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異世魔皇
作 者
天堂不寂寞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6.0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10年09月08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1207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9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5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世魔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04.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章 ∼血心影∼



三大魔王在天魔大殿中正明爭暗鬥,各抒機鋒之時,天魔樓乃至妖媚窟中所發生的事情被報了上來。

血魔王與狂魔王這對本來合力打擊夜魔王的搭檔此時笑容不再,臉色一片陰沉,反觀本是一臉陰沉的夜魔王卻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夜魔,你也太不夠意思了,你家小十三隱藏得夠深啊!」血魔王打破沉默,呵呵笑道。

「哪裡哪裡,那臭小子也才四翼黃魔,比起你家丫頭可差遠了。」夜魔王擺擺手說道,心裡疑惑之際卻也十分得意。

「呵呵,我家丫頭在四翼黃魔時可沒有這麼強的實力,能一招將同等實力的對手重傷。」血魔王笑道,而狂魔王的臉色則愈發難看了。

夜魔王心中暗罵一聲,對狂魔王道:「狂魔兄,這小輩出手不知輕重,我替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子向你賠罪。」

在魔族中以實力論成敗的種族,打鬥死傷根本不會去追究責任,你想報復也可以,暗著來便是。

狂魔王冷哼一聲,道:「我還有急事,先走一步。」接到這個消息,他哪還能坐得住,自是得親自問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呵呵,夜魔,不如我們也各自回去,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吧!」血魔王道。

夜魔王正有此意,於是三大魔王的聚會便告一段落,齊齊奔回各自在魔都的府上了。


夜魔王在魔都的府邸十分寬廣,建的皆是魔族中人粗獷風格的黑石房,方正,雄渾,但離精緻美觀卻是差了好遠。

柳煙雲如遺世獨立的仙子般站在院子裡,望著幾隻彩蝶圍著一簇滿天星翩翩起舞,耳邊彷彿又迴響起風翊的話語:「這個世界其實有許多東西是我們忽略的,明淨的天空,翠綠的樹葉,甚至腳下天天踩到的土地,無論是人類、神族抑或魔族,都是組成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並不能代表整個世界,你一直都在追求某種超凡脫俗的心境,但心境是什麼?可能就是某種感悟,依然脫離不了這個世界,執意去追求反而不可得,你不如仔細看看你生活的這個世界,或有所得也說不定。」

柳煙雲望著那幾隻彩蝶,突然發現這些平常到她根本不會去注意的生物是如此漂亮,如此有靈性。

不由地,柳煙雲伸出了手,幾隻追逐的彩蝶突然朝她飛了過來,在她的指尖翩然起舞。

柳煙雲嘴角一翹,完全都沒有意識到她自己笑了,一個完全發自內心,沒有半點雜質的微笑,美得驚心動魄。

不遠處,正拿著一塊畫板在描畫她身影的風翊頓時一怔,突然一個激靈,畫筆開始舞動,再次進入了一種忘我的意境之中,腦海裡只有那傾城一笑。

「風少……」氣喘吁吁跑過來的比利一邊跑一邊叫著,在見得自家主子這種專注無比的神情之後立刻自覺地將嘴巴封上,要不然主子發起飆來他可承受不住。

不過,比利的叫聲倒是吸引住了柳煙雲的注意,她望著風翊的神態,就和在來時的路上他彈奏破魂音時的神態如出一轍,她輕輕走到他的身後,美眸的神彩立刻變得無比震驚。

畫板上畫的是一個如天仙般的少女,髮絲和裙角飛揚,幾隻彩蝶在她如玉的指尖起舞,而少女臉上的笑容,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若真要用一詞來形容,那便是傾國傾城。

「這是我嗎?」柳煙雲猶自不敢置信,她的笑怎會如此,如同附上了某種妖法,甚至連她自己都覺得怦然心動。

好半晌,風翊才畫完最後一筆,有些癡迷地盯著這畫像半天,才緩緩吐出一口濁氣,回首望了望旁邊正訝異的柳煙雲,兩相對比一下,不由露出一絲失望,在她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剛才那種感覺了,或許這世上最美麗的微笑就要定格在這畫像之中吧!

