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海報標語:
作品介紹:
作者介紹:
本集簡介
第一集 蘇雲重生
本集出場人物
第一章 被驅逐的少爺
第二章 ∼禁地之行∼
第三章 ∼無極劍訣∼

無極劍神
作 者
火神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09.2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4年09月00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70元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165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85 / 1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無極劍神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4.09.2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無極劍訣∼

「天才?這也算天才?真是沒見過世面的娃!我劍派招收弟子天賦的標準最低也是兩倍,你這……算不得什麼。」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冒出,響於蘇雲心間。

蘇雲面容微怔,左顧右看,卻未發現身旁有人。

「何人說話?」蘇雲低喝。

「小子,別找了,我在《無極劍訣》裡!」聲音又出現。

「劍訣?」

蘇雲微思,突然想到什麼,連忙將懷裡的那張皮紙掏出。

卻見皮紙上的圖案突然泛起陣陣璀璨金光,且上頭的妖魔、猛獸圖案竟重新排列起來,各自重組。

有的凶獸圖案自行分解,化為劍柄,有的妖魔圖案分解,化為劍身,一把把的生成,一把把的排列,場面神奇玄奧,驚人無比。

眨眼間的工夫,七把造型獨特的劍之圖案生出!

他瞪大了眼睛,盯著這七把劍,眼睛再難移動。

只見這些劍有的如鐮如鉤,被雄獅護體,有的璀璨輝煌,被日月星辰包裹,有的通體巨大宏偉,被神龍盤旋……

一眼望去,蘇雲如墜入宇宙星辰當中,根本難以自拔。

這上頭的一切彷彿化為一個世界,一個由劍主宰的奇特世界,玄奧神奇,無窮無盡。

幾乎在瞬間,心便沉浸於其中,幾乎迷失了自我。

這該是何等神聖雄偉的景象?

蘇雲渾身一個激靈,竭力將心神從這神奇的皮紙上抽回。

他自認為見識並不少,但此景象卻頭一回看,忍不住發問:「這是何物?」

「不是說了嗎?《無極劍訣》!」聲音從皮紙裡冒出。

「《無極劍訣》?何物?你又是何人?這皮紙到底是什麼?」

滿滿的疑惑讓人腦袋一片混亂。

「我?哈哈哈哈哈,小子,已經很久沒有人問我是誰了!我是閱劍老人!話說你是如何獲得這《無極劍訣》的?」蒼老的聲音哈哈大笑,反問了一句。

閱劍老人?蘇雲心疑,道:「在一頭絕虎巢穴內拾得的!」

「絕虎巢穴?」聲音有些不確信。

「對!」

「小子,你可不要哄騙老人家我!《無極劍訣》乃至高無上的劍技,其珍貴程度堪比神器,為之殞命的強者多如牛毛!這東西該存在於絕世高手的手中,怎麼會讓你在小小的絕虎巢穴裡獲得?」

「絕虎巢穴裡有具屍體,這東西就在那屍體上!不過我看那屍體骨骼完整,並沒有被啃咬的痕跡,想必這屍體應該死在了落虎平原上,後被絕虎當作食物拖入巢穴當中,奈何屍體修為強大,絕虎啃食不動,便放棄了吧!」

老者聞言,突然笑了:「大概是這樣吧……小子,你也算走運!那麼多大能強者未得此物,現如今讓你得了,注定你與此物有緣!」

「有緣?」

「對!」老者說道:「我無極劍派乃上古時期的強大門派,劍技強大,劍法通天,能憑手中三尺劍,將天捅出個透明窟窿!你能獲得此法,且將沉睡的我喚出,自是與我劍派有緣,你且看這劍訣上的七把劍,每一把劍都代表《無極劍訣》內的一層劍意,而每一把劍的劍身上,都蘊含著基礎劍訣,我猜測,那死在絕虎巢穴的人未將我喚出就獨自揣摩起上頭的劍意,故才走火入魔死去。」

