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作品介紹
人物介紹
第一章 ∼冷血刺客∼
第二章 ∼寸勁,瞬殺!∼
第三章 ∼頓悟.行字訣∼
第四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
第五章 ∼斬先天∼
第六章 ∼化身名醫∼
第七章 ∼兩字,不治!∼
第八章 ∼庸醫殺人不用刀∼
第九章 ∼翩然佳公子∼
第十章 ∼借刀殺人∼

方寸殺
作 者
飄零幻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12.15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1年10月07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575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方寸殺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10.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章 ∼借刀殺人∼



禮儀,風度,談吐。

從踏入城主府那一刻,方寸的一舉一動都盡顯優雅,每一個細節都無可挑剔,無論是鑒賞名畫,還是端茶品茶的方式,都清晰的告訴新月城主,他無疑是出身豪門大族的子弟。

「方公子請。」坐在餐桌前,新月城主隨手夾了一筷子菜放入方寸面前的碟子裡道。

只是這樣的好意,卻似乎並沒能得到方寸的歡心。

微微挑了挑眉頭,不動聲色地將面前的小碟推開,方寸轉身向負責伺候的侍女道:「麻煩幫我取一雙公筷來。」

「啊,實在抱歉,是我疏忽了!」伸手拍了一下腦袋,新月城主連忙道歉道:「平日和女兒吃飯習慣了,一時倒是忘記吩咐人準備公筷,抱歉,抱歉。」

疏忽?你騙鬼吧?!你能忘,難道這些下人當真敢忘?若不是你刻意吩咐,想要試探,他們只怕早被你殺光了。

心中冷笑了一聲,表面上卻是絲毫不露,方寸輕舉酒杯示意,一飲而盡。

新月城主的心思,方寸自然明白,無非就是試探自己的身份而已,這點小玩意若是應付不過去,那自己早該死了千八百回了。

這些禮儀與小習慣,可不是隨便裝一下就能矇混過關的,而是真正融入骨子裡的習慣,貧家子弟就算學了再多這樣的知識,到了這種時候,也一樣還是會露怯,絕對做不到如此的舉重若輕,安之若素。

如果說之前,因為還沒從王都得到方寸確切的身份,新月城主對於他還有幾分懷疑的話,那麼,隨著這短暫的接觸,卻是已經把懷疑降到了最低。

在毫無營養的對話之中結束了晚飯,新月城主突然向方寸道:「方公子家學淵博,不知棋藝如何?」

「略懂一二,茶餘飯後做個消遣而已。」輕笑了一下,方寸點點頭回答道。

剛剛方寸就留意過,城主府中擺放了圍棋,與上一世一般無二,自然是信心滿滿。

「如此,不如我們手談一局如何?」略有深意的看了方寸一眼,新月城主開口邀請道。

「敢不從命。」

兩人進入書房,擺好棋子,吩咐下人都離開之後,新月城主這才真正切入了正題,「方公子,此次到新月城來,可有什麼事情要辦?」

微笑著捏起白子先行,方寸這才輕笑道:「也談不上有什麼事情,不過是出來散散心而已,此番回去之後,便要行成人禮,以後怕是就沒有這麼自在了。」

目光微微一凝,新月城主心中暗自點頭,果然是與成人禮有關啊,看來,對方恐怕真的是大家的子弟,這次出來,不過是挑選合適的城市準備接手而已。

不過,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現在在新月城,對方若是看中了這新月城,回去索要,那自己的樂子可就大了。

「哦,不知方公子對我新月城的環境還滿意麼?」

彷彿看穿了新月城主的心思,方寸的嘴角帶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道:「自王都出來,一路之上,也算見到了幾個有特色的城市,如今卻又多了一個新月城,不過,若說是最喜歡哪裡,卻就難以判斷了。」