「可以送給我嗎?」柳煙雲輕聲問道。

風翊想了想,將畫像遞給她,他知道,或許有一天她發現這畫像的笑容成為她修行的阻礙時,她會毫不猶豫地將它毀去。

「風少,夜魔王陛下請你過去。」比利說道。

「知道了。」風翊應了一句便朝外走去。


夜魔王一雙陰冷的眸子盯著自己這小兒子,似乎想從他身上看出花來一般。

「臭小子,接招。」夜魔王突然大喝一聲,一拳朝著風翊胸口轟來。

風翊臉色一變,手腕抖了一個怪異的弧線,手掌在堪堪接住夜魔王缽大的拳頭時蹭蹭往後退去,而拳頭上傳來的巨力不弱反增,他毫不懷疑他若是抵擋不住這一拳,絕對會在床上躺上幾個月。

「喝!」風翊一聲大喝,身上黑芒一閃,兩對魔翼在背後成形,其上傳來源源不斷的魔力,後退的腳步這才停了下來,腳下十多塊堅硬的黑岩磚被踏得粉碎。

夜魔王收回拳頭,陰沉的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道:「很好,我這一拳就算老八、老九第五層夜魔功的實力都接不住,沒想到你僅憑四層夜魔功便能挺住,想來這二年是努力了一把還遇上了一些機緣吧!」

風翊甩了甩發麻的手腕,呲牙道:「這不是老頭子你偏心麼,要不然我怎麼也得六翼藍魔的境界了。」

夜魔王也不怎麼在意風翊的稱呼,這也是魔族與人類之間的區別了,在人類的國度中若是誰敢這樣喊自己的父親,恐怕早已被打斷腿並逐出家門了。

「你用什麼辦法掩蓋了你身上的魔氣?」夜魔王問道。

「我不知道。」風翊十分乾脆地說道,其實他猜測是因為眉竅之中那顆神奇珠子的作用,不過這秘密打死他也不會說的。

夜魔王掃了他一眼,也沒再追問,而是沉聲道:「過了明日的天魔王祭祀典禮,便是每五年一次的魔族青年大比,你和狂魔家那丫頭的比試是無法逃避的,告訴我,你有幾分把握。」

「十分。」

風翊的話讓夜魔王心頭一震,僅管他稍稍試了一下風翊的實力,但他認為要想戰勝六翼藍魔的貝麗塔,勝率頂多一成。

夜魔王揮手示意風翊出去,顯然並不相信他的話,但也不想再給他添加壓力。


第二日清晨,風翊推開了房門,神情顯得十分疲憊,讓人懷疑昨晚他是不是做了一夜七次郎。

「風少,你昨晚一宿沒睡嗎?」守在外頭的比利跑了過來關切問道。

透過大開的房門可以看到,房間裡的被褥依然整整齊齊,也就是說自家主子根本就沒上床睡覺。不過他也有一些奇怪,依一名普通魔族的體質,就算三宿不睡也不會這麼睏乏啊,況且主子可是四翼黃魔,不過這疑問他是不會問出來的,因為他是一個合格的僕人。

風翊活動了一下筋骨,點了點頭。


盛大的天魔王祭祀儀式在天魔大殿前的祭祀台上開始,全程由魔族天巫主持。

台下是一片一望無際的魔族盤坐著,前方是三大魔王的勢力代表,而後面則全是自發來參加天魔王祭祀的魔族,足有上百萬,擠滿了所有能坐人的空地上,就連天魔大殿附近的街道都坐滿了魔族,這算得是魔族的朝聖儀式了。

風翊混在其中,正閉著眼睛打著瞌睡,似乎天塌下來也醒不了一般,引來旁邊一些高等魔族的側目。

沒多久,風翊的身體突然開始朝側邊倒去,整個身體的重量都靠在了旁邊一位魔族女子的身上,並且頭一歪,還徑直枕在了她的肩膀上。

四周注意到這情況的魔族齊齊一驚,皆扭開頭不敢再看。能坐在這周圍皆是三大魔王中的王室身份的高等魔族,而被風翊當成枕頭的這位身材火爆的魔族女子,那可是連三大魔王都不太敢招惹的人物,她就是血魔王的親生妹妹,貝麗塔的親姑姑,十二翼紫魔境界的血心影,在五十年前就被譽為魔族第一天才美女,只不過現在這個稱號已經落到了她的侄女貝麗塔身上。由於她至今未嫁,而貝麗塔的生母早逝,可以說是她一手將貝麗塔培養長大,貝麗塔目空一切的高傲性子多半是她慣出來的。而且,關於血心影,還有一件事情到如今都被所有魔族津津樂道,當年夜魔王還算年輕時,借醉偷摸了一下她的小手,結果被她追殺了幾個月。現在夜魔王的兒子效仿他老子,不知道下場會慘到何種程度?

