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天才相師》大綱
第一集 天才少年
第一集簡介:
本集主要人物:
第一章 道觀遇險
第二章 神奇相術
第三章 鋒芒初露
第四章 腦中羅盤
第五章 美國客人
第六章 元氣反噬
第七章 上門求教
第八章 名人字畫
第九章 尋龍點穴(上)
第十章 尋龍點穴(下)

天才相師
作 者
打眼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7.18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2年06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539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天才相師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2.07.1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章 尋龍點穴(下)

「嗯?廖孝鴻,生於乾隆五十年,卒於咸豐六年,這……這是什麼意思?」

正當葉天看著這陰陽二氣交合在一起的奇景時,他的目光無意中從一塊地面上掃過,一行字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腦中。

「乾隆五十年生人?那不是1785年嗎?這廖孝鴻是廖昊德的祖上呀……」

有個前清秀才作為老師,葉天對於歷朝歷代的帝王年時表以及大事記,背的還是非常熟練的,在心中一盤算,就確認了這個人名生活過的年代。

確定了這是廖家祖墳,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任何一個稍通風水的人都明白,祖墳地的埋葬順序,那都是有講究的。

一般而言,這一支脈的最長者,要處在墓地風水最好的地方,也就是正中靠上方,子女則是緊挨著他的墳墓往下排列,孫輩再往後面。

由於土地面積有限,一般的祖墳也就是五代人,等到墳地面積不夠之後,有些支脈就會分離出去,單獨再立祖墳。

像廖家的這個祖墳從乾隆年間就傳下來了,100年最少可以衍生六代人,到現在已經遠不止埋葬了五輩人了,卻是沒有分出支脈,看來是經過高人指點,不肯離開這風水寶地。

看著一個個人名,消化著一條條信息,葉天此時的心中,感覺很是怪異,怪不得古人說風水相師能溝通陰陽逆天改命,卻也不是無稽之談。

不過此時最讓葉天興奮的是,他的身體並沒有產生什麼變化,除了開始有些眩暈之外,現在一切都很正常。

「廖郭氏!民國初年生人,逝於公元1952年,有子廖昊德……」

在按照傳統的墓葬方位查找了一番之後,葉天在這塊玉米地的一角,終於發現了廖郭氏的信息,連忙拿著羅盤走了過去。


「葉天,不……小真人,找到家母的棺木所在了嗎?」

跟在葉天身後的廖昊德有些緊張,葉天已經是他最後的希望了,如果還找不到的話,他只能將父親安葬在這裡後離開返回美國了。

「我再看看……」葉天擺了擺手,示意廖昊德不要說話,然後撥開繁茂的玉米桿,圍著那塊位置走動了起來。

裝模作樣的拿著手中羅盤比對一番後,葉天停住了腳步,說道:「如果沒錯的話,應該就是這裡了……」

「真……真的?」

廖昊德的聲音有些顫抖,他離開大陸的時候已經10多歲了,對於母親還是有很深記憶的,眼下馬上就要找到母親葬身所在,為人子女的難免有些觸景傷情。

「呵呵,是不是挖開就知道了……」葉天笑了笑沒有多說。

「哎,你們幾個過來……」

葉天聽到後面傳來吵雜聲,回頭一看,卻是封況帶著幾個年輕人拿著鐵鍬走進了玉米地,對著走在最前面的封況招了招手,說道:「鏟子拿過來……」

封況拿著鐵鍬,卻是沒遞給葉天,而是看向了廖昊德,小聲問道:「老舅,這……靠不靠譜啊?」

葉天聞言有些不高興,撇了撇嘴,說道:「不相信我,就別找我啊……」

「葉天,別聽他瞎說……」廖昊德把臉一繃,伸手搶過外甥手裡的鐵鍬,遞到了葉天的手中。

葉天接過比他身高都要長出好多的鐵鍬,將周圍三四平方範圍內的玉米桿都給清理掉後,在地上畫了一道線,說道:「等會從這裡挖,向下四尺,呃,就是一米多一點,就能見到棺木了……」