這話說的極有意思,一方面點明,自己並非想要索要這新月城主之位,另外一方面,卻也有給他敲敲警鐘的意思。若是自己不高興,拿下新月城也未必就不可能。

當然,這話也有幾分試探的意思,畢竟,關於這些消息,方寸也只是旁敲側擊打聽到的,並不敢確定是不是一定如此。

「我雖是新月城主,但是公道的說,在咱們北域,新月城實在是不算什麼啊!」隨手落下一子,新月城主旁若無心的開口道。

「城主大人過謙了。」

「不提這些。」笑了笑,岔開了這個話題,新月城主道:「方公子遠來是客,若有什麼不合心意的地方,隨時和老哥說,怎麼也不能讓你這客人受委屈才是。」

「客人」這兩個字,新月城主故意咬的略重幾分,其中涵義自是不言而喻。

「那便多謝城主大人了。」心中暗自好笑,方寸卻也不點破,微笑落子。

「我年齡比你大些,這樣,我托大喊你一聲老弟,若不嫌棄,你叫我一聲老哥便是,也免得總是這麼叫顯得生分。」

「哈哈,小弟遵命。」打開折扇,輕輕扇了扇,方寸笑著答應了下來。

「對了,老哥已經發出了請帖,三日之後,會開一個晚宴,到時候這新月城的貴族都會前來,老弟若是沒事,不妨也來湊個熱鬧。老哥也正好借這個機會,介紹一下你,免得有不開眼的傢伙,冒犯了老弟,如何?」

深深的看了新月城主一眼,沉吟了片刻,方寸這才緩緩點頭道:「如此,那便叨擾老哥了。」

表面上,方寸雖然沒有露出絲毫異色來,然而,實際上,心中卻是早就已經翻起了滔天巨浪。

這個機會實在是太好了,全城的貴族都要來,冷家重要的人物自然也是要來的,若是能夠用些手段……這豈不是最好的機會?

新月城主這關暫時算是過了,至少在從王都得到確切的消息之前,他是不會懷疑自己的身份了,如此一來,借助這層關係,自己能夠做的事情可是多了。

一瞬間,方寸的心中已然開始了算計,目光雖然依然落在棋盤上,但是心思卻是早就已經不在這邊了……


「那個方寸去了城主府?」收到這個消息,冷心凌頓時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心中卻是一陣莫名的煩躁,彷彿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一樣。

「嗯,在城主那待了有兩個多時辰,剛剛才離開,看樣子,似乎與城主相談甚歡。」

「哦?」聽到這,冷心凌卻是不禁略微放心了一些,如此看來,這個方寸應該不會是當初那冷酷的傢伙才對。

只是,現在自己該怎麼辦?

幾乎可以預計,從現在開始,另外兩家也勢必會玩命的想辦法接近方寸了,若是再不想想辦法,被其他人佔了先機,冷家可就實在太過被動了。

最糟糕的是,老祖宗一死,家族這些人竟然還在忙著爭權奪利,壓根就沒有一丁點的危機感,當真讓人氣惱啊!


「喀嚓!」

袍袖輕拂,堆在身邊的金屬盡數化為粉碎,方寸的皮膚間透出一絲金屬的光澤,整個人散發出一股銳利的鋒芒。

若是這個時候,冷心凌立刻就能認出方寸的身份,無他,這樣的效果完全是金靈洗髓訣煉體大成的表現了。

當然,若是這樣的結果被冷家的人知道,恐怕也得嚇個半死,這才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竟然就硬生生憑借半部金靈洗髓訣煉體大成,這樣的表現,又豈是一個變態所能夠形容的了。

活動了一下身體,逐漸將體內的氣息收斂,方寸這才推開房門,緩步走出來。

修煉到了這種地步,上半部金靈洗髓訣已經再無法提供任何幫助了,不說真氣的強度,單就肉身來說,已經達到了後天巔峰,甚至還要超越上一世了。

只要得到金靈洗髓訣的下半部,方寸就有把握在短時間內突破到先天境界。

想到這,方寸的眼中頓時閃過了一道寒芒,冷笑了一下,向外走去。

「公子,馬車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雖然距離赴宴還有一段時間,但是青衣小廝卻是早就已經把一切都準備好了,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吩咐下去,本公子要沐浴更衣。」略略點了點頭,方寸隨即開口吩咐道。

