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故事大網
本集簡介:
本集新增人物:
第一章 若生
第二章 劍士
第三章 葬劍術

縱劍天下
作 者
乘風御劍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03.07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3年03月08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1473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縱劍天下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3.03.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葬劍術

「小子……」

「讓我們滾?好大的膽子……」

於合、雷鳴看到王庭如此擺明了將他們比作走狗,彷彿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頓時跳了起來,就要開罵。

「嗯?」

可是,他們還沒來得及開口,王庭凌厲的目光瞬間落到了二人身上,六階精神能者強大的精神力量,彷彿形成一柄蘊含著無窮血腥與殺戮的利劍,悍然通過他們的眼瞳,斬殺到他們的精神當中。

一瞬間,兩人就彷彿正在承受著千刀萬剮的痛苦,整個身軀都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臉色更是變得一片蒼白、駭然。

「哼!」

王庭冷哼一聲,彷彿雷霆,炸響在二人那完全被他震懾住的精神世界,猛然從那種恐懼中被炸醒的兩人只覺得腿腳一軟,忍不住的趴倒到了地上,手腳發軟,望向王庭的目光充滿了無盡的恐懼。

看到於合、雷鳴兩位老牌學員,在一位入學不到三天的新學員面前表現的如此狼狽,附近的好幾個學員不禁發出了嗤笑之聲。

「欺負一個女學員,倒是欺負的很得意,結果人家正主一出面,險些嚇得屁滾尿流,果然是典型的狗腿子。」

「這兩個人還是高階武者吧,真不知道就他們這副德性,到底是怎麼修煉到高階武者的程度的。」

這些學員口中說著,語氣中似乎充滿了對二人這種狐假虎威舉動的嘲諷。

察覺到那些學員看他們目光的鄙夷、不屑,於和、雷鳴二人臉色一陣通紅,一個個直感覺抬不起頭來,可是剛才王庭的精神震懾對他們的影響實在太大了,一時間導致他們手腳發軟,根本就站不起來。

「怎麼回事?怎麼吵吵鬧鬧的?」

這個時候,正在教導一個學員有關於萬流鬥劍術基本動作的習若簡導師終於察覺到了這邊的異常,口中說著,走了過來。

她這一過來,頓時將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王庭、於合等人身上,看到於合、雷鳴兩位學員顫抖的趴在地上,所有人臉上都帶著一絲驚詫,嗤笑。

「都怎麼大的人了,坐地上幹什麼,像頑童一樣耍賴嗎,還不起來?」

習若簡掃了於合、雷鳴二人一眼,微微皺了皺眉頭。

「是。」

好不容易恢復了一些力氣的於和、雷鳴二人,終於站了起來,可是望向王庭的目光,卻仍然充滿著無法言明的恐懼,這個時候,恐怕王庭再對他們怒喝一聲,絕對可以再將他們嚇得滿地打滾。

「好了,我不想看到你們這種搗亂者出現在我的課堂上,你們走吧。」

習若簡揮手將二人斥退,待二人有些連滾帶爬的離開大廳後,目光才有些驚訝的落到了王庭身上。

「你是王庭?」

「是,習若簡導師。」

高階劍士,已經是略遜色於當年他全盛時期的高手了,尤其是她還願意為學院學員們教導萬流鬥劍術這樣的一流劍術,這樣一位高手,值得他王庭表現出一絲敬意。

「聽說你要在五天後和公孫塑決鬥?」

「是。」

這個消息整個學院中已經有不少人都聽說了。

當然,出現這種局面不是因為其他,只能夠代表公孫塑此人太過有名,進入了所有人的視野中,以至於學院中大多數學員、導師都會對於和他有關的事情關注一二。

「呵呵,看樣子你很有信心嘛,公孫塑可是一位進階的中階劍士,在我們整個玄重高級劍士學院中都屬於優秀的種子學員之一,畢業前有望成為高階劍士的人物,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現在,才高階武者吧。」