其實倒不是風翊故意佔便宜,上天可以作證,他根本連旁邊坐著的是男是女都沒看清楚。只是他在閉目打瞌睡之後,下意識地去研究眉竅的那顆墨綠色的神奇珠子。當他小心翼翼地用意念去探索這珠子時,這珠子突然傳來一陣吸力,竟是牢牢吸住了他的意念,以至於他向側邊倒去時都沒有察覺到。

血心影一對血色眸子一冷,這不知死活的傢伙竟敢以這種方式來佔她便宜,是這些年她太久沒活動筋骨了嗎?她將體內魔力凝成尖錐狀,朝靠著她的風翊刺去。只是令她意外的情況發生了,靠在她身上的風翊被魔力錐刺中後身體一震,腦袋從她的肩部滑下,埋首在她那異常尖挺飽滿的胸脯之中,除此之外他便沒有任何反應,她發出的魔力錐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效果似乎僅同一股小小的震力。

可是血心影明白,她發出的魔力錐就算八翼綠魔硬受一下,沒有十天半月的也動彈不得,可這個年輕的魔族男子此時卻依然在睡大覺,還越來越過份地將腦袋埋在了這麼多年來無任何男子觸碰過的胸脯上。她並不認識這個男子,只是在每次的天魔王祭祀日會趕過來,祭祀日一過便又消失,魔族裡認識她的人很多,但她認識的人卻實在有限。

正當血心影想要將風翊推開時,台上的魔族天巫卻在一陣亂顫後突然對著天魔殿伏下身子,而與此同時,所有的魔族都如同這魔族天巫一般伏下了身子。這是天魔王祭祀儀式上最莊嚴的一環,伏身用心聆聽天魔王的聲音,據說若是心存至誠之心,便有機會聽到天魔王穿越時空的歎息,其中蘊含著至尊魔功天魔功。

血心影嬌軀一僵,咬咬牙伏下了身子,胸脯就這麼壓在了風翊的臉上。若是她不參拜,以後魔族之中將再無她立足之地。

而此時的風翊還在極力與眉竅中墨綠色的珠子進行抗爭,他的意念一部分已被吸入了珠子裡,一些奇怪的信息片段融入了他的意念之中,因此根本不知道自己正享受著無邊艷福。

「唉……」就在這時,一聲如來自遠古的歎息聲突然竄入風翊的腦海。那墨綠色的珠子一顫,風翊趁機將意念完全收了回來,驚得小心肝撲通撲通直跳。

意念一回到腦海,風翊自是清醒了過來,但他很快意識到自己的腦袋被兩團柔軟幽香的東西壓住了,如果他猜得沒錯,那百分之九十九是女人的胸脯,難道他失去意識的這短短時間就被某位女魔頭給劫持然後進行另類「虐待」?

風翊掙扎著想要起來,但卻被壓得死死的不能動彈,對方身上那龐大的魔力,明顯與自己不是同一級別的。

「臭小子,不想死就別動。」血心影咬牙切齒道,這傢伙腦袋在自己敏感的胸脯上蹭來蹭去,一陣陣從未有過的酥酥麻麻的感覺令她羞憤不已。

「不是吧,大姐,這還是在祭祀儀式上啊,你要強姦本少爺,好歹挑個地方,再讓本少爺看看你長啥樣啊!」風翊欲哭無淚地在她胸脯裡悶聲道。

「閉上你的臭嘴。」血心影恨恨道,這傢伙的聲音大到足夠讓周圍幾個人聽到了,為了不讓他再說話,她再用上了二分力道壓向了他。

「我XX的,這次不會讓我被女人的胸脯給活活悶死然後再度穿越吧!」風翊剛張嘴,一股龐大的力量便壓了過來,心裡不由想道,這死法倒也新鮮,果真沒有一次是相同的。

正這麼想著,突然感覺一粒葡萄般大小的凸起隔著衣服塞進了他的口裡。下意識地,風翊合上了嘴。

而血心影如被電流擊過一般猛然一顫,這才意識到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傢伙竟然含住了自己的……

就在這時,伏身聆聽的儀式結束。風翊彈簧般坐了起來,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差點沒把他憋死。微微扭頭望去,他便見得一張極其憤怒的俏臉,血紅眸中的殺機凜然,除去這些不說,這女人可真是女人中的極品,正是熟透得可以掐出水來的年紀,風情氣質以及身體都不是小女孩可以媲美的。他的眼神往下,停留在她似要裂衣而出的乳峰上,左邊一隻最頂點明顯有一圈口水印。

