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獸動
作 者
蟲族魔法師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6.02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1年04月13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4650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獸動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05.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章 ∼開業∼



幽蘭旗槍茶園的開業大典,就設在茶園邊上的茶葉製坊與園工宿舍中間的草坪上。

草坪不算大也不算小,大約三、四十米長寬,正式員工包括蘭卡與丹尼的母親,一共二十五人。

茶園園工雖然少,可來的人卻不少,首先是蘭卡兄弟的小弟們全部到場壓陣,並人手一副簡陋護甲(就是胸口圍了一塊鐵片與竹條製成的胸甲),腰掛清一色狹長長刀,個個背著手,挺胸收腹地站在草坪的兩邊。

而草坪的兩邊,還插滿各種彩色竹旗,雖然資金緊張,可也有資金緊張的做法,那就是想方設法使開業大典顯得隆重莊嚴一些,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顯然,蘭卡他們的做法,帶著一股子地下勢力結合正經小商人的色彩,最後弄成讓人想笑不敢笑,想哭哭不出的場面。

六兄弟的嫡系長輩早早趕到,他們才是大典的實際張羅者與組織者,其中蘭卡的母親與丹尼的母親是最忙的人,忙著接待雨爾城中不請自來的貴賓,如城主助理大人、卡賽爾家的大少爺、城衛軍新任長官的副官、布拉步德夫婦,以及一大堆稍微有點名望就要來湊熱鬧的大、小商人和他們的隨從人員。

這樣一來,就導致客人比開會的人員還多,而且個個在小城中身份顯赫,很是有一股子強賓欺主的味道。

除此之外,就是園工們也早早地趕到會場,帶著他們各種各樣的小凳子,坐在草坪之上翹首以待。

但等啊等,感覺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都沒看到正主──六位年少勇猛的老闆趕到。

園工們就不用說了,在那紛紛交頭接耳地討論蘭卡他們遲遲不至的原因。

不請自來的貴賓們就更加地不耐,布拉步德是此次貴賓中身份最高的,他挺著比孕婦還孕婦的大肚子,十分不爽地高叫道:「蘭卡這小子怎麼回事啊,感覺那派頭比我還大似的?」

「是啊,是啊!」一群商人、長官們大是附和。

有人趁機諂笑著,立即上去討好布拉步德:「大老爺,您今天怎麼也來湊熱鬧啊?像您這樣身份的人,派個管家來就足夠了吧!」

布拉步德一陣臉熱,連忙掏出一塊手帕擦了擦汗掩飾。

他今天所以親自到場,那當然是有來的理由。

時到今天,雖然整個雨爾城也沒人搞得懂蘭卡到底是在幹什麼,可是要說誰最能聞見那其中隱藏的商機,布拉步德很不謙虛地認為,除了自己之外,誰也沒有那份見識與嗅覺。

而且,雖然前一段時間的那個夜晚,想藉機宴請蘭卡他們套取商業秘密的事情失敗,並在當時被蘭卡提出千萬投資激怒,但事後布拉步德還是醒悟,自己似乎被蘭卡戲弄了,到了現在,他甚至都有了真的投資千萬與蘭卡合作的想法……

當然實際上,這樣的決心很難下。千萬銀克對於他這樣的大商人來說,仍然是一筆巨大的數目,怎麼能投入到蘭卡這個怎麼算,都才只有幾十萬銀克投入的所謂茶園中?

