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簡介:
作者簡介:
第一集 黑街崛起
內容簡介:
人物介紹:
第一章 廢物還是天才?
第二章 ∼大夢千年∼
第三章 ∼殺人放火∼

無上星尊
作 者
戰武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02.20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4年02月09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131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0 / 1
總評
 
 暱稱:
 密碼:
 

無上星尊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4.02.2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殺人放火∼

一路無話,張黎好幾次都想伸手拔出腰後的匕首,卻不敢亂動。

這兩個陪著他同行的,也都是垃圾山小有名氣的打手。雖然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但是一個齙牙,一個禿頂,彼此間也毫不顧忌的用外號互相稱呼。

只是對比身材,張黎就暗暗歎息。

這兩人在垃圾山上打架就和吃飯一樣,戰鬥經驗甩出張黎十條街不止。而且身體受到星力輻射的刺激,強壯無比,雖然無法和星士相比,但對於張黎這種虛弱的返祖體質來說,根本就是天壤之別。

這一路上兩人雖然嘻嘻哈哈,卻死死盯著張黎的所有動作,讓他沒有半點機會。

眼看著就要到家,張黎心中焦急萬分,卻無計可施。

力量上的巨大差距,讓他不敢有任何舉動。

「到家了,你快點收拾東西。」齙牙和禿子一前一後堵住出口,不耐煩的催促道。

張黎握緊拳頭,慢慢走進去,身後又傳來一句:「別想搞鬼,老大說了,你要是不聽話,就打斷腿。這種事,我們可是很願意效勞的喲!」

回頭看了一眼,張黎想了想,從床底下掏出幾個動力球,走出去道:「兩位大哥,你們也知道我是返祖體質,要是替鄧老大升級星梭,怕是活不過幾天。這些動力球是我珍藏的改造高級貨,價值不菲。你們拿走,回頭就說我半路上跑了,怎麼樣?」

齙牙嘿嘿一笑,伸手取走動力球放在兜裡,隨後一腳將張黎踢翻道:「我他媽管你死活!這些破玩意我倒是可以笑納,不過別想其他事情,趕緊滾去收拾東西。」

禿子也陰沉沉的笑了笑,兩人笑哈哈的將動力球對半分了,看也不看張黎一眼。

張黎抬頭看著兩人,知道無法善了,心中反倒冷靜下來。

慢慢的收拾好平時用慣的工具,張黎的東西其實並不多。除了工具箱,就是幾個即將組裝完的二手動力球。衣服只有幾件,都已經洗得發白,張黎一直捨不得扔。然後就是一堆廚房用的東西,都是才買來的麵粉,油、鹽、醬、醋、茶之類。

