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品簡介:
作者簡介:
第一集 小露崢嶸
本集簡介:
人物介紹:
第一章 被騎了
第二章 ∼最強劍師?最差法師!∼
第三章 ∼會喝死人的強體藥劑∼

馭劍法神
作 者
白衫盛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11.18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3年11月15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3
累積人氣
237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0 / 1
總評
 
 暱稱:
 密碼:
 

馭劍法神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3.11.1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會喝死人的強體藥劑∼

回到自己的院子裡,陳立找到一根最重的樹枝木棍,隨即自己選取了一棵粗樹,開始繼續訓練。

陳立這具身體的底子太弱,不一會兒,便汗流浹背,手掌又一直一脹一脹的疼。可是一天下來,他堅持住,雖然覺得累,卻五感清透,說不出的舒服。

他洗了一身臭汗,晚上繼續。

反覆把握出棍姿勢,努力有意識的訓練自己的身體肌肉。

睡了一夜,隔日果然渾身疼,但是即便疼,陳立早上吃過早飯,還是照舊在院子裡練棍。

雖然沒有去練武場,但是效果卻也差不多。

連續半個月的時間,陳立沒有出過自己的院子,每天早、中、晚分時段的進行特殊訓練,自己給自己設計任務計劃。

二叔陳瀟曾經來過一次,見陳立這幾日雖然略顯消瘦,卻的確在努力訓練,他問陳立需不需要家裡魔法師天賦的前輩來教教他,陳立卻拒絕了。

與其讓半吊子的人來教,他寧可自己摸索研究。

這段時間,每天晚上陳立就在冥想,努力的感受身邊的自然元素。

前天下雨打雷的晚上,他感受到空氣中金色的光電。

他努力的依靠精神力去感受那些金色的光點,居然很快就能與那些金色光點產生聯繫。

之前的日子裡,陳立努力的跟身邊紅色的火元素光點接觸,可是要耗費全部精神力,累得渾身顫抖徹底汗濕,才能控制很少的一些紅色火元素粒子。

而這個金色雷電元素,自己卻可以不耗費太多精神力,就與之產生共鳴,能快速的將金色雷電元素排列成一行、一列等簡單的陣型。

看樣子,他雖然是雷電法師天賦,可是火元素、奧術元素也能為自己所用,只是要操控這些元素,困難度將大幅度提升。

魔法元素與鬥氣截然不同。上一世,他是鬥氣劍士,鬥氣是由天地精華煉體,然後由內而外的使用鬥氣。魔法卻是靠冥想來感受魔法元素,從大自然中吸收魔法元素,為自己所用。

感覺截然不同,陳立卻在半個月的訓練中,慢慢培養出了興趣。

由起初冥想總是分神,到後面越來越容易靜心,努力讓自己與精神力徹底融合,然後全身心的去感受外界的魔法元素。

沒有雷電元素,就不斷的用精神力去感受火元素。奧術元素最難感受,陳立只有偶然的幾次碰到紫色的光點,還都讓它們給跑了。

每次冥想之後,陳立都覺得精疲力竭,可是下一次再冥想時,卻能感覺比上一次輕鬆了一些,雖然微不足道,但是這種進步,還是讓陳立欣喜若狂。

陳立這具身體可以說是一張白紙,因為之前完全沒有訓練過,一切從零開始,純純淨淨的修行,一點一滴的積累,都感受得格外清楚。

雷電元素並不如火元素那樣多,但也不如奧術元素那麼少,在一些乾燥的地方,很容易感受到雷電元素。陳立發現之後,找到自己院子裡最乾燥的地方,冥想專注感受雷電元素,從最初只能感受到一些比較強大的元素粒子,到慢慢的可以感受到更多一些。

陳立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也在變強,從自己周身沾著的元素粒子,到可以感受到自己身周十釐米範圍內的元素粒子……

進步對一些魔法師學徒來說也許完全可以無視,但是陳立卻每天都沉浸在這種進步之中,他感到喜悅,且充滿了成就感和幹勁兒。

半個月的時間,對於一個專心修行的人來說,過去得非常快。

陳母在這段時間裡,派小丫鬟來探看過陳立很多次,明明是希望他刻苦,卻又心疼他,給他送了不少跌打藥。

陳立攥了攥拳頭,感覺到自己比半個月前,在力量、敏捷、反應、魔法元素感受力、精神力等等很多方面,都變強了許多。

明天就是每年四次的藥劑大賣會了,方曉的本家,也就是方家,肯定會去參加,他想去逛逛。

陳家現在本就沒什麼錢了,家裡的大部分錢財,都請了劍士師傅教家裡的孩子,到現在都還沒錢請魔法師等其他職業的師傅來教陳家具魔法師天賦的孩子,府內其他的魔法師天賦的子弟,多是跟著別人當學徒,吃的苦,要比其他劍士天賦的孩子多得多。