剛剛修煉完,一身銳利的氣息也未散盡,需要一丁點的時間來過渡,而且身上難免沾有金屬粉末,自然不能隨便出門。


冷府。

「少爺,您記住了,一定要想辦法跟那個方寸打好關係,現在這個關頭,只要能借助他化解家族的危機,您就是當之無愧的家主人選。」

傲慢的點點頭,冷無觴拍了拍身邊的僕人,「放心,少爺我明白!倒是我姐那邊,你要小心提防,雖說冷家從沒有女人做家主的先例,但是,卻也不能太過放鬆。」

出身這樣的家庭,本身就很難有什麼親情可言了,何況,冷無觴的性子本就涼薄,更是絲毫不在乎這個。若有機會,冷無觴絕對不介意幹掉這個有可能阻礙他坐上家主之位的姐姐。

「還有另外兩家的人,少爺您也得多留個心思,老祖宗一死,他們可沒安什麼好心思。」

「知道了,知道了。」不耐的擺了擺手,冷無觴出門上了馬車,「快點走,今天可別遲到了。」


「哈哈,老弟,就等你了,來,老哥給你介紹一下。」

方寸剛到,就有人通知新月城主,他立刻迎了出來,熱情得讓人一陣嫉妒。

好在,這些日子裡,方寸在新月城也算是出名了,略一思索,這些人就猜到了方寸的身份,倒也沒人會跳出來找不痛快。

「這位是林家家主,林宇中,本身可也是先天強者,是我新月城了不得的強者啊!」拉著方寸走到一位面色陰霾的中年人身邊,新月城主鄭重介紹道。

這話一出,方寸便明白了,對方應該就是這新月城三大勢力之一,林家的家主,也是這次自己需要重點注意的人之一。

略微拱拱手,算是打過招呼,方寸卻也沒什麼特別的表示,甚至連一聲久仰都懶得說。

「還有這位,張家家主,張傲,老弟你也認識一下吧!」

當然,態度上沒有什麼不同,只是,這樣的態度,卻也不會有人不滿,畢竟,方寸的身份擺在那,王城真正的貴族公子,面對他們若是誠惶誠恐的,他們才怕是反而要懷疑了。

「哈哈,對了,冷家的人也來了。」一眼瞥到不遠處正往這邊走的冷無觴和冷心凌,新月城主大笑道。

「這位是冷家大小姐,冷心凌,還有冷家的二少爺,冷無觴。」

眉頭一跳,方寸皮笑肉不笑的淡淡道:「怎麼,是我不夠資格,還是老哥您不夠資格,冷家竟然就讓這麼兩個小傢伙過來?」

「哈哈,老弟誤會了,冷家家主在前些日子剛剛逝去,當真令人扼腕啊!」

桀驁的從鼻孔中哼了一聲,方寸較有興趣的掃了一眼冷心凌的胸口,「這小姑娘倒有些意思,我看,不如就讓她做冷家家主好了。」

這話雖然似乎是隨口一說,然而卻滿帶譏諷之意,全然沒有在乎冷家人感受的意思。

「方公子說笑了,心凌不過一個小女子,怎能做家主?」若有深意的看了方寸一眼,冷心凌欠身行禮道。

也不理會她,方寸笑了笑,逕自轉身跟著新月城主向一邊走去。

到場的貴族可也不止是三大家的,其他的人卻也不好隨便就忽略過去,新月城主象徵性的幫著又介紹了一些人。只是他們卻就沒有那麼好的待遇了,方寸這次這次卻是連拱手都省了,甚至連對方人都懶得看清楚,彷彿不過就是些阿貓阿狗一樣。

距離晚宴正式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新月城主找了個藉口離開,卻是故意給這些人一個接觸方寸的機會。