「走火入魔?怎麼?難道這《無極劍訣》少了你不能修煉?」

「我若沉睡,劍訣非完整,重要地方不顯示,如何修煉?」

「為何這般?」

「自然是不想讓心術不正之人練得此絕世劍訣,沒有我的認可,休想練此劍訣!」

「那我被你認可了?」

「你還未通過我的考驗!老人家我可不會隨便認可人!」

「……」蘇雲無語,但還是忍不住問:「你的考驗是什麼?」

老者哈哈一笑:「曾經也有十多名天賦異稟的奇才獲得此物,但都敗在我的考驗之上,他們的天賦指數有的超過了兩倍,都是稀世奇才,但他們在這考驗失敗之後,天賦瘋狂下降,直接從天才降成了庸才!怎麼?小子,你想要接受我的考驗修煉這《無極劍訣》?」

聽聞此言,蘇雲立刻沉默了。

考驗有風險,但若自己循環漸進修煉,真能在短短三、四年內提升到足夠的實力阻止一切發生,帶傾兒擺脫蘇家人的掌控嗎?

雖然他腦子裡有不少提升修為的功法,有十幾年遊歷大陸的豐富經驗知識,但這未必能解決一切。

「《無極劍訣》厲害嗎?」許久,他問道。

「下四劍,堪稱劍尊,練成一劍,能御劍百口,所御之劍為世俗之劍,能百劍齊飛,轟殺一切,練成兩劍,能御劍千口,練成三劍,能御劍萬口,練成四劍,能賜所御之劍以劍靈,讓其威力倍增。」

「中雙劍,堪稱劍聖,練成一劍,可御萬靈之劍,生靈有多少,便可化為多少神劍,練成兩劍,可成星辰之劍,天上星辰多少,神劍即是多少。」

「上絕劍,堪稱劍神,只有一劍,名為主宰之劍,一旦練成,可隨意化出無窮神劍,滅殺一切,主宰一切。若能練到上絕劍,這世間一切生靈皆可臣服於你,你說厲害嗎?」老者笑道:「只是時下,縱是下四劍都少有人成,除去我劍派老祖外,最強一人也僅僅練至下四劍中的第三劍,能御千劍,而中雙劍與上絕劍……在我無極劍派中不過一傳說罷了。」

「這般難練?那對我不也是天方夜譚?」蘇雲皺眉。

「既為至高劍技,難練也是應該的,但你可知,哪怕只練成了《無極劍訣》中的一劍,也足夠縱橫天下,蔑視世間高手了,雙拳難敵四手,四手可握四劍,更不說百劍,你的敵人能同時使用數百口強大的飛劍,你能敵得過嗎?」

老者一番言語,勾起蘇雲萬千思緒,腦海中不由浮現縱千劍、殺萬敵的恢弘景象,渾身鮮血也不由沸騰起來。

的確,世間法術,千般變化,無窮無盡,卻不曾聽過有誰能夠駕馭千萬神劍、善使雙武的天才存在,但那樣的人少之又少,且個個都是實力驚人的存在,可善御千萬兵刃的人……可是聞所未聞。

三年之後,我未必敵得過天威門與蘇家,若有《無極劍訣》相助,或可一試。

蘇雲捏緊了拳頭:「如何才能學習無極劍訣?」

「若能通過考驗,便可學習。無極劍派一脈相承,老朽我本為無極劍派掌門,為傳承門派,雲遊四方尋找能過考驗之人,然而遊歷數十年也未尋到合適人選,反而引來了不少小人窺視,最終不防,遭了迫害,為保住《無極劍訣》,延續無極劍派,便將自己的部分思維寄存於這《無極劍訣》上,守護劍訣,不讓無恥之人染指神功。這皮紙,就是《無極劍訣》。」

「原來如此。不過……你既為掌門,卻被小人迫害落得這般下場……你應該練了《無極劍訣》吧?有神功護體,怎會這般下場?」

「唉,說來話長!其實我本可將那些人輕鬆斬殺的,奈何……唉,不提也罷!不過老頭我可保證,哪怕只習得一劍,也足夠你用了。小子,既你有緣,我再問你,你真願意接受我的考驗,習這《無極劍訣》嗎?」