如果陳立能耐得住苦,陳瀟大概也會送他去跟其他魔法師冒險者學習的。

因為窮,也就沒什麼漂亮的新衣裳,更不用提其他帥氣的裝備了,飾品一概沒有,只有漿洗得有些發舊的藍灰色少年行裝。

他沒錢買藥草,暫時也不敢貿貿然跑出去採藥草,便只能先去看看了。


隔日,藥劑大賣會是從天一亮就開始了的。陳立天不亮就起床,堅持不懈的練劍和冥想之後,便在天方亮,隨即穿上整齊的衣裳,準備出門了。

可是到了集市裡,他卻不是早到的。

這時候,已經是人來人往了。

即便有一些冒險者買不起藥劑,也是高高興興的來開眼界。

官方藥劑店舖的藥劑都很貴,只有在非常富有的人應急時才會買。而這種大賣會,如果拍賣的時候沒有其他人跟你爭,是可能買到性價比相對高的藥劑的。

這是藥劑師公會難得的恩賜,也是大多數人淘藥劑的最佳機會。

陳立沒什麼錢,是來純看看的。

一長排一長排的站台,上面稀疏的擺放著藥劑瓶,大多數都是非常常見低廉的藥劑,偶爾會看見一兩瓶初級高效敏捷藥劑,或者初級治療藥劑,這種實用、常用又貴重的藥劑。

不過人們多是看這種藥劑,能買得起的,都還在掂量著自己兜裡的錢,準備買一瓶最適合自己的。

大多數人可買不起這裡藥劑的全部。

陳立每走過一瓶藥劑,就會去判斷一下這藥劑的價值和成色,一長排一長排的走,漸漸的,每一瓶藥劑前,都聚集了一些人,或者是圍觀別人拍賣的,或者是參與競價的。

有的人為了競爭一瓶藥劑,跟別人拼價拼得面紅耳赤,幾乎要動手。有的人則摸著自己的腰包,猶猶豫豫,糾結許久。

場面越發的熱鬧起來,陳立卻一直沒能見到方家的人。

他正遛達著,百無聊賴,突然看見一瓶藥劑在空氣中折射出一抹淺粉色。

他皺了皺眉頭,這個情況,這不是初級爆破藥劑嗎?

不過藥劑師公會的新學徒能製作出初級爆破藥劑?別鬧了,這藥劑因為與初級強體藥劑太接近,配方已經流失了。

出於好奇,陳立朝著那瓶藥劑走去。

藥瓶上小標籤寫著:初級強體藥劑。

藥劑旁站著十來個人,正團團圍著,一個個的競價,場面顯得很熱鬧,又好像隨時都會因為這瓶藥劑發生爭鬥。

陳立站在一邊,看著那藥劑在陽光下亮瑩瑩,玻璃瓶反射出的光芒很是誘人。

他挪步走著,然後再朝著藥劑瓶望去,某些角度的折射光下,會有紅色反光。

再看向那些競價的人,他歎了口氣,這要是一口氣喝下去,別說強體了,直接肚子裡爆炸了。

站在最前面正要買的,是一個清瘦少年,他緊緊攥著腰包裡的錢袋,面露緊張的看著那瓶藥劑。他手背上和脖頸上都有傷疤,不知道是什麼魔獸給他留下的。

看他背後背著的弓,應該是個弓箭手,只是他沒有帶著自己的魔獸寵物,不知道是一直沒能收服任何一隻魔獸,還是是一名陷阱型弓箭手,不需要魔獸寵物。

但看他身上的衣著,不像富人;再看他身上的傷,一定是辛辛苦苦用命去冒險,換取金錢,努力經營自己的生活;瞧著他攥著錢袋的樣子,就知道他對這瓶藥劑的看重,恐怕是要傾家蕩產的來買這一瓶藥劑。