不過,雖然蘭卡已經暗示了以後有合作的可能性,但布拉步德還是不甘心,他真正想要的是,全部買下蘭卡的這處看似兒戲的產業,當然還包括那其中的商業秘密,在他心裡的價位是二百萬至三百萬銀克。

這比蘭卡之前的投入一下子多了近十倍吧,如果這樣蘭卡還不滿足的話……

布拉步德瞇了瞇眼睛,對獻媚討好自己的那個小商人不假顏色地道:「我來不來關你什麼事?再說,跟你說,你也不明白。」

「是,是,大老爺決斷千里之外,豈是我等小商小販可比。」那小商人討了個沒趣,但卻不敢反言相譏,一時鬱悶無比。

正說時,就聽外面猛地一陣爽聲大笑,緊接著就見馬里喬一手夾著鐵拐帶著幾個學生如風般闖了進來。

「咦!人還真不少,布拉步德……你怎麼也來了?」馬里喬一臉的驚奇。

相比布拉步德他們,馬里喬可算是今天唯一受到正式邀請的貴賓,而且在蘭卡親自去邀請他參加開業大典時,他還親耳聽蘭卡說過,別人都不請,只請他一個,當時他還說:人太少不熱鬧。

馬里喬現在才反應過來,當時蘭卡為什麼笑得那麼讓人討厭。

布拉步德雖然在接待蘭卡時,親熱得像忘年交,但對馬里喬卻沒什麼敬意,當然表面上還是做得無可挑剔,臉上立即堆起難辨真假的微笑:「唉,我跟蘭卡那可是忘年交,老朋友了,他的開業大典,不來行嗎?」

實際上是派管家來他不放心,管家能看到那些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嗎?更重要的是,他想趁這個機會,跟蘭卡談妥價錢,一舉把茶園拿下!所以,他不親自來行嗎?

馬里喬似笑非笑地掃了布拉步德一眼,對於布拉步德他早就認識個透徹,無疑布拉步德是個厲害的商人,可除此之外,此人就是一個狗眼看人低的傢伙,十幾年前,他馬里喬剛剛收徒的時候,那時連布拉步德家的大門都進不了,更別談能得其贊助和投資。

但馬里喬也知道,那就是商人的本色,商人所有的準則,全都是圍繞著利益來進行,否則就不能叫商人了。

「哦,真沒想到,我家的蘭卡跟你居然成了忘年交?那我還要代表蘭卡向你表示深感榮幸了?」馬里喬倒是對布拉步德一點都不客氣,不自覺地就諷刺起大老爺來。

同時,馬里喬也毫不臉紅地把蘭卡據為「自家」的了,當眾大叫「我家的蘭卡」,看來他的臉皮之厚,跟布拉步德絕對有一拼。

而事實上,布拉步德的臉皮更厚,誰都能聽出馬里喬那嘴裡的譏諷味道,可布拉步德硬是臉色都沒變一下,反而認真地大聲道:「教官,你這樣說,我可不願意了,你是你,蘭卡是蘭卡,我們各交各的,誰規定我就不能與蘭卡朋友相交,事實上我們意氣相投,相見恨晚,那晚我跟他可是喝了足足有百杯,不信,可以等蘭卡來證明。」

布拉步德說話時,他身邊的艾琳娜一直表現得風輕雲淡,也不插話,只是美目流盼,好像丈夫不管是受捧還是受諷刺都與她無關。

幸好,蘭卡的母親莉莉絲如一陣風般周旋過來,親切地拉住馬里喬,又跟布拉步德點頭示意:「教官、大老爺,兩位都快請入坐吧,你們的坐位已經安排好了,蘭卡應該馬上就來了。」

布拉步德與馬里喬這才雙雙瞪了對方一眼,悻悻地在莉莉絲的引導下入坐。

一邊的艾琳娜趁機打量莉莉絲,只見莉莉絲一頭淡金色柔亮的半長頭髮,在腦後紮了個馬尾,看上去顯得臉蛋柔美乾淨,還帶著少女般的尖巧線條,也顯得很精明幹練,有一股職業女性的淡雅氣質。而身材還像個少婦那樣,在上面一件黃色短夾克配緊身白毛衣與下面半身黑色長裙的包裹下,不顯一絲贅肉,前挺後翹的,十分性感。

這時,不斷有貴賓來跟莉莉絲打招呼,有一半直接稱呼莉莉絲為「蘭卡他媽媽」,艾琳娜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位就是蘭卡的母親。

艾琳娜感到一絲詫異,她原以為蘭卡的母親該是一個很土氣的婦人,畢竟她聽說蘭卡以前家裡十分貧困,沒想到居然這麼年輕漂亮?