這是個機會,可一切都只是這劍老的一面之詞,不知真假,雖然無比渴望修煉,但他對此人一無所知,根本不知是否會被他迫害。

他猶豫了。

「你害怕了?」

「防人之心不可無。」

「哈哈,不錯不錯,想當初我就是沒你這個心眼,這才吃了大虧!你這個心思能理解!」劍老哈哈大笑,但片刻後,笑聲止,他又認真道:「但是,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就不能再來了!你擔心我會騙你,迫害你,可你也要明白,若你不做決定,我就會視你為放棄,你將永遠錯過這次機會!那麼……你的決定呢?是接受?還是不接受?」

蘇雲吸了口氣,拋下心中的猶豫。

當初為了獲得力量,連魔都入了,現在為何要害怕?

「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哦?你接受了?」劍老驚訝:「你便不問考驗內容嗎?」

「既然決定要習此訣,便義無反顧全力以赴,內容不重要,考驗再難,我又何懼?」

「哈哈哈哈……」劍老一聽,哈哈大笑:「好!好好好!如此直爽性格,的確適合練劍!你心性絕對不壞,只怕心中還有執念!有執念,就有執著,這樣的人不會放棄,我無極劍派沉寂千年,終於有人選了!但願你能通過考驗!」

聲音落下,皮紙突然發出陣陣紅光,變得滾燙無比。

「將劍訣放在地上。」劍老聲音再起。

蘇雲依言而做,只見那皮紙突然自行捲動,隨後金光大放,竟化為一道金色的圓門,出現在了蘇雲的面前。

「要想學習《無極劍訣》,就必須要經歷這個考驗!拿到考驗最終的獎勵──『無極劍匣』。只有獲得此物,修煉的劍訣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無極劍訣》。」

「修煉的劍訣才是真正的《無極劍訣》?何意?」

「未得無極劍匣不能發揮《無極劍訣》真正威力,當初我修煉《無極劍訣》成為掌門時,並不知曉本派至寶藏於劍訣當中,待得知後卻為時已晚,所以未得劍匣!」

聽聞此言,蘇雲恍然,想必劍老知曉劍匣存在,卻不知它被上任掌門寄於何處,後寄存於《無極劍訣》後才從藏於劍訣裡的虛境中得知劍匣所在。

「這是劍塚虛境,共分四層境地,劍匣就在第四層,去取來吧!」劍老道。

蘇雲凝視著圓門,踏步前進。

劍塚虛境一層:荒蕪之地。

這兒昏暗無比,天空朦朧一片,沒有日月星光,四周寂靜,察覺不到任何生靈的痕跡。

蘇雲踏著冰冷的大地,朝前行去。

「哦?你從未聽過無極劍派?」

「我當年尋仙問藥,博覽群書,卻也未曾見過聽過無極劍派,我想整個天武大陸也極少有人知道吧!」進入一層虛境的蘇雲,一邊觀察四周一邊說道。

劍老長長一歎:「無極劍派一脈相傳,門派只有一掌門、一弟子、一師父、一徒弟,原本憑極致劍訣,無極劍派也是響噹噹的一個大派,沒想到在我這兒斷了香火,只怕是我遭到了劫難,才讓無極劍派名聲消散。」

「你還記得你被迫害時是何年何月嗎?」

「神武年七八一年!」

「現在都是天武年了!前輩,足足三千多年啊!」蘇雲吃驚道。

「已經三千年了嗎?」劍老感慨。

轟咚!一記巨響產生。

蘇雲神經繃緊,舉目望去,只看到一把巨劍從天而降,直接插進他面前的大地中。

這巨劍足有百米之高,寬十餘米,半截身子落在外頭,劍身並不華麗,卻有一種壓抑沉重的氣息從裡頭滲透出來。

蘇雲心疑,不待思忖,便見劍身溢出的氣息突然瘋狂傾瀉,就像開閘放水的大壩,那洪水猛獸般的氣息瞬間將之淹沒,擠壓著他,蹂躪著他。

卡嚓!

