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編輯部推薦好書!
作者介紹:
海報標題:
大綱:
附本書完全的簡介:
本集簡介:
第一集 詩名初啼
人物資料:
第一章 寒門子弟
第二章 ∼江州西施∼
第三章 ∼孔子在哪裡?∼

至聖之路
作 者
永恆之火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09.0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2014年08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3
累積人氣
182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50 / 2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至聖之路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4.09.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江州西施∼

不多時,來到自家門口,土牆一人多高,三四十個鄰居圍在院門口,院子裡有人說話。

「方運那小子一晚沒回來,肯定是被昨天的雷劈死了,小娘子你就從了我們家少爺吧!柳家幾個小少爺要參加縣試,柳家人都不能走,所以少爺不能親自來接,你千萬別生氣。你今天要是不走,等明天放榜了,少爺一定會來接你。」

「我生是方家的人,死是方家的鬼!小運要是死了,我就給他陪葬!出去,馬上出去!」

「好好好!你千萬別衝動,趕緊把剪子放下,你要是死了,二少爺非得扒了我們的皮不可!」

方運隱約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大聲道:「讓開,讓我進去!」

圍觀的鄰居紛紛轉身讓路,有的人不聲不響避開,有的人則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但大多數人都露出同情的神色,幾個人甚至七嘴八舌罵柳家的家丁。

「小方,你怎麼了?」

「方運,你可回來了,他們也太欺負人了,一定要去衙門告他們!」

「光天化日的要搶人,這是什麼世道!」

「大源府的人就可以欺負咱濟縣的人?」

「小方,你身上的傷好像很嚴重,快回屋歇歇!」

方運沒有應聲,快步走到院門口,就見四個魁梧大漢正難以置信地望著他,這四個人雖然竭力掩飾,可仍然暴露出細微的慌亂。

而在院子的中央,站著一個少女,她身形纖細嬌弱,穿著藍色的粗布衣裙,打扮異常簡樸,但容貌絕美,好似一朵潔白的空谷幽蘭立在庭院,方運有種錯覺,她彷彿就是這庭院裡的明月,哪怕是太陽也無法掩蓋她身上的光輝。

少女略顯疲憊,似乎沒睡好,但全身上下打理得乾乾淨淨。她的眼睛雖有血絲,但黑白分明,目光清澈如湖,眼神堅定。

直到親眼看到楊玉環,方運才發現她比記憶裡的人兒美上一百倍,怪不得被叫做江州西施。

此時的楊玉環反握剪刀,刀尖已經刺入她白皙的頸部,流出少許鮮血。

「玉環姐!」方運急忙上前。

「小運!」楊玉環又驚又喜,扔下剪子,跑向方運。

楊玉環看到方運全身是傷,淚水如決堤的洪水般流下,一邊哭一邊問:「你怎麼傷得這麼重?誰害你的?是不是柳子誠那個畜生?走,我扶你回屋坐好!孫姑姑,你能去請慈生堂的大夫嗎?」

「玉環莫慌,我這就去!」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轉身往慈生堂跑。

方運急忙說:「別!我要去參加縣試,再不去就遲了。玉環姐,你快把我前幾天準備的東西拿出來,送我去文院,我要去考試!」

楊玉環擦著眼淚說:「你都傷成這樣了,還考什麼縣試,不去了!」

「不行,只要我有一口氣在,就一定參加縣試!玉環姐,平時我都聽你的,但今天不行!我已經長大了!」

方運模仿那個方運的語氣,平靜的看著楊玉環。

楊玉環停止哭泣,驚詫地看著有些陌生的方運,人還是那個人,但無論氣質還是眼神,都有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個方運,心有天地!