「六金幣!」那清瘦的弓箭手雖然百般猶豫,終於還是做了決定,這聲音說不出的疼痛,卻還是鼓著氣努力說得很大聲。

陳立站在那裡,看著那弓箭手,想起自己上一世裡窮困卻想要變強時,所經歷的那一系列的心酸和拼搏。

想到這弓箭手如果死於自己耗費重金買來的藥劑,那他之前的努力、省吃儉用換來的一切資源,顯得多可笑,又多無奈……

「三次,沒人再叫了?成交!」那站在長桌後面的藥劑師學徒朝著四周望了一圈,見沒人再喊價,便一拍下掌,算是成交了。

陳立腦子一熱,再沒多想,一手攔住那弓箭手掏錢的動作,「那不是初級強體藥劑!」

弓箭手微一愣,下意識的朝著陳立皺眉怒瞪,似是陳立要搶他的藥劑一般。

圍觀的人們在短暫的愣神後,都紛紛瞪向陳立,「小子,要鬧事,還是換個地方吧!」一個大叔一邊冷哼著,一邊朝著長桌外圍著的聖十字會的劍士們示意了一下。

這藥劑大賣會,可是官方組織的,有官方劍士維持秩序,鬧起事來,分分鐘就會被丟出去胖揍。

瞧著陳立的身子骨,可真不像是能扛得住的。

站在長桌後的藥劑師學徒則只是冷冷的看著陳立,對陳立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好像與陳立爭執,都顯得沒品。

他的眼神像在說:這麼低級的惹事方法,真是讓人瞧不起!

陳立心裡微微冒火,堂堂藥劑師公會,居然分辨不出初級強體藥劑和初級爆破藥劑的區別,這也就罷了。有人提出異議,還不認真檢查,這簡直就是在草菅人命。

藥劑是要服用的,好壞都將影響一個人的身體和性命!

「我說了,這藥劑不是初級強體藥劑!」陳立站在原地,冷著臉瞪著長桌後的藥劑師學徒,對身邊眾人的搖頭、冷漠、嘲諷徹底無視。

「早上碰到的一個大爺,還說這是杯牛奶呢!」那藥劑師學徒冷哼一聲,「你若再在這裡阻礙拍賣,我可就要喊劍士驅逐你了。」

那藥劑師學徒朝著正四處巡邏的聖十字會劍士望去,又威脅的看向陳立。

那清瘦的弓箭手看了看陳立篤定的眼神,又看了看放在長桌上的藥劑,伸手掏出一把的銀幣和兩枚老舊金幣,放在桌上,便道:「不要管他,小兄弟,這是錢,你清點一下。」

藥劑師學徒朝著陳立嘲諷的笑了笑,便將錢幣清點了起來。

陳立皺著眉,扭頭瞪向那弓箭手,奶奶的,老子救你,你還拼了命的想尋死!「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是你打開瓶蓋,等五分鐘再喝!」

初級爆破藥劑,瞧著現在這個成色,在空氣中放置五分鐘,就足夠發生變化,導致爆炸了。

那弓箭手卻根本沒在認真聽陳立說話,而是盯著藥劑師學徒點錢幣的手,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的錢,慢慢變成別人的錢。

「你可以拿走你的藥劑了。」那藥劑師學徒剛一開口,清瘦弓箭手就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拿藥劑,一副迫不及待要喝的樣子。

陳立一股火氣就衝了上來,媽的,就沒有人在聽他說話嗎?

當他突然伸手搶下那清瘦弓箭手還沒拿穩的藥劑瓶時,連他自己都震驚了一下,自己自從進入這具身體後,越發的衝動了。

看著眾人望過來的目光,陳立惡狠狠瞪向消瘦弓箭手,隨即怒斥:「你一會兒就會感激我了。」說著就要打開藥劑瓶。

站在陳立身邊的一個中年劍士怒喝一聲,伸手便朝著陳立手裡的藥劑瓶搶去,所謂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這位大叔,一點兒沒有猶豫和客氣。

陳立身體向後一仰,躲過中年劍士的手,剛要轉身後退,就見四周圍了一圈人,各個怒目相視,都要見義勇為的幫弓箭手搶回藥劑。

「媽的!」陳立越發的生氣,這群沒有智商的牲口!幾隻手一齊朝著他手裡的藥劑瓶抓來,他猛地一躍,在眾人眼前,以不可思議的輕盈身法,跳上了長桌。

長桌後的藥劑師學徒嚇了一跳,猛地喊道:「有人搶藥劑!」

呼啦啦一片視線都朝著陳立望了過來,眾人都瞠目結舌,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在藥劑大賣會上鬧事,還是大賣會的中間。