蘇雲腳下大地瞬間破碎,而其人也差點跪在地上。

可他緊咬著牙,硬生生的撐住了這突如其來的劍壓。

「這是第一重考驗!如果你要放棄,那麼請盡快告訴我,千萬不要勉強,因為勉強之後依舊敗了,不會傷及你的性命,但卻會折損你的天賦,所以你要小心!」劍老的聲音在腦海裡響起。

但在蘇雲心中,哪有放棄這一說?

他拼盡了渾身解數,支撐著這劍壓,不讓它將自己壓垮。

地面龜裂得越發厲害,四周的石頭也化為齏粉。

蘇雲臉上盡是汗水,神情繃得極緊。

「嗯?」

突然,他腦海裡掠過一絲疑惑。

為何石頭粉碎了,大地裂開了,但自己卻相安無事?

自己的修為並不高,按道理說,承受這樣的壓力,自己的身軀也該負傷?而且劍老說,這考驗不會傷及自己的性命,只會折損天賦。

折損天賦?

難道說,這其實是精神攻擊?

蘇雲心疑,若要抗衡精神攻擊,那麼,就要一套能夠凝神靜心的套路。

他吸了口氣,憑藉記憶,閉起雙目,心頭默念起口訣。

精神技法一出,果不其然,蘇雲只覺渾身的劍壓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卡嚓!

這時,那把巨劍碎裂,化為無數殘片墜落於漆黑空中,接著消散開來。

「咦?就結束了?」蘇雲腦海裡響起劍老驚訝之聲:「此層乃祖宗對弟子們精神的考驗,若精神不夠強大,絕不可能輕鬆通過此層才對!」

「這證明我精神足夠強大。」

「少吹牛皮了!快說說,小子,你用了什麼手段?」劍老似乎十分感興趣。

「一套精神技法,名為《靜心十句》。」

「使用精神技法嗎?這倒不是說不可以,只是即便用精神技法應該也撐不了多久才對!沒有強大的精神是無法將精神技法的效果發揮出來的。嗯……你小子不簡單。」

第二層:寒冰之地。

到處都是風雪,如同南北極般酷寒的地方。

蘇雲徒步前進,行至一片聳立著無數如劍般形狀的冰柱前時,股股嘯嘯作響的劍風驟然吹來。

劍風刺骨寒冷,彷彿能把骨頭凍住,血液幾乎要凝固了。

「第二層的考驗可與第一層截然不同,你要注意!」劍老的聲音再度響起。

的確不同,這彷彿不是精神攻擊,因為蘇雲已經看到了自己的手腳都被凍得發紫,雖不至性命,但已經作用在了肉體上。

這裡沒什麼取巧,只能憑藉意志力與韌性硬抗!

他心神定下,緊咬牙關,忍著一切疼痛,承受著這呼嘯而來的劍風。

起初,劍風如微風,除去嚴寒刺骨外,沒什麼大不了。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劍風越來越強勁,越來越恐怖,它瘋狂吹蕩,如一雙雙大手,推搡著蘇雲。

蘇雲穩住下盤,逼用渾身靈玄之力定神,絲毫不肯後退半步。

劍風再度加強。

這一回,不僅僅是推搡這麼簡單,而是變為撕扯,如無數猛獸利爪,撕扯著蘇雲,欲將之扯成碎片!

「啊!」

支撐著的蘇雲發出吼聲,渾身催至極限,完全沒有半點後退的打算。

「好!毅力夠足!你一定要堅持住!不撐過這考驗,你將與《無極劍訣》無緣,不為老頭我,不為無極劍派,只為你自己,你也一定要堅持住!」劍老喊道。

雖然他已閱歷十幾名天才,但能夠像蘇雲這樣堅韌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盼望無極劍派能夠重新出現在這片大陸,不想強大的劍派毀於自己之手,比起蘇雲,他更渴望蘇雲能夠通過考驗。

劍風再度加強,但此刻的蘇雲,已經超越極限。

他將心神捨棄,腦袋裡只有一個念頭──撐過去!