「臭小子,你會死得很慘。」血心影刀子般的目光刺入風翊的雙瞳中,嘴角露出一個冰冷的微笑,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已到了暴怒的階段。

「很多人都這麼說過,不過本少爺還活得好好的,咦,等等,我說大姐,你趁本少爺睡著了強行猥褻非禮,這話應該換我說才對。」風翊斜睨著血心影說道。

血心影一聲冷哼,不再理會他。

風翊心裡一緊,這女人雖然沒望著他,但那股鎖定自己的殺機卻一直沒有放鬆。這女人實力變態,起碼也是十翼青魔的級別,要收拾自己再簡單不過,而看樣子,這祭祀儀式一結束她就要動手了,得想個辦法才行。

「喂,老兄,這女人啥子來頭?」風翊問旁邊的一位高等魔族。

血心影雖然名頭大,認識她的人也挺多,但之前的風翊.撒旦卻從未見過她,因為他的實力太差,沒有修煉成第一層夜魔功時是不會被允許來參加天魔王祭祀大會的,上一次天魔王祭祀大會時他堪堪達到第一層夜魔功,但是血心影參加完祭祀儀式就走了,也難怪他不認識了。

這高等魔族卻目不斜視,如同沒聽見一般,其實他的心裡既是嫉妒又是同情,嫉妒風翊竟然揩了魔族中百分之九十九有著御姐情結男人心目中夢中情人的油,還是如此的親密接觸,那對波濤洶湧的大波他可是做夢都想……但想起血心影的手段,他又不由得同情風翊了,心想:連你老子都被她追殺得狼狽不堪,你這小子準備在床上躺個幾年吧!

祭祀儀式在繁星滿天時終於進行到了最後,參加祭祀的百萬魔族皆一天未曾進食,有些人早就開始罵娘了,譬如風翊。

當魔族天巫終於宣佈祭祀儀式結束,風翊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來,張嘴便要喊他老子過來救場。可他大嘴剛張開,聲音還未來得及發出來,便覺一絲陰冷的氣息打入了自己體內,開始橫衝直撞,所過之處劇痛難忍,如同用鈍刀子割肉一般,想要大叫但偏偏又叫不出來。

就在這時,風翊眉竅的墨綠色珠子突然釋放出一種奇異的能量,這能量與他體內的陰冷氣息糾纏在了一起,如同兩個人在體內打架一般,讓痛苦瞬時放大了十倍,風翊的大腦幫他做了最佳選擇,雙眼一翻,不省人事了。


第八章 ∼秘傳術法∼


祭祀儀式一結束,百萬魔族開始慢慢散去,整個魔都立即鼎沸起來,各家酒樓、飯館、妓院通通客滿,而一些小道消息也迅速流傳開來。

「真的假的?夜魔王家的十三明目張膽在祭祀大會上佔血心影的便宜?」

在一家酒館之中,一個驚訝的聲音響了起來,剛才還熱鬧的酒館有剎那間的安靜,一個個豎起了耳朵,由此看來,八卦這東西是無論人類還是魔族都具備的特點。

「騙你們幹什麼?此乃我親眼目睹,當時……」說這話的也是一名高等魔族,想來還真有可能當時就坐在風翊不遠處,要不然描述得比風翊自己知道的都要詳細清楚,而且活靈活現,連做什麼動作的心態都說得清清楚楚。

「不可能吧,照你這麼描述,最後倒像是血心影在佔夜十三的便宜了。」其中有人疑惑問道。

「誰知道呢?血心影儘管高高在上,但也是一個女人啊,她空虛寂寞了這麼年,有這方面的需求也是正常的嘛!」有人開起了有色玩笑。

「就是就是,人類中對女人的描述有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說法,血心影的年紀也相當於人類快四十了吧,如狼似虎的年紀,有點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有人開始起哄。

砰的一聲,酒館一個包廂的門被重重推開,貝麗塔俏臉含霜地盯著一眾起哄的人,冷聲道:「誰活膩了就再說說看。」

酒館內頓時安靜得有些詭異,有人已從開著的包廂門裡瞅見了血心影的身影,一個個冷汗淋漓,結了帳便開溜,生怕這姑侄倆找麻煩。

沒一會兒,剛剛還爆滿的酒館內便空空蕩蕩。

貝麗塔回到包廂,問道:「姑姑,你為什麼不讓我狠狠教訓這些滿嘴噴糞的傢伙,真是可氣。」

「謠言是封不住的,若是你教訓了他們,只會讓謠言越傳越離譜,不去管它便可,過段時間自然就淡下來了。」血心影道。

貝麗塔點點頭,遲疑了一下,開口道:「姑姑,你把風翊那混蛋怎麼了?明天我可還要與他進行五年前定下的約戰比試。」

血心影微微皺起了眉頭,按理來說她的噬心蝕骨魔氣並不會讓他昏迷過去,這一招最陰狠的便是既受那噬心蝕骨之至痛,但偏偏意識會一直保持清醒,想昏迷都不可能。可是,那傢伙怎麼痛了還沒一會兒便昏過去了,真是奇怪。