陳立跳上桌後,捏著手裡的藥劑,朝著遠處藥劑師公會在今天主持事宜的老者道:「這瓶藥劑看似是初級強體藥劑,可是在陽光照射下,會有粉紅色的光暈,如果你們都是學習藥劑的,告訴我,有粉色光暈的,其他方面與初級強體藥劑很類似的,是什麼藥劑?」

那老者早就被陳立這邊的動靜吸引,此刻仰起頭看著站在長桌上高舉藥劑,狀似癲狂的陳立,皺了皺眉頭,抿著嘴唇,將視線投注向了那瓶藥劑。

叱──突然,一聲破空聲猛然暴起。

那站在長桌前的弓箭手,居然朝著陳立放了一箭。

如此近距離之下,眾人都倒抽了口氣,看樣子,這少年剛鬧騰一下,就要被射中,老實下來了。

卻不想,下一刻陳立竟突然扭身歪肩,非常輕鬆快捷的將這一箭閃躲掉──作為曾經一名最優秀的劍士,對於躲避遠程攻擊戰士們的魔法或者羽箭,陳立的經驗,絕對是超一流的,哪怕現在這具身體還孱弱,但是精神中的反應,卻已經接近曾經的水平了!

「咦?」站在下方的那中年劍士歎了一聲,看著陳立的步法和姿勢,竟有幾分劍士的模樣,瞧著這少年瘦得跟隻雞仔似的,莫非是個劍士學徒?

遠處的聖十字會劍士聽見藥劑師學徒呼救,立即飛奔而來,吵嚷著要陳立下來,並乖乖交出藥劑。

一把長劍猛地朝著陳立的腿橫砍過來,陳立一躍,便跳向前,躲過了那人的劍,隨即步伐輕盈,以劍士近戰迎敵時的前進後退步子,不斷的挪動著。

那些劍士們出劍總是晚一步,好似陳立能看穿他們的招式一般。

陳立這段時間都在自己訓練,好久沒有跟別人一起訓練了,此刻竟然覺得有些興奮起來。雖然對方劍士們的程度,讓他應付起來很困難,但是在緊迫的環境下,激發出來的戰鬥反應,卻更讓人興奮。

劍士們聚集過來的越來越多,陳立朝著遠處那老藥劑師望去,見那老藥劑師雖然在往這邊擠,但是被人群阻隔,要過來,顯然沒有那麼快。

陳立不得已轉身朝著老藥劑師的方向跑去,一邊跑跳,一邊躲過放在長桌上的其他藥劑,引起無數藥劑師學徒和想要購買者的尖叫。

幾次陳立的腳幾乎是擦著藥劑瓶而過,險險將藥劑踢飛。

群情激憤,朝著陳立瘋狂的怒罵起來──這個少年膽大包天,不僅僅在大賣會上搶藥劑,還這樣放肆,完全一副要將藥劑大賣會徹底毀掉的模樣。

「喂,小子,下來!」一些心腸不錯的老人家憤怒的提醒。

「傻B,滾下來!」一些毒舌少年憤怒的叱喝。

陳立卻沒工夫管他們,自己如果被劍士們逮住,在說清楚事情,搞清楚真相之前,只怕已經被胖揍一頓了。

陳立瘋狂的奔跑,劍士們卻沒有耐心再跟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胡鬧下去。

不知道是哪個劍士開的頭,一道銀白色的冷光,猛地「叱」一聲射出,冰冷寒氣破空而去,掛起一道冰冷而殺氣騰騰的白色光芒──鬥氣!

陳立駭然,他不得不加快速度,回頭間身後大概跟了十來個劍士。

你妹!

幸好桌下人潮湧動,劍士們追過來的步伐常常受阻,而陳立在桌子上的速度就顯然快得多了。

這些劍士的鬥氣練得都還不錯,卻也不算很精純,劍士們的等級也略低,鬥氣雖然凶猛,但是卻不能一道連著一道的快速射出。陳立在上,他們在下,陳立的速度又過快,對鬥氣的瞭解深,更是絲毫不畏懼,動作流暢連貫,閃躲奔跑,都是一氣呵成,竟然跑了三排長桌,都還沒被捉住。

叱!