事實上,所謂的晚宴也就是如此,正式開始之前,就是讓各家的人有個接觸聯絡感情的機會。

「方公子,不知是否有空,借一步說話?」新月城主剛走,冷無觴就忙不迭的湊了上來。

「哦?」挑了挑眉頭,方寸似乎有些不耐,瞅了瞅冷無觴,嘴角帶著一絲譏誚,卻也並未說話。

看出方寸的不屑,冷無觴小心的用眼瞥了一下,留給方寸一個玩味的笑容,再次提出邀請。

「也罷,左右無事,那就走兩步吧!」掃了冷心凌一眼,方寸懶洋洋的跟著冷無觴走開了幾步。

避開了周圍的人,冷無觴這才小聲向方寸道:「方公子,對於家姐,可有興趣麼?」

「嗯?」饒是方寸已經覺察到,對方沒什麼腦子,驟然聽到他居然如此直白的問出來,也是不禁一陣好笑,也不答話,就這麼冷眼瞧著他,一言不發。

就憑這傢伙的智商,也想跟冷心凌鬥,簡直就是笑話,不過,對於方寸來說,這樣的蠢貨,卻似乎更為有利。

「方公子是明白人,我也不跟你繞圈子了。」看到方寸似乎沒什麼反應,冷無觴只好繼續說道:「我冷家現在的形勢,想必方公子也有耳聞,我需要方公子你的支持。」

嘴角帶著一絲嘲弄之色,方寸不鹹不淡的開口道:「本公子可沒功夫管你們的閒事。」

「難道方公子對家姐當真沒有一點興趣麼?」冷無觴也不生氣,眼中透出一絲猥瑣,壓低了聲音道。

「即便有興趣,那也應該是她來跟我談吧?」方寸依然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似乎根本就沒有讀出冷無觴的弦外之音。

「方公子說笑了,只要你支持我登上家主之位……不過是一個女人,難道還能翻了天麼?」話一旦說開,冷無觴頓時再沒有絲毫的顧忌,「方公子,你想想,家姐終究不過是個女人,你若要扶植她,那要花費的心力可就大得多了。反之,你只要小小的支持一下我,她能給你的,我一樣可以。」

雖然這貨無恥了點,也蠢了些,不過,即便方寸也不得不承認,如果自己真的是那種貪圖美色的紈褲,這一番話的誘惑力絕對不小。

眉頭挑了挑,似乎很有些心動,方寸終於認真的抬起頭,重新打量了一下這位冷家的二少爺。

「有點意思了。」微微瞇起眼睛,方寸淡淡道:「不過,這些份量還不夠!」

答應是肯定要答應的,這條線對自己有大用,只是,這話卻絕對不能答應的太快了,免得露出什麼破綻,反而不美。

微微一滯,冷無觴卻也並不猶豫,直接就把底牌翻了出來,「方公子在家族中,恐怕也不是唯一繼承人吧?只要方公子伸出援手,日後,我冷家必然全力支持公子,無論是要錢還是要人,絕無二話。」

這簡直就跟賣身契一樣了,而且是把冷家整個賣了,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即便是方寸,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傢伙的果斷了,這樣的條件讓人根本就沒法拒絕。

「空口無憑!」方寸雙手抱胸,手指輕輕在胳膊上叩擊,良久才沉聲開口道。

「方公子,要如何才能相信?」冷無觴乾脆的攤了攤手,「不若,我起個毒誓如何?」

「我從不相信什麼誓言。」挑了挑眉頭,方寸嘴角輕揚,「你若有誠意,就先把你那位姐姐送來給我吧,我留下人,其他的自然好說。」

這話裡的意思就非常明顯了,冷心凌作為這場交易的籌碼之一,提前交給對方,還能起到一定的牽制作用,若是冷無觴反悔,憑借冷心凌的身份,隨時可以給予他致命一擊。

本能的,冷無觴並不想留下什麼把柄在對方手裡,可是,聽這話的意思,卻絕對不是拿去玩玩而已,而是要留下作為威脅的把柄啊!

沉默了片刻,冷無觴這才終於緩緩點頭,「好,今日離開之後,我會派人把她送到方公子府上。」

「一言為定。」抬眼瞥了一下不遠處的冷心凌,方寸的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隨即輕輕與冷無觴擊掌。


「冷伯,看出什麼了麼?」站在冷家老僕的身邊,冷心凌低聲詢問道。

「很難判斷,不過,這人的氣質,與當初那個方寸差距實在太大。」想了想,冷家老僕繼續說道:「我剛剛仔細觀察過,他見到小姐和少爺的時候,都沒有露出絲毫異常,按理,若是裝假,應該不至於做到如此天衣無縫。」

作為先天強者,冷家老僕有自信,對方哪怕有任何一點輕微的小動作,甚至是心跳頻率加快都絕對逃不出他的感知,可是,一切卻偏偏都正常的找不出絲毫瑕疵來。

「少爺過去了這麼久,也不知有沒有收穫。」皺了皺眉,冷家老僕卻終究不敢把意識探過去。

這可是新月城主的晚宴,別的不說,新月城主還有另外兩大家的家主可也都是先天強者,是絕對瞞不過去的。一旦在這種場合做出什麼不當的舉動,可就不是一兩句話能夠敷衍過去的了。