莉莉絲見艾琳娜打量自己,立即跟她打招呼:「妳好,夫人,妳真漂亮,咦,妳這件裙子是在哪買的?我猜猜……這應該是南方大城市裡買過來的吧,最少要上千銀克,嗯,真的很配妳。」

艾琳娜立即對莉莉絲好感大升,而且說的話題也是她最感興趣的。

「叫我艾琳娜就好,反而妳更像一個美麗高貴的夫人,若不是聽妳剛才的話,我還真想不出妳有了蘭卡那麼大的兒子了,真是有福氣……對了,妳身上的衣裙好特別,也很好看,在哪買的?」

莉莉絲幸福地一笑:「是蘭卡親自幫我設計,並請裁縫師專門訂做的,他還說我要管理酒吧,就必須穿這樣顯露職業女性之美的衣裙才好。」

艾琳娜吃了一驚:「是蘭卡設計的?天哪,他還是一個服裝設計師?」

莉莉絲笑著搖頭:「他是鬧著玩的,除了我之外,誰還敢讓他胡亂設計呢?」

兩個女人一聊起來,那才是真正的相見恨晚,直到艾琳娜坐下,還拉著莉莉絲的手道:「姐姐,我們一定要找個時間再好好聊聊。」

莉莉絲微笑道:「隨時可以,要不妹妹今晚到我的酒吧來坐坐吧,讓我好好招待妳。」

莉莉絲對待朋友一向很大方,招待了朋友一回兩回,作為朋友也不可能一直好意思讓她免費招待吧,因此她管理的酒吧的生意也蒸蒸日上,就是因為多了一群雨爾城家境稍好的女人,再加上蘭卡兄弟名下的酒吧都十分的安全,在裡面的感覺安逸輕鬆,所以女人們都喜歡到那酒吧中聊天,而女人一來,男人也自然聞風而來。

說起來,蘭卡讓母親莉莉絲與丹尼的母親麗紗管理酒吧,不是沒有理由的,麗紗也是跟莉莉絲差不多的女人,長著一張討喜的臉蛋,看起來不是那麼的能說會道,卻不論對男人還是女人,都有著強大的親和力。

到現在她們也完全地鍛煉出來,成為了蘭卡兄弟產業中獨當一面的經營管理幹將。

所以,蘭卡也準備,除了把母親與丹尼的母親培養成高級炒茶師之外,日後茶園就交給兩位漂亮媽媽管理。

當然,起步之初,還要靠他與丹尼以及兄弟們聯手,幫媽媽們踏平前路的坎坷,披荊斬棘,讓兩位媽媽日後接管時,不用再面對那些充滿黑暗與污垢的事情。

不久,貴賓們全部被引入新增加的貴賓席中,而馬里喬、布拉步德、蒂姆直接被引到主席台中間的位置上,不過馬里喬和布拉步德兩人中間還空著一個位置。

坐下後,馬里喬對布拉步德仍然沒個好臉色,沒話找話地怪叫道:「胖子,你這種人是無利不早起,我想你來這裡湊熱鬧,肯定是心懷不良,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勸你趁早打消念頭,我不會讓蘭卡上當的。」