他拋棄了所有後退的雜念,以不顧一切的代價支撐著。

最終,劍風無法吹退他半步,停了下來。

一切又恢復寂靜。

「恭喜你,小子!接下來的路,但願也能順利過關!」劍老喜悅的聲音冒出。

「我會通過的。」

蘇雲呼了口氣,聲音有些虛弱,但語氣中卻飽含堅定。

他知道自己力量薄弱,很多事情不能做到,但當他決定去做時,便會拼盡所有,用盡任何,不擇手段,不顧一切。說得難聽點,這叫不自量力,但對他而言,這是自己心中的堅持,不能放棄。

劍老欣賞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越過冰劍林,便有一扇蠟黃色的門,蘇雲走了進去,便來到第三層劍塚虛境。

第三層:赤陽劍池。

沒有之前兩層那般寂靜冰冷,這兒,反而無比酷暑熾熱。

到處都是岩漿,冒著氣泡的漿水迸發出的熱氣似乎能把人烤化。

只是,這兒有些特殊。

蘇雲腳下只有站腳之地,前面便沒有路了,可在十米外的岩漿之中,卻插著一把火紅熾熱的劍。

劍被岩漿包圍,劍身溢出大量炎氣,如龍般在其周身旋動,好生神奇。

而在劍後方十米處,是一扇通往第四層虛境的門,門前立著一名白衣白髮,背後負著劍匣的男子。

「想要通過考驗,修煉《無極劍訣》嗎?」男子看著蘇雲高聲喊道。

「你是何人?」蘇雲疑問。

「這是無極劍祖遺留於虛境中的一絲殘念!他背後的劍匣,就是至寶無極劍匣!」劍老略微激動道。

「想要得到無極劍匣,你就得完成第三層的考驗,拔出『赤陽劍』,前往第四層與我一戰。我在第四層等你!」說完,無極劍祖虛像轉過身,直入門內。

蘇雲一聽,面色微凝。

這十餘米的地方並不算遠,跳到對岸不難,可要在中途拔劍,那可太困難了。

沒有一個落腳點,該如何是好?

「這第三層,考驗的不再是忍耐力、韌性,而是考驗御劍者的心神是否能合一,眼神是否夠犀利,出力是否夠刁鑽,這一切的一切,都與劍有關,如果你今後決定用百兵之王做武器,那麼這些東西,你必須都會。一旦你落入岩漿,將天賦折損,並自動從劍塚虛境中脫離!怎樣?你還打算繼續下去嗎?」劍老說道。

但,蘇雲沒吭聲。

他盯著那把插於岩漿當中的赤陽劍,眼神越發的凌厲,就像是即將出擊的毒蛇,死死的盯著自己的獵物。

卻見這時,蘇雲一動,人竟這般躍起,朝那赤陽劍跳去。

「你太心急了!應該緩一緩觀察岩漿的動靜!這岩漿必會作浪阻你,唉!」劍老察覺,長吁短歎,對蘇雲這般急不可耐的出手大感失望。

果不其然,就在蘇雲動作的瞬間,冒著氣泡的岩漿突然掀起陣陣熾熱的漿浪,打向蘇雲。

可那浪的高度卻不及蘇雲,他是高高跳起,卻不是為了遠而跳起。

雖未被漿浪觸碰,但劍老依舊不抱希望。

高躍跟遠躍不同,像蘇雲這樣高躍,注定跳不了多遠,只怕是跳不到對岸,下場還是摔入岩漿慘敗!

但結果……卻出乎了劍老的意料。

只見這蘇雲高躍之後,從空落下,直墜岩漿,但人與岩漿還有幾尺距離時,他突然停住了。

劍老能感受到蘇雲的動作,他竟生生的踩在那把赤陽劍的劍柄之上!