「不要緊,到了明天他應該沒事了。」血心影道。

「那,會不會影響到他的實力?」貝麗塔問道。

血心影驚奇地盯著貝麗塔,笑問:「那你是想他贏還是想他輸?」

貝麗塔嬌嗔地跺腳,道:「姑姑,我當然是希望他輸,不過我並不想勝之不武,我要他輸得心服口服。」

「原來是這樣,姑姑還以為……呵呵,你放心吧,不會影響到他的實力。」血心影拍了拍貝麗塔的腦袋,對於這個侄女,她可是當成女兒來疼。


其實,風翊被人送回府,便清醒過來了,體內橫衝直撞的陰冷氣息與定神珠釋放出來的能量都消失不見了,似乎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

「咦,我怎麼知道這珠子叫定神珠?」風翊心裡嘀咕道。凝神一想,一些破碎的信息片段開始閃現,似乎就是在他的一部分意念吸入定神珠時融合進來的。

定神珠……意念……法陣……天神……魔……空間……陰陽……

風翊有些無語,這些信息片段太過於支離破碎,根本無法猜測其間有什麼邏輯關係。

正在這時,夜魔王推門而入。

「你怎麼會去得罪血心影?我看她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了,要不然有你受的。」夜魔王一進來便說道,這件事外頭都傳得滿天飛了,這臭小子還真有他當年的風範,竟有膽子去佔血心影的便宜。

「我怎麼知道是她?再說,不是我得罪她,是這位大姐非禮我,老頭子,你要搞清楚。」風翊沒好氣道,他確實不知道怎麼就到血心影懷裡去了。

「就憑你這小子,血心影也會非禮你?想當初我……咳咳……」夜魔王自是不信,還差點說漏嘴,雖然當初他被血心影追殺的事已是公開的秘密了,但在兒子面前也得維護一下自己的尊嚴了。

「我怎知道,說不定她就這麼悶騷呢?老頭子你也不想想,血心影是什麼級別的人物,那可是和你老一樣是十二翼紫魔,我能非禮到她?」風翊道。

夜魔王心裡一想,也對啊,若是血心影不願意,就憑這臭小子的實力還能霸王硬上弓不成,恐怕還沒沾到她一片衣角就要斷手斷腳了,只不過……血心影還真看上這小子了?夜魔王想到這,心裡酸溜溜的,原來這娘們喜歡啃嫩草。


「咚咚咚……」當天色濛濛發亮時,風翊的房門被敲響。

門一開,查理和貝畢、伍茲兄弟閃身進來。

「怎麼樣?」風翊坐在石椅上,倒了一杯熱茶輕啜著。

「他在祭祀儀式結束後和他幾個弟弟在一家酒館喝酒,之後他幾個弟弟離開了,而他獨自前往魔都東區的一戶普通的院子,然後……」查理說到這裡,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奇怪。