王庭看了這位年輕的美女導師一眼,平靜道:「職業階位,不代表絕對。」

習若簡饒有興趣的點了點頭:「如果你是一位正式劍士的話,你倒有那麼一點點戰勝公孫塑的可能,但是你現在,連正式劍士都不是,只是一位高階武者。」說完,她又搖了搖頭。

王庭明白打熬力氣的高階武者和將勁道煉入骨骼的中階劍士的差距,正常情況下,即便他掌握著再精妙的劍術,也沒有反敗為勝的可能,公孫塑只需要憑借自己超過王庭兩階的職業階位,就可以將他擊敗,一力降十會。

但是別忘了,他除了是一位高階武者以外,還是一位六階精神能者。

王庭所來的世界,劍道修煉已經完全沒落,取而代之的,就是精神能力修煉法門,也就是說,站在王庭身後支持他的,有一個完整的修煉體系。

六階精神刻度,儘管沒辦法做到精神力外放,精神御物,可是卻可以憑借精神對氣流的敏銳感應力,進行絕大多數的攻擊預判。

憑借這幾乎可以預判槍械子彈軌跡的神通,對上一位中階劍士,他並非沒有任何希望。

「中階劍士和高階武者間,確實存在不可逾越的差距,但是,最終的結果如何,還是要打過才知道。」

「呵呵,我可以聽出你語氣中擁有很強的信心,儘管我不知道你的信心究竟來自哪裡,可以讓你面對一位中階劍士的挑戰而面無懼色,不過,若是你不介意的話,這五天裡,我可以教導你一門劍術,葬劍術,一門至少讓你不會輸的太難看的劍術。」

「葬劍術!?號稱奇跡劍術的葬劍術?」

秦晴聽到這個名字,眼中頓時驚喜莫名。

就連旁邊一些離得近的學員,臉上也露出了驚容。

「你聽過這門葬劍術?」

「當然,我們太玄王國最偉大的傳奇劍士烽燧,奠定傳奇封號一戰所使用的劍術,他就是靠著葬劍術的神奇,葬劍,出劍,擊劍,一擊必殺,一舉擊敗了劍道大師雷斯,從而獲得了偉大的神靈劍之君主陛下賜予的傳奇劍士封號。」

「不錯,就是當年的傳奇劍士烽燧所施展的葬劍術。」

習若簡的目光落到了王庭的身上:「在這五天的時間裡,你若是可以將葬劍術的基礎練成,至少不會輸的那麼難看,若是能夠將他練到入門的程度,或許真的有那麼一分取勝的希望,不過這門劍術十分難練,一些人一輩子都修煉不成這門劍術,曾經有一位劍道大師花費了足足三年的時間,卻始終無法入門,眼下你只有五天時間裡,你可以選擇用你的方法準備,又或者嘗試一下這門葬劍術。」

「這是我的榮幸。」

一門連劍道大師都無法學會的劍術,已經足夠引起王庭的好奇心。

「不過,我還有個問題,希望習若簡導師能夠為我解惑。」

「我知道你想詢問什麼,這個你應該認識。」

習若簡說著,將一枚極其精緻的寶石戒指拿了出來,戒指上雕刻著精美的針鋒圖案。

「這是,習鋒家族的族徽,習鋒家族是我們碧水城的城主世家……習若簡導師,你是習鋒家族的人?」

「習鋒是我太爺爺,碧水城現任城主習莽是我父親,我太爺爺習鋒,乃是傳奇劍士烽燧的親傳弟子之一,作為我們碧水城這一屆考試最為優秀的天才武者,我可不希望他還沒來得及在玄重高級劍士學院展現鋒芒時,就自此夭折,這樣的話,將是我們整個碧水城的莫大損失。」