張黎看了一眼門外,一咬牙,將油桶打開,大半潑在地上。

深深的看了一眼這間住了兩年多的破舊小屋,他閉上眼,點燃舊衣服,遠遠扔了過去。火焰轟的一聲,宛若一頭洪荒巨獸,瞬間張開血盆大口,將張黎瘦小的身影籠罩其中。

門外的兩人正在笑著聊天,當看到火焰的時候,小屋裡已經全部燃起大火。

「這傢伙……到底在幹什麼?活膩了嗎!」齙牙登時愣住了。

禿子狠狠踹了他一腳道:「還愣著幹啥,趕緊去救人啊!要是讓鄧老大知道,咱倆都別想活了。就算是這傢伙想自殺,咱們也要搶出屍體,拿回去給鄧老大過目。」

一想到鄧羅的凶殘,齙牙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兩人不敢多說,立刻衝進火場。

張黎的這間小屋也就三十多個平方米,除了兩小間用鐵皮隔開來的廚房和盥洗室,就是一個大廳,牆角擺著一個簡陋的木板床,然後就是堆積如山的各種廢舊零件。

齙牙剛走進來就摔了一跤,禿子也好不到哪去,火焰燃燒散發出大量煙霧,將兩人的視線徹底籠罩,呼吸也極為不暢。

兩人摸索著在客廳裡快速走了一遍,發現沒人之後,立刻分散開。

齙牙選擇的是廚房,他就算再笨,此時也知道是張黎搞的鬼。雖然沒把那個瘦瘦小小的傢伙當回事,也提高了警惕。

一腳踹開廚房簡陋的鐵門,還沒細細觀察,就看見張黎全身上下都滴著水,臉上更是用破布裹住,只露出兩隻黑亮的大眼睛,手上捧著一個燒菜的鐵鍋,使勁一揚。

「啊!」齙牙慘叫一聲,捂著臉就倒在地上不斷掙扎。

一鍋熱油,全部潑在他的臉上。

旁邊的禿子聽見,立刻衝了過來。沒等他開始觀察情況,一個巨大的東西呼的一聲砸在頭上,無數白花花的麵粉四散開來,登時雙眼無法直視,連忙揮舞雙手,腳下踉踉蹌蹌退了好幾步。

張黎暗歎一聲,若不是時間緊張,油也不夠,他再來一鍋熱油就能將禿子也解決掉。

不過此時已經來不及多想,兩人雖然暫時喪失戰鬥力,卻仍然將出口堵住。尤其是禿子,麵粉只能遮住一時視線,並對他無半點實際傷害。

張黎一咬牙,從背後掏出那柄自製匕首,彎著腰,悄聲無息的衝了上去。

噗嗤一聲,鋒利的匕首深深插入禿子的肚子上。

張黎自知身高和力量都有限,不敢攻擊禿子的心臟和喉嚨等要害,只能選擇最有把握的腎臟。這個位置,人體防禦力最低,既沒有肋骨,更沒有肌肉,只有一層薄薄的皮下脂肪。匕首插入之後,雙手握緊,用足全身力氣狠狠一轉。

禿子發出一聲巨吼,雙手發了瘋似的橫掃。

張黎連忙貼在地上,任憑火舌在身上舔舐,半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此時火焰越來越大,屋裡的大部分零件都已經融化,散發出極其難聞的氣味。燃燒出來的黑色煙霧,更是刺鼻無比,肉眼幾乎無法看清屋裡的情況。

張黎狼狽的在地上連連爬動,走出五六米的時候,心中正有些歡喜,忽然覺得後腿被一雙大手死死抓住。

「小兔崽子,還想跑!」

齙牙此時的臉已經如厲鬼一般,兩隻眼珠都破裂了。他的心裡恨不得將張黎撕裂,此時哪裡還顧得鄧羅的吩咐,大吼一聲將張黎扔了出去。

咚的一聲巨響,張黎瘦小的身體狠狠撞在牆上。

還沒落在地上,一股猩紅的血液就從嘴裡吐出,張黎只覺得全身劇痛,尤其是胸口,估計是肋骨斷了好幾根。

沒等他站起來,禿子高大的身影騰騰騰走過來。他一隻手捂著腹部,絲毫不顧火焰的灼燒,赤紅著眼,死死盯著張黎。

此時已經慘烈到無以言表,張黎心知無法善了,冷笑著奮力站起身。匕首也不知跌落在哪,兩隻手原本想要捏成拳頭,卻不知不覺虛握成爪,在胸口擺成一個特殊的姿勢。

「五禽戲,虎戲!」

一個莫名其妙的名詞忽然從腦子裡一閃而逝。

張黎卻已經來不及多想,齙牙也漸漸掙扎著站起身,和禿子並肩站立,耳朵不斷抖動,慢慢靠近。

「啊!」禿子忽然大吼一聲,猛地衝了上來。

齙牙聽見聲音,也緊隨其後。

火焰越來越猛,兩人全身血跡斑斑,狀若厲鬼。

張黎將一切看在眼裡,心中徹底放開恐懼,只覺得一股涼氣漸漸從小腹裡湧出來,瞬間遊走全身,漸漸灌注雙臂之中。

一瞬間,夢中原本模糊的記憶也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五禽戲,乃是我派入門功法,可以調節身體,尤其是五臟的強度。你的資質極差,骨髓稀缺,腎水枯竭,所選虎戲倒是恰好能夠彌補先天殘缺。」

「虎戲分為左式和右式,不但可以調節身體,也可防身。」

「左式需雙腿屈膝下蹲,重心移至右腿,腳掌點地,靠於右腳內踝處,雙手虛握成爪提至腰兩側,眼看前方,意念集中丹田,將真氣運轉,匯聚於指尖……」

泥人無數次的鐵尺落下,終於督促張黎將只有兩式,每式三招的虎戲練成。

夢境裡,張黎足足練了三千次,不知挨了多少下鐵尺,才將虎戲練成。

三千次不停的揮爪!