「咦?果然有兩下子!但是,你要怎樣拔出這把劍?拔了劍,你可就沒有立足之地了!」

卻看蘇雲屏氣凝神,穩住身軀,立於劍柄,他盯著第四層的門,突然深吸了口氣,靈玄之力匯聚於雙腳,接著雙腳一躍,一個翻身朝那門跳去。

而他在翻身之時,旋轉了三百六十度,頭顱朝下時,雙手齊出,抓住赤陽劍,將之順勢拔出,人則朝門前跳去。

噗咚!

蘇雲直接摔在地上,模樣狼狽,可卻順利過關了。

劍老心頭泛起陣陣驚訝,他萬沒想到蘇雲竟有這般刁鑽的技法與獨到的眼光。

第四層:劍塚。

到處都是殘破枯劍。

它們左右傾斜的插在枯地之上,這兒一片昏暗,死氣沉沉。

但在這些殘劍之中,立著一名白髮白衣的男子。

男子劍眉星目,身高八尺,生得俊秀不凡,他背後負著一個細小的劍匣,劍匣散發出若有若無的黑白氣體,十分神奇。

這正是那無極劍匣與劍祖殘念。

只見那殘念隨手拔出地上一把缺了口的殘劍,朝蘇雲走來。

劍壓、劍風、劍寒瞬間充斥整個劍塚,包圍蘇雲。

「要擊敗無極劍祖前輩的虛像嗎?」蘇雲心頭升起一股壓力。

「不,只要讓他認可你就行了,不過你一定要拿出全部實力!用赤陽劍戰勝他!」

「比劍?」蘇雲皺眉。

既為劍祖,其劍技早已超凡入聖。

只能拼了。

蘇雲凝了凝神,舉步邁去。

只是考驗的話,這虛像不會用太過強大的劍技來打壓自己。

全力以赴,先發制人,說不定能通過考驗。

打定主意,蘇雲邁動的步伐驟然加快,手中那把通體發紅的赤陽劍,也被他灌上滿滿的靈玄之力。

嗖!

一招簡單至極的劈砍飛了過去,在靈玄之力的加持下,呼嘯生風,氣勢大足。

但下一秒,劍祖虛像驟然消失。

落空了?

蘇雲心疑,急忙回身撤退,卻見虛像在這時突然又出現在自己的右側。

那虛像一步上前,平抬手中殘劍,直朝蘇雲砍來。

快若疾風的劍,也蘊含著濃郁的靈玄之力。

但這一劍,力量、動作、角度等等,竟與蘇雲的一模一樣。

這根本就是在模仿他的攻擊!

蘇雲猝不及防,被劍砍中左肩,人急急後退,血水淌出。

「祖宗的虛像不會憑藉強大的劍技打壓你,他只會用你的攻擊招式來擊敗你!這便是無招勝有招,你要想戰勝老祖宗,就得戰勝你自己!」劍老的聲音冒出。

「你若吃了三劍,便會被視為失敗,珍惜吧小子,不要敗在這最後關頭!」劍老再喊,聲音有些發急。

但此刻蘇雲無暇顧及,他不再攻擊,而是選擇後退。

既然對方會模仿自己的攻擊,那如若自己不攻擊,對方會怎樣?

蘇雲心裡想著,卻見虛像突然抬起手中殘劍,高高舉起,那一剎那,整個劍塚內的殘劍全部顫抖起來,千萬把劍,一齊嘶鳴,場面何等恢弘?

「小子,不要妄圖不攻擊而拖延時間,因為你一旦放棄攻擊,祖宗的虛像就會發動《無極劍訣》,你是沒有可能躲避得了那攻擊的,一旦劍訣發動成功,你必敗!」劍老似乎看出了蘇雲的打算,連忙說道。

蘇雲心頭緊了數分,暗思開來。突然,他心念一動,幾步上前,再度衝去攻擊。

虛像在即將遭受蘇雲攻擊時,再度消失,且立刻出現在一個有利的位置,重複蘇雲的攻擊。

但這一次,蘇雲突然側身一刺,劍鋒刁鑽的擦著那把攻來的殘劍,直接刺進了虛像的身軀內。

噗嗤!