「是的,習若簡小姐,你的決定十分英明。」

秦晴有些激動的應聲著,能夠和碧水城城主之女對話,這對於平民身份的她而言,是莫大的榮幸。

同時,她隱隱明白了,肯定是公孫塑以中階劍士的身份,居然以大欺小的對王庭咄咄逼人,這種舉動,引起了習若簡小姐的反感,再加上於合那些人言行舉止間,冒犯了碧水城的威嚴,才會讓她忍不住出面,不惜拿出截劍術的修煉法門,在王庭身上賭上一賭。

「那麼,我們碧水城的小天才,對於我的這個理由,你是否可以接受?我們碧水城的名號,能不能夠在你的手上,徹響在玄重高級劍士學院呢?」

「能!」

回應的,是極其簡單的一個字。

……

玄重高級劍士學院中等訓練廳。

整個玄重高級劍士學院中有很多這樣單獨的修煉廳,大廳的面積一百到一千平方米不等,鋪墊著柔軟的地毯,四周還有一些基礎的練習設施,任何人,只要繳納一定的金錢,就可以單獨租用這種修煉廳,琢磨自己的劍術,邀請朋友,一起私下對戰、切磋。

「年僅十六歲的高階武者,確實十分天才,在我們碧水城的歷史上,也頗為罕見,你是作為玄重高級劍士學院特招生召進來的吧。」

「是。」

「替我們碧水城爭面子了。」

習若簡導師說著,指了指不遠處一個兵器架上放著的一些兵器:「用自己的兵器還是……」

「我只相信自己手中的劍。」

「呵呵,若是你是一位劍道大師,說出這些話來定然能讓人感到其中的哲理……但是你現在才高階武者,連正式劍士都不是……」

說到這,習若簡導師微微搖了搖頭:「現在我希望你和我說實話,這些年來,你修煉過那些劍術?步法?身法?」

「基礎劍術入門。」

「只有基礎劍術入門?身法?步法呢?」

說話間,習若簡的目光緊緊的盯在王庭身上,以她作為導師的經驗,學員是不是在說謊,很容易就能夠辨認出來。

王庭沉默了片刻,搖了搖頭:「沒有。」

片刻後,他又補充了一聲:「我雖然從來沒有練習過,但我看過很多相關方面的書籍,只要溫習一下,我就能夠將這些身法、步法完全掌握。」

王庭看的不是書籍,而是他前世的經驗。

只不過他現在對於這具身體的理解還沒有透徹到極限,很多身法、步法、劍術不知道能不能夠完整的施展出來,所以在修煉前,需要溫習一下。

只是他的這些話,習若簡自然不會相信。

一個人從書籍上將那些身法、步法、劍術看上一遍就能夠學會,那他們這些導師以後都可以去喝西北風了,所有的學員照著書籍上的劍術學習就可以了,還需要導師幹什麼?

「只有高階武者的職業階位,只學習過一門劍術,還是基礎劍術入門課程……卻要和一個掌握兩門高階劍術,一門中階劍術,一門高階步法的中階劍士決鬥……」

習若簡看著王庭,好一會兒,她才重新說道:「你還是認輸吧,你不可能贏的。」

王庭搖了搖頭。

「中階劍士,阻擋不了我前進的步伐。」

「但是你的希望太渺茫了,那是決鬥,生死決鬥,輸了,你會死!是死亡,而不是受傷,你將會被對方的利劍,斬於決鬥場上!」

「我知道。」

習若簡沒有再勸了。

「葬劍術,嚴格的說是一門精妙絕倫的刺殺劍術,葬,通藏,埋葬,寶藏,這門劍術講究將自身精氣神全部凝為一體,隱於劍內,不斷的尋找對方的弱點,在抓住對方破綻的剎那,將藏於劍鋒當中的精氣神,一瞬間全部激發出來,奠定戰局,一擊必殺,而若是一擊不中,洩了渾身精氣,體能大幅度消耗,你將再沒有絲毫取勝的希望,就如同一位絕世劍客,一場戰鬥中只有一擊,不成功,便成仁!」