幾乎將這一切深深烙印在骨髓裡。

此時眼看兩人逼近,張黎心如止水,只是看著為首的禿子,左腳忽然往前重重踏了一步,右腳隨之跟進半步,小腹裡一團淡淡涼氣隨之運轉,瞬息即至。右手虛握成爪,猛地往前一揮。

指尖似乎觸碰到一團軟軟的東西,張黎只顧按照泥人的吩咐,將自己雙手當做老虎的爪子,用力一握,狠狠的撕扯下來。

一團溫熱的液體立刻噴面而來。

禿子雙手摀住喉嚨,瞪大了眼睛,嗓子裡發出咯咯的聲音,卻無法說話。腳下踉踉蹌蹌退了好幾步,伸手指著張黎,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轟然倒下。

張黎愣了半晌,呆呆看著自己的雙手,連忙在衣服上擦拭幾下,將血液弄乾淨。

再看齙牙,失去了禿子的聲音指引,已經無法判斷方向,像一隻無頭蒼蠅到處跑,嘴裡不斷嘶吼著。

此時的屋子裡,火焰已經燃燒到無法生存的地步。

張黎深深看了一眼,從地上摸索片刻,將匕首找回來,插在腰後。悄聲走了幾步,到齙牙身邊,伸手在匕首上摸了幾下,還是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快到門口的時候,張黎忽然想起什麼,快步轉身進屋,在垃圾桶裡瘋狂查找,終於將那枚奇異的廢舊星塵找到。

捧在掌心看了一眼,張黎實在無法理解這麼一枚小小的星塵裡面,如何能夠藏著那麼大的道觀。但正是因為它,才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難道這一切都是幻覺?對了,我聽說還有一種特殊的幻星塵能夠施展出幻術,或者這就是了。不然實在無法解釋這一切。不過夢境中出現的風格,明明就是舊世界的那些東西,幾百年前,地球怎麼會有星塵?就算偶爾有宇宙流星帶來少量星塵,也不可能被舊世界的人類所用吧,他們和我都是一樣的體質啊!」

這一切,都讓張黎百思不得其解。舊世界毀滅迄今已有數百年,很多事情都被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中。

不過,此時也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看著漸漸淹沒在火海裡的小破屋,張黎歎了口氣,匆匆忙忙收拾好慣用的工具,背著箱子飛快離開這裡。

屋子裡,齙牙不斷發出慘叫,逐漸被火焰吞噬。


「噹噹噹!」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讓已經睡下的胖老闆不得不披上外套,艱難的從床上爬起來。

「誰呀?」

「我!」

熟悉的聲音,讓胖老闆暗暗鬆了口氣,將手中握著的鐵扳手放下,打開門。當他看見一身是血的張黎時,忍不住渾身一顫。

「你這是?快進來,別讓人看見了。」

簡單一句話,張黎心中忍不住就是一暖。

他只是抱著一線希望來試探一下,這家星梭店老闆是他在黑街唯一熟悉的人。

「我就不進去了……」張黎緊張的看著胖老闆,有些慌亂道:「我……殺了人,垃圾山瘋狗鄧羅的手下,齙牙和禿子,唔……你或許不認識。是他們逼著我改造星梭,我被逼無奈才……總之,現在想找你借點錢,一千……不,五百信用點有嗎?我想要現金,真不行的話,兩百也可以,夠買車票離開這裡就行。」

胖老闆聽見這番話,眉頭微微一皺,張黎見狀,下意識的後退幾步。

「兩百怎麼夠?你的星卡被人搶走了?就算我借你一千信用點,離開黑石城之後,你怎麼辦?每個月兩針抑制劑,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你今天僥倖逃走,也不過是苟延殘喘,下個月老病發作,上哪再找錢?」

