趕出去,她抬起一雙美眸,望著風翊道:「你想要我的身子隨時可以,但請你遵守諾言,將那些人類都放了。」

「在這裡也可以?」風翊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眼睛裡帶著一絲灼熱的慾望。

柳煙雲閉上了眼睛,沉靜如水。

說實話,風翊很不喜歡這樣的女人,也不知道是被什麼宗教洗了腦,她的心除了信仰之外可以無視一切。

風翊鬆開手,信步走到那張雪白的素琴前,雙手一陣令人眼花撩亂的撥動,急驟如雨的琴音頓時響起,但隨即又轉為和風細雨,有激奮有平靜,有怨憤有憂慮,當最後一個音符在空中飄起,他的聲音也響起:「今晚洗白白,在房間等我。」

柳煙雲望著風翊消失在院中的背影,眸裡有著些許震驚與不可置信,從他那如同凌亂的琴音中,竟然表達出了喜、怒、哀、樂、愛、惡、欲七情。

玩音樂,小Case,風翊曾穿越附身在一位身患絕症的天才音樂家身上,各種樂器無一不精。

「風翊王子,你出來啦,今兒想去狩獵還是去折磨一下那些人類?」風翊剛一出後院,一個頭長雙角,臉上儘是黑紋的低等魔族諂笑著迎了上來。

「比利,你去將那些人類放了,然後到荒原西邊的亂石林來找我。」風翊命令道。

比利眼睛一轉,想來是風翊王子昨晚得手了,心下替自己的主人高興一下,便立刻執行命令去了。

「等等,比利,以後別叫我風翊王子,叫我風少。」風翊說道,他這魔族王子也太可笑了,再說,就算名符其實,他也不稀罕,要當就當魔王,甚至凌駕於整個世界的魔皇。

「是,風少。」比利雖然不明白,但心思靈巧,便立刻應道。

風翊看著比利遠去,便牽了一匹角馬騎著前往鎮子西邊的亂石林。對於他來說,這比利可能是他唯一親近的人吧,畢竟是從小跟了他的,任何時候都將他的命令當成聖旨一般對待。

風翊已經想通了,既然他來到這世界,便要好好活出個樣來,至於那如同詛咒一般的命運輪迴,他也懶得再去理會了。只是對於這個世界,他並不是很熟悉,只知道各大種族並存於此,有魔族、神族、人族、精靈、夜叉等等種種或大或小的智慧種族,至於具體的,這具軀體之前壓根就不會去瞭解這些,心思全都沉浸在玩樂和調戲美女上。

但是,他既然接管了這具軀體,就絕不會再像以前那般沒追求了,他之前附身的人包含整個三教九流,自是偷摸拐騙樣樣都臻大成境界,比如偷,絕不是指那些低級的金手指,偷可以偷物也可偷人偷心,大成境界這偷在別人眼中不叫偷,叫順勢而為,因此,有些人偷得絕世美人芳心,不但沒人說他是賊,反而人人追捧成就一代佳話,有些人偷了天下,也沒人說他是賊,反而個個俯首稱臣,這便是偷之大成。

亂石林是荒原上一道奇特的風景,這裡怪石林立,形成一片高低不平的石林,裡頭有各種野獸藏匿,但大都是一般的野獸,攻擊力有限,就算風翊這種夜魔功堪堪達到第一層的低手也可僅憑借肉體的強悍一拳一頭,因此他倒不擔心自己的安危。

風翊站在亂石林外圍一塊巨石之頂,仰望無盡蒼穹,俯看茫茫荒原,任何生物之於宇宙不過蒼海一粟,讓人頓生渺小之感。但東方縱橫歷經百世輪迴,神經早已無比堅韌,對於蒼天命運這一些東東早已不屑一顧,總有一天他要頂破這蒼穹,踏碎這命運。