「我被打醒了。」方運似是解釋又像在自言自語,看向那四個大漢。

昨夜打人的,也是四個人,也是大源府口音。

那四個大漢非常心虛,其中一個假裝不耐煩地說:「看什麼看?讓開!」

說完,四人快步離開。

楊玉環看著方運,擦乾眼淚,冷靜下來,說:「好!今天我聽你的!但你要等大夫來,敷上傷藥,不然你挺不過縣試的。」

「好!」方運看著楊玉環說,知道縣試一考就是一天,也是體力活,如果現在直接去了,恐怕真的挺不過去。

楊玉環發覺方運看她的目光有些特別,不像以前那樣弟弟看姐姐的,而是像一個男人在看一個女人。

「小運真的長大了。」楊玉環目光微閃,扶著方運向屋裡走去。


慈生堂的李大夫前來,看到方運的傷口直皺眉頭,得知方運堅持要去考童生,便免了診金,只收藥錢。

在大夫診治的時候,楊玉環離開屋裡,不知道去了哪裡。

等大夫處理完傷口,楊玉環走了進來,背起方運趕考用的書箱,攙扶著方運走到門外。

門外,停著一輛楊玉環借來的牛車。

方運心中暖意融融,低聲說:「謝謝你,玉環姐。」

楊玉環微微一愣,眼波流離,盈盈一笑道:「跟姐姐客氣什麼?」

方運暗想不愧是絕世美女,一舉一動都有一種天然的魅惑。

楊玉環說著扶方運上車,她坐在車轅後,拿起鞭子,輕輕抽了一下黃牛。

「哞……」黃牛長叫一聲,抬起蹄子向前走。

方運靜靜地看著楊玉環,她已經十九歲,正是最美的時候。

她身上的藍色布裙洗得有些發白,還有幾處補丁,腳下是她自己納的布鞋,烏黑發亮的頭髮卷在頭上,一支她自己削的木釵格外刺眼。除了那支和細棍毫無區別的木釵,她全身上下沒有一件首飾。

方運心中一酸,有關楊玉環的記憶碎片在腦海中浮現。

方運父母去世那年,楊玉環十二歲,方運九歲。

那時候楊玉環就出落的格外標緻,方家的親戚幫方運辦了葬禮後,幾家人就想收養楊玉環,但楊玉環卻有個條件,就是連方運一起收養過繼,而且要供方運讀書,那些親戚只能紛紛作罷。

那些親戚大都是普通人家,養兩個孩子不難,可要再供方運讀書就難了。那幾個富戶則怕過繼為兒子,長大要分家產,女兒則不用。

讀書就需要上私塾,還需要買筆墨紙硯,更需要買大量的書籍,哪怕借閱也得花錢,要想考上童生,需要看的書太多。這時的書上沒有標點符號,沒有老師領著讀,就算認字也看不懂,讀書人要自行標出相當於句號的句讀。

那些親戚雖然不養兩個人,但隔三差五接濟姐弟倆,讓前些年兩個人不至於餓死。

等方運到了十二歲,有了力氣,就可以四處幫人做活,不再挨餓,但也過不好,因為讀書的花銷太大了。

楊玉環又像母親又像姐姐照顧了方運七年,從來沒有絲毫的怨言,附近的鄰居都特別喜歡她,都想讓她當兒媳婦。

現在的楊玉環已經十九歲,這在景國已經是大齡,平常女子大多十六歲結婚,十九歲還沒嫁人的女子不足一成。

方運不是對這個天仙般的姐姐不動心,只是覺得就這麼娶了她,對不起她,發誓一定要有功名再風風光光娶她入門,所以兩個人至今沒有圓房,一直在東西廂房分開睡。

楊玉環對待方運,如親弟弟一般。

最苦的那一年,她每天只喝一碗稀粥,卻對方運說自己吃過了,讓方運能吃上稀飯。

家裡母雞生的蛋,要麼賣掉供方運讀書,要麼給方運補身子,養雞五年,楊玉環除了每年春節那天被方運逼著吃雞蛋,從來不曾主動吃過。

有一次方運吃雞蛋剝殼沒剝乾淨,楊玉環收拾桌子的時候以為方運不在,偷偷摳下蛋殼上的蛋白吃,卻被方運看到。方運默默回到炕上蒙頭大哭,從此以後更加懂事,也更加敬重這個姐姐。