布拉步德苦笑,敢情馬里喬還找上自己了,不過還真被馬里喬那張大嘴巴說到了幾分,因此他不想跟馬里喬鬧得太僵,不然說不定還會真影響到他的打算。

所以,儘管馬里喬說話尖銳,布拉步德卻是搖搖頭,有心退讓道:「我說教官,我們往日好像沒有什麼仇恨吧,怎麼今天教官盯上我了?」

馬里喬冷笑道:「大家心知肚明,如果蘭卡那孩子身上沒有讓你心動的利益,你會當眾說他是兄弟?我寧願相信一頭豬說的話,也不會信你!」

馬里喬雖然看似大老粗,但就算大老粗,也有大老粗的為人處世之道,他不去想那些彎彎道道,卻僅從一個人的以往為人上,就能判斷事情真相的幾分,不得不讓人感歎。

坐在馬里喬身邊卡賽爾家的大少蒂姆有些架不住這兩位的火力,愁眉苦臉地出來做和事佬:「兩位叔叔,你們都少說兩句吧,我們坐在這裡,別人都在看著呢!」

確實,馬里喬與布拉步德在台上吵鬧,兩邊的貴賓與下面的園工都盯著他們看,貴賓們還不時交頭接耳地議論。

一個商人道:「看樣子,馬里喬教官跟布拉步德老爺不怎麼相投啊!」

另一個商人道:「何止是不相投,簡直就是針鋒相對。」

一邊身穿白襯衫,下配黑褲加馬靴的雨爾城城主助理,對於沒能坐在主席台深懷不滿,忍不住尖酸的道:「他們兩個都是沒怎麼受過教育的人,自然不會知道什麼是禮儀,哼!」

城主助理大人的話讓人驚愕,一時間也沒人敢接口,因為馬里喬和布拉步德,在雨爾城可都是數一數二的有身份的人,得罪誰都不好,他們可沒有城主助理大人這麼好膽。

所以,過了一陣子,才有人道:「這兩位跟蘭卡的關係都很好嗎?你看中間還留著一個位置,該是蘭卡的位置嗎?這樣的安排真耐人尋味啊!」

另有人接口道:「這你就不知道了,有人傳言,馬里喬教官跟蘭卡的關係有如父子,那是比真父子都還要親近,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蘭卡在馬里喬那裡十年,跟馬里喬在一起的時間遠多於他父親,再說,你剛才看到蘭卡的父親沒有,看起來人高馬大,長相兇猛,卻是不善於言詞的老實人。我還聽說,馬里喬之所以成為雨爾城的紅人,跟這個蘭卡是有莫大關係的。」

「那麼布拉步德老爺呢,蘭卡跟他又怎麼扯上了關係?」有人充當好奇寶寶地盤根問底。

但剛才說話的人卻又不開口了,只回答了一句:「我怎麼知道那麼多?」

好在又有人接口,說話的是一個頭上只剩下幾根毛,但打理得極是油光滑亮的中年人,有人認出,這是雨爾城的稅務官。

只聽稅務官嘿嘿笑道:「布拉步德跟蘭卡兄弟走得近,那其中的原因與今天在座的至少一半人的目的是相同的,我這麼說,大家明白了吧!」

「哦!」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看來布拉步德跟蘭卡的關係也就那樣,表面光、裡子薄。

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聽遠遠地一陣馬蹄聲,從隱約到清晰地傳來,最後只聽一聲貫穿雲層般的馬嘶聲就在附近傳來。

有人立即炫耀自己的小道消息靈通,洋洋得意地道:「肯定是蘭卡他們來了,嘿嘿……我之所以如此判斷,那是因為蘭卡有一匹卡賽爾老爺家都沒有的神俊軍馬,而且這匹馬我聽說是皇都的某個大貴人,千里迢迢地送到雨爾城的。」

「哇!」

這個小道消息更讓人震驚,連主席台上的布拉步德都支起了耳朵。

馬里喬卻是淡淡而笑,僅從表面上看,馬里喬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中,但實際上對蘭卡的事,這也是讓馬里喬最猜不透的事之一,他曾經問過蘭卡,到底是誰送給他馬匹,以及之前的那些資助費用來頭,但每次蘭卡都閉口不言,還用一種怪怪的目光看看他,讓馬里喬每次都想跳起來大罵蘭卡三天。