「然後一個魔族男人開了院門,撲進他的懷裡,再然後他們就……嘔……」查理說著還乾嘔了一聲,兩手比劃了一下親嘴的姿勢。

「噗……」風翊口裡一口茶水噴了出去,愣神了老半天,才怪異問道:「你們確定?」

三人齊齊點了點頭,查理道:「莫耶現在還在那裡盯著。」

「嘿嘿,真沒想到啊,米勒這魔族青年一輩第一高手竟然是背背……」風翊怪笑道,一想起米勒與一個男人親嘴,甚至XX,不由一陣惡寒反胃。

「好了,少爺我不想讓他好過,這件事情有沒有可以利用的地方?」風翊問道。

貝畢、伍茲兩精靈族兄弟眼珠子一轉,貝畢開口了:「風少,用這事打擊他的名譽殺傷力不夠大,今天不是魔族青年比試大會嗎?我們可以將他的小情人捉來……」

「然後在他上場比試時,讓他看到他的小情人被人欺負污辱……」伍茲接嘴道。

「不錯,最好脫光他那小情人的衣服,讓幾個魔族大媽好好伺候他,嘎嘎……」貝畢再度接口。

「停!」風翊喊道,用一種令人發毛的眼神盯著貝畢、伍茲兩兄弟,幾秒之後突然哈哈大笑道:「好,果然夠卑鄙夠無恥,就這麼辦。」


魔族青年比試大會,其實也就是三大魔王之間的爭鬥,參加比試的都是這三派選出來的魔族俊傑,都是高等魔族。

比試大會就在天魔殿前的大廣場中進行,被吸引前來觀看的魔族千千萬,只稍遜昨日的天魔王祭祀大典,也因此,在這場比試中的獲勝者通常都會名滿整個魔族。

貝麗塔坐在父親血魔王的身後,一雙血眸正朝著對面的夜魔王陣營掃視,卻怎麼也找不到風翊的身影。

「那傢伙不會是害怕逃跑了吧!」貝麗塔心道,但卻知道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或許換成五年前的風翊還有可能。

「貝麗,那小子不在,不用找了。」這時,一隻纖細雪白的小手搭在貝麗塔的香肩上。

貝麗塔轉過頭,發現姑姑血心影正微笑地望著她,一雙與她如出一轍的血眸如直直射進她的心靈一般,心中所想所思似乎無所遁形。

「比試,最忌諱的便是心緒不定,你這種狀態若再持續下去,難保不會重現上次大會上邁克.撒旦的下場。」血心影拍了拍貝麗塔的香肩說道。

上次比試她雖未觀看,但其結果在短短時間內傳遍整個魔族,原本所有人認為穩奪魁首的夜魔王的大兒子八翼綠魔邁克卻折戟在與他相差整整一個境界的六翼藍魔米勒身上,讓所有人都跌碎一地眼鏡。

貝麗塔深吸兩口氣,穩住心緒,沒錯,她承認,風翊一改五年前的廢物形象,一招廢去同等境界的狂魔王第五子一條手臂,對她產生的衝擊十分巨大,這令她開始變得患得患失,開始自我懷疑,首先在氣勢上便輸了一城,心態上又輸一城,這樣下去,她被風翊擊敗也不無可能。

「姑姑,我明白了。」貝麗塔再度抬頭時,自信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目光也變得堅定。

血心影欣慰地點點頭,她此次選擇留下參加比試大會,貝麗塔是一個方面,而想親眼看到佔她好大便宜的風翊受挫是另一個方面,前者是由於親情,後者則是一個女性報復心強的天性使然。不過她的心裡卻隱隱覺得,貝麗塔對上風翊並不會十拿九穩,或許還會出現很大的變數。

此時的風翊卻是混跡層層圍觀的魔族群中,由遠處打量著三大魔王陣營。

魔族自偉大的天魔王之後便四分五裂,開始了長達百萬年的混亂,當初穩壓神族與人類一頭的魔族被重新打回原形,疆土雖大,卻儘是窮山惡水。直到數十萬年前,夜魔王、血魔王、狂魔王三足鼎立之勢形成,相互制衡又相互依存,魔族持續混亂始消停,不過小規模爭鬥仍然時而有之,而三大魔王的名號就此一代代傳了下來。

這一代的三大魔王無疑都是天縱之才,皆將各自的勢力發展到了極致,表面上雖然仍然保持著微妙的平衡,但背地裡卻暗潮洶湧,一旦某一方攪動暗潮,這微妙的平衡之勢必破。

三大魔王之中,夜魔王被稱為魔族第一高手,實際上卻有些言過其實,就算他的實力稍勝其餘二大魔王半籌,但真正打起來卻也是未知之數。夜魔王真正讓人忌諱的是他的隱忍、陰狠與狡詐,你永遠無法從他陰冷的表情裡窺知他的想法。

血魔王表面看起來如一個儒雅的紳士,他笑容溫和,下巴幾縷長鬚飄飄,如同一個慈祥的長者,但如果你真這麼認為那就大錯特錯了,他傳承的血魔王名號可不是白叫的,若是你看過他殺人,你就會明白了。他殺人時永遠都帶著笑意,但手段卻極其殘忍血腥,他不會一下子將對手殺死,而是將對手當成一種玩物,以最血腥的手段慢慢將之折磨至死,傳說他有一次在一個人類將軍身上割了三萬八千刀,刀刀長度與深度都分毫不差。

而狂魔王塌鼻吊眼,嗜殺成性,發起狂來如同十八層地獄裡出來的修羅,最喜歡將人擊成細碎的肉糜,但如果這樣你就以為他缺心眼,那你也大錯特錯了,他玩弄陰謀詭計雖沒有夜魔王那麼出神入化,但也不可小覷。