去年兩人同時染上很嚴重的風寒,楊玉環卻只給方運買藥,等方運病癒,她才用方運剩下的藥熬著喝。被方運發現後,她微笑著說她怕苦,熬過多次的藥不苦,正好適合她。

那些記憶漸漸融合在一起,方運鼻子發酸,扭頭看向別處,等情緒穩定了才回頭,再次仔細打量楊玉環。

她雖然穿得破舊,可難掩天生麗質,後頸細膩,皮膚白皙,沒有半分瑕疵。

方運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不由自主歎了一口氣,她的手比方運都粗糙,還略有些浮腫,能看到許多傷痕。

如果僅僅看這手,沒人會相信這手的主人是一個能跟西施、貂蟬相提並論的美女。

不過,在方運眼中,楊玉環的這雙手最美,因為她撐起了這個家!

楊玉環看向方運,回眸一笑百媚生,雙目如水,瞳仁兒黑得能照出人的影子。

「小運,你說過等你中了童生就給姐姐買支銀釵,這話算數嗎?」

「當然算數,不過考中童生太難。」方運無奈地說。

「我相信我們家小運一定能!不僅能當童生,一定還能中秀才,說不定能當上舉人老爺!」

方運微微一愣,才反應過來,楊玉環這不是在沒話找話,是聽到他剛才歎氣,故意開解他。

為了不讓她擔心,方運笑道:「如果我能中童生,那一定是玉環姐的功勞,到了那時候,我一定把玉環姐供起來,天天讓你好吃好喝,然後讓你天天說我能中秀才。等中了秀才,就讓你天天說我能中舉人!」

楊玉環忍不住輕聲笑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她看著方運,隱隱有些擔憂:「小運,你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方運輕歎一聲,道:「我剛才說過,我被徹底打醒了。不過,禍兮福之所倚,昨夜我見到一位奇人,他教了我很多東西,以前記不清的都記得,以前不懂的也突然就明白了,好像是開了竅。」