事實上,蘭卡座下的軍馬已經是第二批了,而且就是最近不久前送過來的,當然這一次梅娜塔並不是以神秘資助人的身份送給蘭卡的,而是……說出來可能別人不相信,是蘭卡跟梅娜塔討要的,光明正大地要,還在信中言明,要最好的,但又不嬌貴且好養的,六兄弟人人都有一匹經訓練過的軍馬,只不過蘭卡座下的馬最好,是一匹火紅色的烈性子巨型軍馬。

終於,眾人只見蘭卡與他五個兄弟魚貫而入,走在最前面的蘭卡,臉上看似帶著地下勢力老大的冷淡與傲慢,對貴賓們視若不見地直行而入,不過他身後的丹尼卻彌補了禮節上的不足,含著笑一一跟到來的貴賓打招呼,而且個個能叫出名字與職務,禮節上滴水不漏。

再看蘭卡的其他兄弟,巨人蒙塔緊跟在蘭卡的左手邊,也像是跟眾人有仇似的,一言不發,只是虎虎生風的目光掃視了一下周邊與眾人。奧利修爾卻是人前永遠地一副有修養的貴族大少派頭,對所有看向他的人點頭而笑。福克此時裝低調,低著頭只管走路。

德里恩深怕別人不知他是活寶似的大叫一聲:「啊,好多人!」

蘭卡直到快要走到主席台時,才露出笑容,跟起身迎接的蒂姆擁抱了一下,在蒂姆的肩膀上輕輕捶了一拳:「今天是你老爺子讓你來,還是你自己要來?」

蒂姆很不高興地道:「連我你都不發請帖,太沒把我放在眼裡了吧,真是令人氣憤!」

蘭卡道:「這麼說是你老爺子讓你來的了,唉!我不發請帖,就是提醒你家老爺子,讓他別插手我的茶園,至於你嘛,你看主席台上不是有你的位子嗎?我早料到你會來。」

蘭卡這麼一說,蒂姆頓時臉上閃過一絲羞愧,他就不明白家裡的老頭,為什麼非要盯住蘭卡的生意?這不是讓他在蘭卡面前抬不起頭嗎?

蘭卡跟蒂姆打過招呼後,先是跟坐在布拉步德身邊的艾琳娜一笑,然後就直接坐到正中間,蒙塔往蘭卡身後一立,其他兄弟呼拉一聲往主席台一坐。

然後,蘭卡才跟布拉步德打招呼:「老哥,你又胖了一些啊!」

布拉步德裝著氣呼呼地道:「你還說,我跟蒂姆大少一樣的問題,為什麼不發請帖,難道你擔心我備不來禮物嗎?」

蘭卡一派淡然:「我不發請帖,就是不想跟老哥你之間產生什麼隔閡與誤會,再說這等什麼開業大典,純屬搞笑,你來可能會掉了身份。但我知道老哥還是會來的,這不,已經給老哥準備好了位子,總之,老哥你明白我的想法就好。」

布拉步德心裡一沉,臉上陰晴不定之時,蘭卡已是轉過頭就笑咪咪地跟馬里喬說話了:「教官,今天要靠您壓陣了,您準備好了演講稿了嗎?」

馬里喬的興致被布拉步德消磨掉了一半,聞言看都沒看蘭卡:「這是你的莊園,又不是我的,要我講什麼話?」

「好,您老不說話最好。」

「什麼,你這個兔崽子,你的潛台詞是怕我嚇到那些小女孩是吧,現在是日益不知道什麼是尊師重道了。」

「唉……剛才可是您老自己說不說話的。」

「好了,好了,你開始吧,我倒要看看,今天這個所謂的開業大典,你能弄出什麼花樣來?」

蘭卡的目光這才轉向下方的園工,而此時園工們已經等得頭上冒煙了……不過見到蘭卡他們後,大家的心情還是很興奮的,尤其是女園工們,十個中就有五個把目光緊緊地盯牢在蘭卡的臉上。