風翊細細思索著三大魔王的性格以及他們背後的勢力,要想在魔族混得風生水起,他必須全盤瞭解一切,找準自己的定位,以他的眼光,從這些信息的串連中不難發現魔族如今是怎麼樣一個狀況,三大魔王之間的矛盾已達到頂點,他們個個都是天縱之才,但也說明他們野心不小,又怎麼會滿足於現狀?恐怕個個做夢都想入主這魔都,再創天魔王的輝煌。

而在此時,比試大會已經開始,比試是由低級別向高等級遞進。不過唯一的特例便是風翊與貝麗塔之間的對決,這場令整個魔族都矚目的比試將放到最後。此次的比試大會之所以比往年要多出這一半的圍觀者,大部分都是衝著兩人之間的對決來的。

兩人的名號在魔族同樣有名,只不過一個是以廢物之名,另一個卻是以天才之名,廢物與天才的對決,這樣的噱頭已經足夠吸引人了。

三大魔王各自派出比試的皆是精英中的精英,人數並不多,因此比試進度很快。

在傍晚黃昏之際,比試大會便進入了高潮階段,除卻風翊與貝麗塔的對決之外,最令人期待的另一場對決很快便要開始了,那就是夜魔王的大兒子邁克與狂魔王的大兒子米勒之間的對決。上一次比試大會中,所有人都認為穩奪魁首的邁克在米勒這條陰溝中翻了船,這一次是否能一雪前恥?而上一次還僅是六翼藍魔的米勒已進階到了與邁克同等的八翼綠魔,是否能更為輕鬆的拿下邁克,進一步鞏固他魔族青年一輩第一高手的稱號?

當邁克與米勒站在了場上之時,所有圍觀群眾都沸騰起來。

風翊卻是皺了皺眉,按照原定計劃,查理他們應該早就下手了,怎麼現在還沒人來跟他回稟,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米勒,上一次讓你僥倖贏了,這一回我不會再給你這個機會了。」邁克緊盯著米勒冷聲說道,為了這一刻的來臨,他已經等了五年。

「呵呵,邁克,五年前能將你踩在腳下,這一次也不會例外。」米勒淡淡笑道,氣質與他的老子狂魔王截然不同,若有人說他是血魔王的兒子,倒有很多人會相信。

邁克嘴角一抽,拳頭用力一握,雙目中閃爍著冷冷的黑芒。

米勒則目光一凝,準備接招。

可就在這時,邁克氣勢頓時一洩,目光震驚地望向米勒的身後。

米勒下意識地回頭,頭剛剛扭了一半,他已察覺到上當。但已經來不及了,一點黑芒如流星般射向了他的咽喉,所過之處空間近乎扭曲。

同等高手之間的對決,要想速戰速決,很多時候取決於第一招,所謂一步被動,步步被動。

邁克雖然與五年前一般還是八翼綠魔,但他的夜魔功已到了第九層之顛,也就是說他離十翼青魔只是一步之遙,而米勒進階八翼綠魔也就是這兩年的事情,雖然境界一樣,但具體實力還是有差距的。邁克的這一擊別看只有指尖大的一點黑芒,卻凝聚了他一半的魔力,若擊中米勒的咽喉,斷無倖存之理。

幾乎所有圍觀者都驚呼起來,邁克真是將他老子夜魔王的陰險學了七八分,先是使詐,然後第一招便是強大的殺招,存心想一回合解決戰鬥以挽回五年前的恥辱了。

在圍觀者的驚呼聲中,米勒的身影突然詭異地一閃,頓時消失在了原地,只見得那黑芒帶起一朵燦爛的血花之後消失在了遠方。

全場一片靜默,數秒之後,在邁克的身後,一陣黑色魔氣湧動,已現出四對魔翼的米勒瞬時出現,望著邁克的目光帶著瘋狂的殺意,而他的右肩之上,有著一個指尖大小的傷口,血跡斑斑。

「狂魔王一脈的黑暗瞬移術!不是說要到十翼青魔境界才能學會的嗎?怎麼他才八翼綠魔的境界也能使用?」夜魔王與血魔王同時眉頭一皺。

雖然魔族向來只有功法流傳,而招式只能靠自創,但是三大魔王都有一些秘傳術法一代一代傳下,通常只傳給下一任魔王接班人。不過,其秘傳術法一般都有等級限制,最低門檻也是十翼青魔。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下目前魔族的實力現狀,自十八翼天魔王之後,再也無人能修煉到十八翼天魔境界,就連十四翼銀魔境界的魔族都十分稀少,或許三大魔王背後都能找到一兩位,但十六翼金魔境界的魔族高手只存在於傳說中了。