楊玉環半信半疑地看著他,低聲問:「那人是誰?」

「他沒說名字,說我算是他半個關門弟子,如果我不能中進士,就不配知道他的名字。」方運深知自己終究變得不同,所以就編了這麼一個故事,減輕別人的懷疑。

楊玉環一雙美目滿是訝異,問:「進士?當進士才能知道他,那他是誰?大學士?大儒?難不成是半聖?」

「那我就不知道了。」方運搖頭苦笑。

「既然你有名師指點,那一定能中童生!我回去割二兩肉,晚上讓你吃個夠!」楊玉環高興地笑起來,笑容比春天的陽光更明媚。

「那就多買點,買一斤,乾脆再燉隻雞。」方運心知考不中童生必死無疑,多買點就當是最後的奢侈,考中了也不會差這點錢。

楊玉環毫不猶豫點頭說:「那就聽你的,你是一家之主!」

方運沒想到楊玉環不僅人漂亮,還這麼懂事,處處維護他的尊嚴。在她眼裡,一天吃這麼多已經屬於敗家,可仍然毫不猶豫,就怕方運自尊心受挫。

方運心中暗歎:「或許她會在心裡說,只要再累一點、多吃點苦,就能把這些錢賺回來。這樣的女人,怎能辜負。若我能中童生,絕不讓她再吃半點苦、受半點累!」

楊玉環從書箱裡拿出一張今早烙好的糖餅,說:「我多烙了兩張,你早上沒吃飯,現在吃了吧!」

方運接過糖餅,慢慢吃起來。

考試當天的飯食總比平時好,中午要留在文院,一邊吃飯一邊答題,飯和水都要自備。童生試還好寫,秀才試要連考三天,吃喝拉睡都在狹小的考房裡,身體稍微出點問題都撐不住。


老黃牛一路晃晃悠悠向城東走去,不多時來到文院外。

文院紅牆碧瓦,綠樹掩映,在晨光下一片生機盎然。

文院外,站著黑壓壓一大片人,有十多歲的孩子,還有頭髮花白的老人,正排成十列逐漸進入文院,粗粗一看不下兩千人,而不排隊的家長親友更多。

方運愣了一下,沒想到濟縣人口不到九萬,考童生的人數竟然能達到兩千。

他知道古代識字率很低,中國古代男人的識字率在10%左右,到了清末也不到15%,其中有過半還是需要認字的各種工匠、藝人,士子、書生的比例不到5%,可這比例在古代各國中已經是最高的,古代西方貴族大都不識字,大量國家的識字率低於1%。

在方運看來,濟縣的童生試一次能有三四百人就夠多了,沒想到竟然能有兩千人,這個數字太嚇人。而濟縣是下縣,一年也只能錄取五十個童生!

方運心中驚訝,沒想到自己小看了童生試的激烈程度,他很快記起,聖元大陸的人口密度遠高於中國古代。

縣府根據富裕程度分上中下,而濟縣是下縣,土地資源相對貧乏,可因為有才氣的存在,平民只要不偷懶,都餓不死,方運和楊玉環就是最好的例子,哪怕只是兩個孩子,也依舊能養活自己,甚至能勉強供一個人讀書。

聖元大陸的縣令等部分官員有一項很重要的職責──助農。

雨少了,當地官員就要舉辦「祈雨文會」,召集當地有文位的人做祈雨的詩詞文章,如果詩詞文夠好,才氣引動天地元氣,那麼就會下雨。

如果當地的士子祈雨失敗,或者天氣實在太旱,那麼官員就要準備「文寶」和「聖頁」等物,消耗才氣書寫古代名人的名篇祈雨。

雨多了,就會舉辦「止澇文會」;遇到蝗災,就要舉辦「驅蝗文會」,少不得要作驅蝗調、滅蝗曲。

諸如此類的文會,不勝枚舉。

正是才氣的功勞,這裡的糧食產量遠勝於地球古代,養活更多人,再加上文位的吸引力,許多人勒緊腰帶也要供孩子讀書,所以一縣童生試才有這麼多人。

「這裡,才氣是第一生產力。」

方運心裡想著,被楊玉環攙扶下車。

附近的考生紛紛看來,認識方運的人不多,但江州西施的大名人人都知,哪怕沒見過她,此刻也能猜到,因為楊玉環太美了。

許多人蠢蠢欲動,可惜即將開縣試,不能節外生枝,他們只好壓下才子會佳人的念頭。

楊玉環從小被人看慣了,眼中淺淺的羞意一閃即逝,然後毫不在意地扶著方運,替他背著書箱。

眾人更加羨慕,這女人真是太賢惠了,恨不得自己變成方運。

「方運!」

「玉環姐!」

就見四個人離開隊伍快步走過來,人人背著竹條書箱,除了一個人明顯比方運小,另外三個人都比方運大好幾歲。

方運只看了一眼,就記起他們是私塾的同窗,一起讀書學習三年多。四個人中,除了梁遠家裡開著米店比較富裕,其他人和方運一樣都是普通人家。

他們四人的父母健在,家裡條件比方運好,可從來沒有瞧不起方運,相互間的感情很真摯,只是十二歲的葛小毛曾紅著臉說過,交好方運是為了能多看看楊玉環。

「方運,你怎麼了?」梁遠在四人中最高,幾步躥了過來,皺眉打量方運。

「昨夜下雨路滑摔倒,都是小傷,不影響考試。」方運微笑道,他雖然已換上乾淨的衣服,可頭上包著藥布,臉上有明顯的淤青和傷口。

葛小毛擔心地說:「都傷成這樣還不礙事?真的能行?」

方運半開玩笑道:「孟子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我在臨考前遇險阻,又遇老師教誨,可見天必將降大任於我。」