「回頭找不到,再收拾你小子……」

封況沖葉天看了一眼後,嘴裡小聲嘟囔了一句,往掌心吐了口吐沫,一把搶過了鐵鍬,就要往地上剷去。

「慢著,我說開始挖了嗎?」

沒等鐵鍬接觸到地面,葉天口中發出一聲大喊,嚇得封況連忙收手,卻是差點鏟倒了自己的腳面。

「我說你幹什麼啊?找到地方為什麼不挖?這是我家的地,挖壞了又不找你……」跟隨封況來的一個本家兄弟見到這種情況不答應了,立馬向葉天瞪起了眼。

見到那年輕人衝自己吹鼻子瞪眼的,葉天擺了擺手,滿不在乎的說道:「你可以挖啊,現在挖,那就叫做暴屍,你想挖我沒意見……」

中國人的墓葬傳統習俗中,所要注意的東西非常多,尤其是下葬後,又因為各種原因要起出棺木的,講究就更多了。

一般要說,這種情況是要找風水先生選個良辰吉日,在規定的時間內,將棺木起出來。

如果是白天的話,就要上方搭建涼棚,因為屍骨要是接觸到陽光的話,那就會使陰陽失調,對子孫後代影響極大。

見到葉天似乎有些生氣,廖昊德連忙上前打圓場道:「葉天,別和他們一幫見識,還要做什麼,你就吩咐吧……」

聽到廖昊德的話後,葉天突然想起一件事來,看向那幾個年輕人,說道:「你們幾個,以後不許把這事情傳出去,能答應我就說……」

雖然給人看風水這事兒挺好玩的,但是葉天可不想日後靠此謀生,然後再被人冠以一個小神棍的名頭,葉天同學那可是立志要上大學的。

「葉天,你放心,他們不會說的……」

廖昊德給葉天打了保票之後,看向自己的這幾個晚輩,說道:「日後要是有人知道這事情,我不管是誰說的,你們幾個都不要認我這個老舅了……」

「是,老舅,我們不會往外說的……」

封況等人對葉天的話不以為然,但是對這有錢舅舅就不一樣了,不聽他的話,那豈不是自斷財路嗎?

要知道,這次廖昊德回來,每家親戚都給了一千塊錢和一台十八寸的上海牌電視機,這在八六年的農村,已經是很大的手筆了。

而且封況之所以對老舅的事情這麼上心,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在見識了老道的那些字畫後,廖昊德曾經說過,中國的古玩字畫,在外國很值錢。

這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封況那會心裡就有了個主意,他想在縣城裡開個店舖,專門買賣古董,不過他一個20出頭的年輕人,哪裡會有本錢啊,這事情還是要求到廖昊德的頭上。

「都聽小兄弟的,誰胡亂說話,我第一個饒不了他!」

所以廖昊德的話在他們心裡還是很有份量的,尤其是封況,又出言警告了他那幾個本家兄弟幾句,擺出一副唯葉天馬首是瞻的模樣來。

葉天也不客氣,拿著個玉米桿在地上指點了幾下,說道:「你們幾個,把我讓你們帶的帆布拿過來,在這,還有這打個地樁,用帆布搭個棚子……」

這搭建涼棚也是有講究的,否則也有可能破壞到這裡的風水地氣,葉天指出的地方,都是眼睛所看到沒有陰陽二氣的所在。

「我說帶那麼大塊布幹嘛的,敢情還真用的上啊……」

聽到葉天的話後,封況幾人回去將馬車上的帆布給抬了過來,這是他們從村裡專門辦紅白喜事那戶人家借來的,全打開的話,底下能辦四五桌酒席,一個人可是搬不動的。

這搭棚子沒有什麼技術活,對於幾個健壯的小伙子而言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半個小時後,棚子已經按照葉天的吩咐搭建好了,除了遮擋住陽光之外,棚子四面都是透風的。

搭好棚子後,葉天又讓那幾個人將馬車上的棺木給抬了下來,棺材可比那帆布重的多,幾個人將其抬進來後,也是累的氣喘吁吁了。

這個棺材可是上好的杉木打製的,通體沒有一點蟲蛀的痕跡,原本是縣裡一個老頭留作自用的,廖昊德花費重金買了過來,雖然不如金絲楠木和檀香木所做的棺材,但也屬於是上等棺木了。

將棺材放到了棚子底下後,葉天指了指自己剛才所畫的那條線,說道:「挖吧,向下四尺,必然可以見到棺木……」

被葉天指揮了半天,幾個小伙子心裡也憋了股邪火,當下也沒多說什麼,一人拎著把鐵鍬就挖了起來,不多時,一個長寬約兩米的土坑就顯露了出來。

幾人挖土的時候,葉天一直站在土坑上面觀察著泥土的顏色,在踩散了腳下的一塊泥土之後,葉天的聲音響了起來,「等等,不能挖了……」

「怎麼了?葉天,找……找到了嗎?」

廖昊德打了個激靈,他看這坑的深度約莫也有一米多了,難道已經找到母親的棺木了嗎?不過……自己怎麼沒看見?

葉天點了點頭,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塊顏色有些發黑的泥土,遞給了廖昊德,說道:「廖爺爺,你看這個,這其實不是土,而是棺木腐朽之後留下的痕跡……」