劍破肉體。

「什麼?」劍老大吃一驚。

「虛像在即將攻擊時會消失,而後再出現並模仿招式發動攻擊,可以說,他在模仿時是真實的,攻擊不會消失,所以這是我唯一攻擊的機會,但這個機會該如何尋找?很簡單,我只要做出一個我知曉何處是破綻的攻擊讓之模仿即可,而後再對著這破綻發動攻擊!便可命中他!」蘇雲一劍挑開虛像,神情認真道。

未必要戰勝自己,但一定要給自己留條後路。

「好!好!哈哈,小子很不錯,老頭子我當年只是歪打正著過了這一關,沒想到你竟能看透祖宗虛像的弱點!當真了不起!」劍老幾乎是拍手稱好。

這時,虛像停止了攻擊,而是立在蘇雲的面前,手中的殘劍也重新插於地面。

「你雖毫無劍法可言,但你具備用劍者極少擁有的睿智、沉著、冷靜、堅韌。這是難能可貴的,你適合習劍,也配擁有無極劍匣,你完成了我的考驗,年輕人!」

說完,虛像驟然消失,一個灰白纖細的劍匣落在地上。

蘇雲疾步過去,拾起劍匣。

「哈哈,好!好!太好了!蘇雲小子,你可真是讓我驚喜連連啊,你獲得了劍祖的認可,那麼你就是我無極劍派的新任掌門了!振興我無極劍派的重任可要落在你身上了。」劍老欣喜無比,大笑說道。

「我只說學習無極劍訣,但未說要做這無極劍派的掌門,前輩重任,晚輩只怕擔當不起。」蘇雲將劍匣背在身上,輕聲說道。

「我知道你有你要完成的事情,不過這重任……也罷,日後再說吧!」劍老似乎也不急,笑了笑,便沒再說話。

「話說我取走了無極劍匣,那麼這虛境會如何?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當然有,虛境為考驗,劍匣為獎勵,或者說是掌門信物,當你決定卸下掌門之位傳承於他人時,你可選擇將劍匣給予你的人選,當年我師尊並未將劍匣直接給我,而是在我經歷了考驗後才放入虛境之中,我一直未明白師尊的意思,但現在想想,我算是明白了。」

「何意?」

「勿忘本。」

「勿忘本?」

「對,勿忘本,因為這虛境,就是無極劍派的根本,我若再來此處,怎會發現不到劍匣?」

「原來如此……那前輩的師尊現在何處?」

「早死了!未參透大道,終老而死!不過也值了,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這世間一切該享受的也享受了。」

「呃……上萬年……」蘇雲吃了一驚:「那劍祖呢?他現在何處?」

「不知,有人說他死在了妖魔大陸?」

「妖魔大陸?」蘇雲面色微變,但沒再問下去。

只見四周環境突然扭曲開來,接著陣陣濃郁靈玄氣息迅速消散,不過眨眼間工夫,四周一切再度恢復至落虎平原的景象。

「恭喜你通過考驗,現在,你可以根據《無極劍訣》上的口訣進行修煉,如今劍訣所有一切都已顯示,只要你持之以恆,必能有所成功。」

「行了,小子,我要沉睡了!我本只是一靈魂,自當塵歸塵土歸土,與你交流甚久,已是虛弱不堪,若繼續下去,便有消失的危險!再見了,小子!」劍老說道。

蘇雲聞言,心頭微動。

是啊,劍老本就一靈體,與人交流必消耗靈力,一旦靈力耗空,便有死去的危險。

不過,為了能夠讓自己獲得無極劍訣,他卻沒有任何保留。

無論他出於什麼目的,蘇雲心中都無比感激。

當即,他將劍訣放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

「多謝前輩悉心教導,請受晚輩一拜。」敬聲起。

劍老有些意外,但片刻後,欣慰的連連點頭:「好!好!好!沒想到我閱劍瞎了一輩子眼,死前總算認準了一回!值了!值了!哈哈……」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無極劍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4.09.2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