「老師?孫先生特地指導過你?」梁遠好奇地問。

「不是孫先生,是另一位你們不認識的老師。不說這個,我們排隊進文院。玉環姐,書箱我來背。」

人高馬大的梁遠卻搶過書箱,說:「我幫你拎,走吧!」

另一個同窗陸展扶著方運,辭別楊玉環,排隊進文院。

方運四處打量,那個方運去年也考過童生,可他還是第一次來。

葛小毛小聲埋怨:「我才十二歲,來了也是浪費錢。做個歪詩還行,可請聖言太難了。除了十三經,還有一些眾聖的著作。孔夫子封聖至今已過千年,封聖者數十,請聖言是選考多位先聖的著作,我上了五年私塾,不過背誦了《論語》、《孟子》、《易經》、《周禮》和《春秋》,怎麼也考不上童生啊!」

方運知道所謂的請聖言,類似後世的問答、填空和默寫,讓考生根據提示去補寫前文或後文,有的甚至要默寫一整章。

這讓他想起了唐朝的科舉。

中國唐朝科舉考「帖經」,帖經是錄取考生的重要科目,就是抄錄經書中的幾句話,然後遮住幾個字,讓考生填上,比請聖言還要簡單。

唐詩之所以興盛,主要原因是唐朝科舉還考詞賦,而且所佔比重極大。

在聖元大陸,聖院發現詩詞和才氣最為契合,尤其是能傳世的戰詩詞,影響人族興衰,所以科舉必考詩詞,而邊塞詩是重中之重。

梁遠笑著說:「你年紀小,讓你來,不是為功名,而是為了長見識,盡力而為即可。童生試的請聖言,一出就是三十張試卷,府試考秀才的請聖言,更是達到一百張,戲稱考百頁死耕牛,怎麼可能全答對?」

陸展道:「小毛,你不要氣餒,除了四大才子,沒有人能答對童生試所有的請聖言,我們也不能,更何況你。好在童生試要考的範圍比較小,秀才試的請聖言才刁鑽古怪,科舉數百年連歷代才子都無一人答對,哪怕那些最終封聖的先賢。」

葛小毛鬆了口氣,說:「梁遠,這次童生試全靠你了。孫先生的弟子,這些年一直沒人中童生,別私塾的人都笑話我們。咱們比不上那位過目不忘的神童方仲永,可不能被別人比下去!希望列祖列宗眾聖保佑!」

「你呀!」梁遠失笑搖頭。

方運聽到「方仲永」這個名字,稍稍一愣。

就在這時,附近有人突然大聲說:「方仲永來了!」

眾人立刻循聲望去,就見一個年約十三四歲的少年從一輛馬車上下來,少年面容嚴肅,沒有絲毫的稚氣,目光完全沒有神童應該有的靈動,看起來比同齡人穩重。

隨後,一個身穿華麗錦袍的中年人得意洋洋從車上下來,不少父母立刻上前恭維拍馬。

文院前面的考生和考生親友足有三四千人,方仲永父子一到,大部分人停止說話,看向父子倆。

方運沒想到同是姓方,這對父子竟然這麼耀眼。他認得方仲永和他父親方禮,那是他的遠房親戚,論輩分,他是方仲永的叔叔,只不過兩家關係太遠,沒有來往過。

葛小毛羨慕地說:「方仲永的神童之名,在濟縣還要超過玉環姐的美名,他不僅過目不忘,吟詩作對也遠超我等。他父親說他在十歲那年就能考上童生,之所以在今年第一次參加童生試,是厚積薄發,為了爭童生第一,當『案首』。」

「此次案首非他莫屬了,案首可免試入大源府的府文院,那可是一府之內最好的學堂,比咱們的私塾不知道好多少倍!」梁遠說。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至聖之路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09.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