一念及此,豪氣滿懷,風翊只覺胸口一陣火熱的氣息流淌而過,背部隱隱有些發癢,似有東西要破體而出。

而此時,正匆匆朝著亂石林趕來的比利遠遠望見自家主子如雕塑一般站在巨石之頂,額頭兩道黑紋泛著強烈的幽芒,背部竟出現了一對淡淡的虛幻羽翼。

「魔神護佑,風翊王子……哦,不,風少終於要突破了。」比利遠遠跪了下來,眼眶含淚,主子再也不是高等魔族的恥辱了,儘管一對羽翼的實力還非常低微,但總算是具備了高等魔族的標誌。

驀然,一聲長嘯自風翊喉間衝出,滾滾如雷,氣勢磅礡,魔氣繞體,背後一對虛幻的羽翼已成實體狀。

比利萬分激動地站起來,正要衝上去,卻突然發現自家主子背後又出現了一對虛幻的羽翼,雙膝一軟不由又跪了下來,瞠目結舌的模樣出現在他這張滿臉黑紋的臉上顯得十分滑稽。

風翊此刻也不明白,卻無暇去興奮,剛剛莫名其妙地突破到了夜魔功第二層,這還沒來得及細細感受,突然一股充沛的能量自眉心狂洩至胸口,連破這魔體內三道糾結的阻隔,洶湧的魔氣浸潤四肢百骸,第二對黑色羽翼已開始實體化,而他的人已漂浮到了半空中。

當一切平息,風翊瞅著背後多出來的兩對羽翼,能感覺到從其上傳來源源不斷的魔力,與本身修煉的夜魔功天衣無縫地銜接起來。

風翊隨手一揮,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暈出現,轟的一聲巨響,下方大片石林被狂暴的魔力炸得粉碎。

風翊依然不敢置信,他似乎也沒做什麼啊?甚至還沒來得及研究一下夜魔功,這就從第一層硬生生突破到了第四層?

記得剛剛是有一股奇異的能量從眉心散發出來的,風翊閉眼感應,竟然在天靈眉竅之中「看」到了一顆墨綠色的珠子,正飄浮在其間。

「怎麼是這東東?」風翊不由愕然。

記得上一世附體的是一個江湖上混吃混喝的道士,這墨綠色的珠子便是由這道士的師傅傳下來的,有什麼用途一概不知,因為他那師傅在一次騙吃騙喝中被揭穿,被憤怒的上當群眾揍得只有出氣沒有進氣了,臨死前將這珠子塞給他便掛了。風翊附體之後,便棄了道士這一偉大職業,轉行做了街頭藝術家,還被眾多媒體爭相報導,甚至還有唱片公司來找他簽約,結果當晚便遇上了一群恐怖分子,人體炸彈當場讓他靈魂再度穿越,記得當時他手裡緊緊拽著這珠子來著,沒想到卻一同隨他穿越了,這可是以前靈魂穿越中從沒有過的事情,照現在這種情況看來,這珠子還真是寶貝了。

「風少,我的主子啊!」比利連滾帶爬地衝了過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那些瞧不起自家主子的傢伙,若是知道主子已長出二對魔翼,那還不眼珠子都要瞪出來,恐怕一個個迫不及待地跑過來巴結,到時看我比利怎麼嘲笑他們。

風翊飄落在地,意念一動,兩對魔翼收入體內。看著比利匍匐在他的腳下吻著他的腳尖,不由一陣惡寒,一腳將他踹翻,笑罵道:「我X,哭個鳥,你主子我還沒死呢,還不快起來。」

比利爬了起來,抹了一把鼻涕,呵呵傻笑,對於像他這種低等魔族來說,主子強大便是他強大,主子的榮耀便是他的榮耀,他一出生便注定是為主子而活。

「比利,那些人類都放了嗎?」風翊問道。

「都放了,這群豬囉跑得比兔子還快。」

比利在說起人類時的侮辱用詞讓風翊心中有些不舒服,畢竟他是人類,靈魂穿越了那麼多次,附體的也都是人類,只是這一次他卻成為魔族,一個與人類結了數百萬年仇恨的種族。

風翊心中苦笑,他只是一個穿越者,根本改變不了這種既成事實,或許以後……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世魔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4.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