葉天跟老道學習風水堪輿的時候,可不單單是背那些風水書籍,茅山東麓的野墳場他也去過好幾次,對這種腐朽後的棺木並不陌生。

給廖昊德解釋了幾句之後,葉天衝著在下面坑裡的幾個人喊道:「哎,你們幾個,用手和小鏟子把這土撥開,看看有沒有一條線……」

從腐朽的棺木殘渣中葉天能看出,廖昊德母親所用的棺材,並不是什麼好木料打製的,這麼多年下來,想必已經完全和泥土混合在一起了。

「有,嘿,真是有條線,哎呦,我……我這不是踩在舅姥姥身上了嗎?」

幾個人聽到葉天的話後,在地上一撥拉,果然看到一道一寸左右粗的黑色線紋,有那膽子小的,頓時就感覺頭皮發麻,將鐵鍬一扔就爬了上來。

「你,你們……」

封況幾人的表現,讓廖昊德氣得差點沒背過氣去,眼瞅著就能找到母親的屍骨,誰知道這幾個小子竟然撂挑子了。

幾個人不肯承認自己膽小,卻是找了個理由,尤其是封況,開口說道:「老舅,這……這要是踩在舅姥姥身上,多不合適啊?」

對於未知的事物,人們永遠懷著畏懼的心理,就像是鬼神之說,雖然誰都沒見過,但是從心裡就怕了三分。

一想到腳下有具死人屍骨,這幾個火氣正旺的年輕人,也是心底直冒寒氣,相互推脫著,卻是沒人敢再下去了。

「你們不幹,我自己來!」

俗話說狗不嫌家貧,兒不嫌母丑,見到幾人臉帶懼色,廖昊德捲了捲袖子,從土坑上慢慢爬了下去,下面可是老母親埋骨的地方,他可不敢直接跳下去,驚擾了母親的安息之所。

「廖爺爺,我來幫你吧……」

葉天說著話,小身體從上面突溜了下去,他晚上在墳場裡都睡過覺,屍骨見得多了,半夜三更的時候都不在乎,現在光天化日的,更沒什麼好怕的了。

本家的侄子外甥都不幫忙,倒是葉天這個外人下來了,廖昊德不禁有些感動,嘴唇蠕動了下,說道:「好……好,葉天,廖爺爺一定會感謝你的……」

「老舅,我也來幫把手吧……」

見到廖昊德和葉天一老一少的呆在下面,封況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再說他還指望美國老舅幫他出資搞個古玩店呢,這會要是不幫忙,那也沒臉提這事情了。

「棺木已經見到了,下面只能用手把泥土撥開,嗯,黑線以外的地方就不用管了……」

等到封況下來後,葉天給二人講起了要注意的地方,只不過話剛說了一半,葉天的小眼睛突然直直的看著封況背後,顫聲說道:「你……你背後有東西!」

「什麼?!」

聽到葉天的話後,封況頓時感動頭皮發麻,渾身的雞皮疙瘩瞬間鼓了起來,屁股上像是裝了火箭推進器一般,「嗖」的一聲就竄到了土坑上面。

「哈哈,哈哈哈……」土坑裡的葉天見到封況的樣子,頓時笑得是前仰後合。

「你……你,我揍你小子……」

當封況驚魂不定的回頭望去時,卻聽到了葉天的大笑聲,也明白自個兒是被這小子耍了,看了眼老舅,一張臉憋的通紅。

「行了,葉天,這眼瞅著天就快黑了,早點辦完事情回去吧,廖爺爺讓人殺雞做飯了……」

廖昊德對葉天的行為也是哭笑不得,不過對方是個小孩子,他也不能說什麼,只能是連哄帶騙好話說盡。

「好,廖爺爺,你那位置是棺木的頭部,小心一點啊……」

葉天這次沒搗亂,給廖昊德說明了位置之後,拿了個小鏟子,往外撥起了泥土,上面的封況猶豫了一會,也悻悻的下到了坑裡。

「哎,葉……葉天,你……你來看看,這……這個是?」清理工作進行了十幾分鐘後,廖昊德帶著顫音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葉天循聲望去,在廖昊德的手下面,出現了一個顏色有些發黃的頭蓋骨,連忙說道:「是頭骨,廖爺爺,您輕點啊……」

江南多雨,加上廖母當時安葬時,所用的棺木並不是很好,棺木腐朽之後,泥土也滲入了進去,其衣服血肉早已被腐蝕掉了。

「媽,兒子來看您了,兒子帶阿爸來看您了……」

見到母親的屍骨,廖昊德悲從心頭起,「噗通」一聲跪在了泥土裡,五十六歲的人,竟然像孩子一般放聲大哭了起來,一張臉上抹得全是泥土。

少年就離開了母親,廖昊德多年對母親的思念,在此刻都化作了悲慟的哭聲,引得封況等人也是抹起了眼淚,嘴裡直喊著「舅姥姥」,搞得周圍是哭聲四起。

「小葉子,廖爺爺讓你見笑了……」過了好半晌,廖昊德才停住了哭聲。

「廖爺爺,沒事……」

葉天的眼睛也有些紅紅的,聽到這哭聲,他也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只是葉天不知道,為什麼母親會不要自己和父親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被哭聲喚起了真情,廖昊德的幾個晚輩都下到了坑裡,幫忙收拾起了屍骨,一個多小時後,整座墳都被清理了出來,屍骨全部被移到了旁邊的棺材裡。

至於這座墳的主人,是否為廖昊德的母親,在一支頂端刻著鳳凰模樣的金簪出土後,也失去了懸念。

因為當時廖昊德一眼就認了出來,這是母親從前的飾物,廖昊德小時候還曾經幫母親戴過呢,見物思人,說不得又是一陣傷悲。

見到廖昊德遲遲不肯離開,封況上前說道:「老舅,天黑了路不好走,咱們早點回去吧?」

「好,回去……」

由於國內這會的政治環境,對於封建迷信的打擊力度還是很大的,在收拾好屍骨後,一行人將棺材重新抬到了馬車上,悄無聲息的返回到了村裡。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天才相師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2.07.1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