因為她們已經牢記,是蘭卡最後「欽定」,把她們從千百名少女中挑選出來成為園工的,而且其中還有好幾個親耳聽到蘭卡說,所有的園工將受到他的保護,以後不存在有人敢來騷擾她們的事情,當然,這也是她們最擔心的事情。

其他的福利,在契約書上更是已經寫明,所有的園工,幹滿三年,就可以開始每年加薪,幹滿十年以後,只要不是自己退出,就可以終生享有園工的福利,到老時還有退休金供養。而從成為園工開始,每月每年除了固定薪水之外,還有全勤獎金、貢獻獎金、集體團結友愛獎金等多種多樣的獎金,其中特殊貢獻者,不用等三年就可以立即加薪升職,其他的還有,工作時間每天八小時,每七天有兩天休假時間,超時按加班計算,加班時間享有雙倍薪水的待遇,節假日更是三倍薪水發放。

幾乎所有園工看到這樣的條例,根本不敢相信,但心裡又極希望一切都是真的。如果一切都是真的,每月三百銀克的薪水,還有如此多的獎金和福利,每天還只需要工作八個小時,那麼茶園對於他們來說,就像是天堂一樣!

所以,當蘭卡他們一來,二十多名園工的目光全是火熱的,而今天所以吸引如此多的貴賓前來觀禮,也與那份早已傳遍整個雨爾城的契約書有關,有人把蘭卡看成一個傻瓜,也有人把蘭卡當成瘋子,但還是有少部分人,如布拉步德就更按捺不住了,顯然,如果茶園賺不到大錢,蘭卡會如此折騰嗎?

而蘭卡是不是真的是一個傻瓜、瘋子?明眼人早就看明白了,兩年前蘭卡忽然異常突起,從雨爾城一個默默無名的少年,一舉成為雨爾城地下勢力的老大,豈是僅僅只靠武勇就能辦到的?

況且,當時蘭卡他們挑戰的可是雨爾城城衛軍的最高長官,以及在平民眼中無惡不作、無法無天的大河幫,這樣的兩個勢力,別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少年,就是城主大人要動他們,都得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本錢。

但最後蘭卡成功了,雖然成功之後,看不到蘭卡他們得到了多少利益,可是有幾個人明白,蘭卡他們得到了最寶貴的一個「穩」字。

新崛起的勢力,最需要的是什麼,毫無疑問,答案就是:「穩」!

也只有少數像布拉步德這樣的人,才真正看明白,蘭卡這個少年不簡單,而且是很不簡單。

如今,已經稍微在雨爾城扎根下來的蘭卡六兄弟,終於有了進一步的動作,而且是個看起來很有年輕人胡搞味道的動作。

但卡賽爾與布拉步德沒這麼看,其他還有幾個人看出來了,只是知道自己爭不過卡賽爾與布拉步德,所以只好旁觀。

台上,終於開始了幽蘭旗槍茶園開業大典的第一次致辭,但奇怪的是,講話的人不是蘭卡,而是六兄弟中有軍師之實而無軍師之名的丹尼。

丹尼的演講是激情洋溢的,開口就道:「今天對於我們六兄弟來說,是一個極重要的日子,首先感謝蒂姆大少爺、敬愛的馬里喬教官、財富可比雨爾城大河之水的布拉步德大老爺,以及日理萬機的城主助理大人……」

說了足有幾百字之後,丹尼這才喝了口水,然後語氣一轉,站了起來,莊嚴大聲地宣佈幽蘭旗槍茶園開業大典開始。

此時,蘭卡他們站了起來,全場的人都站了起來,肅立了十幾秒,才在丹尼的一聲「請坐」之後,又全部坐下。

再接著,丹尼才開始措詞模糊地介紹開辦幽蘭旗槍茶園的來由、目的以及今後的發展目標,其中提到茶園的開辦目的之一是:與雨爾城共同繁榮穩定,並盡可能地與本地民眾分享茶園帶來的利益。