冷心凌的眉頭更是緊鎖,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危機感。


繼冷無觴之後,另外兩大家主以及冷心凌也都找藉口跟方寸接觸過。

不過,這些就都不過只是淺嘗輒止的試探,並沒有說到什麼實質性的內容,只是約了時間,改天再見。

此後,那些無營養對白,以及宴會過程自也不必細表。

月上中天,方寸這才與新月城主寒暄了一番後,告辭而去。

話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新月城主的意思他很明白,對方刻意讓冷家的人與他先接觸,就是想要方寸幫一把冷家,保持新月城局面的穩定。只要不違背這一點原則,那麼他就會毫不猶豫的支持方寸,甚至是在適當的時候,給予冷家壓力,幫助方寸獲得更多的利益。

反之,即便是顧忌方寸的身份,恐怕也是要給方寸製造一些麻煩的。

「冷伯,我有些話想對你說。」離開城主府後,冷無觴連忙上前道:「剛剛我和方公子談了談,我想有些事得跟你商量一下。」

名義上,冷家老僕雖然只是個下人,但是,一直跟隨在冷老鬼的身邊,冷家老僕的地位卻是有些超然的,尤其是在這種爭奪家主之位的時候,更是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哦?」不疑有他,冷家老僕想了想,頓時答應了下來,這個時候冷家遇到的危機,他比誰都更清楚,自然也很好奇冷無觴跟方寸談了些什麼。

至於說,冷心凌或冷無觴,甚至是冷家其他人接手家主之位,對他都沒有任何區別,對於冷心凌的那一丁點的偏愛,也不足以讓他全力支持冷心凌。

眼中露出一絲得意之色,冷無觴扶著冷家老僕上了馬車。

眼中露出一絲厭惡之色,冷心凌揮了揮手,落後了幾步,這才讓馬車緩緩前行。她下意識的思索著,冷無觴若是當真與方寸達成了什麼協議的後果,一時間,卻根本沒意識到危機的降臨。

「踏踏!」

一陣馬蹄聲突然響起,幾十個冷府的護衛頓時將冷心凌的馬車攔了下來。

直到此刻,冷心凌這才猛然驚覺到什麼,心情頓時沉到了谷底。

「大小姐,少爺想請您去見一個人!」

「……」


「公子,有冷府的人,說是給您送一樣東西。」

剛剛回來不久,方寸甚至還沒來得及換衣服,就有下人來報,這樣的效率,即便是方寸,也不禁微微一怔,隨即感到有些好笑。

看來,有些時候,倒也不能光憑自己的猜測,方才自己還覺得,那位冷家少爺是肯定鬥不過冷心凌的,這才一轉眼,他居然就把人給自己送來了麼?

這刀,可是比自己想像中更鋒利的多啊!

「公子,是一口箱子,冷家的人說,跟您說過,要您親自打開。」青衣小廝屁顛屁顛的跑來,有些不忿的說道。

青衣小廝跟在方寸的身邊,何人不高看他一眼,可是這冷家的人,卻冷冰冰的似乎並沒有怎麼把他放在眼裡,一句話就把他頂了回來。

「有意思,你吩咐人給我把箱子抬進來,記住,沒我的話,誰也不能打開箱子。」懶洋洋的吩咐了一句,方寸隨即笑著聳了聳肩向外走去。

「是……哎,公子,您這是去哪?」

「沐浴更衣!」嘴角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方寸若無其事的擺了擺手,卻是連見冷家人一面的興趣都沒有。


「你是說,冷家的人抬著禮物去見他,東西被收下了?」微微睜開眼睛,新月城主再次確認道。

「是,大人,小的親眼見到冷家人把箱子抬到方公子的屋子去的,只是不知道箱子裡是什麼東西。」

「好了,你下去吧!」滿意的點了點頭,新月城主示意讓人給他打賞,揮揮手,把人打發了出去。

身為新月城主,想要在方寸身邊佈置幾個眼線實在太簡單不過了,可以說那邊發生任何事情,都絕對瞞不過他。

當然,現在事情的進展,卻是比他想像中更順利的多,收下了冷家的禮物,看來這個方寸,也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吧?