出乎張黎意料之外的是,胖老闆說出的卻是另外一番話。雖然聲音很凶,但語氣中卻透著關心。

「我……我沒想過這麼多。」張黎登時傻眼了。就算他再冷靜,再成熟,也不過是十六七歲的少年。才從基礎學院畢業不到一年時間,走出象牙塔,來到這個黑街,一直默默的搜集垃圾,看書學習。

因為身體的原因,幾乎不敢出門,可以說是個純宅男。若不是被逼上絕路,他也絕不會動殺心。

殺人,對這樣一個少年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所以他真的慌了神。

胖老闆歎了口氣,肥大的手掌拉住張黎瘦弱的肩膀,用力往裡拉:「先別說了,快進來。」

關上店門,燒了一壺熱水,倒上茶,看著青翠的葉片在開水裡上下起伏,張黎雙手緊緊抱住茶杯,指尖傳來的陣陣溫暖,漸漸侵入心裡。

感覺到很鎮定。

「謝謝!」張黎還是頭一次這麼認真的看著胖老闆,以前覺得他簡直醜得像一頭豬,現在看看,其實面目還是挺憨厚和藹的。

胖老闆嘿嘿一笑,壓低聲音道:「別急,慢慢來,和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這樣,早上我去垃圾山,碰到了鄧羅,他說……」

張黎此時很想找個人傾訴,也就一五一十的將這一天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告訴了胖老闆。等他說完,胖老闆已經默默的點燃一個油燈。

其實這裡有專門的星燈,一枚最便宜的火系星塵可以穩定發光十餘年。不過為了照顧張黎,胖老闆還是選擇罕見的古老油燈,也可見他的心細。

「這麼說,你還真的殺人了。」胖老闆摸索著肥厚的雙下巴,沉思道。

張黎點了點頭,道:「是啊,估計再過一天鄧羅就能收到消息。得罪了他,我只有跑路,離開黑石城,在外面看看是不是還有機會。當年離開學校來到黑街的時候,其實比現在也強不到哪去。我現在好歹有點手藝,運氣好的話,應該還能養活自己,估計下個月就能還上你的錢。」

胖老闆點了點頭,隨即又搖搖頭道:「你別急著走,其實鄧羅也不是什麼大人物,讓我想想……對了,你還記得上次那個雞冠頭嗎?」

張黎驚訝道:「記得啊,怎麼了?難道我給他改造的動力球出問題了?」

「那倒不是,不過他最近問了我好幾次,一直想要找到你,似乎還想繼續改造他的星梭。我想,他們也是黑勢力吧,飛車黨人數和實力都要比垃圾山那群人強得多。聽說那個雞冠頭也是一個星士,你去找找他試試,沒準還有一線生機。」

胖老闆的一席話,讓張黎豁然開朗,連連點頭道:「是啊,飛車黨可是混黑街的,應該比垃圾山那群人強。不管怎樣,我要去試試。」

從胖老闆這裡要來地址,張黎又匆忙離開。


「火烈街二百一十三號!」

張黎呆呆的站在街頭,看著手上記載著地址的小紙條,有些躊躇。

震耳欲聾的金屬音樂,騎著機車大呼小叫的壯碩男人,穿著性感的女人,還有到處充斥的烈性酒精氣味,以及五顏六色的綵燈,和燈光下光怪陸離的各種牆上噴繪……

張黎覺得,自己似乎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地獄酒吧?大概就是這裡吧!」

看著門口兩個身高足有兩米多的巨漢,張黎嚥了口唾沫,走上前鼓足勇氣道:「請問,這裡是不是雄雞幫的堂口?」

等了半天,也沒人回話,張黎差點掉頭就走。

不過想到瘋狗那發狂的樣子,他又鼓起勇氣,按照胖老闆教他的語氣繼續道:「我找你們的老大,雞哥。是他讓我來的。」

最後一句話,登時讓兩個巨漢動容。

「你就是請來的星器師?」其中一人瞪大眼睛看著張黎,微微搖頭,卻又不敢隨意否定:「雖然看著不像……不過你跟我來吧!」

張黎覺得有些納悶,自己只是準備來幫忙護理星梭的,可沒說是星器師。雖然在星紋上的造詣,他已經可以處理黑鐵級星器,但受限於返祖體質,維修動力球已經是極限,星力輻射更強的星器,身體根本受不了。