不過,丹尼語氣一轉,又說自己與蘭卡其實對茶園的前景並不樂觀,只不過有勇氣與信心去接受挑戰,總之,願望是美好的,但在現實中還要靠園工們與到場貴賓以及雨爾城所有的大人物、父老鄉親的幫助,才有可能使茶園在一年後走向贏利之路,而在明年夏天來到之前,茶園將要經受住一段最艱難的日子。

聽到丹尼親口說了茶園將面臨的困難,而且那困難還是那樣的巨大,園工們的心往下沉,一些女園工眼中都淚光閃閃的了,只因為丹尼說得太煽情了,就跟真的一樣,好像他與蘭卡要去沿街乞討,才能支付園工們的薪水似的。

一時,很多園工們都大大地擔心起來,擔心蘭卡他們是不是真的能及時發放薪水。

而到場的貴賓們則是各具表情,有人發笑、有人深思,還有的幸災樂禍。

有貴賓心想:叫你折騰!放著日進萬金的賭場不要,居然變賣給了卡賽爾,就為了開這個破爛虧本的茶園?

說到蘭卡他們以前從大河幫接過來的賭場,來捧場的貴賓們,十個中就有八個到現在仍然替蘭卡感到可惜,認為蘭卡一定是腦子進水了,明明你就是一個黑幫,就是一個見不得光的地下勢力,難道還想抽身回來做好人,誰相信?

不少貴賓咂起嘴巴來,左想右想,都想不出蘭卡開個茶園是為了什麼?

剛才丹尼在致辭時說得很明白,茶園將面臨的困難,誰聽了都覺得那是現實存在的,不像是假話,因為首先今年剛移栽的野茶葉樹不適合大量摘取,這樣就絕了今年茶園贏利的可能性。

如此一來,雖然只有二十多名園工,但每月的開支一樣不少,誰叫蘭卡他們把薪水開得高高的?

這樣一個破爛的茶園,除了園工薪水之外,加上茶葉樹的肥料、製茶坊和宿舍的設施維修等等費用,每年最少要二十幾萬銀克來維持吧?

而沒了賭場收入的蘭卡六兄弟,又到哪去找來這二十幾萬銀克?

不過,布拉步德看到一些貴賓的表情後就心裡冷笑,這幫沒見識的傢伙怎麼就這麼容易受騙?

總之,布拉步德聽到丹尼的一番訴苦後,整個買下茶園的心卻是更加熱切。

只是,他一看蘭卡那從容不迫的樣子,就又頭痛起來。

台上,只聽丹尼的話鋒一轉:「……雖然我們面臨著無數的困難,以及未知的艱險,甚至有可能遇上盜賊團那樣無恥力量的騷擾與破壞,但只要有蘭卡在,有我丹尼在,請大家放心,我們六兄弟有信心粉碎一切困難與阻礙。再者,我們六兄弟做事有口皆碑,向來是一口唾沫一個坑,我們說了不會拖欠園工薪水,就不會拖欠。我們又不是在幹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只不過是經營一個小小的茶園,如果這樣的小事都幹不好,我們六兄弟一定會去跳紅水河!」

真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全憑丹尼一張嘴!眼看著女園工們的眼淚一下子收住了……而且,看到丹尼在台上揮灑自如,一說起來如同滔滔江水不絕,一些女園工都不自覺地把目光從蘭卡的臉上移到丹尼的臉上來。

丹尼本身長得很帥,個子也不矮,一米八左右的身材,稱得上是玉樹臨風,絕大多數女園工不由都對丹尼癡迷起來。

或許只有安琪兒還在偷偷地看著蘭卡,不過她自認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今天丹尼好像才是六兄弟的頭領,難道六兄弟的頭領不是蘭卡,而是丹尼?