如今,剩下的就是確認對方的身份了,只有先確定了對方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才能決定該下多大的注。


「嚶嚀!」輕哼了一聲,悠悠醒轉過來,冷心凌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四肢無力的躺在床上,彷彿全部的力氣都被抽乾了一樣。

轉念之間,冷心凌就想起了那幾個護衛冷酷的將自己打暈的情景,心中頓時一陣苦澀。無論自己再怎麼努力,在家裡那些人的心中也終究只是一個女人,地位卻是遠不如冷無觴的。

「醒了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方寸坐在桌邊品著茶,悠然開口道。

「方公子?!」看清方寸的瞬間,冷心凌當即就明白了,冷無觴這根本就是把自己賣給了方寸,以換取支持的。

「新鮮的毛尖,冷小姐要不要來嘗嘗?」聳了聳肩,方寸指著自己身邊的位置,懶洋洋的說道。

咬了咬牙,冷心凌掙扎著從床上坐起來,看著方寸,心中反而冷靜了下來,「方公子,我那弟弟答應了你什麼條件?只要你能放了我,我可以加倍給你。」

「哦?」較有興致的打量著冷心凌,方寸不徐不緩的問道:「你的人都已經被送給了我,難道還有什麼條件,能比這個更令我動心麼?」

話說到這,方寸眼中的戲謔之意,卻是毫不遮掩的表露了出來。

略微沉吟了一下,冷心凌緩緩搖頭,抬起頭盯著方寸道:「心凌自然還是公子的,不過若是公子肯放我回去,我可以給公子更多……比如說,整個冷家!」

整個冷家,這話一出,即便是方寸也不禁為之動容,多看了冷心凌幾眼。

「方公子意下如何?只要公子點頭,心凌願全心全意侍奉公子。」

笑著搖了搖頭,方寸的臉色逐漸轉冷,淡淡的看向冷心凌,「整個冷家就不必了,冷小姐,不如還是先把欠我的東西給我吧!」

說到這,方寸的聲音頓時為之一變,身上的氣質也同時轉變,恢復了那個冷酷無情的刺客形象。

「是你?!!!」一瞬間,冷心凌頓時面色大變,幾乎驚呼出聲,再也無法保持那副冷靜的表情。

並不誇張的說,直到這一刻,冷心凌才真正感覺到,一切已經徹底脫離了自己的掌控!徹骨的寒意籠罩全身,八月焱炎卻彷彿比寒冬臘月更陰寒,讓人渾身打冷戰。

「冷大小姐,記性似乎不差啊!」冷笑了一聲,方寸漠然看著她說道:「現在冷小姐能記起欠我的是什麼東西了麼?要不要我再幫你回憶一下?」

手中的折扇早就已經變成了森寒的匕首,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沉默了片刻,冷心凌終於苦笑了起來,「金靈洗髓訣我可以給你,但是,你要答應放我回去。」

「你,沒資格跟我談條件。」緩緩起身,手指輕輕搭到冷心凌的下巴上,方寸平靜的開口道:「我再問最後一次,你給,還是不給?」

這一瞬間,冷心凌清晰的從方寸的眼中看到了森然的殺機,甚至讓她有一種錯覺,只要她拒絕,對方立刻就能取走她的命。

雖然,明知道對方是想要金靈洗髓訣,但是,面對方寸那森然的目光,冷心凌卻偏偏不敢生出絲毫的僥倖之心,更不敢去賭那一絲的概率。

「……我答應你。」滿臉苦澀,冷心凌整個人癱軟到了椅子上,再沒有一絲反抗之心。

方寸強勢的態度,已經徹底擊碎了她心中最後一絲的抵抗意識!

這並不是一兩句話、一兩個眼神帶來的,而是她與方寸認識以來,方寸那一連串冷酷而殘忍的行事帶來的壓迫力。

用方寸的話來說,那就是無聲的心理攻勢,一步步粉碎對方的抵抗,最終狠狠的踩碎對方的一切幻想。

這樣的交鋒,才是真正高明的做法,效果比傻乎乎的刑訊逼供更好的多。

嘴角帶起一絲微不可察的笑意,方寸身上的殺意一斂,彷彿又變成了那個人畜無害的貴族公子哥,懶洋洋的,讓人恨不得揍他一頓……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方寸殺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10.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