不過此時也來不及細想,連忙跟在巨漢身後。

兩人穿過喧鬧的酒吧大廳,一股混雜著酒精、香水、汗臭的複雜氣味讓張黎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裡面的噪音更大,一個留著披肩長髮的歌手正在嘶聲力竭的吼著,專門的星力擴音器將他的聲音放到最大,聲浪幾乎要將玻璃都震碎,數百名年輕人瘋狂的搖著頭,在舞池中間扭動著身體。

更深處的陰影裡,還有幾個赤裸的身影在聳動著下體。

張黎這輩子都沒見過這種場景,緊緊跟在巨漢的身後,唯恐一不小心就陷入這個不可知的魔窟之中。

兩人一直上了二樓,推開一個包廂的大門,張黎登時下意識的後退幾步。裡面全都是戴著紅色頭巾的精壯男子,手上拿著各種武器,虎視眈眈的看著。

「雞哥,人給您帶來了。」巨漢走到雞冠頭身邊,彎著腰小聲道。

雞冠頭遠遠看了一眼,忽然變色道:「他是誰?」

巨漢登時納悶道:「他不就是您請來的星器師嗎?」

「放屁!」雞冠頭猛地站起身,一巴掌就將巨漢抽得原地打轉,怒吼道:「這麼個沒長大的小屁孩,怎麼會是星器師?你他媽眼瞎了啊!」

「可他說是您找他來的……」

「滾!」雞冠頭又是一腳,將巨漢龐大的身體踢出幾米遠:「我看你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小孩子的話你也信,他要是敵對幫會派來的刺客,老子現在就要被你害死。你知不知道,再過三個小時,我們就要和飛蜈幫開戰。老子手上這個星器好死不死的居然出毛病了,讓你們找個星器師,到現在還沒來。養你們有啥用!一群飯桶!」

巨漢在地上掙扎幾下才站起身,回過頭,惡狠狠的看著張黎。

張黎登時渾身一激靈,估摸著是有些誤會,連忙道:「雞哥,誤會誤會。我前天幫您修好星梭的,您還記得嗎?胖老闆開的那家星梭店……」

「我現在沒時間和你說這個。」雞哥皺著眉,用力揮手道:「你也看見了,馬上這裡就要混戰,你要是不想死,就趕快離開。要是明天還有命在,你再來找我。」

明天!

張黎登時傻眼了,別說明天,只怕是出了這間酒吧的大門,瘋狗就會找上門。此時已經過去了大半夜,要是不能依附在雄雞幫的羽翼之下,就是死路一條。

想到這裡,張黎只覺得眼前一陣發暈。

看見巨漢一搖一晃的走過來,眼神中帶著凶狠神色,張黎登時一狠心,大聲道:「其實我也是星器師!雞哥,反正你現在也來不及了,不如讓我試試。」

「你?」雞哥登時一愣,看著張黎,眼神中帶著一絲狐疑。

張黎連忙道:「是的,其實星梭的動力球就是準星器,尤其是你用的那個飛火流星,星紋的繁瑣度早就達到初階黑鐵級星器。我既然能將那玩意修好,起碼也說明我具備這方面的能力。反正現在也來不及找到星器師,不如讓我試試。也不會有更壞的結果了,不是嗎?」

雞哥只猶豫了片刻,就點頭道:「你來試試吧!不過醜話說在前面,要是出一點問題,就別想活著從這裡走出去。」

「沒問題,雞哥!」張黎心中苦澀至極,表面上卻裝作很輕鬆,拿出工具箱向前走了幾步,又道:「你得替我弄來兩管抑制藥劑,我怕萬一……」

「這是小事。」雞哥也知道張黎的情況,吩咐手下去買,又讓所有人退出包廂,這才小心翼翼從腰間取出一個金屬匣子。

然後打開匣子,拿出一個黝黑的尖銳物體,大約有一尺多長,三寸寬。分為兩個三角形的金屬片組成,看上去倒像是公雞的嘴巴。幾十條細小繁瑣的星紋浮現在表面,宛若夜晚的星空,散發出點點螢光,漂亮無比。

「這是我的專屬星器,金雞啄,你看看哪裡出了問題。」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無上星尊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02.2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