少男少女們就是這麼直接,誰出風頭,誰更能吸引他們的目光,就認為誰是老大,何況丹尼不論哪方面,在少男少女的眼中,都是無可挑剔,他是較稀有的鷹魂戰士啊,而在獸魂戰士中,傳言鷹魂戰士最有成為高級殺手以及高級戰場指揮官的潛力,鷹魂戰士代表著靈動,代表著犀利,代表著一擊必殺。

安琪兒雖然對獸魂戰士不像專業人士那麼瞭解,但民間的傳言太多了,就是一個街頭賣菜的農婦,說起獸魂戰士,也能張口就來。

而蘭卡現在還什麼都不是,難道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使他變得消沉?

安琪兒忽然感覺自己很同情台上沉默的蘭卡……她想不通他為什麼沒有成為獸魂戰士,雖然那一天應聘時,他開始的語調有點像個怪叔叔,但她心裡面最後還是認定蘭卡是個好人!

安琪兒覺得自己好想哭,好想讓蘭卡表現得強勢一些,想他快一點表現得像個老大的樣子,不要被丹尼比下去了,儘管他不是獸魂戰士。

好像不如此,她就真的要哭了。

她也全然沒想過,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想。

可事與願違,丹尼條理清晰,聲音帶著迷人的磁性依然滔滔不絕,她感覺他說了都有一個小時了,他還在說,而身邊的女園工們,一個個聽得津津有味。

莫名地,她竟然有些恨身邊的女園工,恨她們忘恩負義、忘了當初是蘭卡考核她們的……直到她身邊的女園工,剛剛建立起朦朧友情的奧蘿拉,用手打了她一下,這才驚醒過來。

奧蘿拉奇怪地問:「妳怎麼啦,魂不附體的樣子?」

安琪兒不覺有絲毫的臉紅,只是淡淡道:「我不喜歡丹尼長篇大論。」

奧蘿拉更加驚奇,並有點害怕地連忙拉住安琪兒小聲道:「快別這樣說,丹尼是我們的二老爺了,妳怎麼敢直接叫他的名字,不怕被趕出茶園嗎?再說,丹尼老爺的樣子真帥!」

說著,奧蘿拉來不及關心安琪兒,又連忙把目光重新投到正抑揚頓挫演說的丹尼臉上。

幸好,再過了一下丹尼的演說終於結束了,並提醒大家,現在輪到蘭卡說話。

安琪兒頓時眼睛一亮,至於丹尼後面說了什麼,她一句都沒聽進去,現在只想好好地聽聽蘭卡說話。

但沒想到她只聽到蘭卡說了一句話,麥克風就給了那個老獅子一樣的教官。

「讓我的教官馬里喬先生先說兩句,他等不及了!」

台上的馬里喬想撕了蘭卡,一臉怒容地吼了聲:「誰說我急著想說話了?」

而台下,安琪兒失望得不行,雪白的小牙齒伸出來狠狠地咬了咬唇。

接著,安琪兒只聽瘋子教官破鑼般的聲音在耳邊炸響。

馬里喬肆無忌憚地像在罵大街,而不是在什麼莊嚴隆重的開業大典上講話:「首先,我要說蘭卡真是一個不孝之徒,在這裡,本教官嚴正聲明,我絕對沒有急著想說話,但既然說了,那我就簡單的說兩句……」

只是,安琪兒聽著聽著,就又快哭了,這教官嘴裡說,只是簡單地說兩句,可居然從蘭卡、丹尼他們當年是怎麼死皮賴臉地賴在他那不走說起……真不知他要說多久,才能罷休!

好在這個話題安琪兒還是比較感興趣,總之,對於蘭卡的一切,她都好奇,至於丹尼的一切,她都排斥,都不想聽!

她給了自己一個理由,理由嘛,還是那天她偷聽來的話,那個猴子說,蘭卡說過:我們對弱者要有同情心。

那麼今天,她同情蘭卡這個「弱者」,就沒有什麼不對了,而是理所當然!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獸動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5.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