耳邊突然炸開一聲巨響,袖口猛地被扯開,一道白色冷光閃過,陳立手臂上一疼,一道鬥氣狠狠劃過他的手臂,留下一道長長血痕。

「日!」陳立怒罵一聲,猛地一跳,越過一條通道,又跳上了另一排長桌。

追過來的十幾個劍士急著要追上,卻始終礙於不可以踩踏長桌的規定,不能跳上長桌,紛紛散開,繞過長桌再去追。

這一會兒的工夫,陳立已經越過好幾條通道,跳上了更遠一點的長桌。他手裡捏著藥劑,知道不能再兒戲,也不能耽擱了。

萬一真被一道鬥氣穿心,死了都沒處說理去。

藥劑瓶上的塞子被陳立一扯開,裡面便冒出一股輕輕淺淺的白煙兒,只有距離極近的陳立看得清楚。

他知道,自己的判斷絕對沒錯!

想要站在原地等藥劑快要炸開時扔出去,後面的劍士們卻已經快要追上來。

陳立忙轉身要繼續跑,那些劍士的鬥氣射出距離還有一定的限制,只要自己跟他們保持距離,就不會有事。

「臭小子,你憑什麼說我做的不是初級強體藥劑?」突然一聲嬌喝,一道人影一躍而起,落在了陳立身前,擋住了陳立要逃跑的路,那少女手裡捏著一把長劍,那劍雖然看起來不怎麼實用的樣子,卻十分華美漂亮。

陳立手裡捏著藥劑瓶,突然一拔腰間的法杖,隨即朝著那少女的肚子就刺了過去。法杖從陳立右肋下方刺出,橫出向上,手平穩,杖不抖,直刺而出。

這麼中規中矩的一刺,別說那少女自小受訓練,就是個傻子,也能躲開。

少女身子一側,漂亮的長劍一橫,眼看著就要躲過這一刺。

不可思議的是,下一刻,陳立平穩的一杖刺出,卻在刺出百分之八十的時候,突然杖一轉,橫著朝少女脖頸抽了過去──

「喝──」不少正專心致志看著的人倒抽一口涼氣。

在木杖刺出百分之八十的時候,人的力氣就應該已經用出去,慣性之下,是不可能這麼快的轉移方向。

慣性之下突然轉移,人的身體重心不穩,會朝著之前使力的方向跌倒。

可是陳立這一轉之下,腳迅速伸出,快速的穩住了重心,而這個過程中,上半身基本沒有任何晃動,法杖杖頭穩穩的抽過去,不顯得一絲一毫的不和諧,沒有一絲一毫的不穩定!

少女衝上桌子,本要教訓一下陳立,卻不想剛說了一句話,自己的劍還沒刺出,就被陳立的法杖狠狠的抽中喉嚨,一陣窒息和疼痛,少女朝著長桌下狠狠跌了下去。

這個過程中,她甚至沒能發出尖叫,整個喉嚨好像都被抽碎了。

那些追逐陳立的劍士們,見那少女穿著藥劑師公會的赤火紅蓮袍,立即驚得朝著少女奔去,想要接住少女。

陳立卻抓住了劍士們分神的這一會兒時間,一邊與那些劍士拉開距離,一邊盯著手裡的藥劑看。

藥劑裡的蒸汽冒了一會兒,開始從白色半透明,漸漸變成淺粉色煙霧,瓶子裡的乳白色半透明藥劑,也開始變成淺粉色,並自動旋轉移動了起來。

陳立專心的看著那個速度,心裡默默計算著,數著。

「臭小子!」一個劍士接住那少女,檢查了一下少女的喉嚨,雖然被抽紫了,但還好只是外傷。聖十字會劍士們本該保護藥劑師公會的人不受騷擾,此刻算是失職。眼睜睜看著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被抽得話都說不出,劍士們更是憐香惜玉,氣憤不已,一個個跳起來便朝著陳立衝了過去。

可是,讓人吃驚的是,之前搶了藥劑一直在奔逃的陳立居然不跑了,他就站在那裡微笑著,高高在上,然後朝著那些劍士們舉起了手裡的藥劑瓶。

在劍士們手握長劍動了殺念時,陳立突然將手裡的藥劑瓶朝著那群一擁而上的劍士扔了過去。

距離陳立近的人,隱約能聽到他似乎在嘀咕:「這一瓶初級爆破藥劑精純度非常低,效果應該不至於讓人致死吧……那些聖十字會的劍士們,不至於那麼蠢,連爆炸時怎麼保護自己都不知道吧……」

聲音模模糊糊消失後,陳立便跳下了長桌,然後摀住了耳朵──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馭劍法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3.11.1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