魔族王族的秘傳術法流傳數百萬年了,相信三大魔王或多或少都傳承了一些,目前所知的秘傳術法門檻最低是十翼青魔境界才能修煉,加上秘傳術法又只有魔王繼承者才能修煉,因此會秘傳術法的魔族高手目前只有三大魔王。可是,米勒僅憑八翼綠魔境界便能使用,這令夜魔王與血魔王心中產生了濃重的戒心與焦慮。若是狂魔王找到了降低修煉秘傳術法境界的方法,對他們而言絕非一件好事。

所謂秘傳術法,其威力自是不言而諭,而且越高境界修煉的秘傳術法威力就越大,也就是說,若兩人是同等境界,但其中一人修煉了更高層次的秘傳術法後,往往一個秘傳術法便能讓對手重傷甚至死亡,當然,施展秘傳術法的代價也不小,有的秘傳術法一經施放,施術者自身也會死亡或者成為一個廢人。而這黑暗瞬移術施放之後可瞬間移動逃命或追擊,而且之後移動速度會暴增,持續一個時辰,代價便是跌落一個境界。

此時狂魔王嘴角一陣抽搐,米勒還是嫩了點啊,不僅之後要跌落一個境界,而且夜魔與血魔知曉這個秘密之後必定會抱成一團,形勢於他殊為不利。

「邁克,老子殺了你這卑鄙的傢伙。」米勒狂吼一聲,開始了瘋狂的進攻,現在看來,他的骨子裡還是遺傳到了狂魔王瘋狂的基因。

米勒使用了黑暗瞬移術之後,速度暴增,而邁克一擊不中,再看到米勒施放秘傳術法後心境受到衝擊,一時間竟被逼得只有招架之力,照這樣下去,失敗只是早晚的事情。

而正在此時,一個身影擠到了風翊不遠處,朝他打了一個手勢。

風翊長舒了一口氣,微微點了點頭,然後朝著夜魔王的陣營擠了過去。

施施然來到了夜魔王的身旁,還沒落坐,正目不轉睛盯著比試的夜魔王突然輕聲一歎,似自言自語道:「邁克撐不了多久了。」

風翊心裡一笑,那可不一定,因為這個世界上多了一個自己。

這時,正前方圍觀的魔族群眾中央突然傳來一陣嘩然之聲,只見得一個長相有些陰柔的魔族青年全身光潔溜溜地被幾個肥胖醜陋的魔族大媽給高高舉了起來,裸體上用魔族文字寫著:米勒米勒我愛你,就像蒼蠅愛屍體!

騷動的魔族群眾火速蔓延開來,一時間,驚心動魄的比試竟然被這一鬧劇般的一幕給奪去了光彩。

其中一個魔族大媽流著口水,豎起她粗壯的手指頭,對準頭頂上陰柔魔族青年的菊花便插了過去。

「噢……」魔族青年一聲非人的尖叫聲穿破雲霄。

正瘋狂進攻的米勒突然一個激靈,這叫聲很熟悉啊!就這一個分神,已到了強弩之末的邁克趁機突出了米勒的攻擊範圍,身上已是冷汗淋漓。

當米勒望見自己的愛人慘遭侮辱,不由睚眥欲裂,他多麼想立即衝上去將那幾個醜陋的娘們碎屍萬段,將自己的愛人摟在懷裡好生憐惜。可是他不能,他不能輸,更不能讓其父狂魔王以及其領地子民蒙羞。

邁克此時已瞧出了米勒的心不在焉,立刻發動了強勢的反擊。

米勒想要沉下心思,但愛人一聲強過一聲的悲鳴如同魔音般環繞著他,偶爾一瞥卻看見那幾個魔族大媽正對他的禁臠上下其手,又捏又摸。一時間,理智在怒火的邊緣掙扎,心思早已不在比試上。

而邁克瞅準一個破綻,一拳帶著龐大的黑暗魔力狠狠砸在了米勒的胸口上,只聽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米勒已被轟飛出比試場地。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米勒身體一沾地便彈身而起,化為一道黑芒衝向了魔族群眾之中,只聞幾聲慘呼,血雨飆飛,米勒已消失在了遠方。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良久才發現,那幾個他們看起來在搞怪的魔族大媽已碎成了好些塊,而那陰柔魔族青年卻與米勒一同不知所蹤。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世魔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4.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