說到這,習若簡導師搖了搖頭,歎息道:「我原本還希望你學會這門劍術,或許有希望上演驚天逆轉,如同一匹黑馬,將公孫塑這位中階劍士斬於劍下,從而揚名玄重高級劍士學院,但是你的劍術基礎太過薄弱,五天的時間,修煉成葬劍術的可能性極低,即便是你修煉成功了,卻從來沒有練習過步法、身法,到了決鬥場上,沒辦法為自己爭取時間,找到公孫塑暴露出來的破綻,施展致命一擊,到最後仍然只有失敗的下場……」

「藏自身的精氣神,隱於劍內,一擊必殺……」

王庭沒有理解習若簡導師的擔憂。

從她的字裡行間,他已經可以推斷出,這門葬劍術,絕對是他那個世界最為頂級的刺殺劍術,一門一經現世,可以在劍道修煉界掀起腥風血雨的絕世劍術。

「你還是轉學吧,以你十六歲高階武者的身份,完全可以轉讀其他學院,至於轉學手續,這些我會幫你辦理的,我在玄重高級劍士學院還是有一點能量的。」習若簡說著,目光落到了王庭身上。

不過很快她就看出來了,眼前這個學員,根本就沒有聽從他的勸解。

「王庭!」

習若簡重重的道了一聲。

「習若簡導師。」

王庭回神,目光落到習若簡導師身上,神色十分認真:「我希望可以學習這門葬劍術。」

「可是你……」

「我說過,溫習片刻,我就能夠將那些步法、身法修煉成功。」

習若簡看到王庭眼中的堅定,好一會兒,終究是沒有忍心下來。

她知道,如果這個時候王庭真的選擇了轉學,不戰而逃,日後在他的心中肯定會留下一個巨大的心裡陰影,阻礙他日後的成就,說不定一位天才無限的年輕劍士,就會這樣被她給毀了。

想到這,她終究決定,先用三天時間看看,這個學員的表現如何,實在不行,還有兩天時間辦理轉學手續也來得及。

「我會教導你葬劍術,不過,若是你覺得無法學會,就放棄吧,這門劍術修煉,對於自身身體的控制,達到一個極限,除此之外,呼吸頻率、心跳頻率、血液流動,都在訓練的範疇內,通過控制呼吸,壓制血液流動,將自身的力量凝成一點,就好像阻塞河流一樣,鑄堤截流,等到關鍵的時刻,門戶大開,將已經堵塞起來的洪流,一口氣放出,浩蕩奔騰,如雷霆萬鈞。」

說話間,習若簡導師已經凝神,靜氣,整個人渾身上下的力量在一瞬間,彷彿全部消失了,變成了最為人畜無害的普通人。

但是王庭憑借自己六階精神能者那敏銳到極點的感應力卻駭然的發現,這位近在咫尺的高階劍士,渾身上下的精氣神,彷彿已經徹底的和自身佩劍融為一體,全部的灌注到了劍身當中,彷彿傳說中的劍術至高境界——人劍合一!

同時,她的心跳變得緩慢,血液幾乎停滯流動,渾身肌肉、骨骼,全部變得緊繃下來,整個人表面上看上去威脅降低到了極點,可實際上卻彷彿一張緊繃到極限的長弓,鬆開弓弦的那一刻,將會爆發出最為猛烈的攻擊。

「殺!」

習若簡渾身上下的氣息壓制到一個極限後,口中豁然吐出一字。

在她這個字吐出來的剎那,渾身上下的精氣在神的調動、激發下,彷彿同時找到了宣洩的出口,全面奔騰湧入了佩劍當中,然後一劍刺出!

「咻!」

劍氣破空!

這一劍刺殺出去的剎那,王庭清晰的感應到在利劍的鋒芒上蘊含的那股磅礡氣血,這股氣血,凝成實質,彷彿一層血紅色的劍芒,迸射而出。

「彭!」

距離劍鋒一米外的一個練習假人,猛然的崩裂開來,彷彿被大口徑重狙爆頭,豁然被炸成粉碎,漫天木屑,激射向四面八方,帶給人一種難以言明的強烈衝擊。

「勁道外放,這是勁道外放!?」

勁道外放,這是他上輩子都夢寐以求都沒辦法做到的事情,他修煉了一輩子,也只不過是將勁道修煉到全身每一個角落,使得這些勁道可以在和別人碰觸的剎那,爆發開來,如果非要說外放的話,充其量外放那麼十厘米就已經是極限了。

但是現在……

一個高階武者,憑借葬劍術這門傳奇劍術的威能,居然一口氣斬殺出外放勁氣,將一米外的一個木質假人斬成粉碎,這幾乎顛覆性的一擊,對於王庭這樣一位將畢生奉獻於劍道的修煉者而言,可想而知是何等的震撼。

「呼!」

習若簡微微喘息著,臉色有些蒼白。

王庭六階的精神刻度可以感應到,她的氣血、體力損耗皆是十分嚴重。

就如同她先前所說,這是相當於絕世劍客的一擊,一擊出,不成功,便成仁,這一擊下去,威力確實是石破天驚,當年傳奇劍士烽燧,更是憑借這一劍斬殺了一位劍道大師,奠定了自己傳奇劍士的威名,但是相應的,這一劍斬殺出去後付出的代價也是顯而易見的。

幾乎消耗了自身所有的精氣、氣血、體能。

如果一擊不中,等消耗了這股氣血勁道後,恐怕就算比他低上一兩個階位的劍士,都可以將她擊敗、擊殺了。

「勁道刺殺出去後散了,不是洞穿,而是斬碎……這門劍術我才不過掌握了一些皮毛,連精通都算不上,只能夠勉強達到熟練的階段。」

習若簡休息了片刻,才重新說道。

基礎、入門、熟練、精通、大成、巔峰,這是任何劍術的進階標準。

「如果我能夠達到精通階段,就不會要提早凝住自身氣血,更不會出現因為控制不住自身氣血、精氣,而提前將這一擊施展出來了,畢竟,和敵人戰鬥時,敵人可不會給你時間做準備,而且,連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劍術,根本就算不上什麼已經掌握的劍術。」

「雖然如此,這門劍術,已經是十分恐怖了,你那一劍,一旦擊中,就算大劍士級別的強者,都會被你一劍斬殺。」

「這是不可能的。」

習若簡搖了搖頭:「對方不可能給我凝聚氣血、勁道的機會,那個層次的戰鬥,戰機稍縱即逝,可能你剛剛打算凝聚氣血的剎那,對方已經對你發動最為猛烈的攻擊,讓你氣血還沒來得及凝聚成功,就已經將你斬於劍下。」

說到這,習若簡的語氣微微一頓:「不過,你不同,你的對手公孫塑,此人有些自大,這次決鬥又是中階劍士對高階武者,若是他能夠犯下輕敵的錯誤,給你時間,你有很大的機會將氣血凝住。」

「好了,我現在教導你凝聚氣血的法門,先調整自己的呼吸,控制心跳,集中精神控制血液於勁道的流動,你不是劍士,沒有凝聚出勁道,但是你有氣力,血能載氣,氣能運血,只要你控制住自身氣血流動,將其凝住,將蘊含在血液中的氣力凝住,你就等於成功了三分之一,來,試試看。」

「好好修煉,你今天主要就是凝住氣血,我下午還有一堂課,有什麼不懂的,等明天了可以詢問我,我已經支付了到下午六點的費用,這個下午,整個訓練室都是你的。」

習若簡顯然並不認為王庭第一次就能夠凝住自身氣血,她是一位導師,哪怕王庭是碧水城的天才,她也不可能時刻在這個學員身邊教導,吩咐完後並沒有多呆,已經離開了訓練室。

很快,這個訓練廳中,已經只剩下王庭一人。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縱劍天下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3.03.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